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公主中春药与侍卫水里h(撞击丰腴岳坶)最新章节列表

2021-10-15 10:08:5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很多东西她都是学习的时候才用得上,平日基本用不到的。

但现在她都用了起来,操作还有些生疏,为了保证结果正确,周满每一种数据都要试验两次,因此她试验了两天才出结果。

很多东西她都是学习的时候才用得上,平日基本用不到的。

    但现在她都用了起来,操作还有些生疏,为了保证结果正确,周满每一种数据都要试验两次,因此她试验了两天才出结果。

    周满很大方的支付积分,将试验出来的结果全部打印出来,然后拿出空间看。

    在教学室里看文档,眼晕。

    周满翻看手中的数据,啧啧两声,烂熟于心后记下了关键的便起身去找明达。

    顺手把白景行小朋友给带上了。

    到了公主府,周满让白景行去找白若瑜玩儿,她则去找明达,却见白二也在,不由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白二:“……这是我家。”

    “这会儿不是上衙的时间吗?”

    白二一言难尽的道:“今天休沐啊。”

    “哦,”周满道:“我日子过糊涂了,见谅。”

    她将一个药盒交给明达,道:“这是调养身体的药丸,吃了对你的身体好,一天一丸即可,你交给俞道长他们吧。”

    明达接过,“他们现在就在府中。”

    抽血过后,玄都观立即搬了药炉进公主府,又大张旗鼓的收集了一些药材,然后就在公主府里炼起丹药来。

    周满嗅了嗅,“没闻到药味儿。”

    “离这儿远着呢,在西北角。”明达问,“他的血研究的有结果了吗?”

    “有了,”周满道:“不能摸骨和摸脉,年龄推断的范围有点儿大,他今年应该在八十二岁到八十七岁之间,要想知道更确切的数据,只能配以摸骨。”

    周满叹息,“可惜了,他就是不愿意让我把脉和摸骨。”

    白二郎很感兴趣,“血还真能判断人的年龄?”

    “以现在的技术来说不行,”见白二郎和明达一脸无奈的看着她,她便强调道:“我认真的。”

    “知道,知道,只有你可以嘛,你医术更好,技术更精绝。”白二郎道:“但这会儿不是自夸的时候,若是这项本事只有你有,那我们就是告诉陛下,陛下也不会相信我们吧?”

    明达道:“父皇会信的。”

    周满也点头,“就是,陛下会信的。”她和那罗迩之间,她还是很有信心的,皇帝必定更信她。

    “但别人不一定相信啊,你没有证据,总不能指着他的血就空口白牙的说他只有八十来岁吧?”

    周满看向他,“我为什么要别人相信?”

    白二郎一滞,“你不公开此事吗?”

    “我不公开呀,”她理直气壮的道:“我只要告诉陛下和萧院正他们就好,为什么要自找麻烦的公开?陛下又没打算问罪那罗迩。”

    白二郎一瞪,扭头去问明达,“陛下都被这么欺骗了,他还打算放过那罗迩?”

    明达道:“虽然我也恼恨他害父皇,但此时的确不宜问罪那罗迩。”

    白二郎追问,“那之后呢?”

    明达犹豫,“父皇不是记仇的人,过个一二年,他可能就忘记那罗迩是谁了吧?”

    其实皇帝现在就不是很记恨那罗迩了,得知自己中了丹毒,且那丹药有可能是刻意炼成毒物之后,皇帝的确气得想要杀了那罗迩娑婆。

    只是因为此时不宜泄露他的身体状况,所以隐忍了下来。

    但现在他丹毒已解,身体好了点儿,明达又带着儿子女儿们各种折腾那罗迩,他心里的气恨就消散了不少。

    等周满进宫告诉他,那罗迩只有八十来岁时,皇帝更是真心实意的感叹道:“也的确是长寿。”

    只是没有宣称的那么长寿而已。

    皇帝想了想,问道:“你还要抽他的血吗?”

    周满摇头,“之前抽的够用了。”

    皇帝便点头,“那朕便处理了他,因为此事,近来闹得人心浮动,京城里涌进了不少道士僧人,很是喧杂。”

    周满一愣,“陛下要怎么处理他?”

    “从哪里来的便回哪里去吧。”

    周满小声问,“陛下不追究他炼制毒丹的事吗?”

    “他要是我大晋的人,朕自然要问罪的,但他是中天竺的人,中天竺又已被灭国,现在的朝廷并不是之前的,”皇帝摇了摇头,“朕大约明白他为何要这么做,此事也不完全怪他,是朕急于求成,失了平常心,这才让他有空可钻。”

    他道:“此事他若有五分错处,另外五分便是朕的。若是问罪,朝堂又是一阵动荡,为他一人不值得,所以朕不打算再追究此事。”

    这是利益最大化,因为那罗迩娑婆,这大半年闹的事情不少,他和大晋损失不小,实在是不想再因他有所损失。

    周满却道,“陛下英明!”

    皇帝瞥了她一眼,挥手道:“行了,此事不与你相干,既然你要查的事查出来了,那便去太医署点卯吧,寒冬已至,边关有些不稳,各地将领近来都上折催促太医署向军中派遣军医,此事萧院正和罗大人迟迟拿不下主意,你尽快帮着太医署做好决定。”

    人给还是不给,给多少人,尽早定下来,免得隔三差五吵得他头疼。

    周满应下,躬身退了下去。

    出去时正好碰见恭王过来给皇帝请安,她退到一旁,垂首等着恭王过去。

    恭王却偏不过去,就站在她跟前问她,“周满,你拿天竺和尚的血去做什么?”

    明达只说了她要那罗迩出血,却没告诉王爷公主们她要那血有什么用,所以恭王很好奇。

    周满道:“殿下误会了,那血是明达公主拿去炼丹的。”

    “嗤,这事儿你们瞒得过别人,还能瞒得过我?明达……”他想说明达活蹦乱跳的,哪儿病了?

    不过想到宫里人多眼杂,这话到底咽了下去,见她一副温和却不合作的模样,最后一甩袖子走了。

    既然她不说,那他问父皇好了,父皇肯定知道。

    皇帝果然都告诉恭王了,除了事关他身体和丹毒的部分外,皇帝把能告诉他的都告诉他了。

    恭王一听,气得一拍桌子,“父皇,此秃驴欺人太甚,八十岁的人竟敢冒充两百岁的人,给您炼制的丹药只怕也是骗您的。”

    皇帝点头,“所以朕打算把他遣送回去了。”

    “遣送回去?何不派兵夷了天竺,以儆效尤!”

    皇帝:“……三郎啊,你知道天竺在哪儿吗?

恭王当然知道天竺在哪儿,但他觉得这问题不大,“从高昌出兵,并不远的。”

    “打下来之后呢?”皇帝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慢悠悠的道:“翻过戈壁高山沙漠,牺牲万千士兵,耗费粮草无数,就为了出朕心头一口气?”

 文学



    “可若让天下人知道天竺和尚欺骗父皇却不受惩戒,岂不是让父皇和皇室颜面扫地?”

    “天下人不会知道的,”皇帝道:“你看周满告诉了谁?”

    周满连恭王这个参与其中逼血的人都没告诉,更不要说其他人了,那罗迩的寿数只会是个秘密,仅限于部分人知道。

    而他炼制毒丹谋害皇帝的事更是机密,所以便让这件事成为秘密吧。

    皇帝不想为一己之气付出更多的代价,他前期付出的已经够多了。

    恭王郁闷的离宫,总觉得父皇那么说倒显得周满与他更亲近一样。

    周满果然没有将血的验证结果告诉外人,除了明达几个外,谁都不知道那罗迩其实才八十多岁。

    不过这毕竟不是什么大秘密,所以周满当稀奇事告诉了刘老夫人和她爹娘,白二郎也告诉了殷或和刘焕……

    知道的人越来越多,不过都是私下传言,明面上什么事都没有。

    这番传言一出,倒把这段时间对皇帝身体状况的各种流言给压了下去。

    留在公主府里的玄都观道士用那罗迩的血炼出了丹药,据说明达公主服用过后,没几天便可下床行走,然后过了两天便全好了。

    周满奉命前去公主府给明达公主诊脉。

    她到的时候,一群公主王妃正在公主府里聚会,外面传说还在生着病的明达公主与人在花园亭子里烤着火炉赏雪。

    周满和一个医助提着药箱走来,便见她正夹着一块鹿肉要吃,“你来得正巧,长豫姐姐拿了一条鹿腿来,刚烤好呢。”

    周满笑着进亭子,领着医助与众人行礼,长豫好几年不见她了,不等她弯下腰去便一把拉住她,将人拉到身边道:“你我姐妹讲究这些虚礼做什么?你快来坐下,尝尝我烤的肉可有长进?”

    周满按住她的手,目光在亭子里一扫而过,完美无瑕的露出笑容,“公主,下官还在当值呢,下官是奉命来给明达公主诊脉的。”

    长豫:“明达有病没病,你心里没数吗?”

    亭子里有人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周满无奈的低声道:“职责所在。”

    长豫只能松手,“好吧。”

    明达笑着在椅子上坐下,伸手让她把脉。

    周满与众人微微弯腰便坐在另一旁的椅子上,医助把药箱打开,拿出脉枕放好,然后躬身退到一侧站好。

    周满给明达摸了摸脉,颔首笑道:“公主身体好了许多,只是还有些体虚,近来要小心受寒,鹿肉……”

    周满扫了一眼铁板上被不停翻着的鹿肉,没忍住咽了一下口水后道:“少吃。”

    明达忍住笑点头,“好。”

    周满便起身,“公主,我去和玄都观的道长们拿一下炼丹的药方,便不打搅公主待客了。”

    “好,来人,送周大人过去。”

    “等一等,”安康公主叫主人,起身走到周满身边围着她打量一圈,笑道:“周大人就是栎阳郡主吧?”

    周满愣了一下后应道:“是。”

    “那府邸便在我左近,以后便是邻居了,不知妹妹何时搬进去,到时候可要给姐姐下一张帖子,我也好上门贺乔迁之喜。”

    明达介绍道:“这是安康公主,你虽不是宗室女,但被父皇封为郡主,姐姐叫你一声妹妹倒也使得。”

    周满笑着应下,和安康公主见礼,表示到时候一定会送帖子的。

    其他人一听,也不管认不认识周满,都表示要一起过去热闹热闹。

    在场的,除了恭王府外,其他公主府王府都比不上明达和长豫受宠。

    像他们这样远离京城的公主和王爷,实权就不说了,在帝后面前的受宠程度都比不上周满一个外臣。

    更不要说周满自入仕后便立功无数,在帝后和太子面前都极受宠,所以不管他们心里怎么想,面上是要与她交好的。

    尤其周满和明达长豫关系还好。

    便是有人心中不屑周满的出身,此时也对她笑吟吟的。

    周满与她们寒暄了几句便离开,直接去找玄都观的人。

    玄都观的道长正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丹药已经都炼好了,他们自然没必要再留。

    道虚把这几天炼制的丹药放到瓶子里装好,看到周满就连忙冲她招手,“你来得正好,这次我们在公主府里炼制了好多药,其中有一味十全大补丸,你要不要,给你留两丸?”

    周满走上前,“有方子吗?”

    “有啊,你就放心吧,没有毒,这可是保命良药,我师父一辈子就炼过三次,这次要不是进公主府,府里的很多药材都供我们使用,我恐怕一辈子都没机会炼制。”

    周满看过药方,眼睛大亮,“来两丸。”

    道虚就快乐的给她分了两丸。

    周满目光扫过,见他们瓶瓶罐罐装了不少,惊讶,“十天的时间,你们这是炼了多少药啊?”

    “嘿嘿嘿,为了塑造我们艰苦努力才炼出丹药的形象,这十天我们每天都在炼药,是吧俞师兄?”

    俞道长笑着应是。

    周满问:“这十全大补丸给我真的可以?”

    “可以,拿吧,”道虚不在意的道:“公主一开始便说了,我们炼的丹药可以全部带走,观里也说了,我们自己炼的丹药也可以自己留着,只是不能往外泄露风声便可。”

    “这十全大补丸是我和道和炼制的,归我支配,我还分了俞师兄一丸,这是给你的。”

    周满便收了,拍着他的肩膀道:“好兄弟。”

    道虚挤眉弄眼,“我和道和能来炼丹也要多谢你。”

    “对了,道和呢?”周满四处看了一眼,没发现人。

    道虚往外看了一眼,挠挠脑袋,“去找白二了?对了,前几天白二带了一个朋友过来,姓殷,道和与他相谈甚欢,然后就不炼丹了,每天都出去找人玩儿,唉,害得我好累啊。”

    “殷或啊,那他们或许是有话说。”

    周满想要去找人,道虚却拉住她道:“不急,不急,你再看看我们做的其他药,若有看得上眼的留一些

本文标签:公主中春药与侍卫水里h

上一篇:非会员试看6次做受|开车污污污 文章

下一篇:2021最热门(麻麻下面好紧第一次)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