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韩国漫画漫免费观看免费-bl纯肉巨黄文短篇

2021-10-15 09:24:0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老五又有些郁闷,“这样的天才,就该留在自己身边,辅助朝事才对,不大想以后让他跟着四爷做生意。”

“圆圆自己喜欢啊,他打小就喜欢做生意。”元卿凌道。

老五又有些郁闷,“这样的天才,就该留在自己身边,辅助朝事才对,不大想以后让他跟着四爷做生意。”

    “圆圆自己喜欢啊,他打小就喜欢做生意。”元卿凌道。

    “确实也是。”老五想起小时候的汤圆,都敢帮其他孩子写功课赚钱,他是有多喜欢做生意啊,他的天赋,打小就有。

    元卿凌有一点疑惑的,与他一同散步问道:“你说,四爷为什么不把自家的生意给自己的孩子呢?非得找咱家圆圆当接班人,这么大的生意,每年赚多少钱啊?哪怕他只分给圆圆一成,那也是不少的钱啊。”

    宇文皓牵着她的手,轻声道:“论做生意,四爷在咱北唐来说,算是第一人了,但是天赋这玩意,不是人人都有,这么大的生意,不是任何人都能接班,若非像我们家圆圆那样的天才,只怕也接不来啊。”

    元卿凌点头,“你说得也有道理。”

    “再者,父母爱子之心,其实都是一样的,他本来就是晚年得子,他能一直扶持孩子吗?不能啊,若是不能,留下这半壁江山般的家财,那得多少人觊觎?一代能保住,第二代呢?第三代呢?还不如交出去,然后给他们留足了金钱,让他们安稳富足一生便算了。”

    元卿凌笑着打了他一下,“你敢说我师父晚年得子?他知道不得跟你急啊?”

    “他那妖孽模样,不管是晚年还是青年,都一样,你见他这些年老过吗?”

    “也不能说没老过,只是老得慢一点而已。”元卿凌道。

    四爷真是北唐的一朵奇葩,没见过他保养容貌,但是他就是不显老。

    四五十的人,瞧着就跟三十岁的人一样,而且,近些年发现他还越来越有魅力,一种经历了世事之后,渐渐显露出来被打磨过的沉静温润。

    “老元,你觉得他是拉皮了还是因为别的原因?”宇文皓饶有兴味地问道。

    元卿凌道:“肯定不是拉皮,咱这里也没可以拉皮的医美机构。”

    “那莫非跟我一样,身体里有冰虫子?”宇文皓对自己的容貌现在也是很满意,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就会希望自己能永葆青春。

    纵然不爱美的人,也是如此。

    当然,他更讲究的是身体不老,心也不老,容貌反而是其次的。

    元卿凌觉得回去之后,还真可以研究一下四爷的容貌。

    她认为,四爷真不是不老,而是老得缓慢,而且,有一种装老的感觉,有时候见他皮肤特别的好,但有时候见他皮肤很差,仿佛往脸上涂抹了一层泥灰。

    他近些年会穿一些比较沉色的衣裳,符合他的年纪,却不符合他的容貌。

    四爷怎么都没想到,在千里之外的夫妇,会研究起他的容貌来。

    但是,他抱着二哈,还是打了几个喷嚏,仿佛在暗示谁在算计他似的。

    “驸马,今天白向斋的掌柜给我送来了一串珊瑚,你过来帮我看看,怎么搭配?”公主手里挂着珠串在廊下,犯愁地看着他。

    “红珊瑚搭配素锦,很好的。”四爷起身,回头瞧了公主一眼,眉目温柔地走了进去。

    “鼻子怎么红了?”公主瞧着他,问道。

    “有人在说我的坏话。”四爷闲闲地说、

    “谁?”

    四爷牵着她的手进去,“不知道,仇家太多

大队伍开始踏上归程了。

    要先回到江北府,带上受伤的魏王和陪伴受伤魏王的静和。

    宇文皓在路上的时候就在猜测,不知道他们进展得怎么样呢?老三这辈子还能走这桃花运吗?

    到了江北府,他们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因为徐一先来告知回程,魏王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回去了。

    他伤势已经大好,就是走路不大方便。

    宇文皓看到他那样,心里挺难受的,老三是为了他,才会在鬼门关里走一趟。

    所以,老五不让别人帮忙,亲自帮他把东西搬到马车上。

    这些年,在江北府安家,好东西虽然没有,但每逢看到一些东西,觉得静和喜欢的,他都会买下来,只是这么多年了,也从来不敢送出去。

    现在好了,一股脑送出去,只是需要用马车运送。

    反正已经走完了最后的旅程,所以宇文皓慢慢地跟着他们走也行,不着急策马飞奔。

    半道歇息的时候,元卿凌留心观察了一下魏王和静和,他们之间没见有什么火花,就像细水长流的两个亲人,会互相关心一下,但眼神很少对视。

    老五也观察了,他跟元卿凌说:“还没我们一成的恩爱。”

    “不能这样比啊,咱这情况,主要是有一方死皮赖脸。”元卿凌打趣道。

    “知道。”宇文皓瞧了她一眼,“要不是你死皮赖脸地跟着我,甘当甜狗,咱也不能过得那么恩爱,能维持着这么好的夫妻感情,真要好好感激当甜狗的那一个,你说对不对?”

    元卿凌笑着道:“对,你说得都对。”

    宇文皓认真地点了点头,凶神恶煞地抱着她,“但当甜狗的那个,应该觉得很高兴,很幸福,对不对?”

    “对对对!”元卿凌哈哈大笑。

    徐一看过来,咦了一声,又转了头过去,不要脸,光天化日之下,搂搂抱抱,成何体统?几十岁的人了,一点都不知道收敛,装什么恩爱?

    徐一就觉得皇上和皇后的恩爱有些太过分了,一点都不顾及别人的感受,他就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搂抱阿四。

    他瞧了瞧阿四,她正坐在树底下扇着手,红彤彤的脸颊,虽不若以前那样的肌肤胜雪,但却别有一番风韵。

    他悄然走过去,坐在了她的身边,也伸手抱了她一下。

    阿四推了他一把,“要点脸,这么多人呢。”

    “皇上和皇后不还是这样。”徐一不满地道。

    “咱不学他们,不行吗?”阿四探头看了一眼宇文皓和元卿凌,看到他们站在一起,皇上的手就放在元姐姐的肩膀上,轻声说着话,眉梢上都是欢喜之色。

    她便也把脑袋枕在徐一的肩膀上,倒也是,出来一趟,就该恣意放松一些才是的。

    魏王喝水吃干粮之后,抬起头一看,只见老五抱着媳妇,徐一这小子也抱着媳妇,他呸了一声,瞧了一眼站在溪边的静和,她的双手垂下,似乎在等着谁去牵。

    他当即拿起一个馍馍,便往静和身边走去,“还要再吃一个吗?”

    静和摇头,“不吃了,我吃过了,你吃吧。”

    “我吃不了一个,要不我们一人一半?”他说着便把馍馍掰开,递给了静和一半,“分甘同味。”

    静和瞧着他递过来的馍馍,还是接了过来,“好!”

    魏王黝黑的脸堆满了笑意,露出洁白的牙齿。

    宇文皓瞧过去了,轻声对元卿凌道:“他才是甜狗

魏王不在乎,也不奢求,人生这么多年的经验,历尽风霜,他知道奢求太多反而什么都得不到。

 文学


    以前的他,从没想过有今天。

    所以,心满意足啦!

    傻笑了一通之后,他蹲下来掏出个本子开始记名字。

    实在是儿女太多,好多名字他都没记住,得趁回京之前,把他们的名字都记住了。

    有几个其实到了适婚年龄,可以说亲了,魏王心里盘算着他这一次回来,要把他们几个的婚事先定下来。

    不管今年成不成亲,但得先定下来。

    老五远远看着他,没言语,心头却是有点儿酸楚。

    “觉得他委屈?”元卿凌问道。

    “倒不是,只是这么多孩子,也没有他亲生的。”老五道。

    “不重要,这一点都不重要。”元卿凌看过去,轻声道:“静和做的事情,其实很伟大,对每一个她救回去的孩子来说,静和给了他们一个新的生命,新的世界,新的人生。”

    “我知道。”老五收起那点悲悯的心绪,“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了,总会感性一些。”

    元卿凌笑了起来,“当皇帝的那个人,其实是最不能感性的,好了,差不多启程了,走吧。”

    一声令下,大家又开始出发了。

    当在外的时候,总是很思念京城。

    但是即将要归家,又舍不得这大好江山。

    元卿凌没有坐在马车里,而是和老五策马并行。

    “这一次本来想把孩子们也带回京城,但想想,再等等吧,我觉得,再过一年半载的,他们就能抽身离开,偶尔回去看一下就行了,老元,你觉得呢?”

    “我觉得也可以。”元卿凌看着他,“老五,你是想让孩子们都在身边了吧?”

    宇文皓轻轻地叹了一声,“我们的这几个孩子,打从出生到现在,真正留在我们身边的日子其实不长啊,尤其这几年,我想要找齐一家人吃顿饭,都觉得十分困难。现在就这么困难,等他们以后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自己的孩子,还能给我们分多少时间呢?”

    老五今天真的很感性。

    出来一趟,让他更加的脚踏实地了,他从高高的帝王之位走了下来,走向了凡尘俗世,走向了人间烟火。

    但元卿凌很赞成他的话。

    有时候这些事情都不敢深思,深思就会心酸。

    盼着他们长大,但是长大之后,他们就会从这个家庭里割裂出去,成立自己的小家庭,至于逢年过节,才会聚在一起。

    然后,他们会有很多其他新的身份,丈夫,父亲,别人的女婿,别人的姐夫甚至妹夫之类的。

    而现在他们是宇文皓和元卿凌的儿子,可没有陪在身边。

    这么一想,确实眼泪都忍不住要下来了。

    当然,从一个身份走向更多的身份,那是人生必经之路,都是值得开心的,所有人都会庆祝他们的成长。

    而心酸的父母呢?也要为他们鼓掌欢呼,等欢声笑语落幕之后,再躲起来看着冷清的身边,相对无言。

    从江北府回到京城,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其实走走停停的,算起来也不算慢了。

    到了直隶,那就是归心似箭了。

    四爷仿佛早知道他们回来,竟然策马到城门迎接。

    看到他们的时候,四爷也表现出了开心。

    实在是这些年跟他们几个混在一起,都混习惯了,这段日子他们没在,他想喝酒都找不到伴,已经很将就地跟毁天灭地他们喝了。

    四爷不许他们马上回宫,全部把人拉到了自己的府邸,先喝上一顿再说,慰藉一下自己寂寞了许久的心灵

本文标签:韩国漫画漫免费观看免费

上一篇:他发疯地撞着他 小东西这才一颗珠子而已

下一篇:办公室老师揉我胸揉捏-新搬来的女邻居不戴乳罩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