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72种啪姿势大全动态图

2021-10-15 08:29:3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和胡建军把话说清楚的,可胡建军急着看地形。

  刚才胡建军说走就走,也没给他说话的机会,他只能想办法把胡建军留下。

  他说了什么?

  战国时期的棺椁!

  这是实话吧

和胡建军把话说清楚的,可胡建军急着看地形。

  刚才胡建军说走就走,也没给他说话的机会,他只能想办法把胡建军留下。

  他说了什么?

  战国时期的棺椁!

  这是实话吧。

  只是没说棺椁是什么材质。

  也没有说,树王下面只有棺椁,并没有墓。

  他骗胡建军了么?

  没有。

  他只是少说了一些重要信息。

  “兄弟,现在打洞,还是等到晚上?”

  胡建军扭头向山下的核桃村看去,貌似从村里向这里看,一切都看的很清楚,只不过唐宇有官方身份,就是不知道现在打盗洞,村民看到了,唐宇能不能搞的定,毕竟这次不是官方行动。

  没错,他以为唐宇是借助职务之便谋私财。

  “不能等到晚上,现在就动手。”

  唐宇说着从钱夹子里拿出个阵盘。

  无论青铜棺椁里是什么,白天挖出来,比晚上挖要安全一些。

  “遮目阵?”胡建军看了眼阵盘,就猜到铭刻的是什么阵法了,顿时就笑着伸出大拇指,是真没想到唐宇准备的如此充分。

  遮目阵和遮目术同出一源。

  唐宇用真气激活阵盘,整棵树王就被阵法笼罩。

  此时从村里看过来,什么异常都看不到。

  等会哪怕是把树王砍了拔了,阵盘外的人也看不到丝毫异常之处。

  唐宇飞身上树,将阵盘放在树杈上,胡建军也没有闲着,从背包中取出洛阳铲,一截一截的连接上,就要打土确定从哪里打盗洞。

  他有将盗洞直接达到墓室的本事。

  寻龙望气,分金定穴。

  这是摸金校尉的看家本领。

  “不用这么麻烦。”唐宇从树上跃下,拿过胡建军手中的洛阳铲,在地上打了四个坑,又画线连成一个长方形。

  “就这么大的范围,向下挖十来米就行。”

  要不是怕动静大,被村民发现,不然他就让圣像暴力轰出个大坑了。

  “???”胡建军一脸的懵逼。

  从业这么多年,第一次见人这么打盗洞。

  画这么大的范围,还向下挖十来米?

  这哪是打盗洞,看着明明是在挖坟坑。

  嗯?

  坟坑?

  他猛然反应过来。

  “兄弟,什么情况?”

  胡建军皱眉看着唐宇,“这下面只有一口棺材?”

  “对,就只有一口棺材。”

  唐宇点头,从钱夹子里取出两把铁铲,递给胡建军一把,自己就率先动手干活,“几百年前,有人从那边的古墓盗出这口棺材,埋在了这棵树下。我也是偶然得到这个消息,这不趁着那些人的后人还没来,抢先挖出来么。”

  胡建军恍然大悟,随后又担忧道:“棺材里的明器都还在吗?”

  “当然在,不然我叫你来干嘛?”唐宇知道胡建军担忧什么,将铁铲插在一旁,取出支票本开了张一千万的支票,撕下后递给胡建军,“无论棺材里有什么东西,都归我,这一千万是你的劳务费,有问题吗?”

  “一千万,有点少吧。”胡建军看看支票,犹豫一下没有接,“战国时期的明器,随便摸几件就不止一千万啊。我大老远的跑来一趟,再给加点呗。”

  唐宇笑眯眯的问道:“万一棺材被开过,摸不到明器呢?”

  摸不到明器,一分都赚不到。

  现在收下支票,至少能保底。

  胡建军稍微一犹豫,就痛快的收下支票。

  虽然有点少,可稳赚一千万。

  旱涝保收。

  当下二人不再废话,立刻掘土挖坑。

  都是修者,无论体力还是耐力都不是寻常人可比的,再加上怕有村民上山,二人挥起铲子都很卖力,半个多小时就挖出个十来米的大坑。

  “差不多了,你退后,我清理一下树根。”

  唐宇一直用元神向下探,发现挖到青铜棺椁了,他就立刻停手。

  等胡建军飞身从坑里跃出去,他就取出断龙剑,轻松的割断缠绕包裹青铜棺椁的树根,又清理一下棺椁四周的泥土,就从坑里跃出去。他和胡建军联手,用气机将青铜棺椁从坑里提了出来。

  “兄弟,你什么境界,气机怎么这么强大?”

  胡建军累出一脑门的汗珠,气喘着打量唐宇。

  他是先天境后期,气机却没有唐宇这般强大。

  “我的境界和实力,都在你之上。”唐宇也有些累,毕竟青铜棺椁太过沉重,不过没累到胡建军的这种程度,淡淡的一笑,就用断龙剑清理到棺椁上残留的树根泥土。

  胡建军明显是还要说什么,可是看到棺材竟然是青铜的,顿时就是一愣,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急忙上前仔细的查看一下,脸色瞬间就大变,“真是青铜棺椁?我戳他个老哥啊,兄弟,你搞毛啊,怎么会是个青铜棺椁?”

  “我之前没说是青铜棺椁吗?”唐宇一脸的疑惑。

  “你要是说了,打死我也不和你挖。”胡建军气的直跳脚,已经意识到唐宇把他玩了,就要收拾东西走人,“听说过青铜棺,窨子棺,八字不硬莫近前吗?你自己玩吧,我先走了,我可还没活够呢。”

  “活儿干到一半就走,不怕传出去砸了摸金校尉的招牌?”唐宇依然是不拦着胡建军,取出个扫帚清扫青铜棺椁上的泥土。

  “砸了招牌,也比丢了小命强。”胡建军的态度很坚决,背上背包就取出那张支票,“支票还你,分文不收,拜拜。”

  “用得着这么紧张吗?”唐宇很是无语,“接下来的活儿不用你插手,你只需帮我看看这口棺能不能开,看完了拿着支票走人。”

  “只看,不动手?”胡建军质疑的看着唐宇。

  现在的他,对唐宇已经失去信任了。

  青铜棺椁没挖出来之前,唐宇没给他透露一点有用的信息。

  他现在要是还反应不过来是怎么回事,他就真是个傻子了。

  “我只是想知道这口棺材有什么说道。”唐宇收起扫帚点上根烟,“我实话和你说,这里面的确有东西,只不过我不确定是阴魂还是僵尸。叫你来,就是让你帮忙看看能不能开棺,毕竟在这方面你是行家,我和你比不了。”

  “不用看,不能开。”胡建军很是严肃的说道:“青铜棺和窨子棺,是绝对不能开的,这是规矩,破了这个规矩,一定会死。”

“不知道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吗?”

 文学



  唐宇颇为无语。

  他真没想到胡建军,竟然是个守规矩的摸金校尉,“你看看这上面雕的是什么,能不能以此推断出里面是阴魂,还是僵尸……如果要是你的手足兄弟,我加钱。”

  “还有心情玩梗?你心真大啊。”

  胡建军也无语了。

  这可是青铜棺椁啊。

  面对这么个大凶之物,竟然一点也不紧张?

  叹了口气后,他上前围着青铜棺椁转了一圈,神色无比的凝重,摇头道:“雕的都是神话中的神鸟神兽,除了装饰,还是用来隐藏镇尸符的。”

  他在棺盖上比划的几下,大致画出一道符。

  “绝对是镇尸符,就是看不出出自哪一门。”

  说着,他来到棺材尾部,“看到这面铜镜了么,也是镇尸的。”

  唐宇点了点头,示意胡建军继续说。

  胡建军摸出烟点上一根,走到一旁蹲在阳光下。

  “从鸟兽纹上来看,棺中之人生前应该是个将军。”

  “兽眼开孔,这种事情闻所未闻。”

  “孔中飘出的阴气不重,未必就是好事。”

  “下葬用青铜棺椁,不是下葬前有尸变的迹象,就是肢解惨死,怨气极重的那种,一两千年过去了,飘出的阴气没道理不重。”

  “从这一点来看,里面应该是个僵尸。”

  “一两千年的僵尸,应该是个绿僵,也有可能是毛僵。”

  胡建军看向唐宇,“你开棺是为了里面的东西吧。我的建议是放弃。这口青铜棺椁就是个盲盒,开盲盒最多是赔钱,开这口青铜棺椁,赔的一定是小命。”

  唐宇围着青铜棺椁转了几圈,“有多大把握确定里面是僵尸?”

  “七成把握。”胡建军很是头疼,“我说了这么多,你还想开棺?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值得你拿命冒险?别和我说有雮尘珠,那是神话故事中的三大神珠之一,没有证据能证明真实存在。哪怕存在,你也不是搬山道人,找那东西干嘛。”

  “看多了吧。”

  唐宇无语的看了眼胡建军。

  他也不再多说废话,取出一颗丹药抛给胡建军,“壮骨丹,玄医堂出品,价值一千万一颗,抵你的劳务费了。”

  “这可是好东西。”胡建军没想到唐宇说抛就抛过来,手忙脚乱的接住,放在鼻下嗅了嗅,顿时就眉开眼笑。

  玄医堂不限量出售壮骨丹,一千万一颗,有钱就能买到,可问题是一千万一颗啊,长期服用效果显著,有多少修者拥有长期服用的财力?

  反正他是没有长期服用的财力。

  而且,他也没准备服用。

  拿到黑市上出手,怎么也能卖九百万。

  过来帮唐宇挖出青铜棺椁,一共赚到手一千九百万,他能不高兴么。

  不过收起壮骨丹后,他看了眼青铜棺椁,叹口气才说道:“兄弟,听人劝,吃饱饭,还是别开棺了。我可不想失去你这个兄弟。”

  “放心吧,你没了,我都不会没。”唐宇笑着摆头道:“你先走,我找个地方开棺,绝对不会出事。”

  “行吧,告辞。”胡建军拱手抱拳,转身就走了。

  可是走出十几米,他长长叹口气,转身大步回来,懊恼道:“戳他个老哥的,老胡我要是扔下你自己开棺,心里这关过不去。过命的交情啊,真要是走了,不成心魔也得后悔。”

  唐宇不由得笑了。

  没先想到这家伙还挺仗义。

  “行,那就留下,搞定了一起走。”

  唐宇不再废话,收拾东西将大坑填上恢复原样。

  而后,他抬手对着青铜棺椁一挥手,青铜棺椁就收进了无常袋中。

  “???”胡建军以为是收进钱夹子里了,疑惑道:“现在不开棺?”

  唐宇摇头道:“不能在这里开,得找个安全的地方。”

  胡建军以为唐宇是要找个空地之类的地方,布上法阵等等防护后开棺,以免搞不定里面的僵尸,跑出去祸乱天下。

  唐宇也不说什么,带着他下山远处。

  飞掠出几里地,见唐宇还没有停步的意思,胡建军就更加疑惑,“兄弟,你这是要去哪里呀?这里就挺好,视野开阔,周围也没有什么村子,动起手可以放开手脚。”

  唐宇脚步不停,“前面有更合适的地方。”

  胡建军无奈,只能跟着继续飞掠。

  又飞掠出几里地,胡建军神色陡然一凝。

  前方是一片很大的空地,地面明显是刚被犁过,空气中有着一股泥土气,关键是一点草木都没有,怎么看都像是强大的修者战斗造成的。

  没等他开口,唐宇先说话了。

  “到了。”

  唐宇停步,拦下要上前的胡建军。

  胡建军疑惑不解的看着唐宇。

  “等会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别大呼小叫。”唐宇提醒一声,也不多说什么,对着远处的树林拱手道:“前辈,不打扰您休息吧,小子来找您聊天了。”

  前辈?

  树林中有隐世高人?

  胡建军疑惑的四处张望几眼,貌似不是什么洞天福地呀。

  原本面前的树林被夷为平地了,再加上胡三姑过来显了一把圣,吓得树林中强大的存在,将阴气都收敛了,而他也没有用望气符,看不到树林上空凝聚的阴气。

  不然,看到那遮天蔽日的阴气,恐怕他立刻就调头闪人了。

  可是下一秒,他脸色还是变了。

  一道身影从树林中飞起,御空而来。

  身穿古代的官服。

  飞僵!

  作为当世最牛掰的摸金校尉,他一眼就认出来者是什么东西。

  “卧槽,这就是你来找的前辈?”

  胡建军声音颤抖,身子也颤抖。

  “嘘,别说话,看着就行。”唐宇示意胡建军噤声,生怕胡建军哪句话没说对,把这只强大的飞僵惹怒,万一飞僵杀出来,他俩都得交代在这里。

  不过,没有比这里更合适的开棺之地了。

  发现青铜棺椁时,他就想到来这里开棺了。

  无论青铜棺椁里面有什么东西,哪怕真开出一只飞僵,他搞不定,飞来的这只飞僵还搞不定?就算这只飞僵搞不定,树林里更强大的存在绝对能搞的定。

  “伤势都恢复了?”飞僵在十几米外落下,笑着打量一下唐宇,而后又打量一下瑟瑟发抖的胡建军,笑容顿时就更浓了,“给我带来一位小兄弟?”

  “这是我兄弟,过命的那种。”唐宇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知道飞僵是把胡建军当成他带来的见面礼了,连忙把脑袋摇成拨浪鼓,“我带他过来是长长见识的。”

  “哦。”飞僵有些失望。

  要是换做平时,他一定会引诱胡建军进去。

  可现在嘛,胡三姑显过圣了,他就不敢再有什么想法。

  万一把胡建军引进去美餐一顿,会惹怒那位九尾火狐,就太得不偿失了。

  飞僵重新看向唐宇,笑着问道:“找我不是为了聊天吧。”

本文标签: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

上一篇:男的插曲女的叫视频-冷廷遇进入了简夏的身体246

下一篇:醒来时他还在继续 短篇小甜文小说全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