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新排行榜(看完湿得最厉害的描写)合集列表

2021-10-15 13:36:5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李长博显然比付拾一还要接受得更快一些:“那你们如何跟他说?”

  这个他,指的是陆不为。

  那大儿子恶声道:“又有什么好说的?我陆家也不是什么家大势大的,

李长博显然比付拾一还要接受得更快一些:“那你们如何跟他说?”

  这个他,指的是陆不为。

  那大儿子恶声道:“又有什么好说的?我陆家也不是什么家大势大的,我和阿弟两人,如何撑得起这个家?阿娘不在,对方又是如此穷凶极恶之辈,万一再对我们下手怎么办?”

  他冷笑一声:“他好歹捡了一条命,就该知足了。”

  “再说了,他自己不做那些腌臜事,如何会得罪人?既然得罪了人,那怪得了谁?就算真是章家,人家女儿死了,不找他找谁?”

  那小儿子对自家阿兄的话,是一点反对都没有。

  “确定不追究了?”李长博再次确定。

  那大儿子十分笃定:“对,不追究了。”

  李长博终于应承下来:“好。那我们的人就先撤离了。”

  负责宫刑的人赶到之后,李长博就带着人走。

  两边还交接了一下。

  负责宫刑的人,还特地进去看了一眼,出来之后摇头叹气:“伤倒不算特别严重,只要不化脓,应该无碍。就是年纪大了,进宫也不好进,以后只能是个废人了。”

  李长博微笑:“不妨碍,他已有子女,都快成年了。”

  那人点点头,随后又惊叹一句:“不过,办这个活的人,手法真是漂亮干净。不知李县令认不认识此人?”

  看着他那暗戳戳又带点火热期待的眼神,付拾一无言了:李县令要认识了,也不能交给你,还是得先入大狱吧?

  李长博干脆利落的摇头:“不认识。”

  “可惜了。”那人显然十分遗憾。

  长安县衙门的人也没多留,乌拉拉一起退了出来,浩浩荡荡的回了衙门。

  付拾一悄悄寻了个机会问李长博:“你觉得,是不是章尚书叫人做的?”

  李长博一脸义正言辞:“没有证据的事情,不好瞎说。”

  付拾一秒懂:所以这只是有没有证据的事情。

  转头,吕德华悄悄的寻了个机会问付拾一:“付小娘子,这个案子,能破吗?”

  付拾一摇头:“怕是破不了。”

  这年头也没摄像头,更没指纹,实在是没法找到那群绑架陆不为的人,找不到人,自然也就没办法指认背后主事人。

  哪怕明知道就是章家,也没辙。

  吕德华压低声音:“十有八九是章尚书叫人做的。他这个人,最小气。”

  付拾一斜睨他:“这么说你老丈人?”

  吕德华叹了一口气:“什么老丈人,以后我们两个最好是再也别见,否则太尴尬了。再说了,他们家倒是赔了点钱给我们家,可也到不了我手上啊。还是得听元娘的,不如自己努努力。”

  付拾一想起元娘,就忍不住乐,“有空叫元娘来拾味馆吃饭,我请她吃饭。”

  这小姑娘多有意思?要是在一处玩,生活里得多多少乐子啊!

  吕德华犹豫一下,摸着自己下巴,问了付拾一一句:“付小娘子你觉得,我再努力些,能不能娶元娘?”

  付拾一震惊脸:这种强烈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斟酌良久,付拾一给了吕德华一个鼓励的眼神:“做人,就应该有梦想!至于实现不实现,其实并不要紧!”

  说完这话,付拾一就赶紧跑路。

  留下吕德华站在原地,琢磨半天,才明白过来付拾一到底想说什么:大概,不能?

  吕德华倒也没怎么伤心,很快就坚强起来:也对,管他成不成,先想一想!

  陆不为被阉掉的这个消息,很快就被传遍了大街小巷。

  说书先生都在讲这个故事。

  王二祥也每日都蹲在各个巡逻的地方,给群众们讲当时的情况:如何血流成河,如何低头一看竟没了那个宝贝,如何被人丢弃在大门口——而最后又是如何处理的。

  这个恶有恶报的结局,显然是大快人心,以至于空前火热,持续了整整一周,都没消退热度。

  直到冬至那日,都还有人说起这件事情。

  付拾一关注了一下后续,听说陆不为伤口并没有发炎化脓,已经开始愈合,就很开心:这样的人,就该活着好好受罪啊!

  冬至是个大节气,而且紧接着就是腊八和过年,所以,要热热闹闹的过。

  这一日,家家户户都要买上一点羊肉,或是包上一顿饺子,或是炖上一锅羊汤,一家人齐聚在一起,祭祖,然后热热闹闹的吃上一顿饭。

  拾味馆自然也是要热热闹闹的过。

  不仅拾味馆,还有仵作学院。

  吃完这一顿,紧接着就是结业考试,散伙饭了。

  所以,食堂也准备得格外丰盛。

  付拾一想了想,还是决定去仵作学院和大家一起过。

  毕竟这是第一次,有人在仵作学院过小年,很有意义。

  李长博听闻这个决定之后,就灼灼的看住付拾一,眼神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

  付拾一尴尬道:“太夫人一个人也很孤独。”

  这个时候,总不能将杜太夫人撇下。

  拾味馆也就罢了,没有她在,他们搞不好还要放松点。

  李长博毫不犹豫:“一起去。”

  反正只是吃饭过节,并不是什么严肃的事情,一起去也没什么。

  他微笑道:“祖母很想去吃食堂。”

  付拾一大囧:“这……好吧。”

  不过,付拾一没打算做成平日那样,每个人打菜打饭。

  而是搞成联欢会,直接自助餐。

  敞开了吃,敞开了喝。

  这种方式,更加新颖有趣。

  而且从鲜货,到烤羊肉,炖羊肉汤,饺子,蒸饼,烤饼,油炸食品,应有尽有。

  这几天,其实已经没什么新鲜果子了,但是不要紧,付拾一存储了一批罐头。

  泡在糖水里的,密封起来的桃罐头。

  此时拿出来,就可以惊艳所有人。

  提出这个想法之后,李长博认真的看付拾一:“付小娘子从前,没少吃自助餐吧。”

  付拾一尴尬一笑:“也不算吃得太多——”

  不过,是真有点馋了。

  她暗暗的想:这个世界上,肯定没有人能逃过自助餐的魅力!到时候,我一定要扶着墙进去,扶着墙出来!

冬至那日,拾味馆的人最后也选择了和付拾一一起去食堂吃自助餐。

 文学



  主要是付拾一描述得太好,以至于所有人都很向往。

  其中张春盛为了保证每一道菜都能尝到,还中午就提前饿了一顿。

  付拾一听闻这个事情,神秘一笑:“愚蠢的人类。”

  李长博扬眉看过来。

  她压低声音解释:“事实证明,饥饿过后,只会饭量变小,并不能一次吃两顿那么多的食物。反而每一顿饭都吃,正常的情况下,吃得更多。”

  付拾一笑得很有高手风范: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问就是实践出真知!

  李长博没忍住,轻笑出声。

  不过,对吃自助餐,不仅拾味馆上下期待,杜太夫人期待,就连仵作学院的人,也是高度期待。

  以至于刘大郎压力也是山大,据说头天晚上都没睡好,唯恐做得不满意,叫大家失望。

  冬至的自助餐聚会,在众人的期待中,缓缓拉开了帷幕。

  当在礼堂里进行讲话时候,付拾一赫然发现今天学校里,来了两位贵客:李郎君,和另一位不认识的官。

  之所以那么肯定呢,主要是因为,李郎君对他的态度,格外的好。

  两人并排坐着,十分的亲密。

  高力士站在李郎君身后,拼命给付拾一使眼色:今天这么好的日子,可别提钱啊!

  付拾一笑眯眯上去了,张口就道:“今日这么好的日子,李郎君竟然为了慰问同学们,放弃了和家人团聚吗?李郎君真是太叫人感动了!”

  高力士紧绷的神经,松了:付小娘子不提钱的时候,还是很讨人喜欢的,尤其是这张嘴。

  李郎君听得身上的毛孔都要舒张开来,脸上的笑纹空前的深邃:“本来就犹如我的学生一般,我自然要放在心上。”

  付拾一笑容更加灿烂:“李郎君真是太好了,一想到这些,我却深深惶恐,根本不知如何回报!就怕这辈子无论如何都回报不了这份恩情!”

  李郎君旁边的那位郎君,看得简直目瞪口呆,然后又略有点若有所思:陛下喜爱付小娘子,果真不是因为马屁?

  陛下笑出了声,那是真的仰天大笑:“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快快开饭罢,一会儿我与你介绍旁边这位。我有事与你说。”

  付拾一眼泪汪汪:“李郎君来都来了,我哪里还能上去说话?我心情激荡,一个字也想不起来要说什么了,我看,还是李郎君来吧!”

  说完她就将稿子直接塞进了李郎君手里,一脸的期待。

  李郎君今日是乔装打扮来的,脸上还贴了胡子,唯恐旁人认出自己,此时哪里肯?连连摆手,低声道:“我就别去了。不然大家都拘谨。再说了,这种事情,我出钱还行,叫我上去,就罢了。难得我休沐一天!”

  付拾一等了半天,终于等到了这句话,笑容灿烂得如同六月的阳光:“这样啊,那也行吧,我肯定是要尊重李郎君的。不过,李郎君的心意,我替全体同学谢谢您!”

  高力士嘴角抽抽:付小娘子还是付小娘子。

  陛下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登时:……

  而付拾一则是从容上台,一番慷慨激昂后,特地提到:“今日这顿饭,是陛下特地吩咐的,也是陛下从自己私库中拨款来办的。同学们,君恩浩荡,此生,当以一腔热血报君恩,当以一生热诚效祖国啊!”

  本来演讲内容,就已经是让人热血沸腾,感动非常了,最后这一番话,直接就将所有气氛推到了高|潮。

  所有人都跟着喊了起来:“此生,当以一腔热血报君恩,当以一生热诚效祖国!”

  那叫一个整齐,那叫一个震撼。

  每日早操的效果,就这么出来了。

  付拾一自己都有点儿热血沸腾的感觉。

  李郎君眼含热泪,侧头对李龟年道:“看见没,这就是我为何被她算计,也不恼的缘故。”

  李龟年默然:……这阵仗,是个人都恼不起来啊。

  高力士更是震惊:几日不见,付小娘子马屁神功又厉害许多啊!

  等下台来,李长博压着笑意,轻声夸赞:“讲得很好。尤其是最后一句。”

  付拾一也压低声音:“必须得讲啊。仵作学院能不能办下去,全看陛下不是?”

  仵作学院,在当今社会,就是一个另类的存在。而且触动了不少人的利益,多的是人不想仵作学院办下去。

  所以,唯一的出路就是:抱紧大腿,拼命锻炼业务能力!

  李长博微微扬眉:“没有私心?”

  付拾一“嘿嘿”笑两声,两个手指头搓了搓:“最重要的是,希望来年陛下多拨款啊。”

  李长博就知道肯定有这么一个原因,登时失笑。

  付拾一则是长吁:“我真是为仵作学院操碎了心啊。”

  翟老头幽灵似的从旁边冒出来,无情的戳破了事实:“主要是你不想自掏腰包。”

  付拾一:……知不知道,有句话叫做看破别说破,还能做朋友?

  不过不管如何,自助餐开始了。

  同学们一进去,就惊呆了:食堂变了样。

  在正中,被搭出了一个椭圆形的台子,而那些桌椅,就围绕着台子。

  台子上一盆接一盆的摆满了美食珍馐,其中两头,一个是负责蒸的厨子,一个是负责烤的厨子。

  烧烤厨子正在烤全羊,那黄澄澄金灿灿的羊,滋滋啦啦的滴着油不说,更发出了诱人的香味。

  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在这一刻,饿了。

  杜太夫人瞧见了李郎君,就说自己这边有阿玫和花嬷嬷陪着,让他们二人先去招呼李郎君。

  付拾一热情的介绍到:“还有自助的火锅。看那边有生食区,都是可以煮进火锅里的。其他的熟食,每个人一个盘子一个碗,自己想吃什么,就去盛。唯一宗旨就是,不允许浪费,自己盛走的饭菜,都必须吃光。”

  陛下从未见过这个阵仗,一时间还有惊异:“若是都喜欢那个菜,很快就被吃光了呢?其他人岂不是就吃不到了?”

  “会一直补充的。”付拾一笑眯眯:“今日最重要的,就是尽兴。”

本文标签:看完湿得最厉害的描写

上一篇:2021人气最高(我们对着镜子来一次)完整章节

下一篇:吃饭时还在她身体里 免费观看女人高潮流视频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