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好爽好大再深点高H|一下比一下撞的狠

2021-10-15 08:43:1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他病中的时候整日里想的都是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突然发现,这小丫头也许根本不是什么都不懂,而是太懂了.......所以才总是装出一副对感情不谙世事的模样,偏生旁的事儿她都懂。

他病中的时候整日里想的都是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突然发现,这小丫头也许根本不是什么都不懂,而是太懂了.......所以才总是装出一副对感情不谙世事的模样,偏生旁的事儿她都懂。

  想通了,褚一诺也就明白了。

  既然明白了自己的感情,褚一诺就没准备放过。这一次回来就来堵她,结果小丫头那副担忧,让褚一诺知道,这丫头心里是有他的。

  所以,褚一诺才仗着自己还伤着,就想要先表白。

  结果就是.......砰的一声,房门被人撞开,褚元白急吼吼的跑进来,手里还提着长袍,可是看到房间里的这一幕,褚元白哆嗦着,却猛地关严了房门。

  褚一诺:“.......”

  李晓萱嘴角抽了抽,突然就想到了一个梗。说是女儿带着男朋友回家,老母亲不是拖地就是收拾屋子,就是怕女儿被外面的小猪拱了;轮到儿子带着女朋友上门,明明还没吃饭,老母亲、老父亲也会找着各种理由出门。

  褚元白这一个关门,李晓萱秒懂。

  哈,没曾想褚先生浓眉大眼的,竟是这样的先生。

  果然,身后就有人道:“不是说一诺回来了吗,先生怎么还站在这?”是自家小哥哥的声音,李晓萱嘴角抽了抽,狠狠的瞪了褚一诺一眼。现在再出去,反而要让人误会了。

  “啊,无事,走的急了,腿疼。”褚元白不擅长撒谎,一句话说的磕磕绊绊的。

  李晓萱就狠狠的踩了褚一诺的脚一下,悄悄打开了后窗户,溜了。

  褚一诺就摸了摸鼻子,心道:“这可真是亲爹啊!”得,这一顿打算是彻底躲不过了。

  褚元白再打开房门的时候,褚一诺已经收拾妥当,“爹,儿子回来了。”

  看着跪在脚下乖巧的孩子,褚元白这一颗心,算是彻底放下了,他一把扶起儿子,就去脱他身上的衣裳,这会儿都顾不得儿子刚才抱着人家小姑娘了。

  “唉,爹,爹您这是干什么,晓枫还在这呢。”褚一诺以为自家爹要罚,并不敢真的挣扎,等被脱了上衣就猛地按住了裤子。“爹!”他一脸哀求,就算是要罚,他也不会逃,问题是,让人看着受罚,他还是很介意的。“爹给儿子留点脸面,我自己撑着。”说着就真的去炕边撑好,可等了半天并没有熟悉的痛处,他就愣了。

  门边,李晓枫捂着嘴,看着褚一诺后背刚刚愈合的伤疤,小正太嘴唇动了动,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褚一诺后知后觉的,就看到自家爹眼睛通红的盯着自己,他暗道一声糟糕,再想说什么,却已经被褚元白按着,不由分说扒了他的衣裳,竟是彻彻底底的检查了一遍。

  不光是刀伤,褚一诺身上还有箭伤,因着年纪小,当年被毒打落下的伤痕更是处处都在,惹得褚元白又是一阵泪目。

  “快、晓枫,你去请了族长,烦请族长差遣一个人去请了肖老爷子过来。”孩子脸上都没有什么血色,他这时候哪里还有孩子离家出走的恼火,一颗心只剩下了担忧。

  “爹,没事儿的,我其实.......”褚一诺一开口,就被褚元白狠狠的瞪了一眼,“咱们的账回头再算!”威胁似的在他屁股上拍了一下,褚元白若不是看他身上有伤,只这离家这么久这一条,就要狠狠的收拾他一顿。还有之前他开门那会儿,这臭小子竟然.......褚元白简直没脸看。人家的小白菜啊,就这么被自家儿子给拱了,让他有什么脸面面对晓竹他们几个?

  褚一诺小脸通红,纵然他在陛下那里得了差事,已经是有官身的人了。可是面对这个一心为着他考虑的父亲,褚一诺竟是升不起任何反抗的心思。相反,两世为人都没有长辈照拂,让他格外贪恋褚元白这个父亲的照顾,一切的慈爱乃至于责打,在褚一诺看来,这来自于父亲的疼爱,即使是疼痛,依然是带着爱怜的。

  “爹,儿子知道错了,爹......”他说着就要跪下去,却被褚元白不由分说的抱住了。“老实在炕上歇着,等肖老爷子看过了再说。”他顿了顿,“你还怕自己没有挨打的时候吗?”想着这小子一声不吭的离开,竟是给自己弄得一身的伤,褚元白真是又气又恨的,把人搂在怀里,照着那屁股就狠狠扇了两巴掌。

  “你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不会照顾自己,你是要气死我吧?”兀自不解气,又扇了两下,那力气,可真是实诚的,打的褚一诺都忍不住呼痛。他爹这是铁砂掌吧,怎么一段时间没见,这力气还见大了呢?

  腰肢被父亲揽着,即使是打他,也是小心翼翼的拖着他的身子,褚一诺纵然屁股像是着了火似的,可依然体会到父亲那股浓浓的忧心,他下意识的抱紧了父亲的腰,也不求饶,只是下意识的蹭了蹭,像极了讨好的小动物。

  褚元白这一颗心啊,平日里也没少罚学生,可是这会儿被儿子这样无声的撒娇,真是什么心思都没有了。

  “你啊你啊。”褚元白不忍心,却还是甩了两巴掌。

  褚一诺小脸通红,屁股都被扇麻了,瞥到炕边的笤扫疙瘩,忙抓在手里,回身塞给了褚元白。“爹仔细手疼。”他只穿了一条亵裤,这会儿整个人都被打红了似的,却乖巧的又把臀往后送了送,竟是一副认打认罚的架势。

  儿子这样,褚元白愈发的下不去手了,可要让他就这么饶了这小子,也是心有不甘。这一次弄得满身是伤的回来,下一次呢?

  难不成每一次都会这么命大?

  褚元白真是怕了。

  “等你的伤好的,不能这么饶了你,你且先记着。”恶狠狠的放话,眸子里却满是心疼,褚元白小心翼翼的扶着他趴在炕上,就去拽他的裤子。

  褚一诺只稍微一挣扎,就把脸埋在了被子里。这么大的人了,还被父亲按在怀里打屁股,真是丢死人了。

  不过用手扇了几巴掌而已,虽然褚元白是盛怒之下,却也顾着他身上的伤,到底是没打坏,只是微微有些红肿,父子俩就都松了口气。

  父子俩这边还没来得及说上话,就听到隔壁院子里有人大声吵嚷。

  “李晓竹你给我滚出来,你怎么教育的,瞅瞅你家的野孩子把我闺女打的!”

“李晓竹你给我滚出来,瞅瞅你教出来的好妹妹,我家孩子都要被她打死了!”

 文学



  “大家伙过来给评评理,李晓竹自梳了那也是顶门立户的,可别当自己还是孩子啥的,瞅瞅她妹妹把我家俩丫头给打的呦,我家闺女那可是要嫁给大户人家的,瞅瞅给打的。”

  “我们如今可不是白人,那是族长的亲家,李晓萱那死丫头就这么打我闺女,那是没有把族长放在眼里,这要是不狠狠的收拾一顿,不定要怎么丢咱们大柳树屯的脸面呢,到时候整个屯子都要跟着丢人。”

  李老五的话,让围观的众人面面相觑的。

  “不至于吧,不就是小孩子家家的玩闹吗,几个小姑娘闹腾,还能咋地?”就有人开口道:“你家哪个丫头让晓萱给打了?”

  李晓萱会功夫,如今在大柳树屯不是什么秘密,大家伙就想着,那丫头当日打夏家沟村那帮子那股子狠辣劲儿,也许真的打了李老五的闺女也说不定。

  小孩子吗,哪有不打架的。

  所以说,大家伙根本没当回事儿,还有人道:“李老五,这卖了一个闺女,你如今腰杆子也撑起来了,好家伙,这新衣裳穿的可真是气派。”

  “可不咋地,老五现在行了,恩铭少爷是你的女婿了,这可不是人都厉害了。”这话听着有点儿酸,显然村里也是啥样人都有。

  还有人在说和。

  “几个孩子也不容易,老五你也别不让分,我瞅着晓萱那孩子仁义,不能随便打人,你问清楚了。”

  李老五听着那些奉承话,就飘飘然了,如今谁不知道他是李恩铭的老丈人,屯子里现在跟他说话都是客客气气的,以前可没有这待遇。

  “我这身衣裳,是族长亲自送的,是给我闺女的聘礼。谁让我养了个好闺女,这不是让族长看上了,不然咋就进了族长家的门。”屯子里那么多漂亮的小姑娘,若不是自己家好,咋就自己闺女被族长看好了。

  李老五可不管旁人背后说什么,就道:“这可不是我仗势欺人哈,这李晓萱那死丫头你们是没看到,把我家盼娣打的脸都肿了,这死丫头阴着呢,看我闺女漂亮就往脸上招呼。好家伙,我闺女那是要嫁给大户人家当媳妇的,她这么一打,以后还咋嫁人?”

  李盼娣?

  众人面面相觑的,“你们家盼娣都十几岁了吧,晓萱才七岁啊,咋打的她?”

  “对啊,晓萱那孩子轻易不跟屯子里的孩子玩儿,咋就打了盼娣呢?”

  “我还以为是你们家来娣跟晓萱打起来了,毕竟那俩孩子差不多岁数。不是我说哈,这盼娣都多老大了,也是要嫁人的年纪了,咋这么老大了还跟屯子里的小姑娘打架呢,这要是传出去,谁敢要啊。”

  “就是的,不是我说哈,老五啊,你这也不能太惯着孩子了。小姑娘家家的,不说多文静吧,可也不能打人啊。”

  “就是,还打晓萱,晓萱那丫头才多大啊?”

  说辞几乎是一边倒,李老五今儿来闹事儿,断然没有想到是这么一个结果。他这几日被屯子里的人捧着、敬重着,就有些忘乎所以了。压根没有想到,李晓萱因为上次卖羊的事儿,再加上之前夏家沟村来闹腾小姑娘出手了,在大柳树屯的口碑可不是当初李王氏胡乱编排的时候了。

  李老五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哎,你们莫不是猪油蒙了心?”怎么都帮着那个死丫头。“你们也说了,那个死丫头功夫那么好,一刀子下去,大男人都被她捅死了,我家盼娣才刚满十二岁,哪里是那死丫头的对手,可不是让她把个脸蛋都打肿了。这小姑娘的面皮多要紧,我们家盼娣长得好看,那脸蛋俊俏,可是要嫁给大户人家的。”

  自从大闺女李招娣嫁给了李恩铭,李老五得了好处,再也不说养闺女没有用的话了。如今屯子里的敬重他,还不是生了一个好闺女,多少人羡慕不来呢。

  好家伙他可是有四个闺女的,这要是每个闺女都嫁的这么好,没有儿子又能咋样?自家娘说得对,到时候他再娶一个大姑娘给他生儿子就是了。

  “哈,你也说人家晓萱一刀就能把个大男人捅死,不是我说,就你们家盼娣和来娣一起上,也打不过晓萱吧。现在只是打了两巴掌,你就偷着乐吧。”就有人嚷嚷着,“别是你闺女得罪了晓萱吧,不然那孩子咋没有打旁人呢?”

  说到底,谁都不是傻子。

  这话一出,大家伙果然嚷嚷,“晓萱平日里除了跟她二叔家的俩丫头玩儿,也就是跟着春兰家的闺女一起,咋地就打了你闺女,肯定是你闺女干啥了。”

  “上次那老赵家的丫头和你家盼娣,好像没少说人家晓萱的坏话吧,别是因为这个吧。”就有记性好的又提起这一茬。

  “艾玛,那都过去多久的事儿了。”

  李老五一听,这话越说越离谱,就更不高兴了。

  “我不管,反正我闺女让李晓萱那死丫头给打坏了,我也不欺负她一个小丫头。如今他们家是李晓竹做主,李晓竹你给我滚出来,这件事儿你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咱们就去找族长。我看看,我这个恩铭少爷的老丈人,你们敢不敢得罪。”

  李老五一看周围人都老实了,就哼了一声,“我家盼娣和来娣那都被打肿了脸,现在就去族长家里找她大姐去了,你们要是敢欺负我,看看族长怎么收拾你们。”他梗着脖子,一副“我是族长亲家”的高高在上姿态,一身新衣裳穿在身上,那气势,拿捏的也是够可以的。

  院子里,李晓萱都被气乐了。

  “大姐你听听这话说的都不要脸,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族长的亲家呢。”就这样的品行,漫说族长的亲家了,就算是将来那位李招娣有机会生下一男半女的,族长家里也不会认下这门亲戚。

  “大姐你别出去,不过一个搞不明白事情的蠢笨货,免得旁人乱说话。”大姐毕竟是大姑娘了,李晓萱怒气冲冲的就出去了。

  “死丫头,你还敢出来!”见到李晓萱,李老五的眼睛都红了。“敢打我闺女,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死丫头,看我不打死你的。”

  李晓萱站在大门口,满脸的嘲讽都掩饰不住。“就你?”她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抱着胳膊冷笑,“你确定你能打的过我?”

本文标签:好爽好大再深点高H

上一篇:激情 小说-精品视频乱码一区二区三区

下一篇:2021最热门(男女交性过程视频无遮挡实录)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