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老公不在家你们都怎么解决的)最新全文阅读

2021-09-25 21:35:0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老妈,知道了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这成绩怎么样。不是全年级的正数第一,就是全年级倒数第一嘛~急什么。而且,我又不是不懂,我上学只是为了走走形式好不好?至于那些老师的水

“老妈,知道了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这成绩怎么样。

不是全年级的正数第一,就是全年级倒数第一嘛~急什么。

而且,我又不是不懂,我上学只是为了走走形式好不好?至于那些老师的水平啦,我教他们还差不多!”叶紫臻听到母亲的话,有些不耐烦的回答,不过她也只是放下了手中的遥控器,十分慵懒地喊了声“云妈,果汁”。

“国山啊!你看这女儿让你惯的,说话没轻没重的,怎么能这么说呢?再说了,这才刚升了高一,老师的面都没有见到!怎么能这么说自己的老师呢?”叶妈一脸愤怒的看着叶爸。

叶国山走过来安慰道:“老婆,小臻也不小了,有些事让她自己做主就好了,我们做大人的就不要多管了。

再说,她现在不是挺好的吗?成绩一直很优秀,平时也没什么事让我们操心,真的像极了小时候的我,说话做事霸气,个性!”说着,脸上露出了欣喜之色。

“嘻嘻——老妈,听到了吧?老爸这话听着就是舒服!”说完还朝着乔做了个鬼脸。

171zkuiafpismh.jpg

国山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小臻啊,也别看了啊,快听你妈的话,回房看会儿书去。

” “哦,那好吧。

”小臻极不情愿的起身,准备上楼。

臻刚站起来,还没迈开一步子,沙发旁的电话就“叮零零——叮零零——”的响了起来。

刚接起电话,还不等开口,就听对方说:“叶国山,你的女儿现在在我手上,想让她保命,马上拿五千万现金到瑞金广场的天桥上赎人,记住,最好不要报警,否则后果自负。

”然后,“嘟——”的一声,电话就被挂断了。

臻愣了几秒,觉得这事不妙。

乔问:“谁啊?” “打错了。

”说罢,便飞快的跑上楼去,换了件衣服,又跑了下来,说:“爸,妈,我出去一下,大概要很久,晚饭就不用等我回来吃了。

”说完,便出了门。

“你看这孩子,刚说了她,就又跑出去了。

”说着,乔又皱起了眉,无奈的摇了摇头。

国山才舍不得让乔有这种表情,就安慰道:“好啦,老婆,孩子的事就容她去吧,如果真有事,她会跟我们说的,这孩子有分寸,我们应该相信她。

” “哎,懒得再说她。

”在乔的心里,叶国山的话都是置信无疑的,因为在她的心里,他就像个神一样,所以他的话在她的心里占有绝对的地位,听完这番话,乔就像吃了颗定心丸似的。

在车上——夜幕下,一辆大红色的保时捷划破了寂静,车内的人表情没有任何浮动的说道:“叔叔,现在有空吗?” “小姐,有事吩咐就好。

”电话那头的人,声音浑厚,有劲,像是个中年男子。

“您马上到瑞金广场,老地方。

” “是,小姐。

” 不一会,小臻就到了广场上最大的娱乐场所——暗夜空间,直接进了豪华包间。

随后,猎豹也匆匆赶到包间,敲了敲门,里面答道:“进。

” 一开门,只见小臻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坐在沙发上,一手夹着杯八分满的血腥玛丽,一手玩弄着一把精致小巧的手枪。

猎豹不会过多的干涉小臻的事,小臻也不喜欢那样,于是猎豹就很直接的问道:“小姐,这次来有什么事?” “很简单,就是有人想绑架我,企图向我爸勒索,但是很不巧,绑错了人,晚了,我怕那女孩有危险,所以必须尽快找到她,毕竟这件事是因为我。

”说完,一脸严肃的看着猎豹。

“那小姐的意思是想借助黑道势力?” “不错。

” “可是,这势必会对你和你的家庭造成影响啊,恐怕不妥吧。

”猎豹的脸上略带忧色。

“叔叔——您就想想办法吧。

”小臻本来就是猎豹的头儿,她的话,怎能不听?如今小臻又是这幅怜人的表情,让人怎么忍心拒绝呢?“好吧,我会尽力的。

” “还有,叔叔,以后涉及私事的,就叫我小臻吧,不必叫小姐!这么叫太生疏了。

” “恩,小臻。

” “老规矩,我只等十分钟。

” “明白。

”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着,大概过了八分钟后,包间的门突然被人踹开,小臻连头都不抬一下,继续擦着手里的那把小手枪。

几个男人将她围了起来,其中一个痞里痞气的说道:“喂,丫头,这里可不是好玩儿的地方,识相的话赶紧走,我们可以饶你不死,不然的话哥几个可就对你不客气了!”说着,还一脸淫笑的打量着小臻。

臻冷哼一声,“不客气?好啊,我最不喜欢别人对我客气了,我倒要看看,究竟是怎么个不客气?” “小”猎豹的话还没有说完,小臻就示意他停下,那么他就只好看着,不过,他也确实想看看现在的小姐实力如何。

第2章

 

 

  “呵,这妞挺个性嘛我还真吃够了那些贴过来的,今天我们也好换换口味,兄弟们,上。

”接着,十几个大汉向她扑去,几分钟后,只有小臻毫发无损的站在那里,其他人都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嗷嗷直叫,脸上也挂了彩。

  “臭丫头,有本事报下自己的名字。

”有个嘴硬的说道。

  “本姑娘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叫叶——紫——臻。

”说完,表情严肃的看着他们,说道:“一群饭桶,留着有什么用?”   “”那个男人刚想说什么,就听猎豹说:“小姐,对不起,属下办事不利。

”   小臻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淡淡的说道:“叔叔,这不能怪你。

”   那男子一头雾水,问:“老大,这女的是谁啊?”   “混蛋,还好意思问,这就是我的老大,以后尊为‘小姐’,今天这事,至于你们的小命还能不能保得住,全凭小姐一句话,你们好自为之吧!”那几个人跪着走到小臻的面前,“小姐,小的狗眼不识泰山,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小的吧,小人愿意当牛做马报答,只求您能饶过小的”哀声不断,让小臻觉得有些烦躁,况且,她来的目的就不是教训他们。

  “好啦,闭嘴吧,不知者无罪,你的命我暂且留着,记住,不要随便泄露我的身份,否则,我会让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连灰烬都不剩。

”小臻的目光里露出狠色,丝毫不是在开玩笑,他们见了也是浑身直冒冷汗。

  “是是是,以后小的这条命就是小姐的了,愿听您差遣。

”他们现在只求能保住自己的命,哪里还会讨价还价?而且这也并不是什么为难人的事,他们当然答应得很爽快。

  听到这,小臻的嘴角微微上扬,不过稍纵即逝,“我不要你的命,你只需要办一件事就好。

”   “什么事?小姐尽管说出来,只要您一句话,小人绝不含糊。

”小臻直接切入主题,“瑞金是谁的地盘?天桥上的人最近有什么活动?”   “这块儿都是我的地盘,最近听手下说他们绑了个女的,她老子好像挺有钱,想通过她大敲一笔,不过道上这种事也多了,我就没多问”还没听完,臻的脸色就变了,他便悄悄地问猎豹,“老大,小姐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   猎豹一脸凝重,“你们捅娄子了,小姐一向对绑架的事很敏感,她这次是真的很生气。

”   阿城一   听也慌了神,身上的冷汗一阵接一阵,“啊?那怎么办?”不等猎豹回答,小臻就问:“你可知道那群人在哪?”   阿城连忙点头应道:“恩,听他们说过。

”   小臻紧皱双眉,大声说道:“马上带我去,要是那女孩有什么差池,你们的脑袋就别想在脖子上呆了!”阿城听完,脖子上全是冷汗。

不一会,他们就赶到了,地方相当隐蔽,迎面就是个黑色的大门,一股股寒气不时地向门外喷撒。

猎豹关心的说:“小臻,这里环境太阴冷,你去车上等着吧,我们把人带出来。

”   小臻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只是踹开门径直的往里走,里面的人一看到阿城和猎豹,自然也没有动手,有个手下刚要去向里面的人报告,小臻就掏出手枪扔了过去,正中膝关节,那人一个重心不稳,跪在了地上,接着小臻就对着这群人说道:“想活命的都别乱动,枪给我。

”   跪在地上的那人想报复,于是便捡起手枪朝小臻砸去,他却不知道小臻的功底有多深,她一个腾空,脚上一用力,枪又飞了回去,使劲撞在了他的脖子上。

  “啊——”的一声,他惨叫了出来,小臻趁机踢出一个小木块,堵上了他的嘴,等臻落地时,手枪又回到了她的手里,阿城没有发现什么端倪,猎豹却看出了什么,用一种不解的眼神看着小臻,希望能得到答案。

  小臻会意了,便说道:“叔叔请放心,我并没有下毒,只是在他的脖子上划了道口子,就算伤口不做处理的话也死不了,我早在刀口上涂好了消炎药和愈合药,只要两个时辰内伤口不碰水,就会自动结痂,否则将会溃烂,毕竟我现在还没想让他死。

”   “你们,带路,记住:别再跟我耍滑头,你们玩不出花样,我也没那么好的耐性。

”小臻又转向了旁边的那群人说道。

经过小臻之前那一气呵成的招式,再加上她这咄咄逼人的话语和气势,哪里还有谁再敢放肆?只怕自己哪里多喘一口气,一不小心就得罪了这个小祖宗,所以他们自然会老老实实带路,就算是借他们几个胆子,他们也不会再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啊。

  阿城在路上悄悄地对猎豹说:“我真服了这个小姐,短短的时间就征服了那么多人,老大眼光好,果然没有跟错人。

”   猎豹狠狠得瞪了他一眼,“别多嘴,这儿还没咱们说话的份儿,阿城不说话了,一群人就这么跟在后面走着。

  到了之后,前面带头的那个喽啰结结巴巴的说:“到……到了,就是这……这里。

”小臻吩咐道:“进去之后不要乱说话,别有什么多余的想法,我说什么立马照做。

”大家都没说话,表示默许。

  小臻进去后,就看到了几个高大的男子,正围着一个在角落里蜷缩着的女孩儿,那个女孩儿嘴里不停说着:“你们不要过来,走开,求你们放我走吧,不要过来,求求你们了”脸上虽然满是泪痕,双手却紧紧抓住胸前的衣领。

  那几个大汉却全然不在乎,还满嘴污言秽语,“小妹妹,不要怕嘛,来来来,陪哥哥玩玩,我一定会让你很爽的哈哈”边说还边解自己的衣扣,屋子里回荡的全是他们淫荡的声音。

第3章

 

 

  小臻突然想起了十几年前的那一幕,自己的姐姐大概就是如此的无助,虽然不至于这样,但足以燃起她心中的怒火,她再也无法控制了。

  朝这几个男人说道:“要不要我陪你们玩玩啊?”   他们回了回头,看到了小臻,说道:“哟,又来一个,看来哥几个今天运气不错嘛,哈哈”   说着便有几个冲她过来,她既没说话,也没动手,只是径直走向墙角那女生,距离很近了,跟那几个大汉已是狭路相逢,小臻只是冷冷的吐出一个字,“滚——”那几个男人却并不理会,只以为是她壮着胆子吓唬人的。

  他们的沉默和无视,彻底激怒了小臻,“最后给你们五秒钟,滚。

”   那几个面色猥琐的男人又不知死活的说:“呵呵,好啊,来来来,哥哥带你一块滚……”小臻不想再浪费时间,没好气的冲后面的人喊道:“还在等什么?把他们绑起来。

”接着,这些男人就被绑了起来。

  阿虎一看形势不太对,有些慌了起来,“喂,你们几个都活够了吧,连我都敢绑,还有你,阿城,咱们可是兄弟啊,你不是要背叛我吧?阿城,阿城,这女的不会是你马子吧?你居然为了她绑我?你小子也活够了吧?”   阿城无奈了,“阿虎,你就少说几句吧,我看现在活够了的是你吧?”说完还顿了顿,“你可知道刚才说话的那女孩儿是谁?”   阿虎疑惑得问:“那不是你马子?”   阿城有些自嘲地说:“马子?你想什么呢?我倒是喜欢人家,人家却未必看得上我,她可是老大的小姐。

”   阿虎一听这话,脸上瞬间就没了血色,弱弱的问了一句:“你说什么?她……她是谁?老大的小姐?”他有多希望是自己听错了。

  阿城用一副‘谁也救不了你’的眼神看着阿虎,沉重的说了句:“是啊,所以你这次玩大了,谁也保不了你,能不能活命,全凭小姐一句话了。

”   小臻没有理会这些,只是径直走到那个女孩儿面前,友好的向她伸出手,“你好,我叫叶紫臻,你可以叫我小臻,你呢?怎么称呼?”   那个女孩儿还有些没缓过来,胆怯的把手伸向她,说:“你叫我小诺吧,还有,谢谢你救了我。

”   小臻激动的抓起她的手说:“你……你说你叫什么?”   小诺有些吃痛的说:“我叫小诺啊。

”小臻愣住了。

怎么会这么巧?她叫小诺?还会让别人误认为是我,既然她是小诺,为什么听到我的名字会毫无反应?小臻慢慢的松开手,脑子里闪过这些问题。

  “小臻,这些人怎么处理?”猎豹的声音响起,他见小臻久久都不说一句话,就打破了这份宁静。

  “啊?叔叔,你刚才说了什么?”小臻一脸抱歉的看着猎豹。

  猎豹看出来她刚才在想事情,只是让她清醒一下而已,所以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我说,这些人该怎么处理?”   “哦,先关起来,等我亲自处理,我要让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不得求情。

”想到这里,小臻那原本迷离的眼神变得严厉,发狠了起来。

  “等一下——”小诺的声音响起。

  “小诺?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吗?尽管说吧,这次是因为我,你才被带到这里受苦,要是他们真的把你怎么样了,我就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了,所以,只要你说的出怎么办,我就听你的。

”小臻一脸认真地看着小诺,不光是因为觉得对不起她的原因,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特别想听一下她的意见。

  那些人一看局势有变,想孤注一掷,就跪着走到小诺面前,“这位姑娘,我们知道错了,求您高抬贵手,让小姐饶了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了,求您了……”   “给我闭嘴,还没你们说话的份儿。

”小臻一脸的怒火还未完全消除。

  小诺小心的问了一句:“如果是你处理这些人的话,那他们会怎么样?”   臻十分简明的说,“死,只是死法不同。

”   小诺心里有点害怕,但还是说:“能放过他们吗?毕竟他们没有把我怎么样啊,何必要杀人呢?再说我也不希望你因为我而惹上官司啊。

”   小臻有些惊喜得问:“你这是在担心我吗?”   小诺乖巧的点了点头,说:“恩,是啊。

”   小臻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回答:“不用担心我吃官司,这是不可能的事,如果你就是因为这个,而不想让我杀他们的话,那你多虑了。

”   小诺趁热打铁的说:“也不全是啦,就当是让我做个人情,饶了他们吧,算我求你了。

”“小诺,你就为了这几条贱命求我?”小臻有些生气,这个女孩儿就不知道人心险恶吗?真不知道长这么大是靠什么生存的。

  小诺一副说教的模样说:“小臻,别这样说,他们听了也会不好受的。

”   小诺都这样说了,甚至还求了她,她还能再说什么呢?“那好吧,他们的命我可以留着,但活罪难逃。

”接着,又转过身去对猎豹说:“叔叔,我想好了,打电话的那个,拔掉舌根,把小诺抓来的那个,废掉双手,这几个人,我要他们断子绝孙,其他直接或间接参与此事的人,统统废掉双脚。

”   “明白,带走。

”猎豹见小姐恢复了之前雷厉风行的样子,也放心了下来。

  猎豹刚要走,小臻又提醒道:“还有,留住活口,别让他们死掉。

”毕竟这些都答应过小诺了。

  小诺在一旁被吓到了,“小臻,这也太狠了吧。

”小诺一时目瞪口呆,有点不相信自己刚才所听到的,她顿时觉得眼前的小臻更像是个杀人狂。

  小臻不解,“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好像我做错了什么似的,难道不该这样吗?”

第4章

 

 

  小诺语重心长的说:“小臻,就这样放他们走吧,我相信你是个宽容的人,就让我来做这个好人吧,好不好?你就答应了吧。

”   小臻皱着眉又问:“可是,你就不怕我这么放了他们,他们以后会记仇,然后找你算账吗?今天的这个样子,可是让他们很丢人呢。

”   小诺一脸春风化雨的笑容,说:“我相信他们不会的,你就放了他们吧。

”   “哎,你这个当事人都这么说了,我还说什么呢?”说罢,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们几个快滚吧,别让我再看到你们。

”臻愤怒的看向这几个人,“还有,好好谢谢小诺小姐。

”   那几个人听后马上就照做起来,“谢谢小诺小姐,您大人大量……”不等听完,小臻就让他们滚了。

  “叔叔,希望以后在我管辖的黑道范围内,不要再发生这样的事,也不需要饭桶,我要什么人,叔叔您是知道的,所以,必须把我管辖内的黑道重整一遍,这需要多久?”小臻一脸认真的模样,脸上的威严让人不容抗拒。

  猎豹稍作思考,回答:“五六个月吧。

”   小臻有点不悦的说:“五六个月?这么久?”   猎豹有些为难的回答:“恩,因为波及范围太大,人数也特别多,所以会麻烦一些,不过,我会尽量快些的。

”   “算了,这次我只想要质量。

”说着便拉着小诺向外走去。

  小诺对小臻似乎不怎么害怕了,便和她聊起天来,“小臻,为什么你总是给人一种盛气凌人的感觉呢?那么遥不可及,又不容抗拒,就像刚才,总是不等人把话说完,就不会再听下面了,这样是很不礼貌的。

”   小臻满是不屑,“有这必要吗?”这样的生活她已经过了好几年,早就习惯了,而小诺跟她的性格相比,就像是一百八十度的大反转,似乎就是有种特殊的力量将她们锁在一起。

小诺耐心的说着:“这并不是必要不必要的事。

”   小臻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跟她说这样的话,便问道:“那是什么?”   “这个是讲不清楚的,不过你会明白的。

”这个场景让小诺觉得熟悉,好像曾几何时,也有这么个女孩在自己面前问东问西,却实在想不起那女孩是谁,甚至是她自己,毕竟她现在的家庭只有养父,养母,和养父家的哥哥。

  快到门口了,小臻停了下来,对小诺说:“小诺,把眼睛闭上。

”   小诺不解的问:“为什么?”   小臻笑着解释道:“外面有光,里面太暗了,怕你不适应。

”   小诺也笑着说:“你笑起来真好看,谢谢你。

”   小臻听后就收起笑容,她都忘记了自己多久没有无忧无虑的笑过了,熟练地戴上墨镜,说道:“谢什么?以后我们就是朋友,再这么客气的话,我就要生气啦。

”   两人上了车,车缓缓地向远方驶去,小臻无意间一侧头,有些失神,“你长得好像一个人啊。

”   小诺好奇地问:“像谁啊?”   小臻平静的口气中透着一丝悲伤,“像我姐姐,很像。

”   小诺并没有察觉,依旧一副兴奋的样子问:“你还有个姐姐啊?嘿嘿,长得像也是种缘分哦,我能见见她嘛?”   小臻的眼神一下子黯淡了下来,“对不起,不能。

”   小诺小心的问:“为什么?”   臻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起了这段回忆。

“因为,我都不知道还能否再见到她。

”稍作停顿后,又苦笑着说:“十几年前,我和她同时被人绑走,我那时机灵又调皮,很快就把绳子弄断了,也找到了出去的办法……”   这时,小诺也鬼使神差的打断了她的话,“所以姐姐就让你快点出去,去找爸爸妈妈来救姐姐,对吗?”   小臻有些惊讶的问:“这……你是怎么知道?”   “呵呵,都是女孩子,想说什么不难想到。

”老实说,小诺都不知道为什么,她从来都不会打断别人说话,可是这次却也……   “哦。

”小臻不知道为什么,听小诺这么说,心里满满的失望,自己究竟在期待些什么。

小臻似乎想到了什么,又接着说:“我真的后悔,那时居然听了姐姐的话,姐姐是听到绑匪的脚步声,所以才叫我赶紧离开的。

”   小臻的眼角溢出了一丝温热,“如果那时我知道是这样,说什么我都不会离开的,所以从那天起,我便非常痛恨绑架。

”说到这里时,小诺的心里痛了一下,像是被某物刺中。

  小诺不知是自己被这段故事感动了还是什么,只是觉得自己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很不舒服,但她还是安慰道:“你姐姐当初的做法是对的,如果你当初没有听你姐姐的话,那么你们家现在就是要失去两个女儿了,你要让你的爸爸妈妈怎么办呢?”   小臻觉得太压抑,忙转移话题,“对了,只顾说我家的事了,你的全名是什么?家在哪儿?看样子你也是学生吧,在哪里上学呢?”小臻似乎特别期待这些问题的答案,便一股脑的全问了出来,要是有可能,她倒希望把这个女孩儿一瞬间全部了解透。

  小诺笑着说:“你问这么多,让我怎么答嘛”   小臻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没事啦,慢慢答,呵呵。

”   小诺一个接一个的回答着这些问题:“我叫程雨诺,住在乐天小区,是睿英高中的应届新生。

”   小臻也跟了一句:“呵呵,好巧喔,我也是睿英高中的新生。

”   小诺有些激动地说:“真的嘛?那太好了。

”小臻是小诺的第一个朋友,两个人又在同一个学校,小诺怎么能不高兴呢?   “”   “呵呵——”   “呵呵——”她们聊了很多,车里笑成一片。

  小臻高兴的说:“今晚我可不许你走了,我要你住在我家,嘻嘻,你该不会拒绝我吧?”

第5章

 

 

  小诺在心里为难了一下,但又看着小臻一副那么期待的样子,就说:“那好吧,我得先跟家里人说一下。

”   接着小臻有些坏笑的说,“要不这几天你都住我家吧,反正我们都一所学校,一块儿上学也方便。

”   “这样怕不好吧?怎么能打扰你这么久?”小诺从来都是先为别人着想,当然这次也不例外。

  “没事啦,我父母人很好的,你去的话他们一定很欢迎哦。

”这话说的倒是一点都没错,国山和乔都是十分热心好客的人呢,别说是小臻的朋友,就算是跟他们毫无关系的乞丐,他们也会十分耐心的招待。

  车在小诺家门口停了下来,小臻说道:“你先等我会,我去停一下车,一会陪你一起进去。

”小诺又是好心的提醒着:“恩,你要小心啊。

”   “放心吧,在这里还没人动得了我。

”不到一分钟,车稳稳地停在了离小诺家不远的空地。

两人一起进门,程母一看小臻这身打扮,就知道她一定是有钱人家的小姐,再加上停在外面的车,价格一定不菲,于是态度便谦和了起来,十分热情的说:“哎呀,小诺回来了,怎么事先也不打个电话?我好让潇雷去接你啊,来来来,快坐下,这个是同学吧?呵呵,一看就是气质非凡啊。

”   小臻形式性的说了句:“阿姨,您好,我叫叶紫臻,是小诺的朋友,您叫我小臻就好。

”说完,又换上一副微笑的模样以示礼貌。

  程母一副高兴的模样,说:“小诺啊,以后多带同学来家里玩玩,小臻啊,以后要多来阿姨家里玩,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就好了。

”   小臻对她并没有什么好感,但为了小诺又不能不说话,只得硬着头皮回一句,“呵呵,阿姨您放心吧,我会的。

”   接着,小诺的声音弱弱的响起,“那个阿阿姨,我回来是有事要跟您商量的。

”她的语气十分缓和,像是承认错误似的,丝毫不像刚才在车里跟小臻说话开玩笑的样子。

  小臻只是打量着程母,什么话也不说,有她在这,她自然也不会让小诺受到委屈和伤害。

  “恩,有事就说。

”这话说得时候,完全没有了跟小臻说话时的那份热情,语气平平淡淡的,更没有那种母亲对女儿的那份宠溺和关怀。

  小臻不禁想问一句:小诺在这里过的究竟是什么日子?其实就算是想想也知道,小诺说话的语气什么的,那根本就是一种害怕,若非要当作是小诺很有家教的话,那可实在是说不过去了,如此卑谦的活着,哪个家长愿意让自己的孩子拥有这份家教?恐怕早就心疼的不得了了,想到这里,小臻的心里就会无比的刺痛,甚至已经超过了对朋友的那份关心,她很心疼小诺,真的很心疼。

  “就是我想去朋友家住几天,您看这行吗?”小诺又是十分小心翼翼,有种捧在手里怕掉了,放在嘴里怕化了的感觉,这世道,反过来了,全反过来了。

  “不就是去朋友家住几天吗,没问题啊,你们都是朋友嘛,大家在一起多聚聚也是正常的。

”从头到尾程母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不过在小臻看来,那笑真的好假,假的叫人心里直恶心,让人有些厌恶。

  小臻先发制人,“恩,那谢谢阿姨啦,我就说嘛,阿姨您那么好,一定会同意的,小诺还非要来亲自跟您说。

”   “你看你这孩子,真会说话,呵呵。

”程母的虚荣心真是大大的得到了满足。

  “恩,那我们先走了。

”小臻拉起小诺就往外走,程母还在后面喊着:“慢走啊,路上小心。

”   进了车里,小臻才长舒一口气,“我快憋死了。

”从来都是别人看她的脸色,她几时看过别人的脸色?“你在家都是这样的吗?”   “呵呵,是啊。

”小诺有些无奈的回答着。

  “天哪,好累啊。

”小臻在里面看着那女人那副虚伪的嘴脸时,真的很想撕下她的假面,看看她到底能有多虚伪。

  “没事啦,这么多年,我都习惯了。

”小臻直视前方不语,她对眼前这个女孩充满好奇,恨不得一瞬间把她了解透。

  在家里——   七点四十整,小臻拉着小诺来到一个大别墅前,门缓缓打开,两旁的女佣鞠着躬,并齐声说道:“小姐好。

”   小诺从没见过这么豪华的阵容,有些小声的说:“小臻啊,我心里好紧张啊,怎么办?”   小臻安慰道:“没什么啦,又不是龙潭虎穴,紧张什么的,常来了就不觉得了。

”小诺不禁感叹有钱人的奢侈,不过说真,在这里的感觉真的比在程家感觉好太多,并非小诺贪图富贵,而是心里上的压力,一点都没有了。

  小臻边拉着小诺往客厅走着,边问道:“爸妈呢?”   女仆一脸微笑地回答着:“回小姐,老爷和夫人正在客厅和西哲少爷聊天。

”   “哥?来这里干嘛?”小臻听到这话,嘴里就嘟囔起来。

  “好像是找小姐您的。

”   “找我?怎么也不打电话?”结果拿出手机一看,三十多个未接来电全是西哲的,调皮的吐了吐舌头,自言自语道:“原来真是找我的啊,糟了,肯定要被他训一顿。

”   推开门,“爸,妈,哥,我回来了。

”   魏西哲一脸阴沉着,“臭丫头,还知道回来啊?打那么多电话都不接,真是不想话啦。

”   小臻十分委屈的说:“我有事嘛”努力的为自己辩解,“还不是那个破电话。

”   国山将目光移开了报纸,问:“电话?什么电话?”   小臻把原委讲了一遍,国山听后一脸忧伤的上了楼,乔也跟了上去。

  “这丫头是谁?”西哲问道。

  “这你别管,先说你来什么事。

本文标签:老公不在家你们都怎么解决的

上一篇:2021热门(当着老公的面上级要了我)全文阅读

下一篇:2021最新(我是不是比你老公厉害)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