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女生输了男生整女生一年1000...\公主殿下微臣馋了

2021-10-15 11:23:5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事情不复杂,处理很快。”

  事情归根结底,是周小楼和代斌的私怨。

  之前派出所已经处理过一次,大刘这群人又是经常进局子的老油条,经过某位大佬爱的洗礼,乖得

“事情不复杂,处理很快。”

  事情归根结底,是周小楼和代斌的私怨。

  之前派出所已经处理过一次,大刘这群人又是经常进局子的老油条,经过某位大佬爱的洗礼,乖得很,问什么答什么。

  只有代斌,还嘴硬着不愿松口。

  总是顾左右而言其他。

  “意意呢?”肖冬忆发现,周小楼还在做笔录,但苏羡意却不在。

  “没关注,可能做完笔录出去了。”

  苏羡意等人,纯粹是无辜被牵连,做笔录,结束也快。

  “谢哥儿妹妹,时渊的女朋友,你都不关注一下?”肖冬忆简直服了他。

  “她是成年人。”

  厉成苍注意力都在苏呈身上,自然不会关注她。

  相比苏羡意,他更关注她弟弟。

  ……

  民警拿出照片,询问代斌,“周小姐房间里的东西,是你砸的吗?”

  “我、我没砸她东西。”

  “没砸?”警察皱眉,“那她房间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我……”代斌支吾着,似乎在找借口,“我东西丢了!”

  “嗯?”

  “我只是去她房间找东西而已。”

  故意打砸,与丢东西翻找,性子肯定不同。

  由于心虚,他故意提高音量,可能这样会觉得比较有底气。

  惹得屋内所有人都齐齐看向他。

  就连他的女朋友都惊诧得瞳孔微震:

  脑残吗?

  这都什么时候了,在派出所还敢说胡话。

  “丢东西?”周小楼轻哂,“你是想说,怀疑我偷了你的东西,所以你才不经过我的同意,去我卧室翻找?”

  代斌都不敢正视她,却还是嘴硬着点头。

  “你有证据吗?说我拿你东西!”

  “你今天带人回来了,就算不是你,也可能是别人。”代斌对苏呈一直有敌意,视线落在他身上。

  “现在有些小男生,看着正儿八经的,谁知道他背地里是不是手脚不干净。”

  “我东西就放在客厅,后来就没了。”

  与他起冲突的,就苏呈一个小男生……

  偷东西?

  这番指控,让苏呈莫名其妙:

  智障,都到这份上了,居然还敢污蔑他!

  还是在警局?

  用这么弱智的谎言。

  “你胡说什么?我偷你东西?”苏呈瞬时皱眉。

  代斌低咳着,“我也没说你,你干嘛这么激动,心虚吗?”

  苏呈只想说两个字:

  傻逼!

  难不成这种时候他还想以此转移警方注意力?

  苏呈轻哼:“我想啐你,又怕玷污了我的唾沫。”

  代斌一愣,刚想开口就听苏呈又补充了一句:“出自《雅典的泰门》,莎士比亚说的。”

  所有人:“……”

  骂人,你还引用名人名言?

  “你丢了什么?”厉成苍开口。

  代斌支吾着,随意胡诌一样物品:“手表!”

  正当其他民警想问细节时,随着门被推开。

  伴随着秋日的凉风,一道清冷的女声随之卷入,“什么样的手表。”

  女生留着削肩短发,五官偏温婉,气质却是冷清那一挂的。

  就好似夜空中的弯月。

  冷清,削薄,弯成一道利刃,似能伤人。

  就连声音都好如月光冷清,毫无温度。

  众人正好奇她是谁,倒是肖冬忆想起了某件丢人的事,伸手半遮脸,简直是孽缘,这位怎么来燕京了。

  “你认识?”

  肖冬忆就坐在厉成苍身侧,一点异常,他都能敏锐察觉。

  “苏琳,小呈的姐姐。”

  “他姐?”

  “同母异父的。”

  “那苏羡意跟他是……”

  “同父异母的。”

  “你好像很怕她?做了对不起人家的事?”

  “是她对不起我!”

  “那你干嘛躲在我身后。”

  “……”

  厉成苍打量了苏琳一眼,又看向站在她身侧的苏羡意。

  一个是冷清挂,一个是温柔挂。

  外貌,气质,不能说相似,

  简直是毫不相干。

  有外貌个性如此南辕北辙的两个姐姐,厉成苍抬起保温杯,喝了口热茶。

  忽然就明白:

  难怪那孩子适应能力这么强。

  大概是生活环境复杂。

  “你、你又是谁,关你什么事!”

  代斌本就心虚,说话都是磕磕绊绊。

  “我是他姐。”苏琳说着,看了眼苏呈。

  吓得某人小身板倏得一僵,苏琳扮演的角色亦母亦姐,被她压迫着长大,导致他自小就怕她。

  虽然他没犯事儿,还是怂。

  “姐姐?”代斌到了局子里才知道,与周小楼同行的姑娘是他姐姐,怎么又冒出一个姐姐,“他有几个姐姐?”

  “这个问题,与你污蔑我弟弟偷东西无关。”

  苏琳走过去,随意寻了张空椅坐下。

  眼神冷淡,就连说话时,声线都没起伏。

  在和代斌对峙前,还特意询问民警,能否让她与嫌疑人聊聊,民警看向厉成苍,得到允许后,苏琳才再度开口。

  风度、教养,各方面都拿捏得死死的。

苏琳坐下后,苏羡意便紧跟着坐到了她的身侧。

 文学



  姐妹俩,齐齐盯着代斌。

  看得他心头直打颤。

  “我弟弟没成年,他的事情由我负责。”

  “你刚才说他偷了你的手表,麻烦你把手表是何模样,什么牌子,在哪个地方丢的,又是什么时候发现物品丢失,详细说出来。”

  一连串的问题,直接把代斌给干懵了。

  “你丢东西,有人能证明么?”

  代斌忽然看向自己女友,女生垂着头,不愿搭理这智障。

  “你又有什么证据说我弟弟偷了你的手表?”

  “……”

  代斌本就是随口攀咬。

  就连手表都是杜撰的,更不可能有证据。

  “如果什么证据都没有,就说我弟弟偷窃,对我弟弟的名誉造成损害。”

  “还可能对他幼小的心灵造成了不可磨灭的创伤。”

  “你不能看他年纪小,好欺负,就随意污蔑诽谤他,我完全可以告你!”

  代斌被她这话说得脸上青红交织。

  就他怼人那架势,究竟哪里好欺负了?

  就算护着弟弟,也不能睁眼说瞎话啊。

  众人看向苏呈时,他还一脸天真。

  满脸写着两个字:

  弱小。

  苏羡意接着开口说道:

  “就算预设你真的丢了东西,你也没有权利进入别人的房间搜查。”

  “我的朋友还没有完全退租,她对房子仍旧有合法的使用权,而你的行为,已经构成了非法入侵他人住宅罪。”

  “加上组织聚众斗殴,寻衅滋事。”苏琳补充道。

  苏羡意继续说:“还有人持有利器,足以看出主观恶意。”

  ……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

  配合得倒是非常默契。

  “我们还没追究你的事,你居然敢反咬一口,说我弟弟偷东西?”

  “要不我们就先来聊聊你私闯民宅,雇人恶意行凶。”

  “我们会聘请最好的律师,定会还我弟弟一个清白。”

  “我们耗得起,就是你……”

  “恐怕耗不起!”

  苏羡意和苏琳,根本不给代斌说话思考的时间。

  “对了,警方做笔录,提供虚假证言,谎报案情,影响行政执法机关办案,也是要担责的。”

  两人气势起来,说得每个字都诛心!

  代斌这脑子,污蔑苏呈已耗费了诸多脑细胞。

  面对这两人的轮番攻势,早已败下阵来,脸上忽青忽白。

  支支吾吾,张着嘴,却连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因为她们的质疑提问太密。

  密到他还没来得及思考上个问题,下个问题已经朝他抛来。

  砸得他晕头转向!

  这情形,

  简直是智商上的降维打击。

  周小楼托腮,认真听着,就差给两人鼓掌了:

  精彩!

  围在苏呈边上的民警,低声说:“弟弟,你可真幸福,有这么护着你的两个姐姐。”

  “单方面碾压。”

  “那小子刚才还理直气壮的,现在怎么怂了?”

  “本就无凭无据,也得亏你两个姐姐厉害。”一个民警说着还揉了揉他的脑袋,“小子,可以啊,在家一定是团宠吧。”

  “幸福,我也想要两个这样的姐姐。”

  “你特么都快四十了,你好意思说这种话?”

  苏呈嘴角一抽:

  团宠?

  你们是不知道我小时候是怎么被姐姐欺负的。

  不过两个姐姐这么护着自己,他还是很高兴的。

  嘴巴一咧,傻笑起来!

  代斌本就是攀诬,被问得哑口无言,做笔录的民警询问些细节,他前言不搭后语,支支吾吾,扯谎无异。

  再厉声些,说他现在犯的事,如果周小楼追究,他可能会坐牢。

  代斌身子一颤,整个人就慌了。

  眼睛一红,居然哭了。

  周小楼:“……”

  我一个被你欺负的小姑娘都没哭,你好端端的哭什么。

  就连大刘那个小混混都懵了。

  大老爷们儿,你特么……

  哭个屁啊!

  太丢人了!

  然后他就开始哭诉:

  说与女朋友感情不好,又说来燕京生活不易,做个北漂有多难,因为是外乡人,到处遭人白眼,又扯到什么燕京本地人有优越感……

  莫名其妙的扯到了地域黑上。

  惹得不少民警嗤之以鼻。

  他们很多不是燕京本地人,都是从全国各地考过来的,听他这般描述,燕京这地方,就根本容不下外地人。

  好像他做出这些错事,都是有原因的,不怪他。

  一个大男人,在周小楼面前痛哭流涕。

  说自己错了,一定会补偿她,让她放自己一马。

  “周小姐,这事儿您准备怎么处理?”民警看向她。

  周小楼抿了抿嘴:“听他这么说,好像也挺可怜……”

  代斌心下一喜。

  下一秒,

  就被狠狠打了脸。

  “既然他这么可怜,千万不要放过他,我可以不要任何补偿,只要法律给我一个公道!”

  代斌懵逼了:

  这臭丫头,怎么油盐不进!

  倒是肖冬忆忍不住笑出声,惹得厉成苍多看他几眼:“笑什么?”

  “你不觉得她特别有趣的?”

  “不觉得。”

  “……”肖冬忆被一噎,“只怕在你眼里,没有一个人有趣?”

  “有。”

  “谁?”

  这么倒霉。

  “苏呈!”

  肖冬忆皱眉:

  这小子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

  ……

  另一边,周小楼此话一出,代斌就开始痛哭干嚎。

  已是下班时间,公安局里人不多,本就极为安静。

  可此时,

  整栋楼都能听到他的叫声。

  吵得所有人脑壳疼。

  其余几个混混,有的被口头教育,罚了钱,有的则被拘留了几日,都是老油条了,对派出所的一套流程都很熟,表现得特别淡定。

  倒是代斌的女朋友,恨不能赶紧和男友撇清关系,做完笔录就走了。

  警方说可以交钱将他暂时保释。

  对方却连连摇头。

  大难临头各自飞,在这对情侣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题外话------

  今天更新结束~

  给意意和苏姐姐打call~

  仔细一想,弟弟简直是开挂的人生赢家啊,不就是男主嘛,哈哈

  弟弟:我才发现,我居然是团宠。

本文标签:女生输了男生整女生一年1000...

上一篇:张敏白洁四人同床/叫床动态图带声音

下一篇:强行扒开双腿疯狂进出动态图视频~菲梦少女第二季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