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这瓶红酒是给你下面的(宠妃紧致h)全文阅读

2021-10-16 08:32:2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还是上次的那位张经理出来迎接,看到他们几人,微笑着打了招呼。

  “顾先生,我已经安排厨房准备了,你们先去房间稍坐一会儿!”容勋在night有自己的专属包间,他们几个

还是上次的那位张经理出来迎接,看到他们几人,微笑着打了招呼。

  “顾先生,我已经安排厨房准备了,你们先去房间稍坐一会儿!”容勋在night有自己的专属包间,他们几个一般都是用他的。

  顾承轩点点头,张经理还有事情要做,道了声就先离开了。

  顾承轩伸手按电梯。

  “愿西,找套你的衣服给我穿,我穿着这身,太不方便了。”程烟花已经不知道多少次踩到裙摆了,实在是忍受不了了。

  唐愿西瞅了瞅她拎着裙子,浑身不自在的样子,有些不厚道的笑了笑。

  “行。”她爽快的同意了。

  她们的对话,顾承轩自然听到了,“你们先上九楼,9009包间,我去拿行李箱。”

  电梯来了,唐愿西拉着程烟花,先进了电梯。

  “你俩到底什么情况?”见电梯门关上,唐愿西赶紧问道,她都憋了一路了。

  程烟花提着裙子,尽量不让自己踩到,“我们没什么关系!”她头都没抬,就回了这么一句。

  “没关系大半夜的厮混在一起?”唐愿西斜了她一眼,“我看顾承轩现在挺上道的,比以前乖多了。”

  愿西居然用乖这个字来形容他,程烟花觉得自己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真的没什么,很清白的关系。”程烟花再三强调。

  清白两个字,特意加重了语气。

  唐愿西没说话,撇撇嘴,一脸的不相信。

  两人乘着电梯很快的到了九楼,找到9009号包间,推开门的瞬间,两人下意识的对视了一眼。

  唐愿西抢在程烟花之前咽了口口水。

  这次轮到程烟花鄙视她了。

  她们上次也来过九楼,进过VIP包间,不过那间和这间的差别,可不是一点半点。

  这间包间保守估计得有三百个平方,分为好几个区域,中央是点歌台,配有整座的真皮沙发,边上的房间是影音室,星空吊顶,浪漫非常。

  再往里走,是一间麻将室,旁边还有一间房,整面的酒柜,摆满了各国的名酒。

  最里面一间房,看起来是个餐厅,长餐桌很是气派。

  还有两个卫生间,每间都比她们家的客厅都大。

  “这些人真他大爷的会享受。”唐愿西瞅着这包间精致奢华的装修,扶着墙,感慨万分,“下辈子,我一定要做个有钱人。”

  “对,下辈子我也要做有钱人。”程烟花也咽了咽口水,忍不住说道。

  “你也不用等到下辈子了。”唐愿西回头,冲她挑挑眉,“你努努力拿下顾承轩,你这辈子就能过上这种生活。”

  程烟花看着这包间,张了张嘴,愣是一句话没说出来。

  顾承轩推门进来,把行李箱推到她们面前,“去换吧!”

  “谢谢。”程烟花道了谢,一手拉着拉着行李箱,一手拽着唐愿西,进了洗手间。

  顾承轩在饭厅的椅子上坐着,面无表情的一张脸。

  洗手间分干湿区,程烟花在内间换衣服,唐愿西就半靠在外间的洗手池边陪着她。

  程烟花换完衣服出来,只见唐愿西对着镜子正在洗脸,她随意的抽了两张纸,擦了擦脸。

  程烟花一手拿着那件绛红色的裙子,一手拿着那套珠宝。

  她时时刻刻,每分每秒都记得很清楚,这是个九位数的炸弹。

  “今天到底怎么了,给我打那么多的电话?”唐愿西洗好脸,偏过头看向她。

  顾承轩在场,她一直没好直接问。

  “宁忠明,他来京城了!”程烟花看着她,轻轻开口。

  听到程烟花的话,唐愿西好看的眉下意识的一皱,“他居然还活着,老天到现在还没收他!”

  唐愿西有种想骂人的冲动。

  “他现在是华星娱乐的第二大股东。”程烟花继续道:“今天看到他这副风光无限的样子,那一刻,我恨不得在所有人面前戳穿他那张虚伪的面孔。”可是,则星在场。

  唐愿西眼中无比的心疼,她攥了攥手掌,“当年的事,你到底掌握了多少证据?”

  程烟花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唐愿西,不说话。

  沉默了许久,还是缓缓的摇头。

  当年程家突遭变故,程烟花变卖家产还债的时候,发现了一些很不对劲的事情。

  爸爸的私人账户上几乎没钱了,她找了很久,发现爸爸曾给宁忠明转过好几笔的大额资金,不仅这样,程家名下的几套房产,产权也早已变更到了宁忠明的名下。

  爸爸一向做事稳妥,为何会突然资金链断裂?又为什么会想到找高利贷借钱?

  还有,爸爸出事之前,给宁忠明打了太多的电话。

  这些事情,程烟花总觉得很不对劲。

  可是当时程家事发突然,程爸爸出了事,没多久程妈妈也出了事。

  烟火那时候又生病,财务公司的人又追的太紧。

  一切的一切,来的都太快了。

  等到事情好不容易平息下来,已经过了很长时间了,再想找些什么,也不大可能了。

  这件事,程烟花始终觉得,宁忠明绝对不是无辜的。

  可是这一切,她都没有证据。

  “烟花,你想怎么做?”唐愿西有些担心的望着她。

  程烟花的瞳孔微微动了动,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轻轻开口,“暂时还不知道。”

  唐愿西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她。

  每个人心底都会有伤疤的,烟花有,她也有。

  “他们都会有报应的。”唐愿西的手指无意识的划过洗漱台,目光幽冷。

  程烟花和她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没再说话。

  唐愿西拉开卫生间的门,程烟花跟在后面,顾承轩看她们出来,接过程烟花抱着的衣服。

  他的动作一顿,眼光凝在程烟花的脸上。

  “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吗?”程烟花看着顾承轩一直盯着自己,有些奇怪的问道。

  顾承轩收回视线,“饿了吗?”

  “好像有点。”程烟花腾出来的手,有些不好意思的按了按肚子。

  其实赵君怀和高铎,他们真的很不够意思,支使了她一整天,连顿饭都没舍得请她吃。

  想着,忙将手上的珠宝递给顾承轩,“这个你帮我交给赵先生吧!”

  不是她想麻烦顾承轩,只是这玩意放她这,估计她今晚是别想睡得着了。

  顾承轩没说话,只是接过珠宝,连同着那件裙子,随手就放在了旁边的柜子上。

  “你先吃饭,我去打个电话。”他把程烟花她们带进饭厅,轻轻道。

  满桌的美食,唐愿西什么都顾不得了,拉着程烟花就坐下来,直接开动。

  night的饭菜,还真的不是一般的水准。

  顾承轩出了9009包间,走到逃生楼梯门口,拨通了电话。

  “喂!”赵君怀的脑袋从被子里探出来,睡意朦胧的哼了声。

  “我在night组了个局,你把高铎和阿勋喊着,都过来吧。”顾承轩轻轻开口。

  赵君怀揉了揉眼睛,将手机拿远了一点,看清了来电号码的时候,整个人一个激灵,觉意瞬间散的差不多。

  “Ethen?”他有些不确定的喊出一个名字。

  这个真不能怪赵君怀大惊小怪,顾承轩一贯最是清心寡欲,什么会所,酒吧他都不去的,就是他们几个喊他,都得三请四催,连拖带拽,还要碰上他心情不错的时候,才有可能和他们一起。

  今天真的是活见鬼了,他居然主动组了个局。

  鸿门宴吗?

  这是他的第一反应 。

  “你快过来,需要你调解气氛。”顾承轩又道,语气是难得的软。

  赵君怀的睡意,这下是彻底的没了。

  “马上就到。”他从床上一跃而起,给了顾承轩肯定的答复。

  然后立刻又给高铎和容勋打了电话。

  高铎倒是还没睡,接到电话立刻出门取车,容勋睡得正香,被赵君怀吵醒,恨不得一掌劈了他。

  只见他在电话里激动的直叫唤,说是Ethen组的局。

  容勋一听,觉得有点意思,立刻换衣服,赶去night。

  顾承轩挂断电话,回到9009包间,饭厅里,程烟花正抱着唐愿西刚给她夹的一只蟹,大快朵颐呢。

  他站在门口,眼神一直望着她。

  她真的越来越会隐藏自己了。

  他没有听见她和唐愿西在卫生间里的对话,可是今晚,自从在酒会上遇见那个人以后。

  程烟花的情绪,就一直不大对劲。

  虽然,她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

  程烟花正在啃着呢,看到门口站立着的顾承轩,“你电话打完了啊,快来吃点东西吧,不吃的话,待会儿就没有了。”

  她和愿西的战斗力,很是惊人的。

  顾承轩唇角浮起一抹笑意,他坐到程烟花旁边,一起用餐。

  那三个接到电话的人,速度极快,三个人巧得很,正好在楼下碰上了。

  电梯里,赵君怀还是忍不住猜想,觉得他们肯定是哪里得罪了顾承轩,他才会大摆鸿门宴。

  他后悔的很,早知道穿个避弹衣过来了。

  对于他的不淡定,高铎和容勋都表示鄙视。

  程烟花吃的饱饱的,坐在点歌台前的沙发上,揉着肚子。

  赵君怀他们一推开门,看见程烟花的脸,几人对视了一眼,瞬间就明白了。

  “我就说嘛,大晚上把我们叫过来。”赵君怀忍不住的小小的抱怨了一下,突然看到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的唐愿西,一时愣住了。

  “唐姑娘,从英国回来了啊!”他主动打招呼。

  唐愿西吃饱喝足,心情不错,破天荒地对他笑了笑,态度好的很。

  容勋坐下,瞅了眼顾承轩,“速度挺快啊!”

  顾承轩面无表情。

“没想到你们还有下半场,早知道我就不先回去了。”顾承轩看着赵君怀自来熟的样子,微微垂了垂眼。

 文学


  他觉得喊赵君怀来,绝对是明智之举。

  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有赵君怀在,气氛总会很好的。

  有些人,天生就有社交牛逼症,赵君怀就是这样子的人。

  “打麻将啊!”唐愿西正在倒时差,精神好的不得了,见人够了,一时有些手痒,忍不住提议道。

  容勋眼光一亮,抬起一只手,“算我一个。”

  其实他们几个,都挺爱打麻将的,益智类的活动,多参与,有助于智力开发。

  平时陆明月和容诀也爱玩,无一和季舒阳瘾也大,一般在家都是这两对夫妻档对打,他和阿彻只有端茶递水的份。

  真是可悲的家庭地位啊!

  容勋越想,越忍不住想掬一把伤心泪。

  顾承轩坐在程烟花旁边,低头轻声道:“玩吗?”

  程烟花还没来得及说话,唐愿西的声音就传了过来,“烟花,你也上。”

  程烟花连连摆手,“我就算了。”

  唐愿西不理她,直接过来拉她,“你不上,我一个人没安全感。”

  程烟花站起来,可怜巴巴的小声道:“我的钱,每一分都是有血有汗的,输了的话,我会心疼死的。”

  在场的除了愿西,都是名副其实的有钱人啊,他们一晚上的消费,够她累死累活忙活大半辈子的。

  和他们打麻将,程烟花想,就自己那点家当,都不够他们塞牙缝的。

  唐愿西目光直接转向顾承轩,“烟花输了的话,都算你的,你没意见吧。”

  顾承轩望着程烟花,肯定的点点头,“输了是我的,赢了算你的。”

  “上道。”唐愿西忍不住表扬道。

  “夫妻档不许一起上,烟花上了,顾承轩你就别上了。”唐愿西掌握全局,指点江山。

  赵君怀看着唐愿西这气势,很是佩服。

  全京城估计找不出一个人能这样,把他们几个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顾承轩心情很好的样子,眼底也不那么漠然了,甚至藏了几分笑意。

  程烟花表面很淡定,内心晕头转向。

  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为什么还要和这些人打麻将,更莫名其妙的和顾承轩成了夫妻档。

  不过打麻将,她也挺喜欢的。

  而且,事实证明,她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

  不过……

  “愿西,你明天不上班吗?”程烟花好奇的问道。

  唐愿西无所谓的摆摆手,“上吊也得让人喘口气,我才刚回国,你明天也休息休息,咱今天就好好的放松放松,彻夜通宵的玩个够。”

  现在就剩一个席位了,是赵君怀还是高铎上呢!

  唐愿西的眼光在他们脸上转了两圈,玉手一指,对着赵君怀,道:“还是你来吧!”

  赵君怀甚至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他都没想到唐愿西会选他。

  他忍不住问道:“唐姑娘,为什么选我啊?”

  程烟花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赵君怀这句话,问的无比的娇羞。

  唐愿西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因为你看起来比较笨,你上的话,我更容易赢钱。”

  此话一出,容勋直接没忍住,笑的直捶沙发。

  高铎也勾了勾唇角,眼底的笑意很是明显。

  顾承轩和程烟花对视了一眼,程烟花垂下脸,咬牙憋笑,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赵君怀气得要死,可见唐愿西一脸坦坦荡荡的模样,他连说什么都不知道了。

  “那高铎你上,把她的钱都赢光。”赵君怀觉得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唐愿西得偿所愿。

  就这样定下来了。

  唐愿西,程烟花,容勋,高铎四人。

  几个人都进了麻将室,程烟花和唐愿西坐对面,容勋和高铎坐对面。

  顾承轩坐在程烟花身后,赵君怀也拉了把椅子,坐在唐愿西身后,“我倒要看看,你对上阿勋和阿铎,还能不能这么得瑟?”

  唐愿西看了他一眼,笑了笑,表情很是高深。

  “我们就是玩玩啊,你们财雄势大的,可别仗势欺人啊,玩小点。”唐愿西在开局之前,特意强调了一下。

  容勋心情很不错,“你说玩多大的?”

  唐愿西想了想,“一番两百!”

  容勋眉头一跳,这也太小了点吧,他们家那两尊佛每次玩都是一番两百万起步,每次一场下来的输赢,最起码九位数。

  当年季大哥就因为打麻将,把自己名下的欧洲两座城堡都输给了大嫂,各种珠宝名画,那就更别提了。

  最惨的一次,好不容易拉好的石油线,一宿麻将输的干干净净。

  可即使这样,季大哥还是越挫越勇,屡败屡战。

  最绝的一次,为了一场麻将,愣是从美洲大半夜的赶回来。

  相比较他们,容勋觉得自己平时一番二十万,真的算是小打小闹了。

  一番二百,他还真没玩过这么小的。

  高铎不反对,“蚂蚁腿也是肉,二百就二百。”

  容勋也没意见,反正玩玩嘛,总不能真赢这俩姑娘的钱吧!

  几人身上都没什么现金,唐愿西想了想,让大家拿出手机,然后建了个微信群,叫“京城雀神”。

  这名字,就很唐愿西。

  牌抓好,程烟花看着自己面前的牌,眉头微微一跳。

  她的牌真的很差,就没两张用的上的牌。

  她在高铎下家,高铎出完牌,她抓了只新牌,打出去一张不要的牌。

  十来圈转下来,原本看不下去的牌,这时还算不错。

  还差两只牌,就能听牌了。

  程烟花想要六万和七万。

  高铎的牌路很明显,是不要万字的,容勋家里出了两只六万,两只八万,可是其他的万字牌一张都没出。

  愿西对了一万还有三万。

  程烟花抓了一张四条,反手将六万打了出去。

  坐在她后面的顾承轩唇角微勾。

  牌继续转圈,又一张四条,程烟花想了想,把八万也打了出去。

  容勋抬头,不着痕迹的看了程烟花一眼。

  程烟花没察觉到,依旧专心致志的看着面前的牌。

  啪的一声,唐愿西猛地翻开自己面前的牌,自摸二万。

  容勋随手把牌推开,程烟花眯了眯眼睛,果然,四个七万,都在容勋手里。

  “赶紧,转账,自摸四番,每家八百。”唐愿西毫不客气的开口道。

  程烟花把钱转到群里。

  然后,滴滴两声,高铎和容勋也转了钱。

  顾承轩看着程烟花,拿出手机点了几下,一条转账通知跳了出来。

  程烟花愣着,顾承轩直接拿过她的手机,点了接收。

  “说过了,输了算我的。”顿了顿,“好好打,他们赢不了你的。”

  他们,没有特指,可是高铎和容勋就是觉得,他就是在内涵他们。

  容勋冷哼了两下,看着他们,“到时候输了,Ethen你可得好好哄着她。”

  顾承轩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我怕到时候,我要哄的人,是你。”

  容勋看着他那张死鱼般的脸,咬牙切齿的想把手里的麻将,砸他脸上去。

  又新一局,程烟花抓的牌依旧很难看。

  她抓牌出牌的速度很快,看起来不像是生手,也不像很熟的样子。

  容勋有些捉摸不透她的牌路。

  这一局,高铎出了个八番给愿西,一千六百块。

  很快的,容勋和高铎发现不对劲了,程烟花到现在,虽然一直没胡过,可是除了第一局,就是唐愿西自摸的那一局,她就没点中过。

  他们的规矩是,谁出中谁给钱。

  唐愿西运气不错,四圈下来,大多数都是她胡牌,不是高铎点中,就是容勋点中,程烟花从来没有点过炮。

  而且,更可怕的是,他们才发现,刚刚结束的那一局,程烟花把牌推倒的时候,他们分明看到程烟花手里有两张完全用不上的牌,一张九万,一张六条。

  这两张,一张是容勋听的牌,一张是高铎听的牌。

  新开局,换了位置,这次程烟花的运气,直接爆棚。

  几乎是心想事成,要哪张,来哪张。

  几乎把把都是自摸,而且都是大牌。

  容勋和高铎两人,几乎就没胡过牌,一直在那重复着转账的动作。

  容勋觉得,自己从会打麻将开始,就没这么憋屈过,就是和家里的那两尊大佛一起玩,他都没这么一败涂地过。

  又是四圈结束,唐愿西活动活动脖子,“不来了,太累了。”

  她赢的不算多,程烟花看了看自己的微信零钱,和顾承轩对视了一眼,有些不好意思。

  容勋靠在椅背上,看了程烟花一眼,“你是不是能算出来我们的牌?”

  他倒是没想过她和唐愿西勾手作弊,毕竟他的眼光多毒,如果她们作弊这么久,他都没发现,他这双眼睛,真的可以挖出来给十五玩了。

  程烟花轻轻点头,“我从小记忆力就比较好。”她回答道:“通过你们出的牌,我大致可以猜出来你们要什么!”

  她这话倒是谦虚的很。

  顾承轩接过她的话,“不是记忆好,而是过目不忘。”

  容勋有些意外,高铎也抬眼望了过来。

  赵君怀的表情更是一脸被雷劈中的模样。

  只有唐愿西一副见怪不怪,意料之中的淡定。

  容勋忍不住多看了程烟花两眼,他大哥大嫂,智商已经很可怕了,可即便是这样,也不能说是过目不忘。

  他觉得,程烟花也许是有点小聪明,可是顾承轩这话,却是太夸张了。

本文标签:这瓶红酒是给你下面的

上一篇:2021最热门(校花高潮抽搐冒白浆)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2021最火(美妇屈辱哀求迎合)全文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