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新婚警花被迫献身~英语课代表的水真多小说免费

2021-10-15 17:11:1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景辞抿抿唇,“方才已经上过药了。”

  “那就好,那就……什么,上药,你自己上的还是……还是!”他惊愕的看向萧澈,眼底闪过嫉妒之

景辞抿抿唇,“方才已经上过药了。”

  “那就好,那就……什么,上药,你自己上的还是……还是!”他惊愕的看向萧澈,眼底闪过嫉妒之意。

  这个男人居然看了小辞辞的后背,他都没看过!

  萧澈眉梢往上一挑,语气不耐:“关你什么事?”

  “因为我。”喜欢小辞辞。

  他脸红了,羞涩的看了眼景辞,抿唇没有说话。

  “算了算了,看就看了吧,只要小辞辞无事便好。”沐离抬头环顾这片林子,见浓雾四起,担忧道:“先离开这里吧。”

  ……

  好在他们几人并没有进到丛林深处,约莫走了半个时辰后,终于呼吸到了外面的新鲜空气。

  除了法力尽失以外,三人倒没有其他不适。

  景辞对萧澈道:“放我下来吧,我可以自己走。”

  “就是。”沐离道:“背了这么久你应该也累了吧,要不换我来背?”

  萧澈轻轻放下景辞,对着沐离挥过拳头,狂妄又潇洒。

  对面的人也不菜,侧身躲过,吼道:“萧澈,咱俩能不能好好说话,不要动不动的就揍我好吧。”

  “那是因为你欠揍。”

  “行了吧,你之所以看我不顺眼还不是怕我抢走了小辞辞嘛?呵,虽说你近水楼台先得月,可最后她未必就是你的。”

  萧澈冷笑,“难不成会是你的?”

  “行了行了,你们当我是衣服呢,什么你的我的?”景辞扶着一把老腰,“老娘是我自己的!老娘说过了,这辈子不嫁人不嫁人,你们听不懂?”

  感情她说的不是人话是吧?

  她的语气已经很暴躁了,结果对面的两个人就像是没听见似的,异口同声道:“不行!”

  绝对不能不嫁人!

  景辞头一次见他们俩这么和谐的,真是罕见呐。

  萧澈含情脉脉的看着她:“师傅,日后莫要再说这样的话了,我不准你孤寡一生。”

  沐离满脸深情,“小辞辞,我就是上天派来解救你的汉子,你的孤独我来解决。日后不论你想不想嫁人,我都在你身边不离不弃。”

  “滚。”

  萧澈暴躁瞪他,你丫的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沐离也恶狠狠的说:“就不滚!咱们既然看上同一个东西,那就应该公平竞争。”

  “你配么?”

  “我当然配!”

  景辞被他们吵的脑门发胀,说道:“都别吵了!”

  她的目光扫过剑拔弩张的两个人,咬咬牙:“你们说谁是东西吗?我是东西吗?”

  额?难道我不是个东西?这不是自己骂自己呢嘛。

  脑袋都被他们吵糊涂了,景辞伸出手凝聚力量,却没有使出任何的法力。

  萧澈道:“师傅不用试了,我们的法力都还没有恢复。”

  若是法力恢复过来了,他何须同沐离争论,直接一掌劈死他便是。

  景辞对他们说:“都不要再吵了,不然,不然,不然我现在就剃发为尼!”

  见二人不作声了,她这才冷漠的说:“快走吧,赶在天黑之前回去。”

  一拐一拐的扶着腰,景辞才走几步,萧澈拦在她面前:“师傅我背你。”

  “不需要,我自己可以。”

  景辞自顾自的往前走,身后的两个人立马跟上。

  夕阳将他们的身影拉的老长,就像是彼此依偎在一起般。

  日头渐渐的落山了,天地间一片漆黑。

  御风而飞的时候没觉得有多远,可现在往回走却是要了人命。四周荒芜人烟,好不容易在戌时正点(晚上八点)的时候找到一间破庙,外面突然狂风大作,只剩下半边的窗户被吹的咔咔作响。

  拾了些木柴堆积起来,景辞问:“你们谁会生火吗?”

  萧澈试了下生火术,奈何法力还是没有恢复,那堆干燥的木材毫无动静的躺在地上上。

  沐离切了声,撸起袖子就是干:“我会钻木取火,”他得意朝景辞眨眨眼睛,“等会就不冷了,你等等我”

  萧澈给了他一个高深莫测的目光,倒是不知道是何种意思。

  天气渐冷,屋外飘起了小雪。

  景辞裹了裹身上的红衣,一拐一拐的走到窗前,伸手。

  一片雪花飘落在她的掌心,很快就融化了,甚至连凉意都未曾感受到。

  萧澈走过去,褪下外面的长袍披在她的身上,什么也没说,安安静静的看着窗外的雪花,它们用最轻盈的步伐跳跃在树枝上,翩然起舞。

  这时沐离蹲在地上,专心致志的用一根木棒对着木头摩擦,双手握住反复转,好不容易看见一缕烟飘出来,他兴奋的抬起头准备喊景辞过来看,谁料……

  萧澈与她二人同站于窗前赏雪,静谧又美好。

  感情我给他们俩制造机会了!终于知道刚刚萧澈那目光是什么意思了!原来是嘲笑他蠢!

  沐离不服气的咬唇,扔掉手里的木棍跑过去,语气凶狠的对他说:“火没生起来,你去吧!本公子也想赏赏雪享个福。”

  萧澈给了他一个不屑的目光,而后对景辞说:“师傅,我从未试过钻木取火,你能教教我吗?”

  她点头:“我之前看过,应当懂得一些技巧。”毕竟电视上都有。

  这厮好狗!

  沐离的拳头捏了又捏,抬脚也准备跟过去,不料萧澈不动声色的挡在他面前,目光晦暗:“沐公子不是要赏雪吗?冬日里的第一场雪倒是值得一看,你且待在这儿慢慢享福。”

  “额……”沐离脸都绿了,奈何赏雪享福的话都是自己说出来的。

  待萧澈和景辞两人共同蹲在木柴前面研究生火的法子,沐离一个人待在窗前吹着冷风,发丝飘逸凌乱。

  无情的雪花扑打在他的脸上,些许冰冷刺痛。

  回头看见他们二人,沐离的眼睛更是刺痛,哦,不对,还有心里~

  吸吸鼻子,他告诉自己:离离!不要惧怕困难,坚持不懈方能成功,没有什么困难是打败不了我的!哦,不对!是没有什么困难是我打不败的!

  当火光燃起来时,景辞看向窗前腰背笔直的沐离,不禁有些好笑。

  “快过来烤火吧。”

  百灵鸟儿似的声音在呼唤他,沐离双眸漾着感动的泪花,“小辞辞,你果然还是爱我的。

萧澈脸一黑,哼笑说:“不愧是蛇族,皮果然比常人厚实些。”

 文学


  沐离愣了半响硬是想不出来自己能够什么话回怼他,傲娇的哼了声之后撩开衣摆坐下来,目光落在景辞身上披的那件黑色外衣上。

  眼珠子转了转,他迅速脱下自己的衣裳,学着平时萧澈冰冷的态度,递给景辞:“喏,穿上吧。”

  她摇头:“你自己穿着吧,别冻着了。”

  沐离眸光黯淡下来,为何他给的就不穿,可是萧澈给的就她就披着了。

  心里腾升浓浓的醋意,嘴上却是故意要气萧澈:“哎呀,小辞辞真是贴心,生怕这冷风把我给冻坏了!”话语里的全都是感动,尾音轻轻上挑似是撒娇。

  景辞:“……”她只是礼貌的拒绝而已。

  萧澈不屑与他争论,问景辞:“师傅,后背还疼吗?”

  她下意识摸摸后背,居然没了那种钝痛之感,惊喜道:“你给我涂的是什么药,好厉害!”

  “舒华膏。”

  萧澈替她拢拢衣领,“别乱动,免得风从领子里灌进去。”

  他只穿了黑色的里衣,看起来很单薄,同时给人一种禁欲高冷的样子。火光跳跃在他漆黑的眼眸中,同时倒映她的脸庞。

  景辞呆了好一会,意识到他对自己亲昵关怀的动作,有些不好意思。

  今夜落了雪,气温骤降,大风呼啦哗啦的宛若恶龙咆哮般。

  从前有法力的时候,在冬日里只穿一件衣服也不会觉得冷,可现在法力尽失,她冷的有些打摆。

  想必萧澈也会冷。

  她脱下外衣还回去,并道:“你自己穿上,为师不冷。”

  “不冷。”

  他把外衣重新罩在景辞的身上,“不准脱掉!”

  像是怕她不听话,萧澈霸道的搂住她,“虽说男女授受不亲,但我是隔着衣服将你抱住,也算不得轻薄。”

  “这,这也行吗?”

  “嗯。”萧澈脸不红心不跳,笑道:“咱们是师徒关系,你怕什么?”

  沐离在旁边看的眼睛都痒痒,索性撇过头不看他们。

  外面的风雪下的更大了,萧澈找了几块木头封住窗户,最后回到篝火旁抱住景辞。

  “师傅放心睡吧,我守着。”

  景辞体力有些不支了,靠在萧澈的肩膀上闭上眼睛。

  长长的睫毛微微向上卷曲,像是把小扇子。

  萧澈想要轻轻抚一下,又怕惊醒她,伸出去的手又退反回来。

  沐离嗤笑道:“徒儿觊觎自己的师傅,你当真是天不怕地不怕。”

  萧澈狂妄的“嗯”了声,态度强硬又嚣张:“所以你的歪心思可以收回去了。”

  “天色不早了,睡吧 ”

  沐离直接回避掉这个话题,靠在墙壁上闭了眼睛,心中涩涩发苦。

  早就听外界人说景辞同萧澈有一腿,所以他特地换了身黑衣裳,希望能让她多看自己一眼,可惜,这女子好像不知动情为何物,无论如何撩拨都不为所动。

  第二日清醒,景辞张开眼,当她看见三个人的姿势时有些忍俊不禁。

  萧澈揽住她的肩膀,二者相互依偎,而沐离则是搂着萧澈的手臂,脑袋依靠在她的怀里。

  三人的画面莫名和谐。

  昨夜冷得很,睡到半夜后沐离想要抱住景辞取暖却被那个冷冰冰的男人制止住。最后实在没办法,他只能死皮赖脸的凑到萧澈旁边抱住他。

  此刻他尚未醒来,脑袋在萧澈的怀里蹭了蹭,像个小媳妇。

  “师傅,看够了吗?”

  萧澈不知何时睁开眼睛,一把推开怀里的沐离,目光锁在景辞的脸上,语气很躁:“师傅,他很好看吗?”

  不等她回答,凑近又问:“他好看还是我好看?”

  眼看萧澈的俊脸逼近,景辞迅速偏过头,他的鼻尖轻轻划过小姑娘的脸颊。

  真软。

  “萧澈,你先起来。”

  两人坐在地上,景辞推了推倾压在身上的人,“萧澈,你能不能起来一下。”

  “师傅。”他带了丝鼻音,“我热。”

  嗯?

  景辞摸了摸他的额头,“你发烧了。”

  昨夜雪天,他一夜将师傅抱在自己的怀里,还得看着篝火不熄灭,不曾想早上醒来的时候就觉得头昏昏沉沉的。

  “师傅,让我靠一下,就一下。”

  萧澈环住她的腰,下巴搭在她的肩上,莫约安静了半晌,他突然说:“师傅,你好香啊。”

  景辞红了脸,结结巴巴的说:“你,你流氓。”

  他哼了声,心里嘭嘭直跳,师傅真香。

  景辞的心也跳个不停,脸颊上有点发烫。

  沐离起来的时候正好撞见依偎的两人,揉揉眼睛蹭的站起来:“你们干什么呢?萧澈,你无赖,居然趁我睡着偷偷行动!”刚起来,头有些眩晕,加上他声音喊的那般大,脑子一阵阵的痛。

  还没走两步,只听“扑通”一声,沐离摔倒在地上。

  景辞赶紧推推萧澈,“快起来,他晕倒了。”

  “师傅,我们不要理他嘛。”萧澈抱着她。

  “萧澈,你再胡闹我可就要生气了。”

  萧澈抿抿唇,“我去看看他。”不悦起身走过去蹲下,伸手探了下他的额头,很烫。

  “师傅,他死了。”

  “你才死了。”沐离艰难的睁开眼睛,喉咙有些嘶哑,“小辞辞,我好热。”

  萧澈掌心微动,发觉还是使不上法术。

  地面堆起厚厚的积雪,普通人尚且难以前行,更何况是一个病人。

  “暂且先等等吧。”景辞道。

  让二人靠在墙上,景辞在破庙了找了个破罐子,捧些积雪进去融化洗净,然后烧了点热水。

  “你们现在这里等着,我去看看有没有地方可以换点银子。”

  “师傅,我和你一起……”

  “不行,你发烧了,必须留下。”

  萧澈执拗的摇头,坚持同她一起出去。

  景辞争论不过他,只好点头。

  ……

  幸运在,两人没走多久就进了城。景辞将身上所有的银钱掏出来,发现还凑不到一套棉衣的钱。

  她看着萧澈,“你有钱吗?”

  “徒儿出门从不带钱。”

本文标签:新婚警花被迫献身

上一篇:2021人气最高(傻子吃遍全村人的便宜)完整章节

下一篇:浪妇白洁第三十八篇&贯穿灌满一女多男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