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岳的手伸进我的内裤(舔下面)最新章节列表

2021-10-16 08:27:0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做的素菜,却也是色香味俱全的。

  明辉几人已经知道舅太爷去世的消息,他们清楚哪怕没耽搁,他们也赶不回来。

  周书仁见儿孙都坐好,拿起筷子:“吃饭。”

  一

做的素菜,却也是色香味俱全的。

  明辉几人已经知道舅太爷去世的消息,他们清楚哪怕没耽搁,他们也赶不回来。

  周书仁见儿孙都坐好,拿起筷子:“吃饭。”

  一大家子许久没一起吃饭了,饭桌上,周书仁没问明辉水贼的事,而是关心孙子的身体,周老大人几人时不时插几句。

  饭后,周书仁没留孙子说话,让孙子和孙女回去好好休息,一路辛苦需要好好的调养几日。

  等只剩下老两口,周书仁坐在妻子身边,“咱们刚来的时候家里才几口人,现在三桌子都坐不下了。”

  竹兰,“怎么突然感慨起来了?”

  “四舅去世后,我就觉得时间过得快,一转眼没多久又要过年了,又是一年啊。”

  竹兰笑着,“是啊,又是一年,玉蝶要及笄了。”

  周书仁冷哼一声,“你不说我都忘了,最近柳老大人想将两孩子成亲的日子定下。”

  竹兰不想这么早嫁孙女,“及笄后再说。”

  周书仁,“我也是这么回的,几个孙女多留几年。”

  孙女没出嫁才能过的自在,出嫁就身不由己了,想想大孙女随夫赴任,二孙女困在汪家后宅,每日忙不完的事,还要孝敬长辈照顾丈夫儿子,二孙女是最累的。

  汪家,汪蔚听娘子哼曲,“明辉几个回来,娘子这么高兴?”

  “他们回来,娘就不用担心了,最近娘都瘦了。”

  汪蔚,“明日多带些补身子的补品给岳父岳母。”

  玉露应着,“好。”

  汪蔚语气歉意,“我明日要跟侍郎办差,没办法陪你回去了。”

  玉露高兴相公的重视,“我知道你忙,你办差照顾好自己。”

  汪蔚没有子嗣的压力,身上只有身为嫡长的沉稳,侧头看着娘子,“等过两年,我们再要个闺女可好?”

  玉露已经被两个儿子占据了太多精力,尤其是小儿子,家里惯着淘气的不得了,她也想要个香香的闺女,只是,“女儿是说来就能来的?如果还是臭小子呢?”

  汪蔚想到小儿子的皮实,瞬间头疼了起来,前日打碎了他心爱的花瓶,他的重话还没说出口,奶奶就将孩子抱走了!

  玉露见相公郁闷的样子噗呲笑了。

  汪蔚也跟着笑了,他真没想到有一日他会为儿子多头疼,他没成亲就担心子嗣,还偷偷吓过自己,深怕他没子嗣,谁能想到刚成亲几年,他已经有二子。

  次日,明辉去了隔壁荣安侯府,他陪着明腾抄经文去了。

  玉宜和玉娇来了主院,竹兰打量孙女们的神色笑了,“看来昨晚休息的很好。”

  玉宜笑着,“回家心里踏实了,我们回去没一会就睡着了,外面天亮才起身。”

  玉娇,“还是家里好。”

  竹兰示意清雪去拿些果子和茶水过来,对两个孙女道:“奶奶好奇你们一路的见闻,今日好好和奶奶说说可好?”

  玉宜的确有一肚子的话要和奶奶说,“好。”

  果子很快端了上来,玉娇拿起苹果,“在外想吃新鲜的果子都难,我要多吃几个。”

  玉宜道:“在外有冻梨等冻着的果子,我没敢让妹妹多吃。”

  “这丫头就该管着。”

  玉娇忙道:“我现在很听话的。”

  随后的聊天中,竹兰知道水贼的经过,然后对明腾的桃花运一言难尽,却高兴出门一趟,孙女们长了许多的见识。

  又过了一会,玉露带着两个孩子回来了,玉蝶和玉雯听到消息来主院,姐妹几人聊的十分热闹。

  几姐妹聊着聊着就说到了及笄,玉蝶要礼物了,“你们可要好好的准备礼物。”

  玉露轻笑,“我一直记着,早就准备了。”

  玉雯弯着嘴角,“三姐姐,我也准备了。”

  玉宜乐了,“巧了,我在宁州就准备好了。”

  玉娇伸出手,“还有我,我给三姐姐的礼物花了我不少银子呢!”

  玉蝶一听好奇了,“你们都准备了什么礼物?”

  姐妹几人闭口不言,玉蝶一看问不出什么,反而算着,“我及笄后就是玉宜,然是玉雯。”

  这一声玉雯语气十分的重。

  玉雯起身,“时辰不早了,我先回去休会。”

  出了屋子,玉雯伸出手,“又下雪了。”

  大丫头,“小姐我们快些回去,您别受凉。”

  玉雯却不想回院子了,“我们去园子逛逛。”

  下衙门,翰林院门口,卓古瑜对顾昇道:“你很缺银子?”

  顾昇不喜欢卓古瑜,“这是我的事。”

  卓古瑜嘴角含笑,“我想要一副雪景图,去画楼几次都没找到满意的,你卖我一副如何?”

  顾昇感觉到同僚看他的目光,心里嗤笑一声,他如果真迂腐在意虚名,他入翰林院就会拒了所有求画的人,“好啊,我的画可不便宜。”

  卓古瑜,“我出得起。”

  昌义刚才故意停顿,现在听完对顾昇点点头走向自家的马车。

  顾昇的马车也到了,见是自家哥哥,“哥,今日怎么是你来接我?”

  顾彦笑着,“我岳父送了半只羊过来,今日正好下雪,你嫂子就炖了羊肉锅子,我来接你一起吃。”

  顾昇,“我正好馋羊肉锅子了。”

  “今日多吃一些好好补补。”

  顾昇没坐到马车内,而是和哥哥一起坐在外面,离开翰林院,因为下雪街上没有多少行人,只有行驶的马车。

  顾彦侧头看向弟弟,他对现在的日子很知足,最惦记的是弟弟,忍了忍道:“上次是不是我猜错了?”

  顾昇反应一会,笑而不语,周昌忠许久不来顾家,他自从上次画楼一别再也没见过周四小姐,可他日日与周大人在翰林院见面,这就够了。

  顾彦越来越看不透弟弟了,随后一笑,打小就是弟弟当家,他也不用多操心。

  周侯府,竹兰听书仁的话,“真的?”

周书仁拉着媳妇坐下,“自然是真的,印刷好的书已经送到京城私塾,皇上的意思年前先在京城推广,年后再送往各州。”
 

 文学

  竹兰,“我以为要等庄子改变才会推广出去。”

  “高兴吗?”

  “高兴啊。”

  周书仁也高兴,下午皇上告诉他,他觉得黑压压的天空都不压抑了。

  晚饭后,两口子谈论了教育,说了许多,竹兰还拿笔记了下来,人老了记性不大好,现在想到什么需要记下来。

  晚上睡觉,竹兰牵起书仁的手,“你还是太瘦了手干巴巴的。”

  周书仁捏了下媳妇的胖手,一捏一个坑,沉默了。

  竹兰睁开眼睛,“怎么不说话?”

  “说什么?”

  竹兰,“算了,你吃不胖的。”

  周书仁摸着脸上的褶子,太瘦也不好,瞧着比媳妇大很多一样,“睡觉吧。”

  竹兰今日高兴有些睡不着,“再聊聊?”

  周书仁不想谈论胖瘦的问题,“聊什么?”

  竹兰小声的道:“随着年岁的增长,我时不时会想我们死了会不会回去?”

  周书仁许久没想过这个问题,“你希望回去吗?”

  “想啊,我还没结婚呢。”

  周书仁轻笑出声,“你都当太奶奶了。”

  竹兰语气轻快,“现代是现代。”

  周书仁握紧媳妇的手,“那我再娶你。”

  竹兰弯着眼睛,“那可不容易了。”

  周书仁唇角微勾,人一定要娶的,这一晚两口子难得回忆现代生活,说了许久。

  次日,竹兰看了老家的信件好心情就没了,李氏的爹去了,娘也跟着走了,嘟囔着,“身体不错,怎么一场病人就没了。”

  李氏接到消息也懵了,拿着信的手都在抖,周老大忙扶着娘子。

  竹兰算着岁数,李氏的爹娘六十多快七十了,在古代是长寿了,李氏爹娘当年田里讨生活,身子骨还是亏空的厉害,能活六十多也因晚年享福。

  李氏已经哭出声,却没开口说要回娘家,爹娘已经下葬,她回去也晚了。

  竹兰听李氏哭声心里跟着难受,明明她叫大儿子和大媳妇来聊天的,刚才他们还开开心心的,“信上说,亲家公和亲家母是笑着走的。”

  李氏听了更难受了,眼泪一直流着,“明明说身体不错的。”

  竹兰问,“你要回去祭拜吗?”

  李氏沉默的流眼泪,好一会才说,“儿媳想去寺庙为爹娘捐香火钱。”

  竹兰应着,“好。”

  古代远嫁女太难了,现在又是冬日,回去一趟就更难了。

  李氏哭了一会,精气神没了,起身回自己院子。

  竹兰坐在窗边沉默,人都会联想,她很自然的想到自己,不知道坐了多久,腿麻了才回神。

  侯府本就因荣裕愓去世穿着素净,大房也不用换衣服了。

  次日,大房除了文月几个孩子不能出门,都去了寺庙,下午天擦黑才回来,回来没多久,李氏就病了。

  最近李氏本就憔悴,又失去了爹娘,病来的很凶,高热反反复复的,吓坏了大房所有人。

  竹兰晚上休息也不踏实,迷迷糊糊的,她一直让清雪盯着,早上起来得到李氏降温的消息。

  饭后,竹兰去看李氏,李氏躺在床上,大儿子正亲自喂粥,还哄着道:“不想吃也吃一点。”

  竹兰看得清楚,大儿子被吓到了,眼底都是红血丝,一定偷偷哭过。

  李氏浑身难受,听见到婆婆声音,紧张的道:“娘,您别走近免得过了病气。”

  她爹娘就是生病走的,她真怕了。

  周老大放下碗筷起身,“娘,这里有儿子,您放心好了。”

  竹兰见李氏已经拉着被子蒙住头,这心暖呼呼的,对儿子点点头转身出了卧室,没坐下一会,周老大端着碗出来了,竹兰见吃了大半碗的粥放心了。

  周老大道:“让娘担心了。”

  竹兰,“你也多休息。”

  周老大脸上有了一丝笑,“嗯。”

  母子二人又说了几句,冉婉和刘佳过来,由两个儿媳妇照顾,周老大趁机休息一会。

  竹兰出了大房,见赵氏和苏萱一起走过来,“你们大嫂刚喝了药休息。”

  赵氏,“那我们下午再过来。”

  苏萱走上前扶着婆婆,“娘,儿媳送您回去。”

  “好。”

  晚上,周书仁急冲冲的回来,见媳妇没事,担忧的心才平静,“今日可有哪里不舒服?”

  竹兰,“没有,我挺好的。”

  老大怕她过了病气,让大夫给她诊脉,她的身子骨挺好的。

  周书仁,“今年不是好年月。”

  对于周侯府不是。

  竹兰,“是啊,今年的确不好。”

  因为李氏病了,周侯府更安静了,送到侯府的帖子都拒了。

  昌忠也不出门了,整日陪着娘,竹兰清楚儿子的害怕,接连面对死亡,儿子怕父母也离他而去。

  竹兰放下手里的书,“你不用守着娘。”

  昌忠压不下心里的担忧,他从不觉得爹娘年纪大了,他的潜意识里爹娘会看着他成亲生子长命百岁,看向娘头上的白发,“娘,儿子想陪着您。”

  现在的他正视爹娘的年纪,他怕了,这些日子日日做梦。

  竹兰失笑,“我和你爹身子骨挺好,我们一定看你成亲生子。”

  昌忠起身头枕在娘亲腿上,“儿子希望您和爹永远陪着儿子。”

  竹兰摸着儿子的头,哪里有永远,问着,“你可有想过娶什么样的姑娘?”

  明年玉蝶及笄,儿子也不小了。

  昌忠闷声道:“爹娘喜欢儿子就喜欢。”

  竹兰惊讶,“你不是想找个自己喜欢的吗?”

  昌忠摇头,现在他心里爹娘最重要,“您和爹的眼光好。”

  竹兰失笑,儿子还小,又想着为了儿子,她和书仁也要努力活着。

  清雪进来,“卓大人送帖子给小公子。”

  昌忠抬起头,“他怎会给我帖子?”

  说着拿过帖子,“赏画的帖子?”

  竹兰拿过来,“我听你四哥说卓古瑜买了顾昇的画。”

  昌忠真没关注过,顾昇入翰林院后,他和顾昇的来往就少了,反正有四哥在,“卓古瑜不会鉴赏顾昇的画吧?”

  竹兰,“我听你爹说,最近顾昇时常入宫。”

  昌忠玩味了,“儿子会参加。”

  随后叫来贴身小厮,让小厮去打听是否邀请了未来驸马。

本文标签:岳的手伸进我的内裤

上一篇:老师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亲子乱小说在线阅读

下一篇:2021最热门(校花高潮抽搐冒白浆)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