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激情 小说-精品视频乱码一区二区三区

2021-10-15 08:40:1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小叔叔几人开口,他一直在身后听着,他离京的日子,京城很热闹啊!

  前方鉴赏很热闹,将卓古瑜围在中间,有奉承的,有好奇永安国公府还有什么宝贝收藏。

  昌忠压低声音,“心

小叔叔几人开口,他一直在身后听着,他离京的日子,京城很热闹啊!

  前方鉴赏很热闹,将卓古瑜围在中间,有奉承的,有好奇永安国公府还有什么宝贝收藏。

  昌忠压低声音,“心机啊。”

  吴世恒嗤笑一声,何止是心机,先从永安国公府的收藏鉴赏,珠玉在前,最后一幅画的鉴赏可想而知,关心顾昇,“你没事吧。”

  顾昇指尖捏着茶杯,“我能有什么事?”

  吴世恒见顾昇真不在意,哈哈笑着,“不愧是我朋友。”

  顾昇余光看向周昌智大人,大人不在意,他自然不在意,“今日我的画能和齐大师的真迹一起鉴赏,我的荣幸。”

  昌忠心道,侄女看人的眼光的确好,这份心性难得。

  很快到了第三幅画,众人见到画愣住了,有人问,“这幅画是?”

  卓古瑜看向顾昇,“这幅画是我求探花郎画的。”

  众人看向顾昇,顾昇拿起茶杯,“卓榜眼花了不少银子。”

  卓古瑜眼底冷了几分,这一声榜眼真是刺耳,“谁让我知顾公子缺银子。”

  顾昇脸上笑容没变,“卓公子还要画吗?”

  厅内的众人都精明,这时都明白,今日赏画针对探花郎,有人眼底鄙夷探花郎,有人不愿意多言。

  卓古瑜的出身在,有同层次的朋友,接了卓古瑜的话,“我等要好好鉴赏探花郎的画,不知道值不值卓公子的银子。”

  顾昇伸出手,“请。”

  昌智嘴角含笑,顾昇自己不在意就没人能伤的了他,越看越满意,可惜不是定亲的时机,心里想着在翰林院盯紧一些。

  顾昇的画达不到大师的境界,自然被批了一通,今日卓古瑜大手笔请了许多人,本有看好顾昇想嫁女的,今日都歇了心思。

  皇宫,周书仁拿着信的手一直抖,缓了一会神又看了一遍,“呵呵。”

  皇上眼神有些飘,“目前双胞胎回不来了。”

  周书仁扯了扯嘴角,“哦。”

  皇上干笑一声,“他们很出色。”

  周书仁心里狂翻白眼,是啊,出色到惹了公主非君不嫁,“嗯。”

  皇上眯着眼睛,“行了啊,朕不信你没算到。”

  周书仁心塞啊,算到和成真是两码事,“臣的外孙啊。”

  皇上也想翻白眼了,“他们会回来的。”

  周书仁深吸一口气,“臣要消化消化消息。”

  皇上示意张公公拿过银票,“这是今年的二百两。”

  周书仁手不抖了,将信件放下装好银票道:“臣退下了。”

  “回吧。”

  周书仁出了政殿,外面飘着清雪,嘟囔着,“今年的雪下得真勤快。”

  小公公帮着打伞,“侯爷小心路滑。”

  周书仁脚步停顿,伸出手拿过伞,随后从荷包里掏出一块碎银子递给小公公,“回去吧。”

  小公公将碎银子装好,他们这些小公公喜欢和周侯打交道。

  周书仁用伞挡着脸,哪里还有在政殿的表情,脸上十分的平静,长叹一口气,日后如何,全看双胞胎自己了,他这个外公没办法了。

  周侯府,竹兰意外的很,“你怎么回来了?”

  周书仁将荷包解开,“这是今年的二百两。”

  竹兰随着书仁往卧室走,“不回户部了?”

  “不回了,今日在家休息。”

  竹兰将便服拿过来,帮着书仁换好衣服,“有事?”

  两口子在卧室,身边没有丫头在,周书仁讲了双胞胎的事,竹兰也郁闷,可他们也没法子,“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

  周书仁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昌智几人还没回来?”

  “没有。”

  又过了半个多时辰,昌智几个才回来,进门知道爹回来了,昌智几个来了主院。

  周书仁歪靠着看书,见儿子们进来,“瞧你们眉宇的兴奋,今日很高兴?”

  昌忠仗着自己是小儿子,坐在爹的身边,“爹,今日有意外。”

  周书仁也来了兴趣,“哦?”

  昌忠说了永安国公府收藏的画,“未来驸马说画是他外家的,他家还存着登记的册子。”

  周书仁坐起身,“这么巧?”

  昌智笑着,“就是这么巧。”

  周书仁摸着胡子,当年抢夺的不仅仅是画,“吴家不知是永安国公府抢的?”

  如果知道,就没有今日的意外了。

  昌忠,“当时都是下面抢了孝敬上去的,吴家也不清楚。”

  而且王朝更替,吴家也不敢查啊。

  周书仁重新歪靠着,“顾昇如何?”

  昌智开口,“心性很豁达,他的画被批了,他都认真记下,离别的时候还说今日收获颇丰。”

  周书仁笑了,儿子语气里都是满意,“什么事都有两面性,他能取齐优点不错。”

  昌忠点头,虽然有人批评刻薄一些,却也指出了不足,今日受邀大部分是世家出身,自小培养的眼力是实打实的。

  随后顾昇在京城出名了,以前温老大人这样身份不会关注顾昇,现在记住顾昇这个名字了。

  自从鉴赏画后,今日又是顾昇进宫,别说卓古瑜懵了,其他人也摸不到头脑。

  宫内周书仁做汇报,顾昇拿着笔坐在一旁记录着,等汇报结束,顾昇起身退了出去。

  皇上抿了一口端上来的茶水,“就是没什么上进心。”

  周书仁笑着,“皇上很喜欢他的豁达。”

  皇上放下茶杯,“见多了耍心思的,认真做分内事的确不错。”

  他原本想法培养顾昇,结果发现顾昇没野心,在卓古瑜的对比下,顾昇让他又好气又好笑,后又知道周书仁看上了,他也就放弃顾昇了。

  周书仁,“的确是难得的心性。”

  皇上哼了一声,“没有周侯府暗地里护着,他的日子可没现在好过。”

  周书仁挑眉,“他也是有本事的,他和未来驸马很投缘。”

  皇上,“......”

  不投缘才奇怪,两个都没上进心。

皇上又笑了,“昨日吴世恒进宫请安。”

 文学



  周书仁听出了皇上语气里的愉悦,很满意这位驸马,所以卓古瑜对上未来驸马稳输,不对,根本没有可比性。

  皇上又道:“永安国公当年收刮了不少是好东西。”

  周书仁心道来了,“臣不清楚,您知道臣的家底都是一点点赞起来的,臣没享受过一夜暴富的感觉。”

  皇上乐了,“周侯府攒了不小的家底。”

  周书仁得意了,“臣娘子是管家的好手。”

  皇上感慨,“侯夫人的确有能力,朕最近看了不少荣恩卿送回来的书信。”

  周书仁听了心疼明瑞,冬日赶路,孙子遭大罪了,住的条件不提,光赶路就够受的,“明瑞送回来的家书,臣也仔细看过。”

  皇上笑着,“数算的书在私塾推广不错,孩子们接受良好,朕最近思索许多。”

  周书仁心里一动,皇上提了荣恩卿,这是准备提前改变京郊的庄子?

  又过了一刻钟,皇上要继续批奏折,周书仁和顾昇一同出宫。

  周书仁走了几步停下,示意顾昇走近一些不用错开几步。

  顾昇心里十分的紧张,“侯爷。”

  周书仁,“你可知你现在的名声?”

  顾昇提着心,小心的回着,“下官知道。”

  最近向他求画的少了,他也能听到背后有人议论他,那又如何?他攒了不少银子,添了不少产业。

  周书仁没回头看顾昇,继续走着,“高处的风景很美。”

  顾昇反应一会,斟酌的回话,“下官觉得眼前风景更好。”

  周书仁侧头,“你可知你不努力,等差距拉开等待你的是什么?”

  顾昇拳头微微握紧,“臣清楚。”

  所以他和未来驸马是朋友,他也谋划着。

  周书仁挑眉没再多言离开,脸上的神色说明心情不错。

  顾昇心里七上八下的,他不知道回答是否让侯爷满意,顾昇抬脚跟上。

  周侯府,竹兰读着明瑞的信,信上明瑞的感悟很多,也见了许多的生死,他亲手埋葬了死去的孩子,字里行间透着浓浓的无力感,孙子给她写信,寻求解答。

  竹兰起身去书房,拿起信纸组织了语言才落笔,现代都没解决孤儿的问题,何况是条件更差的古代,先是安慰孙子,笔下一转说了循序渐进,什么都有过程,目前能做的问心无愧。

  写好信仔细检查才装入信封,同时叹气,京郊庄子能良性发展,她不仅占了身份的便利,还因这里是都城。

  而各种请大夫教学都难,冷风吹过,心里发堵,古代条件太差了,多少孩子死于冬日。

  京外,明瑞咳嗽着,荣恩卿帮着倒水,“这次听我的,我们在城中停留,等你病好了继续赶路。”

  明瑞喝了水,“我耽误了行程。”

  荣恩卿拿过茶杯,“你要知道孩子们病逝不怪你。”

  明瑞靠着枕头,“我清楚。”

  只是心里难受,这一路见的太多了,一直压在心里。

  荣恩卿心道,还是年轻见的少,“当年我经商的时候什么人都见过。”

  他见惯了形形色色苦难的人,哪怕成了荣侯,多年养尊处优又有儿有女,他的心也没多柔软过。

  他去京郊的庄子给自己找事做,对孩子教导上心满足感更大一些,出京办差更多的是为了自己。

  明瑞又咳嗽一声,“我见的还是少。”

  以为自己心志坚定,结果高估了自己。

  荣恩卿,“所以说你是幸福的。”

  周侯府的孩子都是幸福的,有疼爱的父母,府内没有乱七八糟的存在,兄弟情深,多少人羡慕。

  明瑞哪怕没见到苦难的孩子,他也清楚自己是幸福的,妻子成长环境算是好的,不也有庶出的弟妹。

  荣恩卿继续道:“现在见识弊端是好事,只有发现问题才能去解决,我们不该回忆错处应该想如何去解决问题。”

  说着起身拍了拍明瑞的肩膀,示意明瑞休息。

  明瑞没休息,心道他这一路在荣恩卿身上学到了许多,想了一会闭上眼睛,回忆起随太子出行待过的村庄,回忆的多了嘴角多了笑容,才慢慢的睡下。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就入了腊月,腊月过后就是新年,一年又要过去了。

  草原的信件终于送到了京城,竹兰看完信笑出声,“可苦了明云,瞧瞧信上提了多少次水果和青菜?”

  李氏,“这一回多准备一些,免得再出现大雪封路。”

  竹兰道:“庄子的青菜产量不错,留下够吃的都给明云送过去,对别光送蔬菜干,多将青菜过下热水冻了送过去。”

  以前家里不需要往远地方送青菜,所以也没研究过,明云去草原后,冬日怎么吃上新鲜青菜不会冻坏,周老大两口子动了脑筋。

  李氏笑着,“都准备好了。”

  竹兰又道:“还有冻梨别忘了。”

  秋日,周侯府就收了不少梨和柿子,入了冬就冻了起来,大部分为明云准备的。

  李氏道:“娘,明云松了不少牛肉回来,您看是现在分了,还是能年底分?”

  “等年底再分,可惜明腾吃不了。”

  周侯府为四舅茹素四十九天,周书仁想继续皇上也不允许,全因书仁年纪大了,皇上怕折腾出病。

  明腾则是自己要求茹素一年,继承了整个荣家,周家没人劝明腾。

  李氏心疼儿子,“还好没亏待我孙子。”

  竹兰失笑,“孩子需要营养,明腾可不糊涂。”

  李氏已经从爹娘去世中走出来,“娘,明辉这些日子时常出门,没事吗?”

  “已经没事了。”

  水贼的事已经尘埃落定,推出来的猪已经杀了,而且明辉和吴世恒来往,安全还是能保证的。

  京城谁不知道皇上满意未来驸马,时不时进宫请安,还能留在宫中吃饭。

  下午,周老大从京郊回来,直奔着主院而来,竹兰正练字,听到一声娘,她的手一抖一张字毁了,“你都当爷爷多年了,还莽莽撞撞的?”

  周老大,“娘,打起来了。”

本文标签:精品视频乱码一区二区三区

上一篇:醒来时他还在继续 短篇小甜文小说全集

下一篇:好爽好大再深点高H|一下比一下撞的狠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