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公交车短篇做爰小说 亏亏的视频带疼痛声

2021-10-15 08:08:1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我师父没有修行天赋吗?”

  林羡鱼觉得趁着这会儿干脆有什么直接问个清楚,毕竟以后再要找李前辈估计很难,除非他有事找自己。

  “对啊,七十多了,才堪堪摸到炼气

我师父没有修行天赋吗?”

  林羡鱼觉得趁着这会儿干脆有什么直接问个清楚,毕竟以后再要找李前辈估计很难,除非他有事找自己。

  “对啊,七十多了,才堪堪摸到炼气大圆满的门槛,甚至还没有突破。”

  李前辈理所当然的说:“不过他的炼丹和医术天赋不错,你拜师到也不算太吃亏,如果不是我时日无多,你又有师父,也不愿意当守护者,否则我真想收你当徒弟。”

  林羡鱼这才恍然大悟,李前辈当然不知道自己师父修炼了多久,七十多还是练气九层在他这个筑基期的前辈眼里当然是资质不行了,不过林羡鱼却不打算解释,毕竟让这李前辈看轻自己等人反而有好处,要是真的让李前辈知道自己修炼的是天阶功法,那还不知道会生出什么波澜。

  “对了,李前辈,你刚才说大楚是乡野小地方?可是大楚已经是最繁荣的地方了啊。”

  林羡鱼没有纠结刚才的话题,更没有想要换师父的意思,当然李前辈这明里暗里虽然有意思自己愿意拜师就能收自己为徒的意思,但是林羡鱼对于这李前辈忌惮的很,更加不想往前凑,所以索性转换了话题。

  李前辈看到林羡鱼转换了话题,虽然心里有点不舒服,毕竟筑基期前辈透露出收徒弟的想法,这林羡鱼居然没有一点表示,本来还想说,如果林羡鱼求自己,自己就顺便收了。

  毕竟有师徒名义,照看起他未来的继任者就更师出有名一些,甚至在他的继任者还没有成长起来之前,还可以当一个靶子,还可以控制自己的势力,以后好交给他未来的真正的弟子。

  李前辈一点都不担心林羡鱼贪恋手中的权力,毕竟他以后的弟子可是她的亲侄子,而林羡鱼对于当继任者一点兴趣都没有,如果她真的抓着不放,让她当继任者也不是不行。

  可惜了,林羡鱼似乎没有一点兴趣。

  不过他也就可惜一下,毕竟他一个筑基期的人,不可能上赶着要收徒吧,更何况林羡鱼之前已经拒绝了他一次,不过对于林羡鱼的问题,他到是很乐意回答一下。

  “当然,大楚虽然是凡人界最繁华的地方,但是也正因为如此,灵气反而是最稀薄的,你去了真正的修行界就知道了。”

  “凡人能够看到的到达的地方,不过是一小块而已,真正的修行界,凡人会称为的海外蓬莱仙山、漠北极寒之地等等,实际上是有一道凡人无法穿越的屏障就可以去真正的修行界了,那边灵气充沛,就算是筑基期也不过是普通的修行者而已。”

  李前辈的话,让林羡鱼有些惊讶,她一直以为自己在的地方是历史拐了个弯,结果好像更像是平行世界?

  “李前辈可曾去过?”

  林羡鱼露出一丝神往。

  “没有去过,不过我看到过。”

  李前辈的话让林羡鱼有些迷糊。

  “这是什么意思?”

  林羡鱼看着李前辈露出些许神往和怀念,忍不住说。

  “这是我们守护者的秘密,如果你想当守护者,那我可以放弃你的侄儿,并且把秘密告诉你。”

  李前辈笑盈盈的看向林羡鱼。

  “那算了,我其实也没有那么好奇。”

  林羡鱼果断拒绝了。

  “李前辈,那不说真正的修行界,只说如今这乡野贫瘠的地方,也有大门派吗?也有许多厉害的修行者吗?大楚也是最贫瘠的地方吗?我毕竟对修行界真的一无所知,还请前辈指点。”

  林羡鱼开口问,她没有那么不切实际,毕竟她估计没有那么快会去李前辈所谓的真正的修行界。

  “有,而且都是修行界对应的大门派的弟子,这些弟子有些是修行无望,主动要求过来,毕竟虽然这里贫瘠,但是在这里可以拥有尊崇的地位,有些是被排挤过来的,还有一些则是真正的精英弟子,来历练人情的。”

  这些内幕是李神医这个散修无论如何也接触不到的,所以林羡鱼记得非常用心。

  “那这些大门派的弟子会经常来凡人的地方吗?”

  林羡鱼开口说:“还有最难对付的是不是真正的精英弟子?”

  “来的不多,不过也会来,这才是各国的守护者存在的真正意义,如果没有筑基期守护者坐镇的地方,几乎可以说是那些大门派随意收割的地方,但是如果有筑基期守护者,在自己的地方几乎可以说是同阶无敌。如果非要下狠手,两败俱伤,就是跨阶战斗也不是不可以。”

  李前辈的话让林羡鱼想到了很多东西,或许这位李前辈的伤势就是来自一次跨阶的战斗,来自一次两败俱伤吧,不过她不会这么不识趣的提。

  “对了,最难对付的反而不是那些精英弟子,那些精英弟子是注定要回归真正的修行界的,而且他们功法高深,底牌众多,对于这里的所谓的宝物和机缘也基本上看不上,虽然说有些看不起人,但是只要你不得罪他们,他们是不会刻意找人麻烦的。”

  “就如同真正的世家弟子,反而谦和有礼一样。他们来的目的只是人情历练,所以可能化身成普通人获得一些突破和修行的感悟,可能来的时候和离开的时候,你都不知道他们竟然是修行者,有些傲气的更是懒得和这里的门派说,毕竟在他们看来这些人都是没有前途的人。”

  李前辈的话让林羡鱼点了点头:“那么最难对付的应该是被排挤过来的嫡子,毕竟修行无望主动要过来的,无非就是想要些权势,而且估计还有好多落地生根,娶妻生子的,顾忌也多,只要给些面子应该好对付,但是如果是排挤过来的,那可能许多都是愤愤不平的。”

  “聪明,不过那些主动过来的,也很麻烦,特别是他们的子侄后辈最讨厌的就是天才,特别是不愿意低头的天才,所以羡鱼,如果你要闯荡修行界,有些该收敛的还得收敛,小心打了小的引出来老的。”

  李前辈对于林羡鱼叮嘱的非常诚恳。

  “放心,我不是招摇的人。”

  林羡鱼回答的非常快,不过李前辈看了一眼林羡鱼,想到她闹出来的动静,实在称不上什么低调不招摇,再看了看林羡鱼那张脸,叹气。

  “对了,散修呢?”

  林羡鱼自然明白李前辈的意思,不过她觉得挺委屈的,她真的没有惹事,都是事情找上她。

  “散修就复杂了,不少人为了提升修为都走上了邪路,比如田山人这种,其实傀儡术也算修行界中比较大的一支,但是他偏偏走的邪路是炼人偶。”

  “不过大部分散修对于你和你师父来说问题并不大,毕竟炼丹师和医修一般人都不愿意得罪。”

  李前辈对于李神医的修为虽然不屑一顾,但是这炼丹师和医修的水平他还是很佩服的。

  “算了,你问够多了,你该回去了。”

  李前辈觉得自己说的一句足够多了,就下了逐客令。

  “谢谢前辈,你这份指点之情和赠礼之情,我会记住的。”

  林羡鱼对着李前辈行了一个礼。

  “行了,毕竟我还指望你护着我未来的弟子呢,不用这般。”

  李前辈说完就离开了,而林羡鱼也出宫了。

  林羡鱼离宫之后,反而没有急着去赵虞虞那边,而是直接去了师父那边,今天了解的一些内幕,她一定要和师父说一说,然后和师父一起去林家。

  果然师父听到林羡鱼带来的消息之后,十分震惊,因为他了解的修行界只有凡人界这一点罢了,原来所谓高高在上的大门派,在修行界不过是一群没有前途的人,至于那些自己来历练的,高兴就这里门派说一声,不高兴或许历练结束了,这些大门派都不知道呢。

  “还真有点向往这修行界,以后我们都筑基了一定要去闯一闯。”

  李神医听完之后,忍不住开口说,他没有想过现在就去,毕竟不是这么容易到达的,而且按照那些李前辈的意思,那边筑基满地跑,炼气期的散修过去不是找抽吗?

  林羡鱼想了想,还是没有瞒着师父关于乾坤袋的事,一方面是这乾坤袋来历清白,她也相信师父不会谋夺自己的乾坤袋,甚至她都想过以后找到机会,直接将乾坤袋送给师父,另一方面是她自己却有很多其他的秘密,有时候使用系统空间都不得不小心翼翼,如果将乾坤袋告诉李神医了,很多东西就方便了起来。

  “对了,师父,李前辈还送了一个传说中的乾坤袋给我。”

  林羡鱼这话,一下子让李神医吓到了,哪怕他们对话早就布置了阵法,李神医也忍不住看了又看。

  “李前辈这么大方?”

  李神医震惊:“那乾坤袋可以给为师开开眼吗?”

  林羡鱼毫不犹豫就将乾坤袋给了李神医,让李神医后面想解释自己并不是贪心的话,都被堵上了,同时又有些感动,果然是自己的徒弟,无条件的信任自己。

  “师父,这李前辈是预先支付报酬呢,毕竟他留下的烂摊子可麻烦,而且他还说过阵子他寻摸来的《炼丹初解》要送给我们,不过条件是需要帮他炼制些丹药。”

  林羡鱼接着又说出了更让李神医震惊的话。

  “这李前辈还真是个好人。”

  李神医想了半天才说出来这么一句话:“这《炼丹初解》到了,一定要给我先看看。”

  “肯定给师父啊,我这炼丹水平比师父可差远了。”

  林羡鱼理所当然的说:“其实也是我替师父要的。”

  “你主动问李前辈要的?”

  “你怎么这么冒失,万一惹怒了他?”

  李神医听了之后,有些后怕。

  “放心吧,他用得着我不会的,再说了,在我们看来真珍贵,或许在这位筑基期前辈眼里也不过如此呢,而且我们也不白拿他的,不是还答应帮他炼丹吗?师父应该知道炼丹师多受欢迎呀,师父筑基之后,那就是筑基期的炼丹师了,这算他眼光好,提前投资。”

  林羡鱼笑嘻嘻的说。

  “你这个鬼丫头,我当然知道炼丹师难得,不然我这偌大的名声是怎么闯出来的,可是我会炼制的丹药着实有限,至于洗髓丹这种更不敢随意暴露,他是不是知道我成功炼制了洗髓丹?”

  李神医想到这里,忽然开口说。

  “对,不然也没有这么好说话。而且你这消息虽然不算流传多广,但是这毕竟是他的地盘,可能俗事他不管,但是你炼制出洗髓丹这么重要的事,他不可能真的一无所知。”

  “毕竟师父当初虽然隐秘,其实也不算多隐秘,还引来了不少人的争抢。”

  林羡鱼开口说:“师父,我们正好趁着这段时间多炼制一些疗伤和恢复灵气的丹药,毕竟之后的历练是什么情况谁也说不清楚,而且还可以光明正大的问李前辈要灵药,他的路子可比我们广多了。”

  “没错,既然他希望我帮他炼丹,那定然会帮我找到灵药的,只是下次必须小心再小心了,我这炼丹的水平也需要略加隐瞒,不然只怕麻烦上身。”

  李神医想了想,他炼丹的水平已经不错了,但是因为炼制的次数少还限制了他,他几乎可以感觉到每次炼丹他的技术都进步。

  “师父决定就好了。”

  林羡鱼开口说:“师父比我有经验。”

  “对了,这乾坤袋还给你,虽然不过水缸大小,但是也非常实用了,你一定要小心保护好,也不要露白了,特别是这乾坤袋还没有任何防护措施。”

  李神医仔细研究了一下乾坤袋就还给了林羡鱼。

“师父,以后我若是还能再寻到一个,就送给你。”

 文学



  林羡鱼并没有现在就送,一方面是这东西是守护者李前辈送的,她转手就送人,还在人眼皮子底下呢,也太不好了,另外一方面是她的确需要乾坤袋帮她掩饰些。

  “好,那我就等你了,说不定我比你先找到呢。”

  李神医对于林羡鱼的孝心还是很受用的,他也知道这是李前辈送的,林羡鱼肯定不能随意转手。

  “对了,师父,那个珍霜草有下落吗?不然我们让李前辈帮忙?”

  林羡鱼想到了之前推演出来的驻颜丹的配方中的那味难寻的灵药。

  “不用了,等《炼丹初解》到手看看,说不定会有驻颜丹的丹方呢?以后再说吧。”

  李神医开口说:“还有能少和李前辈打交道就少和他打交道,毕竟他是筑基期的前辈,想要折腾你,随随便便,而且他肯定不知道我们的功法是天阶功法,若是知道了,只怕我们都要倒霉,除非愿意将功法献上。”

  “我知道,我对谁都没有透露过。”

  林羡鱼点了点头接着说:“师父,师姐她练功练的如何了,需要我帮忙吗?”

  “还行,虽然悟性根骨都不行,但是只要入门了,水磨工夫,总有进步的,到时候我再给她弄些丹药来。”

  李神医开口说:“你不用担心,我对《长春决》也非常了解了,教芸儿绰绰有余了,不过芸儿还挺有韧性的,如今挺勤奋的,只是她的资质,就算用药物堆都难。”

  “师父,不用担心,只要我们的修为一直上去,炼丹术一直在进步,就算用药物堆,也能将师姐的修为堆上去的。”

  林羡鱼笑着说:“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去看我大嫂了,师父可要和我一起去?”

  “去吧,这预产期也没有两天了,我这次要仔细观察一番。”

  李神医算了算日子,开口说:“说起来,你真是个天才,这个办法本门医书上都没有记载,不过我觉得主要是跟你灵力变异的属性有关,一般的灵力只怕胎儿根本吃不消。”

  “的确是如此啦,不过就算我,也只能给一个胎儿温养三次。”

  林羡鱼点了点头:“而且不管是秦乐道还是我大哥还没出生的孩子,只怕以后都会无条件的信任我。”

  “本门治疗病人总有些这样的后遗症,实际上是对本门的一种保护,总不能前脚救人了,后脚就被自己救的人杀了吧?”

  李神医笑着说:“对于病人来说算后遗症,对于我们来说就算是一种保护措施了。”

  “嗯,师父说的也对。”

  林羡鱼点了点头,两人很快就来到了林家。

  李神医对于服用过三元丹的孕妇也非常有兴趣,所以经常会以把脉为理由,趁机探查赵虞虞的体内。

  开始的时候,赵虞虞和林家人都很担忧,后来就习惯了,李神医说是因为林羡鱼特别在意这个孩子,大家也都相信了。

  其实赵虞虞隐隐约约有种猜测,是不是那位守护者让李神医来的,不然李神医不至于这么仔细。

  只是赵虞虞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在李神医眼里其实一组观察试验材料的意义。

  不过都无所谓了,又过了两天,三月初一,到了赵虞虞的预产期,外面下着雨,赵虞虞就发动了,连忙带到了产房之中,而该去送信的都去送信了。

  至于林云风则前几天就被皇上放假了,一直都老老实实陪在了赵虞虞身边,这是皇上亲自下的旨意,没有人敢违逆,不少人都感慨,可惜了林云风一身的才学,最后却只能老老实实的侍奉一个妇人。

  如果是没有什么真才实学的人,他们不会这么感慨,偏偏林云风的才学是顶尖的那一批,但是却因为赵虞虞的缘故,只能在工部当一个小吏,甚至因为赵虞虞快要生了,特意下旨放了十几天的假去陪媳妇儿,简直是不务正业。

  之前羡慕林云风的人早就不羡慕了,毕竟没有人喜欢当自己娘子的附庸,不过他们却不知道皇上这次破例让林云风陪赵虞虞是因为赵虞虞生产之后就要外放,后面赵虞虞就要自己带孩子至少三年了。

  皇上虽然劝过自己的女儿,她是金枝玉叶,她的夫君自然应该以她为主,就算林云风是难得的人才,但是哪有自己的女儿重要,可是赵虞虞坚持要让自己夫君外放,发挥他的才能,以后可以庇护于她。

  皇上被赵虞虞说服了,所以就答应了下来,本来是打算等赵虞虞出了月子再外放的,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原本那位丁忧了,缺一下子空出来了,然后水利大事不能长期缺人只能提前去,所以林云风启程的日子被皇上定在了洗三礼之后。

  “见过皇上。”

  众人正一片纷乱的时候,忽然看到皇上微服进来了,林云风连忙开口说。

  一听,大家都连忙跪下了,林羡鱼如今在产房自然不可能出来行礼,至于李神医则早就躲开了,他不想自己太格格不入,也不想跟皇上行礼。

  “虞虞怎么样了?进去多久了?”

  皇上露出一副焦急的神色,之前林隋珠出生的时候,他都没有亲自前来,但是这个孩子不一样,他可是未来的守护者,也是林羡鱼的第一个儿子,甚至以后他的嫡子能不能顺利继位都要靠这个孩子了。

  “陛下,虞虞已经进去半个时辰了,一切都很顺利,我妹妹也在里面,您放心。”

  林云风开口回答。

  “皇上怎么亲自过来了?”

  林云风有些不安的开口,他记得赵虞虞生头胎的时候,皇上只是派了大太监过来而已。

  “自然是担心朕的女儿和外孙。”

  皇上不知道林云风是否知道实情,就算知道,他也不能在众人面前说,于是干脆转移了话题:“云风,你可有给你儿子取名?”

  “取了好几个,到时候挑一个合适的。”

  林云风连忙开口说。

  “不用忙活了,朕给他赐名,卫国,保家卫国的卫国。”

  皇上的话让众人连忙跪下谢恩,只有林羡鱼听着外面的动静想翻白眼,林卫国也太难听了吧,不过皇上取的名就是叫狗蛋也只能领旨谢恩,寻常人哪有这样的荣耀。

  不过林羡鱼想到林卫国的姐姐被赐名林隋珠,称号是和璧郡主,再想想林卫国这名字,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不过林羡鱼心里在吐槽,但是林家人却是很高兴的。

  “我爹怎么来了?”

  赵虞虞痛的眉头紧皱,还是开口问了一句。

  而稳婆则压力非常大,因为皇上在外面啊,不过在林羡鱼的柔声安慰之下,赵虞虞和稳婆总算没有被皇上过来的消息打扰到。

  “轰!”

  忽然一阵惊雷闪电,接着开始不停的雷鸣电闪起来,让众人都吓了一跳。

  而就在这惊雷闪电之中,传来了哇哇的哭声。

  说来也奇怪,这哇哇的哭声一传出来,雷鸣电闪立刻停止了,乌云也散开了,露出了七彩祥云,映照在了林卫国出生的屋顶上。

  “祥瑞之兆。”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大楚大兴之兆。”

  身旁跟着的太监立刻跪下来开始歌功颂德。

  “赏,都重重有赏。”

  林老爷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之前因为皇上在而不敢出声,在听到自己的孙子的哭声的时候终于忍耐不住了。

  “恭喜,母子平安。”

  奶娘抱着林卫国出来了,而李神医和林羡鱼则依然在仔细的帮林羡鱼检查身体。

  “好,好。”

  “林云风接旨。”

  皇上看着这个婴儿,越看越觉得这婴儿的眉眼和自己非常相似,当然也是因为赵虞虞就是眉眼和自己最相似的缘故,但是一见之下就非常喜欢。

  而旨意则是早就拟好了,本来皇上还想重新换一个,但是觉得小孩子还小,怕福薄承受不住这么大的福气,就依然按照原来的旨意宣了。

  两道旨意一出,京城里的人顿时不知道皇上的意思了。

  第一道旨意是给林家长孙赐名林卫国,封号定国郡王。

  这名字和称号都挺有意思的,林隋珠封号和璧郡主能够理解这是对于赵虞虞这个嫡公主的宠爱,但是这定国郡王林卫国就有意思了,不管是卫国还是定国都是不能随便用的,更何况这么大点的孩子,能承受的起吗?

  但是不管怎么样,皇上金口玉言,大皇子和二皇子的儿子都没有被封郡王的,反而让林卫国夺了头筹,这一时之间又知道多少人酸的不行,而众人有一件事可以肯定,那就是赵虞虞绝对是皇上最钟爱的孩子,如果不是她是女子,只怕早就是太子了。

  而第二道旨意下来之后,让众人更是无法理解了,是一道外放的旨意,让林云风上任都江堰的知州,正五品,林云风之前在工部就是一个正六品的小吏,虽然说算是连跳两级,但是京官和外放哪里能想必,更何况都江堰也不是什么好去处,不仅不是,还相当麻烦。

  最重要的是,让他启程的时间居然就在四天之后,也就是说林卫国的洗三礼一结束,林云风就得马不停蹄的上任,虽然说是因为原来的知州丁忧的缘故,但是出缺的地方远不止都江堰一处啊,为什么非要这么急,甚至连给儿子办满月酒的机会都不给呢?

  一时之间,众人竟然猜测是不是林云风惹恼了皇上,所以皇上才要小惩大诫一番,但是也不对啊,再怎么样不看僧面看佛面,赵虞虞才刚生产,不至于就这么急着将她夫君支走吧?

  如果说赵虞虞失宠了,就更不对了,那补品和赏赐如流水一般的送来,恨不得将整个内库都搬空了,再加上刚封的定国郡王,怎么看也不像失宠的样子?

  最后大家也没有猜测出什么来,到是很多人流水般的送礼过来,毕竟皇上都送礼了,别人怎么能落后呢,有些人想送,还没有门路呢。

  而洗三礼的时候,到没有大操大办,都是家里人,但是皇上居然亲自出席了,就更让众人惊讶了,而有些知道内情的,还知道其实赵虞虞生产当天皇上还亲自出宫,就更惊讶了。

  不管怎么样了,洗三礼办完了,这林卫国的小金库到是丰富了不少,赵虞虞将这些全收起来当做林卫国的私产了,之前林隋珠收到的礼物也是收起来给她以后当嫁妆。

  而除了赵虞虞在坐月子,林卫国还太小以后,林家全家出动给林云风送行,包括林霜霜和林苍苍都从书院里请了假,东方白也被林羡鱼带来给舅舅送行了,话都说的差不多了,林羡鱼才找到一个机会单独和林云风说话。

  “大哥,你这一去一定要小心,这个香囊切不可离身,里面有我给你准备的一些避毒避瘴气的药物,还有一张护身符,希望你片刻不要离身。”

  林羡鱼在给林云风送行的时候,找了个机会单独和林云风说话。

  林羡鱼还拜托了阿钦找了李家商行的人一起同行,虽然林家也请了些护卫,但是李家商行的保镖历来是最好的,而且对于一路上也更加熟悉。

  “放心吧,妹妹送我的东西,我自然会好好保管的,不过羡鱼什么时候亲自给我绣一个,你看着鞋子,可是霜霜亲自做给我的。”

  林云风带着几分笑意和调侃。

  “大哥,我是大夫,不会刺绣,这一颗十全救心丸,你带着,轻易不要使用,更不要用来随意发善心救人,我这是给你保命用的。”

  林羡鱼瞪了一眼林云风,也就只有自家大哥是不是拿刺绣这事来调侃自己了。

  “你放心吧,我不会轻易救人的,这是妹妹给我最后的保障,岂能随便使用。”

  林云风虽然是一个正直的人,但是不迂腐,这是他妹妹给他保命的东西,自然不会随意的拿来发善心救人。

  “我走以后,就要麻烦你多照顾照顾家里了,特别是虞虞,虽然让你一个已经嫁人的小姑子照顾大嫂不太好,但是……”

本文标签:公交车短篇做爰小说

上一篇:我们班里男生都捏我胸 我们班的男生把我的胸

下一篇:男的插曲女的叫视频-冷廷遇进入了简夏的身体246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