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一夜残欢 小说&办公室娇喘的短裙校花

2021-10-16 09:00:0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公主,可不是我说话难听,您不觉得您做的事情更恶心人吗?

  夜天凌若是夜战神的亲生儿子,你怎么会舍得这么糟蹋他?

  让一个失身给别人,还是失身给堂兄弟的女人给他做

“公主,可不是我说话难听,您不觉得您做的事情更恶心人吗?

  夜天凌若是夜战神的亲生儿子,你怎么会舍得这么糟蹋他?

  让一个失身给别人,还是失身给堂兄弟的女人给他做王妃!

  你不是她母亲!你是他仇!

  或者,他不是夜战神的儿子,也同样不是你的儿子!

  谁家母亲这么对自己唯一的亲生儿子?

  给已经去世的儿子戴一定天大的绿帽子!”金梨气的语无伦次,恨不得将长华公主给打一顿。

  “你放肆!”长华公主浑身颤抖,她活这么大年纪,还头一次被小辈这么侮辱!

  她说她怎么就看金梨不顺眼,原来这个金梨天生反骨!不敬长辈!

  “小畜生!只要有我在,你休想嫁给忠孝王!”长华公主尽管脑子不清楚,但是终究是公主,骂人也骂不出多脏的话来。

  林芷筠这还不是忠孝王妃,就敢指着她的鼻子骂!

  这要真是成了忠孝王妃,她还不得上天?

  “您说了算吗?您说的不算!若是陛下出尔反尔,我就一头碰死在金銮殿上!”金梨话赶话,说的也极为不客气!

  “放肆!放肆!岂有此理!岂有此理!”长华公主恨不得现在就杖毙金梨,但金梨手里有免死金牌!

  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金梨打了她的人,骂过她之后,堂而皇之的带着人走了!

  长华公主急怒攻心之下,昏死了过去!

  “公主!公主!”一堆人围了上去。

  金梨听到后面的动静,脚步都未停的离开。

  “小姐……”明愿欲言又止,刚刚小姐说的那些话,出气是出气了,但是万一这长华公主真是要阻止小姐嫁给忠孝王,她是公主,又是忠孝王的生母,这事情闹出去,小姐肯定捞不到好。

  即便长华公主不是夜家媳妇,那也一样是忠孝王的母亲,只要长华公主不改嫁,她是有那个权利去拿捏小姐的!

  “别说话!”金梨打断了她的话!

  她现在的火气还没有消,夜天凌凭什么长华公主这么糟蹋?

  就凭夜天凌是长华公主的儿子?就凭夜天凌是长华公主生的,所以她才这么侮辱一个为国捐躯的人?

  “小姐!您别哭了……这事公主说了也不算,陛下不是都答应您了吗?”明愿劝道。

  金梨一边走一边抹泪,“去皇宫!”

  金梨从夜府哭着出来的这一幕被不少人看到,也传了出去。

  金梨的马车一路狂奔到皇宫,拿着免死金牌直接进了皇宫。

  正德帝听说金梨拿着免死金牌进宫,微微皱眉,心里有些不喜,免死金牌放在谁家不是被放在祠堂里面供着?

  也只有金梨三天两头拿出来使用!

  在正德帝眼里,金梨这番举动未免太过轻浮。

  “让她进来,朕倒要看看,她用免死金牌来找朕,又是为了什么!”正德帝说道。

  金梨哭哭啼啼的跪了下来,看到陛下时,嚎啕大哭,眼泪鼻涕都出来了,哭的那叫个伤心绝望!

  “怎么回事?”正德帝被她这一出搞得一愣。

  “陛下!”金梨哭的凄凄惨惨。

  “孝平乡君!在陛下面前,可不能这么哭……”钱太监忙劝道。

  “您说说看到底什么事情让你受了委屈,陛下肯定会给您做主的!”钱太监见她还是在哭,一点都不害怕陛下给她治罪,只能好言好语的说道。

  “陛下!舅舅!陛下舅舅!天凌好可怜啊!”金梨说了一串乱七八糟的称呼,哭的歇斯底里。

  “到底怎么回事?你要再冷静不下来,朕就让人用冷水泼了!”正德帝听到事关夜天凌,急忙威慑道。

  金梨惊的打了一个嗝,抽抽噎噎的停了下来。

  “给她喝点水。”正德帝说道。

  钱太监见金梨冷静下来,忙让人送水过去。

  金梨喝了水,终于完全平静下来。

  “陛下……”金梨不再啰嗦,将与长华公主之间的事情说的清清楚楚,连同何琼莲害她,被她害回去的事情也被她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陛下。

  正德帝微微有些惊讶,他让人盯着夜府,盯着长华公主。

  何琼莲求长华公主要给夜天凌做妾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何琼莲自讨苦吃,算计人不成,反被算计的事情,他也清楚。

  看在夜天凌的份上,正德帝也没有惩罚金梨,何琼莲自作自受罢了!

  今天夜府发生的事情,正德帝迟早也会知道,但是金梨来的太快,正德帝还来不及知道。

  正德帝没想到金梨竟然老老实实的把做过的事情都说了出来,连故意害人的事情也说出来!

  这姑娘未免太老实了!

  她就没有听说过伴君如伴虎?

  还有,长华公主还要把失身的何琼莲推荐给他,让何琼莲当忠孝王妃的事也被正德帝给恶心坏了!

  “陛下!长华公主进宫了!她要见您!”钱太监听了小太监上来的禀告,回禀道。

  “让她等着。”正德帝没好气的说道。

  “陛下!长华公主说死也不要我做忠孝王妃……”金梨哭的好不凄惨,眼神委屈极了,要不是陛下一直没有把赐婚圣旨发不下来,长华公主也不会打这个主意了!

  正德帝看出这姑娘眼里的埋怨了,占着相貌极好,不惹人厌恶,正德帝又觉得她耿直,倒真没计较她的埋怨。

  “陛下!您不是早说要赐婚了吗?您金口玉言,可不能说话不算话!”金梨又是提醒,又是恳求的说道。

  “你放心,朕金口玉言。”正德帝让金梨先回去。

  金梨进宫告了状,但是离开的时候,正德帝也没说把赐婚的圣旨给她,搞得她心里没根没底的。

  长华公主看到金梨从陛下的殿里出来,脸色顿时就凶狠起来,“来人!将这个以下犯上的东西给本宫抓起来!”

  “公主!您息怒!”钱太监忙上前缓和,阻止。

  “钱公公!我先走了!”金梨看也没看长华公主,对着钱公公的态度都比对长华公主的态度好

长华公主现在真是恨上了金梨,她就没看过这样不把她放在眼里的人!

 文学


  钱太监让小太监跟着金梨,将人顺顺利利的送出了皇宫。

  “皇兄刚刚不见我,是因为金梨在皇兄面前说我什么坏话了?”长华公主沉着脸问道。

  “公主,您现在要进去见陛下吗?”钱太监不作回答,反问问道。

  “狗奴才!你是忘了谁才是主子!”长华公主骂道。

  钱太监脸色不变,“公主殿下,您当然是主子!”

  “滚开!”钱太监的做低伏小并未让长华公主消气,推开钱太监,火气冲冲的进去了。

  “皇兄!”长华公主进去就忍不住的委屈掉眼泪。

  若不是她皇兄逼着夜家给了她休书,她也不会让金梨这么羞辱!

  长华公主往常行的福礼,现在她是直接跪在了地上,“皇兄!我真要被人欺负死了!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长华公主哭的不能自己,觉得自己太委屈太委屈了,陛下可是她同胞的亲兄长啊!

  正德帝冷冷的看着她,“朕问你,你是不是要让何琼莲嫁给天凌,做忠孝王妃?”

  长华公主心知金梨在她之前来皇宫,肯定是先告了状,“那还不是因为她害的何琼莲!”

  长华公主将金梨如何陷害何琼莲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还将金梨如何对她不敬,如何羞辱她都说了。

  “别说她怀疑天凌是不是你儿子,即便朕也怀疑,他是不是你的儿子!”正德帝眯起了双眼,狐疑的说道。

  长华公主心里猛地跳了一下,随既哭的更伤心了,“皇兄!你怎么这么说!千军他们父子都战死在战场上,我埋怨你一句没有?我怪过你没有?

  你怎么能这么想我?我为什么不待见我儿子,你不知道吗?

  如果不是他克死了千军,我会不疼我唯一的儿子吗?

  我唯一的儿子啊!如果不是他克死了千军,他是我后半辈子的指望啊!”长华公主歇斯底里的哭道。

  正德帝心里升起的一丢丢怀疑,又缩了回去。

  夜千军是长华公主的夫君,夜天凌是长华公主的儿子,父子两人都是战死在战场上,正德帝被长华公主说的也不由得软下了心肠。

  “何琼莲做了什么事,朕都清楚,她是自作自受!

  你怎么能让这种人做天凌的妻子?你是想让天凌死不瞑目吗?”正德帝想到这儿心里又起了几分火。

  但是,正德帝又想到了因为夜千军的死,长华公主才会和夜天凌弄的母亲不像母亲,儿子不像儿子,只能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他们也没发生什么……”长华公主还没说完,就被正德帝严厉的目光逼了回去。

  “夜家发生的任何一件事,朕都清楚的很。”正德帝冷冷的说道。

  长华公主脸色青红交加,既心虚又恼火自己的所作所为都被皇兄看在眼里,丢尽了脸面。

  “皇兄!不管怎么说,我都不答应金梨做我儿媳,这种以下犯上,忤逆不孝的儿媳,我要不起!”长华公主斩金截铁的说道。

  “赐婚的圣旨已经发下去。”正德帝说道。

  “不可能!”长华公主脱口道。

  “公主,刚刚陛下已经让人去孝平乡君府上了。”钱太监在一旁幽幽的提醒。

  “皇兄!我不同意!我不同意金梨嫁给夜天凌!”长华公主冷尖利的声音陡然拔高,刺耳无比。

  正德帝皱眉,“赐婚圣旨已下。”

  “夜天凌是我儿子!他人都战死了,我连给他定个妻子的权利都没有了?”长华公主怒道。

  “天凌现在已经不在人世,你如果真拿他当儿子看,就应该成全他们,这个赐婚是他生前自己亲自求的,也算是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正德帝说道。

  赐婚圣旨一日不发出去,金梨就还有后悔的机会,正德帝看在夜天凌的份上,给金梨一个后悔的机会。

  现在金梨既然不后悔,正德帝赐婚的圣旨自然是要发出去了。

  “他活着克死他父亲,他死了还要让他妻子气死他母亲吗?”长华公主激动的说道。

  正德帝脸色难看,“你如果不喜欢孝平乡君,就少让人上门。”

  正德帝就差没说长华公主是自找的了。

  长华公主告状没告成,换儿媳也没换成,气的也不出宫,直接去了太后宫里。

  “天凌已经死了,既然孝平乡君愿意给天凌守节,也是一件好事。”就像正德帝说的,赐婚是夜天凌自己求得,人肯定也是夜天凌自己喜欢的,太后觉得金梨比何琼莲更合适。

  “我不喜欢她!”长华公主恨毒了金梨。

  “赐婚圣旨已经发下去了,你不喜欢就少见她。”太后的话跟陛下的差不多。

  长华公主再生气,没人给她做主也没办法。

  金府

  金梨前脚回去,后脚赐婚的圣旨就下来了。

  金梨这个忠孝王的未婚妻,真正的成了忠孝王的未亡人。

  赐婚圣旨一出,金府的人半忧半喜。

  忧的是将来金梨不能再改嫁,喜的是起码没人明面上欺负他们金家了。

  金梨在房里,拿着圣旨,目光空无着落的看着鹦鹉架子上。

  她如愿成了忠孝王妃,保住了美人香方子,保住了自己。

  但是……

  金梨将圣旨放在怀里,明明想的好好的,哪怕日后他没了,她有银子,有家人,还有生金蛋的水珠……

  即使是寡妇,她的日子也比前世过的好,但是她真的没有多少开心的情绪。

  金梨闷了半天,决定去温泉庄子上住几日。

  金梨前脚刚走,苏青辞就到了金家。

  苏青辞脸色泛白,“金兄!赐婚的事情是真的吗?”

  金有根点了点头,“是真的。”

  “真的是……是她自愿的?”苏青辞目有哀色。

  金有根看着有些不忍,但若当初大家都还在青山村的时候,苏青辞若是能……

  现在想这些有什么用呢?

  苏青辞脸上抽搐,想扯出几分笑意,但是很勉强,他笑不出来,也说不出恭喜的话。

  金有根将人送出去的时候,心里冒出一句话: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本文标签:办公室娇喘的短裙校花

上一篇:傻子好大好胀痛下载~从阳台X到卧室边走一步GH

下一篇:一炕四女被窝交换全文阅读&一根粗大抵在美妇雪臀间摩擦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