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被拉到野外强要好爽流水|留在身体里早上继续做

2021-10-15 13:56:3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睡梦中的扶冉皱了皱眉,心中嘀咕道:脏兮兮的小孩有什么好养的啊?

  “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女孩伸出手摁了摁少年的手——

  “在下司渊&he

睡梦中的扶冉皱了皱眉,心中嘀咕道:脏兮兮的小孩有什么好养的啊?

  “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女孩伸出手摁了摁少年的手——

  “在下司渊……”

  司渊……

  扶冉心跳狠狠漏了一拍,这个名字,为什么感觉好熟悉……

  她往前跑去,那个小女孩正巧笑嫣然地转过身来,大眼睛眯成了两轮小月牙,鼻尖一颗淡痣——

  这是,我?

  “他是司渊哦~”女孩甜甜地说道。

  他,是司渊?

  扶冉想看清那少年的模样,可他的脸却脏兮兮的,怎么擦都擦不干净,皮肤触感冰凉得像把手放在冬雪里一样。

  “司,司渊……我想看看你……”

  “司渊……”

  “…………”

  “啪”——

  扶夜大手一把拍在小团子的屁股上,语气不善:“起床了!”

  扶冉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好累,不想起,她昨晚做了个好累好长的梦呀,整个梦里都在追着那个少年跑。

  “爹爹……”

  扶夜冷哼了一声,粗暴地掀开她的被子,暖烘烘的被窝一下子就凉了下来——

  “必须去听学,不许打商量。”

  小团子瘪了瘪嘴:大早上的,她家爹爹发什么起床气呢?难道长得好看的人脾气都比较差吗?

  嗯,有道理!楚衍对她也是这样时好时坏的!

  但,扶夜哪里是撒起床气,分明是小丫头睡梦中老喊那个人的名字惹他烦了,但幸好,看她这模样应当是还没有想起来。

  “臭丫头,还挠了我的脸……”

  *

  宫外。

  “啊啊啊,王檀,我们这么出来没事儿吧?”

  小团子蹲了下来,被王檀拖着走。

  “哎呀,没事,小爷我偷摸着出来好几次了。”王檀毫不客气地揉了揉小丫头的脑袋瓜子,“今儿寻芳阁的琴娘娘要来,可热闹了。”

  寻,寻芳阁……这名字听起来似乎不是很正经的样子。

  当小团子坐在一堆花红柳绿中被胭脂水粉的气味包裹着的时候,她算是验证了心里的第六感:果然了……

  “怎么样,这地方不错吧?”王檀笑着把果盘往小团子眼前推了推。

  不,不错是不错……但是八岁就,就逛窑子了?小团子往嘴里塞了颗葡萄,腮帮子鼓鼓地看着眼前这深不可测的少年。

  “王小公子,今日也来了呀?”一位盘着垂柳髻的女人走了过来,身旁的莺莺燕燕连忙让出了一条道。

  小团子瞪大了眼睛——

  常,常客呀!

  “嗯。琴娘娘什么时候出来?”王檀显然对那叫琴娘娘的女人很感兴趣。

  “快了,小公子稍安勿躁,容琴儿打扮打扮呀。”那女人油嘴滑舌,开口便是风尘女子的味道了。

  “嗯。”

  小团子咽下嘴里的水果,扯了扯王檀的手,示意他凑过来——

  “王檀……”

  她声音小小的,显然很犹豫——

  “你,你喜欢姐弟恋啊?”

  王檀:“???”

  姐弟恋是什么……

  但他倒是挺希望有个姐姐的,因为他只有个臭屁大哥,只会欺负他,要是有个温柔姐姐疼他就好了,哎……

  “嗯,小爷没有姐姐,但小爷喜欢姐姐。”

  扶冉:“…………”

  荒唐,太荒唐了!

  这琴娘娘,至少得大他十岁吧!

  “哥们,你胆子很大,很有抱负呀……”小团子若有所思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各位看官,琴娘娘来喽!”一声吆喝,阁里瞬间就热闹起来了,王檀将小团子的手扒拉了下来,嘘了一声——

  “别说话,出来了。”

  他要物色未来嫂嫂了!

  他家臭屁大哥说了,要整个皇城最美的!

珠帘轻纱微拢,风乐锣鼓升平,那女子从中踱步而来,素锦白缎云烟裙,垂环髻上流苏步摇,步步生巅,纤细的白玉手指持着一柄团扇,羞羞地遮去半张脸,只留下一双含情脉脉的仙眸。
 

 文学

  “这!怎么还不让看呢!”

  “哎,琴娘娘可否让在下一睹芳容?”

  “…………”

  小团子的好奇心被那团扇浇灭了一半,什么嘛,只能看半张脸呢。

  方才那穿得花枝招展的老鸨走到台中,尖着嗓子:“今儿个琴娘娘到这寻芳阁,只能为一位公子现朱颜。”

  小团子瞬间就懂了——

  她这是要找榜一大哥呀,不给钱不让看了。

  “小扶冉,你想看吗?”王檀见她那双好奇的大眼睛一下子黯淡下来,凑到她身旁戳了戳她的脸。

  “想呀~”

  小团子爽朗地笑着回答了,却也诚实得过分:“可是冉儿没有钱钱……”

  她声音忽然变得微弱,毛茸茸的小脑袋还低了下去。

  “小爷有钱,你等着。”

  王檀摸了摸她的头,用两根手指头在她脸上戳了个笑脸。

  “柳老板,琴娘娘今日我要了。”王檀抬了抬手,将一叠面额很大的厚厚的银票放在桌上。

  “今日不论谁叫价,小爷都往上加一千两。”

  柳老板眼睛瞬间亮了亮,连连应好,但周围的看客却不乐意了——

  “寻芳阁谁都能来了?八岁小童不在家吃奶,跑这儿跟爷几个抢人了?”

  “就是,你小子长大了么?乳臭未干啊!”

  “往上加一千两,好大的口气,快带着你那稚妹滚出去吧!”

  “就是,要琴娘娘干嘛呢?给你家稚妹喂奶吗?”

  稚,稚妹?我?

  喂奶?

  小团子懵懵地指了指自己,不明白为何会被战火波及到,但是被这样言语侮辱,此时小奶音凶凶的——

  “本郡主是稚妹,那你是智障吧!王檀,今天本郡主非要看那琴娘娘不可!”

  “郡,郡主?”

  在场的众人都愣住了,这小丫头还是郡主,谁家有个四岁的小郡主啊?

  谁家……有……

  完蛋了,监国大人家的小郡主可不就是四岁嘛!看这身衣裳装扮,显然是富家子弟才有的讲究,再看这出手阔绰的样子,可不是皇室贵胄嘛!

  “莫不是监国大人之女,小郡主扶冉?”刚刚还咒骂着的男人颤着手指着小团子。

  小团子摸了摸脑袋:咦?这么快就掉马了?

  “不不不,我不是……我,我瞎说的。”扶冉连忙摆手摇头来个双重否定,她今日是偷跑出来的,万万不能让自家爹爹知道她来了这种地方。

  “呵,既然不是,那就滚出去吧!”那男人凶神恶煞的,撸起袖子准备为琴美人来场强取豪夺了。

  男人的手臂血脉喷张,青筋暴起,粗犷不已,小团子一瞬间扁了嘴——

  呜呜呜,这一下打过来我得哭好久吧?

  “躲我后面。”

  王檀笑着捏了捏小团子的脸,声音清朗沉稳,好像一点都不慌。

  怕?

  王檀是不会怕的,作为镇国大将军的嫡子,小时候在边疆是被他家爹爹和大哥在马背上摔大的,后来回了皇城才免了这种待遇。

  “真是许久不见有人在寻芳阁闹事儿了。”

  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拨开人群走了过来,语气明明听起来不太正经,却让人不自觉手脚冰凉。

  他脸上带着獠牙面具,与那狰狞的面具不同的是那双邪肆妖孽的眼睛,那凉薄的眼神虚虚落在王檀身后的扶冉身上——

本文标签:被拉到野外强要好爽流水

上一篇:今天晚上我不打算停下来了-男主在水里要了女主的小时

下一篇:啊…学长你干嘛上着课呢小说|全篇带肉的小甜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