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非会员试看6次做受|开车污污污 文章

2021-10-15 10:04:4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不是摔锅铲就是踢灶房门,单薄的灶房门无辜的承担起所有……

不仅如此,她们还不时伸出头朝院子里追逐打闹的孩子们呵斥,那些呵斥的话语一听就是在指桑骂槐了。

不是摔锅铲就是踢灶房门,单薄的灶房门无辜的承担起所有……

    不仅如此,她们还不时伸出头朝院子里追逐打闹的孩子们呵斥,那些呵斥的话语一听就是在指桑骂槐了。

    郑小琴对此很是尴尬,郑母却拉着郑小琴的手说:“就当是狗在叫,甭听就是了。”

    郑小琴嘴角抽了下,更加尴尬。

    郑母拍了拍她的手背说:“我外孙女在哪呢?快些带我瞅瞅去!”

    郑小琴反应过来,“在东屋我大哥那呢。”

    娘俩一起往东屋快步而去,郑小琴扭头想唤郑父也来看看,结果发现郑父绷着脸就跟在她们母女后面。

    郑小琴眼中掠过一丝笑意,收回目光,在去东屋的路上她从郑母处得知,家里的猪崽子已经找到了,不知咋的跑到村子后面的泥水沟里去了。

    这会子姜先俊和郑二哥正把猪崽子搞去了后院猪圈安顿,待会安顿好了就过来。

    东屋里,郑母抱着外孙女一顿亲香,心肝宝贝的直叫唤。

    郑父虽然没有抱孩子,更没有喊出那些肉麻的话,但他背着手站在郑母身后,探头打量着襁褓里这个白白胖胖正在打呵欠的外孙女的时候,老汉的脸也没法紧绷了,趁着大伙儿没人留意他,他偷偷朝外孙女眨了眨眼,还抖了抖胡须。

    很快小孩子就困了,打着呵欠睡在郑大哥身旁。

    郑父说:“我去后院看看猪崽子。”

    然后便离了这屋。

    待到郑父离开后,郑小琴整个人都轻松了几分。

    她看到放在墙角的那只篮子,拿过来揭开上面的布交给郑母。

    “娘,听说大哥伤到了脚,我和先俊也不晓得该买点啥,就随便带了点东西,你收拾下。”

    当郑母看到篮子里的东西,惊呆了。

    “我的亲娘咧,你们这是把家给搬来了啊?”

    郑小琴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郑母的意思,捂着嘴笑了。

    郑大哥还沉浸在得到獐骨的喜悦中,闻言也探身看了眼篮子。

    这一看,郑大哥也惊住了。

    “妹子,你们咋带这么多东西来啊?你们日子也紧吧,这些东西回头都带回去!”郑大哥发自真心的说。

    仅仅是他枕头底下压着的獐骨,就值好几两银子了,做人不能贪心,更不能无休无止的占妹妹家的便宜。

    郑小琴却摇摇头,“肉是专门带给大家吃的,里面还有点心是带给几个侄子侄女打牙祭的。”

    她索性把里面的东西一样样往旁边的桌上拿,给郑父的烟和酒,一摞摞零嘴小吃……

    孩子们的耳朵最尖,一听有吃的,立马一窝蜂涌进了东屋,围着郑小琴姑姑,姑姑的叫。

    郑小琴索性拆开了最上面的一包,给几个侄子侄女的口兜里都塞满了。

    给自己最疼爱的大侄子手里悄悄多抓了一把。

    郑母把这一切都看在眼底,拍了下大孙子的脑袋笑着撵他们:“带着弟弟妹妹们出去玩,别跟这碍事。”

    孩子们拿到了吃食欢呼着跑出了东屋。

    郑小琴又把点心拿给郑母和郑大哥吃。

    郑大哥头摇得跟什么似的,身子还直往后靠,笑着说:“我一个大老爷们吃那玩意儿做啥,你们吃你们吃!”

    郑母也舍不得吃,想留着给孙子孙女们慢慢吃。

    郑小琴说:“娘你多少尝几个嘛,桌上还多着呢。”

    既然这样,郑母便象征性的捻了几个,还先往郑小琴嘴里塞了一颗,她自己才吃。

    “妹子,你们哪来的钱买这么多东西?”郑大哥又问。

    郑母是半个知情人。

    随着郑大哥的问,郑母心里在猜测闺女和女婿该不会是变卖了一些骆家杨家送过来的米面换的钱买的东西吧?

    因为后面骆家给了郑小琴他们十两银子的事,郑小琴并没有告知郑母。

    郑母为自己的猜测愈发担忧,在一旁忧心忡忡的看着郑小琴,心下盘算着待会他们回去的时候要不要称量些米面给他们带着。

    郑小琴看出了郑母的担忧,她抿嘴一笑说:“娘你放心,我们家里还有的吃呢,这些东西是专门拿过来孝敬你们的。”

    “啊?有的吃?没忽悠我?”郑母半信半疑。

    郑小琴微笑着搂住郑母的肩膀,就像从前在娘家做闺女时候那样,“娘,你放一百二十个心好了,我咋能拿那种事忽悠你呢?”

    “再说了,真要揭不开锅,我和先俊也不可能打肿脸充胖子的。”

    “那你说,你们哪来的钱买这些东西?”郑母又问。

    郑小琴歪着脑袋正在想借口,没想到床上的郑大哥有了先前的獐骨经验,竟然抢着说:“该不会也是先俊他爷那边的亲戚给的吧?”

    郑小琴笑着说:“嗯,差不多。”

    “那到底是啥样的亲戚?咋那么好呢!我倒真想见识见识。”郑大哥又说,眼中都是向往。

    郑母听得云里雾里。

    郑小琴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于是将郑母往外面推,“娘,这肉,还有东西你拿去收拾起来吧。”

    郑母被半推着往外走,她打量着手里的东西说:“还拾掇个啥呀,你两个嫂子在灶房烧饭,这肉肯定是拿去叫她们烧了,咱晌午刚好一起吃!”

    灶房里,郑家两个嫂子不情不愿的准备淘米做饭。

    大嫂磨着牙说:“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咱公婆的心全搁在小姑子身上,别人家嫁几个闺女,家里都跟着发了财。咱家呢?啥都没捞着,面子里子都给搭进去了,当初说好了不再来往,结果又来了,真是没完没了!”

    二嫂把盆里的淘米水重重倒进旁边的泔水桶里,也是恨恨说:“一点儿都不给娘家争气,还打秋风,惹得咱回咱自个娘家都没脸子!”

    就在这当口,几个小孩子跑进了灶房。

    最大的小子跑到郑家大嫂跟前,扯开口兜让她看:“娘,你看,点心!”

    “呀,哪来这么多点心?”

    郑家大嫂抓了一把出来,还真是点心,家里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舍得买的那种好点心。

    “姑姑给的,姑姑还带了好多好多好吃的呢!”

    “啥?”

    郑家大嫂把点心原封不动的放回儿子的口兜里,抬起头望向二嫂。

    二嫂此刻也在打量自家俩孩子的口兜,也从里面抓出了点心。

    二嫂往嘴里尝了一个,砸吧着嘴说:“味道还真不孬,是好点心

身材高大修长的中年男子,穿着长衫布衣,有种从容不迫的冷静。

    他迈步进入房间里,朝着靠坐在床榻上的北离岭,行了一礼。

    “大人,队伍已经收拢了一部分。”中年男子道。
 

 文学

    中年男子,正是北离岭麾下的第一军师,名叫洪齐守。

    “大概收拢了多少人?”

    北离岭最舒服的一点便是,洪齐守是个知情知趣之人,都不用他刻意去说,洪齐守就已经提前明白了他的意思。

    “不到三万人。”洪齐守道。

    北离岭眼中闪过一丝阴霾。

    不到三万人!

    这是他麾下的军团几乎被摧毁的结果。

    将近八万人出征,其中真正能打的正兵大概五万人,还有三万是辅兵,不入正兵之列。

    “收拢的三万人,有多少正兵?”北离岭喘了一口气,缓缓道。

    尽管,他用期待的目光注视着洪齐守,但实际得到的答案,却让他颇是失望。

    “不到三万人,正兵只有一万人左右,还有两万是后面的辅兵,他们当时距离较远,因而撤退的时候,建制还算是比较完整。”

    洪齐守道。

    北离岭心头一片冰凉。

    这一下,他的家底算是被打空了。

    就不说这一场剑匣关之战的胜负问题了,就说战后的抚恤,就是极大的难题。

    “当时,是谁救我来此地的?”北离岭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他毕竟有着多年的带兵经验,又经历过太多事了,面对这种局面,他还是能勉强控制住自己情绪的。

    “是董护法救的。”洪齐守道。

    “原来如此。”

    北离岭明白了过来。

    要说,当时最有可能救他的,绝不是北离龙,而是拜火教左护法董文君。

    北离龙那小子,对他暗地里藏着敌意,恐怕恨不得他早点死掉,绝不会雪中送炭的救他性命。

    拜火教左护法董文君则不一样。

    董文君跟他之间是老相识了,这是一方面。

    而从另一方面来说,让他活着,对于拜火教,显然是比让他死掉要好。

    无论是从私人情谊,还是大局利益上来看,于情于理,董文君都会救他。

    “董护法,现在他在何处?”北离岭问道。

    “董护法有事离开了,不知前往何处。”洪齐守摇头。

    “他是高人,你不知他行踪,也很正常。”

    “我们来此地,你见过北离羌吗?”北离岭问道。

    “没见到,不过,北离龙已经北上去天宛城求援了。”洪齐守道。

    “他去天宛城求援?天宛城哪儿还有多余的兵力,他找不到援兵的。”北离岭摇头。

    “兵力还是有的,就是别人不一定愿意支援他……不过,大人,这一次大败,我们处境很不好,听说,家族长老会,已经有人建议,严惩我们前线将领了。”洪齐守神色凝重道。

    “哼,鼠目寸光!”

    “要是严惩了我们,以后还有谁来给他们干活?”

    对此,北离岭有些嗤之以鼻。

    那些想要严惩他的人,简直是在异想天开。

    就不提北离岭本身在北离家族内部的地位和人脉了,就说前线的那些将领,他们当中,能拿得出手的根本没几个。

    真要是将北离岭给拿下了,以后还有多少将领肯领兵打仗?又有谁能真正替换北离岭?

    胜败乃兵家常事,偶尔输上一局,也未必是什么坏事。

    “大人,我等下一步该如何是好?”洪齐守问道。

    他心中有着很多计划,但他懂的藏拙,关键时候,做出决定的应该是北离岭,而不是像他这样的外姓人。

    “下一步,我们暂时不要出战了。”

    “先继续收拢人马,有很多士卒。当时走岔了路,过后,还会回来一部分的。”北离岭道。

    “好,就依大人所言。”洪齐守拱手道。

    “我们的重骑兵呢?”北离岭道。

    “重骑兵,倒是损伤不大,但向高义不敢来见你。”洪齐守道。

    “让他麻溜儿的滚回来见我。”北离岭冷笑一声,但他的脸上紧绷着的肌肉,却松弛了一些。

    重金打造的重骑兵,没有太大损伤,就是胜利。

    “再养几日,我们便撤离咏城,回驻地去。”

    北离岭道。

    丑媳妇终究还是要见公婆的。

    他不能硬拖着不回去,那样,剩下的士卒都会造反。

    只是,那样一来,很长时间他都不会再有雪耻的机会了。

    “要不跟北离羌商议一下,看能不能留在咏城一段时间?”洪齐守问道。

    北离岭沉默了一下。

    要是有这个可能,他还是愿意妥协的。

    但,北离羌会不会答应?

    多半是不行的。

    能允许他在咏城待上几日,已经是极限了吧。

    不可能让北离岭长时间驻扎下去的。

    “算了,跟他说不通,过几日,我们还是按计划离开。”

    北离岭叹了口气,神情有些萧瑟。

    他自来都不认为自己不如人,更加不认为自己不如北离羌,但这一次,他不得不寄人篱下,这对他来说,过于残忍了。

    最后,他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

    至少,他还活着!

    还有三万人马!

    只要活着,就还有希望,回去休养一阵,将兵员补足,还是能恢复过来的。

    ……

    另一处营房里面。

    一位三十多岁男子端坐在椅子上,此人,面目棱角分明,看起来有一些西域人种的气质,正是咏城的主宰,北离家的将军之一,号称北离之狐的北离羌。

    “将军,岭长老已经醒了。”

    站在他对面的男子,拱手汇报道。

    “以他的实力,差不多该醒了。”

    “他见了洪齐守?”北离羌慢条斯理的道。

    “不错。”男子点头。

    “既然,他已经醒了,给他五日,五日后,让他自行离去。”北离羌淡淡道。

    “将军不去见他一面吗?”

    “他,糟老头子一个,有什么好见的?”

    北离羌淡淡道:“以前,在天宛城时,他总爱在我面前倚老卖老,这次吃了大亏,恐怕会更倔强了,真要见了面,哼哼,不吵起来才怪。”

    “那就不见了,将军,我去处理此事。”男人点头,他是北离羌的心腹,北离羌不愿意出面,那出面的只能是他

本文标签:非会员试看6次做受

上一篇:军人的粗大H拔不出来|老司机非会员试看体验区

下一篇:公主中春药与侍卫水里h(撞击丰腴岳坶)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