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新(性姿势108式大全)全目录阅读

2021-10-15 10:43:5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只要有赵君怀在,气氛总会很好的。

  有些人,天生就有社交牛逼症,赵君怀就是这样子的人。

  “打麻将啊!”唐愿西正在倒时差,精神好的不得了,见人够了,一时有些手痒

只要有赵君怀在,气氛总会很好的。

  有些人,天生就有社交牛逼症,赵君怀就是这样子的人。

  “打麻将啊!”唐愿西正在倒时差,精神好的不得了,见人够了,一时有些手痒,忍不住提议道。

  容勋眼光一亮,抬起一只手,“算我一个。”

  其实他们几个,都挺爱打麻将的,益智类的活动,多参与,有助于智力开发。

  平时陆明月和容诀也爱玩,无一和季舒阳瘾也大,一般在家都是这两对夫妻档对打,他和阿彻只有端茶递水的份。

  真是可悲的家庭地位啊!

  容勋越想,越忍不住想掬一把伤心泪。

  顾承轩坐在程烟花旁边,低头轻声道:“玩吗?”

  程烟花还没来得及说话,唐愿西的声音就传了过来,“烟花,你也上。”

  程烟花连连摆手,“我就算了。”

  唐愿西不理她,直接过来拉她,“你不上,我一个人没安全感。”

  程烟花站起来,可怜巴巴的小声道:“我的钱,每一分都是有血有汗的,输了的话,我会心疼死的。”

  在场的除了愿西,都是名副其实的有钱人啊,他们一晚上的消费,够她累死累活忙活大半辈子的。

  和他们打麻将,程烟花想,就自己那点家当,都不够他们塞牙缝的。

  唐愿西目光直接转向顾承轩,“烟花输了的话,都算你的,你没意见吧。”

  顾承轩望着程烟花,肯定的点点头,“输了是我的,赢了算你的。”

  “上道。”唐愿西忍不住表扬道。

  “夫妻档不许一起上,烟花上了,顾承轩你就别上了。”唐愿西掌握全局,指点江山。

  赵君怀看着唐愿西这气势,很是佩服。

  全京城估计找不出一个人能这样,把他们几个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顾承轩心情很好的样子,眼底也不那么漠然了,甚至藏了几分笑意。

  程烟花表面很淡定,内心晕头转向。

  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为什么还要和这些人打麻将,更莫名其妙的和顾承轩成了夫妻档。

  不过打麻将,她也挺喜欢的。

  而且,事实证明,她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

  不过……

  “愿西,你明天不上班吗?”程烟花好奇的问道。

  唐愿西无所谓的摆摆手,“上吊也得让人喘口气,我才刚回国,你明天也休息休息,咱今天就好好的放松放松,彻夜通宵的玩个够。”

  现在就剩一个席位了,是赵君怀还是高铎上呢!

  唐愿西的眼光在他们脸上转了两圈,玉手一指,对着赵君怀,道:“还是你来吧!”

  赵君怀甚至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他都没想到唐愿西会选他。

  他忍不住问道:“唐姑娘,为什么选我啊?”

  程烟花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赵君怀这句话,问的无比的娇羞。

  唐愿西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因为你看起来比较笨,你上的话,我更容易赢钱。”

  此话一出,容勋直接没忍住,笑的直捶沙发。

  高铎也勾了勾唇角,眼底的笑意很是明显。

  顾承轩和程烟花对视了一眼,程烟花垂下脸,咬牙憋笑,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赵君怀气得要死,可见唐愿西一脸坦坦荡荡的模样,他连说什么都不知道了。

  “那高铎你上,把她的钱都赢光。”赵君怀觉得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唐愿西得偿所愿。

  就这样定下来了。

  唐愿西,程烟花,容勋,高铎四人。

  几个人都进了麻将室,程烟花和唐愿西坐对面,容勋和高铎坐对面。

  顾承轩坐在程烟花身后,赵君怀也拉了把椅子,坐在唐愿西身后,“我倒要看看,你对上阿勋和阿铎,还能不能这么得瑟?”

  唐愿西看了他一眼,笑了笑,表情很是高深。

  “我们就是玩玩啊,你们财雄势大的,可别仗势欺人啊,玩小点。”唐愿西在开局之前,特意强调了一下。

  容勋心情很不错,“你说玩多大的?”

  唐愿西想了想,“一番两百!”

  容勋眉头一跳,这也太小了点吧,他们家那两尊佛每次玩都是一番两百万起步,每次一场下来的输赢,最起码九位数。

  当年季大哥就因为打麻将,把自己名下的欧洲两座城堡都输给了大嫂,各种珠宝名画,那就更别提了。

  最惨的一次,好不容易拉好的石油线,一宿麻将输的干干净净。

  可即使这样,季大哥还是越挫越勇,屡败屡战。

  最绝的一次,为了一场麻将,愣是从美洲大半夜的赶回来。

  相比较他们,容勋觉得自己平时一番二十万,真的算是小打小闹了。

  一番二百,他还真没玩过这么小的。

  高铎不反对,“蚂蚁腿也是肉,二百就二百。”

  容勋也没意见,反正玩玩嘛,总不能真赢这俩姑娘的钱吧!

  几人身上都没什么现金,唐愿西想了想,让大家拿出手机,然后建了个微信群,叫“京城雀神”。

  这名字,就很唐愿西。

  牌抓好,程烟花看着自己面前的牌,眉头微微一跳。

  她的牌真的很差,就没两张用的上的牌。

  她在高铎下家,高铎出完牌,她抓了只新牌,打出去一张不要的牌。

  十来圈转下来,原本看不下去的牌,这时还算不错。

  还差两只牌,就能听牌了。

  程烟花想要六万和七万。

  高铎的牌路很明显,是不要万字的,容勋家里出了两只六万,两只八万,可是其他的万字牌一张都没出。

  愿西对了一万还有三万。

  程烟花抓了一张四条,反手将六万打了出去。

  坐在她后面的顾承轩唇角微勾。

  牌继续转圈,又一张四条,程烟花想了想,把八万也打了出去。

  容勋抬头,不着痕迹的看了程烟花一眼。

  程烟花没察觉到,依旧专心致志的看着面前的牌。

  啪的一声,唐愿西猛地翻开自己面前的牌,自摸二万。

  容勋随手把牌推开,程烟花眯了眯眼睛,果然,四个七万,都在容勋手里。

  “赶紧,转账,自摸四番,每家八百。”唐愿西毫不客气的开口道。

  程烟花把钱转到群里。

  然后,滴滴两声,高铎和容勋也转了钱。

  顾承轩看着程烟花,拿出手机点了几下,一条转账通知跳了出来。

  程烟花愣着,顾承轩直接拿过她的手机,点了接收。

  “说过了,输了算我的。”顿了顿,“好好打,他们赢不了你的。”

  他们,没有特指,可是高铎和容勋就是觉得,他就是在内涵他们。

  容勋冷哼了两下,看着他们,“到时候输了,Ethen你可得好好哄着她。”

  顾承轩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我怕到时候,我要哄的人,是你。”

  容勋看着他那张死鱼般的脸,咬牙切齿的想把手里的麻将,砸他脸上去。

  又新一局,程烟花抓的牌依旧很难看。

  她抓牌出牌的速度很快,看起来不像是生手,也不像很熟的样子。

  容勋有些捉摸不透她的牌路。

  这一局,高铎出了个八番给愿西,一千六百块。

  很快的,容勋和高铎发现不对劲了,程烟花到现在,虽然一直没胡过,可是除了第一局,就是唐愿西自摸的那一局,她就没点中过。

  他们的规矩是,谁出中谁给钱。

  唐愿西运气不错,四圈下来,大多数都是她胡牌,不是高铎点中,就是容勋点中,程烟花从来没有点过炮。

  而且,更可怕的是,他们才发现,刚刚结束的那一局,程烟花把牌推倒的时候,他们分明看到程烟花手里有两张完全用不上的牌,一张九万,一张六条。

  这两张,一张是容勋听的牌,一张是高铎听的牌。

  新开局,换了位置,这次程烟花的运气,直接爆棚。

  几乎是心想事成,要哪张,来哪张。

  几乎把把都是自摸,而且都是大牌。

  容勋和高铎两人,几乎就没胡过牌,一直在那重复着转账的动作。

  容勋觉得,自己从会打麻将开始,就没这么憋屈过,就是和家里的那两尊大佛一起玩,他都没这么一败涂地过。

  又是四圈结束,唐愿西活动活动脖子,“不来了,太累了。”

  她赢的不算多,程烟花看了看自己的微信零钱,和顾承轩对视了一眼,有些不好意思。

  容勋靠在椅背上,看了程烟花一眼,“你是不是能算出来我们的牌?”

  他倒是没想过她和唐愿西勾手作弊,毕竟他的眼光多毒,如果她们作弊这么久,他都没发现,他这双眼睛,真的可以挖出来给十五玩了。

  程烟花轻轻点头,“我从小记忆力就比较好。”她回答道:“通过你们出的牌,我大致可以猜出来你们要什么!”

  她这话倒是谦虚的很。

  顾承轩接过她的话,“不是记忆好,而是过目不忘。”

  容勋有些意外,高铎也抬眼望了过来。

  赵君怀的表情更是一脸被雷劈中的模样。

  只有唐愿西一副见怪不怪,意料之中的淡定。

  容勋忍不住多看了程烟花两眼,他大哥大嫂,智商已经很可怕了,可即便是这样,也不能说是过目不忘。

  他觉得,程烟花也许是有点小聪明,可是顾承轩这话,却是太夸张了。

他站起身,准备去隔壁酒柜拿点酒水,高铎跟着他,其他的人先出去,到沙发那里坐下。

 文学



  容勋选了两瓶红酒,高铎瞧了眼竖柜,顺手拿了两瓶牛奶。

  大家坐在沙发上聊天。

  打了半宿麻将,也算是革命友谊了,以前程烟花有点害怕他们,尤其是容勋,可是现在看起来,他们都是很好相处的人,

  只是那个时候程烟花还不知道,这几位可都不是什么良善之人。

  高铎将牛奶一瓶放在唐愿西面前,一瓶放在程烟花面前。

  “真贴心。”唐愿西眸光一亮,对这些富家子弟,印象是越来越好了。

  这几人也不讲究,红酒直接就喝上了,醒都没醒。

  唐愿西喝着牛奶,看程烟花没动静,有些奇怪的开口,“烟花,怎么不喝?”

  程烟花的眉角不自觉的跳了一跳。

  众人听到唐愿西的话,下意识的看向程烟花。

  “她不喝牛奶。”顾承轩看了过去,慢条斯理的将她面前的牛奶移开,从桌子上拿了瓶矿泉水,拧开后递给她。

  “为什么?赵君怀放下杯子,有些好奇的开口。

  难道是过敏,他忍不住猜测。

  包间里的灯很亮,程烟花的脸,却是诡异的腾起一片红云。

  顾承轩微微偏头,语气淡然,缓缓开口,“她以前和别人打赌,赌注是谁输了,就喝掉十箱牛奶。”顿了顿,“她输了,然后一口气喝了五箱,吐了好几天,从那以后就再也不喝牛奶了。”

  他这话说的极认真,一点也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而且顾承轩这个人,本来就和开玩笑这三个字不沾边。

  众人面面相觑,就连唐愿西,都愣住了。

  这件事,唐愿西并不知道。

  当时愿西因为课业实践的原因,并不在学校,而且这件事实在是太丢脸了,程烟花不好意思和唐愿西说。

  高铎慢条斯理的抿了口酒,“程姑娘一张聪明脸,可做的事,总是有点让人大跌眼镜啊!”

  他这话说的平淡,可眉梢多少藏了分戏谑。

  程烟花连头都不好意思抬起来了。

  她略带埋怨的看了顾承轩一眼。

  顾承轩接收到了,眼神无辜的望着她。

  赵君怀也注意到了程烟花的目光,他怕程烟花恼顾承轩,忙打圆场道:“Ethen,她不喝,你喝吧,反正你也不饮酒。”说着,将牛奶瓶移到了他的面前。

  “我也不喝牛奶。”顾承轩慢悠悠的开口。

  容勋斜了一眼,“你又怎么了?”

  顾承轩望向程烟花,只见她的头越来越低,淡淡道:“因为打赌剩下的那五箱,被我喝了。”

  一语激起千层浪,赵君怀嘴里的酒,直接喷了出来。

  唐愿西手里的牛奶,差点没拿稳。

  高铎和容勋对视了一眼,眼中无限震惊。

  程烟花的脑袋越来越低,都快垂到桌子下面去了。

  她以前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现在猛地提起来,真的觉得自己当初实在是对不起顾承轩。

  他那样性格的人,因为她,做了太多丢脸的事。

  喝了五箱牛奶,其实还不是最丢人的。

  诡异的沉默……

  高铎轻轻的放下手里的酒杯,眯了眯眼睛,“有点意思!”

  赵君怀眨了眨眼,望向容勋,“这算是秀恩爱吗?”

  容勋不说话,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桌子。

  “我不是故意的。”程烟花为自己辩解道,她抬起脸,只见五张脸,十只眼睛全都盯着她,一时语塞,不知道还该不该继续说下去。

  “是我自愿的。”顾承轩淡淡的在后面来了一句。

  赵君怀的眼睛,瞪的真是又大又圆,像两只晶莹剔透的葡萄似的。

  他一脸惊吓到的模样,手指直哆嗦,颤颤巍巍对着身侧的容勋道:“他是不是中邪了?”

  容勋冷哼了一声,“秀恩爱,秀上瘾了呗。”

  赵君怀抖了又抖,“真吓人。”他又给自己倒了杯酒压压惊,实在还是很好奇,凑到程烟花面前,问道:“烟花姑娘,你当年到底和人打了什么赌?”

  顾承轩伸手隔开赵君怀的脑袋,漠然道:“有你什么事!”

  赵君怀瞅了瞅顾承轩,只见他木着一张脸,很是吓人的样子,边上的程烟花也抿唇,看起来一点要说的意思都没有。

  他也识趣,忙比了个闭嘴的姿势。

  高铎看了看时间,“都三点多了,我有点困了,我先去睡了。”他伸了个懒腰,率先起身。

  顾承轩也站起来,“我们也走吧。”

  程烟花忙拉着唐愿西,唐愿西扯着她的行李箱,容勋和赵君怀跟在后面。

  程烟花还以为顾承轩要送她们回去,进了电梯才发现,电梯居然是上行的。

  “这是要去哪?”程烟花盯着电梯上的数字,有些茫然的开口。

  赵君怀抱胸靠着电梯,微微挑眉,“当然是睡觉去了。”

  程烟花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心存杂念,这睡觉二字,听起来不像是名词,倒像是动词。

  一瞬间,只觉得心跳如雷。

  一张脸,红的要滴血。

  顾承轩看着她瞬间涨红的脸,以为她不舒服,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只觉得体温烫的吓人。

  “是不是冻着了?”顾承轩一贯平稳的声调略乱了些,掏出手机想通知医生过来。

  程烟花拼命的摇头,连连摆手,“我没事,我没事,真的!”

  唐愿西细细的看着程烟花,秀长的眉凝着,忽然,她猛地反应过来,抚额失笑。

  其他人猜不到,可她却能猜到。

  赵君怀看着唐愿西突然的笑,有些奇怪,好奇的问道:“笑什么呀?”

  唐愿西斜了他一眼,“关你什么事!”

  她撩了撩自己的头发,不轻不重的怼了赵君怀一句。

  赵君怀看着唐愿西那张艳光四射的脸,只觉得鼻尖弥漫着一股奇异的清香。

  电梯到了二十九层。

  高铎和容勋先进了房间。

  顾承轩打开一间房,“你们在这休息吧!”

  night九层以上,都是酒店。

  整个二十九层,常年是为他们准备的。

  唐愿西说了声,就先去卫生间卸妆了。

  赵君怀脑袋往里探了探,也不知道在瞅什么,随即耸了耸肩,拍了拍顾承轩的胳膊,示意自己先回去了。

  “谢谢。”程烟花站在门口,“今天给你添麻烦了。”

  顾承轩看着她的脸,眸光柔软,“你我之间,不用说这些的。”

  程烟花握拳,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话。

  顾承轩把她的反应都看在眼里,手掌微动,轻轻的落在她的头发上,“早些休息吧。”

  程烟花的两只手,攥的更紧了。

  他慢慢的退了出去,轻轻的为她带上门。

  程烟花没动,她一直站在那里,酒店房间里的地毯很软,她就像是踩在一团云上。

  柔软,却又不真实的感觉。

  等到第二天睁眼的时候,拿过手机看了看时间,居然都下午四点钟了。

  一旁的唐愿西,依旧沉浸在香甜的梦中。

  微信上有两条未读信息。

  都是顾承轩的。

  一条是上午八点半发来的,公司有点事,我先去上班了。

  一条是十一点四十分发来的,醒来的话,给张经理打电话,他会为你们安排午餐的。

  后面附带一串电话号码。

  程烟花勾了勾唇,他肯定想不到她们这么能睡,这下好了,午餐变晚餐了。

  她小心翼翼的下床,尽量不吵到愿西。

  她走进卫生间,看着镜中的自己,只觉得镜中人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她静静地站在那里。

  虽然,她不愿意承认,可是她根本无法否认。

  她对顾承轩的心动,从未停止过。

  理智告诉她,不能这样下去,可是感性,却始终没有办法,停下来。

  她甚至忍不住的在想,这也许是上天,再给她的一次机会。

  也许,他们真的能在一起呢!

  程烟花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她很清楚他们之间的差距,可是顾承轩喜欢她,她也喜欢顾承轩啊!

  镜中突然又多了一张人脸,唐愿西揉着惺忪的睡眼,看着站在镜前不发一语的程烟花,有些疑惑,“烟花,你怎么了?”

  因为睡了太久的缘故,愿西的声音有些哑。

  程烟花摇了摇头,掬起一捧水扑在脸上,让自己清醒过来。

  她们俩在night用了餐,然后一起回了家。

  CG本部大厦,五十五楼,总裁办公室。

  顾承轩刚刚开完会,倒了杯咖啡,还没来得及喝,办公室的门就被推开了。

  赵君怀拎着个纸袋走在最前面,后面跟着高铎,容勋殿后。

  他一手放下咖啡,一手拉开办公桌侧边的抽屉,拿出手机。

  微信上只有一条未读消息,是程烟花四点四十五分发过来的,我们回去了,谢谢!

  顾承轩几不可察的笑了笑。

  他坐定,望着对面的三人,端起面前的咖啡,抿了一口,“有什么事吗?”

  “烟花姑娘的衣服,你找时间还给她。”赵君怀将纸袋放在顾承轩的办公桌上,挤眉弄眼的笑了笑。

  这就是昨天程烟花落在尤丽工作室的衣服,赵君怀特意去拿的。

  之所以送到顾承轩这里,当然是想多给他找点见面的理由。

  高铎和容勋感觉没睡好的样子,坐在沙发上,一个揉着眉心,一个揉着太阳穴。

  赵君怀倒是一副打了鸡血的兴奋样。

本文标签:性姿势108式大全

上一篇:在餐桌下的手太快了|女性高爱潮有声视频A片

下一篇:2021最推荐(容岩叶沐走着做73)在线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