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火(看清楚我是怎么在你身上驰骋)全文阅读

2021-10-15 16:19:1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谈小天听完也挺高兴,“明天我去公司再和他谈谈,让他安心工作。”

这句话刚说完,坐在他身边的谭明嫣突然道:“老公,你忘了,明天是周六,我们说好要带爸妈去华夏

谈小天听完也挺高兴,“明天我去公司再和他谈谈,让他安心工作。”

    这句话刚说完,坐在他身边的谭明嫣突然道:“老公,你忘了,明天是周六,我们说好要带爸妈去华夏古风看房子的。”

    “哦,那就下周再说吧!”谈小天觉得既然许芯和关心水谈的很好,那也就不差这两天时间。

    随后谈小天给龚新宇打了个电话,“新宇,对关心水的监视取消吧!”

    “好的,老师。”老师发话,龚新宇自然要遵守的。

    周六上午,谈小天带着父母和妻儿,乘坐一辆商务车去了运河边的华夏古风。

    谭明嫣在这里买的三户院子都已经改造完毕,家具也都配齐了。

    谈小天听了麻扶友的建议,高价购买了一批红木,打造了仿古家具。现在的红木价高的离谱,这三个院子的家具,就花了谈小天一个多亿。

    谈跃进和宋春华一进华夏古风的大门,就被这里的建筑风格深深吸引了。

    小院回廊,白墙黑瓦,处处都是电视上才能看到的园林景观,说是一步一景也不为过。

    待到谭明嫣将他们领进为他们准备的那户院子后,老两口更是赞不绝口,一下子就爱上了这里。

    “小天他爸,将来住在这里养老可真不错。”宋春华拉过谭明嫣的手,“明嫣,谢谢你能为我们着想,我和你爸都喜欢这里。”

    谭明嫣得到夸奖,乐得两只凤眼成了两个月牙,“爸妈,只要你们喜欢就好,我父母春节前后就能回国,到时候你们成了邻居,还能串串门,说说话。”

    “是吗?亲家要回国了?以后都不走了吗?”

    “是啊!我爸和我妈都想大王,不想在国外工作了,我爸提了调动申请,已经批下来了,明年他就去外交学院工作了。”

    “那感情好,亲家去了外交学院,将来咱们大王就考那个学校,长大也当外交官。”

    “妈,你和我想到一块去了。”

    婆媳两谈笑间就把大王未来前途给定了。

    他们在楼上楼下转了一圈,宋春华和谭明嫣当场就拍板了,以后大王上幼儿园时,他们就在四合院住,等到周末和节假日,再来华夏古风。

    ******

    今天周六,不用再执行监视任务的龚新宇无事一身轻,便陪着妻子顾漫回了娘家,中午在那里吃的饭,下午,他和顾漫上街溜达了一圈,两人买了两件衣服。

    顾漫去药店买了两瓶进口的叶酸,因为吃饭时,顾漫的母亲和他们说起了要孩子的事。

    “新宇,你今年也26了,是不是该考虑要孩子的事了?你父母不着急吗?”

    龚新宇挠了挠头,“妈,我爸妈其实也挺着急的,不过我总觉得我和小漫还年轻……”

    “还年轻?”顾母当时就不干了,“新宇,现在我和你爸身体还好,还能帮你们带带孩子,要是再过几年,我们身体不行了,可就帮不上你们了。”

    父母催生催的紧,顾漫便决定从现在开始备孕。

    两人逛了一下午,在外面吃了碗牛肉面才回到家。

    小夫妻依偎在沙发上,说起了要孩子的事。

    龚新宇被顾漫劝了两句,也有些动摇了,“既然你这么想要孩子,那从今天开始我就不喝酒了。”

    顾漫高兴的搂过他,亲了一大口,“谢谢老公。”

    叮铃铃……

    龚新宇的电话响了,他拿出手机一看,是监察部的一个工作人员。

    “小朱,怎么了?”周六的晚上来电话,肯定是有大事。

    “龚主任,咱们的举报邮箱进来了一封邮件,最好……你能亲自看看。”

    “怎么?涉及到的人很重要?”

    “嗯……你看看就知道了。”那边竟然传来了笑声,搞的龚新宇莫名其妙,“好吧!我去看看。”

    他起身取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登陆了监察部的举报邮箱,很快,一封邮件便映入眼帘。

    领导你好,我是一名在校学生,我叫罗志豪,我现在实名举报天谭投资基金分公司总经理关心水潜规则女下属王雅涵。关心水长期生活糜烂,以职位金钱为诱饵,勾引胁迫公司女员工,影响恶劣……

    龚新宇当时就打了一个激灵。

    罗志豪,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

    举报信并不长,关键的是还有三个视频附件。

    龚新宇点开其中一个,视频开始播放。

    一个看着像酒店的豪华套房里,一男一女走了进来。

    龚新宇点了快进键,很快,这对男女便进入了正题。

    龚新宇猛然睁大了眼睛,视频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前两天还被列为监视对象的关心水,而那个女人,正是和关心水见过面的娃娃脸美女。

    笔记本电脑的扬声器里出现了几声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顾漫冲他大喊,“你在干嘛呢?”

    龚新宇此时没空理会她,飞快按下暂停键,马上拨给刚刚给自己打电话的工作人员,“看过这个视频的人除了你还有谁?”

    “就我自己,龚主任,今晚就我一个人值班……”

    “我马上去办公室,你就在那等我,记住,这三个视频不许告诉任何人。”

    龚新宇的语气十分严厉,那名工作人员知道肯定是出了大事,吓得连声答应下来。

    他此时已经想起来这个罗志豪是谁了。

    龚新宇套上外套,拿起电脑就往外走,顾漫气的追出来问他干什么去?

    “你早点睡吧!公司有非常重要的事。”

    顾漫一看他这神色,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你慢点开车,别着急。”

    龚新宇坐电梯下到地下停车场,先是打给张满,“主任,出大事……你最好来一趟监察部。”

    之后他又打给谈小天,“老师,刚刚监察部邮箱接到一封举报邮件,邮件内容是关心水和女员工王雅涵开房的视频,这还没什么,但是举报人叫罗志豪,自称是王雅涵的男朋友,但是前一阵子我不是对关心水展开调查了吗?无意中听到了天谭投资一个叫管莓的女员工因为交通事故烧死在车里的事,这个罗志豪当时也在车里,他也死了……”

    龚新宇这些年在监察部办了不少案子,多年的职业敏感让他从这封不寻常的邮件里嗅到了什么

一个小时后,谈小天、张满、龚新宇以及被谈小天叫过来的许芯在监察部碰头了。

    那名值班的工作人员一见这么多领导齐至,吓得脸都白了。

    张满简单的问了他几个问题,知道他和这件事无关,便放缓了语气,“没什么大事,这件事要保密,记住,不许跟任何人说。”

    “是,我保证严守秘密。”

    张满刚想要这个人继续工作,龚新宇却一伸手,拿起了这名工作人员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先查看了通话记录,之后又检查了小微等通讯软件,确认他没有外泄消息后才把手机还给他。

    龚新宇这个举动被谈小天看在眼里,他双眉一扬,对这名工作人员说:“你的手机暂时上交,呆会儿还有人送你去个地方住,别怕,这是为你好,你能理解吗?”

    大老板都发话了,这人还能说什么,老老实实上交了手机。

    谈小天招手让张水进来,叫他带着这名工作人员去马场暂时封闭起来。

    现在监察部只剩下他们四个了。

    张满第一个说话,“罗志豪已经死了,如果说这个发邮件的人真是他,他是怎么做到的?”

    “主任,很简单,现在邮箱软件都有定时发送功能,比如我要给你发邮件,我可以预先设定这封邮件在一周后,一月后,甚至一年后发送。”

    这下张满搞明白了。

    谈小天看向许芯,“我记得十一之前你给我打电话,说基金公司有个叫管莓的员工出交通事故死了,我当时在沪市,也没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现在你给我具体讲讲。”

    许芯就把她知道的都说了出来,当然,这些都是关心水向她汇报的。

    从管莓和罗志豪去情人谷开房幽会说起,到两人喝了大量的酒,在回城的路上因为车速过快,出了事故,车子燃烧将二人烧死的事讲了一遍。

    “老板,这些都是关心水跟我说的,说这些都是交通部门的最终检查结果。”

    “这简单。新宇,给交通队的老侯打个电话,让他帮忙查查。”

    “好。”龚新宇当即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

    “侯队,我是龚新宇啊!有个事要麻烦你,真不好意思,这么晚了……”

    电话打完后,四人就坐着等着。

    许芯直到此刻才明白过来,谈小天大晚上把她叫过来的真正原因。

    他根本不在意那些香艳的视频,而是在怀疑管莓和罗志豪的死……

    许芯打了个冷战。

    如果老板的猜测是真的,那关心水也太可怕了吧!

    半个小时后,老侯回电话了。

    “新宇,我把那起交通事故的案宗调出来了,需要我念给你听吗?”

    “侯队,要是方便的话,给我拍成照片传给我。”

    很快,龚新宇的手机便叮叮当当响个不停。

    一张张照片传了进来。

    龚新宇先把手机递给谈小天,谈小天飞快的看了一遍,之后把手机传给许芯,许芯看完又传给张满,最后手机才回到龚新宇手里。

    谈小天皱着眉,“从警方的卷宗来看,这起交通事故无懈可击,有头有尾,可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太完美了。青年男女约会,借酒助兴,之后发生了交通事故,非常合理。”龚新宇接着老师的话茬说了下去,“但就是太合理,反而不正常。”

    前世当过警察的谈小天缓缓吐了口气,“动机,如果我被人拍下这些视频,被要挟,我会做些什么?”

    “老师,要不我查一下关心水的邮箱。”龚新宇提议道:“公司所有员工的工作邮箱我都可以进入,这不算违法,公司为了避免泄密,签入职协议时有明文规定的,尤其像关心水这样的高层,更是监察的重点对象。”

    “那你还等什么?”谈小天瞪了他一眼。

    龚新宇立刻拿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

    谈小天旗下所有公司的高管以及天谭投资、云上、天游,小微这些涉及到商业机密的公司,员工都有专门的企业邮箱,来往的工作邮件必须要通过企业邮箱,就是怕泄密。

    龚新宇就是企业邮箱的安全负责人之一。

    他登陆了管理员账号,很快就进入了关心水的企业邮箱。

    谈小天、许芯、张满三人围了上来。

    关心水邮箱里的邮件很多,但全部都是和工作有关的邮件。

    龚新宇挨个点了下去,什么问题都没发现。

    许芯露出疑惑的表情。

    龚新宇却笑了,“看来关总还是很小心的,说不定他把有些邮件删了,让我来找找。”

    他随即登录了企业邮箱服务器,用管理员身份找出了关心水删除的那些邮件。

    龚新宇将这些邮件一一恢复,然后打开。

    每封邮件都很短,看完只需要几秒钟。

    这些邮件就是当初管莓冒充罗志豪发给关心水的,所有邮件看完。

    谈小天面沉似水。

    现在虽不能说明关心水就是策划了交通事故的人,但至少他被人要挟这件事已经相当清楚了。

    “新宇,明天你去趟交通队,找老侯,让他帮忙见一见当时出现场的交警,看看能不能找出其他疑点。”

    谈小天皱着眉,在屋里踱起步,“如果这真是一起精心策划的谋杀,只凭关心水一个人是完成不了的,必须要有帮手。”

    张满和许芯看着谈小天。

    许芯刚开始本想说报警吧!可是话还没出口,她就意识到,关心水是基金公司总经理,位高权重,万一这事不是他做的,报警岂不是寒了他的心?更重要的是,一旦报警,会损害天谭投资的声誉。

    但她不知道,谈小天顾虑的并不是这一点,现在谈小天几乎可以认定,关心水一定和那起交通事故有关,不是他做的,也是他指使别人做的。

    到他这个地位,早就认定这世界没有偶然了。

    “张满,新宇,从明天开始,给关心水上手段吧!”谈小天慢慢说出这句话。

    龚新宇精神一振,“明白了,老师。”

    “再重点查查,在交通事故之前,关心水的通话记录,聊天记录,看看他和谁来往的突然频繁起来。”

    “另外,那个叫王雅涵的女员工,也监视起来。”

    谈小天一道道命令发出。

    此时,夜浓的如同墨染一般,不知什么时候天才会亮。

“老卢,十一去哪儿玩没?”天谭投资的司机休息室里,一群司机正在侃着大山。

 文学



    老卢低着头,慢慢吹着保温杯里的茶叶末,“我不像你那么好命,许总不是本地人,过年过节回老家,你小子就放了大假了,关总家就在燕京,一个电话我就得随时出发,哪敢出去玩?”

    监控室里,有人举起对讲机,“关心水的司机一直待在休息室里,可以行动了,手脚麻利点。”

    地下车库里,一个戴帽子的人走到关心水的奔驰旁,看看左右无人,从兜里拿出一个遥控器,按动一下,车锁开了。

    这人拉开车门,飞快上车。

    五分钟后,这人下了车,若无其事的走了。

    ******

    交警队,龚新宇见到了老侯。

    “侯队,又要麻烦你了。”

    “客气什么,我都帮你联系好了,咱们这就过去吧!”

    老侯将龚新宇带进隔壁办公室,里面坐着两名交警。

    “就是他们两个出的现场,你有什么话就问他们好了。”

    龚新宇和他们握了握手,“两位警官,辛苦了,能不能跟我说说上个月底,在情人谷附近发生的那起交通事故?”

    龚新宇找的是他们的大队长,这两人哪敢有什么隐瞒,当下就从接到报警说起,一直说到这起案件定性结束。

    “两位警官,我冒昧的问一下,在整个过程中,有没有什么让你们觉得奇怪的点?”

    龚新宇这么一问,其中一个人想起了什么,“从我们接到报警到抵达现场,大约有半个小时时间,那辆大众被烧的只剩下框架了,车里的二人也都烧的……按理说,这么短的时间,如果是因为事故起火,不会烧的这么猛,或许是有外物助燃,不过现场没发现其他证据,所以这只是我个人猜测。”

    龚新宇将这点记录在小本上。

    “还有没有其他的?”

    另一个警官想了想,“其他的也没什么了,就是出事的那辆车不是登记在当时的驾驶员名下,而是一位姓李的先生所有,从始至终,车主都没有露面,而是派了一个下属处理此事。一辆价值20多万的车烧报废了,车主一点都不着急,呵呵,可能是人家太有钱了吧!”

    “姓李的先生?”龚新宇抓住了这点,“他为什么要把车借给管莓?”

    “据那个姓秦的下属说,李董和管小姐是朋友。”

    龚新宇回头,看向老侯,“侯队,我想看看那辆车的登记信息。”

    半小时后,龚新宇一脸兴奋的走出交警队的办公楼,一回到车里,他就给谈小天打了电话,“老师,有重大发现,你猜管莓驾驶的那辆车是谁的?”

    不等谈小天回答,他马上接着说道:“是怒澜游戏李董的车,就是之前和关心水在垂钓园见面的人。我敢断定,李董借给管莓车,完全是看在关心水的面子上。”

    “继续查。”

    放下电话,谈小天半躺在大班皮椅上,不知道为什么?他隐隐觉得不安。

    好像整个事件已经不是一起谋杀案那么简单了。

    ******

    天谭投资,许芯办公室。

    “王雅涵这个人怎么样?”许芯直接了当问出这个问题。

    在她对面坐着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气度沉稳,他就是天天财理财基金的经理皮明方。

    许芯之所以用这种口气说话,是因为他就是许芯在基金公司的两个听她话的基金经理之一。

    一个是刘晴,一个就是皮明方。

    “小王很好学,也比较稳当,很适合货币基金。”皮明方说话速度很慢,一如他的性格。

    许芯可没那么好的脾气,挥了挥手犹如掸苍蝇,“少跟我打官腔,公司都传她和关心水有比较亲密的关系,你就一点没察觉?”

    皮明方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种你知我知的高深笑容,“许总,你都已经知道了还问我干什么?不然凭什么她一个刚参加工作的小姑娘就能配上车,这可是关总亲自打电话招呼的,这件事搞的我很被动,很多老员工都对此颇有怨言。”

    “那你怎么不早说?”

    “师出有名,我说什么?小王负责天天财和基金公司的联系工作,确实要两个地方来回跑。”

    “行了,我就问你,前一阵子,王雅涵有什么异常没有?特别是国庆节前那段时间。”许芯不客气的打断了他。

    皮明方看许芯真急了,急忙收敛了笑容,“国庆节前,王雅涵向我请了几天假,说是她男朋友出车祸死了,她要陪男友的父母处理丧事,节后上班,她也是情绪不高,整天郁郁寡欢的,听女员工说,看到过她躲在卫生间里哭。”

    许芯认真的想了想,“今天晚上,你把王雅涵带出来见我,记住,这件事要保密,不要让别人知道。”

    皮明方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从许芯的神态语气判断,这绝不是小事,他一口答应下来。

    晚上下班后,心里七上八下的王雅涵跟在皮明方身后,走进了一家茶楼的包房。

    虽然只在天天财工作了一个多月,但她对顶头上司皮明方产生了深深的信任。皮明方处事公平,工作风格沉稳,和关心水截然不同,所以,独立于基金公司之外的天天财风气很好,上上下下都很团结。

    可是今天皮明方突然让她下班后跟自己走,这让王雅涵误以为又要经历一场职场潜规则。

    一路上都很忐忑,直到进入包房,看到了许芯,她才知道自己误会皮明方了。但心里的波澜真的是一波刚平,一波又起。

    她不知道许总为什么要找她,难道说她和关心水的事被人知道了?

    许昕身边还坐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长了一双鹰隼般的眼睛,他只淡淡的看了王雅涵一眼,王雅涵就有一种全身上下都被他看透的可怕感觉。

    “许总!”王雅涵怯生生站在茶桌前。

    “坐!”许芯冲她招招手,随后就对皮明方说,“行了,你可以走了。”

    皮明方没有半句废话,点了点头,转身就走

本文标签:看清楚我是怎么在你身上驰骋

上一篇:他像疯了一样不停的(他的腰往下沉)全文阅读

下一篇:2021最火(我想吃你的小白兔)全文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