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给奶头和下面抹春药*还要继续吗要就叫出来

2021-10-15 14:25:3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轻声道:“只是我突然想回去了,抱歉。”

何亦水有些苦恼的抬起手,抓了抓头发,费解道:“你明明说来华亭有事的啊...我们才刚到...你的事情真的做完了?”

轻声道:“只是我突然想回去了,抱歉。”

    何亦水有些苦恼的抬起手,抓了抓头发,费解道:“你明明说来华亭有事的啊...我们才刚到...你的事情真的做完了?”

    “嗯。”

    李目童的眼睛里带着些许的歉意,她知道何亦水这次来华亭做了很多准备,谈生意签合同甚至都是次要的,来华亭的前一天,何亦水翻了大量的游玩攻略,打算跟她在华亭好好玩几天,衣食住行,基本安排的妥妥当当的,只是打卡的地点就超过了二十个。

    华亭何亦水之前当然来过,但一个人匆匆过来谈生意和跟闺蜜一起过来游玩完全是两个概念,李目童本来也打算放松一下的,可那个男人现在就在华亭,李目童不想遇到任何意外。

    其实就算被找到说白了也没什么,进了东皇宫之后,她甚至还会得到比北海小公主更为显赫高贵的身份,小潮汐也会变成真正的公主,只是那又能怎么样呢?

    她曾经尝试过解决李天澜和北海王氏之间的矛盾,拼尽了一切的尝试过,但事实证明她没有这个能力。

    两年多前的她没这个能力,两年多后的她同样也不会有。

    会北海王氏,她会为难,回到东皇宫,就是她和李天澜两个人的为难,这样的环境,对他们的女儿来说也不是好事。

    所以还不如做一只把头埋进沙子里的鸵鸟,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不想看。

    既然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那最明智的选择就是离远一点。

    她真的不想回去,也不想被找到,不想参与到那些事情里面,无数的因果,纠纠缠缠,只要一想起来,她都会觉得很疲惫。

    “抱歉。”

    李目童拉着何亦水的手掌:“我也不想这样的,但事情发生了意外,回青州对我来说是最好的选择了,如果以后有机会,我再陪你来玩好不好?”

    何亦水嘴巴瘪了瘪,认真的看着闺蜜。

    李目童的眼眸很亮,带着诚恳的歉意,还有一抹不知道该怎么掩饰的不安与慌乱。

    “一定要走吗?”

    何亦水说道。

    “我先回去。”

    李目童握了握何亦水的手掌,勉强笑了起来:“你留下来先谈生意,记得给我带礼物。”

    “你自己...”

    何亦水皱了皱眉。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李目童哭笑不得的说了一声。

    何亦水想了想,又看了看时间,主动拉着李目童去买票。

    可以直通青州的下一趟火车是两个小时之后。

    李目童毫不犹豫的放弃了直通青州的打算。

    她确实有些不安,本能的想要离开华亭。

    东皇宫和北海王氏在华亭到底有多大的力量她现在不敢肯定,但根据她对李天澜的了解,现在东皇宫的人应该已经开始动身了。

    通往华亭的各个出入口必然是他们最先寻找的地方。

    而且相对于东皇宫,现在李目童最怕的反而是北海王氏。

    她也不确定北海王氏现在是不是知道了自己在华亭的消息,如果,万一他们也知道了这个消息,并且向前一步找到了她的话...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买了一张二十分钟后途径泉城的车票,安静等待检票的几分钟时间里,她不停的

    低头看着自己手表上的时间。

    何亦水给自己的司机打了个电话,说了李目童到达泉城的时间,让司机从青州直接赶往泉城接人,这是李目童的要求。

    候车室里人来人往。

    李目童紧紧攥着手里的车票,她强迫自己冷静,可是内心的慌乱却越来越强烈。

    东皇宫可以找到自己的可能性已经被忽略了。

    一种如同寒流般的恐惧伴随着巨大的战栗在她的内心不断升腾着,越来越强烈。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哪一天,李目童会如此的恐惧将她养大的家族。

    北海王氏找到她会怎么样?

    不管怎么样,接下来都将是一场绝对的灾难。

    她怎么样其实并不用过多考虑。

    东皇宫和北海王氏,两个势力无论谁找到她,都不可能伤害她。

    可是最关键的是...

    如果北海王氏先东皇宫一步的话,小潮汐怎么办?

    难道要留在青州?

    可是留在青州有什么意义吗?

    北海王氏肯定会在找到她的第一时间彻查她这两年多来的一切,小潮汐根本就是藏不住的。

    那是她的女儿。

    是北海小公主王月瞳和李天澜的亲生女儿。

    这个孩子如果上了帝兵山的话,北海王氏会做什么?

    李天澜会做什么?

    如果帝兵山要用这个孩子威胁李天澜的话,那她又算什么?

    这样的问题,或许只有她自己会想。

    帝兵山上是她的家人,是和她有着血缘关系的亲人。

    她并不想把那些人想的那么坏,但有些事情,不是不想就可以不发生的。

    在李天澜和东皇宫已经可以完全威胁到北海王氏根基的情况下...

    牺牲一个孩子,或者牺牲一对母女就可以挽救一切的话,那么帝兵山会不会做?

    这个答案,根本就是不需要思考的。

    她的亲生哥哥已经成了北海王氏的族长,是整个北海的领袖,面对北海的未来,他可以毫不犹豫的牺牲自己,那凭什么不能牺牲自己的妹妹?

    王月瞳绝对相信自己的哥哥。

    她信不过的,是北海王氏族长这个身份。

    李目童突然下定了决心。

    她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快速在屏幕上输入了一串数字,然后发送给了何亦水。

    何亦水看了手机一眼,有些疑惑道:“这是什么?谁的电话?”

    “先听我说。”

    李目童压低了声音,轻声道:“我抵达青州之后十分钟内会给你打电话,你关注一下时间,如果你没有接到我的电话的话,马上通知何伯伯何阿姨,让她们带着小潮汐先藏起来,然后你打我发给你的电话,把我和小潮汐的事情告诉她,接下来的事情,她会安排好的,明白吗?”

    何亦水怔怔的看着李目童。

    她突然发现相处了两年多的闺蜜在今天变得有些陌生。

    攥了攥手机,她看着那串陌生的号码,迷茫道:“这是...怎么了?”

    “我很抱歉。”

    李目童摇了摇头:“我确实对你隐瞒了一些事情,不过我没有恶意,即便我被找到了,他们也不会为难何家的,亦水,我们是朋友,我现在能信的,只有你了,今天也许不会出现什么意外,但如果有意外的话,我希望你能帮我,只是打个电话,可以吗?”

    何亦水呆呆的点头,又犹豫道:“童童,这个电话是谁的?”

    “我姐姐的。”

    李目童的声音很平静

周宇缓缓推开了黄昏落日包厢。

    柔和的昏黄色光芒从包厢里透了出来,出现在周宇眼前的是一轮即将沉没的夕阳与无尽的天空,层层叠叠的云朵在夕阳中染上了一抹无比绚烂的红色,天空之下是一望无际的海,若有若无的海浪声轻轻起伏着,伴随着风与海鸥的声音。
 

 文学

    视线的远方的海岸上是一片建立在森林中的城市,车流隐约可见,岸边的人群已经显得有些渺小。

    周宇看了一眼脚下。

    他的脚下是缓缓起伏的海面,飞卷的海水仿佛下一秒钟就会浸透他的鞋面。

    周宇深呼吸了一口,眼前的一切都太过逼真,如果不是提醒自己这里只是一个包厢的话,他甚至都不敢继续向前走一步。

    周宇这两年来算是盛世大厦的常客,他与韩东楼交情极好,每次来盛世基金,都会在这里吃饭,三十五层小餐厅的八个包厢占据着盛世大厦整整一层的空间,每一个包厢都有着各自的主题。

    周宇最喜欢的包厢名为彼岸深空,内部利用各种现代化技术模拟着星空的背景,动态柔和,坐在里面吃饭,就像是乘坐着一艘宇宙飞船在遨游星空,而李天澜这次选择的包厢名为黄昏落日,周宇之前还没来过。

    包厢面积极大,加上浑然一体的科技渲染,投影完全是惟妙惟肖,将视觉效果做到了极致。

    包厢的中间摆着一张造型优雅的餐桌。

    几名身材高挑穿着旗袍的年轻服务生正在往餐桌上摆放着餐具,看到有人进来,一名服务生迎了过来,柔声笑道:“周议长,欢迎。”

    周宇向前走了几步,地板上的海浪消失不见,出现在他脚下的,似乎变成了游轮的甲板。

    周宇点了点头,问道:“韩总呢?”

    “陛下和韩总在休息室。”

    旗袍美女笑了笑,微微侧身:“请跟我来。”

    她带着周宇走向似乎没有尽头一般的包厢,周围的场景不断微妙的变化着,让任何人在任何地点看到任何地方都不会觉得突兀。

    两人顺着不断变化的甲板前行,似乎走进了游轮,旗袍美女来到一间房门前轻轻敲了敲门,声音愈发柔软:“陛下,韩总,周议长来了。”

    “请他进来。”

    韩东楼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

    周宇跟服务生说了句谢谢,推门走进了休息室。

    休息室内的场景依旧是海景,就像是从甲板走进了游轮,海景也是两种不同的气象。

    李天澜正坐在沙发上,韩东楼坐在他对面。

    两人之间隔着的茶几上煮着一小壶茶,茶香袅袅,那位美的有些不真实的东皇宫女主人坐在李天澜身边,动作秀气而认真的帮李天澜剪开了一根雪茄,拿起特质的打火机点燃。

    周宇进来的时候她头都没抬,在李天澜身边的她真的一点都不像是女神,而是一个乖巧懂事听话到极点的小女人,收敛着锋芒,存在感无限降低。

    “陛下,韩总...”

    周宇脸色有些不自然的打了声招呼,看了看秦微白,犹豫了下,叫了声夫人。

    秦微白看了他一眼,露出了一个笑脸,温婉而惊艳,她将手里的雪茄递给李天澜,随即就一言不发的继续照看着茶几上的茶壶。

    “周哥,坐。”

    李天澜笑着摆摆手,他懒得瞎客气,而周宇又是绝对的自己人,就更不用讲究什么礼数了。

    周宇应了一声,在军师旁边坐下。

    军师将茶几上的雪茄盒推倒周宇面前,笑道:“试试,顶级的。”

    周宇没接,只是看着

    似乎有些漫不经心但实际上身体却有些僵硬像是等待着什么的李天澜,苦笑道:“陛下,抱歉。”

    李天澜的身体微微动了一下,眼睛里的某种情绪似乎消失了,声音也变得低沉:“没找到?”

    “是。”

    周宇硬着头皮点了点头:“包括交警在内,所有的警力都动起来了,军方那边我也打了招呼,我们封锁了华亭的各个出入口将近三个小时,但是没什么收获。”

    李天澜沉默下来,不在说话。

    周宇的内心同样有些无奈。

    华亭各个出入口所有的交通方式被暂停三个小时。

    这句话听起来简单,可实际上已经是周宇能做到的极限。

    三个小时各种交通全面暂停。

    如今华亭内外的各个高速都开始了大规模的堵车,市区国道很多地方的交通同样接近瘫痪,铁路交通方面,全国数百车次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有些火车因为这三个小时的暂停,各种调度重新规划的情况下,甚至要晚点超过十个小时。

    机场方面就更混乱了,国内国外的航班都出现了大量的延误,关键还是没有正当理由的延误,多个航班临时取消,机场很短的时间里就接到了大量的投诉。

    交通暂停的三个小时时间里,周宇只是接电话就接的有些麻木了,铁路总局,民航总局,外浇部,大石馆,甚至内阁副相吴正敏都打来了电话。

    这看起来只是李天澜的一次任性,是巨大特权的具体表现形式,可所有压力都压在周宇的身上,如果这种暂停继续下去的话,全国的铁路交通都会受到巨大的影响。

    即便只有这三个小时,各个相关的交通部门都要连续加班加点才能将原有的秩序恢复过来。

    而且时间超过三个小时,在动用了大量人力的情况下还是没有找到人,那也就说明,人很难找到了。

    “陛下,我很抱歉。”

    周宇轻声道。

    “不是你的错。”

    李天澜摇了摇头。

    茶几上的茶煮好了。

    秦微白拿出茶杯,亲手给周宇倒了杯茶,微笑道:“辛苦了,周议长。”

    “谢谢。”

    周宇有些受宠若惊,但却没敢去看那张完美的俏脸。

    他很清楚自己刚刚发动了大量资源去找的人是谁,和李天澜是什么关系,也明白秦微白和李天澜是什么关系,但他不敢肯定秦微白现在是什么心情,也不敢去多想。

    “知道她没事也是好事,在给她点时间,也许她就会回到你身边了。”

    秦微白给李天澜也倒了杯茶,声音轻柔:“现在想这些没有意义,人是要继续找的,可最重要的是,先解决我们和北海王氏之间的矛盾,否则即便月瞳回来,也会很痛苦的。”

    “你说得对。”

    李天澜点了点头:“只是要怎么解决跟北海的矛盾?”

    茶水落在茶杯的清脆声音响起,秦微白将第三杯茶递给军师,她的嘴角轻轻勾起,柔和的嗓音没有半点侵略性和攻击性:“很简单呀,抓住机会,一次性打疼北海王氏,或者打残他们,他们接下来就会很安分很低调,等到他们跟我们的差距越来越大的时候,双方的矛盾就会很少了。”

    顿了顿,秦微白继续笑道:“还有一个更简单的办法,如果北海王氏不存在了,那我们和北海王氏之间的矛盾也就不存在了。”

    周宇在一旁听的有些头皮发麻。

    北海王氏,东南集团。

    这几个字在中洲权力场的每一个人心里都有着非同寻常的重量,把北海王氏打残,甚至让北海王氏彻底不存在

    ...这样的话,周宇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听到。

    可周宇也清楚,秦微白有这么说的底气,同样也有做到这一切的可能。

    “我想到了夏至。”

    军师突然开口说道:“陛下可能并不清楚,夏至虽然是出身夏家,但实际上跟北海的那个持剑家族夏家没有什么关系,他们一系算是夏家的分支,而那个分支,当年就是北海王氏老族长亲自灭的,换句话说,北海王氏当年的老族长杀了夏至全家,又把夏至带了回去,最终让她嫁给了王天纵。”

    “真狗血。”

    李天澜评价道。

    “这不重要,或许在很多人看来这是难以想象的,可有时候,站在某些位置上,自我与家族之间的矛盾才是最激烈的,爱恨情仇,这四个字,有太多的玄妙,你和月瞳之间有很多种可能,你对北海王氏也可以有很多种选择,但无论怎么样,最重要的是,不要让她觉得为难。”

    秦微白轻声道。

    她伸手轻轻握住李天澜的手掌,柔声道:“而且...我们现在面前就有一个很好的机会了。”

    军师坐在一旁,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

    李天澜抽了口雪茄,烟雾缭绕中,他的声音平静而深邃。

    “这个机会...”

    军师的声音里连带着些许的迟疑:“怕是很难把握,根据我们的分析,以北海王氏和王圣宵的风格来看,他们这次动手的可能性至少在九成以上,东皇宫现在是黑暗世界最强的超级势力,但却不是最大的超级势力。

    黑暗世界目前的第一豪门仍旧是北海王氏,而我们的存在,对北海来说是个不容忽视的威胁。吞并天都炼狱,这是我们扩张的第一步,有了这个开始,我们的步伐很难停下来,甚至很难慢下来。北海王氏在这样的情况下会最直接的感受到威胁。”

    李天澜默默的听着,问道:“所以?”

    “所以北海王氏必然会有所动作。”

    军师看着李天澜:“而王圣宵的性格是很稳的,无论做什么事情,他都追求一种绝对的把握。事实上我认为,这个世界如果没有陛下你的存在的话,王圣宵也许会成为最可怕的那种人,甚至比起王天纵都要可怕。因为他的性格与北海王氏是最合适的。

    北海王氏家大业大,底蕴深厚,而王圣宵性格稳健,只要能有绝对的把握,他甚至可以不在乎成本,在关键时刻,他完全可以挥霍北海王氏的底蕴来提升自己做某件事情的把握,只要他认为值得,那他可以不计成本的砸出一切!从某种方面来说,这是一个非常稳健的...疯子。”

    军师的询问非常平静:“陛下,你觉得,你在王圣宵心里的分量,值不值得王圣宵去动用几份永生药剂来拉拢几个够分量的同盟?”

    “江上雨,李狂徒,古行云?”

    李天澜问道。

    “是。”

    军师点了点头。

    “三人组会参与进来,这一点我们不是讨论过吗?”

    李天澜道。

    “但这是永生药剂加上三人组的组合。”

    军师声音凝重而严肃:“陛下确实击败过他们三人组的联手,但当时三人组都是在重伤状态,而这一次,如果他们出手的话,几乎百分之百的可能,他们是巅峰状态!”

    “陛下千万不要低估了这三人的战斗力,巅峰状态下的他们,无疑是极为可怕的。”

    “我懂。”

    李天澜声音平静,他伸手搂住了秦微白柔软纤细的腰肢:“只是他们可能不懂,一个我,加上一个超然境到底有多么可怕

本文标签:给奶头和下面抹春药

上一篇:适合女士自慰时看的黄文*开学第一天被学长要了

下一篇:长途车上玩美妇岳/女人与公拘交200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