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床震加喘息声视频|我坐在学长的鸡上面写作业

2021-10-15 09:29:2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问道:“你还笑得出来。”

我说道:“我倒是真的能笑出来,还好你不执着自己去带队,否则现在遇到台风海风陷入麻烦的是你了。”

的确,如果是黑明珠亲

问道:“你还笑得出来。”

    我说道:“我倒是真的能笑出来,还好你不执着自己去带队,否则现在遇到台风海风陷入麻烦的是你了。”

    的确,如果是黑明珠亲自跑去带队,现在陷入台风中的肯定是黑明珠了。

    黑明珠说道:“我准备想去的。”

    我说道:“然后没去?”

    她说道:“你用安眠药搞得我睡着了。”

    我大吃一惊,说道:“是这样子的吗。”

    原来,黑明珠昨晚派了舰队出去,基于如果让我们知道肯定阻挠她出去的原因,她没有提前告知我们她的计划,她打算在舰队出发的时候上船出发,甚至手下也不知道,只以为派手下们出去而已。

    没想到的是因为被我下了安眠药睡了十二个小时后,她错过了此行。

    也好,还好,错过了此行。

    我说道:“黑明珠,你何必这样子,打仗难道需要将军第一个冲刺吗?你在幕后操作就好了,你冲刺干什么。我问你多少次了,你知不知道,你到底知不知道周瑜怎么死的。”

    她摆摆手,示意我别废话了。

    她不耐烦得很。

    我说道:“假如你出去的话,现在遇到危险的不是你吗。假如你死了,怎么办。”

    她说道:“这不是没出去吗。”

    我说道:“假如不是因为我放了安眠药,你还不出去了吗。”

    她说道:“有完没有完了,有完没完了。”

    我皱起了眉头。

    看来,我已经无法说服得了她了,对于这个女子,固执得要死,难办。

    倘若还有下次,她肯定还有下次,她铁定会跑出去打仗,跑出去前线。

    我说道:“真的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她拿起手机,远离了我,然后打电话给手下。

    手机联系不上,她拿了卫星电话,用卫星电话打过去。

    让手下们指挥舰队立即前往可以停靠的岛屿躲避台风。

    接着,她放大卫星地图,看看地图上我们的舰队离最近的可躲避台风的岛屿有多远。

    她说道:“这个季节,为什么还有台风,还起得那么突然。”

    她摇着头,说道:“不对啊,为什么呢,为什么。”

    她在自言自语了。

    天气对于海上作战的舰队,有着生死的作用关系,每次出海,必然要看天气,但这一次,台风突然的起来,实在是意外之外。

    而且,台风的中心点,距离舰队是如此的近,并且是直接扑向舰队而来。

    黑明珠深呼吸一下,坐在了沙发上。

    我去倒了一杯水给了黑明珠。

    我说道:“别想那么多了,尽人事,听天命。如果舰队真的遭遇不测,也真的是没有办法的事,你说呢。我们需要做最坏的打算。”

    黑明珠说道:“我有些累,我需要休息一会儿。”

    我问道:“真休息?”

    她躺下来,说道:“真的休息,有些累。”

    心累。

    派出去的舰队突遇台风,让她感到头疼。

    既然她要休息,那我就不打扰她了吧。

    黑明珠转身背对我侧躺着,我拿着毯子给她盖上了。

    然后出去了外边。

    刚走出去几步,遇到了过来的柳智慧。

    看来是有急事找我?

    我抬头看看她,问道:“走那么急呢。”

    柳智慧说道:“我听说出去的舰队遇到台风了。”

    我说道:“哦你知道了。”

    柳智慧说道:“黑明珠没出去吧。”

    我说道:“原本是要出去的,不是我给她吃了安眠药吗,睡到了今天,昨晚就没去成。”

    柳智慧说道:“看来她拿我们的话都当耳边风。”

    我说道:“她这个人就这样,根本听不得任何人的话。”

    柳智慧说道:“舰队都沉了也没有什么,黑明珠在就好。”

    我说道:“虽然这么想很什么,很过分,但却是实话,舰队没有了,慢慢来,重建。但是黑明珠挂了,这边的头头就没了。”

    柳智慧说道:“这边都没了我也不急,我怕的是你受不住。”

    我说道:“走走走,那边去说。”

    柳智慧说道:“黑明珠没事吧。”

    我说道:“她休息了,说自己太累了,干脆就先躺下休息了。”

    柳智慧说道:“每天一堆事,如乱麻般。”

    我说道:“对,用脑过度,她还在恢复期,受不了。”

    柳智慧问我道:“吃过饭了吗。”

    我说道:“刚才跟黑明珠吃的那个,也不算饭吧,她那个凉了的早餐。”

    就是西红柿,青瓜,牛奶鸡蛋。

    都是凉了的。

    我吃了几口也咽不下去。

    我说道:“干嘛,请我吃饭啊。”

    柳智慧说道:“以前是求着我来和你吃饭,现在出息了,让我请你吃饭。”

    我说道:“行,我请你吃饭,走吧。”

    她说道:“不去。”

    我说道:“那我求你跟我一起吃饭。”

    她说道:“为什么。”

    我说道:“就是想和你一起吃饭。”

    她说道:“我看到你我吃不下饭。”

    我说道:“我看不到你,我吃不下饭。”

    虽然嘴上说不去,身体却很诚实。

    一路跟着我往饭店。

    我问道:“今早没吃饭吧。”

    她说道:“都在忙,学校的事。”

    我说道:“辛苦了。”

    她说道:“乐在其中。”

    我说道:“那就好。”

    我们去了一家粤菜馆,点了一些蒸笼包子小吃,凤爪,排骨什么的。

    正宗的粤菜。

    吃了几口,味道还行。

    倒了一人一杯茶,喝着,吃着。

    看看阴沉的天空,海面远处开始下起了小雨。

    我说道:“天气真的是阴晴不定,昨天呢好好的,今天呢下起了雨。真他妈像极了人生,永远不可能一帆风顺,晴朗平静的。昨天好好的,今天就翻船。”

    柳智慧说道:“人生不都这样子吗,问题叠着问题过,人活着就是不停的解决问题和麻烦的一个过程。”

    我说道:“我自己想想心都累,何况是一直在解决问题的黑明珠,不知道这个重担子压在我身上的话,我顶得不得住。”

    柳智慧说道:“看抗压能力,我觉得,你可以。

得到柳智慧的肯定,我心里颇为得意,颇为高兴。
 

 文学

    我说道:“谢谢你对我的肯定。”

    柳智慧说道:“去帮黑明珠扛起更多的负担。”

    我说道:“我是愿意的,我也是这么做的,但她昨晚让人出击,她也没跟我说。”

    柳智慧说道:“她是愿意和你说的,但是她想跑出去外边去指挥打仗,她和你说了,你必然拉住她阻挠她,所以她不说。”

    我说道:“关键是作为一号人物,一个将军,为什么非要上前线冲刺。”

    柳智慧说道:“原因你懂。”

    我说道:“懂,我懂,我怎么不懂。”

    柳智慧低头,吃东西。

    我喝了两口茶。

    放下茶杯,我叫服务员给我弄杯柳橙汁,要鲜榨的。

    问柳智慧喝不喝。

    她也点头。

    服务员说这儿没有。

    我给了她钱,让她去外边的奶茶店弄来两杯,不要加糖。

    我点了一支烟,然后把凳子拉开一些,免得柳智慧闻到烟雾。

    我说道:“以前在监狱的时候,可没想到过我们走到这一步来。我问你啊,换做是你,面对人生中的失败,你会怎样。”

    柳智慧说道:“不屈不挠,跟命运抗争到底,只要活着一口气,就不会放弃。哪怕是不择手段,也要不达目的不罢休。”

    我说道:“那如果是爱上了一个人,却得不到呢。”

    柳智慧看了看我,问道:“你是说你自己吗,说我得不到你么。”

    我说道:“不是不是,我是说假如你人生中,在没有遇到我之前,也没有遇到你那些糟心的改变你一生的惨案,那你面对自己喜欢的男生,妄图以感情俘虏之,百般武功皆无用,怎么办。”

    柳智慧笑了一下,都懒得理我。

    我说道:“对,你这种人,怎么会在乎别人爱不爱你呢,无所谓,你才不管别人怎么想呢。你那么强大的人。”

    柳智慧说道:“青春懵懂时也有对帅气少年的倾心向往,单相思,不知道人家喜不喜欢自己,少男少女间的感情之事大抵如此。现在我可以确定他对我也有好感的,但当年也都太年轻。”

    我说道:“然后就刻意克制,克制克制,然后就长大了,然后那个念念不忘的人就在念念不忘中渐渐忘却了。”

    柳智慧又笑了笑:“差不多就是这样。”

    我说道:“那你也算放得下,你能克制的住自己,普通人啊,可没有你那般定力。”

    柳智慧说道:“谁天生又有,谁不是生来就会,都要学会慢慢长大的过程。”

    柳橙汁来了,柳智慧跟服务员拿了蜂蜜,然后把蜂蜜倒进柳橙汁里喝。

    我说道:“会享受啊。”

    柳智慧说道:“贺兰婷真就不管孩子了啊。”

    我说道:“唉,说到这个我就来气,妈的,我都跟她把话全都说清楚了,但是她就那样,我很无奈,我没有办法。”

    柳智慧说道:“孩子是真的不管不理了。”

    我说道:“对,已经真的不管不理了,服了,彻底的服了。”

    柳智慧说道:“我想她这个人应该不会那么无情绝情。”

    我说道:“她是不绝情不无情,但是她整天脑子里心里都想着破案的事,而且忙着破案,终日奔波为此,哪有一点点空,哪有一点点时间。”

    柳智慧说道:“这样子的话,孩子很可怜。”

    我说道:“要不,你就帮帮忙,可怜可怜我们父子女三个,代起当妈妈的责任。”

    她一口回绝:“不行。这怎么行。”

    我问道:“这怎么不行,你不是带着小珍妮吗,像带珍妮一样带就好了啊。”

    柳智慧说道:“带珍妮是偶然,而且我带珍妮也不是像带女儿一样的带。世上可以有无数像我这样子的人对她们好的,但是母亲只有一个,这是无法改变的。”

    我说道:“我知道,我的意思就是说,让你对待她们就像你对待小珍妮一样的好,可以吗。”

    柳智慧看着我,目光温柔且无奈。

    我问道:“干嘛这么看我,我没有逼你,如果你不愿意,我没有一定要你必须这么做。”

    柳智慧说道:“你可对我真好我成了你家的保姆了。”

    我说道:“不好意思嘛,帮帮忙。”

    她说道:“这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我想做了就算。”

    我问道:“所以说到最后,还是不可以啊?”

    柳智慧说道:“化学作用。不是我一定要去照顾他们,你请得了很多人照顾他们,但是你希望我和他们的关系像我和珍妮一样。可这种关系,并不是我对他们好了,他们就会跟我这样子的好。”

    我说道:“你不是心理学家吗,这对你来说并不难啊。”

    柳智慧说道:“这是一种很自然的东西,亲密无间,情侣之间,家人之间,都难以能做到,何况是陌生人之间。我和他们没有血缘关系,要和他们产生亲密无间的化学作业,仍然是很难。”

    我说道:“好吧,那如果他们喜欢你,你也喜欢他们,那就拜托你了。当然了,如果你实在不喜欢他们,那就算了。”

    柳智慧说道:“我也接触过,但他们还比较小,也没有珍妮那么丰富的经历,他们的真情感流露还比较少,若是经历了珍妮那样的经历,可能……”

    我打断她的话:“拉倒吧,那种经历最好一辈子都不要经历,那搞不好早就死了。还让两个小娃娃去经历那些,怕是才经历一次就挂了。”

    柳智慧说道:“我觉得你最好还是把贺兰婷叫来好好照顾他们,没人能替代得了她,没人能帮别人彻底完成一个母亲该尽的义务和责任。”

    我又点了一支烟,看看窗外,无奈的说道:“我尽量吧。每次叫她,她都心软的说好,但是转身一忙,一下子又忘了个一干二净,说好过两天,一周,转身又不见了人影。”

本文标签:我坐在学长的鸡上面写作业

上一篇:办公室老师揉我胸揉捏-新搬来的女邻居不戴乳罩

下一篇:总裁一晚上都没退出去|破了语文课代表的那层膜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