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热门(他缓慢而有力的往里挺送)最新章节列表

2021-10-15 14:07:5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婚姻一辈子的大事,岂能真由他们仗着爹娘的身份私自做主?

  好歹也问人一声,女儿是人又不是货物。

  女儿过得不好,岂不害了她一辈子。

  张二苟简直有苦说不出。

  

婚姻一辈子的大事,岂能真由他们仗着爹娘的身份私自做主?

  好歹也问人一声,女儿是人又不是货物。

  女儿过得不好,岂不害了她一辈子。

  张二苟简直有苦说不出。

  人家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别人家的女儿说让嫁人就嫁人,怎的到他家就不行了?

  以前听话乖顺的女儿居然变得他都掌控不住了。

  他觉得未来几年,都不会再有人媒人上门了。

  这事虽然对张红草名声有所损害,但她觉得很值!

  至少她爹娘以后再也不敢随便给她定亲事了。

  而且等面脂坊扩建后,赵姨曾经发过话,说让她和张高婷两人去负责其中一个大的流水线,得管理几十个人。

  到时候会再给她们涨一倍的工钱。

  张红草觉得只要不用太在意别人的看法,她的日子是不会难过的。

  张高婷这一住就住到过年。

  张高婷与张刘氏从中说和,父女俩才终于和好。

  当然张红草现在住在宿舍里,对村里那些关于她的讨论充耳不闻,一心扑在工作上,让不少同事们还挺佩服。

  毕竟身不由己的女子太多,她们当中不乏比张红草还惨却没有勇气反抗的女子。

  唐景云虽觉得张红草的行为有点莽撞不计后果,但也佩服张红草的勇气,也愿意给她一个支持。

  让她管理以后的新流水线,就是唐景云跟赵冰雁提议的。

  当然她性格冲动,光她一个人还不行,她妹妹张高婷少冲劲但比较稳重。

  两姐妹性格正好互补,两人一起管理正好。

  这期间,自然也有人跑来跟唐景云说媒。

  多是县城府城来的,讲的多是举人之子富家公子。

  赵小舟看到这些媒人身上就气压沉沉,醋了好一阵。

  这会儿两人坐在观景楼一侧,看着远处从庄子离开慢慢走远的媒人,唐景云乐得直笑。

  偏还指着对赵小舟道:“看到没有,报应来了,让你当初用成亲一事刺激我。”

  赵小舟握着她的指尖咬了一口,跟唐景云说:“我没有,那时候你都不喜欢我,我肯定要想点法子。”

  这句话说完,又转过头来捧着唐景云的脸,道:“我没有选妻,家里人也没有给我选妻。选妻另有他人。是我二叔。”

  唐景云这下可逮着他的错处了。

  竟然敢用别人的亲事来激我,胆儿肥了是吧?

  唐景云想生气,却又有些舍不得。

  这是赵小舟第一次拿到家族大权,他底下还有个亲生弟弟。

  唐景云知道赵小舟肯定是要回去陪家人过年的,便问:“你什么时候回京?”

  赵小舟道:“月底。”

  下个月初就过年,赵小舟这月月底走,走水路。

  路程缩短,赶回去刚好过年。

  唐景云想了想,让赵小舟在这等一会儿。

  她提着裙摆,飘然若仙的几步跑下楼,不一会儿又提着裙摆跑上来。

  手里拿着两颗挂了绳圈的玉球,玉球玲珑精致,小巧可爱。

  “这个给你。”唐景云将一颗因果不空果递给赵小舟,手里的另一颗直接挂在赵小舟的脖颈上。

  “这是什么?”

  赵小舟低头看了看,这玉球他与唐景云亲热时也曾在她脖颈上见过,没注意看。

  此时拿在手里才发现这玉球不是玉石,只是颜色非常相近而已。

  “护身符。”唐景云得意的挑眉,露出小虎牙,道,“高僧开过光的,好贵的一颗呢。你一颗,再给昶哥儿一颗。”

  唐景云也是厚颜无耻,直接将赵小舟的弟弟当做自己的弟弟了,张口就是直呼其小名儿。

  “谢谢。”赵小舟说。

  他第一次见到这种“护身符”,知道不寻常。

  但他很早就察觉唐景云身上有秘密,所以也不追问,唐景云给他他收着便是。

  唐景云给他理好衣领,看不出玉球后,才笑了一下,“自家人,不客气。”

  随后,唐景云靠在赵小舟身上,两人腻在一处,一边把玩着他垂下来的头发,一边说:“我想在村里建个学堂。”

  大牙口子村到学龄的孩子挺多的,而到镇上读书的话就有些远了。

  唐景云觉得在村里建个学堂正好。

  而且,一般乡村的学堂,是完全不收女学生的。

  这世上像女夫子明翠兰那样的女子少之又少。

  毕竟家里有个愿意教她识字的秀才爹,其他识字的女子多是请夫子在家中设学堂。

  这多半是有钱人家才行。

  也有专为贵族少女设置的学堂,这种就更少了,非世家贵族之女不得入。

  唐景云想建的这个学堂,以后不管是男子还是女子,都可入学。

  到时候她想要招聘个会算数的工人也不用这么困难了。

  这些都是她以后的班底。

  教材当然也得跟着她的来。

  四书五经当然也学,算数种植一类的也得学。

  好苗子,有根骨的,看自己喜欢的方向,该往科举走的也不是不可以,精通其他方面的,唐景云当然会专精培养。

  当然,重点是她之前从府城带回来那些人也可以穿插在里面入学学习,这些基本上都是她的人。

  她也需要为自己的商业贸易后续发展而做好积蓄。

  本身年后,村里不少人就有要送家里孩子去镇上书院的打算了。

  所以唐景云把建学堂这事稍微一提,村里人便欢欣鼓舞地同意了。

  学生们的授衣假刚结束没多久,下一次学生们再放假就得春节的时候了。

  在此期间把学堂建起来,等春节后,正好新学期开学。

  建学堂的钱,是唐景云出资,老师也是她去找,村里人只需要出自家孩子所需的笔墨纸砚与老师们的束修。

  换做从前是一笔很大的负担,不过如今一年的花费也就是他们一亩花田一两个月的收益而已。

  在村子里干活的外村人得知他们要建学堂了,羡慕之余,也来打听,以后能不能让自家孩子也在这里上学。

  因为到镇上读书,离得远了些,孩子上学不易,但是如果住宿,就额外多了一些花费。

若在大牙口子村上学,他们都离得近,日后吃住在家里就能省下一笔钱。

 文学


  他们这些人在大牙口子村也有固定收入,束修之类的倒也能给得起了,也没奢望孩子考秀才当官什么的。

  能识几个字,以后不容易被骗就行。

  这些人问村里人,村里人自然问唐景云。

  唐景云表示当然可以。

  于是唐景云家这几天,每天都能收到这些人自家种的小菜,养的鸡崽什么的。

  正是挂腊肉的时节,唐景云家厨房院子里挂腊肉的竹竿上,眼见着腊干鸡的数量就一天天地多了起来。

  至于建学堂所用的土地,自然是村里自己出。

  需要占地的几家人与村里其他人商量该怎么补偿这些唐景云都不管,她只负责出钱。

  然后,学堂里的夫子也可以在过年前先请好。

  唐景云找了几位夫子,还去镇上将明翠兰给请来了。

  张小涵几个姑娘,只跟着她认字、学算术,学的东西有限,快一年了。

  卫馨兰卫香兰她们跟着赵冰雁去上京后,她也没什么东西可教的了。

  唐景云将她请到村里,教村里孩子们学算术。

  除此外,唐景云手下几个账房师傅自身也有十分丰富的经验。

  等以后开了学,唐景云会让他们定期到学堂里,以自己以往工作碰到的问题为例题来教学,给学生们说一说他们以前时常遇到的问题。

  也不是让他们白上课,每堂课按费用结算。

  至于这个费用从哪出,自然是愿意让孩子学的家长出。

  算术不是读书人必学科目,就算读,也无需他们精通,会基础运算加减乘除就可以。

  就跟小学时候的美术课一样,每周都有课,所有学生都能接触到。

  但学得好不好,精不精通,就看个人天赋了。

  几个账房师傅的课程,也跟美术培训班一样,是在基本教学以外需要花钱学的额外课程。

  同时,唐景云自己还拟定了一个“人才培训班”。

  以前唐景云没回村时,村里的女孩们,除了帮家里做农活,就是跟着大人学点简单的绣活,然后就等着嫁人。

  唐景云回来后,村里的女孩基本都在面脂坊找到了工作,有了更大的“价值”。

  学堂虽然办起来了,但唐景云不希望发生什么“姐姐妹妹辛苦打工供哥哥弟弟读书”的例子。

  因此,她为她们提供了一张合作契约。

  若是家里明明有余力却不愿意让女孩读书,逼着她们继续埋头工作以苦力赚钱,但自身很想来读书的女孩们,就可以来与她签订契约。

  由她出钱向她们的父母买断她几年时间。

  待她们学成后,就按照她提供的岗位以买断时间三分之一的薪资,替她工作到契约到期。

  到期后来去自如。

  若留下,薪资水平再以个人能力增加。

  这与唐景云原来世界的“委培生”有点相似。

  这种方式其实是针对此类情况,只不过发生在女孩子身上比较多而已。

  若有情况相似的男孩,自然也可以与唐景云签下契约。

  若是再有不舍得出钱的家长,但想子女免费学一技之长的,也可以与唐景云签契约。

  当然,若合作期间,任何一方违约,都需要付违约金。

  学堂开建后,茶山也终于种满。

  此时已经是一月中旬,再过几天,赵小舟就要回京了。

  分别在即,两人的那黏糊劲儿,简直快别提了。

  这日晚饭吃得早,天还没黑,唐景云便拉着赵小舟去西山转转。

  村里通往几座山的路都修的平整了,走起来也快。

  半盏茶的功夫不到,唐景云和赵小舟就到了小北山脚下。

  小北山大部分都种的桑树,树密集还不矮。

  因此看着比别处都要黑一点。

  不过在山道两边,唐景云让人隔一段距离就挂上一盆白月花,当路灯用了,还挺亮的。

  唐景云还打算在春节前,把村里的几条大路都装几个木桩子,也挂上白月花,那今年这个春节过得肯定要比去年有年味些。

  “等回去,我带些白月花走。”

  唐景云点头道:“好啊。”

  赵小舟在唐景云发顶亲了一口,“真舍不得你。”

  唐景云自然也舍不得赵小舟。

  两人挑明关系在一起才没多久呢。

  只不过现在留赵小舟在庄子上过年是不太现实的。

  而且今年是她搬新家的第一年,作为一家之主,在恋情没告诉家人的情况下,也不可能跟着赵小舟跑去上京过年。

  两人看着这满山美得仿佛仙境一般花海,都没有说话,只安安静静的手牵着手,默默的走了一路。

  离别前的不舍仿佛浓稠的雨雾,弥漫在两人的世界。

  这样安静又美好的一个夜晚,成了两人记忆里犹新的画面。

  年轻的世界里,他们也是第一次发现,当舍不得一个人的时候,时间过得是如此之快。

  几乎是稍纵即逝,便到了离别之际。

  ---

  新庄子的仓库挺大的,之前为了给庄子做点缀,仓库里还放着许多没用完的花盆。

  第二天,唐景云就让人搬了不少出来,然后让人去东山上挖白月花。

  发光的茧球多才会比较亮,一般五株作一盆就可以。

  等装好盆,唐景云就一起放置了养料储存装置。

  也没放多少,能保证这一批白月花赵小舟能用个两三年。

  这些花赵小舟都要给钱的。

  唐景云倒也没因为两人现在是恋人关系而推拒。

  他要的量多,一看就不光只给自己的府邸用的。

  赵小舟带走的东西挺多,大牙口子村里唐景云有的都给了他许多,包含了年礼。

  一同带走也省的再让人来回跑的耽误时间。

  就连唐景云家的腊肉之类的,唐景云都给赵小舟装了不少。

  当然,除了白月花,其他东西在以前算朋友之间的赠礼,现在则是恋人之间的。

  知道赵和旭身体不好,唐景云还给装了好多花蜜,指定了让赵小舟送给他弟弟的。

  一月二十那天,唐景云送赵小舟到县城码头。

本文标签:他缓慢而有力的往里挺送

上一篇:公主殿下微臣馋了(一上到底)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18种最常用的嘿嘿嘿姿势(财色无双)全文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