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老师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亲子乱小说在线阅读

2021-10-16 08:24:3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一直在暗中看着一切的陆思川,见小厮回府放人,眼底划过一抹隐蔽的光亮。

  随后便趁着混乱,将他竞标成功后,背地里面用燕池几个,百姓们看重的和其他城镇往来的生意做筹码,来给自

一直在暗中看着一切的陆思川,见小厮回府放人,眼底划过一抹隐蔽的光亮。

  随后便趁着混乱,将他竞标成功后,背地里面用燕池几个,百姓们看重的和其他城镇往来的生意做筹码,来给自己换取更大利益的证据,悄悄的丢在围观的百姓脚下。

  “何人打我?”脚下被丢了证据的百姓,被人给突然拍了一巴掌,顿时火了。

  可转过头的时候,却发现根本没人在自己身后,他因为来的迟,没能凑上热闹就是最后一排。

  刚觉得奇怪的时候,就突然觉得脚下踩到了什么东西,垂头把东西给捡起来。

  等细细看了一遍后,怒火中烧,直接冲进去,从一旁随手抓个东西就砸在沈坤的身上。

  “好你个沈坤,表明上让人把桥头的生意和凑出来的资金给你,到头来你竟然用大家的血汗钱来做这种龌龊事!”

  随之便把手里面的证据,摆在围聚的一众百姓们的眼前,让他们认清楚沈坤的真实嘴脸。

  有了陆思川这暗中添的一把火,沈坤当下就被众人讨伐喊打的拉下首富位置。

  ……

  回沈府拿东西的林萧柔,刚到门口,就一看到刚从里面出来的许凝。

  “许凝!”

  她走上前去,伸手一把抓住人,“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许凝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凑巧,居然碰见她。

  许凝将手腕从林萧柔的手中抽出来,面不改色,“我不过就是刚巧听闻了些事情,打算过来找沈坤,没想到他不在。”

  她话是这么说,但旁边的林萧柔却没有那么轻易相信。

  对于此事,林萧柔也不想去纠结那么多,转头便直接质问,“你究竟从何处得到的消息,竟然先我一步把那个瑶国男子给带走了?”

  见她突然问起瑶国男子,许凝心下隐约之间有了些许猜测……

  她不打算回答,露出一副意外的神色。

  “林姑娘怕是打听错了事情,我这可不是因为他是瑶国人,才把他给带回去。不过是那日来这燕池,恰巧碰到他被人打骂的场面,觉得他很是可怜,这才想着把人给救下来而已。”

  “不可能!”林萧柔根本不相信她的话,直接出言反驳。

  “你不知道他的身世,又怎么可能会那么凑巧来到燕池,还正好把他给救下来?这燕池可怜的人又不是只有他一个人!”

  见她依旧一幅不依不饶的追问姿态,许凝心下多多少少有些不耐烦。

  “林姑娘,我想我把话已经说的足够清楚了。你口中所说的那些我确实不知道,更不知道什么瑶国人和燕池之间的渊源,只是凑巧路过救了个可怜人。”

  她把话给说到这份上,微停顿片刻钟,这才接着说了下去,“至于林姑娘你究竟相信还是不相信,那就并非是我该考虑的事情了。”

  许凝冲她点头浅笑,随后便直接转身离开。

  “许凝!”林萧柔气急败坏的跺脚。

  但眼前人却是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虽说她觉得许凝肯定知着了不少的瑶国内幕,否则不可能有这么凑巧的事情。

  只是她没有证据,也总不能毫无证据的就强硬把人给留下来逼问。

  旁边的丫鬟看许凝就这样走了,小声询问,“小姐,现在瑶国男子就在她的手里,就真的这样直接把她放走吗?”

  “否则还能如何?”

  林萧柔心下也自是极度不情不愿,却又无可奈何,“她一个活生生的人,又没犯法,难不成我还能绑架她,逼迫她说出来真相?”

  虽说林萧柔在背地里面给许凝下了不少的绊子,但说到底,她心底还是恪守规矩的,不可能做出来这种事情。

  从而此刻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许凝离开,却是除了干着急之外,没其他办法。

  她在原地站着沉默了一会儿后,这才吩咐,“你现在跟上去盯着她,我就不信抓不到她的把柄,这个瑶国男子我一定要带回去。”

  丫鬟有些犹豫起来,“可是小姐,奴婢去跟踪她,那您……”

  林萧柔看她磨磨唧唧,越发不耐烦,“让你去你就去,哪来那么多的废话,待会儿要是跟丢了,就拿你是问!”

  一听这话,丫鬟也顿时不敢再多说其他,立马就跟在许凝刚刚离开的方向追上去,避免到时候真的可能会把人给跟丢,导致到时候自己被惩罚。

  也出于这点,当丫鬟追上去后,便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跟着,避免可能会被察觉。

  等到她一直跟踪到许凝即将回租下来的院子的时候,突然看到不该出现在这里的陆思川。

  “陆将军?”丫鬟瞪大了眼睛,实在是有些难以置信,“陆将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是和许凝在一起?”

  她躲在角落里面自言自语,实在想不通眼前的这一切。

  可就在她疑惑不解的功夫,那边的许凝和陆思川已经一起进了宅子里。

  眼看着院子门被关上,丫鬟也知道自己只能够跟踪在这里,毕竟她用不能跑进去打探。

  从而当她在角落里面又待了会儿,确定人不出来以后,这才匆匆的回去找了林萧柔。

  “小姐,奴婢发现了个不得了的事情!”

  看她这般激动的模样,林萧柔下意识以为她打探到的是有关于那个瑶国男子的事情。

  她双眸一亮,立马追问:“发现了什么不得了事情?”

  “奴婢刚刚去跟踪许凝的时候,竟然看到了陆将军!而且两个人还一起进的同个宅子!”

  “什么?!”

  本来还异常高兴的林萧柔,突闻陆思川和许凝在一起,整个人的面色都在瞬间中变了,“陆思川怎么可能会和她在一起?”

  “奴婢看的是千真万确,那确实就是陆将军,绝不会有错。”

  林萧柔也当然心知肚明,自己的丫鬟不可能欺骗她,而且光天化日的,也没那么容易看走眼

林萧柔突然暴跳如雷,整个人都深陷在怒意和嫉妒下。

 文学


  她咬牙切齿握紧双手,“许凝还真是好手段,她肯定是耍了什么手脚,才把陆将军给勾引过来的,怪不得我说她怎么敢一个人都不带就出门!”

  她在说完这话之后,当即决定下来。

  “我要亲自去跟踪他们,我倒要看看她许凝到底有什么本事,竟然能把陆将军给带过去!”

  此刻林萧柔,已然把瑶国人的事情给完全抛之脑后。

  “小姐?”丫鬟完全没想到,林萧柔竟然打算亲自去跟踪这两个人。

  而且她这想要询问的话,连说都还没说出来,便是看到林萧柔已经直接往宅子那边走过去,目的也是十分的明显。

  见此,丫鬟也顿时不好在多说其他,只能够选择跟在后面一起前去。

  二人刚抵达许凝租下来的这个宅子时,便正好看到陆思川从宅子里面出来。

  他往四下看了一眼,随后往南边走了过去。

  “小姐,要不要跟……”

  丫鬟还没完全问出来,就见林萧柔直接跟上去了,她只好继续跟在后面。

  相较于懂得武功的丫鬟,林萧柔根本不懂武功,也不知道该怎么跟踪人不会被轻易察觉,从而她这边跟踪了还没一会儿的功夫,就被走在前面的陆思川给发现。

  只见他突然停下来,走到旁边的一个卖镜子的摊子停下。

  借着摊子上面的镜子,不动声色的往后面照了照。

  哪怕这铜镜照的没那么清楚,却也足以让陆思川分辨出来,隐藏在不远处的林萧柔和丫鬟。

  他虽说知道林萧柔也来了燕池,却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发现到他,甚至还像现在这样在他身后跟踪着。

  摊主见陆思川半天不说话,便笑眯眯的主动询问着,“公子这是要给家里买铜镜,还是要给心上人买?要是给姑娘家买,您手上那款就很是不错的。”

  被询问的陆思川,放下铜镜从旁边拿了串挂饰,随后掏出一块碎银子。

  “不用找了,若是待会有两个穿着鹅黄色和浅蓝色长裙的姑娘过来,你便将这字条转达给他们。”

  “好嘞!”

  摊子主一看陆思川这么大方,拿了个不值钱的挂饰,却是能够给一锭碎银子,自是乐的开心,“您放心,只要这两个姑娘来,我肯定把这个字条亲自交到他们的手里面!”

  陆思川随后又故意在摊子前面停留一番,为的就是让跟踪他的林萧柔好奇,他刚刚在这里说了什么,又买了些什么,能待这么久。

  等到他觉着时间差不多后,这才继续往南边走。

  躲在后面的林萧柔一看他继续走了,立马追上去。

  可陆思川既然已经发现他们二人,又怎么可能还会让他们继续跟着自己?

  便是在短短十几息的时间里面,就此隐匿在人群之中,随后突然消失在了他们两人的面前。

  “人呢?”

  林萧柔有些愣然的看着面前突然凭空消失的人,在原地转了一圈,这也是没看到陆思川的身影,“怎么跟丢了!”

  便是懂得武功的丫鬟,也根本没有看清楚陆思川是怎么眨眼间就消失不见的。

  虽林萧柔极其的不甘心,但人都已经突然消失,她又不知道对方去了何处,自然没办法再继续追下去。

  转身就去了陆思川刚刚待了会儿的,那个卖铜镜的摊子前面,取出一锭碎银子询问:“刚才来你这里的男人同你说了些什么?有没有提过他打算去何处?”

  这摊主也没想到陆思川所说的两个女子,竟然来的这么快。

  而且对方也大方的很,也给了他一锭不小的碎银子。

  他乐呵呵的把银子给拿过去,随之从旁边的铜镜下面,取出来一张折叠的纸条。

  “这是那位公子留下来的纸条,他嘱咐我,说是待会儿要是有穿着鹅黄色和浅蓝色长裙的两个姑娘过来,就把这个转交给他们。”

  林萧柔听得这话,身子顿时一僵。

  若是说刚刚她只以为自己是跟丢了人,现在听得这话,还如何不知道她这是已经被发现了?

  她心下的情绪有些复杂,但还是伸手把纸条给接过去。

  她将纸条给展开,上面只有短短的一行字:林姑娘,请自重,莫要在再继续干扰我做事。

  旁边的丫鬟,见自家小姐看完那字条之后,半天不说话并且脸色难看。

  也差不多能够猜的出来,这字条里面肯定说的不是什么好事儿,顿时不敢吱声,只是在旁边老老实实的待着。

  那得了两锭碎银子的摊主,却是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弯弯道道,以及林萧柔和陆思川之间的瓜葛,“姑娘可要和刚刚那位公子一样,买个挂饰?”

  “回客栈!”林萧柔根本不搭理那个摊主,甩袖对身旁的丫鬟吩咐着。

  丫鬟一看林萧柔怒了,立即低垂着头,不发一言的跟在后面离开。

  二人刚回了他们如今住下的客栈没多久。

  这房间门就被敲响。

  丫鬟前去开门,看到门口站着的竟然是看起来有些邋里邋遢的沈坤,也是一脸意外,“怎么是你?”

  沈坤探头往里面看进去,“林姑娘可在?我有话要同她说。”

  丫鬟知晓,自家小姐现在心情差得很,加上之前就已经和沈坤说的很明白,让他以后别在过来。

  别说是现在放沈坤进去找林萧柔,恐怕是她自己进去多问一句,这回过头来就得是她的问题。

  直接冷脸驱逐,“我家小姐之前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还请沈公子以后别再来找我家小姐。”

  语罢,便直接当着沈坤的面把门给关上,根本不给他半点说话的机会。

  他这被赶出来的一幕,正好被同酒肆的肖子恒给瞧见。

  “沈坤,看来人家林姑娘可是见都不想见你。”肖子恒一脸嘲讽的看着他。

  “依我看,你还是老实点,别在人家姑娘面前,丢了咱们整个燕池人的脸,还以为我们燕池人都和你一样。”

  沈坤刚要回怼过去,便是在肖子恒的身后看到了许凝!

  “许凝!”沈坤死死地盯着她,眼神里充斥着狠毒。

  而肖子恒见他针对许凝,则是冷笑一声,直接忽略他,同许凝一起离开。

  “许凝,一切都是因为你!如果不是因为你……”沈坤话尚未说完,便见一个黑衣人突然出现,将他拉进一个组织。

本文标签:老师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

上一篇:彻底征服美丽端庄的麻麻*办公室人妻欲仙欲死

下一篇:岳的手伸进我的内裤(舔下面)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