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宝贝别忍着喷出来&一下比一下撞的狠

2021-10-15 11:33:5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早在你在沈府里说完那锦盒里的手掌的来历的时候,我便猜到了,你就是凶手,十有八九。”

  剑娥一愣,不光是她,一旁的薛灵仙,同样是一脸的震惊之色。

  薛灵仙心直

“早在你在沈府里说完那锦盒里的手掌的来历的时候,我便猜到了,你就是凶手,十有八九。”

  剑娥一愣,不光是她,一旁的薛灵仙,同样是一脸的震惊之色。

  薛灵仙心直口快,立即问道,“可是池仵作,你当时发现了,为何不直接说出来,把剑娥抓起来,毕竟还有预告书……昨日沈府大婚,人心惶惶的。”

  池时抹了一把脸,久乐可不敢用鸡毛掸子来给她掸脸。

  她想了想,说道,“你可以想成,我同沈观澜不对付?”

  若是她大婚的时候,有人下毒搞得人心惶惶的,沈观澜十有八九不光不会给人解毒,反倒恨不得再加上几味毒去。

  薛灵仙一梗,鼓起了腮帮子。

  池时面无表情的眨了眨眼睛,“说笑罢了。当时我正愁没有证据,便是说出来,你也容易狡辩脱身,结果你便十分合我心意的,给了下一个杀人预告。”

  “我池时长了十六年,还是头一回遇到这般自大之人。你以为你出生的时候,你脑袋大,是因为你父母给了你比旁人多一个脑子,让你聪慧无比。”

  “但其实不过你的脑子被水泡过了,膨胀了,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而已。”

  那剑娥听着这字字带刺的话,差点儿没有气得撅了过去。

  “你说什么?你……”

  池时冷笑出声,“先前你那句话还给你,你耳朵聋了么?我说什么,你听不清?”

  池时说着,从周羡的手中接过了昨日的那个锦盒,“这个盒子你应该认识,乃是薛灵仙送给我的,里头只装了一张药方子,还有两包药,这两样东西加起来,都没有一个手掌重。”

  剑娥闻言,瞬间脸色大变。

  池时将盒子翻了过来,露出了底部,那底部上一大团血迹,已经干涸了,看上去格外的不祥。

  “看来你已经想到我为何认定你有问题了。盒子是你一直拿着的,重量突然增加了一倍,你不可能没有一丝感觉。”

  “而且,薛灵仙只是从你的手中接过盒子,然后立即递给我,这么短暂地瞬间,她的手心里便全是血。那么一直拿着盒子的你,是眼瞎了么?一直没有发现血迹,也不会大呼出声?”

  “你当然不会,因为那只手,便是你自己放进去的。你就是在故弄玄虚,等着薛灵仙同我在大庭广众之下,发现血迹,发现血手,震慑众人。”

  池时说着,摸了一把自己的睫毛,手腹上立马就沾满了白色的粉末,“再后来,韩王在帕子包袱里发现了血淋淋的脚,罐罐又发现了伍仁的尸体,还有头颅。”

  “一来尸体太过新鲜,二来像这种会发出预告,挑战推官和仵作的凶手,十有八九会一直在凶案现场观看,因为他们喜欢看到,被挑战的人,一头雾水,十分苦恼的样子。”

  “他们觉得自己十分的聪明,所以想要看到敌人一败涂地。而你当时是在现场的。”

  池时语速极快,她走到了剑娥的面前,说道,“我验尸的时候发现,凶手有功夫在身,所以她可以轻松地把头颅挂到树上去,能够靠拳头把伍仁的肋骨打断,导致他死亡。”

  “但是凶手的武功又不是特别的高,因为伍仁的身上,有很多格挡伤痕。”

  “若是先前你不说实话,让我对你产生了怀疑,那么到了这里,我基本确定了就是你。”

  当时剑娥自己说的,她有功夫在身,如厕的时候,把锦盒放在了外头,因为她觉得锦盒里放的药物,那是要入口的,拿进恭房里,实在是太过不雅。

  她说她有功夫在身,若是有人过来拿走锦盒,她能够听到。

  “关夫人乃是将门出身,你是个武婢,正好符合在现场,有功夫,但又不是特别高这三个点。当然了,最后让我确定就是你的,乃是伍仁眼睫毛上沾着的白色粉末。”

  薛灵仙听到这里,眼睛闪烁着激动的光芒,“没有错!剑娥就是武婢,她使的是短剑。我家全是武夫,嫁了个夫家也是打仗的,家中便是连个扫地的小厮,那都是有几手功夫的!”

  “池仵作你简直太厉害了!剑娥就在我旁边,昨儿个夜里,我们睡觉之前,我还拉着她一道儿分析,看谁才是真正的凶手,可你说的这些,我那是一点儿都没有想到!”

  池时无语的叹了口气,她宁愿对着虚目说话,都不想对着薛灵仙这样的自来熟说话。

  “如同你想的一样,我对花粉过敏,闻到花粉味儿,便会打喷嚏,是以几乎是我打喷嚏的一瞬间,我便确定了,这是小娘子用在脸上的香粉。”

  就是昨儿个赵兰汀出嫁,往脸上糊了一斤的那个玩意儿。

  “伍仁是同凶手打斗的时候,不小心沾上的,凶手是个小娘子。你条条桩桩都符合。但是我并没有能够钉死你的证据……香粉在场的小娘子都擦了,即便我从你脸上刮下来了一层,那也不能够作为铁证,证明凶手就是你。”

  “于是,最省力的办法诞生了,将计就计,直接今日抓你一个现行。”

  那剑娥瞬间激动了起来,“你这个疯子,你就不怕你抓不到我,今日又死一个人么?你不是号称为亡者伸冤么?就是这么草菅人命的么?”

  “看来所谓慈悲为怀的池仵作,也不过是徒有虚名而已。”

  池时惊讶地看向了周羡,指了指自己的脸,“慈悲为怀,她说的是我?”

  周羡摇了摇头,“她说的是法华寺的大和尚,大梁的百姓通常说你心狠手辣,铁面无私。”

  池时又转头看向了剑娥,“听到了没有?看来脑子不好使的人,对我的误解真的很深。”

  “虽然我不知道你原本打算怎么杀人,但是在我特意的给你指明了方向。去赵家迎亲,你也去了,亲眼瞧见了随便一撞,就能够把人打飞了出去。”

  “你看在眼里,只要还是个人,就知道,你绝对不是我的对手。你若是当着我的面杀人,那我极大可能可以直接杀了你,救下人来。”

  “是以,你一定会改变策略,先让我无法出手。你果然又乖又懒,直接选了我给你的捷径,对我洒花粉!”

  池时说着,有些遗憾的摊了摊手,“我原本还期待,你能想出什么有意思的事情来。看来是我高估你了。”

“全都是你算好了的!所以,你一开始吃的什么醒酒药,根本就不是醒酒药!而是吃了之后就不怕那些粉末的药!”

 文学



  剑娥越听越是激动,声音气得颤抖了起来!

  她算是明白了,这池时分明是一早就掌控了全局,却还是冷眼看着,将她当做猴子来耍呢!

  “肯定是的!若是酒未醒,全身都不舒服,哪里能吃得下那么多大鱼大肉?”不等池时说话,那薛灵仙便忍不住惊呼出声。

  她一扭头,朝着先前池时同周羡坐的那个桌子看了过去,虽然已经被白白的粉末盖住了,但还是看得出来,那满满当当的一桌的菜,都被池时同周羡吃了底朝天。

  这两个人清瘦得很,看着一阵风都能被吹走一般,也不晓得,是怎么吃得下那么多肉的!

  她也叫了一桌子菜,却是一口没有吃,先前还觉得池时这个人太过冷漠,没心没肺,火烧眉毛了,还吃喝不停。

  现在回过来一想,着急的只有她自己个!

  人家那叫胸有成竹!

  池时嘴角微抽,没有反驳薛灵仙的话。

  “那你又是如何知晓,我会选择这个人下手的呢?”剑娥双目圆睁,闪着寒光朝着吓得瑟瑟发抖的男子看了过去。

  池时摇了摇头,拍了拍手上的灰,“我不知道,但是我一直盯着你。”

  无论剑娥要杀的人是谁,她只需要一直盯着凶手就对了。

  而且,她有自信,凭借她的本事,不管剑娥要杀这个屋子里的谁,她都能够把人救下来。

  “所以,你为什么要杀伍仁,又是为什么要杀死这个男子呢?”池时问道。

  薛灵仙一听,像是回过神来一般,立马抓住了剑娥的胳膊,“剑娥,这是为什么啊!这么多年,我待你不薄,我们一早说好了,若是你乐意,我便给你出嫁妆,让你嫁个好人家,以后也是当家娘子……”

  剑娥伸出手来,啪啪两下,将薛灵仙的手,拍开了。

  她嘲讽地笑了笑,“你待我很好?怎么个好法?把好姐妹当丫鬟么?你怎么不叫我孙美霞,只叫我剑娥?我父亲以前也是做官的,想当年,比你们家也不差。”

  “嫁个好人家?嫁个什么好人家?你是说你父亲手底下的大头兵,还是你夫家的家奴们?在你心中,像我这样的人,也就只配得这样的人生吧!”

  “我父亲是被冤枉的,就是因为这个名满京城的池仵作的父亲!当年他也号称什么仵作天才,可结果呢!还不是弄出了冤假错案!”

  “哪里有什么从不出错,事事都能找出真相的人,都是狗屁!我就是想要向天下人证明,他们姓池的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池时有些惊讶,敢情她这是父债女偿,还同池祝扯上关系了?

  “我又不是神,自然也会有出错的时候,譬如今日早上,我本来想系那条金镶玉的腰带,但是却不小心拿了珍珠攒梅花的,大夏天的不合时宜!”池时认真的说道。

  一旁的周羡听着,忍不住扶住额头,幸亏池时身手好,不然估计活不过三岁就被人打死了!

  果不其然,剑娥像是被踩着了尾巴地猫,又激动了起来,“连你也在嘲笑我只是个奴婢么?不过是一个下九流的没有品级的仵作,也想踩着我炫耀?”

  池时闻言,皱了皱眉头,“我阿娘给我准备了七八十根腰带,要找出来,的确是很困难。”

  “如果你觉得炫耀的时候,应该踩着你……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你既然诚心诚意的要求了,我也可以勉为其难的做到。”

  剑娥身子一晃,一口老血被气得喷了出来。

  池时赶忙一闪,那鲜血喷在了白色的粉末上,像是冬日雪地里落上了红梅花瓣一般,只不过少了几分雅致,却净是剩了凄美。

  “很生气是么?觉得天下人都辜负了你?还是你觉得,你父亲曾经做过官,所以薛灵仙就应该把你接到她家中去,当做王母娘娘一般供起来?”

  “你既然做了奴婢,那就是入了贱籍,你父亲所犯之事不小,所以祸及妻女。你随着薛灵仙去过边关,应该知道,那些犯官女眷被连累得发配边关,充入军营为娼妓,是何等下场?”

  “薛灵仙若是对你不好,你就应该很有骨气的甩开她,自己独立求生才是。”

  池时说着,鄙夷的看了过去,“怎么着,端起饭吃饭,放下碗骂娘,这就是你所谓的高贵出身带来的教养吗?嗯,还真是高贵得无人能及。”

  “你口口声声说,你父亲的案子是冤假错案。那你应该去京兆府门前击鼓鸣冤才是!你这么疯狂的杀人……是因为,你心里也明白,你父亲根本就不是被冤枉地吧。”

  池时的话说完,那太白楼大堂里,罕见的安静了下来。

  一旁的周羡,清了清嗓子,“我是楚王,执掌清白印,你父亲是哪个案子,若当真有冤屈……”

  剑娥低着头,长长的刘海挡住了她的眼睛,让人看不清楚她的视线。

  “我也不是随便杀人的,那个伍仁又蠢又懒,全靠那个伙房的老婆子,送些残羹冷炙,没有尊严的活着,这样的人不如早些死了,投胎光明正大的去做猪。”

  “还有这个男人,好手好脚的,居然给人做赘婿。我刚刚都听到了……这种不要脸的男人,死了算了……”

  那男子一听,愤怒的冲了过来,“你知道什么?我同燕娘从小金梅竹马一起长大,我的父辈便是早早的就相识了。我家中尚有一个哥哥,但是燕娘家中只得她一个女儿。”

  “所以我才去她家中,做了上门女婿。我家中富裕,我们两家一起做买卖的!做赘婿怎么了,你是京兆府府尹吗?干你屁事!只听得三言两语,就想要我的命!”

  “你简直就是个疯子!”

  剑娥一愣,眼神有些茫然了起来。

  “你还没有说我父亲查错的是什么案子?”

  剑娥愣愣地没有说话,那薛灵仙却少有的正经了起来,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不用重新查了。因为早就已经重新查过了。我父亲同剑娥……不,同孙美霞的父亲乃是旧识。”

  “不是很亲近,但是同朝为官,又都是武将,所以打过照面。后来我身边缺人,我阿娘找了人牙子来买人,孙美霞说了自己的身世,我觉得她可怜,便买下了她。

本文标签:宝贝别忍着喷出来

上一篇:强行扒开双腿疯狂进出动态图视频~菲梦少女第二季

下一篇:2021年无线乱码播放视频(男女接吻)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