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祁醉于炀厕所半小时补肉 日本番工番口全彩漫画大全H

2021-10-15 10:31:3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被人杀的片甲不留,可想而知对方不是泛泛之辈。

不仅如此,观其手法,屠杀程度,均被一人所为。

所以诛天的几率很大很大。

这家伙开始兴风作浪,开启了复仇之路。

被人杀的片甲不留,可想而知对方不是泛泛之辈。

    不仅如此,观其手法,屠杀程度,均被一人所为。

    所以诛天的几率很大很大。

    这家伙开始兴风作浪,开启了复仇之路。

    相信这只是一个开始,并非结局。

    ……

    飞天门的事情看似告了一段落,实则真的就此了结了吗?

    没有!

    飞天门主有一个弟弟叫柴向阳,在很小的时候被一位高人所看重,收为门下弟子。

    这位高人若说起来不是泛泛之辈,在神界有头有脸,很多人知道他的名号。

    在神界也有一定的地位,虽然不算顶级,但也不可小觑。

    不是二流门派所能比拟的。

    他叫乾坤回手剑,是乾坤门的门主。

    乾坤门名字高端大气,上下乾坤,任何事物都能以乾坤阴阳概论。

    乾坤门在神界属于一流门派,位于神界的北方的极寒之地,路程遥远。

    但,亲哥死了,柴向阳不会善罢甘休。

    再则,柴向阳一直与飞天门主有联络,三年前还来过飞天门一次。

    哥俩把酒言欢,喝的好不愉快。

    事情转眼过去七天,柴向阳得知了飞天门被灭的消息,顿时暴跳如雷,青筋暴起,手中的杯子被他捏的稀碎,成为粉末。

    当即动身,前往飞天门查看情况。

    柴向阳的修为不弱,比哥哥只高不低,具体到了什么程度,不得而知。

    总之,乾坤门主对他十分器重,甚至有让他接位的打算。

    接位代表什么?

    修为,头脑,以及在门内的威望都到了一定程度。

    虽说不可能到达神皇,但神圣境绝对有了。

    柴向阳来到飞天门,看到其场景,一声怒吼,震的山峰晃动,风云变色。

    好几天过去,大部分有腐烂的痕迹。

    一个个躺在地上,发霉发臭。

    “到底是谁干的,老子灭他九族。”柴向阳恨恨道。

    突然眼睛一瞥,一处地方发生异动。

    “谁?出来!”

    “呵呵,再躲躲藏藏,老子将你大卸八块。”柴向阳杀气腾腾,已然在暴怒之中,只要有人惹他一点不开心,便会遭到杀手。

    不管三七二十一。

    “大……大人,别,小的出来了。”一人颤颤巍巍的走出来,身体发颤,哆哆嗦嗦。

    “你是谁?为何在飞天门?”

    “回大人,小的是飞天门外门的弟子,名叫余多余。”

    柴向阳闻言,眼前一亮,“你是飞天门的人?”

    “是,是啊。”

    “别人都死了,你为何没事?”

    “回大人,那天杀戮太厉害,我又天生胆小,所……所以躲了起来,藏在一个我无意发现的隐蔽地方,才逃过一劫。”余多余结结巴巴道,显然还心有余悸。

    “你怎么还没离开?”

    “我虽然胆小怕事,但好歹也属于飞天门的人,死了那么多,总要给他们一个安葬之地。”

    “这几天小人一共埋葬了二百多人。”

    如此说来,这家伙还有点良心。

    “飞天门被谁所灭?”柴向阳问到了关键。

    “天地门,那天我看的清清楚楚,带头者就是天地门主。”

    “天地门在什么地方。”

    余多余指了指一个方向,“不足两千里,稍微打听一下就知道了。”

    “带我去一下飞天门主的坟地。”

    余多余张了张嘴,没有说出一句话。

    “怎么?你想死不成?没听到老子说的话?带我去飞天门主的坟墓。”

    “回大人,不是小的不带你去,实在没有啊。”

    “什么意思?”柴向阳皱了皱眉头。

    “我们门主的尸首根本不在飞天门,应该死在了外面,倒是门主夫人的坟是我亲手所挖,亲手所葬。”

    “呼!”柴向阳长长吐出一口气,“带我去。”

    “好!”

    山下不足一公里,一个坟头引人注目。

    虽然不是一个,但最前方的最大。

    余多余这小子还有点脑子,知道给门主夫人弄个最大的,以免混淆。

    上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孤零零的坟头。

    石碑,刻字,供香,这些全部都没有。

    “大人,这个就是门主夫人的坟了。”

    柴向阳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嫂子不是长辈,却又是长辈。

    有句话叫做长嫂如母。

    他跪下没有毛病。

    “嫂子,兄弟来晚了。”柴向阳流下两行眼泪,接着便一发不可收拾,哭的稀里哗啦。

    到现在余多余也知道了此人的身份,原来是门主亲兄弟,都是自己人。

    “嫂子,我在此承诺,不管哥现在是死是活我都会找他回来。”

    “死了,我亲手埋葬,活着,兄弟会好好照顾他。”

    “至于仇人,兄弟跟你发誓,必让他血债血偿,不,十倍!百倍的偿还!”

    “无论对方什么身份,多大势力,只要我不死,一一给你们找回来。”

    “嫂子,兄弟会让你瞑目的。”

    柴向阳在此待了许久,嘟嘟囔囔说了不少话,从中午一直到傍晚。

    他哭够了,嘴巴也说干了。

    起来,转身,准备前往天地门。

    “这位大人……”余多余喊了一声。

    “你还有事?”柴向阳淡淡道,随之想到了什么,“你把飞天门的人全部安葬之后,若是没地方去,就去乾坤门。”

    “报上我的名字,定然让你下半辈子衣食无忧,不受任何人欺负。”

    “多谢大人,这不是关键,我还有一事要说。”

    “说!”

    “小的在收拾尸体的时候,没有发现小少爷和少夫人,他们或许还活着。”

    “我侄媳妇和孙子?”

    “嗯!”

    “这件事交给你去办,帮我打听打听,大哥的血脉传承不容有断。”

    “行!”

    “我走了。”

    “大人,我找到少夫人和小少爷该去哪找你?”

    “给你这个。”柴向阳拿出一个信号弹,“找到人之后,拔下上面的盖子即可,若没有大事相伴,我会第一时间赶到。”

    “行!”

    “我走了。”

    柴向阳说完便向天地门进发。

    ……

    “东方白,你说的真假?别开玩笑。”大长老捋着胡子说道。

    眉头深皱,神色为难

“真的!”东方白确定道。

    “你离开倒是可以,什么时候回来?”

 文学



    “不确定。”

    东方白来找大长老表明自己要离开天地门,去神界各处历练。

    目前修为到了一定的境界,再待在天地门毫无意义。

    门主的修为也才神圣中阶,发展存在局限性。

    当然,这也不完全绝对。

    主要东方白想走一走了,闯一闯更广阔的天空。

    “你一走,天地门的发展更难,起码丹药受到了损失。”大长老皱眉不展。

    站在大长老,甚至整个天地门的角度,都不愿看到东方白离开。

    “望大长老成全。”

    “唉!”大长老叹息一声,“这件事我给门主禀报一下,若是同意,我没有不放的理由。”

    “多谢!”

    “不用,老夫这就去。”

    东方白开始进入第二峰是外门弟子的身份,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暴露炼丹的本事。

    一路水涨船高,在天地门有了一定地位。

    现在要出去闯荡,无论出于哪个方面都不好强硬阻拦。

    哪怕东方白是个普通弟子,要出去闯一闯,你能不让去吗?

    难道为了炼丹,为了天地门的利益,强加阻碍?

    未免太过自私一些。

    反正东方白打定主意了,他决定的事情无人可以更改。

    实在不行,白大少会选择悄悄离开。

    整个第二峰,谁能拦住他?

    即使天地门,又有几人是东方白的对手?

    天地门主纵然能抗衡一二,若想阻拦,他做不到。

    东方白目前乃神圣境,已到达了很高的层次。

    越级战斗,加上层出不穷的底牌,没有神圣境高阶,别想占到任何便宜。

    一天过去,大长老没有来找东方白,不知没做出决定,还是打算能拖一天是一天。

    拖不是办法,也绝不是上策。

    东方白再次过去寻问,谁知天地门发生了变故。

    主峰紧急召集人手前去,包括几大长老。

    好像是什么人来到天地门闹事。

    东方白好奇,也跟着去凑凑热闹,顺便找门主亲自问问下山的事情。

    主峰上,一人手持长剑,站在一块巨大的石头上,长风荡起衣袍,长发飘飘。

    神色严肃,带着萧杀之意。

    此人不是柴向阳又是谁?

    “这就是天地门,对吧?”柴向阳问道。

    “你是何人?”一名弟子指着问道。

    “让你们门主出来说话。”

    “先报上你的姓名,底细,门主不是谁相见就能见到的。”

    这话中规中矩,没毛病。

    身为一门之主,繁事颇多,又是领袖,地位尊崇,真不是谁都可以随便见的。

    “再说一遍,让你们门主出来,否则我会大开杀戒。”柴向阳一意孤行。

    “哪里来的不懂事的玩意,滚!”

    “找死!”柴向阳随手挥了一剑。

    剑气凌厉,强大如斯。

    那名弟子没来得及任何反应,便被格杀。

    甚至一句惨叫都未发出。

    “大胆贼人,来我天地门闹事,各种师兄弟拿下此人。”

    主峰人多势众,对方杀人了,还客气什么。

    “上!”

    “杀!”

    几十人冲了上去。

    柴向阳嗤笑一声,十分不屑,眼神蔑视,仿佛在看一群跳蚤在活蹦乱跳。

    “锵!”

    柴向阳随随便便又是一剑。

    “砰砰砰!”

    “哎呀!”

    “啊!”

    “噗通!”

    一剑诛杀几十人,凡是冲上来的,无一活口。

    死相惨烈。

    “不知量力,萤烛之光岂敢与日月争辉?”柴向阳冷冷一笑,随之抬头,朝着主峰大殿喊道。

    “乾坤门柴向阳来访,天地门主速速来见。”

    “是谁在大呼小叫。”声音厚重,在大殿内传出。

    随之一道身影闪电掠出,甚是模糊。

    等再出现时,已站在柴向阳对面。

    “你是天地门主?”

    “非也,我乃天地门长老。”

    “长老就免了,给我滚一边去。”柴向阳狂妄道,“我找的是门主,你又算什么东西,难道说早有篡位之心?一心想做门主。”

    “你少血口喷人。”这名长老爆喝道。

    上来就给自己扣了个帽子,妈妈批!

    “是不是血口喷人你心里清楚,不够格的东西,闪开。”

    “乾坤门就如此无礼吗?”

    “跟你们不需要客气,我数三声还龟缩在门内不敢见人,老子将不会手软。”

    “呵呵,好大的口气。”天地长老冷笑道。

    “那就先拿你开刀。”柴向阳言罢,持剑杀伐而去。

    天地门的长老无一人突破神圣境,最强的大长老也只有神尊高阶。

    这位长老虽然修为不低,但还没有超越大长老的实力。

    既然没有达到神圣境,那必然不是对手。

    此乃百分之百的事情。

    果然,不足十招,天地门长老便被一脚踹中胸口,整个人倒飞出去。

    柴向阳看好时机,双手握剑,狠狠劈下。

    剑气纵横,犀利非常。

    如果劈中,天地门这位长老当即一分为二,死无全尸。

    就在紧要关头,一柄剑疾驰而来。

    带着浑厚的神灵之气。

    一气一剑相撞,不分高下。

    只是长剑断裂,分为几段。

    “天地门主,终于出来了吗?”柴向阳眯着眼睛道。

    此时在大殿正中央缓缓走出一位男子。

    上一步还在门口,下一步就到了天地门长老的身边。

    “你没事吧?”

    “门主,我无碍。”

    “那就好!”天地门主点点头,抬眼望去。

    “天地门向来未与乾坤门有过恩怨,甚至半点交集都没有,门下弟子无故找上门来,蛮不讲理,打伤我门人。”

    “天地门是不如乾坤门,但也不是好欺负的,任人欺凌。”

    “不说出个一二三来,天地门不会让你轻易下山。”

    “天地门主,你不用搞这一套,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仇,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怨。”

    “我来此自然有自己的道理,也有自己的目的。”

    “我且问你,飞天门惨遭灭门,是不是你们做的。”

    天地门主心中咯噔一下,一时没有回话。

    “怎么?敢做不敢当?敢做不敢承认?天地门好歹也算二流门派,连实话实讲的勇气也没有么?”柴向阳嗤了一声。

    “是,飞天门的事确实是我天地门所为。”天地门主正色道

本文标签:祁醉于炀厕所半小时补肉被人杀的片甲不留   可想而知对方不是泛泛之辈。 不仅如此   观其手法   屠杀程度   均被一人所为。 所以诛天的几率很大很大。

上一篇:玉米浓汤PO年下 皇上给堵着不让生

下一篇:竹马弄青梅TXT咖喱乌冬-总裁抱着她边开会边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