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女朋友都黑了还说自己没做过)最新章节阅读

2021-09-25 21:48:1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事情还得从头开始说起。我叫盛欢颜,今年23岁,出身于一个小康之家,从小到大就属于从不让父母发愁的乖乖女,生活得一帆风顺。到了适婚年龄,更是跟自己交往多年的男朋友林宇文订婚了

事情还得从头开始说起。

我叫盛欢颜,今年23岁,出身于一个小康之家,从小到大就属于从不让父母发愁的乖乖女,生活得一帆风顺。

到了适婚年龄,更是跟自己交往多年的男朋友林宇文订婚了。

可最近这段时间,未婚夫林宇文开始频繁加班,对我的态度虽然一如既往,但是身为未婚妻的我却可以敏锐地察觉到他的冷淡。

每一个恋爱中的女人都可以化身为福尔摩斯。

我偷偷跟踪了林宇文,发现他出轨了。

139mk5svlkngfe.jpg

不仅如此,他跟那个小三还频繁出入某家酒店。

我跟林宇文是大学同学,一路恋爱到现在,原本以为能够顺利结婚,一辈子都只有对方,却没想到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我一时气不过,假扮成服务生,混进了酒店里。

确认了林宇文所在的酒店房间后,我把从网上买来的烈性春药混进了红酒里,然后让别的服务生送入了酒店房间。

呵,他出轨,我让他出一次丑也不算什么吧。

我估算着时间,林宇文的药性应该发作了,可是那房间里似乎安安静静的,没有什么声音。

我轻手轻脚地凑近房门,把耳朵贴在门上准备听墙角。

这五星级酒店还真不是盖的,隔音效果也太好了吧? 我正想着,门忽然从里面被人猛地踹开了,我往后踉跄了一下就倒在了地上。

门里出现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身上的西装做工十分精致。

他背着光,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却可以本能地感知到从那个男人身上冒出的危险性。

“你……你不是林宇文,你怎么会在这里?林宇文呢?” 我很确定自己没看错房号,林宇文的确是进了这间房间。

可是……我的视线从男人身侧投入房间,那房间一览无余,中央一张大床空空荡荡的,哪里有林宇文的身影? 那个男人没有吭声,只是向前走了一步,我终于看清了他的脸。

他看起来不超过三十岁,脸部轮廓深邃而英俊,薄唇紧抿,令他的英俊看起来显出了几分的冷峻和刻薄。

此刻,他的眼睛通红,额角青筋暴起,似乎在忍耐着什么强烈的痛苦,死死地瞪着我。

“你是谁?”他沉声道,那锐利的眼神带来的压迫感,令我几乎无法呼吸。

“我……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瑟缩了一下,还来不及把话说完,他忽然一把扯过了我。

房门被粗暴地踹上,发出了一声巨响。

一阵天旋地转之间,我的背后重重地倒在了绵软的床上,而那个男人欺身压了上来。

他那张十分富有冲击性的脸近乎贴近了我,呼出的热气喷洒在我的脸上,带着淡淡的葡萄酒香:“酒里的药是你下的?” 这嗓音也是低沉悦耳,只是几乎已经沙哑。

我猛然一颤,连忙辩解:“不,那是我下的……可是……” “既然是你下的药,你负责解吧!”那个男人的眼神亮得像是狩猎中的狼,紧紧地锁定着我,随着他的话音,居然一把撕烂了我的上衣。

“你干什么!唔……”滚烫的唇瓣压上了我的,一条灵活的舌头窜入了我的口腔里,淡淡的酒香侵染了我的理智,仿佛要把我的脑子都搅得一片混乱。

我跟未婚夫都没有做过,一直想要把第一次保留到婚礼的那一夜。

谁想到会莫名其妙地被一个陌生男人压在身下…… 他滚烫的身体沉重地压在我的身上,两个人的身体紧贴得没有一丝缝隙,他身上的反应隔着薄薄的布料,清晰地顶住了我。

“唔唔唔!”我越发激烈地挣扎了起来,可是男人的手臂像铁钳一样,单手就把我的双手抓住按在了头顶,嗤啦几声,就把我身上仅剩的衣服都给扒了下去。

……

 
2
第二章 大乌龙

 

艰难地睁开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帅得很有冲击性的俊脸。

我恍惚了一下,昨晚发生的事才慢慢回溯进我的脑海里。

简直没法把昨晚的那个禽兽跟面前的这个睡美男联系在一起。

我试着推开他,这才发觉自己被他整个抱在怀里,手臂都有些发麻了。

“你……”我一开口,才发觉自己的嗓子已经哑了。

我艰难地推了推他,他的手臂抱得很紧,费了我好大的力气,他才不耐烦地松开了手。

他似乎睡得很沉,被我推得翻了个身,仰面躺在了床上。

他的身体赤裸着,身上的肌肉结实均匀,一看就是经常光顾健身房的,闭目沉睡的样子居然很是很赏心悦目。

我连忙收回目光,稍微挪动了一下,就觉得浑身骨头疼得慌,特别是难以启齿的某处,简直…… 我颓然捂住了额头,把昨天晚上那个男人的反应在脑子里过了一下,并不难弄明白前因后果。

我的那杯酒,被这个男人给喝下了。

虽然不清楚他是怎么跑进林宇文的房间,还喝下了那杯加药的红酒,但是这件事无疑是我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闹出了一个大乌龙。

但是为此丢了自己的第一次,这个代价未免也太大了…… 狠狠地瞪了一眼身边躺着的男人,他眉头舒展,倒是在梦里也很满足的神情。

我很确定,自己根本不认识这个男人。

光看外表,就知道这个男人跟我完全不是同一个层次的人。

以后,也不会再跟他有任何纠葛了。

就当作昨晚做了一场噩梦吧。

我磨着牙,从包里翻出一张便签纸,刷刷写了几个大字,直接贴在了床头,一瘸一拐地离开了。

“你技术真烂!” 走出酒店的时候,我努力地挺直腰背,想要使自己走路的姿势看起来不那么尴尬。

只是,每走一步,身上都疼得让我皱眉。

刺眼的阳光照射在我的脸上,我深吸口气,招手叫了辆计程车。

把那栋豪华的酒店远远地抛在身后的同时,我也把昨晚发生的事深埋进了心底。

可惜,有些事却是无法回避的,而且迫在眉睫,等着我去解决。

比如——怎么跟我爸妈提出取消婚礼的事。

毕竟,从我二十岁开始,我爸妈就开始不断地给我物色各种相亲对象了。

等我跟林宇文订婚后,他们开心得合不拢嘴,逢人就说自家女儿找了个金龟婿,一家子以后就要吃香的喝辣的了。

我在这个时候告诉他们,我要跟林宇文取消婚约,真的不敢想象,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开门进屋的时候,我爸坐在沙发上看报纸,我妈正在拖地,看见我回来都很高兴:“欢颜,今天怎么回来了?不用准备婚礼的事?” 我爸收起了报纸,笑着站起身来,忙着要去买菜:“欢颜回来了,我去菜市场买只烤鸭,今天晚上添菜。

” “不,不用了。

”我连忙拦住了我爸妈,看着他们带着笑意的眼睛,想要说的话就跟铅块一样,沉沉地压在我的舌头上,咽不下也吐不出。

“怎么了?”还是我妈细心一点,看着我的脸色不对,有些担心地道:“是不是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了?” “爸,妈。

”伸脖子是一刀,缩脖子也是一刀,我深吸口气,闭上眼把话说了出来:“我要取消婚礼。

” “你说什么?!!!”哐当一声,家里最贵的那个花瓶被砸在了地上。

我爸的反应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剧烈,气得脸膛涨红,手指都快戳到我的鼻子上了:“你在说什么?!婚礼就差几天了,你跟我说什么?!” “哎呀,你生什么气,有话好好说。

”我妈也是脸色一变,却还是安抚着我爸,转身拉着我好声好气地道:“欢颜,你是不是跟宇文吵架了?年轻人吵架是常事,别把离婚啊分手的挂在嘴边……” “爸,妈,我不是在赌气。

我是认真的,我要取消婚礼,我不会嫁给林宇文的。

”我坚定地看着我妈的眼睛。

我妈的脸色终于变了,使劲儿地拍了我一把:“你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不肯嫁了?!” 被我爸妈一问,我的鼻子立刻泛了酸,重重委屈都涌上了心头。

我把林宇文出轨的事说了一遍,嗓音几近哽咽:”爸,妈,还没结婚呢,他就出轨了。

这种男人我怎么能嫁?“ 听了我的话,我妈低头沉默了一下,下一秒,说出口的话就跟冷水一样泼了下来:“男人都是这样,哪有男人不偷吃的,等结了婚就好了。

” ”……你说什么?妈,你怎么能这么说?!”一股怒火直接冲上了头顶,我勃然大怒,不可置信地看着我妈。

女儿的男朋友出轨了,她非但不安慰我,反而帮着出轨男说话? 我妈一脸的不以为意,还语重心长地吩咐着我:“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爸没本事,咱们家就这么点家底了。

好不容易你攀上了林家这棵大树,全家人都指望你了。

” 我爸也在一边帮腔道;“还有,你弟弟的工作还没个着落呢。

你这个当姐姐的,不想着拉扯弟弟一把,还作什么幺蛾子?” ”……在你们眼里,我就是给弟弟当垫脚石的吗?!“这几天来发生的一切,都令我的负面情绪累积到了顶点。

尤其是爸妈的话,更是让我彻底崩溃了。

我知道我们家从小就重男轻女,但是万万没想到,我在他们的眼里,居然一文不值,还比不过弟弟的工作。

“盛小焕从小就闯祸不断,这么大的人了,好吃懒做不去上班,还天天赌博。

你们一句话都不说他。

现在我的未婚夫出轨了,你们反而怪我?!” 我歇斯底里的,把从小到大的旧账都翻了出来,吼都呃嗓子都哑了。

”你弟弟是咱们老沈家的根!你算是什么东西?赔钱货,将来都是别人家的人。

你为弟弟做点牺牲怎么了?“ ”再说了,秦家有钱有势的,怎么委屈你了?那些有钱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的?你不要太矫情了!“ 我爸妈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出来的话跟刀子一样割在我的心上。

”三妻四妾?呵呵,现在是21世纪了,大清早亡了!告诉你们,我就是不嫁!“ 撂下这句话,我直接跑回了自己的房间,重重地摔上了门,还不忘反锁。

我爸气势汹汹地在门外砸着门,怒吼着:“你这个死丫头!你给我滚出来!我非打断你的腿!” 我捂住了耳朵,整个人颓然倒在了床上。

门口传来我妈劝我爸的声音,两个人嘀嘀咕咕的,慢慢地走远了。

眼泪顺着鬓角流了下来,我终于忍不住呜咽出声。

…… 尽管未婚夫出轨,第一次莫名其妙地丢了,跟父母大吵了一架,但是地球并不会因为我而停止公转,我还是得照常去上班。

虽然工作有几年了,可是工资得上缴给父母一部分,还得给弟弟还赌债,我根本就没有攒下什么钱。

特别是在得知我跟林宇文在一起后,我爸妈和弟弟更是肆无忌惮,俨然提前过上了有钱人的日子。

实际上,我根本就没有拿过林宇文的钱,于是手头就更拮据了。

现在,为了多拿点奖金,我还得大晚上的去加班。

好不容易从公司出来,整个办公楼都空空荡荡的,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走在路上,行人寥寥无几,街灯孤零零地亮着。

我莫名地有些紧张,抱紧了手里的包,加快步伐想要走到公交车站上,希望还能赶上末班车。

就在这时,一只手猝不及防地抓住了我,我还来不及出声,另一个男人就从背后捂住了我的嘴。

两个身强力壮的男人架着我,不顾我的拼命挣扎,直接把我拖到路边,塞进了一辆车里。

我吓得肝胆俱裂,被人一推,直接扑进了一个人的怀里。

我这才发现,车的后座很宽敞,上头坐着一个人,他身上穿着考究的三件套西装,胸膛上带着淡淡的古龙水味道。

我猛然抬起头,就撞上了一双墨色的眼睛。

“是你!”

 
3
第三章 你以为我还想上你?

 

这张脸实在是很难令人忘记,更何况昨天晚上我们还翻云覆雨了一整夜。

只是他现在盯着我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温度,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清醒时候的状态。

虽然我们加起来一共只见过两面。

在这一瞬间我的脑海里闪过无数乱七八糟的念头,在捕捉到那男人眼神里的杀气时,悚然一惊,终于回过神来。

我一推车门,转身就想逃,却被那个男人一把拉住,瞬间天旋地转,被他压在了垫子上。

这情形实在是熟悉得很,我忍不住尖叫了起来:“救命啊!” ”闭嘴。

你以为我还想上你?”男人的嗓音不大,却仿佛自带一股威压,把我瞬间砸得不敢吭声。

“……”我默默地闭上了嘴,心脏狂跳着,用最纯良无害的眼神盯着他。

“你胆子不是很大吗?现在露出这幅表情给谁看?”他扯了扯唇角。

我连忙摇头,只觉得自己的脑浆都在晃荡了。

他根本不理会我的示弱,再次冷下脸来,捏着我的下巴质问:“药是不是你下的?” 听着他的语气,我的冷汗顺着背淌了下来,下意识地就想否认。

可是想想,这个男人可以在大马路上劫持我,估计早就把事情调查得清清楚楚了,否认了也没什么意思。

我咬咬牙,坦白道:“是我。

” “承认了?我还以为需要用点儿手段呢。

”男人的拇指蹭过我的下唇,露出一丝令我毛骨悚然的笑意:“是谁给你的胆子,嗯?对我下药?” “我……这是一个误会。

“我只觉得嗓子眼一阵发紧,连忙解释道:”我那药不是下给你的。

“ ”嗯?”男人只是挑了挑眉头,继续等着我接下去的话。

我只好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给他说了一遍,最后再次强调:“那间房明明是林宇文的,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酒会被你喝了。

” “原来如此……”男人的手终于从我的嘴唇上挪开了,淡淡起坐起身来:“林宇文有事先离开了。

我应酬得有些累,就留在房间里休息,顺便喝了一杯红酒。

没想到……” “看吧,这是个误会,你自己喝了酒,能怪谁。

”我扯了扯被揉皱的衣服,强词夺理道。

“哦?你觉得你还很委屈?”男人淡淡地瞥了我一眼,似乎脾气很好地问到。

我吞了吞口水,多说多错。

忽然想到一件事,我还是忍不住看着他:“你认识林宇文?” “我是秦翌年,不过我当然认识林宇文。

”他扯了扯领带,放松地往后靠在了车椅的靠背上。

“这么说……你也是林家的人。

”我转头仔细地打量着秦翌年的脸,这才发现他的脸跟我的未婚夫林宇文的确有几分相似。

只不过人比人该死,他比林宇文要英俊贵气出不止一个档次,也难怪我一开始没有看出他跟林宇文有什么血缘关系。

“那……那你是他的兄弟?”我狐疑地问道。

跟林宇文交往这么久,我知道他是个独生子,也没听说他有什么堂兄弟。

秦翌年倨傲地扬了扬眉梢:”我是他的叔叔。

“ ”……看不出来啊。

“秦翌年看起来很年轻,虽然透着一股成熟男人的味道,但是看那脸绝不超过三十。

“我是他的小叔叔。

”似乎看出了我的怀疑,秦翌年淡淡地补充了一句,看向我的眼神里带着一丝戏谑:“按辈分来说,你也得叫我一声叔叔。

” 明明是很正常的一句话,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脸瞬间就滚烫了起来。

原因无他,我想到了我们那晚还在酒店的房间里翻云覆雨,结果他居然是我的小叔…… 不对。

我猛地反应过来,冷冷地看着他:“我已经决定跟林宇文取消婚礼了,按理说,我跟你之间,也没有任何关系了。

” “嗯?”似乎觉得我的话很可笑似的,秦翌年的眉头皱了起来:“你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吗?你给我下了药,跟我睡了一夜,现在你说跟我没关系?” “你明明知道的,那杯酒是个误会。

”见秦翌年一副准备找茬的语气,我顿时紧张起来,“再说了,那天晚上吃亏的……” 看着他这张脸,再想到秦家的财富和权势,他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

仔细探究起来,说不定吃亏的是他才对。

“怎么不说下去了?”秦翌年冷笑了两声,慢慢地倾身靠近我。

我被他身上的那股气势压得直往后缩。

“那你还想怎么样?”我避无可避,整个后背都贴在了车门上,只得硬着头皮反问道。

总不能管我要渡夜资吧? “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

”秦翌年的语气淡淡,说出来的话却跟惊雷一样,把我劈得目瞪口呆。

“第一,接受我的报复。

第二么……” “那天晚上,我的感觉还不错,所以……”他抬手轻轻搭在我的肩膀上,阻止了我要开车门逃走的念头,“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的脑子里混沌一片,有些反应不过来地看着秦翌年:“我们才见过一次而已。

而且,我跟林宇文刚刚才分手……” “呵。

”秦翌年英俊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笑意,带着说不出的讥诮:“你不会以为我要跟你交往吧?好,我就说得清楚一点。

” “我要你当我的情妇,跟我上床,直到我厌烦为止。

”他一字一顿地道:“等抵完这笔债,你就自由了。

当然,你也会得到一笔足够丰富的钱。

” 说完,秦翌年一脸气定神闲地看着我,似乎笃定我会答应似的。

一股怒火直接席卷而上,我几乎毫不犹豫地抬脚,狠狠地踹在了他的腿上,那精致笔挺的西装裤上顿时多出了一个脚印。

秦翌年闷哼一声皱起了眉头,在他反应过来之前,我用了此生最快的速度,推开车门直接狂奔而去。

高跟鞋笃笃地踩在地上,我顾不得脚上地疼痛,闷头往前跑着,生怕他们会追上来。

可是,身后响起了一阵车子发动地声音,但是过了会儿,却没有听见车子靠近。

我实在跑不动了,撑着膝盖大口地喘着气,扭头一看,那辆黑色的豪车却已经扬长而去。

马路上空空荡荡,只有路灯安静地亮着,好像刚才发生地一切都是我的幻觉。

 
4
第四章 求复合

 

秦翌年,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只是不小心给他下了药的红酒,而且已经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他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 还要我做他的女人……听他提出来的条件,这跟叫我出去卖有什么区别? 我心绪复杂地想着,腿沉重得跟灌了铅一样,还是奢侈了一把,忍痛打车回家。

万一秦翌年那个变态改变主意,又追上来了怎么办? 我在门口下了车,还在包里翻着钥匙呢,忽然一个熟悉的嗓音响了起来。

”欢颜?“ 我吓了一跳,这才看见站在阴影里的林宇文。

他还穿着一身的西服,脸色有些憔悴,连下巴上都冒出了些胡茬。

见到我,他似乎很开心,往前走了两步就想过来拉我的手。

我连忙避开他,冷冷道:“林宇文,婚礼已经取消了,我们分手了。

你还来找我干什么?” 尽管做了无数的心理建设,告诉自己跟这个贱人一刀两断。

但是,我的语速还是忍不住飞快,几乎有些控制不住心里冒出来的恼火和失望。

“欢颜,我是来找你道歉的。

求你了,不要跟我分手。

”林宇文却没有被我这几句话给吓退,而是一脸的深情款款:“我还是爱你的。

” “爱我?”我冷笑了一声,无比讥讽地上下打量着林宇文:“爱我你还跟小三去开房?你就是这样爱我的?” 林宇文噎了一下,随即立刻换了一脸的后悔:“那都是她勾引我的。

我们交往了这么久,你应该知道我是爱你的。

要要不是她主动勾引我,我怎么会跟她上床?” “一次两次是人家勾引你,可是你给我算算,你们的开房记录有多少次?!”我简直怒火中烧,死死地攥着拳头才没揍到他的脸上:“出轨就算了,你居然还这么没有担当。

林宇文,算是我看错你了。

” “安安!我们大学的时候就在一起了,已经三年了。

这三年来我对你不好吗?我不过是糊涂了这一次,你就不能原谅我吗?” 林宇文说得声泪俱下,一屈膝就要跪在我的跟前。

我连忙躲开,喝到:“你再这样我就报警了!” “欢颜,你就原谅我吧!”林宇文试图凑过来拉住我的手,却被我厌恶地甩开了。

看着面前这个一脸痛悔地男人,说不伤心也是假的。

毕竟,林宇文也是我的初恋。

我们从大学的时候就在一起了,这三年来,林宇文对我不可以说是不好。

可是,我们都要结婚了,他却忽然给我来了这么一出。

“林宇文,我知道你曾经很爱我,我也是爱过你的,否则不会答应嫁给你。

但是你居然在我们即将结婚的时候出轨,我真的没办法再相信你。

”我深吸口气,迅速地说了下去:“就这样吧。

我们完了。

” 林宇文怔怔地盯着我,忽然恼怒地道:“我为什么会出轨?还不是因为你不让我碰?” 林宇文的话倒把我给气笑了:“就因为我不让你碰,所以你就去出轨?” “跟你在一起以后,你根本不让我碰你一下。

是个男人都忍不了!”林宇文似乎给自己找到了一个完美的借口,说着说着就理直气壮起来:“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守身如玉的干什么?” “谁说我守身如玉了?”我被林宇文这幅人渣还要找借口的态度惹怒了,一时冲动,就想要把我跟他小叔上床的事给抖出来,好好地恶心恶心他。

但是话到嘴边还是被我硬生生地咽下去了,毕竟秦翌年那个男人,看起来心狠手辣高深莫测。

我要是把他这么丢人的事给说出去,指不定他会怎么对付我呢。

想到这里,我深吸了一口气,指着小区门口对林宇文道:“我不想跟你这种人继续说下去了。

门在那边,请你马上滚。

” “凭什么!欢颜,我不同意分手!”林宇文开始耍起无赖来:“要不是你不肯让我碰,我根本不会去找其他女人上床的!你就不能原谅我这次吗?” ”不能!”我的耐心耗尽了,冷冷地道:“林宇文,但凡你还要点脸,就麻烦你马上离开!” 我的话说得很难听。

林宇文从来也都是被人捧着的,听了我的话,脸色顿时难看至极。

他的脸颊涨得通红,呼哧呼哧地憋了半天,愤怒地转身走了。

看着林宇文地背影,我脸上刚才冷淡的面具顿时碎了。

低头呼出一口气,我努力地把心里的那股酸涩感压下去。

盛欢颜,好马不吃回头草,更何况是一个出轨的渣男? 给自己做了足够的心理建设,我才打开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客厅的灯却亮着,爸妈都坐在客厅的沙发里,而没有像平时那样早早地就去睡下了。

我有些惊讶地道:”爸,妈,你们怎么还没睡?“ 我爸哼了一声,我这才注意到他们的脸色有些不好。

本文标签:女朋友都黑了还说自己没做过

上一篇:2021热门(老公出轨弟媳妇我该怎么办)全文阅读

下一篇:2021最新( 正常情况下一次大概几分钟)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