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72种啪姿势大全-冷少辰把童若放在钢琴上是哪章

2021-10-15 16:43:1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他移居玉丹楼金缕神火炼丹室,不惜签下卖身契独占此地,进来就不出去了。

滕管事大喜,没见过这么省心的客卿,那真是随遇而安,逆来顺受,只要能炼丹,你们叫我怎么样都行。

他移居玉丹楼金缕神火炼丹室,不惜签下卖身契独占此地,进来就不出去了。

    滕管事大喜,没见过这么省心的客卿,那真是随遇而安,逆来顺受,只要能炼丹,你们叫我怎么样都行。

    小综每天送一次斋饭和灵材,他被陈星河收买了,开始兼修一门火系炼体功法。

    在相应丹药推动下,其进境不说一日千里也差不多少,竟然成了双料修士,还有几门火属性功法,每天忙得脚打脑后勺,感觉特别充实。

    陈星河正在消化身上灵材,将它们变成上上乘丹药,小综守在身边太碍眼了,所以给他找些事情做。

    苦炼十天,该处理的灵材和废丹全部处理妥当,玉丹楼交给他的炼丹任务完成一年额度。

    这十天每天都有服用神目百里丹,确实起到了一些作用,不过右眼还是废了,只能暂时封锁损伤,保留那一线希望。

    陈星河有些无奈,算算时间,敖红雨快要恢复,若想让自己变强还要与这等高手倾力一战。

    于是他封锁炼丹室,将一个半月任务额度放在门外,留书叮嘱小综抓紧时间修炼,封门之后回到黄泉世界住处。

    “欢迎主人!距离下次任务开启还有两个半月。”

    “这么快?”陈星河微微一叹,时间在他这里总是不够用。

    “对了,龙一留下信息,说发现月无缺了!她正在一处断层世界修炼,独自一人并未与外界联系。”

    “哦?”陈星河点头道:“二十八宗果然厉害,居然找到了月无缺!辛未然会与月无缺取得联系的,因为辛老鬼有野心,那个羲皇也有野心,野心和野心走在一起总会臭味相投,希望龙一准确洞悉他们的行动。”

    白火又道:“最近那个欠你一条命的落雪十分勤勉,在她的世界收上来一大批质量上乘废金和废丹,我已经支付银币和金币,同时送给她一百瓶精品丹药。”

    “落雪竟然给我带来这般惊喜?她有何要求,尽力满足,不要吝惜!”陈星河对金属和灵材的需求是无止境的,废金和废丹只是退而求其次的选择,目前他还不想麻烦二十八宗,不过日后为了获取金属和丹药,肯定要借助这股势力,这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主人,您封锁在地下室的女人最近出现复苏迹象,插在她额头上的金针曾经颤动十三次。”

    “预料到了,我这就带她离开。”陈星河已有决断,带着敖红雨离开暮色广场前往血腥禁地。

    还有什么地方比血腥禁地更适合战斗?无论多么激烈的战斗都不会引来修士,最多引起一些鬼物好奇。

    至于苦寒殿开启,那些虚空恶魔和混沌人魔出世,更多黄泉修士得知此事后开始集结,事实证明财富可以让人忘记恐惧,财富也能让一盘散沙众志成城。

    总之就是虚空恶魔和混沌人魔都不够看,恶魔身上那些零零碎碎这段时间在店铺中正在热卖。

    所以,元君担心的混沌人魔入侵并未发生。

    正相反,混沌人魔的老窝快要被十万大军端了。

    如此形势发展下去,相信用不了多久,夕阳大殿和苦寒殿就会贯通。

    “呼”的一声,陈星河冲入血腥禁地,远远见到一座大城。

    这座大城名叫逆罪,是由当初那些落入鬼族手中的黄泉修士扩地而建。

    如今这些修士少了四成半,不是死于征战就是凑齐巨额罚金回去了。

    当然,死的多,回去的少。

    即便如此也让黄泉修士总量得以提升,目前活跃试炼者仍然高达百万。

    陈星河看了一眼逆罪城,以一遁九百里的可怕遁速深入禁地,鬼族那座边城根本拦不住他。

    半个时辰后,找到一处僻静所在,他将敖红雨甩了出去。

    插在敖红雨身上的金针齐齐崩碎,息金黑锁和骷金雾锁收了回去,就见一道恢宏刀芒出现。

    “咔嚓……”

    这一刀包含着无穷怒意,无尽苍茫,无匹刀境,出现既决死,不计代价引发威能击杀陈星河。

    “咔嚓……”

    陈星河早有准备,八十一剑画地为牢,倾天剑域守护始终,检验剑道力量的时刻到了,谁怂谁是孙子。

    敖红雨疯狂爆发,她要让这个侮辱她的混蛋去死,死一万次都不足以洗刷这段耻辱经历。

    “轰轰轰……”

    一个专一攻击,一个专一守御,二者都是那般极端,一时之间谁也奈何不得谁。

    敖红雨能够感受到她那口灵器大刀,奈何宝刃被七宝妙树镇压得死死的,只能隐约听到哀鸣。

    陈星河太熟悉敖红雨的招数了,所以在对战中占着大便宜,不过知道是一回事,实战与设想还是存在许多不同的。

    他现在就是通过实战来训练自己,剑丸未成,敖红雨也甭想使用她那口宝刃,所以这是一场非常公平的战斗。

    “小子,你竟然提升了这么多?不对,你在借助剑渊的力量。”

    “剑渊已经不复存在,我恰逢其会领悟了一些奥妙,效仿你构建不败剑域,感觉如何?很难攻破我的防御是不是?”

    “缩头乌龟,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此为大誓。”

    听到这句话,陈星河脸色肃然,深深呼吸道:“好,以你心性这般决绝并不奇怪,不过你要杀我,需要先突破自我!”

    敖红雨凛然道:“你很快就会看到,为了壮大不败刀域,我斩去了生命中无数美好,只求奉行执念出刀,试问你有这等勇气吗?我的刀永不言败,今日亦然!”

    “很好,我期待你的突破!不过在这里更正一点,谁告诉你执着出刀就能取胜?我守护一切美好,包括你心底最柔软部分,亦在我的守护范围内!试问像你这般活着,除了出刀快一些还有何意义?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与尘埃何异?”

    “不,活着就是意义,大道苍茫,人生本苦,刀下就是生命中最精彩部分!”

    二者再次碰撞,陈星河吃惊的发现,自己渐渐不敌……

敖红雨非常执着,她舍弃一切只求斩杀敌人。

    这种执着让她凌厉,让她无畏。
 

 文学

    面对这等至强刀境,陈星河想要面面俱到守护始终,力不从心,不过倾天剑域最大特点就是遇强则强。

    八十一道剑影慢慢弯曲,看起来像是被打得弯曲,被劈得弯曲,实则不然。

    敖红雨微微皱眉,她感受到巨大反弹。

    刀光之下正在逆转,随时都有可能反向输出。

    之前收拾这个小鬼手拿把掐,若非对方冒充器灵入侵神魂,冒险进行神魂之战让她猝不及防着了道,绝无可能胜出。

    她只不过昏迷一段时日,对方在剑道上的造诣怎就进步如此之巨?

    天地间难道真有这种奇才?可以在极短时间内追平别人百年甚至数百年苦功?何其妖孽?

    “不对,你熟知我的每招每式,你竟然在保留神魂的情况下对我进行夺舍,窃取我对刀道的感悟!哼!不会错的,这倾天剑域是模仿我的不败刀域并融合了刀尽苍茫,贼人我与你不共戴天,杀。”

    敖红雨怒气喷涌,她看清了倾天剑域的本质,不就是转攻为守吗?可恶,太可恶了。

    这是以她作为踏脚石一步登峰。

    三百年苦功与感悟为他人做嫁衣,换做是谁都不会接受这种事情,这比杀了敖红雨还难受。

    “混账,你践踏了我的骄傲,你侮辱了我的修业,你去死……”

    极致愤怒带动极致刀境,敖红雨不惜燃烧生命发动猛攻。

    陈星河极力抵挡,脚下一步步退后。

    虽然剑域仍在,却越来越弱,完全不复之前守护始终之能。

    渐渐的,剑域变成风中火苗,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刀路尽头是归处!”

    “破尽苍茫现婆娑!

    这一刻,敖红雨惊才绝艳!

    她升华了,自己破掉自己的绝招刀尽苍茫,花开见佛一般斩出无尽破碎,恍若一片潋滟向外荡起波光。

    这是无敌之刃!

    不,是无敌气势,纵横之姿勃发,令陈星河暗自感叹:“此女纵横多年自有她的道理,如此天资就算站在敌对面也要生出一份敬意,不得不承认执着之刀确有独到之处,敖红雨身上的闪光点足够我学习一辈子了。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她就是一面让我走向强大的宝镜,比任何灵器功法都要有效。”

    电光火石之间,倾天剑域开始崩溃,哪怕剑域融入了剑渊之力也抵御不住这婆娑一刀。

    陈星河知道重要时刻来了,破而后立,不破不立!

    敖红雨吃惊的发现,对方身边剑光剑影溃散后变成一片绚丽流光,竟然吞了她的婆娑万象。

    “倾天剑域,不破不立,大破大立!”陈星河身上出现刀痕,然而这些刀痕轧入一层黑甲中停了下来。

    息金挡住刀势余威,更多刀势竟然认可倾天剑域,推动破碎剑光化作一片通透。

    “怎么会这样?”

    “不,我的刀为何要放过他?”

    敖红雨几乎疯掉,她无法相信这是真的。

    陈星河再度构建倾天剑域,其中多了一抹不同韵味,高声说道:“剑渊层次太高,具有极强排斥属性,若想提升必须打开剑域重置一次。多谢帮我打开剑域,你的婆娑刀意顺利转化为防守剑意,咱们可以共同学习,共同提高。敖红雨,罢手如何?你发下大誓击杀我,我可以送你一张毁誓符抵消,另外你的大刀,你的物品也可悉数奉还。下次见面,你肯定不会原地踏步,我也不会,咱们再来做生死斗。”

    “不用你可怜,不用你假慈悲。”敖红雨口中发出龙吟之声,她骄傲了一辈子,宁死不屈。

    陈星河深吸一口气,知道以对方心性绝无可能了结,那么只有碰撞一途。

    嗡鸣声中刀光剑疯狂碰撞,方圆百里化作沙海,震动扩散至五百里外,许多弱小鬼物原地覆灭,承受不起剑鸣刀吟。

    敖红雨疯狂燃烧生命,她的不败刀域与倾天剑域极速碰撞,二人从地面打到天空,再从天空回到地面,恶战一刻钟,剑域刀域同时崩灭。

    二人身形停顿片刻,再次碰撞。

    陈星河不惧反喜,哈哈大笑道:“好!就是这种强度,来吧!施放你的怒意,施放你的杀意。”

    敖红雨心头一凛,实在猜不透对方,然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她将尘土摄到手中化作刀影。

    两道身影再次战到空中,打得难解难分,每个瞬间都有生命危险,一个全力攻击,一个奋力防守,波及范围越来越广。

    陈星河在悟剑,身边剑影时而弯曲,时而婆娑,倾天剑域破碎后迟迟没有恢复,这是他刻意为之。

    敖红雨发现对方的速度越来越快,身影渐渐超出目力极限,只能通过神识进行锁定。

    问题是,对方在神识中仍在提速,锁定变得格外困难。

    “注意了,下面才是倾天剑域精髓所在。”陈星河提醒对方,因为他将展现倾天剑域的真正风骨。

    此刻,倾天剑域再度成型,八十一道剑影婆娑虚幻,其中二十七道剑影忽然弯曲出一定弧度。

    陈星河脚踏弧刃,身影轰然提速,快到神识无法锁定。

    敖红雨震惊之际觉得胸口一痛,接下来四面八方全是攻击,她根本反应不过来,也无力反应。

    太快了,对方并未出剑,只是运用极速碰撞,她尝试着防御,惊恐发现差之远矣!

    陈星河突然定住身形,叹道:“你失去勇气了!这就是我的剑道,极速加防守,不是说大道至简吗?将剑影布置在身体周围撞击,就是这般简单,你承受不住就是承受不住,你败了!”

    “噗……”敖红雨喷出一口血水,身上突然呈现成千上万道剑痕。

    陈星河已经斩她千百次。

    几个月前,敖红雨凭借不败刀域尚可逞威,现在她已经不具备这等资格,修行路上就是这般残酷,你在原地踏步之时,敌人悄无声息崛起。

    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士别三月改天换地!

    敖红雨栽倒在地,她要死了!其实,她的心早就死了,活着的,只是一腔倔强。

    陈星河忽然问:“还想继续走下去吗?我的意思是继续领悟刀境,有一天与我再度对决。”

    “想!”敖红雨这一刻没有迟疑

本文标签:冷少辰把童若放在钢琴上是哪章

上一篇:老旺秦芸雨1一400 好紧好爽再浪一点老师bl

下一篇:老扒翁熄系列40|高义带白洁换着玩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