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好看的(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2021-09-25 21:54:0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火焰平原,这个曾经繁华的大牧场,在10年前的那场几乎是一边倒的屠杀战役后,一夜之间,变为灰烬,那场熊熊大火把整个草原都染成令人绝望的红色. 在面对那场大火时,所有牧场的人却都只

火焰平原,这个曾经繁华的大牧场,在10年前的那场几乎是一边倒的屠杀战役后,一夜之间,变为灰烬,那场熊熊大火把整个草原都染成令人绝望的红色. 在面对那场大火时,所有牧场的人却都只是等待死亡的侵袭,没有任何逃跑的打算。

因为那场大火的名字叫复仇。

第一眼瞧见他的眼睛他们便都明白,谁也逃不了,甚至连牲畜都没有惊慌乱叫。

他是那场复仇战役的领导者,神州大地玉林异地生出来的人形怪物,他称自己为复仇者念生,来自于死亡。

谁也不清楚,为什么这场刮起滔天巨浪的屠杀叫做复仇。

复仇者念生在火焰平原上用人和牲畜的鲜血,写下十六字“生者当生,死者有因,凛冬若至,死亡将抵”。

这几个字似是警告,似是预言。

火焰牧场,场主孙晓,被玉林巨象拉着的滚圆大石,毫无反抗的碾死,血肉模糊。

破晓,无息,寒至。

114bxy2lrk42kq.jpg

五月,火焰平原,落雪。

整齐有力的马蹄声忽然在平原上响起,一群身着黑色熊皮大衣的小团体打破了平原长久的空寂。

为首的一个中年男子,无须,鬓发有白梅,挺的一塌糊涂的鼻梁使眼神显得分外深邃。

身后,红马一匹,黑马一匹,分坐一对男女,都戴着一顶很是怪异的帽子。

帽子通体红色,前方正中央处,各有一只很抽象的熊样绣花,只是颜色有所不同,男子的是墨绿色,女子的是白色。

男子长得异常冷酷,也不知是不是天气的缘故,总觉得他的面目含有冰霜之意;女子绝色,有倾城之貌,肤色白皙,脸上善意分明,天真无邪。

男女身后,共计十五人,三队,各五人,两边五人执锤,朝向外侧,中央五人执匕首,并配有飞镖些许。

此乃熊阵,专门用作保护重要人物的阵法,也是神州大地三大势力之一,夜熊家族的绝活之一。

为首男子挥手示意停止前行。

绝色女子在等候为首中年男子半晌却不作出任何行动时,撇过头对着冷酷男子,露出一个委屈的摸样,“哥哥,好冷啊。

” 闻到一旁女子的呼唤声,冷酷男子像是一千年都不会融化的冰冷面孔竟生出几分温暖的笑意,但只是朝着女子笑了一下,并没有说话。

片刻,为首男子终于开口,说道:“火焰平原已无生机,就是野火烧不尽的草,也在那场大火里完全失去生机,这应该就是复仇者念生的诅咒了,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大师会说生死皆由火焰,又特意说明今年五月是十年来落雪最早的月份,从晴山温地赶了大半个月终于来到了这里,却什么也没发现。

” “会不会是落日家族或者四山家族已经来过了。

”冷酷男子说了入原之后的第一句话,语气冰冷。

中年男子回过头,与绝色女子相视一笑,两人想到一出去了,一个是身为冷酷男子的父亲,一个是身为冷酷男子的亲妹子,眼看冷酷男子的脸色又要下起大雪,中年男子马上收起笑意,说道:“这倒是不会,大师说过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早在十年前的大火里死去,所以大师现在就是唯一知道这个秘密的人了。

” 冷酷男子不在说话,绝色女子与中年男人相视苦笑一番。

雪愈下愈大,火焰平原几乎是披上了一层银色丝绸外衣。

中年男子思忖片刻道:“在深入看看,大师说的应该不会有错的。

” 安静片刻的火焰平原又再次响起了马蹄声。

寒雪飘至众人身体各处,头顶已是积起雪来。

“爹,快看地上。

”绝色女子忽然喊道,眼神直直射在地上的一片雪白。

中年男子将手中的缰绳一拎,骏马叫了一声,停了下来。

中年男子一个干净利落的翻身,从马背上下来。

探下头去,在地上浅摸一番,中年男子奇道:“这里的雪似乎是有人为了掩盖什么而故意抚平的,不仔细观察绝对看不出来,”转而对绝色女子笑道:“巾帼,看来大师授你的《破谜录》还是很有奇特之处的。

” 绝色女子嘴巴一嘟很是可爱,撒娇道:“爹,是人家天生眼力厉害好不好,要不是我与生俱来的天瞳,大师的《破谜录》给谁谁都练不成,给您,您行吗。

” 中年男子哈哈一笑,“我的巾帼就是不让须眉。

”须眉便是这个中年男子的名字了。

“巾帼,仔细看路,你来领头。

”中年男子说完翻上了马。

绝色女子巾帼与中年男子互调身为,保持原来的熊阵。

骑着马约莫走了半刻时辰,巾帼抬手示意停止前行。

“爹,这里的痕迹好像到尽头了,但是还是什么也没。

”巾帼皱起秀美,显出心中的疑惑。

“大雪掩盖住了痕迹,应该还差一段路,但肯定离这里不远了,我们入原多少时间了,乌时?”中年男子问道。

 
 
 
第2章
 
 
 

 

  乌时乃夜熊家族专门培养的特艺人员之一,他从小就开始培训对时间的掌握。

时间计算的能力令人惊诧,从小的训练使得乌时已经将时间同自己的心跳相结合,无论在怎样恶劣的环境之下,他都能下意识的记住时间,无须多用任何刻意的记忆。

乌时淡淡道:“五个时辰,三刻时。

入原三个时辰一刻不至下小雪,四个时辰两刻下大雪,雪时两个时辰两刻有余。

”   中年男子心中计算一番,道:“再走半里路,大约就能有些眉目了,巾帼你算好马的步距,到了便停。

”   巾帼点头,一对修长笔直的大腿一夹马腹,马儿跑动起来。

  片刻过后,这群入原小队便停了下来。

可眼前的苍茫,让他们有些绝望。

可在此时中年男子眼睛忽然精芒大放,随后嘴角牵起一个意味深长的弧度。

  “到了,便是这里了。

”中年男子从马上胯下。

  白雪茫茫的火焰平原早已失去了温暖。

  中年男子忽然走至一处凸起,这处地方若不细瞧肯定会忽略过去,继而用不轻不响却又能使众人都听到的声音道:“出来吧。

”   风夹着雪吹得众人的脸生生作痛   众人心生疑惑,但是没有说话,乌须眉身为夜熊家族的神级强人,他的所为定是有道理的。

  可是,那处凸起丝毫没有反应。

  中年男子呼出一口热气,在寒冷的空气里,显出白茫茫的气体。

忽然,原先静若止水的中年男子,作出掌势,闪电一般的击出速度,掌里发出的巨大内力将那处凸起上覆盖的雪瞬间融化成水。

  冷酷男子见到中年男子随意使出的一掌,神色一紧,眼神先是一亮后又沉沉暗淡下去。

  也就是一眼瞬间,众人眼前出现一具长形棺木。

  三个呼吸左右的时间,那一刻时间在众人眼里好像凝固了一般。

而后只闻“嘎吱”一声,棺盖松动一下,继而被里面的力量掀了起来,一只苍白的几乎与雪色没有任何分别的手出现在众人眼前。

  中年男子眉头一紧,立马作出《夜熊集》第八式,迅御,全身精气忽而大盛,体内阴阳平衡瞬时打破,一股扑面而来的强大气势使得众人心口一紧。

  苍白的手抓了住木棺边缘,清晰可见的青筋猛然暴起,下一刻,一个满头银发的少年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少年的白发和他的肌肤似是浑然天成,两者有些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味道。

白与白之间没有什么缝隙,因为少年此时赤裸着他的上身,他的肤色几乎是要陷进这白芒雪景里了。

天上飘落的雪花落在他的身上,好像马上与之合二为一,分不出到底是雪的颜色,还是皮肤的颜色。

  而他瞳孔的颜色又与其肤色截然相反,那一抹黑到心灵深处的瞳孔似是一时无法适应棺外的光线,瞬间缩小,他的眼睛也眯了起来,留下一条深邃的眼缝。

  中年男子一行人全身心的贯注在少年身上,体内精气瞬间都活跃起来,以应付一切意外。

  然后,众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那个白发少年忽然咧开了嘴巴,在这个苍茫的环境里像是在对老友打招呼,朝他们直直笑来,那股子笑意包含了太多东西,新奇,和善,以及茫然。

  这个在寒冷的火焰平原上的绽开的微笑使得夜熊家族一行人短暂的忘却了寒冷。

中年男子显然也被这个微笑感染,体内的精气微弱下去。

  这个叫做乌须眉的中年男子的放松亦使得众人松了口气。

乌巾帼面对少年的笑容呆了半晌,然后面颊有些发热,抿着红唇,低下头去。

  冷酷男子是乌须眉的儿子,也不知是不是乌须眉夫妇早就知道他们的儿子是天生的冷性子,他们给他取名乌冷霜,人如其名,名如其人,冷的让人发出寒颤。

然而沉默寡言的他却是夜熊家族新一代的佼佼者,夜熊家族绝学之一《三绝六计录》早在乌冷霜十六岁之际便已练出头了。

说起来,从那时起他便不在学夜熊家其他绝学了,只是整天不停的练剑然后看些《百家宴》之类的修习心得。

夜熊家族的新一代本以为可以趁机加紧练功,一举超越乌冷霜,可是没想到,在野熊家族的“论学”比赛中,乌冷霜用同样的招数,却一年比一年更快击败对手。

众人不解,唯有族长在赛后的大笑告诉大家,乌冷霜已经进到另一个武学境界了。

  一向以不为外物所扰出名的乌冷霜竟不易察觉露出反常的温和之意,但立即恢复原来冷酷的模样。

  中年男子上前一步,脱下披风把少年上身包裹起来,和声问道:“你是谁,叫什么名字。

”   少年看着眼前的男人,面对他的提问好像有些不解,眼神射出茫然之色,歪了歪头道:“沽及三吐及。

”   面对这种新奇的语言,乌须眉生出一脸的疑惑,朝身后的人群喊道:“乌语,你来这里。

”   乌语是夜熊家族的特艺人员之一,正如他的名字所表达的,从小就开始游荡神州大地的他学了大地各处的语言,几乎精通任何语言。

  神州大地的神奇在于它所创造的新奇,神州大地住着很多种族,每个种族由于生活的环境不同,创造出各种千奇百怪的语言。

也正是由于这个外在因素,语言的掌握便显得格外重要了,身为神州三大势力之一夜熊家族,这样的人才不管是用作商业,还是政治都是必须拥有的。

  名字叫做乌语的男人从人群里走上前。

乌须眉对着白发少年作出一番手势,是问他刚才的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

  白发少年大约是明白了眼前中年男子的问话,笑着说道:“罗库地,三木托。

”   乌须眉转头问道:“乌语,他说的什么话。

”乌语眼神里射出的惊诧,使得乌须眉内心更加好奇了。

 
 
 
第3章
 
 
 

 

  乌须眉看着怔怔的乌语再一次发问:“他说了什么。

”   乌语回过神来,但是脸上的惊诧之意却迟迟没有褪去。

乌语清了清喉咙,道:“地主大人,这个少年讲的是玉林语,这个在神州大地边缘大森林地方的语言就算是我也只是懂得一些皮毛。

因为那个地方太神秘了,而且很危险,我当年的学习也是向森林外边的玉林野驻民学的,那个地方真的不是一般人能长时间生存的,我也只是停留片刻而已。

极端天气之多,让人防不慎防,早上可能是酷暑,温度高的似是躺在火里,而不多久,便是大雪纷飞,寒冷的似是掉进了冰窟里。

我自那出来后,便是大病一场,差点丢了性命。

所以学到的只有一些基础的玉林语了。

他刚才所说的便是他来自玉林,名字叫做三木托。

”   “三木托,”乌须眉不解问道:“什么意思。

”   “这个名字倒是好解释,我特意学习了当地的时间用语,木托就是当地十年的意思了,三的话,跟当地的商业有些关系,具体的我也说不出来。

”乌语回答完问题,发出一声叹息,显露出些许当年没有长时间学习的遗憾之意。

  乌须眉思考片刻,眼神射出几分似懂非懂的意味,喃喃道:“商十年。

”   乌语苦笑道:“翻译成我们的语言,好像是这么叫的,这名字真怪。

若是我当初多学一点的话说不定就能更好的明白其中的意思了。

”   乌须眉宽慰道:“这怪不得你,玉林语本就是生涩难懂,加上我们家族也根本没想过有一天会遇到这种难题,你在帮我问问他,问为什么他会来这里。

”   乌语蹲下身子,靠近少年问道:“布尼拉拉,托尼奇咯素。

”   少年抬起头好像是在回忆什么,过了片刻,眼神一黯,道:“那几搜,杜瓦。

”   乌语翻译道:“他说,他也不知道,他什么也记不得了。

”   乌须眉,叹了一口气,道:“大师所说的应该就是他了吧,我们先把他带回去,回去后,你负责教他我们的语言,等他会说我们的语言再说吧。

”说完,拍了拍少年的肩膀,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身后的众人,大意是说跟我们走。

  少年想了想,马上点头答应,于是站起身来。

  这一幕,让乌巾帼终身难忘,这是她活了十五年来第一次知道,原来男子的身下竟是这样奇特的结构。

她“啊”的大叫一声,捂住了双眼,一阵一阵的热浪击打着她白皙的面庞,以及她稚嫩的心灵。

  乌须眉见状,先是哈哈大笑几声,紧接着看到儿子乌冷霜似要杀人的眼神,马上变得一本正经,道:“乌语,给他换上衣服。

”随后又自言自语道:“玉林小子竟是不怕如此严寒,真不得了,我的功力自是可以抵住寒冷,可这家伙根本没有任何内力,真不知道纯正的玉林人究竟是怎样的怪物。

复仇者念生就是那里出来的呀。

这就是大师所说的秘密吗?”乌须眉暗想回去之后大师便应该会作出解答了。

  穿好衣服,白发少年便与乌语骑上同一匹马,乌巾帼的脸色也终于恢复正常。

  路上乌巾帼会时不时的偷偷看商十年几眼,而那个叫做商十年的小子似乎每次都能发觉自己的的行为,朝自己笑笑。

然后乌巾帼便急急转过头,又是满面通红,心中震颤不已,暗想:他笑的真好看,他好白啊,比我还白呢。

心中不由自主生出来的喜悦让乌巾帼傻笑了好几次,以至于乌冷霜不断的咳嗽,又后来惹得乌须眉不断转头。

  回去的速度比来时快了不少,这自是大家归心似箭的心情致使的。

想不到,以四季如春闻名于世的火焰平原竟会寒冷至此。

那些流传在温地关于火焰平原的事情原来是真的,此躺随地主乌须眉出来的年轻人对于神州大地的好奇心一下被激发出来。

急切的渴望回到家乡与自己的兄弟姐妹叙述世界的精彩,使得这群年轻人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复仇者念生,十年前那晚过后忽如其来的寒冷,以及传说中玉林异地,那些传说,那些神奇。

  火焰平原,大雪依旧纷飞。

  在夜熊家族众人离去约莫一个白天黑夜,空中飞下一庞然大物,此物的威势似是要把身下的这块大地给砸出一个大洞。

奇怪的是,当它降到地上时却没有意想中的巨响出现,反而轻的似是没有任何声响。

  象身,色白,长角,卷鼻。

玉林巨象降临火焰平原。

  巨象体内散射出来的玉林幽气将身体周围的一片积雪化成积水。

迈着与它体型极不吻合的轻盈步子,它走到了那具新鲜的棺木前,可当发现棺木内一无所有时,这只巨象忽然发出震彻整个平原的怒吼。

而就是那声怒吼之后,原本轻盈的步子却也顺着它脾气的爆炸刹那变作千斤巨鼎的重量,“轰轰”地踩踏之声与它的怒吼交织起来,若是站在平原之上定是要认为地震了。

  当巨象粗壮大脚的轮廓被陷进去的土地深深勾勒出来之后,它又是长长地发出一声吼叫,用长角轻轻点了点棺木,拳头大的眼眶里竟落下几颗晶莹剔透的泪珠来,若是被深知玉林巨象的人知道,肯定会心痛不已。

“玉林巨象落千金”,这可不是一句随便说说的话。

  晴山温地夜熊城。

  这个以三大势力之一夜熊家族命名的城市是神州大陆南方最大的城市,也是中心城市,从夜熊城延伸出去的百尺大道可以通向夜熊家族控制的整个南方大陆。

宽敞平坦的百尺大道让人不禁心生出震撼之意,这是一股怎样强大通天之力。

  那句流传在民间的“古有神州大帝的十尺通天路,今有夜熊家族的百尺穿世道”似是在宣告着世人,夜熊家族是这个年代的主宰。

 
 
 
第4章
 
 
 

 

  良好的交通环境,自然带动了夜熊城的经济。

一个城有酒楼不奇怪,但是有上百家的繁华大酒楼就是一种嚣张的气势了;一个城有青楼不奇怪,但是当四面八方涌来的绝色女子甘做妓女这一实情就足可见夜熊城是一个多么巨大的金钱窟;最值得人惊讶的是夜熊城的文化底蕴,古代帝都洪龙城——夜熊城的前身。

  古老的计时器,古老的织布机,古老的文字,夜熊城的“古今听闻堂”里拥有几乎所有古代和现代的文化结晶。

镇堂之宝《神州先帝创世著书》更是神州大地的瑰宝,传说如果没说错,这是一块来自神州以外的巨石,巨石上刻着最早的文字,而那些文字所讲述的便是创世之法。

  不可一世的武功秘籍,巧夺天工的制造技艺,深不可测的作战阵法,这只是巨石上记载的一小部分。

  “创世法从磐石来”,磐石,就是这块巨石的名字了。

说简单点,你想统领神州大地吗?那么就把它带走。

  若是磐石这么容易被拿走,磐石也就谓不得神州大地的瑰宝了。

当年在建造“古今听闻堂”的时候,这块巨石可是让夜熊家族伤破脑筋。

  幸好百尺大道容得下那七只神力滔天的夜熊。

当年的那经典的一幕也被成为“七神夺宝”。

  夜熊是神州大地南方的一种异类黑熊,生活在南方罕有的寒冷之地,毛发相对于一般黑熊显得异常光鲜亮丽。

从夜熊城老一代口中说起那家伙,那场面,曰:一只夜熊顶两只成年壮硕黑熊,站立起来的时候,得有夜熊城最大的酒楼夜熊味居二层楼那么高。

熊掌之大超乎想象,也不知是谁想出来的,说是那熊掌跟老娘们家里烧饭时用的锅盖一般大小。

一掌拍下来,啧啧,还真说不清那是个什么滋味,就当年那七只夜熊,并排一起拖着磐石行走的时候,那是啥感觉啊,地震啊,地震。

  不过现在很多年轻人都不曾见到过夜熊了,据说跟当年火焰平原的屠杀有关,俗话说一山更比一山高,天外有天熊外有熊,那个比夜熊还牛的家伙有个很响亮的名字叫做玉林巨象。

而玉林巨象的冲天怒气把南方的夜熊吓到了,因此也就很少从它们居住的夜寒山出来了。

  言归正传,在七只夜熊的滔天神力之下,这块磐石也总算是尘埃落定了。

  搬虽容易,请来难啊。

这跟很久以前的一个契约有关,夜熊家族的祖先跟夜熊的约定,具体的已经不为人所知了,估计夜熊家族的来由就是跟那份契约有关的,也就有了后来夜熊成为族里的守护神。

  请神是那么一件容易的事吗?   代价之高也就族里掌权的几个老家伙知道。

  行至十二天的午时,夜熊城的大门已经近在眼前了。

乌须眉一行人以及从火焰平原带来的神秘少年终于抵达目的地。

  众人早已换上了新装,因为夜熊城不冷,晴山温地,一年四季都是春天与夏天的交界处,很舒服。

明媚的阳光给这些从火焰平原归来的人带来了很多,生理的,心理的都有。

  所有人的脸上都浮现出了笑容,包括途中一直生着闷气的乌巾帼。

乌巾帼转过头看了看商十年,跟以前一样,这家伙很快发现了自己,然后对自己笑,露出来的牙齿在阳光下光彩夺目,别提多好看了。

可那个笑容在乌巾帼眼里早就失去魅力了,反而觉得这股子笑里都是些邪恶的东西。

说不出的讨厌。

  马上就到家了,父亲说到了家就不能骂他了,可是心里就是不甘心。

于是心头生出一计,趁着还没进城在骂你一遭。

于是乎,须眉姑娘破口大骂了:“你怎么就不长记性呢,说你笑的很难看,你还当我是夸你呢,野蛮人就是野蛮,文明的语言就是听不懂,得了,得了,你这么喜欢笑还是撒泡尿自己瞅着自己笑吧。

”骂完得意的看看自己的父亲,乌须眉苦笑不已;又用手指捅了捅坐在前面的大哥,乌冷霜那张冰霜铺满的脸也就瞬间不那么冰霜了,生出几分讨好之意。

  乌巾帼得意的笑出声来。

  然后下一刻听到了这么一句话“你笑的更难看,也别照镜子了,不然自己都受不了,为啥,吓着了呗。

”虽说发音是不怎么标准地道,但是大家都听懂了,随之而来的是内心的极度诧异。

这句话的主人,是那个十几天前从火焰平原带回来的玉林少年,当时操着一口流利的玉林语,什么也不懂,真的什么也不懂。

  回到路上。

  途中大事没有小事不断,几个没眼力界的土匪强盗说是要打劫,后来看到乌巾帼这么个大美人又说要劫色,然后由于那几个土匪头子没商量好乌巾帼的归属权,内部开始起哄,乌须眉招呼其他人先走,留下乌冷霜来应付。

  也就几个起起落落,那几个土匪看到一把泛着寒气的剑从眼前闪过,只是那么一闪,心神俱碎,活着确是死了。

  又后来,那个叫做商十年的少年说了句“嘀咕嘀咕”,还没等乌语翻译,没心没肺的当着乌巾帼的面就脱下了裤子撒起尿来,把乌须眉的宝贝女儿巾帼羞得一点都不巾帼了,整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

不料,商十年还以此为乐,专朝着乌巾帼脱裤子撒尿。

没法子,给乌巾帼整了个丝质面罩,蒙住双眼,又让其与乌冷霜共骑一匹马。

 
 
 
第5章
 
 
 

 

  以为能够安心的回家了,结果又是那个叫商十年的臭小子说是要骑马,于是把乌巾帼的小红马给他骑。

骑上去的时候那信心十足的微笑让所有人都以为这个玉林小鬼的骑术了得,没想到刚一坐上去,一向乖巧的小红马惊慌失措,“唰”地脱离阵型,跟患了羊癫疯似的疯跑不已,最后疲劳至死。

面对这匹乌巾帼的二伯专门从北方带回来送给乌巾帼的汗血宝马的惨死,伤心自是免不了的了,可也促成了商十年跟乌巾帼这对冤家。

每次商十年对着大家笑,特别是朝自己笑的时候,乌巾帼就跟泼妇一般无二了,“笑,笑,笑,还以为笑的有多好看了,就一傻子,你就傻笑吧,等我回到家看我怎么弄死你,把你弄成小红的陪葬。

”   自打乌巾帼出生以来,乌须眉一直把自己的女儿看做是比淑女还淑女的淑女,可女儿那番惊天动地的话让他颠覆了以往的女人的看法,他一直以为女人是老虎这句话是错的,自己的妻子多么温柔自是不用说,女儿的知书达理那也是出了名的。

可是就是因为那一匹马,乌巾帼就把十几年攒下来的气质抛得一干二净。

平时连蟑螂都不忍心伤害的女儿要杀人了,把乌须眉吓得不轻。

  别说是乌须眉了,就连乌冷霜也是吓得不轻,原本寒霜萦绕的眼神竟也是生出了几分惊异,但更多的是脸上的尴尬,凝重,还有那几分想去劝又不敢的神情。

  好说歹说,乌须眉说是要把祖传的宝贝给女儿,乌巾帼也算是停歇了。

乌须眉所说的祖传宝贝,当然是月夜珠了,这个传说能够把黑夜照成白天的宝贝是远近闻名的神物了。

自打八岁生日第一次看见这月夜珠,乌巾帼就开始缠着乌须眉索要那件宝物,乌须眉自是不轻易送给乌巾帼的,说是要等到巾帼成年礼的时候送,眼瞅着乌巾帼一天天长大,不到一年就算是成人了,这不就做个顺水推舟的事情,提前把宝物给了乌巾帼,也好让自己的乖乖女儿恢复原来的模样。

  这不,夜熊城已经近在眼前了,大家几乎都把事情忘却的时候,巾帼大小姐冷不丁的又开骂上了,然后更了不得的是,这个在路上被乌巾帼骂的狗血淋头却浑然不知的玉林少年商十年在最后关头竟然反击了,用的是纯正的南方话,而且,还骂的绘声绘色。

  乌巾帼的脸难看的像是个茄子。

愤怒把惊异甩的很远,眼看着乌巾帼就要发飙了,乌冷霜猛地咳嗽两声,双腿一夹马腹,只闻乌巾帼的骂声在远离中越来越小。

  乌须眉苦笑一下道:“大家准备进城。

”   乌须眉作为夜熊家族天地二部的地部主子,身份自是不同凡响。

族长乌月河是族里最具权利的人物,也就是南方的主人,南方皇帝,无人能撼动,谁敢去撼动。

夜熊至高武学秘籍《撼地》早在其五十大寿之时便已宣告练置顶。

再加上这二三十年对于磐石上图文的浸淫,乌月河的实力早已不是一般人能看穿的了。

乌月河再下来便是三个神秘的长老,不过见到他们的人不多,也不知道他们多大年纪,以至于有人怀疑他们早就归天了。

但是这个名分一直存在着,于是这个族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也没能作改动。

之后便是天地两部了,天部主子乌野乃是乌须眉的结义兄弟,一身杠力出神入化,一般人根本别想靠近。

估计除了族长,还有三个神秘的长老,也就只有乌须眉能与之抗衡一番。

不过两人关系好的跟亲兄弟似的,天地两部说是存在着,其实也几乎是一家了。

  地主乌须眉,用族长的话来说就是怪才。

本文标签: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上一篇:2021(同撩三个室友后翻车)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下一篇: 2021(啊…会有人看见的)大结局免费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