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热门(我们对着镜子来一次)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2021-09-25 22:21:0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孤岛之上很明显的分为两部分,靠近西面的是悬崖峭壁,奇石林立;靠近东面的是郁郁葱葱的树林;中间是一个狭长的湖泊将这座小岛分为东西两部分。靠近湖泊的东面挨着树林的地方有两间

孤岛之上很明显的分为两部分,靠近西面的是悬崖峭壁,奇石林立;靠近东面的是郁郁葱葱的树林;中间是一个狭长的湖泊将这座小岛分为东西两部分。

靠近湖泊的东面挨着树林的地方有两间小木屋。

西面木屋中。

1R6306143-0.jpg

“师父,这个小孩是谁呀?都三天了,一动不动是不是死了。

” “休得胡说!你没有看见他还在呼吸呢么!怎么会死呀!” “动了,动了。

师父快看这个人动了!” 只见在两人的对话的时候,在床上躺着的那个小孩动了一下,然后又动了动,看样子是想要坐起来。

那个年纪较大的人赶紧将那个小孩的胳膊扶住,“你先不要动,你没有事了。

” “对呀!你没有事了,赶紧听我师父的话,还是不要动的好。

否则,你要是惹恼了我师父,不用他老人家动手,我就把你给解决了!”在旁边的那个半大青年赶紧附和着说道。

床上的那个小孩睁开眼睛向四周环视了一下,他不看还好,这一看倒是将他吓了好大的一跳。

在床前的两人,那个年纪大点的还好说,长得虽然不是好看但是也说的过去,可是那个半大的青年的长相可就不敢恭维了。

那个半大的青年,他一个脑袋大得异乎寻常,一张阔嘴中露出白森森的利齿,一对眼睛却是又圆又小,便如两颗豆子,然而小眼中光芒四射。

这个青年的长相却是叫那个小孩吓了一跳。

“你不要害怕。

别人见了我徒儿的长相都是很怕,不过他的心地还是不错的。

”那名长者说道。

“对,对,对。

别看我的长相不好看但是我的心眼并不是很坏!”那名青年赶紧说道。

“孩子,你是哪里人呀?怎么会从海上漂到我们这个岛上呀?” “岛上?”那个孩子不解的自问到,“我怎么会到这里?” “是呀!当然是岛上,这里四周都是大海方圆200里都是大海,难道这里还是内陆呀!”那个青年见那小孩问道就有点责怪的说道。

“这里确实是岛上,你好好想想你到底是怎么到这里的?”那名长者瞪了青年一眼说道。

“我不知道怎么来的!就记得一道闪电劈中了我,然后醒过来就到了这里!这里到底是哪里呀?” “这里是鳄鱼岛。

是我们南海一派的根基!你真的不记得你是怎么到这里的么?那你叫什么呀?是哪里人呀?”那名长者问道。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了。

我叫陈飞!就记得一道闪电把我给劈中,醒了就到了这里了。

别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对了!是你们救了我么?真是多谢了!”说着陈飞就要起身相谢。

“你先不要动,从救你起来起你都昏睡了三天了,刚刚醒来你的身体还僵硬,先慢慢活动一下,看看有什么不适的地方没有!”那名长者关心的说道。

陈飞活动了一下身体,感觉除了身体还是有些僵硬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不适,就下床对着长者鞠躬谢道:“谢谢您的救命之恩!有机会定将回报!” “回报不回报先放一放!你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么?” “我真的不记得了!” “那好!你先听我说。

我是三天前从岛的岸边将你救起的。

救起你的时候,除了你之外,在目能所及的地方都没有发现什么别的东西。

我在救你的时候发现你身体柔软,骨骼清秀十分适合学武。

现在你又不记得你的来历了!我想收你做徒弟你看怎么样呀?”那长者说道。

那人见陈飞还有点犹豫就继续说道:“我是南海一派的第一十一代掌门人。

我姓邹,名之源,这是我的徒弟,岳狗蛋!” 陈飞想了想,反正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一切情况,先跟他学点本事也是不错的。

“师父在上请受弟子跪拜。

”说着陈飞跪地向着邹掌门叩了三个响头。

“我派需八叩首!” 陈飞就又叩了五个,口称师父。

起身,又向那名半大青年叩拜,口称师兄。

“你既入本派,需记得本派规矩。

我南海一派地处茫茫南海,本岛--鳄鱼岛方圆二百里皆无其他岛屿,此处即为本派根基之处。

本派人枝单薄,追求的是精英之路。

对外宣称一脉单传。

本派现在就有咱们三人,这是本派心法,你先修炼,如有不懂之处便来问为师。

”邹之源说着就拿出一本书来给了陈飞。

“龟息心法!”陈飞接过书来一看那书名觉得有点别扭,但是还是认识那几个字,就念了出来。

“好,很好!我看你不过也就是五六岁,便认识字也是不错的了。

如果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就问。

切忌不可自己瞎练。

你先把此书背熟,牢记心里之后,我再教你如何修炼。

” …… 转眼之间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年有余。

陈飞现在已经开始和岳师兄开始拆招了。

这日,邹之源将二人叫到身边。

“今天,你们不要睡得太晚了,明天一早为师就带你们去趟大理。

你们一会去好好收拾一下,明天清晨到为师这里来吧!” “是!师父!”二人应声之后便去准备去了。

一夜二人兴奋到很晚才睡去。

这一年来,除了练功,就是练功。

这个鳄鱼岛也就是方圆十里大小的一个小岛,师父不叫出海,岛的周围又没有别的岛屿,陈飞早就将这个岛上的所有地方都转遍了,除了岛的西面的那个鳄鱼潭之外,其他的地方陈飞早就玩腻了。

就连那个鳄鱼潭他都和岳师兄去过两次,早就想出去了。

翌日,清晨。

邹之源带好随身物品,带着岳狗蛋,陈飞两人乘船,向着北方进发。

五日之后。

“前面就是横山了,过了横山便是大理的境界了。

大理人们崇尚佛法,你们二人不要给我在大理惹是生非。

” “是!师父!” 这几日除了在海上,基本上都是在爬山。

此时师徒三人站在一座小山山顶之上,前面的大山就是横山了。

陈飞抬头向着横山望去,只见:一座大山南北走向坐落在不远的前方。

山高千仞,向南北望去皆看不到尽头。

郁郁葱葱的遍山被绿树掩盖,阵阵山风吹过,横山就犹如在绿波的海洋之中波荡起伏。

“好山!”陈飞看到眼前的横山心有感叹的说道。

邹之源,和岳狗蛋,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这一年多以来他们的这个徒弟(师弟),经常会蹦出一两句和他这个六岁左右小孩的年龄不相符的话来。

每一到这样的时候邹之源都会不自主的想,他收这个徒弟到底是对还是错。

莫非这个徒弟真的是像他自己说的那般被闪电劈到,这到底是劈傻了还是劈的灵智早开了。

本来自己就有一个半傻不精的大徒弟,要是这个小徒弟再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难道本派就要断送在自己的手里么? “咳…”邹之源不自主的叹了一声,要不是这个小徒弟的武功进步神速,他还真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做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现在也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师父,我看天就要黑了,咱们就在这里过夜吧!”大徒弟狗蛋建议道。

“师兄,这里是山顶,到了晚上山风肯定要大。

这山风可不像海风那么温柔,它可是要烈的狠呀!我看现在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咱们还是到前面横山的山脚或者半山腰去,比较合适。

”陈飞见到师兄要在这里过夜就赶紧说道。

“陈飞儿说的不错。

咱们就到横山的山腰去过夜吧!”邹之源虽然奇怪陈飞为什么知道这些,但是也很赞成的说道。

一个时辰之后,他们师徒三人已经到了横山的半山腰上,这时候天也逐渐的暗了下来。

“师父!前面好像有一个山洞!咱们今晚就在那个山洞里面过夜吧?” “还是师兄眼睛好使!” “好的!今晚咱们就在山洞里面过夜吧!走,先进去看看这个山洞是不是被什么野兽给占了!” 师徒三人来到洞口,仔细查看了一番并没有发现什么野兽出没的痕迹,就点起火把朝洞里走去。

“什么人?”随着岳狗蛋的一声大喝,一个人影快速的从山洞的深处窜出来。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邹之源隔空朝着那个身影发出一掌。

陈飞二人见到师父隔空发掌便知道这是本门的一项绝学百步神拳无影掌。

“噗。

”那条黑影一掌就被从空中打了,摔到了地上。

那人一骨碌爬起,飞身就要向着洞外逃去。

邹之源哪里会叫他轻易逃走,凌空虚点几下。

那人便被制住穴道,定在那里。

师徒三人走到那人近前,用火把照亮那人仔细一看发现那个人原来是个瘸子,只见他拄着双拐,面目漆黑而且僵硬,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前方一动不动。

最恐怖的是他的喉咙上面有一道深深的伤痕,看样子应该是被利刃所伤。

“段延庆!师父此人是段延庆,身负大理段氏一阳指绝学,小心他的内功非常厉害!”陈飞见到那人的模样之后,不加反应的就说出此人的姓名还有武功身世。

“你可真的是大理段氏的当今太子段延庆?”邹之源急切的问道。

“男子汉,大丈夫。

站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就是段延庆,要杀要剐随便你!”那段延庆也不知用什么方法发出一种怪怪的声音,而这时陈飞便已经知道这是段延庆的绝学之一腹语,虽然他现在说的还不流利。

邹之源闻言那人便是段延庆便虚空虚点几下,把他的穴道给解开,“延庆太子,我是南海一派掌门,对你并没有恶意。

刚才由于不知道你的身份,出手冒犯还请多多见谅!” “现在我落在你的手里,哪里有什么冒犯不冒犯的!” 邹之源见到段延庆还没有相信自己,便解释到:“延庆太子,严重了。

我南海一派的传人邹任远和令尊段廉义是至交,想必你也熟知吧!” “原来是任远世伯的同门,你到这里有何事?”听到邹之源的解释,段延庆想了想反正现在已经落到他的手里面了,就是明着骗他也没有办法呀!索性就光棍的认下来,看看他有什么打算再说。

“此次,我们师徒三人来到大理本来有两件事情的。

现在既然找到延庆太子,那就只剩下一件了,这个和我的两个徒弟有关。

” “你徒弟的事和我无关,但是你的第一件事,找我有什么事情?”段延庆听到原来这个邹之源,专程从南海赶到大理来寻找自己也不知道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第2节 穿越

 

段延庆听到邹之源专程是来找自己的便发问问道:“你徒弟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呀?我现在自身都难保,想必你现在找到我也没有用吧?!” “一年多之前,我到大理采办物品,听闻大理朝中叛乱段廉义皇帝叫叛贼杀害。

太子也不知下落,便四处查找。

在摆夷族中的好友说他知道一人衍卦非常灵验,便托他去找此人。

并约定今年八月十五在大理相见。

现在我已经知道了延庆太子你的下落了。

知道你尚在人间,那我也就对你没有什么牵挂了。

“不知太子今后如何打算?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南海一派必将鼎力相助!”邹之源诚恳的说道。

“我现在一时还没有什么打算!等以后有了我再找你吧!” 邹之源见到段延庆,现在还是不肯相信自己,就对他说:“那以后太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一定要通知我们一声!到时候只要太子有事我们南海一派定鼎力相助!” “这位是我的大徒弟,岳狗蛋,这位是我的小徒弟,陈飞。

以后,如有所需我们定将鼎力相助!” “那咱们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段延庆走之后,邹之源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便回头问陈飞说道:“你怎么知道那人便是段延庆,延庆太子的?” “我也不知道!总之我看见那个人的长相之后,便知道了他就是叫段延庆!至于我怎么认识他,还有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我也不知道?” 邹之源见陈飞也不知道原因就没有追问下去,现在毕竟自己的一件事情已经办妥了。

知道了延庆太子还活在人间,心里的事情又少了一件,也轻松不少。

“不知道那咱们就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呢!” 师徒三人,找了一块比较干爽的地方躺下休息起来。

不过此时的陈飞,心里面可是正在排江蹈海呢! 此时,陈飞已经知道自己现在正生活在一部小说里面,也就是《天龙八部》里面,这个小说的所有内容他是记得一清二楚的,但是他就是知道这是一部小说,自己生活在这部小说里面。

其他的像是他的身份,又怎么进入到这个天龙八部的小说世界里面来的,甚至是自己的年龄都一概不知。

所以陈飞在邹之源他们谈话的时候,仔细的考虑一番,决定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叫任何人知道,除非自己强大到可以和这个世界一切力量抗衡的时候。

这一夜,陈飞想了好多,想到了如何让自己强大,如何让自己生活的更舒适,当然还有那个所有人都想的,把天龙八部里最漂亮的王语嫣娶来当老婆。

在这一夜,陈飞对自己在故事里的生活,和天龙八部小说的内容做了一个详细的对比。

现在陈飞也就是五,六岁,这个时候自己的师父曾经说过,是段延庆的父亲被杀的第二年,也就是现在天龙八部的男主角段誉才刚刚出生不久。

自己最多比段誉大六岁,但是要比乔峰小五岁。

现在乔峰应该还在少室山上学武呢!那个王语嫣现在还没有出生呢!真是意想不到的是自己却成了四大恶人岳老三的师弟。

怪不得小说里面他没有提自己名字呀,原来他叫岳狗蛋,要是自己的武功那么高肯定也不会说出自己有这么个难听的名字的。

看来自己最少还有十五、六年的时间来练武…… …… “刀兄!不知所托之事办的如何呀?” “邹兄!你就放心吧!你交办的事情难道我还能偷懒吗?我早就打听到了那位高人住在哪里。

而且还把他接到了我们的部落里面。

现在就等着你来呢!走咱们这就去那位高人那里去!”说和那个被邹之源称为刀兄的人,拉着他的手就要向寨子里面走。

“刀兄,还请留步!我还有两个徒儿一起跟我过来了呢!因为怕是坏了刀兄族里面的规矩所以就叫他们在山下等着呢!我向那位高人询问的事情就和我的那两位徒弟有关,不知能不能叫他们一起跟着去呀?”邹之源不好意思的向那位姓刀的人说道。

“既然是邹兄的弟子,那肯定不是外人了!你尽管叫他们上来便是!” “如此,还要请刀兄在此等候片刻!” 不一会的时间,从山下便上来三个人,为首的是一名长者,身后跟着一个半大青年,还有一个五六岁的小孩。

这三人便是邹之源师徒三人。

邹之源师徒三人在刀兄的带领下,来到了摆夷族一个山寨的村落里面。

摆夷村落的西南有一座茅草小屋,门口向东,茅屋四角外一丈处分别种植着四棵树,东南柳树,西南杨树,西北槐树,东北樟树,看树的根部像是不久从别处移植的。

邹之源见到一座小茅屋都有如此的讲究,心想肯定是个高人。

也不出声随着刀兄进到屋内。

“都拉。

这位就是我经常跟你提到的我的那个朋友---邹之源。

之源这就是我给你介绍的那个占卜高手---都拉。

都拉是黑苗的大祭司,能卜算出人的过去将来。

”刀兄给双方介绍道。

“哪里哪里!刀兄过奖了!”都拉说着向着邹之源行一见面礼。

邹之源也赶紧还礼道:“客气,客气。

这两位是我的徒弟。

你们还不见过都拉大师!” 众人相互行礼之后,邹之源便把两位徒弟请出小屋,和都拉细谈一番。

陈飞和师兄被赶了出来,岳狗蛋倒是无所谓,反正听师父的对了。

可是陈飞的心里可是没有这么想,师父赶出我们来肯定是不想叫我们知道一些事情。

陈飞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邹之源就和那个刀兄步行出了小屋,都拉在后面相送。

“师父!”二人见师父出来了就迎了上去。

“这次还是麻烦都拉兄了!” “哪里,哪里。

我也就只能推算出这么一点来了!至于具体的还要你们前去验证呀!”都拉在后面相送说道。

师徒三人出了山寨之后,陈飞问师父说道:“师父,到底是什么大事呀还不叫我们知道?” “等回岛再说!” …… 海风猎猎,鳄鱼岛中间的小湖的湖面上慢慢的伸出两个脑袋来,其中的一个头很大,眼睛很小的便是岳狗蛋,那个小脑袋便是陈飞。

他们师徒已经回岛三个月有余了。

湖边的小屋之中,邹之源见到两个徒弟练完功,便叫他们两个进屋。

“陈飞,从为师救你之时到如今已经快两年了。

你现在的龟息心法已经小成,能够在水底呆上一个时辰而不换气了。

看来为师的眼光还是不错的!”邹之源捋着胡须很欣赏的说道。

“师父。

你偏心眼!我都能在水底呆上四个时辰不用换气呢!也不见你夸过我!”岳狗蛋在一旁不满的说道。

“哈哈哈哈。

这便是为师的不公了!你练得也不错!不过你练到现在可是练了十年有余了!你练了两年的时候可是才能呆一炷香的时间呀!”邹之源半开玩笑的向着岳狗蛋说道。

“为师今天叫你们过来是有事情交代你们的!” 二人见师父有事要交代赶紧站好仔细聆听。

“为师这次出去,快则一载半年,慢要二、三年。

要是为师三年之后还是没有回来,便怕是……”邹之源将头转向了窗外说道。

“师父!”二人见师父如是说道,赶紧下跪喊道。

“你们起来吧!为师这次是必须要出去的!我这里有两封信,要是为师三年之后,还是没有回来你们便打开。

到时候你们便知道为师干什么去了!”说着邹之源将两封信分别交给二人。

“为师要是没有回来,你们二人三年之内不得离开此岛!否则便是我南海一派的叛徒!” “还有就是,为师不在的这一段时间之内,你们可以到岛上的密洞里面自行修炼自己需要的武功!” “是!师父!”二人等邹之源说完之后,便给他磕了三个响头说道。

…… 是夜。

江南,苏州。

姑苏城外,一座阔气的宅院外。

两条黑影在晃动。

其中一个个子低一点的黑衣人,双掌上下翻飞,身影犹如蝴蝶飞舞在花丛之中。

那个高一点的黑衣人,时而手指戳动,时而挥拳迎敌。

两人战的不亦乐乎。

云影晃动,不一会的时间,半圆的月亮从云层之中,显露出来,又有一个人的影子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由于不知是敌是友,二人拳掌相撞,迅速的分了开来。

仔细一看那条身影原来是一个番僧的打扮,不到三十岁年纪,布衣芒鞋,脸上神采飞扬,隐隐似有宝光流动,便如是明珠宝玉,自然生辉。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上天有好生之德,二位却在这里以命相搏,怎么能够对得起上天赐予的生命呢?”那僧人稽首说道。

“请问大师是否来自吐蕃?”其中的那个高个子的黑衣人说道。

“请问施主又是哪一位高人!鄙僧出家于吐蕃,但是我在中原认识的朋友可是少的很呀!不知你可是姑苏世家?”那名僧人说道。

那个个子矮一点的黑衣人暗自吃惊,原来眼前的这个人便是姑苏慕容博,但是不知到这个番僧又是哪里来的? 原来这三人分别是:矮个黑衣人:邹之源,高个黑衣人:慕容博,番僧便是鸠摩智,只是这个时候邹之源不认识鸠摩智罢了。

“不知这位朋友是哪里人士?”慕容博向着邹之源说道。

“十年前,滇南世家岳千秋,你可认识!” “滇南岳家,富甲一方,我倒是有所耳闻,只是不曾谋过面?不过我听说他们全家被杀人灭口了。

全家上下一百五十三口人,没有一人生还。

可惜呀!我们没有缘份相见呀!”慕容博说道。

“岳家血债,终有一天是要还得!既然阁下并不认识岳家那么我就告辞了!”邹之源拱手就要离开。

“慢走!不送!”慕容博见邹之源要离开便拱手相送。

邹之源转身要离开,突然觉得身后有三道凌厉的真气破空而至。

邹之源不是没有防备,但是那三道指劲,由远至近慢慢增强,待到他察觉出来的时候,已经尽在跟前了。

只见邹之源来不及转身,就向后送出双掌,拍出两道百步神拳无影掌。

两掌和两道指劲相撞,发出‘噗,噗。

’两声。

邹之源暗道不好,便把真气运遍全身,想要抵挡住剩下的那一道真气!

 

第3节 三年出道

 

邹之源应急运遍全身的真气哪里是慕容博精心策划好,而且是偷袭的对手呀! 只听‘噗’的一声,邹之源后背靠近左边就被慕容博的三合指戳了一个血洞。

邹之源一口鲜血就喷了出去,转身朝着慕容博就是两掌,发出两掌之后,就连头也不回朝着南面疾奔而走。

慕容博知道临危发出的掌力必定很强,就双掌迎着邹之源的两道掌力拍去,同时身体向上向后飘去。

虽然慕容博的老练叫他卸去了大部分的掌力,但是还是然他感到了一阵的气血翻腾。

慕容博抚平气血之后,便邀请鸠摩智进了山庄。

…… 邹之源昏昏沉沉的睁开双眼,看见自己躺在一家大户人家的床上面。

他这一睁眼,旁边的一个仆人便向着门外说道:“快去叫少爷,就说他救得那个人醒了!” 那晚邹之源受伤之后,再加上不顾一切的逃命,更是伤上加伤,没有跑出几里地便晕倒在地。

正好被路过的钟万愁给救了。

片刻只见一个好长一张马脸,眼睛生得甚高,一个园园的大鼻子却和嘴巴挤在一块,以致眼睛与鼻子之间,留下了一大块一无所有的空白的人进来,此人便是钟万愁。

邹之源见到他的模样暗自吃惊,自己的那个狗蛋徒弟就已经很丑了想不到这个世上还有比他更丑的人。

“不知阁下为何受伤晕倒在路旁?”钟万愁见到邹之源一脸吃惊的模样,定是被自己的模样惊住了,便先开口询问到。

“我叫邹之源,不知阁下姓名,等我伤好之后定将厚报!” “我姓钟,由于长得丑,别人都叫我钟万愁!你还是好好的养伤吧!不要乱动为好!”钟万愁见到邹之源并不知道自己的伤势,也就没有点破。

原来,邹之源身受的那道指劲将他的左肺打穿,本来这点伤只要注意调养对于他这样的内功深厚的人也不算什么。

可是他是在野外昏迷五天之后,才被钟万愁给就回来的。

伤口已经化脓深入左肺进而感染内脏了。

半月之后能够醒来就已经很不错了。

邹之源见到钟万愁好像有点悲伤,便想运功查看一下自己的伤情。

可是他却发现自己的内力几乎全失,而且内伤严重的不得了。

邹之源一着急便要起身坐起来,他一用力一口脓血就喷了出来。

吓得仆人不知怎么是好,钟万愁便叫他们打扫之后全部都下去了。

“你有什么重要的情就跟我说吧!虽然我钟万愁长得丑了点,但是朋友所托也是会尽力相助的!” “这次还要多谢你相帮,这块玉佩是我随身的信物,以后如果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只要你能够联系上我的徒儿。

我相信他们见到这个信物,一定会鼎力相助的!我是南海一派的人!”邹之源也是爽快之人,现在他唯一担心的就是他的那两个徒弟了。

…… 南海,鳄鱼岛上。

邹之源走后,岳狗蛋和陈飞就听从师父临走时的嘱托,安心在岛上练功。

岳狗蛋偏向于外功,他就在密洞里面调了两种外功修炼----一种是《鳄鱼爪》(根据鳄鱼捕食的时候,嘴的动作而形成的武功,偏向于将人的颈骨扭断。

),一种是短枪枪法。

后来他就是将这种枪法和爪法相融合,创出了自己的独门兵器,鳄鱼剪和鳄鱼鞭。

由于他对自己的武功非常佩服,就给自己取了一个绰号叫做南海鳄神。

而陈飞却经常因为这个绰号取笑他,说自己叫做‘南海饱神(南海‘饿’神)’。

陈飞知道自己是生活在《天龙八部》的小说里面,所以他早就计划好自己的生活,以后要向少林寺里面的那个扫地僧学习上乘的内功心法。

这时候陈飞就主要攻练《龟息心法》,剩下的就是博览群书,专门记住书里面的招式。

三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陈飞他们打开师父留下的信。

给岳狗蛋的信上大概是说叫他能够在水底呆上十个时辰的时候,便去闯荡江湖。

但是不要落了南海一派的名声就可以。

而给陈飞的信里面写的比较多,说的是:原来邹之源和岳狗蛋的父亲是非常好的朋友,约好了等狗蛋五岁的时候便要拜邹为师。

可是等到邹之源应约而去的时候,等待他的却是岳家被杀人灭口,所有财产被抢劫一空。

岳狗蛋在那次血案之中也受了重伤,要不是邹之源去的及时恐怕他也活不了。

等邹之源将他救治过来之后,便发现他的头脑受了很重的打击,本来一个是非常聪明的一个小孩,却变成了现在的一副模样。

邹之源不想他在受到刺激,便没有将事情真相告诉他,也要陈飞保密。

他这次出去是追查岳家血案的凶手。

如果这次回不来就不要把真相告诉他。

三年前所去摆夷山寨就是为他师兄岳狗蛋而去,那次占卜的结果是说,江南苏州姑苏慕容家和此事有非常大的联系,卦象显示并却非常的危险。

于是邹之源便去苏州姑苏寻找线索,临走之时做好交代。

要是他回不来,等到陈飞内功达到大成(能够在水底呆上十个时辰的时候)才能够离开鳄鱼岛,并在江湖上磨练十年之后,才可去追查岳家血案。

此外,还有一些就是占卜的事情,上次去顺便也给陈飞占了一卦,结果连算三次都不能显卦,很是叫都拉不解。

陈飞暗笑,自己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当然这个都拉算不出来了。

陈飞看完信后便问岳狗蛋道:“师兄!师父给你的信上说叫你什么时候出岛了么?” “师父叫我把内功练到在水底呆十个时辰之后,才可以出岛!你呢?” “我也是一样的呀!看来我要比你先一步出岛了!”陈飞笑着对师兄说:“谁叫你非要叫一个什么‘饿神’,这下好了吧!你看我还是叫‘饱神’合适吧!我这个‘饱神’吃饱了当然练功就神速了!哪像你吃都吃不饱,哪里还有力气练功呀!当然你的速度要慢!我要收拾一下去了!过几天就要出去了!你在岛上继续给你的鳄鱼当神吧!” “怎么不撑死你呢!”南海鳄神不服气的说道。

…… 河南。

少室山,一条林荫小路上。

一个十来岁的小孩一面观赏风景,一面向着少林寺的方向走去。

这个小孩便是陈飞,自从从鳄鱼岛出来之后,便一路向北奔着少林寺而来。

不知不觉之中陈飞已经到了少室山的半山腰之上,一座小屋坐落在这条小道的一旁。

陈飞也赶了一天的路了,便来到屋前想要讨碗水喝。

“这位小兄弟,是不是累了呀?赶紧进屋坐一会吧!”陈飞刚进院门口还没有来得及打声招呼,从屋里面就走出一位中年妇人朝着他说道。

“我是路过,口渴的紧想要讨碗水喝!”陈飞赶紧回答说道。

也许是陈飞还是一个孩子的原因,那名妇人对他非常的热情,问东问西的。

陈飞只好说是自己独自一人想要到少林寺里面去转转,家人都在山下,想要应付几句赶紧上山要紧。

陈飞正要起身向外走,这个时候从外面进来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伙子。

“爹,娘,我回来了!家里有什么吃的呀?我都饿了!” “峰儿呀!今天怎么回来的早呀?”那妇人赶紧应声回答说。

“今天,下山的时候,遇见玄慈方丈了,他说今后就不要把柴担到镇上去卖了,以后打得柴就送到寺里去就可以了!娘呀!虽然寺里面给的钱少点,但是很近咱们可以多给寺里面,这样也不会比在镇上卖的少!”那名少年解释说道。

难道这里便是乔峰家里么?哈哈哈。

看来还真是巧的很,一上山便能见到乔峰。

想必他现在应该练武有一段时间了。

不知道他的武功到了什么程度了。

想到这里陈飞便起身到了院里对那少年说:“你是不是叫乔峰呀?” “正是!不知道这位小兄弟有何贵干?”乔峰见到从屋里面走出一个十来岁的小孩,便问道。

“素闻大名已久,闻名不如见面呀!既然见面了那就一定要讨教一下了。

”陈飞说着走到了乔峰的近前,伸手就朝他打去。

乔峰很是生气,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个小孩,说的没有两句呢就伸起手来。

乔峰见到一掌向着左肩拍来,左手向外一档,右手跟进就还上一拳来。

陈飞有心想要试试乔峰的功力,便伸掌迎向他的拳头。

乔峰一看哪里有这么打得,中途变拳为虚,伸出右腿向着陈飞就扫去。

陈飞双脚一蹬地离开地面躲开一腿,那只手掌仍然向着乔峰攻去。

乔峰看着这一掌是躲不过去了,便一招亢龙有悔迎着打去。

‘砰’的一声,陈飞就被那一掌打出。

陈飞在空中翻了两个筋斗双脚才落地。

由于陈飞是从上往下打得占了优势,这一下乔峰也没有讨到什么好处,也连退了两步。

乔峰欺身又要上。

陈飞赶紧拦住说:“乔兄!住手,我并没有恶意!” 乔峰从一动手就知道,陈飞没有恶意,但是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哪里就能这么轻易的放过。

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向着陈飞攻去。

陈飞担心他们两个在院子里面切磋将房屋毁了,便顺势退出小院,向着空旷之地退去。

乔峰明白了陈飞的用意,便向着母亲说了声不要担心只是切磋之后,也向外冲去。

乔母也知道自己的这个儿子向来视武如痴,且每当练完武功之后必定大吃一顿,便不去担心,安心的给二人做起饭来。

再说陈飞和乔峰二人,来到一块空地之后,便你来我往的切磋起来。

陈飞在这学武五年以来,注重的是内功的修炼,在拆招对练方面只和师兄一起练,双方知根知底每次打得都不是很畅快。

乔峰现在也是苦于没有拆招的人选。

二人一个用降龙十八掌,一个用南海一派绝学,一直切磋到了夕阳西下才回去。

陈飞当晚就在乔家住了一晚。

第二天,向乔峰一家辞行之后,直接向着少林寺的方向走去。

这次上少林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拜在那名无名的扫地僧下。

看着少林寺的朱红大门,陈飞现在心里也没有了底气。

那名无名扫地僧要是不收自己为徒,那自己的所有计划将付之东流。

正在陈飞犹豫不决的时候,从少林寺里面走出一个黄袍僧人来。

 

第4节 九阳神功

 

陈飞见从少林寺里走出一名僧人来,就赶紧上前问道:“不知是哪位大师?在下有礼了!”说着陈飞向着那名僧人行了一礼。

“贫僧法名玄难。

不知小施主有何贵干?”玄难赶紧还礼说道。

“原来是玄难大师呀!我想借助鄙寺清修一段时日,不知如何?” “哈哈哈哈。

小施主,玩笑了!你小小年纪怎么能够受的了寺里的清苦,还是赶紧回家去吧!”玄难见到陈飞还像模像样的谈正经事是的,就以为在耍逗与他,便不客气的说道。

“佛云:‘无我无相’,哪里来的小小年纪和大大年纪呀?”陈飞见玄难以为自己在耍逗他便和他辩解起来。

“阿弥陀佛!施主莫怪!贫僧着相了!施主请随我来!”说着玄难便将陈飞领进寺内。

“不知施主,想要如何在本寺清修呀?”玄难见陈飞的步伐稳健有力像是内功有成的样子便接着问道。

“素闻少林寺武功天下第一,但是!”陈飞说着就看向玄难,只见玄难眉头稍稍皱了一下,便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便接着说道:“但是,不知寺里的佛经、禅学是否也向少林寺的武功一样名传天下呀?” “说到武功少林寺在江湖之中还是有点分量的,不过说道佛法和禅学,天下佛教本是一家。

在哪里都是一样的佛,只是世人心中的佛不一样罢了!不知施主心中的佛怎样?”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梦幻泡影即是佛,佛即是梦幻泡影。

无有相,无无有相。

我心中的佛即是你心中的佛。

哪里来的佛相?” “贫僧受教了!”说着玄难便向陈飞行了一礼。

“我只想在寺中盘庚数日,尽量多看一些佛经,如有缘也许三年五载,不知可否?” …… 转眼之间陈飞已经在少林寺里面呆了半月有余。

这些时日陈飞除了在藏经阁看佛经就是和那位无名扫地老僧聊佛法。

有好几次陈飞有意试探,想要做老僧的徒弟,可是那名老僧水火不进。

陈飞是想尽办法也没有成功,这日他正闲的无聊在经阁之中翻阅佛经。

他拿起一本《楞伽经》随手翻阅,发现这本《楞伽经》的字里行间却有一行行小字。

开始的时候,陈飞也没有在意,以为是那个僧人没事在经中写下的见解。

到后来发现每页每行都有,陈飞就仔细一看。

那经中小字却是一种内功心法。

《九阳神功》陈飞的心里冒出了这样一个名词。

“哈哈哈哈……”陈飞大笑一声。

这可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可是随即又一想,可能是那扫地老僧故意将心法传于他。

陈飞自己正在那里胡思乱想,那名扫地老僧却拿着笤帚走进经阁。

“扫地怕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

施主,老僧不解,既然是这样,那么少林寺里的僧人为什么还要学武杀生呀?” 看来还真是这老僧想要将武功传授于我,陈飞想到这里便说道:“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对与错。

没有生哪里来的死,没有错哪里来的对!一个人学武就要看他用来干什么了?用来打家劫舍,还是用来救死扶伤,全看自己的一念之间!” “我果然没有看错你!这本《楞伽经》你就拿去看吧!”说罢,那老僧就向外走去。

“多谢师父成全!”陈飞向着老僧的背影行礼说道。

陈飞得到《九阳神功》之后,便在寺中暗自修炼起来,待到闲暇之时便和老僧或者是玄难师傅等人探讨佛法禅学。

一晃五年的时间就过去了。

这是陈飞已经是一个十五岁的小伙子了。

本文标签:我们对着镜子来一次

上一篇:2021(从镜子里看我怎么c你视频)大结局免费阅读

下一篇:2021热门(从镜子里看我怎么C你动图)全文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