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皇上压着孕妇的肚子(第章上错岳坶)全文阅读

2021-10-15 15:48:3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哪有那么快……”

“那还能有什么好消息?”

接着林海便把自己找到了那手抄本作者的事情说了一遍,接着就听到电话另一头传来一阵

“哪有那么快……”

    “那还能有什么好消息?”

    接着林海便把自己找到了那手抄本作者的事情说了一遍,接着就听到电话另一头传来一阵嘈杂声,原来是夏然把电话抢了过去。

    “林海!你见到他了吗?”

    “还没,何总说待会儿会带我去。”

    “那你现在知道位置吗?我现在也过去!”

    “我还不知道呢……何总也不说,就只是说会带我去而已。”

    “行!”夏然貌似比林海还要焦急的样子:“这样!你千万听好!到了地方之后,一定要把那位置记下来!”

    “……你想干嘛?”

    “我当然也想见见这个人了!他既然能写出这个药方,那肯定对这种顽疾很有研究,我想当面向他讨教一番!”

    胡馨也在旁边说道:“是啊林海!你把地址记下来!这个人很可能就是当初给我家里人治病的那个人!我有话要和他说!”

    林海急忙点头答应了下来,这时何菲菲在喊林海,林海便和二人打了声招呼,然后挂断了电话。

    “要走了吗?”林海问道。

    “嗯。”何菲菲应了一声:“你准备好了没?”

    “准备好了。”林海注意到何菲菲又换了一身儿衣服,这身儿衣服居然是全黑的,就和夜行服一般。

    “那走吧。”何菲菲又随手拿了一个小皮包背在了身上。

    “你确定你弟弟一个人在家没事吗?”林海有些怀疑。

    “没事,我说过了,他的自理能力很强。”

    林海点了点头,心里对着个何小草又有了几分佩服。

    很快二人便离开了小区,何菲菲开始载着林海一路朝北行去。

    “何总,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该告诉我地址了吧?”

    “什么地址?”

    “就是我们现在去的地址啊!”

    “没什么地址可言。”

    林海皱了皱眉:“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那个人所在的地方,没有明确的地址可以表述,你就别问了,待会儿自然就知道了。”

    林海心说这个何菲菲在搞什么飞机呢,他之前都打算把地址记下来好给胡馨和夏然用短信发送过去呢。

    “青狐和黑狐已经到了吗?”林海再度问道。

    何菲菲白了林海一眼:“你这个人岁数不大,这废话怎么这么多?他俩到不到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就是觉得你们……这路数不太正啊,怎么搞个大黑天出来见面,搞的咱俩好像是私奔一样。”

    “胡说八道!”何菲菲怒声说道:“鬼才要和你私奔呢!”

    接下来不管林海再怎么用言语戏弄何菲菲,何菲菲都不再搭话了。

    ……

    初诞者展示的第三部分内容结束了!

    我和月灵本来是抱着追寻关键人物木子叶的想法读的,不过读到后来我却发现事情居然指向了另外一个人,何菲菲!

    当然了,这里面的何菲菲和我所熟悉的那个已经死掉的何菲菲并非同一个人,无论年龄、性格还是身份都完全不同。

    我所读到的这部分内容结尾正好与初诞者所展示的第二部分内容连了起来,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半完整的故事。

    然而想要完整,我还需要更多的信息。

    这时我发现月灵的表情变得怪异了起来。

    “你是不是想起来什么了?”我忙问道。

    月灵果然点了点头:“想起来了!”

    月灵一边说,一边深吸了几口气,同时又使劲挠了挠头发:“我被陈烈控制时候的事情都想起来了!但是现在没时间细说。”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你就说关键的。”

    “关键的就是我们现在必须带着这地下层里所有的幸存实验体离开!”月灵说道:“他们是我们前往兰里岛之后的重要伙伴!”

    月灵所说的这一点我从一开始就想到了,毕竟从那些日记里能明显看出这里的实验体都是有着各种强能力的,有他们帮忙,我们在兰里岛的行动的确要轻松的多。

    月灵继续说道:“刚才的清明梦文字最后指向了关键的南井草和藏蓝花,这两样植物是对抗蛊虫病毒的关键!”

    “你是说……消灭病毒还是让病毒和人体更完美融合?”我问道。

    “两者都有可能!”月灵记忆大幅度恢复之后,对于我的问题也回答的更为肯定了:“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反应,这一点就和生物最初被感染时的情况是一样的,有的人死,有的人活,而这两种药物对有的人可以起到清除效果,对有的人则可以起到融合效果。”

    我点了点头:“但不管那种结果,都能保证存活对吗?”

    “是的。”月灵说道:“这也是陈烈后期改变主意的重要原因,因为他想试试看自己能不能和病毒完美融合,然后获得长生。”

    月灵话音刚落,我便看到面前的初诞者一抬手,竟然又幻化出了第四大段文字。

    我刚想问,月灵便说道:“南井草和藏蓝花现在都在这个地下层里藏着!而刚才日记中的肖辰、何菲菲等人都在拍卖会上试图获得这两种植物!”

    “所以……”我皱眉说道:“他们也追到这里来了?”

    “没错。”月灵点头道:“而且这一批人极有可能不是最初的蓝鸟公司实验体,他们……恐怕和我是一样的情况……”

    我心里有些惊奇,但更多的则是兴奋,因为这样一来,就意味着这批人的战斗力绝对不会弱了,否则不可能强行闯入蓝鸟公司的实验场内。

    这时我感觉口袋里之前获得的石盒子发烫了起来,便急忙取了出来。

    然后我就惊奇地发现这石盒子上竟然冒出了白气!

    同时那个初诞者居然也用手朝着石盒子上指了一下,明显是在提醒我什么。

    接着就听月灵说道:“好了!现在还有一个关键点!那就是你手里的石盒子究竟是用什么方法增强人体的!初诞者肯定想给我们展示这个点的内容!”

    我听完后立马朝第四段内容看了过去,果然第一行字就是和石盒子相关的。

    这一段内容比起前两段来说要短了不少,而且从时间线上来看,这是发生在更前面的事情。

    ……

    下面是初诞者展示的第四段内容,而且我很快就发现这一段内容也提到了胡馨最开始出现时的情况:

    林海把那石盒子取出来开始仔细观察起来,陈达说这石盒子上的秘密远远不止增强体质这么简单,不过到目前为止,林海发现这石盒子除了冒白气之外,好像也没其他的用途。

    至于这些白气的“疗伤”效果,似乎也可以归类到增强体质这一块里。

    他把石盒子重新放到了自己手心处,开始尽量将里边所涌现出来的些许微弱白气吸入手心当中。

    这是他第一次完完全全在独立安静的环境下感受这些气体在体内回旋,他发觉这些白气在进入自己体内之后,好像逐步渗透到了体内的每一处细胞里一般,而且这种“渗透”的感觉十分舒服,就好像是真的有人在给他做体内的按摩一样。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林海就一直在摸索这石盒子的事情,最初的几天他好像暂时摸清了这石盒子内白气出现的规律,他发现这些白气出现的多少是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加的,比如他第一次触碰这石盒子的时候,就涌出了大量的白气,但是接下来的量就要比第一次少很多了,间隔一天的量就要比间隔半天的量多出差不多一倍。

    但是很快林海就发现并不是这么回事了,因为后来的几天,即便是间隔很长一段时间,这些白气出现的量也少了很多,林海不由得有些担心起来,难道这石盒子内的白气是有上限的?随着时间的延长会耗尽?

    这天林海还在自己院子里捣鼓这石盒子,大门再度被人一脚踢开了。

    他现在这门被张大柱踹了两次,本来就已经摇摇欲坠了,这下彻底被踹了个稀巴烂。

    “小王八蛋!滚出来!”张大柱大声吼道。

    林海急忙把石盒子收入怀中,站起身朝门外看去。

    只见张大柱正怒气冲冲地站在门口:“二铁又晕倒了!老子就知道你当时肯定憋坏水了!”

    这张大柱虽然在门口一直叫骂,却并没有冲进来,因为这家伙也明白自己并不是林海的对手,不过林海却听到院子外边还有其他人的声音,接着就听到赵老三的声音也出现了:“大柱!我当时就说了,这小子不能信,看看!现在后悔了吧!”

    被赵老三这么一煽风点火,张大柱更加怒气冲天起来:“他叫喊着如果林海不出来的话,他就叫人一把火烧了这里。”

    林海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出现了,他只能硬着头皮走了出去,只见院子外头果然又围着上回那帮人,赵老三等另外几个赵村的痞子也在其中。

    “怎么了?”林海皱眉问道。

    “你还敢问怎么了?二铁又晕倒了!”

    “是不是他本身就有毛病?”林海说道:“这事儿凭什么全赖在我身上?我给他治腿还治错了?”

    “妈的!不赖你赖谁?二铁一直都没有过这毛病,就是你给治了一次成这样了!我跟你说!今天二铁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就把你的狗腿打折!”

    这样的威胁话语林海已经不止一次听到了,他耳朵都快生出茧子了,但他现在也的确在担心这张二铁是怎么个情况。

    “他人呢?现在醒了没?”林海问道。

    “醒个屁!”

    “我去看看!”林海立马朝着村长家跑了过去。

    接着就见张大柱和赵老三一招手,那群人立马跟着林海追了上去。

    这次村长没来,林海估计很有可能是去村里的卫生所找医生去了。

    这龙湾村的卫生所只有一个女医生,叫胡馨,不过她并不是龙湾村本地人,据说是从某个大城市来的,医术挺厉害的,村子里的人有个大病小灾的都会去找她,大部分的病症她都能给治好,碰到一些难缠的疾病,她也会给村子里的人指出症结所在,虽然她自己看不了,但也会叫他们赶紧到镇子上的大医院看病,免得贻误病情。

    因此胡馨在龙湾村的名望还是比较高的,再加上她本身生的还很娇俏,杏眼柳眉的,导致村子里很多光棍汉都对她垂涎三尺,不过胡馨自始至终也没有接受任何一个人。

    人们对于胡馨这样的城里姑娘为何选择到这龙湾村来也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林海进了村长家后,果然看到张大柱的媳妇李芸正在张二铁的屋子里守着。

    这李芸是彩旗镇上的人,颇有几分姿色,前几年被张大柱娶了回来,大家心里都明白,李芸完全就是看中了村长家有钱而已,否则凭着李芸这种条件怎么可能会跑这儿来?

    此时这李芸正抱着双臂站在门口,见林海来了,立马皱眉说道:“你到底把二铁咋了?快给他弄利索,否则我家大柱真会要你命的。”

    林海知道这李芸和村长家其实并不是一条心,否则李芸也不会用这种口气和他说话了。

    “李姐,我真的啥也没干。”林海说话的同时便侧身进了屋子,果然发现张二铁正面色死灰地躺在铺上,不过让林海稍微松了一口气的是,这次张二铁还是有呼吸在的。

    此时张大柱等人也赶来了,林海强忍着听张大柱在一旁不停地谩骂他,这才终于等到胡馨赶了过来。

    村长张为民在她身旁说道:“胡医生,快给我家二铁看看啥情况。”

    张大柱立马喊道:“问这小子!他知道怎么回事!”

    胡馨怪异地看了一眼林海,又冲着张大柱说道:“他能知道啥?你先别捣乱了,我先看看再说。”

    接着就见胡馨跑到张二铁身旁把了把脉,又把张二铁的舌头用夹子夹出来看了看,这才回头冲着村长说道:“他最近是不是偷吃东西你们不知道?

“啊?”张为民愣了一下:“有可能吧,他有时候自己跑去吃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也不能总跟着啊。”

    胡馨撇了撇嘴说道:“是食物中毒了。”

    只见胡馨用夹子在张二铁的嘴巴里捣鼓了一阵子,接着夹出来一片白色的叶子。

 文学



    “看到没?他把白杜鹃给吃了,这东西有毒,他肯定没少吃,否则不会晕过去的。”胡馨说道:“看看你家院子里的白杜鹃花是不是少了?”

    李芸立马说道:“可不!我说呢!前段时间就有一株杜鹃花不见了,上午更是少了很多!”

    “那就对了。”胡馨看了一眼张大柱说道:“这事儿你咋还能怪到别人头上去?”

    张大柱瞬间不吭声了。

    林海心里这次彻底松了口气。

    “那快给治治啊!”张为民焦急地说道。

    “没事的张大叔。”胡馨笑了笑:“你来之前我就猜到是食物中毒了,药早就备好了。”

    接着就见胡馨从药箱里拿出来几盒胶囊,她告诉村长该如何服用,说是最多半天时间就能醒过来。

    然而张大柱还是问道:“可这也不对啊,上次二铁也晕了,但是他自己很快就醒了。”

    “那是因为他上次吃的量少,二铁不知道这些,你们以后得多看紧他,别让他乱吃东西了。”胡馨说道。

    张大柱这次彻底没话说了。

    接着就见胡馨又疑惑地看了一眼林海:“怪了,你们咋会把这事儿怪到他身上?”

    张大柱立即把林海之前给张二铁治脚的事情说了一遍,胡馨惊奇地看着林海:“真的假的?二铁那么严重的脚伤你都能治好?”

    林海点了点头。

    “咋治的?”

    “这不太方便说……”

    胡馨也是医生,她自然明白林海的顾虑所在,只听她立即说道:“林海,这样吧,你跟着我来一趟行不?昨天就有个人的脚给扭了。”

    “你自己治不好吗?”

    “他扭的挺严重,靠我治的话得好些天才能复原呢,你不是十来分钟就把张二铁治好了吗?我想见识一下可以吗?”

    林海本来想拒绝,但是他一看到胡馨那张期待的脸,就感觉有些不忍心了,他对胡馨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而且可不光是因为胡馨漂亮。他记得很清楚,自己之前有一次生病发烧,还是她主动到自己屋子来探望的呢,又给林海开了些退烧药,而且胡馨知道林海没什么钱,都没问他要医药费。

    更关键的是,这胡馨还和村子里头其他那些爱嚼舌根子的大妈截然不同,她基本上除了看病的时候,其他时候都不和村里人交流,估计就算是让她看到也不会说什么的。

    想到这里,林海立马点了点头。

    “太好了!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行吧……”林海点了点头。

    很快两人便离开了村长家,临出门的时候张为民还又对着胡馨千恩万谢了一番,毕竟胡馨是这村子里目前唯一的医生,任是张为民再是一手遮天,也不敢对她不敬。

    走远之后,林海才再度询问到底是谁的脚扭了,只见胡馨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是我妹妹……”

    “啊?你还有妹妹?怎么我以前没听说过?”

    “我才把她接过来的。”胡馨说道。

    林海本想趁机问问胡馨到底是什么地方的人,又是什么原因选择到这穷乡僻壤的龙湾村来,但是他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自己和胡馨一点都不熟,问这些私密的事情太过唐突了。

    很快就到了卫生所,这卫生所其实也就是胡馨在龙湾村的住处,屋子前边是诊所,后边则是她的闺房,当然,龙湾村的男人至今还没有一个人能进去过。

    不过今天林海却除外了,因为她那妹妹此时就在后方的卧房里躺着呢。

    她这整个屋子里头都弥漫着一股清香的中草药味道,林海忍不住深吸了几口,只见在卧房的床铺上躺着个只有七八岁大的小姑娘,林海之前还以为她这妹妹的年龄和她差不多也是二十出头呢,没想到居然这么小,这下林海就更不用担心自己白气被别人知道的事情了。

    那小姑娘本来在床铺上静静乖乖地躺着,此时一见林海进来,居然吓得“哇啦”一声哭了起来。

    林海心说自己长得有那么可怕吗?他虽然穷了点儿,但自认为长相在龙湾村里还是排在前头的。

    “小蓉啊,别哭了,是姐姐来了,他是姐姐的朋友。”胡馨急忙说道。

    那小姑娘这才止住了哭声,只是瞪着俩大眼珠子朝林海看了过去,脸上依旧是一副惊惧的神情。

    接着就见胡馨俯在床边把那小姑娘的脚丫子露了出来,林海发现在她脚踝处有一片很明显的淤青,和她的肤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起来这扭伤还挺严重的,而且和张二铁的伤有些相似。

    “这是我妹妹胡小蓉。”胡馨回头说道:“你给看看吧。”

    “怎么扭这么厉害啊?”林海惊奇地问道。

    “你别管那么多了,你快告诉我需要什么药,我去拿!”胡蓉明显有些焦急:“我之前只是给她涂了些红药水,主要是用来治擦伤的,她要完全恢复的话还得很久。”

    林海摇了摇头:“我什么都不用。”

    “啊?那你怎么治?”

    林海笑了一下说道:“看我的好了。”

    林海很快就把手放到了胡小蓉的脚踝处,一股白气再度出现,还是像前几次那样开始在她伤患处盘旋了起来。

    胡小蓉见状又“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但还没来得及等胡馨阻止呢,她的哭声又停了。

    “林海!你这是什么啊?”

    “这是我的独门功法。”林海神秘兮兮地说道,事实上其实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这是啥……

    “不会有副作用吧?”胡馨在一旁担心地说道。

    “放心好了,我不是第一次用这法子给人治病了。”

    此时那些白气在胡小蓉脚踝处盘旋了一小会儿,接着便重新回到了林海掌心之中,同时胡小蓉用明显带着兴奋的嗓音说道:“姐姐!我不疼了!”

    林海又朝着胡小蓉脚上看去,虽然那边的颜色还没有完全褪去,但是起码已经没有肿大的迹象了。

    这时从卫生所外边突然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胡馨?胡馨在吗?”

    这人的声音林海听着有些耳生,不像是龙湾村的。

    “谁在叫你?”林海疑惑地问道。

    胡馨皱了皱眉说道:“彩旗镇上的人。”

    “怎么彩旗镇的人跑这儿来了?”

    “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林海,这样吧,你去外边告诉那人说我不在,让他赶紧走行吗?”

    “为啥?”

    “你就别问了。”胡馨说话的同时就开始把林海朝着前屋推了出去:“千万别说我在!”

    接着就见胡馨把里屋的门轻轻关上了。

    林海朝着窗户外边看了过去,只见门前不远处停了一辆黑色的小轿车,车前站了个穿西装的男子,看上去也是二十岁的样子,油头粉面的,一看就是个富贵人家的公子哥儿。

    林海瞬间明白了七八分,想来这家伙应该是胡馨的追求者,而胡馨之所以叫林海说自己不在卫生所,明摆着是不想接受他。

    此时那男子已经走到门口玻璃窗前朝里看了进来,见了林海,这男子立马敲了敲玻璃:“胡馨在吗?”

    “不在。”林海随口说道。

    “去哪儿了?”

    “不知道。”

    林海发现这男子倒是长得不难看,甚至说还有几分帅气,但这男子却总是给他一种不靠谱的感觉,而且说话也是油腔滑调的,林海十分反感。

    “那你把门打开,我进来等她。”这男子果然够难缠。

    “这是卫生所,你又没生病,进来等什么?”

    “你谁啊?”这男子似乎有些恼火起来:“我等胡馨关你什么事?你把门给我打开!”

    说话间这男子便走到门边开始用力踢打起来。

    林海瞬间将门打开,把这男子朝后猛推了一下。

    经过这几天白气的吸收,林海的力道比上次在赵村的时候又强了不少,这男子哪里能经得住林海这样推搡,瞬间被推得翻在了地上。

    “妈的!哪里来的野小子!”这男子一下子从地上蹦了起来,同时林海看到那车子里又下来三个身材粗壮的壮汉。

    好嘛,原来还带了帮手。

    “少爷你没事吧!”其中一个壮汉上前殷勤地询问道。

    “给我揍他!”那男子指着林海大骂道:“狠狠收拾他!”

    那三个壮汉立马将袖子高高撸起,朝着林海冲了上来。

    这时里屋的胡馨眼见着外边要打起来了,怕把林海伤着,不得已才从屋子里跑了出来:“住手!”

    然而那三个壮汉并不听胡馨的,继续朝着林海打来,林海刚打算反击,就听刚刚那油头粉面的男子说道:“停!胡馨叫你们住手呢!都聋了吗?”

    那仨壮汉这才停了下来,林海心中冷哼了一声,心说真要打起来的话,自己也未必会吃亏。

    “小馨,你原来在啊,这小子是谁?他怎么说你不在?”那男子指着林海问道。

    “钱发!谁让你来的?”胡馨的模样很生气。

    原来这小子叫钱发,林海心说这一听就是个暴发户的名字。

    “小馨,镇上有一家电影院在放最新的爱情片,我特意为你包了场,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去看吧?”

    “我不去。”胡馨说道:“我走了的话,这卫生所怎么办?万一有人害病了呢?”

    “没事。”钱发说道:“我可以派个医生来替你的班。”

    妈的,有钱了不起啊,林海心里暗骂,可惜你就是有钱也俘获不了胡馨的芳心。

    果然,胡馨立马说道:“你走吧,我不会和你去的。”

    “小馨,到底是为什么?”钱发上前一步说道:“我对你这么好……你看我,又有钱,长得又帅……”

    “我就是不想去!”胡馨的声调陡然提高了八度:“你赶快走行吗?不要耽误我工作!”

    “小馨!”接着林海便惊奇地看到这钱发居然想直接伸手拉扯胡馨的胳膊,林海立马一个飞身上前把那钱发的手打开了。

    “臭小子!我看你是找死!”钱发暴怒了起来。

    林海一把扯住钱发的衣领子,竟然就这样单手把他高高提起,然后猛然甩了出去,那钱发像条死狗一样重重摔在了地上。

    “林海,你力气怎么这么大!”胡馨吓了一跳,同时心中涌上一股莫名的安全感,今天有林海在,她应该是不用担心这个钱发的骚扰了。

    这时另外三个壮汉见钱发被甩了出去,立马飞身朝着林海再度冲来,林海瞅着最前头的一个家伙,一把扯住了他的胳膊,这人还想挣扎,无奈根本敌不过林海的力气,被林海猛然一摔,狠狠砸在了地上。

    另外俩人见状也吃了一惊,这小子的力气和体型反差也太大了吧!

    林海微微吐了口气,其实他自己也有些吃惊。

    他回头冲着胡馨微微一笑说道:“小馨姐,你靠后点,免得把你伤到。”

    胡馨哪里还能挪动,她现在满脑子都是震惊。

    此时另外俩壮汉在钱发的命令下再度朝着林海扑了过来,林海心说正好借着这些家伙试一试这些日子以来吸取白气的效果。

    这俩壮汉现在已经知道林海非同小可了,都使出了浑身的本领,一左一右奔着林海齐齐打了过来,不过这两个人的动作在林海眼里还是太慢了,他的脑中很清晰地勾画出了这两人出拳的轨迹。

    林海瞅准这两人出拳的空当,身子轻轻一矮,对着这两人腹部直直打了出去,下一刻,这两个体壮如牛的壮汉便齐齐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其中一个更是直接吐出了酸水。

    “滚!”林海大声说道:“再不走小心我报警抓你们!告你们骚扰妇女!”

    钱发这下彻底吓傻了,这三个壮汉可是他雇佣的职业打手,目的就是保护他的安全,好方便他平日里为所欲为,却没想到被眼前这个瘦弱的少年三拳两脚给打趴下了

本文标签:皇上压着孕妇的肚子

上一篇:全彩调教本子H里番全彩无码(沉沦TXT下载)全文阅读

下一篇:饱满的乳被揉捏玩弄*帝王怀孕肚腹挺起好憋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