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热门(叫出来看镜子里的你多美文章)最新章节列表阅读

2021-09-25 22:31:3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一个小青年说着便向我冲了上来,其他三个人也跟着围上来。八只拳头向我猛揍过来,还有他们的脚不停的向我踢来。我也不是吃素长大的,动作灵敏,格挡砍劈,什么地趟腿,什么金刚

”一个小青年说着便向我冲了上来,其他三个人也跟着围上来。

八只拳头向我猛揍过来,还有他们的脚不停的向我踢来。

我也不是吃素长大的,动作灵敏,格挡砍劈,什么地趟腿,什么金刚拳在我的动作里形似而神不似,对付这几个和我一样大的人还是可以的。

他们都被我打得鼻青脸肿,衣服也撕烂一点。

我也受了的伤,手臂上被皮鞋踢伤一块,背上也挨了一重拳。

看着他们贴倒在地哼哈着,我立即开跑,此时不跑就是傻瓜。

0AP3O63-0.jpg

我叫金涛,前些日子我搅了那四个人的好事情,在这个暑假里阴差阳错的碰了面,打了一架。

我是练过几年武功的人,还拜了个无名师傅,所以打架对我来说,他们几个根本不是对手。

只是,武功不是很好,受伤是难免的。

此时要是回家,被我妈看到手上的伤,肯定又要我挨骂受罪。

我现在只得赶快去“怪叔叔”那里搽点药,简单处理一下。

“怪叔叔”的诊所在县城的边缘,很有些小名气。

但是这个“怪叔叔”医生有些怪,每天几乎按时接受诊断和工作,上午九点到下午五点看病拿药,其它时间拒不受理。

但是,他对我是另当别论。

我一脚跨进诊所,怪叔叔正在为两个病人拿药,斜眼看了我一下叫我坐在一边等待。

等那两个病人刚走,我说:“陈叔叔,我又受了伤。

” 他拉着我手臂看了一下:“你小子经常打架,练的皮粗肉厚,这点伤很好处理。

”说着,开始拿药清洗伤口。

上药的时候又说:“小涛,要是你哪天受了重伤,怪叔叔非在你背上划个口子。

” 我嬉皮笑脸说:“你仅管划好了,反正你得免费帮我治好。

怪叔叔。

” 怪叔叔和陈叔叔都是喊他,随便我怎么喊。

他看了我一下,笑了笑:“臭小子,我等着用刀子划你一刀。

” “怪叔叔”姓陈,初一时我打了架无意中在他这里处理了伤口,他医术又高,对我来说收费也便宜,几次之后,我们便成了熟人。

怪叔叔后来不收我的钱了,我打架受了伤就跑到他这里来免费治疗。

他知道了我的情况,我也知道一丁点他的情况,离过婚,没有孩子,整天在家里躲着,说是看书研究医疗技术。

没有人知道他在干什么。

这次我照样不用付钱,做个拜拜的就跑了。

在外晃荡了几个小时,到了傍晚才回家,因为怪叔叔的药很有效,这个时候用水把药洗了,最多只看得出是摔在地上碰伤而已,对我来说,回家很容易应付眼睛精明的妈妈。

夏天嘛,当然只是穿件背心,妈妈只是看了我两眼,没有注意到我肌肉横生的小臂上的伤处:“儿子,下午小胡和小九来找你玩,我说你没有回来,他们就走了。

” “哦。

”我含糊的应了一声。

“儿子,我跟你说,以后少和他们在一起惹事生非的,成天就知道玩,也不好好复习一下功课,马上就要上高中了,你要是不好好读书,以后看你怎么面对我和你爸。

”妈妈边洗菜边说我。

“知道了,老妈。

”说着就跑进我的房间去。

妈说的小胡和小九,是我的好朋友,初中就在一起混,这次我们都考上了县里的同一所高中。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就按时起床出去跑步和锻炼。

今天也是星期六,我得准时跑到三公里外小水库附近的小林子里,因为师傅今天要考察我的功夫和教新的功夫。

记得小学六年纪的时候我就喜欢锻炼和跑步,一天跑到这个小林子里休息,一个看起来是中年的男人在这里,他看了我一阵就离开了。

这里空气好,也不嘈杂,我就天天晨跑到这里休息才回家。

隔了几天,又看见那个人在那里锻炼,表面上动作很慢,但是动作很中看。

他看了一阵我,问我愿不愿意向他学习功夫,说着轻轻一掌打在旁边的树木上,树木没有怎么摇晃,却打出个深深巴掌印在树干上。

从此,他便成了我的师傅。

我不知道他住哪里,叫什么名字,只是每个星期六必须来这里,下雨天顺延一天到星期天,他都要考察我练的功夫或者教新的功夫。

今天,师傅又教了我几个连贯动作,并说我学习功夫很有进展。

直到八点多钟我才回到家里,刚吃了妈妈准备给我的早饭,她叫我去X镇一趟。

我爸爸是县里某局的小小科长,妈妈下岗后在家开了个五金店,总的来说,家里的日子还是好过。

爸爸这几天在X镇上验收局里的一个什么工程,妈妈叫我送两套换洗衣服和藿香正气液过去。

我出去后给小胡打了个电话,说我到X镇去,下午才回来找他们玩。

乘车到了X镇,找了了父亲把东西给了他,他随手给我二十元钱,说是叫我在外面买点冰淇淋吃了早点回家,天热得很。

重庆的天气总的来说比较热的。

我也想早点回家,太阳火辣辣的,边吃着冰淇淋边向停车亭走去,突然一个叫声传来:“就是他。

” 我猛的回头一看,糟了。

那三个人我认得,上学期他们来我们学校,调戏我们班上的女同学,我和小胡去打了其中的一个人,后来他们几个在学校里找过我,我们躲着没有跟他们打架。

想不到今天在X镇遇到了他们。

他们是X镇的人,我对X镇不熟悉,如果我打不过的话就会遭到他们的兄弟伙的围攻,因此只得忍让。

忍让就是立即跑开,毕竟他们比我高一年纪,岁数比我大点,要打倒他们比较难。

他们边追边打电话,我飞快的跑着,见巷穿巷,几转几拐的跑到一个巷子,被眼前两个小青年拦住了去路。

我心一横,一个恶虎掏心立即打倒一个小青年,另一个不要命的扑过来抱着我不松手。

那三个死对头马上就靠近了。

我大急,死劲一个后肘打在抱着我的小青年胸口上,他痛得叫了一声松了手。

我的双手刚解放出来,迎面便是跑近的三个青年一阵猛打。

我边退边隔挡他们的拳脚,还回击他们。

我必须跑掉,在这里越打会越多的人来帮他们,有道是:强龙压不住地头蛇。

看准附近房子边有根木杆,我一把抓起来猛挥,他们向后急退,我顺势再进一步挥了一次,然后转身便跑。

很幸运,穿出巷子便是大街,在街上赶快叫了个摩的向城里方向跑。

我跑脱了。

跑到另一个镇,我马上乘公共汽车向城里赶去。

这次被打得不轻,比昨天还挨得惨,昨天的手臂伤疤又裂开了,还增加几道擦伤,腿上增加了两道青紫。

我倚在坐椅上恨得牙齿都痒痒的,老子每次打架都是孤军奋战,对方的人却很多。

那些人还说他们是道上的人,什么江湖的人,不就是多几个帮手而已。

我暗自发誓,我也要成为道上的人,多找几个帮手,打架的时候将那些人打得哭爹叫娘的。

至于什么道道,我只知道黑道,但是我对所谓的黑道并不清楚多少,反正有些反感。

现在管他是黑道还是白道,我必须要有自己的力量对付他们。

因为,X镇那三个人就是我将读高中的学校的学生。

在那里,我没有自己的帮手力量就会受到欺侮。

这是最现实的问题。

 
2
第2节 又是挨打

 

“臭小子,来得真快,又让我用药了。

”怪叔叔说。

“陈叔叔,其实是他们不对,怎么受伤的总是我。

”我干笑着说。

他看了我一眼,微笑道:“对与不对是很难分清楚的,就看自己站在什么立场上。

总之,你受伤就是事实。

”边说边为我处理起身上的伤处。

拿药时,还喃喃道:“程式设计好几年,芯片也反复设计了好多次,看来可以进行试验了。

” 我在一边没有听明白,便问:“陈叔叔,你在说什么实验?” 他楞了一下笑说:“你不懂的,以后你受伤更重的时候,我非拿你来试验我的发明。

你敢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反正你得帮我医好,回去不被老妈发现伤口就行。

”我随意道。

“呵呵,你今天帮我做饭抵医药费就行了。

”陈叔叔微笑道。

我帮他煮过两次饭,今天再煮一次也行,我烧菜的技术马马乎乎的,他还说比他烧得好一点。

在他这里一起吃了午饭,就在他家里的电脑上了一阵网,看些乱七遭八的网络新闻。

“怪叔叔”陈,是个电脑高手,他自己跟我吹的。

还听他吹,以前在某个大城市是医学专家,挂他的号看病得在医院预约,当然工资很高,是多少,我不知道。

下午五点钟,怪叔叔要关门时又检查了伤口,说我的身体素质不错,愈合伤口比一般人快多了,催促我吃了消炎药,便叫我回家,他要看书了。

回家前,我将背心脱下缠在包了药的手臂上,露出健康的胸肌,那是我经常锻炼的结果之一。

这样包着,妈妈就看不到伤口。

“小涛,你怎么这副打扮,一点都不文明。

快滚进屋洗个澡穿件衣服。

”妈妈的责备声传来,我赶紧笑着跑进屋里去。

我洗澡后穿的是长袖子的衬衣,遮住了伤处,成功的躲过了妈妈的火眼金睛。

晚饭后,我帮妈妈收拾好门市的东西,便跑出去找小胡。

小胡的名字叫胡京,小九叫曾凡,是我的初中一个年级的校友,也是很铁的哥们。

但是我学过两年功夫,打架的本领比他们高明,学习成绩也比他们好一点,他两个就说我是他们的老大。

这次我们三个同时考上县里同一所高中, 他们家离我们家都不远,我很快找到胡京。

“那三爷子今天把我打惨了,要不是我跑得快,非得被他们揍死。

”我恨恨的说。

“老大,那次他来找我们的麻烦后,我就暗中打听了,他们三个就是X镇的人,家里有钱有势,听说还有一帮杂皮帮他们。

好象听一个兄弟伙说,他们几乎是X镇的舵爷。

”胡京说。

“这次我们在一个学校读书,干脆在学校里收拾他们,只要不到X镇去,他敢带人到学校来打人吗?我就不信了。

” “单打独斗的话,他们都不是老大的对手,只是现在还摸不清那三爷子在学校有多少兄弟伙。

只要他惹到我们,干脆盯他的单,一个个的收拾。

” 我俩商量着在新学校里找回场子,收拾X镇那三个人。

又过七八天暑假完了,我到新学校报了名。

很巧的是,我和胡京、曾丸同时分到三班,嘻嘻哈哈的日子变得快乐。

学习也显得不是很紧张。

教师节之后的一天,X镇的钟娃,就是那三爷子之一,在操场看到我们班最漂亮的古娜娜同学,不分场合的调戏了几句,害得古娜娜在教室里委屈的哭了好一阵。

更巧合的是,都娃(X镇那三个人之一,小名)在学校打了一个高三的同学,虽然只是扇了几巴掌,但是很多同学都看到了,不敢站出来说话。

我们三个认为这是个最好的机会,就跑到教务处向朱老师告状,诉说了那两个同学欺侮同学的事情。

朱老师听了之后,冷冷的说了声:“我们调查了再说。

” 第二天,我们的班主任秦老师便将我们三个叫到他的办公室,说:教务主任朱老师发现你们三个在学校里开始捣乱,你们要是再无中生有中伤同学,学校一定会处分你们的。

我们刚反驳几句,朱老师品了口茶说:“你们不要说理由了,朱老师是钟娃的姨父。

” 我们明白了,再讲理由的话是给朱老师出难题,好在我们也没有受到什么批评和处理,只能不了了之。

回到教室里,我们窝了一肚子火。

高挑漂亮的古娜娜第一次主动过来:“因为我的事情让你们挨了训,真是对不起了。

” 我说:“没什么,不就是没有弄倒那几爷子,总有机会收拾他们的。

” 古娜娜说:“我听说他们在学校里很嚣张,后台也多。

我看就不用跟他们计较了。

惹不起我躲得起,不用跟那些二流子较真就是。

” 曾凡气得声音高了点:“我凭什么躲,总有机会收拾那三个龟儿。

” 这个事情就平静了下来,古娜娜跟我们三个说话的机会多了点。

表面上,那钟娃一帮人没有理我们,但是我们始终发觉他们在暗中监视。

特别是马上要到国庆十一长假,我发现,经常有些不三不四的同学注意着我什么时候走出学校,什么时候去食堂打饭。

以我的经验,他们要找机会收拾我们三个,于是我们三个便商量了:放假的时候千万注意安全。

国庆长假,学校也放假,我们三个一起走出校门,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就分开了。

我刚走到一个街头转角之处,便见都娃和两个不认识的同学站在前面冷笑的看着我。

我急忙掉头回走,向另一条街走去,才走二十多米,钟娃和两个同学也站在附近,再回头,都娃也跟来了。

我只得向另一岔路快走。

才走几米远,我惊呆了,我上了他们的套。

他们是有目的的将我逼着走向这两个生活小区巷子里。

因为前面还有X镇那姓莫的和三个人站在出口附近。

他们居然敢在这里准备着,虽然离人流量大的街道不远,看来他们是有所准备。

以我的武功,打他三五个人也许不成问题,只是还有几个摸不清深浅的小青年在一起,我必须面对九个人的围攻,这是即将发生的事实。

我很快分析现场情况,作出判断,最好的办法是退出巷战,往大街上跑,路上的行人们总有报警的,只要警察来了,他们还是怕的。

我刚转身,准备实施这个战术,却被眼前的实际情况所改变,钟娃手上拿着一根铁棍向我冲来,另外几个人紧跟在后面,我看到闪着光的东西,那肯定是小刀子。

以我现在的打架经验知道,狭窄的巷道里被他们一冲来,我非受重伤不可。

于是,立即发狠的向巷子另一尽头跑去,一对三应该好受些。

再次判断错误,我知道,不拼命就是最大的悲哀了。

那姓莫的和三个青年举着短棒子向我冲来,这就是我判断错误,错误之一还是那三个青年不是我们学校的,以我的观察,他们三个比X镇的三个人厉害些。

我马上边跑边将身上的袋子甩两下,成为一个应急武器。

这个袋子本是一个布袋装着几件准备回家洗的衣服,此时只能作为武器使用,可以缓冲木棍打下的力道。

很快接近,我利用跑动冲刺的爆发力向那姓莫的猛的一拳,同时挥动布袋子缓冲左右砸来的木棒。

姓莫的被我一拳打得尖叫了一声,向后倒去。

我借力站稳后又飞出一脚将一个青年踢中,另一青年砸来的木棍被我成功的用布袋卷走。

那木棍刚落地,我便立即扑过去拣起,回手一挥挡住另一砸来的木棍。

钟娃和几个人也跑近了,一根铁棍猛的向我挥来,我格挡的木棍传来巨大的力量,震得我虎口发麻,我一脚踢出去,将他拿铁棍的手腕处踢中,少了股打击力,同时,背后传来巨痛,一跟木棍打在我的背后。

我回手一拳,不知道打到谁,借势挥出木棍,又打到身后一个人,但是,一根木棍打到我的右手了,此时分不清是哪个打到我的。

我坚持着没有丢下木棍,回头便向巷子出口跑去。

想跑,却不能够。

因为我想跑,对方这么近是不会跑的,我感觉背后一凉,肯定是刀子在我背上划了个口子,接着我被一脚踢倒在地。

顿时,附近就出现了血液飞溅,几根木棍向我打来,还有脚踢。

我用手奋力护住那些木棍不打到我的头,也用脚奋力的还击,肯定是有人被我踢了,因为我听到痛苦的叫声。

但是我只感觉手臂和背后又着刀子砍到,分不清是哪只手被砍,但是我稍微清醒的意识明白,他们不是用的砍刀,是属于水果刀之类的刀。

血液再次溢出,我又被一木棍打到背上,我无力的倒了下去。

此时,模糊的听到一个人说道:“快跑,不然回闹出人命的。

” “走,他狗日的流了这么多血,不能再打了。

” 接着是他们向两边跑走。

我一只手艰难的撑在地上,恨恨的看着他们跑走。

此时,被打的手臂和身体才传来阵阵剧痛。

我还是清醒的,经验和受伤经历告诉我,我被打断至少一根肋骨,背上被刀子划开些皮肉肯定流了不少血,手上还有红红的血迹。

但是,我不会死的,这些只能说是严重的外伤,还好没有伤到我的脸蛋。

我没有被疼痛刺激大叫,只是忍着哼了几声。

我想出去,找个车送我去“怪叔叔”那里,但是我没有足够的力量。

本来有一两个过路的想穿巷子超近道,看到我和附近的血迹,连忙转身快步离开。

正在我无助的时候,一个人跑了过来,我看到他后,心神一松,躺在地上。

 
3
第3节 怪叔叔医生

 

“老大,坚持,坚持住,我马上打120来。

” “老子死不了,不要去医院,去城南的一个诊所。

妈的,此仇不报非好汉。

”我咬着呀对赶来的曾凡说。

曾凡很快扶起我,将我背起向路口跑去。

他接连招了几个的士车,那些的士车刚停下便加起油门跑了,谁都不愿载我们。

曾凡焦急的招了好几个的士,最后还是有个车子停下来,曾凡将裤袋里的一张百元钞票递进去:“师傅,行行好吧。

”那司机看了一眼我们接过了钱,曾凡连忙说:“谢谢叔叔,不用找了。

” 我在车上说了地点,只四公里路程,很快就到了。

曾凡背着我急匆匆的向诊所门里走去,里面还有两个病人。

“怪叔叔”急忙过来看了我们一下,见是我。

急忙叫曾凡将我放在椅子上扶着,先是惊讶的看着我周身伤口,还特意的将破碎的背部布条掀开看了看,又看了看我的脸色,惊喜道:“臭小子,你死不了。

” 说完,几乎是马马乎乎的将两个病人拿了药,病人刚出门,怪叔叔便开始关门。

曾凡哭丧着说:“医生,求求你快救救他吧。

” 怪叔叔兴奋的走过来再看了我一次,正要说话,曾凡又说:“医生,他快不行了,流了好多血,坚持要到你这里来的。

我,我马上回家拿钱来付医药费。

” “怪叔叔”看了他一眼,说道:“这些外伤对我来说只是小儿科,你不要着急。

现在他需要几天的治疗,你必须向他父母撒谎不在城里。

否则他治好了不饶你的。

” “行,行。

我会想到办法的,过两天我把钱拿来。

” “现在不说钱,也不要来看他,现在是你先离开我这里。

我会治好他的。

”怪叔叔说。

曾凡有些疑惑的看着我,我点了点头。

曾凡离开后,怪叔叔就将门关好,拿一白毯子将我包着背起,走向里面的屋子。

他打开卫生间旁边那个我一直认为封死的木门,进去是个杂物间,里面又有一道木门,他推开后,下面是一道石梯子,有好几米长,梯子尽头是一道铁门没有上锁。

进入铁门里,我有些虚弱的看到房间里灯光明亮,里面很宽,摆着许多化验用的瓶瓶罐罐,还有手术台一样的摆设,还有两台电脑,当然还有些奇怪的小仪器设备是我没有看到过的。

他将我放在手术台上,匍匐着。

怪叔叔说话了:“小涛,现在不需要我在你背上划口子了,不过我能够治疗好你的。

陈叔叔对你好吗?” 我苦笑了一下:“怪叔叔,你比我的哥们还哥们。

”说话牵动着背部的肌肉,感到很痛。

怪叔叔边准备东西边说话:“小涛,陈叔叔以前跟你说过,我是个优秀的医生,还说发明过一个东西要做实验,我的意思是要在你身上做实验,就是在你的脊柱里装一个东西。

你能够理解我吗?” 我哪里知道他的什么发明,但是听说过医院里常常出医疗事故,把什么剪刀或者纱布留在人的身体里。

现在怪叔叔明白给我说了要装一个东西,就表示他肯定要装这个东西。

此时,只能够说:我为鱼肉,他为刀锯。

哎,只能够让他实验了,因为我心里一直认为他的医术非常高明。

那些病人都这么说过的。

我艰难的集中精神说:“陈叔叔,那东西有危害吗?” “没有危害,如果运行正常,你会比任何人都具有不可知道的能力,能够随时发挥人的潜能。

当然还有更多的好处,只是我也没有发现而已。

”怪叔叔开始清理伤口,边跟我说话。

“小涛呀,你的身体素质很好,相信我的发明会很成功的。

你知道吗?我研究这个东西六年了,连我老婆都不支持和理解我,还跟我离婚。

我不怪她,我一直相信我的发明会在人类医疗史上留下光辉的一页。

现在,你支持我,我会很感激的。

” 我被酒精清洗伤口刺激得恢复了精神,说:“陈叔叔这么多年对我不错,让你实验就算是报答你吧。

” “臭小子,如果成功了,你感谢我还来不及呢。

”他拿起一支注射器说:“我马上给你打局麻,这样你就不感到痛了。

” 麻药见效很快,我的意识有些模糊了。

可能是我从被打倒到现在经历太多痛楚,麻药的效果差了点。

反正我能够感觉他在我背上的一些动作,只是感觉不到疼痛。

他忙了好一阵,将一个约两平方厘米的肉片植入我的骨头之中。

是哪个脊柱骨头里?我不知道。

然后将电脑连接的一个什么小设备的三根很细的线,连接到那肉片上。

电脑屏幕上便显示了许多许多奇怪的符号。

最后将线离开,将骨头封好,将外面的肉缝好。

我沉沉的睡了一觉,醒来时感觉很饿,正看见他走进来。

怪叔叔惊喜的说:“没有想到你这么快就苏醒了。

现在才第二天中午。

” 他显示出极大的耐心和温柔,喂我吃了点营养的食品。

后来我因背部的疼痛,吃了点药便沉沉睡了。

再次醒来时,我感觉脚下的疼痛,艰难的扭头看了一下,他正在电脑面前,我的脚背上有个包裹着的地方,几根线连接在那里。

他抬头看了我一下,兴奋的说:“成功了,成功了!你的神经系统与我的发明完全融合了。

” 我张口问:“什么成功了?” 怪叔叔说:“不要考虑这些问题,你只要知道你的恢复惊人的快,断了的肋骨会在三天内完全愈合,背部的伤口开始结疤。

我发明的东西开始工作了。

” 他不说,我也不会知道的。

他又喂我吃了些食物,第三天,他扶着我坐了起来。

第四天,我感觉全身轻松,在他家的房间里慢慢走动。

第五天,他给我检查一下,还拿镜子照了我的背部给我看,连伤疤都没有。

他高兴的说:“小涛,如果不出意外,你身体的潜能会得到极大的发挥,希望你一个月后无论如何再来一次,我再给你做个检查。

” 我说:“陈叔叔,这次费了你好大精力,我会想办法将医疗费用陆续给你的。

” 怪叔叔陈说:“臭小子,如果为了医疗挣钱,我何必躲在这个小城里,大城市大医院会挣得更多。

就不说钱的事情了。

记着,最迟一个月,你无论如何要来让我检查一下。

” 我爽快的答应了。

我借他的电话给曾凡打了电话,问他是怎么给我妈说谎的。

统一口径后,我便回家去了。

虽然被妈责备了一阵,心里却很高兴。

这么快就基本恢复了,还没有花钱。

 
4
第4节 活体实验

 

那天一大早,五点多钟我就跑到小树林里去。

师傅又教了我一些功夫,然后说:“金涛,你这几年学了我不少武艺,也可以说你本身的练武资质非常好,才能够这么短的时间学到我的一些东西。

不过我感觉你今天有些奇怪,好象以后的武功修为会大大增快。

” 我不解。

师傅说:“我看你的脸色就知道。

最近我要到东北去和几个师兄聚会,玩几个月才回来。

这么久了,你也不知道我在哪里住,今天就到我家去坐一坐吧。

” 师傅家的房子有些宽大,老房子,还有他儿子一家三口,他儿子就成我的师哥了,我就有一个六岁的侄女,那是师哥的女儿。

师傅告诉我,我还有个师姐远嫁北京,以后有机会见个面。

虽然初次匆忙的到师傅家里没有买什么礼物,我还是嘴巴很甜的混过去了,说下次一定补上。

对于师傅说我以后的武功修为会大大加快,初时我不明白,后来我分析,是不是那陈叔叔(怪叔叔)将发明的东西装在我身上引起的。

现在我确实不知道,很快会从怪叔叔那里知道的。

想一想,既然我被打得这么狠,一定要报复的。

所谓君子保存十年不晚,我在学校的锻炼中加紧锻炼身体和武功,两个好朋友发现我开始成熟,有些深沉了。

我在这一个月里尽量不去惹事生非,做个好学生。

那个古娜娜好象很留意我,我也觉得他很漂亮。

这个星期六,我到怪叔叔那里去。

他很高兴我能够守信去检查。

还测了我的身高。

“臭小子,你比一个月前长高了一厘米,达到1.63米了。

我估计在一年内还会长高十厘米。

”他有些兴奋的说。

“我可是正长身体的时候,应该是正常的呀。

”我疑惑说道。

“臭小子嘴还硬,下个月你还长高一厘米就知道了。

”他笑骂。

在那个秘密实验室里,怪叔叔还用一个消毒过的电极插入我的皮肤,当然流了点点血,电脑检测了一些奇怪的数据后,他非常满意,说:“我的发明成功了90%,还有10%的未知数据。

也可以说,你经过我的发明改造之后,更能够发挥身体的潜能。

估计能够自动修复你身体的消耗或者伤口。

” 我笑道:“怪叔叔,意思是我受了伤就不用来你这里治疗啦!” “理论上是这样,出现受伤的淤血会自动散开恢复机能,当然伤口最好是消毒处理一下比较好。

这样,你在过年前再来检察一下。

两个月后我会知道更多的情况。

”怪叔叔说。

我答应着离开了。

确实我开始有些变化,最初的表现是练习师傅教的武功,感觉非常熟悉,非常熟练。

还有就是老师讲的课,我很快就能够理解,有时候还能够举一翻三。

那次上体育课不小心摔倒,那膝盖骨周围的皮肤摔得青紫,当时非常疼痛。

老师叫两个同学扶我去学校医务室处理,在路上,我感觉背上有些痒痒的,又很快消失,最怪的是,我坐在医务室的凳子上,撂起裤管时,同学和我惊讶的发现,青紫的皮肤已经基本恢复原状,还没有感觉什么疼痛了。

本文标签:叫出来看镜子里的你多美文章

上一篇:2021最新(今晚就让你知道我是不是男人)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2021(啊…会有人看见的)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