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彻底征服美丽端庄的麻麻*办公室人妻欲仙欲死

2021-10-16 08:22:0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周满伸手摸了摸,问道:“这是孔雀翎?”

  “对,你里面穿红色的衣裙,配上这蓝色的孔雀翎最好看不过。”

  周满迟疑,“太高调了吧?”

  周四

周满伸手摸了摸,问道:“这是孔雀翎?”

  “对,你里面穿红色的衣裙,配上这蓝色的孔雀翎最好看不过。”

  周满迟疑,“太高调了吧?”

  周四郎不在意的挥手道:“也就这么一次,以后难道你还能升公主吗?高调一次怎么了,人生也就一次了。”

  周满一想也是,收下了,“四哥,这孔雀翎斗篷贵吗?你怎么舍得买这个给我?”

  可贵死了,整整八百两,相当一个院子,这是周四郎抢回来打算卖的,但这会儿给了周满,回头这笔钱他得自己补上。

  不过见她披上去,耀眼得如同开屏的孔雀一样,周四郎便又觉得值了。

  五月和九兰将衣裳奉上来,服侍周满换上,这是一套红色的如意云纹裙,云纹用金线织造,阳光一照,金光闪烁,甚是耀目。

  周满搓了搓手臂,“可真冷。”

  五月忙将孔雀斗篷给她披上,郑氏站在一旁打量,微微摇头,“发髻不合适,五月,给她重新梳一个,我记得她有好几套红宝石首饰,全都找出来,给她挑一挑。”

  她打量了一下周满后摇头,“我隐约记得她还有一套镶金的红宝石额饰,那一件就极适合,快找出来。”

  周满一怔,立即道:“我知道在哪儿,她们不知道!”

  那些好东西都收在科科的空间里呢,她得到的时候五月她们还没跟着她,她的好东西都是自个收着的。

  周满转身去了自己的小书房,不一会儿捧了一个大的妆盒出来,放下时都忍不住甩了甩手。

  五月上前拉开小抽屉,看到里面的首饰,忍不住“哇”的一声,惊叹不已。

  周满笑道:“都是前些年皇后、太子妃她们送的,还有我去西域时自己买到的宝石打的。”

  哦,还有抄土匪窝得到的好东西。

  郑氏上前仔细的挑选一番,给周满搭配出一套首饰来。

  然后盯着五月给她梳妆,将发饰一点一点给她戴上。

  周满愣愣的看着铜镜里的人,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天啊,我竟如此美丽。”

  看呆了的五月九兰瞬间回神,忍着笑道:“是,娘子最好看了。”

  郑氏也怔住了,一把将要起身的周满按在椅子上,脸上都是懊恼,“以前也该多给你打扮打扮的。”她这是错过了多少时间啊。

  郑氏盯着镜子中的周满看,扭头吩咐道:“去拿花钿来,我给她贴上。”

  周满忙道:“我带了额饰。”

  郑氏就盯着她的眼角道:“在两边眼角贴上也很好看的。”

  周满:“……母亲,我是进宫谢恩的,在眼角贴花钿像什么样子?”

  虽然她本人不是很在意,但她觉得在皇帝和同僚们面前还是应该庄重一些。

  郑氏这才放弃。

  周满起身,在郑氏面前转了一个圈,“母亲,我妥当了吗?”

  “妥当了,你有孕在身,不好戴香囊,不好戴香囊,去吧。”

  周满一出门,在门外逗白景行玩儿的周四郎一下看呆了,白景行小朋友扭头去看,立即丢下四舅,跑到她目前面前,仰着小脑袋看她,“娘,你真好看。”

  周满冲她微微一笑,摸了摸她的小脸道:“等着,娘给你挣家业去。”

  周满兴冲冲的进宫谢恩。

  马车在宫门口停下,周满扶着西饼的手下车,把九兰递过来的暖炉抱好,“你们在这儿等着,我应该很快就能出来。”

  俩人应下,和大吉一起将马车赶到一旁等着。

  周满抬头看向宫门口,举步上前,她伸出牌子给禁卫军看。

  半晌没人接,她不由抬头看去,就见禁卫军们愣愣的看着她。

  周满默默地回视,幽幽的道:“殷大人要是知道你们把守宫门能如此愣神……”

  禁卫军们瞬间回神,在周满面前狠狠打了一个抖后接过牌子,是扫了一眼便交还给她,“周,周大人,这不怪我们,您,您怎么突然这样起来,看着怪可怕的。”

  其他禁卫军连连点头,太可怕了。

  他们绝对不承认自己看愣了,他们镇守宫门,其中有不少还是勋贵之后,什么美人没见过?

  一定是周满前后反差太大,所以他们才看愣的。

  周满将牌子塞进袖子里,冲他们哼了一声,觉得他们不会欣赏。

  周满下意识的直接走太极殿前的长阶上去,走到一半才想起来,谢恩的话应该是去后头候着才对,这会儿皇帝正在议政吧?

  但阶梯都爬一半了,转头下去再走另一条路也太累了,周满干脆当做没想起来,拎起裙子便继续上。

  才出太极殿的朝臣看见她背着阳光走来,红衣似朝阳,走动间金色的光芒闪动,面庞白皙庄重,竟让他们有一种不敢冒犯之感。

  几人愣愣的等她走近,这才确定这还真是那个总算是穿着官袍与他们议事的周满。

  几位大人不由微微偏过头去,或是低下头行礼,“周大人。”

  周满笑着回礼,“几位大人有礼,这是议事结束了?”

  其中一人颔首,提醒道:“崔尚书和刘尚书赵国公还在里面。”

  周满便点点头,直接去找内侍通禀,“我是来谢恩的,等殿中几位大人走了再通禀。”

  话是这样说,但内侍还是小跑着去找古忠了。

  皇帝扫眼看见进殿的内侍面色有些怪异,便瞥了古忠一眼,问道:“何事?”

  古忠挥手让内侍站到一旁,这才笑着上前道:“陛下,周大人进宫谢恩了。”

  “谢恩便谢恩,又不是第一次,你们用得着如此急急忙忙的?”

  古忠顿了顿后便小声道:“内侍说周大人是以郡主殿下的身份前来。”

  “她收的郡主的份例,自然是以郡主的身份前来,”皇帝不解,“这有什么问题?”

  “陛下将人宣进来看看?”

皇帝想了想,颔首道:“宣她进来吧,正好三位尚书都在此处,可以讨议一下派遣军医之事。”

 文学


  古忠应下,亲自出去请人。

  不一会儿,他一脸憋笑的领着周满进来。

  皇帝抬头看见盛装耀眼的周满,手中的笔顿住,墨汁就把折子给污了,他丢下笔,诧异的看向周满。

  另外三位尚书也都张大了嘴巴看向周满。

  周满一路走来碰见的同僚都是这样的神色,她已经见怪不怪,因此面色很平淡的举手和皇帝行礼。

  皇帝抬手,“免礼。”

  他上下打量周满,没忍住,啧啧两声问,“爱卿这是?”

  周满心无波澜的道:“臣进宫来谢陛下厚恩。”

  “哦。”皇帝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那你这打扮……”

  周满:“……陛下,这是郡主的服制,臣并没有违制。”

  “是是,”皇帝顿了顿后才找到自己的语言表达,“朕的意思是说,你怎么不穿官服?呃,自然,穿这身衣裳也没有错。”

  周满大受打击,她进宫前还高仰着脑袋,想着让众人惊艳一番呢,没想到惊艳没有,倒是惹了这么多异样的目光,她不由怀疑起自己的审美来,“陛下,难道我穿这套衣裳很怪异吗?”

  皇帝摇头,看向他三位尚书。

  三位尚书:……

  见皇帝和周满都看过来,三人只能齐齐摇头,赵国公道:“周大人这套衣裳并没有违制。”

  皇帝就瞥了一眼大舅哥,觉得他真笨,也不知道赵国公夫人这么多年是怎么忍得了他的。

  皇帝道:“很好看。”

  崔尚书和刘尚书也鄙视的看了赵国公一眼,一人道:“周大人穿上这套衣裳气质卓然。”

  另一人道:“冠绝群芳。”

  虽不知道这夸奖中有几分客套,四人加起来也都超过一百五十岁了,但周满依旧高兴起来,心气平和了许多。

  周满再次和皇帝行了一礼,真心实意的道:“臣谢陛下赏赐,今后会更加努力的为陛下,为我大晋效力。”

  “好,”对着身着华丽衣裙的周满,皇帝实在开不了口提起军医之政,打算下次再议此事,于是道:“明达也在后宫,你去给皇后请安吧。”

  周满躬身行礼退下。

  皇帝和三位尚书目送周满出门,许久都没开口说话。

  皇后和明达对周满的盛装就要正常很多,俩人眼中闪过惊艳,伸手便把人拉起来打量,“你这身打扮可真好看,今天是有什么喜事吗?”

  周满将皇帝的赏赐说了,和皇后笑道:“臣进宫是来谢陛下和娘娘厚恩的。”

  皇后笑道:“这本就是你该得的。”

  皇帝体内的丹毒清了,身体好转的事皇后是知道的,她看了看周满今日的打扮,笑道:“你这样打扮很好看,以后可以经常如此。”

  转头吩咐宫人去拿了些首饰和布料来送周满,“这是给你的贺礼。”

  周满一脸懵的看着,“娘娘,我是来谢恩的。”

  皇后笑:“那就一道谢了。”

  周满只能接下。

  等走出皇宫,周满才扭头回去看了一眼宫门口,问明达,“我这样打扮很奇怪吗?你看一路上好多人都惊讶的看着我。”

  “那是因为你平日不着华服,也不施粉黛,所以今日惊艳到他们了。”

  “真的?”

  明达肯定的点头道:“真的。”

  马车朝皇城外去,一路上不少官员都探头往路上看,可惜没看到车里的人。

  听说周大人今日盛装进宫,艳如桃李啊,可惜他们没看见。

  周满带着皇后送的礼物回家去。

  难得有假期,周满心神放松,第二天直接睡到日上三竿,要不是肚子饿了,她都不想起床。

  用过早午饭,周满叫来白景行小朋友,“走,今日带你去看你娘给你挣下的家业,再去看一下大宝儿。”

  白景行立即把玩具收好,屁颠屁颠就跟着母亲跑了。

  周满直接去公主府找明达和白若瑜小朋友,邀请他们一起参观她的郡主府。

  两家就在一条街上,只是大门开的方向不一样,周满家的后门对着公主府的院墙。

  此时后门关闭,里面工部的匠人距离后门有点儿远,因此叮叮当当的没听见人敲门。

  周满又懒得转到正门,干脆一挥手,对护卫们道:“跳进去开门。”

  护卫们:……

  他们默默地跳墙进去,但不一会儿又跳了出来禀报:“娘子,里面也有锁。”

  “那就去找人来开锁呀,你跳出来做什么?”

  护卫只能又翻墙进去,白若瑜小朋友和白景行小朋友手牵着手站着一旁,仰着小脑袋一脸羡慕的看着,“会飞耶。”

  周满就撺掇他们,“等你们再长大一点儿,你们也学。”

  明达没有表示反对,一行人站在路上好一会儿后门才打开,一起来的还有负责的工部吏员。

  他毕恭毕敬的上前给明达和周满行礼,“郡主殿下,这郡主府我等还未修缮好,怕是还得等一段时间才能交付。”

  周满问:“我们可以进去看看吗?”

  “自然可以,郡主请。”

  一行人便进去,这是后门,连通的是后花园的一角,里面草木萧瑟,正有人在院子里挖坑,似乎是准备移栽花木。

  周满看见,不由道:“这时候移栽花木得多费钱啊,回头未必能活。”

  吏员尴尬的道:“工部和殿中省催得急,所以……”

  周满想到婆婆的爱好,以及现在自家花园里的花草树木,不在意的挥手道:“让人把这些地都整理好便可,不用你们移栽了,回头我们自己管。”

  吏员眼睛大亮,这样一来不仅节省了时间,还节省钱财啊。

  郡主府自然是比不上公主府大的,但也不小,竟然和周宅差不多一样大,不过里面的布置和园子远比不上周宅。

  明达走在她身边道:“这宅子原先是我一姑母的,不过她过世有七八年了,之前是随夫家住在华阴,后来她病逝,这园子里东西都被带走,这儿便空了下来。”

  不管是公主还是郡主,死后没有接爵的人,公主府和郡主府一般都是要收回公中的,不过里面的东西其家人可以搬走。

  和太子送给周满的那套宅子不同,这一套是朝廷给周满封爵的府邸,不能买卖,只能在她活着的时候居住。

  不过周满还是很满意,她觉得自己再活过六七十年不成问题。

本文标签:彻底征服美丽端庄的麻麻

上一篇:接了一个外国客人太大|沉沦的熟妇教师

下一篇:老师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亲子乱小说在线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