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总裁一晚上都没退出去|破了语文课代表的那层膜

2021-10-15 09:32:4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点头道,“冯部長,尽力而为就是,上午我带蔡局去跟郭市长汇报工作,郭市长也是支持的。”

“有郭市长支持自然是很好,但人事任命,说到底还是骆书记说了算,如果骆

点头道,“冯部長,尽力而为就是,上午我带蔡局去跟郭市长汇报工作,郭市长也是支持的。”

    “有郭市长支持自然是很好,但人事任命,说到底还是骆书记说了算,如果骆书记没有自己属意的人选,那我们争取的余地就很大。”冯运明笑了笑,拍了拍乔梁的肩膀,“我尽力吧。”

    “嗯,谢谢冯部長。”乔梁感激地说道,他是打心眼里感谢冯运明,如果没有冯运明的支持,说实话,他现在在松北所面临的局面会更加困难,而现在至少已经站住脚跟。

    “哟,跟我还客气了?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不成?”冯运明笑着调侃乔梁,又道,“前两天我才和安部長通电话,他在电话里嘱托我要照顾好你,我可不敢辜负安部長的嘱托。”

    随着安哲在西北省升任组织部長一职,冯运明对安哲的称呼也跟着变化了起来。

    乔梁听到安哲前两天才和冯运明通电话,又是惊讶又是感动,在很多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安哲其实始终都在关心他的成长。

    两人边说边走,蔡铭海已经结完账,在门口等着。

    乔梁和蔡铭海一起送冯运明上车后,乔梁转头冲蔡铭海挥了挥手,笑道,“老蔡,走,咱们也回松北。”

    乔梁和蔡铭海回到松北已经是下午,乔梁先回了宿舍一趟,将张琳留下的那日记本和U盘藏好,这才返回办公室。

    一进入办公室,乔梁屁股还没坐下,傅明海就送了一份文件进来。

    “縣长,这是上午唐副縣长送过来的文件,请您签字。”傅明海把文件放到办公桌上。

    乔梁拿起文件看起来,这是一份縣水利局申请水利专项维护建设资金的报告,因为资金数额较大,所以需要乔梁签字才能批准,如果资金数额小,按照縣里的财政规定,只需要唐晓菲这个分管副縣长签字。

    乔梁看完文件,挑了挑眉头,问道,“唐副縣长呢,她自己怎么不过来?”

    “唐副縣长上午过来,看您不在,就直接把文件放下了,交代我说等您签完字再给她送过去。”傅明海答道。

    尼玛,唐晓菲使唤自己秘书倒是使唤地真顺手,而且这么大的财政专项支出,唐晓菲看自己没在,竟然直接扔下文件就走了,这是做事的态度吗?乔梁一下有些不爽,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本身对唐晓菲有一些成见,总之,乔梁现在看唐晓菲是越看越不满。

    “把唐副縣长叫来。”乔梁转头对傅明海道。

    傅明海闻言,连忙走出去通知唐晓菲。

    过了几分钟,唐晓菲才慢吞吞过来,脸上似乎还有些不乐意的神色,走进乔梁的办公室后道,“乔縣长,你找我?”

    “唐副縣长,我之前交代你要亲自带队检查一遍縣里的各大水利设施,不知道你做了没有?”乔梁淡淡道。

    唐晓菲听得一愣,随即有些不自然道,“在做。”

    “在做是什么意思?是做了还是没做?”乔梁皱眉道。

    “已经在做,这不是还没做完嘛,縣里的水利设施又不是只有一两处,也不是三两天能检查完的嘛,何况我还有其他工作。”唐晓菲颇为不爽地回答着。

    看到唐晓菲这副态度,乔梁气不打一处来,就冲唐晓菲的回答,他知道唐晓菲压根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也不知道唐晓菲所谓的‘已经在做’是否真的已经落实到行动上,说不定对方现在压根连下去检查过都没有。

    压制着心里的火气,乔梁道,“唐副縣长,事情有轻重缓急,你连这个最基本的常识都不懂吗?最近雨水较多,你身为分管副縣长,就应该着重抓好防汛这一块,别等真出了事,到时候连后悔都来不及。”

    “我自己分管的工作,我心里有数,不劳乔縣长操心。”唐晓菲梗着脖子答道。

    靠!乔梁瞪大了眼睛,他没想到唐晓菲直接这么回怼他,日,简直是没把他这个縣长放在眼里。

    “乔縣长,要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唐晓菲说完转身就出去了。

    见唐晓菲说走就走,乔梁好悬没吐出一口血来,尼玛,这哪里是他的手下,是他祖宗还差不多,市里将唐晓菲调下来,哪里是来做事的,分明是下来当大小姐的。

    乔梁心里正骂着,看到唐晓菲又走了进来,乔梁愣了一下,唐晓菲是意识到她自己刚才的态度不对,进来道歉的?

    事实证明乔梁想多了,只见唐晓菲重新返回来后,开口就道,“上午我送过来的那份水利专项资金的文件,还请乔縣长签字了给我。”

    “……”乔梁直直盯着唐晓菲,眼里闪过一丝怒火,“唐副縣长,你是在命令我做事吗?”

    “我只是在完成自己份内的工作而已,乔縣长要是不想签字就算了。”唐晓菲哼了一声。

    “……”乔梁无语了,看着唐晓菲不知道说啥,这娘们分明就是笃定他不敢对她怎么样,这才如此有恃无恐,话说回来,乔梁除了能在口头上批评唐晓菲几句,还真拿唐晓菲没辙,而且他还不敢对唐晓菲太凶,以免唐晓菲在骆飞那里告他的状。

    这会,乔梁委实是被唐晓菲搞得一肚子火无处发泄,看着桌上的文件,乔梁愣是不想签字,道,“唐副縣长……”

    乔梁刚开口,办公室就响起一阵手机铃声,是唐晓菲的电话响了,唐晓菲拿起手机径直接了起来,一点也没有先听乔梁把话讲完的觉悟,这要是换成别人,在一把手面前,肯定是赶紧先把电话挂掉。

    唐晓菲接起电话后,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唐晓菲脸色一变,随即匆匆走了出去,俨然已经将乔梁给忘了。

    乔梁见唐晓菲接了个电话就走了,一脸无语地望着门口,委实是被唐晓菲给气乐了,这娘们哪里是来干工作的,分明是来当祖宗的。

    乔梁不知道唐晓菲那通电话是什么,否则这会乔梁绝对坐不住。

    松北水库的堤坝出现塌方,水库管理处第一时间上报给縣水利局,而刚刚,就是水利局的负责人打电话跟唐晓菲这个分管领导汇报。

    唐晓菲接完电话后,就匆匆坐车离开,在和縣水利局的同志汇合后,第一时间赶往水库。

    车上,縣水利局的局长邵泉同唐晓菲汇报着详细情况,唐晓菲一听只是塌方了一个五米多的缺口,还没酿成险情,登时放下心来,道,“马上组织人员将缺口堵住,一定要确保不出任何问题。”

    “唐縣长放心,现在镇里已经组织人手去围堵缺口了,为了安全起见,还将下游的村庄临时疏散了。”邵泉回答道。

    唐晓菲听了微微点头,一下放心了不少。

    这时邵泉又问道,“唐縣长,不知道乔縣长那边有啥指示?”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不必惊扰乔縣长了,回头将缺口堵住后,事后将垮塌的堤坝加固一下,不就没啥事了?”唐晓菲淡淡道。

    邵泉闻言一下愣住,这事唐晓菲没跟乔梁汇报?

    狐疑地看了唐晓菲一眼,邵泉心里有些不踏实,道,“唐縣长,这事要是不跟乔縣长汇报,会不会……”

    “该怎么做我心里自有决定,怎么,还用得着你教我吗?”唐晓菲瞪着邵泉。

    “没没,我不是那个意思。”邵泉干笑了一声,登时不敢再说啥,虽说唐晓菲在他眼里只是个丫头片子,但官大一级压死人,邵泉还真不敢对唐晓菲不敬,而且他在水利系统干了多年,以前唐晓菲还在市水利局的时候,他因为工作关系经常跑水利局,也早早就认识了唐晓菲,知道唐晓菲是骆飞的外甥女,所以邵泉对唐晓菲一点都不敢轻视。

    唐晓菲凶了邵泉一下后,随即陷入了沉思,目光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唐晓菲之所以不想让乔梁知晓这事,自然是有原因的,松北水库是市里的重点水库,她要是没记错,去年水库才申请了一次大修,整个工程项目资金高达三千多万,其中水利局补贴了一千多万,省水利厅同样也下达了五百多万的财政补助,但拿走这个项目的承包方,却是跟她那未来的公公有关。

唐晓菲之所以知道这事,是因为她那未来公公马道胜染指这一工程时,来江州包括松北跑了两三次,其间,唐晓菲因为和马道胜的关系,也都作陪,松北縣的水库维修工程,最终是由省里来的一个承包商拿走的,对方和马道胜的关系密切。

 文学


    而参与这事的,还是当时縣水利局的局长严利兴,严利兴无疑也是通过这事攀上了马道胜的关系,后来被调到了省水利厅。

    严利兴调走后,这才有了现在的水利局局长邵泉,去年这个时候,邵泉还是副局长来着。

    正是因为唐晓菲知道松北縣水库的这个维修工程跟马道胜有关系,所以一听到水库出事时,唐晓菲第一反应就是捂盖子。

    去年才花了三千多万大修过的水库工程,今年就出现塌方,这不是搞笑吗?傻瓜都能猜到这里头有问题。

    唐晓菲去年陪未来公公马道胜同那承包商吃过两次饭,对方每次都是大袋小袋的礼品往马道胜的车上提,这还只是看得见的,看不见的,除了当事人,恐怕谁也不晓得,所以,要说这里头没猫腻,打死唐晓菲都不信。

    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显然不是较真这工程有没有问题,而是赶紧将事情压下,绝对不能扩散出去。

    好在只是塌方一个小口子,目前还没出现险情,唐晓菲想,只要没有出现人员伤亡,再及时将缺口堵住,加牢加固堤坝,事情应该也就解决了。

    一路想着心事,抵达水库后,镇里已经在组织人手填充沙袋,封堵缺口,几十个人一起动手,速度倒是很快,缺口已经被堵住。

    邵泉实地查看了一下现场后,庆幸地跟唐晓菲汇报道,“唐縣长,这次真是万幸,幸好塌方的是堤坝的上段,水库的水位还没到达那个位置,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那就抓紧做好善后修补工作,这边缺口补住后,立刻请人来加固这一段堤坝。”唐晓菲严肃吩咐道。

    “唐縣长您放心,这事我已经安排了。”邵泉答道。

    唐晓菲点了点头,对邵泉道,“邵局长,你去那边出事的地方盯着,免得有什么问题。”

    “好好,我这就去。”邵泉点点头。

    打发走邵泉,唐晓菲走到边上,拿出手机给自己未来公公马道胜打了过去。

    因为还只是和马道胜的儿子确定恋爱关系,还没真正嫁入马家,所以唐晓菲对马道胜的称呼依然是‘叔叔’。

    电话接通,唐晓菲就道,“叔叔,松北水库出问题了。”

    “出啥问题了?”马德胜听得一惊。

    “水库堤坝出现一小部分塌方,有一个五米多的缺口。”唐晓菲道。

    “出现险情了吗?有没有人员伤亡?”马道胜着急问道。

    “目前没有,缺口不大,现在已经组织人手将缺口补上,后面会再找人加固堤坝。”唐晓菲说道。

    马道胜一听,登时松了口气,又问道,“晓菲,这事是不是你们縣里的班子成员都知道了?”

    “还没有,水利局这边刚汇报上来,我就给压下来了,我寻思着也不严重,没必要搞得人尽皆知,低调处理就好了。”唐晓菲道。

    “对对,晓菲,你做的没错,也不是什么大事,低调处理就好,你做的很对。”马道胜笑了下,不愧是自己的准儿媳妇,现在就知道为他着想了,马道胜对唐晓菲是越看越喜爱,对方是骆飞的外甥女,和他家也算是门当户对,再加上人俊俏机灵,他对唐晓菲还真是挺满意。

    心里想着,马道胜又道,“晓菲,有空到省城来,叔叔亲自下厨给你做好吃的,还有小俊那臭小子,老是念叨你,我让他这周去松北找你,你们老是聚少离多,这也不是办法嘛,我看你可以找机会调到省城来。”

    “这事还得看舅舅怎么安排,舅舅好像想让我留在江州。”唐晓菲蹙了蹙眉。

    “那行,回头啊,我跟骆书记好好喝一杯,顺便谈谈这事,也谈谈你和我家小俊的婚事。”马道胜呵呵笑道。

    唐晓菲闻言点头,没再说什么。

    两人通了会电话,唐晓菲挂掉电话后,心情颇为愉悦,感觉自己帮了未来的准公公大忙,刚刚电话里,马道胜也不吝对她的夸奖。

    在水库这边呆了小半天,塌方的缺口堵上后,唐晓菲就在这里呆不住了,招手将邵泉叫来,吩咐道,“邵局长,你在这看着,对堤坝的加固维护,你要亲自盯着,这些天你就辛苦点。”

    “好好,没问题。”邵泉忙不迭点头。

    邵泉说完话,天上就下起了茫茫细雨,邵泉抬头望了望天,“呀,下雨了。”

    “小雨,不打紧。”唐晓菲伸手感受了一下雨滴,道,“总之,你这边要加快工程,最近天气多变,经常有强对流天气,短时强降雨多,不能掉以轻心。”

    “唐縣长您放心,我这边肯定加班加点,尽快完成堤坝的加固工作。”邵泉信誓旦旦道。

    听到邵泉的话,唐晓菲点点头,随即返回縣里。

    路上,雨越下越大,唐晓菲一边吩咐司机开慢点,一边又暗暗庆幸,幸亏水库塌方缺口已经补上,不然这会下大雨就有点麻烦了。

    回到縣里时已经是晚上,唐晓菲回了趟縣大院,见乔梁的办公室还亮着灯,寻思了一下,终究还是决定不跟乔梁汇报这事,在唐晓菲看来,事情已经压下,也没酿成什么险情,而且现在已经将塌方的小缺口堵上,那更没必要让乔梁知道了,以免横生枝节。

    至于苗培龙那边,唐晓菲也打算瞒着,虽然她知道苗培龙是他舅舅骆飞的人,但水库塌方的事,有可能牵扯到水库大修工程是否是豆腐渣工程的问题,这事要是深究下去,有可能牵扯到她的未来公公,所以唐晓菲才会一开始就决定把事情压下,哪怕是苗培龙,唐晓菲也决定不汇报

本文标签:总裁一晚上都没退出去

上一篇:床震加喘息声视频|我坐在学长的鸡上面写作业

下一篇:男女真人抽搐一进一出免费视频(草莓糖HH)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