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我的兔子好软水好多|听了会湿的女喘声音

2021-10-15 11:13:0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躺在软榻上,享受着秦远的捏腰服务:“再往又一点,对,就是那,舒服~”

  刚养好伤准备进门的赤丹停住了脚步,为什么刚回来她就要听到这些少儿宜不宜的事情,要进去吗?

 

躺在软榻上,享受着秦远的捏腰服务:“再往又一点,对,就是那,舒服~”

  刚养好伤准备进门的赤丹停住了脚步,为什么刚回来她就要听到这些少儿宜不宜的事情,要进去吗?

  你傻吗?这个时候进去岂不是会打断主子和夫人的好事儿,耽误了造小主子,这谁能担待的起!

  赤丹心里的两个小人在不停的打架,站了好一会儿也没分出胜负。

  “赤丹,你站在这里做什么?”秦官看着神游天际的赤丹一脸疑惑。

  赤丹看着秦官推门就要往里走,伸手直接拉住了秦官:“你……你怎么能这个时候进去……”

  她脸色通红,说话结结巴巴的。

  秦官眉头一挑,又听到屋里花颜那脚软无力的声音“你不会十点劲儿啊,啊~疼疼疼,我让你用力不是让你用蛮力啊!你不行就换人!”

  “夫人不想用我还想用谁?”

  这是他家主子无比深沉带着点阴郁的声音。

  顿时秦官就明白赤丹是误会了。

  “你,你听到了吧!现在,现在进去只会打断主子和夫人的好事儿,我们,我们要好好守着,不能让别人打断主子和夫人造小主子。”

  赤丹结结巴巴的说。

  “你还真是个大聪明。”秦官复杂地看着赤丹。

  他知道赤丹是个傻的,没想到傻成这个样子……

  “我当然聪明,我在家这段时间,可是看了不少书。”赤丹一脸嘚瑟。

  “看了什么书?”

  “霸道王爷俏王妃,我暗恋的书生其实只把我当替身,状元郎与陛下二三事。”她无比自豪地道。

  秦官看她的眼神更复杂了,不过最后那本,是不是有点不对劲儿?

  懒得再跟这个大傻子胡扯,他推开门就要往里走。

  “你,你不能进去,你,你怎么能这个时候进去呢。”

  赤丹去拉秦官:“像你这样的,在话本里活不过三章的你知道吗。”

  秦官难得疑惑:“为什么?”

  赤丹一脸神秘,尔后踮脚贴在秦官耳边:“因为,你知道的太多了,主子会……”

  她做了一个捅刀子的动作。

  “要不还是找夫人给你号号脉吧,看看有没有机会换个脑子。”

  说完,秦官直接走了进去。

  “你刚刚还夸我聪明的!嗳,你别进去……”

  说着她就要进去捉秦官,不让他打断夫人和主子的好事儿。

  可是秦官人高马大的,她追进去的时候已经晚了。

  “秦官?什么事。”

  主子的声音传来。

  赤丹那一瞬间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停止跳动了,完了,主子要把看了夫人身体的人的的碎尸万段了!

  不行,他必须要阻止主子!

  她急忙冲进屋里,这一进去,她就愣住了,夫人和主子怎么都是衣冠整齐的模样?

  主子坐在夫人身边,手还在夫人的腰肢上,还在继续给夫人按摩。

  赤丹愣住了,夫人和主子不是在,造小孩儿?!!

  淦!我要给作者寄刀片!

  竟然敢糊弄她!

  “赤丹,你回来啦?”花颜一把拍开秦远的手。

  赤丹愣怔了好久才回过神:“啊?!哦,是,我回老家探亲回来了。”

  “家里人怎么样?”花颜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这怎么还瘦了?”

  “家里,家里条件不太好,吃不太起肉。”她下意识随口胡扯道。

  花颜一听赤丹家里穷的连肉都吃不起顿时更心疼她了。

  “没事儿,这两天我让厨房给你多做一点肉吃,补回来。”

  赤丹顿时两眼泪汪汪地看着花颜:“夫人你也太好了叭。”

  秦远看着跟条二哈一样的赤丹,忍不住扶额,他现在怀疑把赤丹放到花颜身边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秦官也有些头疼,这赤丹,也太神经大条了……

  “主子,马车准备好了,现在就要出发吗?”

  花颜点了点头:“现在就出发吧,赤丹才刚回来,今天便休沐半日吧,不用跟着了。”

  “夫人我都休了好多天了,你让我跟着吧!”

  “听话。”花颜眉眼扫过去。

  赤丹看向秦远。

  秦远:“听夫人的。”

  赤丹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看来话本还是没骗她的,果然王爷都是听王妃的!

  “收起你那傻乎乎的眼神。”

  秦官没忍住,这妮子这么傻,到底是怎么通过最初的选拔的。

  “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你刚刚可还夸我聪明来着的?!”

  她气鼓鼓第看着秦官。

  秦官扶额,心里默念不生气,气出病来无人替。

  如此反复默念了十多遍,他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乖,回去乖乖看话本去。”

  “对哦!夫人给我放了一天假,我那本起居郎带球跑还没看完呢!”

  秦官额头青筋跳动!

  妈的起居郎听了想打人!

  另一边,花颜和秦远上了马车。

  “要不还是让宝珠和茉莉留在身边吧,他们两个性子沉稳一些,不像赤丹,赤丹有些太过跳脱了。”

  花颜放下手里的书:“你直接说她傻不就成了?”

  还跳脱,说的这么婉转。

  “那你还把她留在身边?”秦远愣了一下。

  “虽然傻了些,却是极为赤诚,况且有她在身的时候,你不觉得很快乐吗?”

  秦远想了想,的确是很快乐。

  “所以啊,有她在身边就够了。”

  秦远叹了口气:“她脑子太简单了。”

  “简单点就简单点,你难不成还要她女扮男装考取状元?”

  秦远脑补了一下:“好了,你不要说了,太有画面感了。”

  “扑哧”花颜没忍住笑了出来,笑的前仰后合:“你,你竟然还敢想,你想想她看着书就打瞌睡的样子,让她去考状元,怕不是要被魂穿。”

  秦远揽住花颜,怕她动作太大,碰到马车的车壁,磕疼自己。

  “魂穿是何物?”

  前面说的他都懂,但是魂穿二字,他却是头一次听说,忍不住有些好奇。

  “魂穿,就是一个人的灵魂穿越到另一个人的身体里。”

“借尸还魂?”秦远瞬间就想到了这个词。

 文学



  花颜点点头:“道家也叫夺舍,不过我觉得还是借尸还魂更准确一些。”

  秦远看着怀里的花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到了工地花颜看着已经建设好的房子:“爱妃,看,这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

  秦远微微皱眉:“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以后别在外面说。”

  花颜笑道:“倒是忘了,朕这个自称,只有皇帝能用,走,去看看吧!”

  秦远看着花颜,笑了笑没说什么。

  逛完整个校区,两人走在旁边还在建设中校园街。

  “感觉怎么样?”

  秦远忍不住回想:“很棒的想法,但是实际招生可能招不到那么多。”

  花颜的学校是按照几千人规模建造的,因此很大,房屋也很宽敞。

  “我没打算一年招满,今年春天能招到几百个学生我就心满意足了。”

  她的要求并不高,毕竟现在青城这边的人主要都是在经商而不是搞学术。

  说来在现代,她现在所属的省份是个文化大省,出过不少历史上的明人,不过或许是因为之前战争不断的原因……

  “秦远你有没有感觉到地在动。”

  花颜下意识抓着秦远往平坦的地方跑。

  秦远感受着地面的震动,嘴唇紧抿:“地龙翻身。”

  地龙翻身就是地震,花颜不是第一次体验地震,小时候跟着师父走南闯北,在一些地方发生大灾害的时候,师父就会带着她去救援。

  所以她见过地震的可怕,刚才的地震估摸着在六级左右,花颜怕有余震,紧拉着秦远的手。

  秦远将花颜抱在怀里抬头看着天:“这两年怕是不太平了。”

  花颜抬头,不懂秦远为什么会这么说。

  “南方大涝,黄河决堤,北方雪灾,刚刚又地龙翻身。”这两年的灾害太多了,多到不正常……

  花颜抿唇,秦远说的,每一个都不是小事儿。

  “没事,不用怕,有我在。”秦远轻轻拍着花颜的脊背,有他在一天他就会花颜安生。

  “嗯,我知道。”

  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确定没有余震了后,花颜这才松了一口气。

  “ 你就在这里待着,我去看看有什么损伤。”

  “好,你小心些。”

  其实她这边的损失倒不是很多,毕竟她用的都是青砖瓦房,就是一些易碎的东西怕是都给摔碎了。

  等了大半个时辰,秦远回来了:“摔碎了不少东西,但是房屋和人都没事儿。”

  花颜听他这么说这才呼出一口浊气,把心放回肚子里:“人没事儿就好,人没事儿就好。”

  花颜知道六级地震的威力,可回城后她才发现,她错估了六级地震的威力,在现代,房屋都是钢筋水泥浇灌的,再不济也都是砖房,地基牢固,可古代的房子很多都是土房,在六级地震下,很多劣质的房子都已经倒塌了。

  城里不少人都灰头土脸。

  花颜想起在家里的大姐还有两个崽崽:“秦远,咱们快点回去!”

  “好,你别着急。”秦远握住花颜的手,让车夫加快了动作。

  刚进大门,花颜就看到站在前院的众人,见着没人受伤,花颜松了一口气。

  二萌一下子扑到了花颜的怀里:“呜呜呜,娘亲,娘亲你可算是回来了,吓死二萌了!好可怕啊!家里的东西都在动,呜呜呜……”

  “好了不怕了,不怕了,娘亲回来了。”

  安抚着两个小崽子,花颜的心彻底放进肚子里。

  “主子,家里不少器具都震碎了,房屋没有损伤,就是夫人花房的玻璃全部都碎了。”

  花颜听着秦远的禀告:“碎了很正常,那都是些普通玻璃,再烧就可以了,待会儿收拾的时候让人都小心点,别划破手。”

  “是。”

  怀里的二萌还一抽一抽的:“好了,娘亲在,不怕了,不怕了!让姨姨陪着二萌和哥哥好不好,娘亲还有事情要去做。”

  花颜看着黏在自己身上的二萌,她也想好好安抚二萌,可现在除了家里,还有其他的地方需要她。

  她的另一个身份,不允许她这样陪着二萌。

  二萌抬起头,泪眼婆娑地看着花颜:“娘亲要去哪里?”

  她肉嘟嘟的小手紧紧抓着花颜的衣裳。

  花颜看着那张和秦远没有半点相似的脸:“娘亲是大夫,现在不少人都被砸伤了,娘亲要去帮助那些受伤的人。”

  二萌紧咬着下唇。

  大宝上前把二萌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开:“娘亲是要去做大事,二萌不能耽误娘亲。”

  花颜的手掌落在大宝头上,大宝太懂事了,懂事到花颜有些心疼。

  “其实二萌和哥哥也可以去做一些事情,二萌和哥哥愿意和娘亲一起做吗?”

  “去帮助那些受伤的人吗?”

  花颜点点头:“是的,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原本和秦官说话的秦远忽然没了声音,他看着花颜。

  此时的花颜是温柔却又伟大的。

  “我愿意,我要和娘亲一起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大宝坚定地看着花颜。

  二萌还在抽抽搭搭的:“二萌,二萌也愿意。”

  “那二萌先把脸洗好擦干净,不然待会儿一吹风,你这嫩白的小脸蛋可就皴了。”

  二萌抽了抽鼻子:“才不要那么丑。”

  花颜让宝珠领着二萌去洗脸。

  花容因为接下来要去盘点铺子里的损失没办法和花颜一起去。

  到了医馆,花颜才发现外面围了很多人。

  平日里空闲无比的医馆此时乱作一团。

  “纱布,快点拿纱布来啊!”

  “我要止血散,不是麻沸散!”

  ……

  大夫们的声音接连不断响起。

  除了大夫们的声音,还有被砸伤患者的哀嚎的声音。

  这样下去,外面围着的人太多,屋里的人大夫人手不够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这嘈杂的声音根本没办法让人冷静下来绑人处理伤口。

  “现在受轻伤的去外面排队,受重伤的优先处理,你们几个处理完手里的去外面处理受伤较轻的人。”

  “受伤较重的人直接安排到后院进行医治或者手术。”

本文标签:我的兔子好软水好多

上一篇:腿打开一点不然痛的是你-翘翘板是什么意思污的那种

下一篇:双胞胎师傅一起上徒弟|同房姿势108种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