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热门( 上班的时候突然想要了)最新章节列表阅读

2021-09-25 21:40:1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还没来得及去思考这是怎么回事,几只猛兽已朝她扑来,发出危险的嚎叫声。缩在笼子的中央,白灵的手里面紧紧握着一把匕首,冰凉入骨,隐隐能感觉到几分流动的气息。兽场上那些稚气未退

还没来得及去思考这是怎么回事,几只猛兽已朝她扑来,发出危险的嚎叫声。

缩在笼子的中央,白灵的手里面紧紧握着一把匕首,冰凉入骨,隐隐能感觉到几分流动的气息。

兽场上那些稚气未退的少男少女们又开始挥拳呐喊,“咬死她!咬死她!” 白灵缩在兽笼的中间,几只猛兽围在笼子边开始用爪子使劲地抓笼子的插销。

一只猛兽趴在了笼子上,企图用牙齿咬开笼子。

156wxepaav51rs.jpg

白灵将手中的匕首刺出,动作非常快,并且匕首直接刺进了它的咽喉要害,分毫不差。

腥臭的血喷溅了出来,白灵巧妙躲开,而就在她转身之际,边上的一只猛兽,将锋利的爪子伸了进来,撕裂了她的衣服,勾起一块血肉。

白灵的匕首闪动,竟将那只猛兽的爪子给斩了下来,血腥的气味更加浓烈,几只猛兽也越发变得疯狂了起来,后果堪忧。

她虽身处险境,却临危不乱,她是一个死过的人,虽然不惧怕死亡,但也不会轻易放弃生命。

凭借着手中的匕首,她在铁笼中顽强地与猛兽搏斗。

若是在之前,她不会如现在这般的吃力,但是,现在的这具身体,却是太过孱弱,若非她反应神速,且有着无数次的对敌经验,现在怕是已经膏了兽吻。

纵使如此,她也渐渐抵挡不住,体力早已经透支,生命岌岌可危。

若是能活下去,她一定要让上面的那些人生不如死,付出惨痛的代价。

“住手!” 一声厉喝传来,那些原本兴高采烈的男女立刻哑然而立,立刻有家丁将束缚野兽的锁链收起,将那几只猛兽拉回原位。

笼子里面精疲力尽的白灵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来的是相爷林振云,以及当今的太子殿下皇擎苍以及风陵王殿下皇致远。

林振云身边的一个侍卫飞身入了兽场,将笼子提了上来,几个仆妇赶紧将白灵抱了出来,说道:“大小姐晕死了过去。

” 皇擎苍看了一眼白灵,不由撇撇嘴,说道:“好丑。

” 两个字落在林振云的耳中,不由如刺一般,大女儿的相貌虽然清秀,但她的脸上有一块胎记,却是格外的吓人。

皇致远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这样孱弱的女子,却能与数只野兽搏斗,这份胆量就足以让男儿汗颜。

不觉得,那目光就热切了一些,带着几分的钦佩。

林振云说道:“带下去医治,你们几个也都散了吧,芙儿留下。

” 若不是小翠,他根本不会管这丫头的死活,二女儿林清芙才是他的骄傲,而她,则是他的耻辱,即使她消失了,他这个父亲,也不会落一滴眼泪,甚至还会感到高兴,从此,再不会有人嘲笑他有这样的一个女儿。

原本静立在一边的男女都各自散去,唯有林清芙俏然而立。

皇擎苍的目光自然落在她的身上,不论何时,她都是精心打扮,她的每一件衣服都是精心挑选,她的每一件首饰,也都是独家定制。

今天,她穿着一袭天水碧的长裙,裙摆上绣着海棠红的繁花,灿若云霞,银色的腰带一束,更显得纤细的身材如弱柳扶风。

 
 
第2章 天仙临凡
 
 
 

 

风卷着她的衣裙,翻飞若蝶的羽翼,有种说不出的美,宛如天仙临凡。

林清芙自是知道皇擎苍的身份尊贵,不由莞尔一笑,微垂臻首,头上的金钗缀着的璎珞轻轻晃动,如梦如幻。

皇擎苍不由看得痴了,久闻林振云家的女儿倾国倾城,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林振云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点,笑着说道:“芙儿,快过来见过太子殿下。

” 林清芙莲步轻移,到了皇擎苍的面前,微微行礼,如风中垂柳,婀娜多姿,她的美是纯净的,是空灵的,是那高立于云端之上的。

“免礼。

” 皇擎苍说着,眼中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林清芙抬眼,刚好将这抹笑意收在了眼中。

林振云看着这一幕,心情顿时好了起来,老谋深算的他,自然是知道一些的。

太子虽然已经弱冠,但是太子妃的位子还空着,林振云的心中早有了一番打算。

中午,林振云盛情款待,山珍海味,应有尽有。

皇致远吃了一些,便借口离开了宴席,出了宴会厅,皇致远对下人说道:“本王无需你们跟随,下去吧。

” “是,殿下。

” 府里面的下人们巴不得离着远远的,这若伺候得不好,可要掉脑袋的。

皇致远独自在相府里转悠,转来转去,就转到了听雨轩。

白灵躺在榻上,此时已醒来,将事情前后思量,她终于确定了一个事实——她穿越了。

穿越?白灵不由哑然一笑。

身上的伤,对她来说并不算什么,在现代的魔鬼训练,要残酷千百倍。

她在现代是一个佣兵组织的王牌杀手,每一次的任务都完成得非常出色,但这一次她却因为心爱之人的出卖而失手被杀,不曾想,灵魂竟穿越到了古代。

她冷然一笑,既已重生,她这辈子绝对不再虚度,绝对不再轻易地将心交给别人。

闭上眼,脑海中的记忆一点点地融合,这个身体本主林清荷的经历,一幕幕那样清晰。

阴森的地牢里,林清荷被一根铁链子锁在了墙壁之上,她蓬头垢面,脸上淡紫色的蝴蝶胎记显得格外的丑陋和狰狞。

她身上的衣服又脏又臭,破烂不堪,露在外面的肌肤也是伤痕累累,糜烂的地方已经发臭,甚至开始生蛆,在肉里蠕动。

已经忘记了在这里呆了多久,只知道,从庶母做主将她嫁给六皇子皇紫英之后没几天,就被关进了这里,开始了地狱一般的生活。

皇紫英每天都会用各种各样的刑具虐待她,每次都会打得她皮开肉绽,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而她却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错了,要受到这样的苦楚。

环佩声响,她抬起头,只剩下半口气的她,依稀能看出来的正是她的妹妹林清芙。

林清芙昂着高傲的头颅,精致美丽的面容上带着嫌恶的表情。

“二妹,救我……救救我……” 林清荷颤抖地朝着她爬了过来,她伸出沾满了血污的手,一步步艰难地爬着,林清芙往前一步踩在了她的手上,冷笑着说道:“我是来送你上路的,有些话,如果不说,可能你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呵呵呵……” 她的笑声依旧是那么好听,如黄莺出谷,余音袅袅。

林清荷怔住了,她虽然是痴傻了一些,但还是能听出话中的意思。

林清芙脸上的冷笑渐渐收敛,取而代之地是如蛇般恶毒的笑,“告诉你,你今天的一切,都是我和娘亲所为,你不过是娘亲探路的一枚棋子。

如今我已经与太子成婚,成为了太子妃,你也没有必要再活在这个世上。

” 太子皇擎苍可是当今皇后唯一的皇子,与六皇子皇紫英私交甚笃,林清芙这一步棋走得真好,既成就了自己,又除掉了林清荷,还满足了皇紫英变态的私欲。

林清荷摇摇头,万念俱灰地说道:“我是你姐姐,你们为何这般对我?” “姐姐?哈哈哈,你不就是嫡女吗?从小到大,你还不是被我欺负得死去活来?我嫉妒你的身份,恨不能掐死你,但我不想你死得太快,我要你慢慢地死,一点点痛苦地死去。

是我让六皇子好好照顾你的,看来他没有让我失望。

” 皇紫英之前便对林清芙千依百顺,林清芙让他做的事情,他自然是不遗余力。

林清芙妩媚的大眼睛里,突然流露出无比恶毒的神情,像是一条正在吐信的毒蛇,“今天我要送你最后一件礼物,保证你一定会喜欢的。

” 轻轻地拍了拍手,便有两个人抬着一块烧得通红的铁板进来,将半死不活的林清荷抓起,丢在了铁板上,呛鼻的青烟升起,一股焦糊的味道让人忍不住作呕。

林清芙伸手掩住了口鼻,慌忙退走。

林清荷在铁板上挣扎着,翻滚着,破烂的衣裳已经被烧着,很快成了一团火球。

“林清芙,皇紫英,你们这些禽兽,等我来世一定要血债血偿!” 凄厉之声,在地牢中久久回荡…… 白灵的唇角微微勾起,那个痴傻懦弱的林清荷将一去不返,而林清荷所受的痛苦和折磨,就让她白灵来讨回公道! 难得上天给了白灵一个重生的机会,那么她就一定要好好珍惜,从今天起,世上再也没有白灵这个人,只有林清荷! 她要让所有的人都看看,痴傻丑陋的林清荷,再也不是他们所能招惹得起的! 仇人们,你们都准备好了吗?我林清荷又回来了! 随即,林清荷将家里面的人际关系在脑海中梳理了一遍。

她的父亲,也就是林振云,乃是当朝的相爷,她的母亲在她幼时便死去,她是府里嫡女,家里面还有几房妾室,各有子女。

只是,在林府,妾室也被称作夫人,而掌管家中大小事务的,则是被称为主母。

二夫人雨薇,也就是林清芙的娘亲,她出身富甲之家,据说娘家富可敌国。

她对主母的位子也是虎视眈眈,但是这么多年,林振云却是一直未将她扶正,只是让她代为管理家事。

三夫人玉莲,娘家的兄弟是当今负责京城安全的禁卫军头领侯孝贤,给林振云生了一个女儿清梦和一个儿子清哲。

她是二夫人雨薇最为强劲的对手,也是对主母之位志在必得。

至于四夫人菡萏,出身卑微,乃是青楼女子,当年因无意中救助了林振云,被感恩的林振云赎身,纳做妾室。

四夫人最是厉害,一口气给林振云生了两个儿子清元和清笑。

因为四夫人出身的问题,所以,她是不想争主母的位子,且因她之前是青楼女子,在与人交际方面,可谓是八面玲珑,对二夫人和三夫人都不得罪。

正想着,就看见一个老妇端了一碗药过来,往她的床边一放,冷声说道:“喝药了。

” 林清荷看了她一眼,这个老女人是厨房里的,平日里,可没少欺负她,总是给她吃一些残羹剩饭。

冷冷一笑,她说道:“药太烫,你得扇一下。

” “什么?你以为你真的是小姐啊?要不是小翠在老爷跟前剖心自尽,你现在都已经喂猛兽了!老娘给你熬药,就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你居然还敢使唤起老娘来了!嗷嗷嗷……” 老女人一声惨叫,满脸的痛楚,无比狰狞。

林清荷将她的手腕一甩,咔吧一声,老女人的手臂便脱臼了,顿时她哭嚎的声音更加地惨烈了。

“大小姐……大小姐饶命啊……呜呜呜……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知道你的身份就好,以后在我面前,记得谦卑一点。

” 这一折腾,药也不烫了,一碗药很快就喝完了。

“滚吧。

” “是是是,马上滚。

” 老女人说着赶紧跑了,跑得脚都不沾地,生怕被林清荷抓住把柄又狠狠地揍一顿。

一个修长消瘦的身影缓缓而来,阳光从窗棂射了进来,映照在他的身上,忽明忽暗,却也让他的脸色更加的苍白。

但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却让他看上去多了几分的神采,如夜幕下璀璨夺目的星辰。

林清荷用眼角瞟了一下,说道:“你是谁?” 在她的印象中,似乎没有见过这个男子,在兽场,皇致远出现时,她已经晕死过去。

前世,从兽场被救出后,她便一直呆在这里,也未曾见过这个男人,而他并非太子皇擎苍。

那么,这个男人是哪里蹦出来的?难道重生之后,她的命运轨迹也发生了一点小小的变化? “一个与你境况相似的人。

” 皇致远淡淡地说着,那声音如大漠悲箫,又如黄河落日,短短的几个字,落在她的心里面,却是如千斤重,让她不由侧目。

“原来如此,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 皇致远依旧是缓缓走来,走到了她的床榻前停住,用淡淡然地目光看着她。

血衣已经换去,她身着一袭白衣,斜斜地躺在那里,乱糟糟的头发将她脸上的那块胎记给掩饰住了,倒也让她看着不那么恐怖,反而给人一种慵懒的感觉。

“能念出这样诗句的人,想必也是才女。

” 而且,她的眼神凌厉,带着透人心脾的震慑,这样的女子,怕是京城难寻。

 
 
第3章 别招惹我
 
 
 

 

林清荷冷冷地说道:“这些都与你无关,劝你最好别招惹我。

” 皇致远唇角微扬,苍白而憔悴的脸上,居然有了几分生机。

尤其是那双眸子,带着微微的笑意,如春风拂过大地,明珠照破山河。

林清荷微微一怔,眸子里面有一抹灵光闪动,转瞬即逝。

皇致远说道:“招不招惹,本王都已经招惹了。

” “本王?”林清荷再一次打量了他一番,清俊的脸上隐约透着几分贵气,只是那衣裳质料,连林振云的都不如,看来就算是皇子,也不过是个不得宠的皇子而已。

果真,同是天涯沦落人。

他的身份,她已经知道了,前世虽没见过,却也听过,宫里面最落魄的皇子,除了风陵王皇致远还能有谁? 皇致远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淡淡说道:“不过是一个孤独惯了的落魄皇子罢了。

” 听了他的这句话,林清荷的心头居然涌现出了一丝惺惺相惜,现在的她,又何尝不是这样。

“呵呵,那你我二人倒是有几分相似。

” 皇致远很不客气地在床边上坐下,说道:“唔,床真脏。

” 林清荷白了他一眼,说道:“你可以选择站着。

” 皇致远却是说道:“房间里面也很脏,既然都是脏乱,坐着总是要比站着好。

” 林清荷咬咬牙,这个家伙真是太可恶了,自己境况都差成了这样,居然还来嫌弃她,“我也没邀请你进来。

” “来都来了,自然是要来看望一下你,毕竟在兽场见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万一要咽气,本王也好给你留个遗嘱。

” “你……无聊……” 林清荷真的没有见过这样的人,这哪是来看望她,这分明就是来气她的,把她活活气得断气了才好。

“呵呵。

”皇致远却是不生气,只是淡淡一笑,说道:“看你现在的样子,似乎并无大碍了。

” “这点伤,对我来说,还不算什么。

” 林清荷说着,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唇角微微一勾,说道:“倒是你,虽然是贵为王爷,却冒冒失失地闯进了一个女子的闺房,并且非常不客气地在人家姑娘家的榻上坐了下来,若是传出去,对我的名声会很不好。

” 皇致远抿了抿,竭力控制住自己不要笑出声,却因此咳嗽不停,咳了半天,才说道:“原来你还以为你有名声可言。

” 呃…… 林清荷咬咬牙,好像经过了之前的几次莫须有的乌龙事件之后,名声二字于她而言,已经渐行渐远了。

她忍不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道:“呛死你,才是活该。

” 一个丫鬟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手里面提着一个食盒,说道:“小……小姐,吃……吃午饭……饭了……” 见到皇致远之后,赶紧跪下,“奴婢丁香见过风陵王殿下。

” 皇致远淡淡说道:“免礼。

” 雨荷扫了她一眼,这丫鬟据说因为脑子不大好使,没人要,被踹到厨房去做烧火丫头。

如今,小翠死了,二夫人就刚好推给了她。

有聊胜于无。

明眸流转,林清荷略带冰冷的目光落在了皇致远的身上,这个讨厌鬼居然风陵王,上辈子,她也曾听人说过,皇宫里,最不讨喜的王爷就是风陵王了。

如今看来,果然不假!的确确实以及非常地讨!人!厌! 丁香将食盒打开,林清荷瞟了一眼,凤目微微眯起,里面居然是残羹剩饭! 林清荷冷笑着说道:“这些该死的奴才!” 虽然身上的伤还没好,但是因为敷了灵药,现在已经无大碍。

“小姐,您要去哪里?” “去厨房。

” “奴婢要跟着一起去吗?” “自然。

” 林清荷说着,微微侧目,目光落在了皇致远的身上,唇角边上勾勒出一抹淡淡的冷笑,说道:“王爷若是想要跟着去看热闹的话,也尽管跟着。

” 皇致远笑笑,站了起来,说道:“确实,人多一点,至少在数量上能震慑对方。

” 面色一冷,林清荷说道:“你可以选择不去。

” 皇致远慢悠悠地说道:“这么有趣的事情,怎么能少了本王。

” 厨房的管事容老太,是雨薇的娘家带来的人,在这个府里面也算是有背景有靠山的人了。

当然,也是最坏的!前世,就一直欺负她和小翠。

此刻,这一群老女人正围坐在一起吃喝,个个油光满面。

“咣当!” 林清荷将食盒砸在她们吃饭的桌子上,砸得盘子四分五裂,鸡腿猪蹄到处乱飞。

“反了你啊?”容老太一蹦数尺高,将袖子一捋,咆哮道:“你这个丑鬼,是谁借了你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跟老娘叫嚣!” 林清荷鄙夷地看了容老太一眼,冷笑着说道:“放肆,你无非仗着自己是二姨娘的人,就敢对我这个嫡女出言不逊!哼,今天就让你知道谁是主子,谁是奴才!” 说着,一巴掌就扇了过去,虽然有伤,但出手一点都不含糊,那一巴掌响得整个厨房都能听得见。

容老太本来就摇摇晃晃的,这一下更是站不稳,朝着边上栽了过去,一只手捂着脸,嘴角有血沁出,看得出这一巴掌力道非常大。

“你这个贱货!居然敢打老娘!老娘可不是你想打就能打得起的!” 她的话音未落,林清荷已经飞起一脚就踹在了她的肚子上。

容老太被踹得摔倒在地,惨烈的嚎叫声,让人不忍听闻。

“你这个小贱人,你等着,我一定要报仇的!你们几个死了吗?看我被打成了这个样子,你们居然还能在边上站得住!” 面对容老太的呵斥,其他的几个老太婆赶紧过来帮忙,将她扶了起来。

容老太骂道:“不是要你们来扶我,是要你们去帮我抓住这个小贱人,我要报仇!” 那几个老婆子知道林清荷的厉害,哪里还敢过来,但是又摄于容老太的淫威,只好咬牙冲了过来,结果,还没靠近了林清荷的身边,就被她飞起一脚,踢得她们滚的滚,爬的爬,要多悲催就有多悲催。

惨嚎的声音此起彼伏,让容老太都不由怔住了,天啦,这个真的是之前的软柿子吗?怎么突然间,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林清荷漠然转身,冷冷说道:“马上给我准备好饭菜送过去!” 丁香跟在她的身后,两只脚跑得不沾地,她可不想被愤怒的容老太给一巴掌扇到爪哇国去。

 
 
第4章 不紧不慢
 
 
 

 

皇致远走在最后,不紧不慢,那动作却是如行云流水,优雅之极。

待他们离去,容老太颤抖着爬起来,气呼呼地说道:“这个丑鬼,大白天还跑出来吓人!哼,我这就去跟二夫人告状,让二夫人为我做主!” 其他的婆子都赶紧说道:“对,我们一起去,让二夫人狠狠惩罚这个丑鬼!让她大白天跑出来吓人!让她动手打人!” 几个婆子商量了起来,决定去雨薇那边告状。

皇致远一直跟在林清荷的身后,不时地咳嗽,让他原本苍白的脸上多了几分的红晕。

他的目光一直落在林清荷的身上,这样的姑娘,真的让他很好奇,跟传闻中的完全不一样,要么传闻有误,要么她蓄意隐藏。

林清荷就觉得身上像是被刺了一般,微微侧目,冷淡淡地说道:“殿下,你还是请回吧,孤男寡女总是在一起,很不好,虽然说我名声极坏,但若是连累了殿下,那可就不好了。

” 皇致远用手抚了抚胸口,咳嗽得更厉害了,说道:“没事,本王也不介意。

” 林清荷皱皱眉头,用手掩鼻,嫌弃地说道:“可是我介意,你咳嗽得吐沫横飞,很不卫生耶。

” 皇致远怔了一下,跟着进了她的房间,走到了她的身边,微微笑着说道:“是吗?” 林清荷刚想说话,就看见皇致远对着她的脸,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距离这么近,这个喷嚏让她措手不及,虽然及时地别过脸去,但是,脸颊上还是沾染上了他的吐沫星子,这让林清荷又惊又怒。

甩手就是一巴掌,朝着皇致远的脸上狠狠甩了过去,这个可恶的腹黑男! 他就是故意的!他就是要红果果地报复她的嫌弃! 皇致远一伸手,就将她白白嫩嫩的小手握在了手中,然后甩开,说道:“一个女人,就算相貌丑了一些,只要温柔,还是有可取之处。

” 言外之意,就是林清荷长得丑,脾气又不好,一点可取之处都没有,以后肯定是嫁不掉的。

林清荷咬咬牙,这个病秧子居然能抓住她的手,实在是让她很意外。

“殿下,这里是小女子的闺房,实在是不宜多留,请回去吧。

” 丁香叶赶紧劝着说道:“殿下,奴婢觉得为了您的安全起见,还是赶紧先离开吧,小姐现在突然有了神力,万一她发起花痴,将您这棵柔弱的嫩草给压倒在床,奴婢可没本事将您从小姐的魔爪下解救出来。

” 林清荷忍不住白了她一眼,哪里有这么损人的奴才。

皇致远却是很受用,微微一笑,将头扬得更高了一点,说道:“本王不介意。

” “殿下,尊贵的你还是赶紧离开吧,你不介意,我介意啊。

” 不过,他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可爱……而且面容干净,皮肤白皙,越发显得像……嫩草……了…… 不过,皇致远还是走了,因为太子殿下要回宫了。

林清荷并没有因为皇致远的离开而安心下来,“丁香,你明天去找几个下人过来,这个院子需要打扫一下。

” 丁香一听要打扫卫生,一脸郁闷地说道:“小姐啊,这里很好啊,很干净,又很清爽,根本就不用打扫。

” 林清荷白了她一眼,说道:“那你晚上就在外面睡吧。

” 丁香吐吐舌头,心里面很纠结,让她去喊人,后果堪舆。

微雨阁。

雨薇正躺在美人榻上,边上的金兽香炉中,飘着淡淡的檀香,让整个微雨阁都显得缥缈了起来,清香怡人。

林清芙走了进来,在雨薇的身边坐着,丫鬟立刻拿来了一些瓜果。

雨薇示意春喜和坠儿两个人退下,林清芙说道:“娘,今天的事情,我们可不能掉以轻心了,我怀疑那个贱人平日里是不是故意装包子?” 雨薇摇摇头,说道:“不可能,娘每日都给她下一定分量的迷食散,她应该越来越懦弱,也绝对活不了几年。

” “女儿再去试探一番。

” “嗯。

”雨薇点点头,脸上的神色渐渐舒缓了开来,说道:“芙儿,今天太子来府里,怕是为了太子妃的事情。

” “太子妃?”林清芙说着,眼前不由又浮现出了皇擎苍那英俊的脸,不由羞涩了起来。

“不错。

” 林清芙笑了起来,一脸的自信,傲然说道:“从太子殿下看我的眼神,我就知道这太子妃一位,非我莫属。

” 雨薇也开心地说道:“我的女儿,不论何时,不论何地,都绝对能吸引所有的目光。

女儿,如果你做了太子妃,娘也跟沾光,你爹是绝对会将娘抬为平妻,娘也一定会成为家中的主母。

” 林清芙说道:“三姨娘和四姨娘一直都是在虎视眈眈,而且她们都有生儿子,唯独您只有我这个女儿,势单力薄啊。

” “娘又何尝不知道这一层的关系,所以这一次,我们志在必得,到时候,谁还敢跟娘作对!” 房间里面,两母女悄悄私语,似乎太子妃一位,已非林清芙莫属。

夜幕悄悄拉开,听雨轩里。

林清荷凤目微挑,目光轻飘飘地落在了很一般的饭菜之上,冷笑着说道:“中午吃的教训还是不够。

” 丁香眨巴了几下眼睛,说道:“小姐,容管事说了,下午的事情,已经禀明了二夫人,让二夫人做主哩,我看着她那嚣张的架势,真替小姐您担心啊。

” 林清荷冷笑着说道:“呵呵,是吗?你要担心的人不应该是我。

” “啊,难道小姐要被人揍得跟猪头一样,还要关心一下,别人的手打疼了吗?” “……” 丁香说道:“那小姐,您接下来准备怎么办呢?”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 “问题是小姐您这么瘦弱的身子骨,奴婢真担心您能不能挡得住。

” “你别操心了。

”林清荷的心里面还是挺开心的,丁香至少是在关心她,说不定等下她就会说帮着挡了。

丁香很幽怨地说道:“小姐啊,奴婢也想不操心啊,可是,如果小姐您挡不住了,奴婢肯定会跟着遭殃,呜呜呜,奴婢才十几岁,正是大好的青春年华,不能就这样早死啊!呜呜呜呜,跟错了主子,果然活不长。

” 呃…… 林清荷的心里面有一万只的草泥马,在呼啸驰过。

“那你赶紧去换一个主子。

” “小姐啊,要是能选择,奴婢哪里会选择您啊,府里面谁不知道跟着您,就像是趴在窗纱上的苍蝇,看着似乎前途光明,但实际上根本不可能有出头之日啊,小翠那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第5章 悲哀
 
 
 

 

丁香说着,满脸的沮丧,似乎在为自己不幸的命运感觉到悲哀。

林清荷剜了她一眼,说道:“选错了奴婢,对小姐来说,也是一种悲哀。

” 尤其是丁香这样缺心眼脑子还不大灵光的奴婢,就更加悲哀了。

藕香洲。

一早,林清荷带着两个家丁,闯进了四夫人菡萏的院子,指着一株红桂,说道:“这是我娘的红桂,挖走!” 四夫人见她带人闯进来,本就很愤怒,现在更是火上浇油,顿时就哇哇叫了起来,像是一只疯狗,骂道:“你个没人养的东西!居然敢从老娘的院子里面抢东西!” 林清荷怒极反笑,说道:“哼,多说无益,挖!” “谁敢!” 以四夫人为首,清元清笑带领着几个奴仆丫鬟一字排开,将袖子捋了起来,一手叉腰,一手伸出食指指向林清荷三人。

四夫人指着林清荷,说道:“上!把这个贱人狠狠教训一顿!” 一群人扑了过来,四夫人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

人影晃动,三声惨叫传来,最前面的四夫人母子三人,全被打趴。

林清荷冷笑了一声,说道:“挖!” 连四夫人都被打得跟青蛙一样,那两个家丁赶紧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使劲地挥动着锄头将那棵桂花树给挖了起来。

“该死的奴才啊……老爷啊……你快来看看啊……” 四夫人躺在地上鬼哭狼嚎,状如泼妇。

林清荷连看都懒得看她,上辈子,这女人可没少拿针扎她,仇人中,也有她一个! 她将那棵桂花树种在了院子的另外一边,跟梨树相映成趣。

这棵月桂,除了最热的三伏天和最冷的三九天外,其他每个月都会开花,并且花的颜色是血一样的红,芬芳四溢,菡萏盯了很久,终于抢回去了,每个月,她的院子里面都跟香飘飘奶茶一样。

林清荷看着种好的树,心情很好,上面的花骨朵已经长成,看样子要不了多久就又要开花了。

血红的花苞,细碎的布满了整棵树,阳光下晶莹剔透,如红宝石一样,非常贵气。

不觉已经是中午时分,林清荷站在那株开满了梨花的树下,看着洁白的花瓣在微风中飘洒,如一只只雪白的蝶。

蹁跹,有暗香流动。

林清荷摘了一枝梨花,又伸手接住了几片在空中飞舞的花瓣,唇角边上微微勾起了一抹笑容,干净,清澈,一如她素净的面庞。

“林清荷!” 一声娇叱传来,就看见她的小妹妹清梦带着她的丫鬟松香闯了进来。

林清荷唇角的笑意收了起来,凤目微微一挑,凌厉的眼神让林清梦怔了一下。

不过,很快,林清梦扬了扬手里面的一条细长的蛇,傲娇地说道:“今天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说着,将手一扬,那条剧毒的黄金七步倒就缠向了林清荷。

林清荷冷笑,待蛇到近前,手中的梨花枝扫了出去,细长的蛇身便缠在了清梦的脖子上,猩红的信,刺破她的肌肤。

“啊……天啦……救命……” 这可是黄金七步倒,剧毒无比,松香从清梦身边的荷包袋里面拿出一粒药丸,塞进了她的口中。

本文标签: 上班的时候突然想要了

上一篇:2021最新(我是不是比你老公厉害)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2021( 总裁老公太凶猛)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