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强行扒开双腿疯狂进出动态图视频~菲梦少女第二季

2021-10-15 11:31:3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她看也不看对面的人,独自搭着筷子,有一口没一口吃着,宋池渊被呛得无话可说,沉闷一会儿,干脆起身罢了。

  眼不见心不烦。

  他身后姑娘冲着他背影喊道:“世子殿下不吃

她看也不看对面的人,独自搭着筷子,有一口没一口吃着,宋池渊被呛得无话可说,沉闷一会儿,干脆起身罢了。

  眼不见心不烦。

  他身后姑娘冲着他背影喊道:“世子殿下不吃啦!快过来吃美人蔓啊!”

  “……”

  那语气真是叫人心烦,一听就是刻意膈应人。

  宋池渊闻言转身,端着一身如玉之姿,穿着一袭灰布粗衣,笑看堂间长袖飘飘的灰衣女子,“姑娘怎么不问问,昨夜是谁替你换的衣裳?”

  原是想吓唬吓唬她,可惜曾言俏并不吃这一套,她道:“我管谁换的,反正不是世子殿下。”

  宋池渊虽没期待她反应,不过这般无所谓的态度让他心下一沉,眸中凛出寒意:“你就当真如此坦然无畏?”

  她吃着没油没味的青菜叶子,冷不丁被质问了这么一句,口中重重呼出一口气,面上挂假笑:“是无所谓的。”

  宋池渊亦不动,就看着这死气沉沉的人,披头散发,脸上嫌弃着,嘴上却丁点也不含糊,分分钟不到,桌上菜汤消失了一半,看来是真的饿急了,“想吃好的就随我来。”他留这么一句,身后立即传来响动,姑娘道:“哎!来了!”

  几分笑意难藏。

  此间,宋池渊也领悟要曾言俏听话的秘诀。

  诱惑!

  俗人都经不起诱惑,她倒是认清了自己,微风轻袭,宋池渊解下腰间系带,摊手扯去一半,往身后一传,“将你那散发束好。”

  “是!世子殿下!”曾言俏自是卖乖答应,趁嘴上闲的功夫问道:“冒昧问一句,我这衣裳到底是谁换的?”

  宋池渊抬笑,回了头:“不好意思,正是在下。”

  她正色:“世子殿下不是这种人。”

  “你又如何看出?”宋池渊如此一问,见她将信将疑,瞪着明媚双眸,玉手高抬挽青丝,露出凝脂似的手臂,无辜杏眼下,拂过春意无限,那神态,比睡着时让人安心许多。他沉声,“这客栈里竟是杂役从商,除我以外,没人能碰你。”

  她眼中泛起明光,“那你……”

  话未完,他垂眸,低头,朱唇轻落她眉间,曾言俏彻彻底底呆成木人,心中一动,过半晌,又听他这般放话:“总归你也不会反抗,不论醒着,还是昏迷。”

  话音落地,那世子转身离去。

  这般浪子行径顿时让曾言俏有些嫌弃自己,她茫茫然漫步几许,回到榻上怔坐,轻触额间,心道:“虽是喜欢的,可他如此轻薄,真是有些看人不起。”

  十里清风明媚,衬着客栈里金桂飘香,有人端立门前,破天荒的自言自语了一句:

  “确是,有些轻怠。”

  *

  不多时,一个神气十足的小青年从里间推门而出,细看是个女子模样,穿一身灰领圆袍,发鬓全束,瞧着娇小怡人,神态自若,她略一抬眸:“走吧,世子殿下,我饿了。”

  像是无事发生一般,曾言俏背手漫步在前,宋池渊停顿少许,负手跟在身后,除了装饰不同,这两人看上去还是来时的模样。

  比起楼上安静,楼下喧闹凌乱许多,诸多商客闲不住,纷纷汇聚一堂,掷博戏,玩弹棋,打骨牌,斗叶子戏。

  更有一群老不羞席地而坐,翘着腚,弹指弄陀螺,周围一个个聚精会神的盯着,大有一种不赢不散场之势。

  厢间坐着两小青年,面目清秀,正专心对弈,那乐商敲响手中小鼓锣,吹起嘴里大喇叭,吆喝着:“瞧一瞧看一看勒!顶级乐器,云国引进的乐葫芦,都是好货!”

  角落里三两旅客神游天外,全然不受叨扰。

  曾言俏见这满堂五湖四海外来人,灵机一动,扬声:“劳驾诸位,我有事想问!”

  “……”

  无人理睬,她将手一伸,竖起食指,又扬声:“谁若能回答我的问题,我给他一两银子!”

  有人便发话了:“姑娘给官银还是私银?”

  “这还有区别?”曾言俏眼睛一转,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世子殿下,我们给官银还是……”

  妥妥的明示,宋池渊自然心领神会,随意摸进口袋一拿就是五两银子,众人眼睛一亮,纷纷甩下手中玩具走上前,那撅着腚耍选官图的商旅也起身了,“官人有话只管问,我等必定知无不言,别说一个问题,千百个都不成问题!”

  果然是有钱能使磨推鬼,曾言俏连连点头,上了说书台,“诸位近日可曾见过一青衣男子,腰间挂着个酒壶,生得俊美不凡,”她笃定道:“若是见过,必然能记得。”

  众人正凝神回忆,人群后的茶商高举双手赶上来:“见过见过!那公子一身风流气,恣意潇洒,实在好不俊逸!叫人过目不忘!”

  曾言俏惊喜之余忙走下台问:“何时见过?在哪里见过?”

  茶商严肃着脸,指往门外大道:“在秦准路上,坐着督察院车马,前乘佥都御史一人,后随督查御史二人,少年独坐马车外,手里端着的,正是姑娘说的龙梅青葫芦!”

  宋池渊闻言,不见喜怒,眉眼一抬,堪堪略过大堂,道:“秦淮路,可是要去江北?”

  茶商略思量:“不一定啊,这秦淮路路通八方,四处皆可来往,那少年走得是中央大道,最可能是去往京……”

  正说着,角落里的小青年登时发起作来,一脚踢向挡在身旁的大扁鼓,‘咚’一声闷响,青年指着那乐商叫嚣道:“你这老头!真是十分烦人!若是要叫卖,就去城里卖,怎的偏生要在此处心烦人家!”

  那乐商本听着众人说话呢,谁知这小东西刚才不作声,偏偏要现在同他讲疯,这厢想也不想就回身骂道:“嘿!你这小青年端然无脑!若是城门能进,谁要在此处与你混混浪费功夫!”

  由此,引发一场争执不休。

  宋池渊置若不闻,莞尔将银两放上桌,从那茶商身旁经过时微颔首,轻声,“受罪了。”

  茶商捧起那五两碎银美滋滋,一瞧,还是官银,这头喜不自胜,忙垂首谢过,不停道:“哪里哪里!举手之劳,贵人无需挂齿。”

  宋池渊轻挽身旁女子素手,带着人走出大堂,只听身后众人纷纷羡慕道:“这小夫妇真是任性。”

  “俊郎伴娇姝,又这般大方,真是羡煞我也!”

  茶商道:“那是有钱叫人心生无畏,不惧世俗!”

  有人闻言,哼声低嘲:“有何不惧世俗!自古巧银难受,你可当心为了这便宜财遭难!”

  茶商不以为意,嘴上嗔怪:“呸呸呸,乌鸦嘴!”

十里香客栈外,曾言俏悄然拂开手,懒懒伸楚腰,便问了声:“世子殿下带我去哪里?”

 文学



  不知为何,她这一觉睡醒,好似从未得过风寒,只觉通身舒畅,步伐轻盈。

  宋池渊探出她眼中惬意,面色一暖,秋风斜阳,映着他满脸柔光,两人这一身寻常衣裳,倒真像是普通儿女家,站在黄岩大道,背衬麦田土坡,抬头望见东面扬州城,他道:“回去。”

  “怎么回?”曾言俏瞧那城门封得紧紧,而且早晨明说过今日不回,怎么她一觉醒来又改变主意了,她目光中带着探寻:“世子殿下有办法?”

  宋池渊不言,抬脚往前走。

  不远处城楼前跪着一地人,双手高举,端着各式点盘,酥黄枣糕,羹虞豆团,随行御监三十三人,端点盘二十四份,其余人等侍奉一旁。

  城墙边百余侍卫战战栗栗垂首。

  华灯初上,构出满地金光熠熠,黄金榻上铺锦褥,那褥子由织锦制成,沿红线开出团花牡丹,金蕊银边,百鸟飞林。

  罗衾上躺着一男子,面上覆着千丝神锦衾,在上有两名侍女撑着伞盖,朱锦流苏垂落,男子半搭着腿,摆了摆手,示意人离自己远些,那侍女一退后,他又怏怏皱起眉头,“有风。”

  这可真是难伺候得紧,苦了那两名侍女,身子前倾,吃力抬手支伞,直到一旁古芝芝远远见着城楼下的人:“殿下!殿下!宋景珩回来啦!”

  锦衾一扬,还未落地,宋微哥身影已出现在栏角,目之所及,是城楼下一男一女,女子走在前,步伐轻盈;男子紧随其后,身姿挺立,走得沉稳。他目光落在她身后,黄昏将两人包裹,缠绵着地上人影,泛起浅色光圈。

  宋微哥翻身坐上墙头,抬膝,撑臂,一气呵成,吓得身后众人紧着身子,生怕太子殿下掉下去了,要这满城楼的人给他陪葬都不够!

  那太子唇边扬笑,乖张又得意,恰如晚风肆意,须臾,冲城楼下悠声,“好久不见啊。”

  巍峨城楼下,曾言俏闻声抬头,前一次,那人在下她在上,这次位置互换,对方照常那副居高临下的姿态,真是叫人看了不爽。

  宋池渊无声朝城楼上颔首作揖,宋微歌目光落在他身旁,好整以暇看着,两人服饰尽然相同,那女子发间绑的…他目光扫过男子腰间,昂首扬眉,看来束发一事并非传闻。

  曾言俏注意到他眼神,浅笑躬身:“民女曾言俏,见过太子殿下。”

  她眉眼间不见惧色,一身布衣,不妆,不饰,撑起娇颜素容,三分惊艳,宋微歌莞尔,“本宫尚未自报家门,你从何处得知我是太子?”

  曾言俏姿态乖巧:“殿下富贵,一眼就知。”

  宋微歌听烂了奉承,嘴角抽出一丝冷笑,“你倒是生了张会说话的嘴。”

  闻言,曾言俏脸色一摆,凛下胸中闷气,嫣然不语。晚风习习,吹起楼上人华袍飒飒,宋微歌虚着眼,正要细细端看这女子哪里与众不同时,凤姿轻拦,恰做若无其事遮挡他视线,他口中哼出轻笑,“景珩要进城?”

  宋池渊抬眸,一副“你在问什么废话”表情,漠然道:“殿下既然封城,那就明日再回。”

  说罢,带着人作势转身,宋微歌又如何不知,照这人的秉性,若再加以为难,宋景珩当真是要走的,不仅会走,只怕一走再难相见。

  “放他们进来。”他放话,翻身跳下墙栏,整顿一番仪容,扬笑赶下城楼,堵在两人进门的功夫,定要将那女子看个真切。

  令宋景珩痴迷的女子。

  谁想,城门一开,门外无处落脚的商旅,乞丐蜂拥而入,寻常百姓也就算了,有的牵着马匹,领着车队,那车厢,货物都要经门卫一一盘查验过,其人与物方可进城。

  趁着这会儿功夫,曾言俏等在门外,“这就是世子殿下说的时机成熟?那我到时如何应对太子?如果他要带我走呢?”

  被宋广临两度劫持的画面历历在目,曾言俏坚信,就连宋小王爷都敢做的事情,这位不把人放在眼里的太子殿下更加做得出来。

  暮色沉沉,宋池渊神色捉摸不定。

  “还没到跟他走的时候。”

  城里微光外露,他仅留下一个背影,曾言俏缓缓回味其意,意思是会让她跟别人走,只是时机未到。原是如此,一开始就是如此,只是那短暂停留过额间的温暖让她产生过片刻误解。

  人烟渐少,曾言俏摇头,晃去多余心思。进城前,她望了眼门外,突然有些想念那放荡不羁的小王爷,可她目前身不由已,无处安身,哪里还有空去思量其他?

  走在前方的寒影就是最好警醒。

  一无所有之人,只会任人摆布,到最后没了价值,成为弃子,唯有自救才是唯一出路。

  “那就互相利用吧,世子殿下。”

  秋风里落下一声低语,宛若呢喃,城外女子面容干净无辜,略带几分懵懂,款款走进城内,空留城外一片月起风息。

  须臾,风起,宋池渊暮然回首,空落落城巷,青砖路上仅剩一地斑驳脚印,哪里还有女子的身影?月色微凉,他眼中闪过一抹深邃眸光,急四下寻觅,可两人穿得太过普通,那赶门而进的无数背影,究竟哪个才是她?

  她不在了。

  他心中落下念头,再回身,城里有人等候多时,笑道:“景珩,”,探眼一看,“就你一人?”

本文标签:强行扒开双腿疯狂进出动态图视频

上一篇:女生输了男生整女生一年1000...\公主殿下微臣馋了

下一篇:宝贝别忍着喷出来&一下比一下撞的狠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