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缓慢而坚定地深入公主内部-我一挺你一叫

2021-10-15 11:07:0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洛婷儿恨不得现在就把她肚子里的孩子打掉了!

  洛婷儿从小是被宠着长大的,在尚书府里没有人敢惹她欺负她,所以养成了她娇蛮任性,心狠手辣,却毫无心机的性格。

  她在心里想

洛婷儿恨不得现在就把她肚子里的孩子打掉了!

  洛婷儿从小是被宠着长大的,在尚书府里没有人敢惹她欺负她,所以养成了她娇蛮任性,心狠手辣,却毫无心机的性格。

  她在心里想什么,就会毫不掩饰的全部写在脸上。

  洛云丝看的一清二楚,真真切切。

  于是在心里冷笑了一声,面上却还是十分热情的说:“这不,昨天听王爷说了这件事,姐姐就准备了礼物,今天早晨就连忙送过来了。”

  “洛云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洛婷儿毫不领情的冷哼了一声,“你真的是来祝福我的吗!我看你就是来看我笑话的吧!”

  “二妹说笑了,你马上要嫁入太子府了,成为太子的侧妃,姐姐我不过是宸王府里的一个妾,姐姐哪有资格嘲笑妹妹呢。”

  洛云丝说完,也不用管洛婷儿是什么脸色,便带着冬枝进了老夫人的院子,同时对洛婷儿说:“妹妹或许是有什么误会,若真的有什么误会,不妨我们去找祖母说说?”

  洛婷儿瞪着洛云丝,看着她一步三摇挺着大肚子进了老夫人的院子,心里一阵气恼。

  偌大的尚书府,恐怕只有她自己对于嫁给太子,成为太子侧妃这件事恼火不开心,其他全都在一片欢乐中,觉得整个尚书府都可以扬眉吐气了,又怎么会觉得会觉得洛云丝说的不对呢。

  洛云丝撩开帘子,便见到屋里已经很多人了,便笑着说:“祖母,云丝回来看您了。”

  之前洛云丝没想好肚子里孩子的去留,所以一直没有让人跟老夫人说她怀孕的事。

  但现在看宸王的意思,应该是接受了这个孩子,虽然她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她怀孕了,宸王顾景庭反倒不开心的原因。

  洛云丝甜甜的声音引起了屋子里所有人的注意,大家看过来,一眼就看到了洛云丝那隆起的肚子,一个个顿时都惊讶了起来。

  老夫人见了更是开心的眯了眼睛,“云丝啊,快过来让祖母瞧瞧的。”

  洛云丝笑着走了过去,就被老夫人拉着,让她坐到了一旁。

  从洛云丝过去,老夫人的眼睛就一直盯着她的肚子看,越看越欢喜,“云丝,这么大的喜事,你怎么不早些告诉祖母呢,祖母也好高兴高兴啊。”

  “祖母,前几月胎儿不稳,所以我也没敢告诉您,就害怕有个万一……现在孩子稳定了,云丝这么就回来,让祖母您好好看看嘛。”洛云丝一边笑着,一边低着头,用手轻轻抚摸着她隆起的肚子,仿佛在向屋里所有人炫耀一般。

  “好,好啊!我们云丝就是有出息!”老夫人盯着洛云丝的肚子,就像是看到了宝贝,“你这才嫁进宸王府多久啊,就怀上了。将来这孩子就是宸王府的长子,肯定会大有作为的!”

  洛云丝听了老夫人的话,抚摸肚子的手又温柔了几分。

  是啊,她的孩子出生了,就是宸王府的长子。

  热依麦这辈子都别想有孩子了,就算宸王再娶,她也有办法让其他嫁进来的女人和热依麦一样。

  到时候她的孩子不仅仅是长子,很可能会成为顾景庭唯一的孩子!

  想到这,她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

  “祖母,我这次回来,还听说二妹要嫁给太子了,所以特意挑选了礼物,来祝贺二妹的。”洛云丝说着,便给了冬枝一个眼色,冬枝便连忙捧着礼物走到了孙氏和洛婷儿面前,福了福身,“大夫人,二小姐,这是我们小姐准备的礼物。”

  说着,便将那盒子打开,露出了里面又大又圆的夜明珠。

  这夜明珠与寻常的夜明珠比较,的确是个宝贝,是之前那些巴结顾景庭的时候送给他的,他开心,转手送给洛云丝的。

  那时候洛云丝还没有身孕,顾景庭也喜欢她。

  孙氏见了那夜明珠心里虽然喜欢,但面上只是笑了笑,说:“哎呦,二丫头嫁了宸王就是不一样了,这么好的东西都舍得送人了。”

  这话的意思,其实就在嘲讽洛云丝作为一个妾,就算嫁进了宸王府,又能好到哪去!

  送个夜明珠出来,指不定在心里多心疼呢。

  “大夫人您说笑了,等二妹成亲那天,云丝一定会备一份大礼的。”洛云丝淡淡的笑了。

  洛灿儿今儿起来晚了,赶到老夫人院子的时候,里面已经热热闹闹的聊了好久了。

  她一进去就看见了坐在老夫人身边的洛云丝,再看看她的肚子,心里暗自松了口气,还好,洛云丝没有选择落胎。

  洛云丝一见了洛灿儿,便笑着说:“三妹的生辰快到了吧,大姐今天来,特意将礼物提前给三妹带过来了。”

  这时冬枝又捧了个盒子过来,将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对碧绿的镯子,而且这对镯子,一看就比刚刚送给洛婷儿的夜明珠贵重。

  孙氏顿时沉了脸,这不明摆着说洛婷儿这个太子侧妃,不如洛灿儿这个川王妃吗!

  洛灿儿自然不知道夜明珠的事,见了那对镯子,就知道洛云丝这是又有事要求她了。

  “大姐破费了,可是这么贵重的礼物,三妹实在不好收下。”洛灿儿笑着拒绝了这份礼物。

  “三妹真是见外了,这也是大姐的一片心意,你就收下吧。”洛云丝起身,亲自走过来,将那对桌子送到了洛灿儿的手上。

  洛灿儿看了看,便笑着转交给了一旁的霞儿,算是收下了。

  从老夫人的院子出来后,洛灿儿便在后花园里等着洛云丝,果不其然,没一会洛云丝就来了。

  “大姐来了。”洛灿儿笑着问,“大姐这次给三妹一对这么贵重的镯子,是想让三妹帮你什么呢?”

洛灿儿看着洛云丝,洛云丝看着洛灿儿,两个人相视而笑,心领神会。

 文学



  “三妹说话就是痛快。”洛云丝扶着肚子,在冬枝的搀扶下,坐了下来。

  洛云丝坐下后没有急于开口说话,而是低垂着眼眸,满眼爱意的看着她自己的肚子,轻轻的抚摸着,真的很像一个慈祥的母亲,在爱着她的孩子。

  可洛灿儿知道,洛云丝并不是真心那么喜欢这个孩子,毕竟自从有了孩子,她就失宠了。

  “让大姐见笑了,三妹只是不喜欢七七八八那些复杂的事情,喜欢直接一点。所以大姐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洛灿儿说。

  “那大姐可就不见外了。”洛云丝抬起头来,对着洛灿儿淡淡一笑,“三妹是否有那种,可以让男人不行的药。”

  洛云丝话一说出口,洛灿儿就愣住了,瞪圆了眼睛盯着洛云丝,心想以顾景庭之前中药的时间推算,他现在应该已经不行了吧。

  这洛云丝居然还想让他更不行?

  这女人未必对自己也太狠了吧!

  然而洛灿儿表面却淡定的很,她看着洛云丝,微微侧了下头,笑言道:“大姐可知道这种药,可是不能轻易给别人用的。”

  洛灿儿说到这,停顿了下,看了眼洛云丝的反应,继续说:“尤其是关乎姐姐幸福的事情,三妹可不敢给。”

  洛灿儿这话说了两层意思,一是洛云丝想要的药她有,二是这药不能轻易给人,想要,就那点有用的东西来换。

  洛云丝是聪明人,不用点明,她完全听得懂。

  于是她笑着,从袖子里拿出了一张折的非常仔细的纸,放在桌子上,手指轻轻点在上面,然后眼神十分真诚的看着洛灿儿,浅笑着说:“前段日子,王爷去热依麦的院子去的勤快。”

  “按理说,王爷去王妃的院子没什么奇怪的,但热依麦从没在意过王爷是否会去找她,王爷也不喜欢热依麦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所以我就奇怪了,就派人稍微打听了一下。”

  洛云丝说着,手指又特意的点了点那只折好的纸,“听说大明国与南疆国边境又开始紧张了,南疆国那边好像要有什么异动了呢。”

  洛云丝也不藏着掖着,暗示的很明显,洛灿儿垂着眼眸,看着她手指下的那张纸,大致能猜得出来,这上面可能与南疆那边要入侵大明国国土有关的东西。

  “大姐,瞧您说的这些,都是朝堂上的事,那是我这种没什么见识的女儿家该管的事呀。”洛灿儿笑了笑,一副并没有很想要这份“大礼”的样子。

  洛云丝看着洛灿儿,想了想,笑了,继续说:“妹妹说的说,但是妹妹有没有想过,若是王爷子嗣单薄,又怎么能堪当大任呢,毕竟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姐姐肚子里不是有一个。”洛灿儿笑着。

  “我这一胎,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呢。而且恐怕,我也就只有这一胎了。”洛云丝抚摸着肚子,浅笑了下,十分无奈。

  “姐姐也不必这样。”洛灿儿笑了笑,然后在霞儿耳边耳语了一会,霞儿点了点头,转身便走了。

  这期间,洛灿儿没说话,洛云丝也没说话,她们各自想着心事。

  “小八,洛云丝说的是真话吗?”洛灿儿在心里问系统。

  【小八检测了一下,洛云丝说的是真话,南疆现在正在往边境进军,现在边境上已经大量吞兵了,如果同时大兵压境的话,大明国的边境恐很难收住。】

  “是顾景庭和库尔班密谋的吗?”洛灿儿问。

  【应该是的,热依麦不过是个桥梁。】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按照我们之前看的‘原文’,顾景庭也是利用南疆这件事陷害了顾云礼。所以这次,也不排除。”

  洛灿儿说着,便看着洛云丝手中的那张纸,心中不免冷笑。

  洛云丝现在已经不受宠了,又怎么能轻易的拿到南疆兵力部署的图?

  她一定是想利用这张纸,先拿到她想要的药,好能控制住顾景庭。然后再利用她洛灿儿的手,将这张纸送到顾云礼的面前,如果顾云礼按照上面的部署图防备作战的话,肯定会输的很惨。如果顾云礼不信上面的内容,那顾景庭也会拿这张纸当做顾云礼通敌叛国的证据,在皇上那里参他一本!

  这一箭双雕的伎俩,还真是符合洛云丝这个人设。

  她是想利用这件事,重新让顾景庭重视她,给她和孩子一个好的未来。

  只是可惜,她算盘再响,她也没有女主光环了。

  “小八,你能用空间瞬移,把她手下的那张纸弄进空间,复制一份吗 ?”洛灿儿问。

  【当然可以。小菜一碟!】

  小八说完,便迅速将洛云丝压在手指下的纸瞬移进了空间,然后进行复制,之后在瞬移回去。

  整个过程极其快,快到洛云丝丝毫没有感觉到。

  这时,霞儿脚步匆匆的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两瓶药。

  “小姐,您要的,霞儿取来了。”霞儿说到。

  在洛灿儿的示意下,霞儿将药放到了桌子上。

  “大姐,三妹这里有两瓶药,一瓶是大姐刚刚说想要的那种。”洛灿儿说着,将其中一瓶推到了洛云丝的面前,然后接着说:“另外一瓶,是与那瓶作用正好相反的。只要一点点剂量,就会让王爷对大姐你欲罢不能,恩爱有加。”

  洛灿儿说的很隐晦,洛云丝当然也听得懂,当听到第二瓶药的作用的时候,她眼睛都亮了。

  “三妹果真是大姐的好三妹,这张直接就……”洛云丝刚要把那张纸交给洛灿儿,便被洛灿儿拒绝了。

  “大姐,三妹说过,这些不是三妹这种足不出户的女儿家该管的事情。三妹不要。”

  洛灿儿直截了当的拒绝了,这让洛云丝很诧异。

  但转念一想,就算没帮宸王给川王设下把柄又如何,只要有了那两瓶药,她还怕顾景庭逃出她的手心吗?

  “那这两瓶药……”洛云丝盯着洛灿儿。

  洛灿儿勾唇一笑,说:“和大姐手下的那张纸一并拿走吧。”

本文标签:缓慢而坚定地深入公主内部

上一篇:军训教官h文高H 公和我做爽死我了

下一篇:腿打开一点不然痛的是你-翘翘板是什么意思污的那种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