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看镜子我是怎么弄你的~娱乐圈421

2021-10-15 14:53:5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熊廷弼很干脆的说道。

他现在身份俨然弘光的守护神一般。

战功赫赫……

毕竟那也是唯一击败红巾军的男人。

所有名将也罢,新秀也罢,玩旧式战

熊廷弼很干脆的说道。

    他现在身份俨然弘光的守护神一般。

    战功赫赫……

    毕竟那也是唯一击败红巾军的男人。

    所有名将也罢,新秀也罢,玩旧式战术的也罢,玩新式战术的也罢,统统在红巾军面前折戟沉沙。

    麻贵都兵败身死啊!

    但这场已经可以用旷日持久来形容的战争中,也就他居然还在正面交战中击败了红巾军,当年的宿松大捷是所有抵抗杨丰的忠臣义士们心中,可以说最后的精神寄托,支撑他们战斗下去的信念所在。毕竟战斗下去首先要有赢得胜利的希望,哪怕是一点蜡烛一样的希望之光,那也是实实在在的希望之光。

    如果连这都没有,完全一片乌漆嘛黑,那真得会让人绝望的。

    之所以现在忠义蜂起,大半个大明都依然在高举反抗的旗帜,就是因为他的宿松大捷,让忠义们看到了希望之光。

    红巾军可以被打败。

    红巾军不是永远不会被打败的。

    他们的反抗不是没有任何希望,只要他们努力,他们就一定会胜利。

    同样熊廷弼也成了被神话的,俨然大明的战神一般,尤其是他的身份又是那么的完美……

    解元。

    以解元身份,为了匡扶社稷,宁可弃文从武,然后以一儒生力挽狂澜。

    这身份在士绅中简直无比的政治正确。

    另外他还是湖广江夏籍,但祖籍却是南昌,他曾祖辈上才移居江夏,这个身份可以说身兼湖广江西,正好覆盖弘光朝两大核心区。

    简直就是完美。

    “可是去了,就是与贼会盟,于陛下身份有损。”

    邹元标说道。

    “如今这种时候,还管这些作甚?咱们其实也都清楚,在杨丰面前能自保就是最好,恐怕他自己不生内乱,咱们恢复应天是毫无希望,但以之前京城之变可见,杨丰部下终究也会贪腐,这与太祖当年没什么区别,太祖靠着屠刀杀了一茬又一茬,也仅仅是保住他生前。

    而杨丰更甚于太祖。

    太祖至少还知道养着勋贵,让武将得到好处,看他手下连个勋贵都没有。

    那些手下将领,早晚还是要学会贪腐,他想要人人做圣贤,但圣贤岂是人人可做。

    凡人终究是凡人,大明两百多年也不过出了一个海刚峰而已。

    咱们要做的就是自保,然后等,耐下心来等,咱们这一代等不到,那就让咱们的儿孙等,九十九年,不战而胜!”

    梅国桢说道。

    邹元标脸色有些复杂……

    他可是以道德楷模自居,虽然梅国桢说的也对,可作为一个以道德楷模自居的人,居然指望敌人的腐化堕落来赢得胜利,这未免有些太尴尬,这意思就是之所以打不过杨丰,完全是因为后者道德更高尚,更加清正廉明。

    这,这,这的确让人很羞耻。

    “杨丰若食言又如何对付?”

    赵南星说道。

    他们后面御座上的皇帝陛下昏昏欲睡……

    他就是个摆设,除了昏昏欲睡还能干什么?不过皇帝陛下这些年过的也不算差。

    做摆设也很好啊!

    本来就比较喜欢俏佳人,而且传说在封地搞过某种特权的弘光陛下,这些年在承天皇宫,主要工作就是造人。

    不过成功率很低,老朱家这一脉一直人丁不旺,朱元璋的强大繁殖能力基本上就没遗传下来,所以努力了这么多年,也就才造了两个皇子四个皇女,而且还夭折了两个。但无所事事的他,依然还在不断努力当中,很显然昨晚他努力累着了,对于这场关乎自己帝国命运的讨论,他没什么参与的兴趣。

    “应该不会,再说咱们就算在应天较量输了,难道还真照着他说的,就此放弃抵抗?去是要和他打,去输了也是要和他打,但去之后赢了,他若食言咱们就占据道义,而他遵守承诺,那咱们当然是好事。”

    耿定力说道。

    至于输了他们食言这种事情的道义问题就不讨论了。

    “他应该不会食言,杨丰已经拿下南直隶与浙江,可以说天下最富庶之地已然到手,此时突然召集会盟,似乎真有停战之心,毕竟京城事变应该已经让他清楚自己部下并不一定按照他设想的。他一直口口声声以太祖为尊,虽然自己装做不学无术,但实际上所知甚多,那他不可能不知道太祖晚年,是因何一次次兴起大狱。

    太祖遭遇的一切,他也在开始遭遇。

    这种时候见好就收,先停战,处理他内部才是最重要的。

    此人生性虽然狡诈,但其本性却过于幼稚,一心想着搞出个清清白白的世道,却不想世道如何能清清白白,一样米养百养人,人人皆有私心,百样人百样私心,人人皆求私利,百样人求百样利,纷杂如此又如何能清清白白?

    太祖一次杀几万人都杀不出个清清白白,他这种连农忙时候都不敢打仗的,连太祖的气魄都没有,还想搞出个清清白白世道?

    笑话!”

    梅国桢说道。

    “清清白白世道,有时候真不知咱们抵抗是为了什么?”

    熊廷弼苦笑着说道。

    “飞白,你可别被他蛊惑,无论他是为了什么,他都是一个欲篡夺大明江山之逆贼,我等皆大明之臣,大义不可废!”

    耿定力警惕的说道。

    “叔台公,晚辈终究还是读圣贤书的,大义面前知道该如何。”

    熊廷弼说道。

    耿定力很严肃的点了点头。

    熊廷弼可是他们的全部希望,不能动摇,他现在的身份已经是弘光朝右副都御史经略应天。

    然后常驻湖口,

    而梅国桢以兵部尚书督师,常驻九江充当他的后援,另外还有江西巡抚汪可受防御南昌。

    但精锐基本上都在熊廷弼手中。

    他的定胜军目前总兵力已经扩充到了十万,而且全部新式铠甲新式鸟铳再加上新式火炮,战术上他不敢玩杨丰那套,毕竟那样对士兵要求太高,但西班牙方阵对他来说又太呆板。所以他选择了一种很超前的战术,抛开长矛手,然后清一色的火枪手,火枪配刺刀,火枪手额外携带短兵器,临阵十轮射,同时大量使用野战炮。

    他的每个步兵营都有炮队。

    不是两斤半炮弹的。

    这种野战炮对于山地作战还是沉重了。

    所以定胜军的野战炮只有三百斤,可以打一斤半的炮弹……

    好吧,这是提前诞生的我大清劈山炮。

    然后这种大炮可以用马驮着机动,一个营就配备了十二门,一旦交战什么花样也不搞,就是摆上拒马,然后架好野战炮不停的轰,管你红巾军士兵糊脸一枪多么凶猛,我们就是火炮输出。上次的宿松之战,让熊廷弼完全成了炮党,山地营级单位作战,劈山炮轰击,火枪十轮射,打到差不多上刺刀,平原交战直接摆开阵势,然后上真正的重炮。

    定胜军以旅营编制。

    但他们的旅不是定额的,而是根据情况不同组队。

    营才是他们的基础。

    所有的营全都是士绅子弟带领,然后以宗族为纽带组成,也就是说一个营的绝大多数人,很可能都是一个宗族或者宗族姻亲,而营长基本上就是族长的儿子或者孙子,以这种方式确保忠诚度。

    实际上就是湘军化,这也是士绅军队的必然。

    大规模战役以旅为单位,旅指挥就是大的世家豪门子弟,然后根据需要调动一个个营组成,而旅直属有固定的骑兵和重炮部队。

    前者就不用说了,都是目前标准的火枪骑兵。

    后者大量使用大致七斤炮弹的重炮,也就是相当于欧洲的九磅炮。

    至于定胜军的都指挥,也就是熊廷弼自己,直辖的则是更大的十二磅和二十四磅级别火炮,也就是攻城重炮。

    另外他手中还有一个最精锐的骑兵旅。

    这支军团的火炮比例甚至达到了京营的两倍,话说他也算是明末少有懂军事的文人。

    所以他的原则就一个。

    拼士兵勇敢与忠诚的确我拼不过杨丰,那我就是玩火力至上,定胜军的士兵的确打不过红巾军,那我就用大炮堆死你。

    反正我就不缺铜铁。

    这时候德兴铜矿正在大规模开采。

    整个矿区已经涌入十几万人,而且汤显祖亲自带领军队驻守,就是拼尽全力开采,然后不断铸造出更多的野战炮。

    所以现在弘光朝抵抗杨丰的底气,就是他们手中有超过杨丰的矿产资源。

    不过这种疯狂的发展,倒是让大明的工业实力急剧增长,估计今年全世界其他国家生产的铁和铜加起来,都比不上大明,光是德兴铜矿,这一年就生产了一千多万斤。

    而云南的滇铜也超过一千万斤。

    后者的这个产量,已经达到了咱大清巅峰时候的产量。

    同样这个产量,也是目前瑞典**铜矿的年产量,但大明是两个这样的矿区。

    这还不算其他地方的铜矿,比如杨丰手中的铜官山,后者因为开采难度高,虽然和这些露天矿没法比,但也一样达到了百万斤

承天朝廷的选择,也决定了北方五省联盟的选择。

    实际上他们比承天做出决定还早。
 

 文学

    田乐等人才是真正面对红巾军压力的,如果不同意参加,那么今年冬天就是他们的决战之时了。

    至于决战……

    他们心里真没底啊!

    这时候五省联盟属于四面受敌。

    北方京城红巾军,南方不用说,西边是西征的张世爵和尤继先,赵梦麟和祁秉忠两家也不稳当,这时候贾待问已经在陕西组建新军,以便这两家倒戈时候能有个自保,之前他们完全依赖刘綎,可他们真没想到刘綎会卖他们,结果现在仓促之间连自保的兵力都不足。

    而一旦张世爵东进或者尤继先从延安南下,那陕西士绅还真就抓瞎了。

    另外还有东边的杜松,他那里同样直接威胁山东,另外红巾军的舰队也同样可以登陆胶州。

    山东已经很危险了。

    更重要的是……

    他们是个联盟,这种联盟就没有个齐心的。

    北直隶要山东增援他们,山东要河南增援他们,河南要陕西出兵帮忙,陕西要山西派兵支援……

    就这情况能干什么?

    杨丰干脆不管别的地方,就是派兵登陆胶州,让杜松和红巾军一起向济南进军,难道田乐还能派兵支援山东?还是方从哲能从河南调兵支援山东?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大家也都心里有数,真正指望的就是修棱堡铸炮,希望在红巾军进攻时候能拖住,然后用进攻成本的巨大,来迫使杨丰选择谈判。

    可现在杨丰居然直接要谈判了?

    惊喜啊!

    既然这样当然赶紧答应。

    就这样四份邀请书,三份获得了同意的回复。

    就是广州朝廷始终还没做出同意的回复,不过也没做出拒绝的回复。

    广州。

    “一群蠢货,他们真不配这花花世界!”

    骑着马走在广州街头的沐昌祚,看着周围繁华街道说道。

    “玛的,咱们在云南为国戍边,就守护这些狗东西在内地享福,照我说杨丰做的倒是让人快意。”

    他的大将贺世勋说道。

    这时候的广州虽然比不上苏州,但也是顶级都市,尤其是因为浙江投降,朝廷已经阻止葡萄牙人北上,实际上葡萄牙人也不敢北上,毕竟他们现在身份属于逆党,吴淞口的京观足够让他们却步。所以和过去一样,葡萄牙人全都停留澳门进行贸易,广州的出口额骤增,而且南洋公司因为要去印度贩兵,大明向印度贸易量也骤增。

    而且广东士绅在印度找到了另一种他们需要的东西。

    棉花。

    杨丰在浙江苏松进行的民兵化,严重影响了棉花产量,目前棉花的价格不断上涨。

    从印度贩棉花成了利润不小的生意。

    南洋公司正在增加商船数量,前往印度贩棉花,然后运到苏松卖给那里的纺织业主。

    杨丰又没禁止他们贸易。

    苏松的棉纺业因为杨丰的改革惨遭重创,大量流民被民兵化组织起来,前往其他地方垦荒分地,优秀工人因为应天等地企业公然跑去招工,而抛弃苏松的工厂主。同样农村的分田地,导致农民减少棉花种植,毕竟民兵是要交公粮的,而公粮又不收银子,农民还是要种粮食为主,最多在满足种粮之余种棉花,这样棉花种植面积肯定减小。

    本土棉越来越贵。

    而且本土棉质量本来也比不上印度棉。

    这种情况下,工厂主必然开始选择印度棉。

    南洋公司在广州收购白糖瓷器茶叶等商品,然后运到印度出售,再从印度运回棉花。

    利润巨大。

    实际原本历史上一鸦前,广州就是大量进口印度棉花的。

    这座城市的繁荣日新月异。

    可这座城市的繁华,与这些前来勤王的内陆军队无关,那一座座精美园林里面住着的,全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士绅,而他们还得保护这些士绅,让这些在他们看来一刀就能砍死的家伙继续锦衣玉食,这就很难让人心里平衡了。

    “赚这么多银子,连给个军饷都磨磨蹭蹭。”

    另一员大将张举愤然说道。

    军饷……

    军饷当然要磨磨蹭蹭。

    一个月三十万两,闽粤两省士绅可不想出,至少不想自己出。

    更何况他们还要养自己的军队,还要养水师,水师在他们看来才是真正最重要的。

    毕竟水师可以出去搞银子。

    目前朝廷正在组建御营水师,还是陈策和俞咨皋统帅,将此前闽粤两省水师主力舰全部拼凑起来,包括南洋水师的几艘大型武装商船,最终目标打造一支不少于四十艘斗舰级别战舰的水师,而且针对杨丰手中的六艘横海船,也建造至少四艘同级别的战舰,要大量使用铁力木以确保优势。

    这都要花钱。

    所以控制朝廷的闽粤两省官员,要求勤王军的军饷分摊。

    也就是滇贵川三省也要出钱,尤其是四川,更何况云南本身也靠着铜锡宝石贸易收入颇丰。

    甚至广西因为充当弘光朝贸易的出海口,收税也早就已经自给自足。

    根本不需要广东掏钱。

    实际上本来也不需要,过去是因为要养靖江王一家,现在广西士绅怎么可能养猪,他们没宰了吃肉就已经很给面子了。

    现在都是一个朝廷,凭什么就是按着我们两省要钱?

    尤其是四川。

    自从杨丰作乱,就在那里没真正交过税,这些年那日子过的真舒坦,一边不交税一边卖硝卖盐发财,现在终于打通了,凭什么还不交税?不但要交税,还得补交,这些年四川不说少交一千万两,也是得八百万两,给沐昌祚的勤王军掏军饷应该吧?

    总之现在就是这个样子。

    “放到太祖高皇帝时候,这样的都该抄家了,都是该抓了去凤阳开荒的,天下是咱们老祖宗跟着太祖高皇帝一刀一枪打下来的,如今倒是让这些狗东西锦衣玉食。要不是这些文官把大明搞乱了,哪还会有这场乱子,这些狗东西处处防着咱们,处处为难咱们,想方设法削弱咱们,自己又不会打仗,到头来把军队搞得孱弱不堪。

    居然能被一个人搅得天下大乱。

    要放到太祖时候,那杨丰别说搅乱天下,他连石门寨都出不了!”

    张举继续愤慨中。

    沐昌祚淡然一笑,继续走向皇宫。

    王锡爵刚刚派人通知他,再到内阁商议是否参加会盟,这时候他们已经知道弘光那边同意了,而北方五省联盟肯定也同意,李成梁那里早同意,也就是说还有广州朝廷没同意,今天终究得商议出个结果。

    否则真就该杨丰的水师堵虎门了。

    不过在沐昌祚看来,这些废物们再商议也是在浪费时间,目前局势哪还用的着商议啊。

    杨丰给机会就接着呗。

    再说就算会盟失败难道还能真投降?无非回来继续打,可争取的一年时间却是真正宝贵的,一年时间足够广东和福建完成那些新式堡垒修筑,再打就明显更有把握。而这些废物为了那些莫名其妙的理由,却在这里纠缠不清,看看人家弘光朝就懂事的多,痛痛快快答应会盟,都这种时候了还纠缠些没用的,简直是一群蠢货。

    当然,更重要的是,一年时间可以让他们和手下捞几百万两。

    至于最后……

    打不过就撤回云南呗!

    他本来就是接皇帝去云南然后转往四川的。

    之所以留下来保护广东,纯粹就是因为这些家伙太有钱,不狠狠捞一把简直对不起良心。

    但对他本人来说……

    他闲得蛋疼了,管广东士绅死活?

    勤王是假,借着勤王的机会,来广东发一笔横财是真。

    “好了,都不要再说了,如今终究是大敌当前,为了陛下,咱们还是要做该做的。”

    他说道。

    说完他直奔前面皇宫。

    这时候的皇宫守卫是广东新军挑选,至于原本皇帝陛下的那支御营,因为走的匆忙根本没带来,而且御营除了许心素手下那些,其他都是浙江人,这时候闽粤士绅当然也不能用。

    所以就是从广东新军挑选部分士兵,不过皇帝陛下还有个侍卫队,这个是许心素那些……

    对他就可以放心了。

    他可是李旦的把兄弟。

    至于沐昌祚的勤王军并不驻扎广州,广东士绅不可能让他们驻广州。

    他是以大都督府左都督总督勤王诸军驻节肇庆,另外两广总督梁云龙驻节东莞。

    一东一西保卫广州。

    其中西江北江是沐昌祚防区,东江是梁云龙防区。

    广州城则是广东新军,总共三万新式军队,另外还有一万人的广州民团,但装备水平和新军没区别。

    沐昌祚在皇宫门前下马,里面一名军官迎上前。

    “黔宁王,阁老与众位大臣都在等您。”

    他笑着行礼说道。

    沐昌祚淡然点了点头然后直接进门。

    他后贺世勋二人跟着要进去,不过那军官却伸手拦下……

    “二位将军留步。”

    他说道。

    沐昌祚看了他一眼。

    “黔宁王,荆石公正等您!”

    里面一个文官朝他喊道。

    沐昌祚向贺世勋二人示意了一下,让他们留下,然后径直走进大门,进去后那名文官立刻迎上前……

    “下官内阁中书郭尚宾,奉荆石公之命前来迎候。”

    他说道。

    “陛下何在?”

    沐昌祚问道。

    “陛下这几日染了暑气,故此未曾在大殿召集群臣,而是交由荆石公在内阁大堂议政。”

    郭尚宾说道。

    沐昌祚点了点头。

    明显是皇帝陛下没兴趣受那气,左右内阁商议出结果就行。

    他跟着郭尚宾继续向前,很快经过端门到达午门,哪怕这座皇宫简陋,这该有的也是要有,端门,午门都必不可少,进了午门同样转向左,内阁大堂在单独的一个院子。他继续跟着郭尚宾向前,很快到了内阁大堂,但这里关着门,里面也没有声音,郭尚宾上前推开门,然后做了个请的动作,沐昌祚径直走进去,就在他进门的同时,却看到正面却空无一人……

    “荆石公何在?”

    他愕然转头。

    下一刻旁边一个身影出现在他视野。

    而这个人手中,是一张正在撒出的渔网,猝不及防的沐昌祚惊叫一声,紧接着被渔网当头罩住。

    “快上!”

    郭尚宾的声音响起。

    渔网中的沐昌祚奋力试图挣脱。

    但就在同时,伴随着混乱的脚步声,接连不断的人扑到他身上,其实也并没有他祖宗武力值的沐昌祚,一下子被按在地上,他愤怒的吼叫着,但却丝毫不能挣脱禁锢。

    “捆着他!”

    一双穿皮靴的脚出现在他面前。

    紧接着一个黑瘦的年轻士子弯下腰,从他腰间拔出了短铳……

    “黔宁王,您携带火器入宫,这是想弑君吗?”

    圆嘟嘟笑着说道。

    “你们这群狗东西,你们疯了,如何敢如此……”

    沐昌祚暴怒的吼叫着。

    “黔宁王,你携带火器擅自入宫,意图弑君谋逆,某等为保护陛下,只好将你拿下。”

    郭尚宾上前笑着说道。

    “你这狗东西,是你说王阁老相召议政。”

    沐昌祚挣扎着吼道。

    “黔宁王,您可莫要冤枉下官,王阁老上午就去虎门,督促虎门炮台修筑,何时在内阁,又何时邀您过来?您可莫要冤枉下官,这事情要讲真凭实据,王阁老有手书否?陛下有圣旨否?然您携带火器擅自入宫,这可是实实在在证据确凿的。”

    郭尚宾说道。

    沐昌祚两眼冒火的瞪着他。

    “说起来这统帅十万大军又如何?想拿下也不过是几个人而已,粗坯就是粗坯,一点计谋都不懂,朝廷诸公忌惮这厮如虎狼,可在袁某看来,也不过是一莽夫,想擒拿也就是一点小小计谋。”

    圆嘟嘟得意的说道。

    这时候黄士俊等人也出来了,一个个仿佛做梦般看着被捆住的沐昌祚。

    他们真没想到抓他居然这么简单,不得不说他们终究和五年平辽的圆嘟嘟真不是一个境界……

    “尚方宝剑,谁去请尚方宝剑?”

    黄士俊激动的说道。

    “请什么尚方宝剑,直接砍了就行,以免夜长梦多。”

    圆嘟嘟说道

本文标签:看镜子我是怎么弄你的

上一篇:领导挺进娇妻身体~很黄很黄的裸交全过程小说

下一篇:小东西你下面的扇贝真好喝&错一题学长就在下面插一支笔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