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把她按住老子爽死她)最新章节阅读

2021-09-25 22:47:0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只可惜他并不将此事放在心上,嘴角勾起微微的弧度,那似笑非笑的表情里面有种奇怪的促狭,说不清是在嘲讽着什么,亦或是到底在思考着什么,让人猜不透他的心绪,那样精致俊朗的五官如果

只可惜他并不将此事放在心上,嘴角勾起微微的弧度,那似笑非笑的表情里面有种奇怪的促狭,说不清是在嘲讽着什么,亦或是到底在思考着什么,让人猜不透他的心绪,那样精致俊朗的五官如果不是配上这样强烈的阳刚气息,就算是打扮成女子也没人会怀疑他的性别,就算是放在帅哥辈出满地都是的21世纪,这样的容貌也是天上难找地下难寻绝无仅有的“不急,先看看再说”悠哉的慢慢度步走在大街上,赵光义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嘴角那抹促狭的笑始终都没有散去,没错,你没有听错,他就是赵光义也叫做赵匡义,是宋太祖赵匡胤的一母同胞的亲弟弟。

也是宋朝开国第二位皇帝宋太宗赵炅,那个历史上文韬武略帮助哥哥打下天下,不但辅佐哥哥称帝开创宋朝,最后自己还成为皇帝的赵光义,当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晋王殿下,而跟在他身后的则是从小服侍他的小厮也是太监福寿,此时正一脸陪笑的为自己的主子出主意玩乐,自从主子跟皇上辛苦打下天下当上王爷之后,虽不用像以前一样四处东奔西走,但是整天忙着辅佐皇上处理朝政也得不了多少空闲,更何况后宫坤宁殿那位主子整天虎视眈眈的盯着殿下,俗话说的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如果不是看在皇上的面子上,主子早就动手收拾那个女人了,不过可惜的是主子太念跟皇上的兄弟之情舍不得对那个女人下手,所以只能选择躲来躲去的躲猫猫,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直处于被动的阶段。

看得他这个下人都替主子感觉到窝囊,可是却真的无可奈何,今天主子难得有兴致随便出来走走,他就一定要想办法哄着主子高兴。

不要叫他整天不是呆在睿思殿处理事情,就是整天跑兵营看士兵们练兵就好。

皇上一直都很信任主子,交给主子不少兵力,主子前些年帮助皇上打天下领导的那些部队,皇上可是一个都没收回去,兵权都在主子的手上,虽然那些兵比起整个大宋朝的兵并不多,但是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况且非常精英啊!他这个做下人的因为这些事情在为主子骄傲的同时,也非常庆幸自己可以跟这么好的一个主子啊!正在心里巴拉巴拉的打着自己小算盘的福寿,并没有注意到迎面而来神色匆匆的几个人,而正在一边饶有兴趣打量小摊位上的瓷器的赵光义自然也没有发觉,所以偶然的意外就这样发生了“彭”一阵剧痛从肩膀处传来,让舞临歌原本就很不好看的脸色变得更加的不好看,身体因为惯性向后倒去,舞临歌心里无力的暗呼倒霉,伸手想要抓住些什么让自己不至于摔倒在地上太难看,慌乱之中却什么都没有抓住,丫鬟知棋的叫声还在耳边,舞临歌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真的开始后悔,早知道今天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就应该在出门之前提早看看黄历,省的现在生出这么多事端来,她叫舞临歌,是大宋朝第一富商舞家的长女,也是刚刚那个舞府的千金大小姐,那位吐血的老夫人是她的亲奶奶,如果更确切的来说是这一世的亲奶奶,没错,是这一世。

她是一个地地道道21世纪成长的女人,有着和和气气美满的一家人,从小就在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还有一大堆亲戚朋友的疼爱下长大,生活条件优越,高中毕业之后考上大学,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文化人,虽然从小到大比较倒霉,自己一直想要当一个当红女作家,并且为之努力拼命做过很多事情最后都失败,壮志未酬怀才不遇可是总体来说却比那些食不果腹,还有那些生在农村长在农村一辈子没见过大世面,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强太多,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就在临近大学毕业之际,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让她飞越千年穿越到了这个历史上有名的宋朝。

宋太祖赵匡胤,宋太宗赵光义,宋真宗赵恒,电视上播了N百遍,都要播的烂掉的那个杨门女将所存在的时代,那个宋朝鼎盛的时代,以二十二岁的花季年龄,重新回到了婴儿时代在这个什么都落后的古代生活了十八年,将刚刚走完的青春期重新走了一遍,虽然非常舍不得生活在现代的家人还有朋友,可是舞临歌也很感谢上天再给自己重新活一次的机会,跟小说中的所有恶俗情节一样,她有一个面善心恶的后妈,还有一个温柔善良的贤惠母亲,当然这所谓的温柔善良是舞临歌从自己的奶妈陈氏的口中听来的,因为舞临歌出生当天她那个还未来得及见一面的母亲就因为生下她难产而死了,留下他的父亲陪伴在她的身边,可是很不幸的是她那个非常宠爱她的慈祥的父亲,也在七年前意外去世。

剩下她的祖母还有后母和后母生的妹妹四个人相依为命,舞家三代富商白手起家,舞老夫人当年在商场也是一个不可不说的风云人物。

经历了丈夫儿子儿媳的惨死,舞老夫人虽然是一个女强人,却也终究抵不过这些打击身体越发变得不好,舞临歌是拥有着成熟思想的现代人,不要说在现代复杂的经历,加上古代生活的年纪按照常理来讲,舞临歌现在的心理年龄应该是三十九岁快要四十岁的人了,当初看见后母的时候舞临歌就知道这个人不是什么好人,所以一直都处处提防着后母,舞老夫人显然也是知道这个女人的不好,所以近年来放手将家族三分之一的生意都交给舞临歌打理,金钱上虽然不缺少李氏的,但是却不肯让李氏还有他那个不争气的哥哥插手一点家族的生意,害怕李氏败坏了舞家的基业,而舞老夫人这样的做法显然也让李氏非常的不满,但是不满归不满倒也没见她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事情。

今天和往常一样早早起床的舞临歌准备出来巡视商铺,虽然心中总是隐隐不安,但是舞临歌并没有多想,谁知道到了商铺还没多久,府中的丫鬟知棋就急匆匆的跑来告诉她舞老夫人吐血晕倒了。

舞临歌大惊之下自然是拔脚就往家跑,近年来舞老夫人的身体一直都不好,最近几天身体状况更是每况愈下,大夫断言活不过半年时间,舞临歌心中也是焦急如焚,今天出来不光是巡视店铺,也是想要找到早在半个月前就联系的名医姜大夫。

 
2
第二章  初遇

 

想要他过来帮忙看看老夫人的病情,可是没想到一行人因为过于焦急,没有注意到眼前的人,所以舞临歌才会撞到了人。

舞临歌认命的放弃挣扎,心里还在默默祈祷但愿自己撞倒的不是什么刺头流氓,而是一个非常好说话的人,就算真的不行也可以拿钱利落的打发掉,不然万一纠缠起来耽误时间,他们耽误的起可是她奶奶却耽误不起!正在舞临歌绞尽脑汁思考着自己怎么样可以节省时间,解决掉这个意外赶快回家看奶奶的时候,腰间突然多了一双陌生的纯男性的手臂,鼻尖都是强烈的纯男性的陌生的阳刚气息,舞临歌身子一僵敏感的睁开了眼睛,正好跟来人脸对脸鼻对鼻,眼睛对眼睛。

舞临歌睁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这张放大的俊脸,一时之间呼吸都静止了,那是一张什么样的脸?尽管舞临歌拼尽在现代八年写作经验,再加上在宋朝十八年的写作经验,舞临歌也还是找不到任何语言来形容这张脸,她只能说这张脸很完美,真的很完美,完美的不能用任何的语言来形容,完美的找不出一点瑕疵,完美的舞临歌想如果当初自己看见的不是卫君那张明星脸,而是眼前这张脸,那么或许就不会有以后的那么多事情,而自己拼命喜欢的也不会是卫君那个红遍国际的大明星,而是眼前这个男人了。

“小姐,你还好吗?”赵光义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此时此刻自己的心情,自从芸惠去世之后,他就几乎没再碰过女人,可是眼前这个莽莽撞撞分不清楚状况,就这样慌乱的冲进自己的怀里撞到自己的女人,却让他有那么一霎那的心动。

怀中的身子柔若无骨的倚靠在自己的手臂里面,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主人的僵硬,赵光义想这种僵硬一定是因为与自己接触的关系,眼前这张脸并不是什么倾城绝色的美人,却自有他的一番风味,清秀精致的五官吹弹可破的皮肤,因为突如其来的意外,像无辜的小兔子一样惊吓的盯着自己的眼神,那清可见底的眼底几乎一望透明,让从小到大见惯了尔虞我诈你争我夺的赵光义,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心理,那就是占有她,占有这种清澈,占有这样的纯洁,保护她不被任何人所打破还有伤害,被自己的想法小小的震惊了一下,赵光义更加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女子,一时之间竟然也没有放手“对不起”赵光义的话让舞临歌瞬间反映了过来,轻松挣脱开赵光义的束缚,直觉的道歉“不碍事的,路上人多注意安全”若有所失的收回自己的双手,破天荒的赵光义说出了这样的话,引得身边的福寿忍不住侧目,用惊讶的眼神看着赵光义“大小姐,你没事吧?”知棋焦急的上前一把抓住舞临歌,担忧的叫着,心里还在着急在家吐血的老夫人,老夫人状况已经很不好了,大小姐千万不能再出事了。

“多谢公子关心,今日之事是我莽撞了,撞倒公子很抱歉,但我还有急事要去办,如若公子还有什么问题请到后街舞家找我,再会”微微的朝赵光义福了福身子,舞临歌语速非常快的说完这句话,转身头也不回的匆匆走掉了,福寿愕然的看着这群行色匆匆的人,有些不敢相信怎么有人敢这样对待自己的主子,这简直就是大不敬!“公子,他们太嚣张了,我去找人收拾他们”竟敢对当朝堂堂的晋王殿下无礼?他们是不想活了吗?说话间福寿抬脚就要去搬救兵,收拾这些不懂的礼数的人“慢着,随她去吧”看着远去的消失不见的佳人,赵光义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饶有兴趣的说道,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见对他的容貌这样忽视的人,这个女子怎么看都不像是莽莽撞撞没分寸的人,刚刚一脸行色匆匆看起来一定是有什么急事要解决,既然这样他们怎么好在继续留住人家呢?在说,他们还会见面的“公子”福寿颇为不满的看看赵光义,公子就是太善良了,所以才会这个样子“去打听一下后街舞家是什么来历”舞家,在汴京里面姓武的人家可不少,谁知道她说的那个武,不过她说在这里的后街,那么一切事情就好办多了“是”福寿看着赵光义玩味的表情,忽然觉得或许这个女人要开始走大运了!因为已经三年都对女人视而不见的主子,竟然会对一个女人开始感兴趣了,这难道不意味着这个女人要行大运了吗? “奶奶,奶奶”拉着身上有些碍事的长裙,舞临歌一脸焦急的一路小跑跑进了舞老夫人的卧室,刚一进门就看见为家里服务三代的杨管家和奶妈陈氏站在那里抹泪,而床的另一边则是一个看起来柔弱善良的贤惠的中年女人,那就是舞临歌那个面善心不善的后母李氏,而李氏身边站着的那个贼眉鼠眼的中年男人,则是李氏那个不争气的哥哥,这两个人的身边则是哭的惨兮兮的舞临歌同父异母的妹妹舞临汐“姐姐,姐姐你总算回来了”站在一边暗自伤心的舞临汐看见自己的姐姐回来了,马上小鸟一般迎上去抓住舞临歌的手泪眼朦胧的叫着。

“呦,大忙人忙了一上午总算是舍得回来看看我们这些无用之人了,怎么的?衣衫这样不整齐,是怕我们不知道你担心老夫人吗?”看见舞临歌衣衫不整的跑进屋里,李氏开口就是酸酸的语气,那脸上摆明没有半点伤心地意思,反而有时间在这里嘲讽自己的小辈“二娘,我刚刚匆匆赶过来,是跑的急了一些,但是衣衫不整也不是有意的,你不用这样酸酸的说话,奶奶都已经这样了,身为她的儿媳妇你就没有一点伤心吗?”舞临歌并不想在这个时候,这样的地点跟李氏去争辩什么,可是一个人如果你做事情太过分,那也是不能隐忍的“你,哼”李氏被舞临歌一番抢白气得半死,但是碍于这么多人在这里,确实害怕大家说自己不孝顺,所以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作罢,没有再说什么话。

“奶娘,奶奶怎么样?”舞临歌见李氏没有再说话,开口问身边的奶娘。

“大小姐,老夫人病情突然恶化,刚刚吃了大夫开的药,大夫说要我们准备了”奶娘陈氏见到舞临歌终于回来了,而且一回来就镇住了李氏,心里稍稍放心了一些,抹着眼泪哭丧着脸说道“姐姐,姐姐”舞临歌听到奶娘陈氏的话虽然心里早就有准备,但是还是忍不住向后倒去,腿脚发软头疼晕眩,多亏了舞临汐机灵的扶住了舞临歌,舞临歌才没能倒在地上,舞临汐看见一向都是镇定自若,泰山压顶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姐姐都差点晕倒过去,更加无措眼泪流得更凶了,跟舞临歌不同,舞临汐是李氏二十几岁才生下的孩子,这对于现代来说很正常,可是对于那种十几岁就当娘的古代来说却是老来得子,所以李氏对于舞临汐一直都是非常的溺爱,其实原本李氏是比舞临歌的母亲要早早的入府的,只是因为李氏只是一个小富商的庶出女儿,所以进门之时并没有以正室的身份,而是以小妾的身份入门。

进门之时舞临歌的父亲答应过李氏只要她怀孕,就立刻给她扶正,这样也显得名正言顺很多,可是却没想到造化弄人,进门好几年李氏都没有子嗣,偏巧事情赶得巧,就在这个时候外出经商的舞临歌的父亲遇到了舞临歌的母亲,一看之下惊为天人两人马上私定终生并且珠胎暗结,舞临歌的母亲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据说家中还是在朝为官的人。

 
3
第三章  为我们报仇

 

就算舞临歌的父亲是宋朝第一大富商,也瞧不起舞临歌的父亲,知道了两个人的事情之后,气急的将舞临歌的母亲赶出了家门,扬言要断绝父女关系,舞临歌的母亲跟着舞临歌的父亲回到了这里,舞临歌的父亲不愿意委屈舞临歌的母亲,所以就要舞临歌的母亲以正室的身份入住舞家,明媒正娶的正室妻子,而舞临歌也名正言顺的成了舞家的嫡长女,这些对于舞临歌这个现代人来说或许不算什么,可是在那个封建王朝里面,嫡庶尊卑有别,嫡庶的分别是每一个女人心中最在乎的事情。

所以虽然舞临歌的父亲并没有违背自己对于李氏,只要李氏怀孕生下孩子就给李氏正妻之位的诺言,李氏心中还是怨恨上了舞临歌的母亲,连带着也讨厌舞临歌。

舞临歌的母亲进门之后不到八个月就生下了舞临歌,可是等到舞临歌都两岁多了李氏才生下舞临汐,这么大的岁数得了个女儿,虽然不是儿子但是也是宝贝的不得了,而对于这个活泼开朗单纯的小女儿,舞临歌的父亲自然也是非常的疼爱,而舞临歌这个做姐姐的,自然也不会亏待舞临汐,舞临歌在现代是没有亲生姐妹的,只有一个至亲姑姑家的妹妹,从小跟在身边,舞临歌也是非常疼爱的,所以在这么多人的呵护下长大,舞临汐自然就不明白世事。

她没有舞临歌复杂的两代经历,更没有舞临歌的年岁,所以充其量不过是一个只有十五岁的孩子而已“大夫,麻烦你了”深吸一口气,舞临歌双拳紧握逼迫自己站直身体,看向身后一直站在那里的姜大夫,舞临歌一脸期待的说道“是”姜大夫点点头想要上前去给舞老夫人诊断“慢着,你这是做什么?”站在一边刚刚还默不作声的舞临汐的舅舅李立,一看见舞临歌叫姜大夫为大夫,还想要叫姜大夫给舞老夫人诊断,马上慌了。

表面上不动声色,但是眼神中却透露着慌乱,也顾不得什么,一把就抓住了姜大夫,不让姜大夫上前“舅舅不用担心,这位是我特意从平洲请来的姜大夫,想要他给奶奶看病”奇怪一向不怎么对奶奶用心的李立,怎么突然之间开始关心起奶奶,舞临歌虽然疑惑但是还是耐心的解释“临歌,你这话就不对了,给老夫人治病的一直都是我远方的表叔徐大夫,算起来他为这个家服务也有年头了,你现在找别人来给老夫人看病,是不相信我表叔的医术吗?”听见舞临歌这样解释,李氏的脸色微微变了变,然后语气强硬地开始夹枪带棒的用语言攻击舞临歌了。

“二娘,我请姜大夫来并不是说我不相信徐大夫的医术,只是奶奶病了这么久,大家都想她快点好起来,多几个人过来看看总是好事,再说如果姜大夫能跟徐大夫切磋一下医术,一起研究奶奶的病情,治好奶奶的病那也是好事一桩啊,你干嘛这样紧张?”果然,李氏兄妹的反常反应引起了舞临歌的怀疑。

舞临歌心中有什么念头一闪而过,回头想要抓住却怎么也抓不住,只是双眉微蹙的看着李氏兄妹“话虽如此,可是你这样做却也是折了我的面子,我好歹也是你的长辈,难不成你真要怀疑我们吗?”李氏是打定主意不让姜大夫看病,到最后竟然开始耍赖,并且还要讲舞临歌扣上不孝的罪名,就是不肯放手“姜大夫,你可以动手了”现在这种状况,什么话什么说法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老夫人的身体,所以舞临歌也不在乎自己是否会被人家说不懂事,甚至是不孝,尽管那是她有些忍耐不了的“慢着”就在舞临汐的舅舅想要动手来个鱼死网破的时候,一个苍老虚弱但是威严的声音从床上响了起来,让所有人都住了手看向床上“奶奶”舞临歌二话没说扑了上去,紧张的看着老夫人。

“奶奶”舞临汐也跟着迎了上去,李氏兄妹暗暗的松了一口气,也收敛了脸上复杂的表情,迎了上去“你们都出去吧,我想跟歌儿说说话”睁着有些沉重的眼皮,舞老夫人看着眼前这些神态各异的脸,心中满满的都是感叹。

舞家的这份家业维持到现在不容易,自从自己的儿子死后,若不是舞临歌忙前忙后张罗着,这个家业恐怕早就败了,只是虽然如此自己这一撒手,这个家也是会变的岌岌可危了,她如今只能在心里祈祷,舞临歌能守住这份家业,就算被李氏兄妹夺去也能找回来了“老夫人”“娘”“奶奶”这四个声音是同时响起的,第一声是奶娘还有管家,第二声是李氏,第三声是舞临汐。

“出去吧”老夫人伸出手虚弱的挥了挥,坚定的看着眼前的这些人,大家面面相视奶娘还有管家率先走出去,然后就是不甘心但是却被舞临汐拉走的李氏兄妹。

“歌儿,扶我起来”一手握住了舞临歌的手,听见关门的声音响起,老夫人缓缓地说道,舞临歌听话的将奶奶扶了起来,在这个家生活了十八年,说没有感情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虽然舞临歌有着鲜明地现代人性格,可是却也早就习惯了宋朝的生活方式。

这个家除了李氏这几位亲人都是真心的疼爱着舞临歌,所以舞临歌也真心的把他们当做自己的亲人,他没有办法忘却过去,但是却不代表她接受不了未来,上天给了她一次重新活着的机会,就算她真的不怕死,但是也应该感谢上天,因为生命是珍贵的,她不怕死不代表她不想活着“歌儿,奶奶的时间不多了,你要好好的听我说”用慈爱的眼神看着出落得越发美丽的舞临歌,舞老夫人有些感叹也有些欣慰的说道“奶奶你不要乱说,你一定会好起来的”舞临歌知道这句话没有一点说服力,可是人在遇到自己在乎的事情的时候,往往会选择愿意自欺欺人,就算是安慰心里也想要说说,舞临歌努力让眼框里的泪水不要掉落下来,心里不停地告诉自己,一定要镇定一定要冷静,这个时候如果自己都不能冷静,那么别人就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你一直都是一个坚强的孩子,奶奶希望你一定要这样坚持下去,你听着,我死后咱们家的家产一定会被你二娘占为己有,虽然你手中有咱们家二十家店铺的主导权,可是凭你现在的能力你是斗不过你二娘的,所以你要听奶奶的话,不要跟你二娘对着干,当务之急是守住咱们家那三分之一的家业,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有机会给我们报仇”抓住舞临歌的手,舞老夫人语不惊人死不休“报仇?奶奶——”难道她一直以来所猜测的事情都是对的?不,不会吧,不可能的——舞临歌难得慌乱的看着舞老夫人,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话“歌儿,你是一个聪明的孩子,这么多年来你二娘的所作所为你也都看在眼里,奶奶不相信你猜不出你二娘都做了什么,只是你的心太善良了,所以一直不愿意相信,可是现在这个时候你却不能不相信了,你明白吗?”舞老夫人看着慌乱的舞临歌,坚定地说。

她知道舞临歌知道这些事情,只是舞临歌这个孩子太善良,把人命看得太过重要,所以一直都不愿意相信事实,在这个时代里面,人命何曾真正的重要过呢?“奶奶”看到舞老夫人坚定地眼神,舞临歌终于忍受不住的掉了眼泪,没错她知道,她全都知道,李氏恨她的母亲也恨她的父亲更恨眼前这个老夫人,因为这些人都是维护她的人。

也因为这些人在李氏的眼里都是背叛她的人,舞临歌记得奶娘说过她的母亲身体一向非常好,能歌善舞怀她三个月还能体态轻盈的翩翩起舞,却突然在生产当日难产而死,这件事情非常蹊跷。

 
4
第四章  老夫人去世

 

再加上她的父亲当年据说是被一伙山贼杀死,可是她清楚的记得,父亲的尸体运回来的时候,父亲身上随身携带的一件上好的羊脂玉玉佩,还好好的在父亲的身上,山贼打劫无非就是为财为色,既然是这样怎么可能不拿走父亲身上的玉佩呢?就算他们不识货,但是不拿白不拿人都杀了还在乎这个吗?所以舞临歌心里一直都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而舞老夫人虽然年纪渐长,但是身体一向也都是没什么大问题。

可是自从父亲死后就越来越不好,虽然如此但也不至于太严重,却在近期突然之间病入膏肓,这让舞临歌没办法不多想,所以舞临歌为了放心才找来了姜大夫,刚刚李氏兄妹对姜大夫的态度,更加加深了舞临歌心中的怀疑,那答案几乎就要呼之欲出,可是舞临歌不愿意相信而已,也许是因为二十一世纪的思想在舞临歌的脑海中太根深蒂固,那种人命大于天的思想还是影响着舞临歌的判断“歌儿,我死后你要入宫,你要入宫去做女官,当有一天你能当上五品官员,你就有权势要求大理寺重新审理你父亲还有你母亲的案子,你明白吗?”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舞老夫人知道那座宫门对于女子来说意味着什么,那里面红墙碧瓦有数不清的荣华富贵,却也有数不清的争斗还有阴谋算计。

虽说成为帝王的女人是一个女人最大的荣耀,可是对于舞临歌来说却未必是一件好事,舞临歌从小就心高气傲,不会甘于依附一个男人生活,更加不会看重那些权势。

舞临歌要的是什么舞老夫人知道,那是全天下的女子都想拥有的东西,一生一世一双人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舞临歌是一个有志气有理想有抱负的人,不会甘于做一个平凡的女人,可是舞临歌更是一个不愿意耍阴谋诡计的人,所以舞临歌不会想要去皇宫,但是如果想要为他们三个人报仇,除了进宫当女官没有其他任何办法,因为舞临歌的父母已经去世多年,很多当年存在的线索现在早就找不到了,如果不是大理寺,如果不是一个有权有势的人和地方,谁也都没有办法查清楚那么多年前的案子,尽管舞临歌有自己的人脉还有权势,可是这些比起皇家比起大理寺都是九牛一毛,更何况还有李氏兄妹从中作梗,如果不是这个样子,是不能报仇的“入宫?”听到舞老夫人的话,舞临歌沉默了,入宫做官,她知道舞老夫人说的没错,她如果想要报仇就只有这一步路可以走,当然她也可以选择去勾引一个有权有势的王爷,或者当朝大臣,但是这种事情是她舞临歌不屑做也做不出来的。

所以她就只能入宫做女官,一步一步熬成女官,等到有一天她做到了后宫最高的五品女官,再去大理寺要求重审这些案子,可是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舞临歌,没有人比她更了解那个皇宫有多么的可怕,那些阴暗黑面勾心斗角,那都是舞临歌所不想去做的。

“歌儿,你要答应我,奶奶知道奶奶这样要求是为难你了,甚至有可能会毁掉你一辈子的幸福,但是奶奶求你看在你父母的份上,一定要为我们报仇”皇宫那个地方不是谁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更何况宫女都是终身制,若没有特殊情况是不能出宫的,假如舞临歌真的当了女官,是走是留就更不是普通宫女那样简单了,况且在那样尔虞我诈的环境里面,能不能保住性命还要另说,更不用说成功以后的事情了“奶奶你不要再说了,我答应你”那两个已经死去的人虽然陪伴她生命的时间并不长,可是他们终究还是给了她生命的人,而且还那样的疼爱她,所以这份恩情她不能不报,所以尽管她不愿意勾心斗角,却还是答应了老夫人最后的心愿。

至于爱情,在二十一世纪那个发达开放的年代里面,她都不能指望找到真爱,更不用说在这个男尊女卑观念严重的古代了,舞临歌对于自己的另一半不抱任何希望,只希望平安度过一辈子嫁给工作嫁给商业就好了“歌儿,你二娘固然可恶,但是汐儿却是无辜的,我死后这个世界里面也就只剩下你们两个血脉相连最亲近了,你一定要好好的照顾她,不要让她受到伤害,知道吗?”李氏固然可恶可舞临汐却是无辜的,不管怎么样舞临汐都是舞家的二小姐,是舞临歌的亲妹妹这是不能改变的事实。

“我知道奶奶,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保护她的”舞临汐是她的亲妹妹,谁要伤害她她一定不会放过这个人的!“那就好那就——好”交代完了自己所要交代的所有事情,舞老夫人觉得自己再也没有力气支撑那双沉重的眼皮了,声音也从刚刚的大声变得慢慢小声,最后终于没了声音,手中原本握紧自己的手掌骤然松开,舞临歌心里咯噔一下子,抬头颤抖的看着舞老夫人。

当看见舞老夫人面带微笑的时候,眼泪终于倾泻而出,门被人从外面踢开,李氏兄妹跟拦住他们的管家还有奶娘拉拉扯扯的闯了进来,看见眼前这一幕全部愣住了,舞临歌将手中苍老的手放进了被子里面,将舞老夫人好好地放平躺在床上,然后整理好被子站起了身,后退几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身后传来各种各样的哭声,舞临歌都没有管,脸上眼泪不停可是却没有哭出声,更没有任何表情,恭恭敬敬的,舞临歌弯下身子冲着舞老夫人磕了三个响头,站起身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间,屋外天蓝的彻底,可是这种明媚的好天气却与人的心情没有匹配,舞临歌不管前生今世从小到大这辈子只跪过两次,第一次是这里的父亲去世的时候,第二次就是舞老夫人去世的时候,舞临歌相信舞老夫人的逝去并不代表一个生命的结束,就像是自己以为自己死了的时候,却还能在几千年前的宋朝活过来一样,老天自然有他的安排,轮回注定一切都会按照他该走的轨迹一点一点走下去,所以舞临歌不悲伤不伤心,只希望舞老夫人能跟自己一样,重生在世界的某个角落,继续她崭新的人生。

天黑了,县令刘家的府门外站着一个一身白衣素净的身影“原来是舞家大小姐,大小姐这么晚了怎么还来府里?少爷正在书房里面读书,奴才这就给您引路”当舞临歌一身素白衣裙,脸上脂粉未施发上只带一朵白花的出现在县令刘成的府邸门前的时候,看门的小厮看见舞临歌立刻赔上了笑脸,热情的将舞临歌引入府内,刘成是一个小小的县令,在这里管理着一些琐事,舞临歌自小就与刘成的大儿子刘果有婚约,而今天舞临歌之所以站在这里,就是为了来退婚的。

时间过得也快,距离舞老夫人去世转眼已经三天时间了,这三天舞临歌一直都忙着给舞老夫人操办葬礼,今天下午才刚刚入藏晚上舞临歌就马不停蹄的跑来这里退婚了,舞临歌从来都不喜欢刘果,只不过自小指腹为婚不得不走过场,如今舞家突遭巨变,她又答应舞老夫人入宫为官,所以这婚姻是不可能算数了,所以才特地过来退婚。

“大小姐,少爷就在前面的书房里面,您进去吧”小厮不想打扰舞临歌还有刘果的好事,所以自以为识趣的远远的退下了,舞临歌知道小厮的讨好,丹也没有过多的解释什么,直接走上前去,她现在没有心情管那么多事情,所以只能避重就轻,只是舞临歌没有想到的是,当她听见里面传来熟悉的女人声音推门而入的时候,竟然会看见那样一个画面。

 
5
第五章  退婚

 

“啊!”女人的尖叫声在耳边响起,舞临歌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这对正在调情的狗男女,不得不感叹,自己的穿越真是狗血到了极点,女主角的好朋友背叛的女主角,跟女主角的男朋友在一起鬼混,舞临歌真想仰天长啸一句,老天,你敢不敢再狗血一点?“临,临歌,你怎么会来?”突如其来的到访明显让刘果乱了分寸,慌忙拉上敞开的衣衫有些结巴的盯着眼前的舞临歌,双眼中绽放的光彩看的方便的殷小素直嫉妒,殷小素有些尴尬的慌忙的拉上刚刚被刘果扯开的衣衫,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反应。

“刘果,今天我来是要跟你退婚的,这是你家给我家的信物,今天我还给你”舞临歌悠哉的淡定的坐在一边的椅子上面,将手中的红色锦盒放在桌上,端起一边有些凉的茶碗优雅的饮了一口,大大方方的坦然的看着眼前这对狗男女的窘态,异常的冷静。

殷小素不是舞临歌最好的朋友,只是平常来往较多的富商家的女儿,朋友的背叛舞临歌不是没有尝试过,不管是前生还是今世舞临歌都非常注重友情,只是却总是遇人不淑,前世舞临歌的三个朋友连着背叛她三次,虽然原因都不是因为男人,但是那种伤害也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楚的,严格来说殷小素只能算是舞临歌的好朋友,而刘果则是经常出现在舞临歌身边,口口声声说爱舞临歌一生一世的人,原本就这样退婚舞临歌还觉得有些对不起刘果,而现在这种情况舞临歌一点都不觉得对不起刘果了。

“舞临歌,你这是做什么?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看见舞临歌那样淡定的面不改色的坐在那里跟自己说退婚,刘果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舞临歌,那种表情那种委屈,仿佛刚刚在那里跟女人颠鸾倒凤的不是他,而是舞临歌一样“阿果,她要退婚就让她退,你不是还有我吗?干嘛非要她”看着一脸平静的舞临歌,还有超极不满意想要挽留舞临歌的刘果,殷小素嚣张的开口,丝毫没觉得自己夺人夫婿是一件多么无耻的事情,反而那样的顺其自然理所应当。

其实殷小素嫉妒舞临歌,一直都嫉妒舞临歌,因为舞临歌拥有殷小素没有的好家世,也拥有殷小素没有的经商能力,更拥有殷小素没有的美貌还有气质,今天的舞临歌一身白衣孝服,脸上脂粉未施头上没带任何头饰,就那样简简单单的站在那里,就能博得头筹,那种纯洁的气质还有美貌,就像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高洁不争用骄傲的眼神看着世人,有一种高高在上不可亵渎的距离感,仿佛是误入凡尘的天上仙女,那样纯洁美丽。

那是殷小素所没有的东西,并且终其一生也无法得到改变的东西,所以殷小素妒忌,在得知舞临歌跟刘果有婚约的时候,殷小素更加妒忌,因为尽管刘果的父亲只是一个小小的七品县令,可是那毕竟是官,是他们这些商人所不能比拟的。

再加上刘果自命风流容貌不错也颇通几本诗书,对于殷小素这样没见过世面的女子来说已经是最好的夫婿了,所以殷小素心念一动就大胆的勾引了刘果,如愿以偿的爬上了刘果的床,殷小素不求可以做刘果的正室,也愿意忍受舞临歌做刘果的正室,只是想要得一个官太太的名声,为家里争光,士农工商,商是最低的就算再有钱也只是最低的,所以才有那么多商人的子女想要嫁入官家,而今天舞临歌的所作所为,对于殷小素来说无疑就是疯了,舞临歌如果想要退婚那就更好,省的她殷小素还要做小,只不过不知道刘果肯不肯放,看看刚刚刘果看见舞临歌那双眼放光的样子,殷小素总算彻底明白,刘果就是一个好色之徒,表面君子而已。

“我过来只是想要通知你,现在通知到了,告辞”实在不愿意在看到刘果那副狼狈的窘样,舞临歌一脸无话可说的样子,放下手中的茶碗,转身想要离开,今天接连忙了一天,连喝口茶的功夫都没有,如果不是这样舞临歌都懒得坐下来喝那凉掉的茶“你给我站住,舞临歌,你不要觉得你有多么的了不起,你充其量不过是个小商人的女儿,本公子能够看上你娶你做大算是给你面子,不然你一个商人的女儿就连给本公子做小都不配,你不要忘了我爹是县令,要不是看在你家那点财产上面,我看都不会看你一眼”舞临歌的行为彻底激怒了刘果,让刘果口不择言泼妇骂街一般开口乱吼乱叫。

舞临歌回头看着疯狗一样朝自己叫唤的刘果,实在不明白自己以前怎么会觉得这个人渣还不错,还会觉得他是一个人,现在看来完全就是一条疯狗,亏得自己刚刚还有那么一些愧疚,真是识人不清啊!“东西我已经给你放在桌上了,这婚约你要是不退我也没办法,对了,忘记告诉你了,我之所以退婚是因为我打算入宫做宫女了,你好自为之吧”舞临歌淡淡的丢下这句话转身大跨步头也不回的走了,刘果如遭晴天霹雳一下子跌坐在身后的软榻上面,愣愣的看着舞临歌消失的背影,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舞临歌竟然要进宫做宫女?这怎么可能?如果真如舞临歌所说,她要进宫做宫女,那么这门婚事就算是他不想退也不成,因为,他不可能等她一辈子!殷小素惊讶的看着舞临歌离去的背影,怎么也想不通一向心高气傲自由为上的舞临歌,怎么会选择进宫做宫女,虽然天下所有的女人都想要成为皇上的女人,可是却没有几个人真正能有这个机会,就算有些人破釜沉舟愿意先从宫女做起尝试,但是成功的人却几乎为零,一入宫门深似海,皇宫不是他们想进就能进的地方,他们没权没势就算进了那里也未必有能力有本事成为皇帝的女人,可是舞临歌为什么会这样选择呢?这实在不符合她的性格啊?难不成她的决定会跟她奶奶的过世有关系?不过不管怎样,现在这件事情就是好了,舞临歌走了她也许就能成为刘果的正室了!至于舞临歌为什么进宫,又关她什么事情呢? “我把你关在这里你倒是一点都不着急,就这样在这里念佛,难不成你是真的想出家当尼姑吗?”当这个充满嘲讽意味的声音响起的时候,舞临歌就知道,该来的一切终于还是来了,只是可惜的是自己当初没有想得多一点,从刘府出来没有去找自己的两个贴身丫鬟,反而直接回到这个家,这样才让继母有可乘之机,把自己抓起来关进佛堂“当与不当重要吗?你把我关在这里,我出不去与其挣扎倒不如老老实实呆着,难不成还要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吗?”放下手中的佛珠,舞临歌看都没看李氏一眼,一如既往的淡定的说道“你倒算是识相,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更加识相一点,说,老爷给你的那二十家的店铺的信物你放在哪里了?”李氏居高临下的看着淡定的舞临歌的侧脸,每看一眼就越加的厌恶舞临歌,因为舞临歌的容颜跟她母亲几乎一模一样,讨厌死了!“你已经霸占了这个家三分之二的财产,还想要霸占那二十家店铺吗?”舞临歌终于舍得将自己的视线从佛像上面转移到李氏的脸上,心中有些感叹的问,人总是不满足总是贪心的,比如眼前的李氏她的继母,手中已经拥有舞家全国各地四十多家店铺,却还是不满足想要夺走她手中仅剩的二十家店铺。

舞家三代为商发展的一直都是一帆风顺,这么多年来也累积了不少财富还有不动产,这六十家店铺就是舞家的不动产的主线。

本文标签:把她按住老子爽死她

上一篇:2021热门(浪货你那里又湿又紧 h)全文阅读

下一篇:2021最新(过来用嘴让老子爽一下)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