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十八禁激烈床震娇喘视频大全(少妇荡娃)最新章节列表

2021-10-15 15:25:1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前镇国公伸手在沈茶的脑门儿上弹了一下,“小小的孩子,瞎想什么呢!”

“我没有瞎想啊,这也不能怪我啊,是不是?”沈茶嘟嘟嘴,揉揉自己的脑门儿,“您三

前镇国公伸手在沈茶的脑门儿上弹了一下,“小小的孩子,瞎想什么呢!”

    “我没有瞎想啊,这也不能怪我啊,是不是?”沈茶嘟嘟嘴,揉揉自己的脑门儿,“您三位刚才的这个反应,不就是告诉我确实是跟薛伯父和薛伯母有关吗?”她哼哼了两声,“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前镇国公一口否定,伸手又在沈茶的脑门儿上弹了两下,“不过,也不能这么肯定,应该怎么说呢?跟你薛伯父、伯母有关系倒是真的,但没有那么大的关系。”

    沈茶看看自己的父亲,又看看惠兰大师,最后看看自己的母亲,轻轻的摇摇头。

    “有关系又没有关系?不懂!”

    “说的很明白了。”前镇国公和自己的夫人相互对望一眼,故意想逗一逗沈茶,笑眯眯的说道,“茶儿如此冰雪聪明,一定可以猜的到的,不妨认真的想一想?”

    “和他们有关系,又跟他们没有太大的关系?”沈茶念叨了几次,沉思了一会儿,突然灵光乍现,抬起头看着前镇国公说道,“父亲想说的是,其实是宫里那位娘娘的缘故?整件事情跟那位娘娘有关?”

    前镇国公没有直接回答她这个问题,只是笑笑,说道,“茶儿怎么就认为,一定和娘娘有关?”

    “跟薛伯父、薛伯母有关但又没有关系的,要么是薛伯父家里的人,要么就是薛伯母的娘家人。再加上刚刚父亲母亲和大师着重提到的一点,就是无论多么亲厚的关系,都要狠下心来。那么跟薛伯父、薛伯母有关,又跟父亲母亲有关的,就只有宫里的那位娘娘了。”

    “宝宝真聪明。”前镇国公夫人点点头,“确实是她。”

    “可是母亲……”沈茶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了一丝的不解,“据我所知,那位娘娘久居深宫,身体又不怎么好,她是怎么就跟这种事扯上了关系?还是说……”她看看前镇国公,又看看前镇国公夫人,“娘娘尚在闺中的时候,就已经跟他们有关系了?可这样也说不通啊,如果那会儿就有关系,薛伯父应该不会不知道的,毕竟兄妹两个的关系是非常好的,说他们相依为命也不为过。”

    “娘之前跟宝宝说过,我、你薛伯母,还有娘娘从小一起长起来的,她们时常进宫陪伴,我们三个应该是无话不说的。我小时候在宫里面长大的,她们经常来陪我,看看花、喝喝茶、练练武这样的。反正相处得非常的融洽,感情也非常的好。这样愉快的生活在我们十岁那年发生了变化,好像是我生辰宴结束之后的一天,薛府早上传来消息,娘娘不能进宫了,理由是她身体不舒服。从这个时候开始,她几乎就从来没有进宫过,开始过起了深居简出,轻易不出薛府大门的生活。”

    “是……”沈茶微微一皱眉,“是发生了什么纠纷吗?”

    “没有啊,我完全不知道。”前镇国公夫人轻轻的叹了口气,“我也以为是有什么矛盾或者误会,我也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多次下了帖子请她进宫,都被薛家的人推拒了。后来,我还托了你薛伯母去问,可惜依然是无功而返。”

    “是因为她要入宫为妃,必须要避嫌?”

    “那个时候还没有这个说法,不需要她这样做的。后来还是托了兄长……”前镇国公夫人看了看自己的丈夫,“去跟你薛伯父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她不单单是不见我们,连家里的人也不能见。”

    “不见和不能见是两回事,性质完全不一样的,对不对?”沈茶想了想,“娘娘是生病了吗?”

    “是生病了,而且病得很严重,不见人、吹不得风。”

    “是吗?母亲从生辰宴到知道娘娘生病,中间有多少天?”

    “不到七天。”

    “也就是说,娘娘已经病了七天,消息都没有传出来?这是为什么?她病的非常蹊跷?”

    “是很蹊跷,前两天也只是说身体不舒服,没有力气,只想在床上躺着,可接下来的几天,就逐渐陷入了昏迷,清醒的时间少,昏睡的时间多。”前镇国公夫人叹了口气,“后来实在是瞒不住了,就只能求救,以至于到最后,西京城附近的道观、寺庙都没有放过。”

    “是吗?”沈茶看看惠兰大师,“您……”

    “诶,打住啊,我知道你接下来想要说什么。”惠兰大师摆摆手,“那会儿我还不认识你父亲母亲,也不认识薛家夫妇,而且我当时并不在西京城,这事儿跟我没有关系。但我倒是听说过有这么一档子事儿,薛家唯一的千金生了急病,药石无用,后来从天玑观请了一位天师开坛作法,整整七七四十九天,才将薛家女儿的命救了回来。据说,不仅救了回来,还改变了这个小女孩的命格,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这么……”沈茶惊讶的瞪圆了眼睛,“这么神奇的吗?天玑观……”她轻轻的摇了摇头,“西京城有这么一个道观?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还有那位天师,如果这么大本事的话,怎么从来没有听薛家的长辈们提起过,先帝也从来没有提起过,这……似乎不太合理、不太正常。”

    “你没听过也很正常的,天玑观在那之后就已经不复存在了,因为那位天师在开坛作法之后,没过几天就过世了。”看到沈茶的眼睛又瞪圆了,惠兰大师解释了一下,“逆天改命这种事儿,一旦学艺不精或者自己不足以能撑得过天谴,很容易遭到反噬的。那位娘娘的命格确实不太好,如果按照她原本的命格,十岁那年应该就是她过世的那一年了。”

    “这么说,那位天师用自己的命换了娘娘的命?”

    “可以这么说吧!”

    “那么,那位天师是什么来历?”沈茶想了想,“莫非,天师跟那个背后之人有关系,是受人之托,专程来给娘娘改命的吗

基本上猜的八九不离十,但还差那么一丢丢。”惠兰大师伸出大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一下,“其实,命格、改命什么的,都是很玄之又玄的东西,上嘴皮子一碰下嘴皮子,说你命格不好,你就是命格不好,这全凭你遇到的是有真本事的,还是胡说八道或者别有用心的了。”

    “那娘娘的命格是……”

    “确实不怎么好,但到不到逆天改命的份儿上,咱也说不准。不要说咱们了,就算大相国寺的大和尚、天宁观的老道士,也不敢拍着胸脯子、撇着个大嘴,跟人保证说,你命格有问题,是早夭的相。上一个敢这么说的,坟头的草都长荒了。”

    “可是天玑观的那位天师,可就是敢这么说啊!”

    “所以他坟头的草长荒了。”惠兰大师耸耸肩,“当初是因为那位娘娘病的太蹊跷,而且病的太重,用了各种法子,病情都没有好转。薛家也上了大相国寺和天宁观去请大和尚和老道士,但依然没有任何的起色,他们才慌了手脚,这才有病乱投医。”

    “您先等等,大师,我拦您一句。”沈茶继续搂着前镇国公夫人的胳膊,眨巴眨巴眼睛,“我就说怎么听着这个天玑观耳熟呢,合着是假冒的!”

    “天宁观因为是西京城有名的道观,周围的很多小道观为了吸引信众,自然是要改一个跟天宁观差不多的名字,也不算是刻意假冒的。”惠兰大师简单的解释了一下,“这事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不算特别大的问题。就是因为这个,薛家才没去查天玑观和那个天师的来历,这才给自己留了后患、酿成了大祸。”

    “您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沈茶点点头,“那个天师和他背后的人,冲的并不是娘娘本人,而是先帝和薛家,甚至……”她看看前镇国公,“还有我们家。”

    “宝宝是非常聪明,答对了。”前镇国公揉揉沈茶的头,“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他们认为这样做就成为了娘娘的救命恩人,可以以这个名义要求很多事情。事实上,他们也是这么做的,一次又一次的用救命之恩来要求娘娘为他们做事。”

    “一次又一次的吗?”沈茶微微一皱眉,“很多事情吗?在西京城发生的那些跟背后之人有关的,都跟娘娘有牵扯?不至于的吧?”

    “那些跟世家有牵扯的,多少都和娘娘脱离不了关系。”前镇国公夫人叹了口气,摸摸沈茶的脑袋,说道,“最严重的就是你宁王叔去守灵,还有你薛伯母和金大王子的事情。本来皇兄没想过问题出在自己的后宫,更没有怀疑过娘娘,但流言查来查去,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娘娘。”

    “当时他的表情,我到现在还记得,震惊、不敢置信、无法接受、不能理解。”前镇国公也跟着叹了口气,“我陪着他喝了整整一宿,喝得五迷三道的,第二天不得不借口身体不适休息一天,不能去上朝了。”

    “我想起来了。”前镇国公夫人点点头,“我奉召进宫领兄长回家的那一次,是不是?”

    “就是那一次,先帝喝的乱七八糟的,他说万万没想到,背后捅了自己一刀,还假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先帝说的是娘娘,还是……”

    “自然是娘娘,肯定不是老薛,这事儿吧,老薛也就是个包庇的罪责,其他的都没有。”前镇国公无奈的摇摇头,“这也是老薛一生中唯一一次被先帝下旨申斥,只不过真正的罪名是不能明说,随便找了个其他的借口而已。”

    “意思就是说,薛伯父、薛伯母在此之前,其实已经知道了这些都跟娘娘有关系,但因为是亲妹妹,又是娘娘,顾及薛家、皇家的颜面,并没有告诉先帝,所以才导致了更大的祸患,是不是?”

    “就是这个意思。”前镇国公点点头,“不过,鉴于老薛和夫人也是受害者,所以,罚的不是很厉害。”

    “然后呢?娘娘怎么样了?”

    “赐死。”前镇国公夫人冷着脸,“这个要求是你薛伯父自己提出来的,依着皇兄的意思,冷宫禁足就好了,没有必要闹得那么的难看,毕竟她把自己知道的都已经说了,也算是将功折罪了。”她轻轻的叹了口气,“但你薛伯父并不想这样,娘娘做出了有辱门面,让薛家无地自容的事情,必须要以死谢罪。”

    “这倒是薛伯父一贯的风格,并不意外。”沈茶点点头,“娘娘都说了什么?”

    “都封在武器库的密室里,你们去看就知道了。”

    “哦,好!”沈茶眨巴眨巴眼睛,“娘娘说的,父亲、母亲,还有薛伯父、薛伯母都是相信的?不担心娘娘在最后的时候还在隐瞒什么吗?”

    “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她自己知道已经闯下大祸,是绝对难逃一死的,所以,为了将功折罪,为了她兄长和嫂子以及薛家的颜面,也必须把实话都说出来。”前镇国公夫人停顿了一下,“我们也体谅她,毕竟她也不知道,自己的救命恩人从一开始就存着不良之心。”

    “可是,娘,那位天师不是在救了娘娘之后就已经过世了吗?他们是怎么找上门来的?用的什么借口?”沈茶看向前镇国公,“薛伯父居然能让人进门?这不太可能吧?”

    “他们打着为娘娘身体着想的旗号上的门,你薛伯父再怎么样,也不可能伸手打人家的笑脸,何况人家真的为娘娘调理了一段时间身体,娘娘的情况明显的有了好转。”前镇国公轻轻摇摇头,“所以我说,无论是多么亲厚的关系,哪怕是血缘关系,一旦有了不好的苗头,都要及时斩断。老薛和夫人就是因为太在乎娘娘了,所以才忽略了这一点。”

    沈茶本来还想要问什么,但他一抬头就发现,自己的父亲、母亲和惠兰大师的身影好像开始慢慢的变得模糊,身形越来越淡,她心里明白,这个团聚的美梦终归是要醒了,她往前冲,可无论她跑的多快,三个人的身影也是慢慢的消散掉了。

    沈茶心里一急,猛然间睁开眼睛,坐起身来,这才发现她已经回了现实之中。

因为眼看着父亲、母亲、惠兰大师再次消失在自己面前,沈茶的心情特别的沮丧,她突然间的惊醒,恍惚之间忘了自己深处何方,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文学



    她突然的来了这么一下,倒是没把自己给吓着了,反而惊动了坐在她床边抽空小憩的沈昊林。

    原本金苗苗是守着沈茶的,但随着时间慢慢的过去,处理完沈家军各种事务的沈昊林来跟金苗苗接班,让她去吃饭、休息一会儿,他自己则是守在沈茶的身边。他跟金苗苗也说过了,要是有什么不对的苗头,他会立刻让人去请她的。

    不过金苗苗也是非常担心沈茶现在的情况,所以,着急忙慌的吃了两口饭,洗了个澡,去小膳房盯着给沈茶熬了接下来要喝的汤药,又重新回来跟沈昊林一起看着。

    不同的是,沈昊林守在里间,她则是守在外面。

    沈茶在昏睡的这段时间,睡的并不是很安稳,有的时候会小声的喃喃自语,沈昊林凑过去认真的听了一小会儿,也没有听清楚她在说什么,隐隐约约,似乎是在喊“娘”。

    过了一会儿,他发现沈茶慢慢的安静下来,也不再乱动了,虽然偶尔有流泪的情况,但很快就有了好转,他盯了一会儿,发现沈茶睡的比之前沉稳了,额头上的温度也有慢慢下降的趋势,提到嗓子眼儿的那颗心才算是慢慢的放下来了。

    人一旦放松了,就会感觉到疲倦,沈昊林闭着眼睛想要稍微小憩一会儿,他不确定沈茶什么时候能醒,也不确定金苗苗的估算是不是准确的,想要趁着沈茶昏睡的这段时间,稍微养养神,等到沈茶醒过来之后,一定还会有他忙的呢!

    可没想到,刚闭着眼睛小憩了没半柱香的时间,沈茶就突然惊醒了,倒是把他给吓了一大跳,以为她怎么了,赶紧过去将她给抱住。

    “怎么了?”一边说,沈昊林的手一边探了探沈茶的额头,惊喜的发现,热度已经退下来了。“不烧了,可是出了这么多的汗,换个衣服吧,别再病上加病了,好吗?”看到沈茶很茫然的望着自己,他轻轻拍拍她的脑袋,“苗苗在外间睡着了,我去叫她。”

    沈茶刚刚醒过来,还处于惊魂未定的状态,反应都是要慢半拍的,听到沈昊林的话,好一会儿才懵懵的点点头,但到底听没听到沈昊林说了什么,恐怕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沈昊林看到沈茶这个样子,觉得非常的可爱,搂在怀里拍了拍,亲亲她的额头,给人裹好了被子,这才起身走出去到了外间,走到趴在桌上睡的直流口水的金苗苗身边,轻轻踹了一下桌腿儿。

    “苗苗,茶儿醒了,你去帮她换个衣裳。”

    金苗苗在沈昊林从里间走出来的时候,就已经醒了,只不过太累了,趴在桌上懒得起来而已。

    结果,被沈昊林这么一踹,不得不起来了。

    “醒了?热度退了?”看到沈昊林点点头,金苗苗慢悠悠的站起来,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我去看看,国公爷让人准备一桶热水,恐怕小茶要泡个澡。”

    “已经备好了,我让人拎进来。”

    沈昊林打开屋门,让守着的影十六和影十七把准备好的热水搬到了里间,看到沈茶还是懵懵的样子,觉得很好笑,揉揉她的脑袋,带着影十六、影十七出去了。

    “醒过来了没有?”金苗苗伸手在沈茶的眼前晃了晃,“咱们泡个澡,换个衣服啊?”

    “醒了。”沈茶揉揉自己的眼睛,在金菁的搀扶下下了床,脱掉身上已经湿透的中衣,整个人舒舒服服的泡进了装满了热水的浴桶里面。她看看给自己准备衣服的金苗苗,想了想,说道,“苗苗,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梦到了父亲、母亲,还有……大师。”

    “我师父?”金苗苗拿好了衣服,坐到沈茶的床边,“他老人家还真是够偏心的,偷偷摸摸的来见你,也不肯给我托个梦。不过,也算是你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段时间可没少念叨他们,他们终于被你的诚心给感动了,所以才来见你的,是不是?”

    “你真不愧是大师的徒弟,这种玄之又玄的事儿,居然一点都不惊讶,你就不怕……”

    “不怕!”金苗苗哼哼了两声,“我又不是没有梦见过他,我跟你说过的,他过世之后的两三年,我频繁的梦到过他,那老头每一次絮絮叨叨的念叨我半宿,也就是现在,梦见的少了,耳根子终于清静了。”她看看只露出一颗小脑袋的沈茶,“别泡那么久,舒坦舒坦就得了,主要就是让你换掉湿衣服。”

    “我这不是刚进来,再待一会儿。”沈茶打了个哈欠,“不问问我,梦到父亲、母亲和大师都说了什么?”

    “你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的,根本就用不着我问,是不是?”金苗苗摸摸下巴,“不过,我才不信那老头会打听我什么的。”

    “那你是说错了,大师先问你好不好,让你不要总是关在药庐里,有时间多出去走一走。还有……”沈茶轻轻的叹了口气,“让你不要总吃馅儿,也吃点别的。”她看看有些窘迫的金苗苗,轻笑了一声,“你这爱好都已经让大师这么惦记了,你还是稍微改改吧!”

    “我尽量吧!”金苗苗点点头,跟沈茶闲扯了两句话,看看时间差不多了,示意她可以起身了。“注意把头发都擦干了,小心一会儿吹着风头疼。”

    “知道了。”沈茶点点头,在金苗苗的帮助下,把衣服穿好了,把头发擦干,怕一会儿吹着风,还特意用干的帕子把头发给包起来,又接过金苗苗递过来的棉袍往自己身上一披,捏着鼻子灌下了一碗热乎乎的药,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咱们出去吧,让他们进来收拾。”她打了个哈欠,“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们说,今天要是不说清楚,晚上恐怕也睡的不是很踏实。

 

本文标签:十八禁激烈床震娇喘视频大全

上一篇:女人啪啪高潮时叫床声录音|美女全身光

下一篇:男生说的三串葡萄是什么意思(GIF动态图第54)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