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宝宝再坚持一下就不疼了视频(强行染指)全章节阅读

2021-10-15 11:51:2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不一会儿,他一脸憋笑的领着周满进来。

  皇帝抬头看见盛装耀眼的周满,手中的笔顿住,墨汁就把折子给污了,他丢下笔,诧异的看向周满。

  另外三位尚书也都张大了嘴巴看向周满

不一会儿,他一脸憋笑的领着周满进来。

  皇帝抬头看见盛装耀眼的周满,手中的笔顿住,墨汁就把折子给污了,他丢下笔,诧异的看向周满。

  另外三位尚书也都张大了嘴巴看向周满。

  周满一路走来碰见的同僚都是这样的神色,她已经见怪不怪,因此面色很平淡的举手和皇帝行礼。

  皇帝抬手,“免礼。”

  他上下打量周满,没忍住,啧啧两声问,“爱卿这是?”

  周满心无波澜的道:“臣进宫来谢陛下厚恩。”

  “哦。”皇帝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那你这打扮……”

  周满:“……陛下,这是郡主的服制,臣并没有违制。”

  “是是,”皇帝顿了顿后才找到自己的语言表达,“朕的意思是说,你怎么不穿官服?呃,自然,穿这身衣裳也没有错。”

  周满大受打击,她进宫前还高仰着脑袋,想着让众人惊艳一番呢,没想到惊艳没有,倒是惹了这么多异样的目光,她不由怀疑起自己的审美来,“陛下,难道我穿这套衣裳很怪异吗?”

  皇帝摇头,看向他三位尚书。

  三位尚书:……

  见皇帝和周满都看过来,三人只能齐齐摇头,赵国公道:“周大人这套衣裳并没有违制。”

  皇帝就瞥了一眼大舅哥,觉得他真笨,也不知道赵国公夫人这么多年是怎么忍得了他的。

  皇帝道:“很好看。”

  崔尚书和刘尚书也鄙视的看了赵国公一眼,一人道:“周大人穿上这套衣裳气质卓然。”

  另一人道:“冠绝群芳。”

  虽不知道这夸奖中有几分客套,四人加起来也都超过一百五十岁了,但周满依旧高兴起来,心气平和了许多。

  周满再次和皇帝行了一礼,真心实意的道:“臣谢陛下赏赐,今后会更加努力的为陛下,为我大晋效力。”

  “好,”对着身着华丽衣裙的周满,皇帝实在开不了口提起军医之政,打算下次再议此事,于是道:“明达也在后宫,你去给皇后请安吧。”

  周满躬身行礼退下。

  皇帝和三位尚书目送周满出门,许久都没开口说话。

  皇后和明达对周满的盛装就要正常很多,俩人眼中闪过惊艳,伸手便把人拉起来打量,“你这身打扮可真好看,今天是有什么喜事吗?”

  周满将皇帝的赏赐说了,和皇后笑道:“臣进宫是来谢陛下和娘娘厚恩的。”

  皇后笑道:“这本就是你该得的。”

  皇帝体内的丹毒清了,身体好转的事皇后是知道的,她看了看周满今日的打扮,笑道:“你这样打扮很好看,以后可以经常如此。”

  转头吩咐宫人去拿了些首饰和布料来送周满,“这是给你的贺礼。”

  周满一脸懵的看着,“娘娘,我是来谢恩的。”

  皇后笑:“那就一道谢了。”

  周满只能接下。

  等走出皇宫,周满才扭头回去看了一眼宫门口,问明达,“我这样打扮很奇怪吗?你看一路上好多人都惊讶的看着我。”

  “那是因为你平日不着华服,也不施粉黛,所以今日惊艳到他们了。”

  “真的?”

  明达肯定的点头道:“真的。”

  马车朝皇城外去,一路上不少官员都探头往路上看,可惜没看到车里的人。

  听说周大人今日盛装进宫,艳如桃李啊,可惜他们没看见。

  周满带着皇后送的礼物回家去。

  难得有假期,周满心神放松,第二天直接睡到日上三竿,要不是肚子饿了,她都不想起床。

  用过早午饭,周满叫来白景行小朋友,“走,今日带你去看你娘给你挣下的家业,再去看一下大宝儿。”

  白景行立即把玩具收好,屁颠屁颠就跟着母亲跑了。

  周满直接去公主府找明达和白若瑜小朋友,邀请他们一起参观她的郡主府。

  两家就在一条街上,只是大门开的方向不一样,周满家的后门对着公主府的院墙。

  此时后门关闭,里面工部的匠人距离后门有点儿远,因此叮叮当当的没听见人敲门。

  周满又懒得转到正门,干脆一挥手,对护卫们道:“跳进去开门。”

  护卫们:……

  他们默默地跳墙进去,但不一会儿又跳了出来禀报:“娘子,里面也有锁。”

  “那就去找人来开锁呀,你跳出来做什么?”

  护卫只能又翻墙进去,白若瑜小朋友和白景行小朋友手牵着手站着一旁,仰着小脑袋一脸羡慕的看着,“会飞耶。”

  周满就撺掇他们,“等你们再长大一点儿,你们也学。”

  明达没有表示反对,一行人站在路上好一会儿后门才打开,一起来的还有负责的工部吏员。

  他毕恭毕敬的上前给明达和周满行礼,“郡主殿下,这郡主府我等还未修缮好,怕是还得等一段时间才能交付。”

  周满问:“我们可以进去看看吗?”

  “自然可以,郡主请。”

  一行人便进去,这是后门,连通的是后花园的一角,里面草木萧瑟,正有人在院子里挖坑,似乎是准备移栽花木。

  周满看见,不由道:“这时候移栽花木得多费钱啊,回头未必能活。”

  吏员尴尬的道:“工部和殿中省催得急,所以……”

  周满想到婆婆的爱好,以及现在自家花园里的花草树木,不在意的挥手道:“让人把这些地都整理好便可,不用你们移栽了,回头我们自己管。”

  吏员眼睛大亮,这样一来不仅节省了时间,还节省钱财啊。

  郡主府自然是比不上公主府大的,但也不小,竟然和周宅差不多一样大,不过里面的布置和园子远比不上周宅。

  明达走在她身边道:“这宅子原先是我一姑母的,不过她过世有七八年了,之前是随夫家住在华阴,后来她病逝,这园子里东西都被带走,这儿便空了下来。”

  不管是公主还是郡主,死后没有接爵的人,公主府和郡主府一般都是要收回公中的,不过里面的东西其家人可以搬走。

  和太子送给周满的那套宅子不同,这一套是朝廷给周满封爵的府邸,不能买卖,只能在她活着的时候居住。

  不过周满还是很满意,她觉得自己再活过六七十年不成问题。

显然,皇帝一开始没打算给周满赐郡主府,将规制补足,所以府邸是临时挑选的。

 文学


  之前那位公主也不在京城住,算起来这座府邸空了有十来年了。

  就算每年都有人看守打扫,这屋子需要修缮的地方也不少,很多地方都需要重新上漆,屋顶也需要检修。

  周满和工部的吏员转了一圈,问道:“年前能收拾好吗?”

  吏员大喜,立即道:“可以的,可以的。”

  这个时间很充足,比宫里要求的宽裕多,也合理多了,

  还是周大人讲理啊,不似宫里,直接让他们十天内收拾好房屋。

  这么大的宅子,又这么多年不住人了,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不可能十天就能收拾好呀。

  周满想起殿内省给她送的宫人,道:“回头我送几个人过来,屋里也需要添置一些东西,交给他们来收拾。”

  吏员应下。

  明达问:“是殿内省送给你的宫人?”

  周满颔首,“我家中人多,他们是宫里出来的,规矩也多,住在我家里他们不舒服,我家里人也不舒服,所以让他们提前过来这里吧。”

  明达走到了后花园的池塘边,笑道:“这边园子就只有一个小池塘,可比不上崇远坊的宅子,你是要长住这边,还是那边?”

  周满想了想后道:“住这边吧,我听说陛下想将大明宫建好,以后宫里都搬到大明宫去,这边距离大明宫近,离太医署也不是很远。”

  明达惊诧,“你也听说了?”

  周满颔首,“小朝会上太子提及的,礼部认为合礼,钦天监也算过朝堂搬到大明宫更好。”

  她压低了声音道:“我们太医署也表态了,太极宫地处洼地,湿气太重了,对久居其中的人身体不好,大明宫就要好很多。”

  明达:“大明宫其实已经修建得差不多了,只是还差两个宫殿,但也都有了雏形,户部只要能给出钱,两年内肯定能修好。”

  “是啊,现在宫里的人也不是很多,要我说,目前的宫殿够住了,现在要紧的是那边新的皇城,”周满想到了什么,嘻嘻一笑,得意道:“要是搬到大明宫,那我进宫可就方便了,从这儿过去拐个弯,走半条路就能进皇城,比现在去点卯可方便太多了。”

  明达也笑着点头。

  周满左右看了看,自觉今天的任务完成,“走吧,我们回去。对了,你现在正在装病,这样跑出来真的可以?”

  明达眨眨眼,不解的问:“我跑出来了吗?我不是一直卧病在床吗?今天周大人来看我,还说我因为身体不好又感染了风寒,以后要少出门呢。”

  周满:“……你说的对。”

  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她是自叹不如的。

  周满送明达回公主府,顺便让久别重逢的两个孩子一起玩耍。

  临走前,白若瑜小朋友将木马还给了白景行小朋友,还送了她一个金灿灿的九连环。

  等白景行小朋友抱着礼物高兴的离开,白若瑜小朋友也高兴的松了一口气,那个很不好玩的九连环终于送出去了,下次外祖父再问起来,他就有理由了,哈哈哈哈……

  明达只作不知他的小心思,和周满道:“长豫姐姐过两天就到京城了,我不好出门,到时候你来我家,我们在我家里聚一聚。”

  周满应下。

  不仅长豫公主要到京城,其他王爷和公主也陆续到京了,最先到的依旧是恭王。

  不过这次皇帝没把他留在宫里居住,而是让他住到了京城的恭王府里。

  此时皇帝身体状况成迷,皇帝就是再喜欢恭王,也不敢让他住在皇宫里的。

  恭王一到京城,第二天便去公主府里探望明达,见她脸色红润的站在廊下遛儿子,半晌无言,“这就是你说的生病?”

  明达撒娇道:“三哥,我之前是生病了的嘛。”

  恭王微微皱眉。

  明达上前道:“三哥,之前在信里说好的,我有件事请你帮忙。”

  恭王紧皱着眉头道:“你真要对付那什么天竺来的和尚?父皇不是已经停药了吗?我昨日进宫看父皇脸色不错,听宫人说,现在是周满和萧院正在给父皇调理身体。”

  虽然朝臣和宫人们不知皇帝身体状况,但他们有眼睛看,也有脑子想。

  前段时间周满虽升官了,却不管事,既不到太医署里点卯,也不去太医院,官员和诰命们想请她出诊都不行,但人却日渐消瘦,听说每日除了进宫看看皇帝,其余时候都回家里呆着。

  而前两日皇帝突然赏赐了萧院正和周满,还给周满补足了郡主规制,想也知道前段时间周满在忙什么,而现在皇帝情况好转。

  在恭王看来,既然皇帝无意追究那天竺和尚,想要将此事揭过,那他们就不需要节外生枝,“这事儿过去就当过去了吧。”

  明达:“……三哥既不愿,为何要应我的邀请回京?”

  “我回来看看父皇呀,”恭王理直气壮的道:“而且快要过年了,我回来与父皇母后过节。”

  明达深吸一口气,压下恼意,“我不管,我就要和他过不去,你只说帮不帮吧。”

  恭王皱眉思索了片刻,还是叹气道:“罢了,你说怎么帮吧?”

  一听说她是真的打算让天竺和尚出血,恭王就怀疑的看着她,“这不是个借口吗?你还真打算要他的血啊。”

  “对,就要他的血。”

  “之后呢?”恭王越发怀疑起来,问道:“拿到他的血后是不是要说他的血没用,枉为两百高寿,是骗人的,然后让父皇砍了他?”

  明达道:“要到他的血就够了,我总不能装病一辈子,到时候会说有用处的。”

  恭王就确定了,“你费这么大劲儿就为了要他那点血啊?这血到底是你要的,还是替什么人要的?”

  明达一滞,面色不变的道:“当然是我要的,我就想吓吓他,让他出一些血。”

  恭王打量她的神色,半晌后冷笑一声,转身甩袖就走。

  明达皱着眉看着,并没有拦他。

本文标签:宝宝再坚持一下就不疼了视频

上一篇:2021最火(看完湿得最厉害的描写)全文阅读

下一篇:2021最好看(一睡成瘾1V 1爱吃肉的小丸子)全章节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