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看着我它是怎么进去的镜子 老公叫来前夫一起

2021-10-15 11:01:1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那些把孩子送到朱氏蒙学读书的家长们,一个个开心极了。

  “哎哟,你也收到请帖了?那真的是太好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去。”

  “你们家几个请帖?我们家三个孩

那些把孩子送到朱氏蒙学读书的家长们,一个个开心极了。

  “哎哟,你也收到请帖了?那真的是太好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去。”

  “你们家几个请帖?我们家三个孩子都去了,三个请帖,哈哈哈哈哈……”

  “你们家孩子多,不像我们家,就只有一个。”

  “你们家姑娘没送啊?那真是可惜了,明年送吧。朱大娘那学院还教女红呢,你家姑娘年纪还小,可以多学几年,说不定能够学到什么好东西,到时候进朱大娘的厂子干活。我可听说,学得好不好,技术深不深,那报酬也不一样。”

  “这我知道,朱大娘家那个烫粉厂,熟练工比普通工要多几个铜板。”

  “那个染布坊也是,毕竟人家干得那一点,一个顶两个人用,发得多一点也正常。”

  ……

  因为请了家长,朱八妹、林三妹、林四妹几个带着一帮学生,好好地将朱氏蒙学给收拾了一番。

  给各个班的卫生委员分好负责区域,让他们自己带队卫生组,监管各自区域;文艺委员则带着自己的组员,为各自班级做好装饰,并且在每位同学的桌子上放上名字贴和手工小礼物,以免家长们找不到位置……

  一个孩子意味着一封请帖,一位家长。

  学院有多少学生,到时候就会有多少家长来,他们除了要完成学院布置的任务外,还要私下里提醒父母,到时候到了学院要遵守这些规矩。

  “爹,你别忘了,学院是不能乱丢东西的,到时候你到了我的桌子上,我桌上的东西你一定要按原位放,别弄乱了。要不然,到时候我还得自己收拾。”朱狗娃提醒着他爹。

  他爹朱同化一脸惊讶:“啥,我还不能碰你的东西?”

  “不是不让碰,是不能弄乱了,你弄乱了收拾的是我。你要是不弄乱,那我岂不是不用收拾了?”

  朱同化看了好几眼自家儿子,总觉得有些惊奇。

  平时那个丢三落四,猫嫌狗嫌的儿子,什么时候居然也讲“规矩”了?

  不过回头想想,自从上了朱氏蒙学后,朱狗娃确实学会了自己收拾屋子,管理自己的东西,还不让他娘进屋,因为他娘老弄乱他的东西,让朱狗娃找不到。

  家里其他方面也是,从朱狗娃开始规整开始,不知不觉间家里就变得干净整齐了。

  不是说以前朱狗娃娘没打扫干净,而是规整这东西吧,人家是一门“学问”,什么东西怎么摆,什么东西要怎么收拾才更省地方,也好找,都是有讲究的。

  以前扔得乱七八糟的杂物间,被朱狗娃带着一帮同窗一收拾,顿时耳朵一新,让人有一种不好意思打乱的感觉。

  朱同化一乱扔,就会被朱狗娃教训:“爹,跟你说过多少回了,东西从哪里拿的,你就放回哪里,按原样放,它就不会乱了。你看看你,你一乱扔,用的时候找不到不说,我和娘还要跟在你屁股后面收拾,累不累啊?你就不能顺把手,将东西放回位置上吗?”

  朱同化牙疼:“我是你爹!”

  “我知道你是我爹,你要不是我爹,我早气得赶你出去了。”朱狗娃翻了一个白眼,说道,“你看看我们班里哪家,像我们家这么乱的?我们这个学期领了一个活动任务,就是实践‘收纳自己家’。每隔一段时间,活动小组还会上门评比,爹,你不能拖我后腿啊……”

  朱同化:“……”

  ——娘的!你上学,凭什么还要管到老子头上?

  ——是你上学,又不是老子。

  气归气,但朱同化为了儿子的面子,为了儿子的小红花,也为了以后他能拿着儿子的小红花在村里炫耀,他忍了。

  不只他忍了,其他很多人都忍了。

  实在有搞不定的,一看人家家里周周拿小红花,就自己家就有,这感觉还真是……

  真他妈酸爽!

  这年头能够炫耀的事情不多,除了地里的收成,就只有孩子。

  看别人炫耀这个,炫耀那个,你要没有一个,还真不好意思跟人家说话。

  如此,那些一开始不乐意干的人,也偷偷摸摸地干了起来。

  不说拿个第一什么的,但至少要说得过去吧?

  写春联活动举行那一天,所有人都早早起床,用完早膳,拿出了新做的衣服,收拾妥当后,领着家里的孩子出了门。

  要是路上碰到什么熟人,还能打声招呼,唠唠嗑。

  作为朱狗娃的狗腿,朱狗元自然是跟小伙伴约好了,一起去学院。

  朱同化看到朱狗元爹,顿时就笑了:“哎哟,你今天这身称头,有精神!”

  “你不也一样?怎么,把过年的新衣服拿出来了?”朱狗元爹笑话道,“你现在拿出来了,到时候穿什么?”

  “你不也是?大哥莫说二哥,谁也别笑话谁。”

  一路上,他们还遇到了村里的其他熟人。

  原以为自己是早到的,没想到村里的其他孩子比他们更好,他们的胳膊上戴着亮眼的红色袖套,手里拿着小旗子,在那里喊着:“蒙学预备一班的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们,请跟着我往这边走。”

  “蒙学预备二班的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们,请跟着我往这边走。”

  “蒙学一年级一班的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们,请跟着我往这边走。”

  ……

  每个班旗上的颜色不一样,非常好区分。

  朱同化和朱狗娃爹直接顺着蓝色旗子走,很快就到了蒙学一年级一班。到了班里,还有小孩子在那里引导,告诉他们自己的孩子坐哪个位置。

  嗯,因为是同一个村的,大部分都彼此认识,倒省了互相介绍跟问路的麻烦。

  也就外村来的,可能要费些功夫。

  待各个班的家长就位,各个班的先生们也出场了,因为朱八妹、林三妹、林四妹负责的班级有点多,要是一个个让她们介绍,那就得排除,有点费时间,所以早在活动开始之前,她们便将这些工作交给了班里的同学们。

  每个同学负责一块,按着排号顺序一个个上前,带着家长们认识自己的班级。

你们班,这是我们班的学习墙,所有人的名字都在上面,最上面的数字是学号,大家对着学号看,就能找到自己孩子的成绩栏了……”

 文学


  自家孩子的学号,经过一年的学习,家长们早就知道了。

  这个孩子一说,他们立马就找到了相对应的学号,看起了孩子的成绩。不同的内容下面有不同数量的小星星,小星星越多的孩子表明他在该内容下面表现越好。

  集齐十颗小星星可以兑换一个月亮,十个月亮可以兑换一个太阳,十个太阳可以兑换一朵小红花。

  所以,家长们只要看小红花的数量,就大概知道自家孩子是个什么情况了。

  朱同化十分惊讶,因为他家娃的小红花居然是最多的。

  “看不出来啊,你儿子居然还厉害的,看到没有,这个这个……你儿子的小红花数量最多。”朱狗元爹指着墙上的某一块,特别羡慕。

  就是可惜,上面写的字他不认识,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不过不要急,那个小孩子正在介绍,每一块都是什么意思。

  因此,朱同化很快就搞清楚了,原来自家儿子在“管理”跟“活动策划”这块非常厉害,基本上所有小朋友都服他,愿意被他管理,听他指挥。

  一想到自家孩子本来就是村里的孩子头,朱同化就理解了:原来孩子头还是加分项啊!

  他还以为,自家这孩子就会调皮了!

  虽然所有家长都关心成绩单,但看到孩子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柜子”,里面摆放着他们的日常用品,还用草编的框放好,一目了然,大家看着还是非常赏心悦目的。

  有的孩子擅长这个,有的孩子擅长那个,不能说哪个孩子最好,只能说他们都有自己值得表扬的地方。

  而这一点,也是叶瑜然想要强调的,她想让朱家村的每一个家长都意识到——自己的孩子是特别的,他们需要鼓励,值得更好。

  等孩子们负责介绍完各自的班级,家长们回到座位上,进入了下一个环节——由先生对每一位孩子的学习情况进行介绍。

  如果说是以前,朱八妹肯定没胆子站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这种话,但经过那么长时间的培养,她渐渐也有了底气。

  她一脸笑意地站在讲台上,将提前准备好的演讲稿拿出来,说道:“首先,我代表朱氏蒙学感谢各位家长的到来,每一位孩子的成长,不仅需要我们学院的努力,同时还需要各位家长的配合。所以,我要谢谢各位,谢谢你们相信朱氏蒙学,愿意把孩子送来读书,愿意相信我们能够教好他们……”

  “其次,我们将教学计划主要分成了这几块,生活方面、文化方面以及一技之长。不管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我们都相信,唯有学会‘一技之长’,他们才能走得更远。”

  “所以为了帮助孩子们能够获得‘一技之长’,我们将在蒙学阶段对孩子们进行启蒙,充分挖掘他们身上的优点,找到他们每一个人的独特之处,从而鼓励他们朝着这个方向进步,做到更好。”

  “下面,我要表扬一下……”

  ……

  从不同的方面划分,表扬这方面表现特别好的孩子,然后点他们的名上台,让家长们亲手将“奖状”发到孩子们手里。

  如此一番操作之后,所有家长的血液都沸腾了:原来,我的孩子这么优秀啊!

  你看,我都给他发奖了!

  呵呵呵……真的是太棒了!

  负责颁奖的家长开心,拿到奖状的孩子们也非常开心,他们笑得裂开了嘴,露出里面参差不齐的牙齿——没办法,有的已经到了换牙的年龄了,缺个口啥的,再正常不过。

  可惜这个年代没有照相机,要不然……

  叶瑜然只是稍微遗憾了一下,便抛在了脑后。

  等各班级的环节结束,先生们让学生领着家长们到外面的操场上,举行更加隆重的活动——写春联活动。

  操场上早就摆好了桌椅笔墨,每一个孩子都有自己的任务,他们按照顺序,拿着任务卡上前,写的写字,裁的裁纸,井然有序。不管是什么事情,每一个孩子都能轮到一回,倒不会让家长们觉得偏心。

  这是这写的春联……

  好吧,每个孩子年龄不同,他们写的字不同,写出来的效果自然也不会一样。

  不过不要紧,反正他们写的春联贴的都是自己家,再丑那也是自家娃写的。

  “狗娃,给你三叔写一个,你三叔家也要贴。”

  “春妞,你给你大爷爷家写一个,你大爷爷家没人写。”

  “哎哟,我儿子写的这个字,还真的是……哈哈哈哈哈……好丑……”

  “丑什么啊,会写就不错了。先生不是说了吗,有的孩子还比较小,才刚刚接触,这都正常。等过几年,就会像先生一样写得好看了。”

  “我没嫌弃,我就是觉得好笑,没想到我家娃这么小,居然也会写字了,哈哈哈哈哈……”

  “笑笑笑,笑死你,搞得好像别人家的娃不会写似的。”

  ……

  写好了还要晾,这个就需要家长的帮忙了,自己家的自己认领,自己找地方晒,干了就可以收走。

  一时间,朱氏蒙学的院子里到处晒满了“鬼画符”一般的春联。

  没办法,不是所有人的字都写得好,再加上涂涂画画更改什么的,简直就……

  叶瑜然看了一眼,觉得有些不能看。

  便看到家长们开心的样子就知道了,不管这些孩子写得多丑,在他们眼里,那都是最好的。

  ——哪家的娃能像自家娃这么厉害,这么小就会写字了?

  ——瞧瞧,这可是春联,写的可是春联,能贴门口的那种。

  ——说不定,我家娃是个文曲星下凡呢。

  ——啥,你说文曲星不可能是女的?没事,她学好了写字,以后好上女红课,习得“一技之长”也挺好的。

  算算自家姑娘离嫁还有多少年,她还能替自家干多少年的活,赚多少年的钱……

  再一对比往年人家养姑娘还要倒贴,他这简直就是赚了。人家贴钱嫁姑娘,他倒好,养大的姑娘会赚钱,还能给家里赚块肉吃。

  至于以后她嫁了就是别人家的了?

  不,你想多了,我这不是有儿子嘛,我儿子到时候还要娶呢。

  我家姑娘是个能赚钱的,到时候娶的肯定也是一个能赚钱的,要不然我就不让她嫁了。

  至于家里有两个姑娘,只有一个儿子的……

  姑娘,我们能打个商量,你赚的钱里面,能拨出一部分给家里面吗?

本文标签:看着我它是怎么进去的镜子

上一篇:2021最新排行榜(白洁一夜被爽了七次)合集列表

下一篇:军训教官h文高H 公和我做爽死我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