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一炕四女被窝交换全文阅读&一根粗大抵在美妇雪臀间摩擦

2021-10-16 09:06:1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纵容的紧,他叹息了声,语气有些失落“茶茶,我是不是很无用?明明从小我就发誓要保护你,可现在竟然让你受那等委屈,甚至还要你在那狼窝里继续呆着!”偲今乐说着说着就气愤不

纵容的紧,他叹息了声,语气有些失落“茶茶,我是不是很无用?明明从小我就发誓要保护你,可现在竟然让你受那等委屈,甚至还要你在那狼窝里继续呆着!”偲今乐说着说着就气愤不已,狠狠拍着桌子“茶茶,我送你回广陵吧,燕京也没什么好的,你回去在父亲身边再也不会受委屈!”

  “兄长,难不成你瞧着我就是这样好欺负的?”偲茶双手撑着下巴,冷哼一声“我可是记得小时候不论哪个孩子欺负了我,兄长总是会想方设法让我讨回来的,怎么,候府就不可以了?”

  “茶茶,你?”偲今乐被偲茶这番看似无理取闹却很有道理的话给弄的一愣,他曾经的确是天不怕地不怕,不然也不会凭商户之子的身份入燕京来求学。可是在燕京这么久,偲今乐这颗利石也被打磨的越发圆滑,失去曾经的自我。

  “放心,我可没有傻到以卵击石!你家小妹我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等着吧!”偲茶看似说着的傲娇,但心里却带着浓浓的恨意,这候府欠自己的终极要还回来。

  偲今乐先是不赞同的皱眉,可过会却又兀自大笑起来。

  “哈哈哈,不愧是我偲今乐的妹妹,有骨气!要兄长帮忙不?”偲今乐也被偲茶挑起几分反骨来。

  偲茶眉梢动了动,十分不客气的说道“兄长在燕京有没有自己的人手啊,我借来用一用!”其实,在这燕京偲茶有着自己的人,那就是父亲为她准备的那些护卫。那是父亲为她养在燕京的人,就是生怕偲茶有个什么事情好有个后盾,只是那些护卫毕竟不是燕京本土人士,办起事情来难免有些束手束脚,还需慢慢培养才是。

  偲今乐和偲茶如出一辙秀敏的眉挑高带着几分风流之态,他眼神中带着几分欣慰,很是大方的开口“你兄长我在燕京这几年还是有点底子的,虽然不能和那些世家相比,不过跑腿办事还是可以的!”

  偲茶高兴的笑容掩饰不住,她还一直头疼这件事,如今有兄长的帮忙就容易多了。不过偲茶对兄长也佩服的紧,毕竟与自己不同,父亲在兄长一意孤行要来燕京的时候,可是什么便利都未曾给兄长,如今兄长能如此已经不易。

  接下来的日子里,偲茶变得极为忙碌,甚至很多时候她身边伺候的如歌如梦都瞧不见偲茶的身影,两人虽然有意打探过,可偲茶身边有糖豆拦着,她们什么都不知晓。

  这日偲茶带着糖豆早早的就准备出门,还未踏出院落,就瞧见如歌如梦殷切的凑过来“表小姐,今日瞧着日头有些毒,我们就陪着表小姐一同出门,为表小姐撑伞吧!”

  偲茶还未开口,糖豆倒是挥开两人“小姐身边有我,你们个子有我高还是力气有我大啊,你们将院落里的那些杂草拔拔!”

  糖豆这些日子随着偲茶来来往往处理不少事情,心里从刚开始的惊诧紧张,到现在的心安理得,可谓成长迅速。

  如歌如梦气的脸色瞬间拉下来,偲茶朝着糖豆赞赏的点头,然后不理睬如歌如梦两人,直接带着糖豆出了候府。

  偲茶和糖豆出了府后,直接坐着马车去了一处偏僻的院落,等偲茶和糖豆再出来的时候,两人已经换了衣服,伪装了容貌。

  只见糖豆换上一身男装,故意将眉头给描绘的更黑更浓,这样乍一看倒真的像是个小厮。

  偲茶依旧是一身女装,只是因为偲茶气质容貌过于女气,就算是着男装那也是一眼就能瞧出,只是偲茶穿的衣裙不同往日那般精美,反而像是江湖女子的装束,简单而又大器,偲茶容貌被一围帽给遮掩的严严实实。

  两人身后跟着几个护卫,一路兜兜转转走了很久后,偲茶来到一处茶楼包间落座,偲茶手中不停的开始斟茶,手中的动作行云流水。

  许久后,只见护卫轻轻敲响房门“小姐,人来了!”说着,只见包间的门被推开,一道身影款款走来,她着一身粉色衣裙,整个人包裹的严严实实,瞧不清面容。

  “穆小姐!”

  穆浅走入包间,就瞧见面前有着一展画着山水图的屏风,这屏风并不厚重,只能够瞧见屏风后隐约的身影,似乎有一女子还有一小厮在屏风后。

  穆浅被这撩人的声音给弄的一愣,反问道“你,你竟然知道我是谁?”

  “呵呵呵呵...穆小姐说笑了,我做的是这个生意,若是连穆小姐是何身份都不知,我还怎么做生意?”偲茶说着,将手中的茶端起轻轻啜了口。

  穆浅心下一松,更觉得屏风后的女子越发的神秘莫测,若不是暮云催的急,她又快要和怀谦成亲,生怕事情有变,她也不会急着走弯路。她变卖了自己的首饰,还私下里借了不少银子,可还是不够,这才无奈听了旁人的介绍寻到这位借银子。

  穆浅将斗篷给拿下,既然这人已经知晓自己身份,她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穆浅有些紧张的盯着屏风,胆怯的问道“我,我想借些银子,听人说可以找你,可以不?”

  偲茶轻轻吹了下茶沫,突然觉得今日这茶如此醇香。偲茶心里冷笑,不枉她费心力经营这么多时日,不仅仅安插人到穆浅身边透露可以找自己借银子,还一步步的引诱穆浅来这里。

  “我做的是这门生意,自然可以!只是穆姑娘既然找到了我,想必就该清楚我的规矩,你要拿什么抵押?”偲茶如同猎人一般,眼睁睁的盯着穆浅跳入自己的圈套中。

  穆浅沉思了下,为难的皱着眉头,显得有些踌躇。

  “若是穆姑娘还未考虑好,送客!”偲茶直接下令。她一点也不担忧穆浅会真的离开,毕竟此时穆浅可谓是走投无路。

  果不其然,偲茶这赶人的态度惹得穆浅直接狠下决心,讨好的笑了笑“小姐莫要着急,我手上东西不多,这些足以抵押了吧!”说着,穆浅将东西放在桌上。

  糖豆从屏风后走出,将桌上的东西拿过,穆浅心里忧心自己借钱的事情,甚至未曾多瞧糖豆几眼,更是没有发现糖豆有些眼熟这件事情。

  偲茶拿过这些东西,上面不过是穆浅手中的些铺子,这些东西偲茶很是眼熟。曾经身为穆家女儿,她手中也有些铺子,只是比起穆浅手中的铺子根本不能相比。

  “穆姑娘要朝我借的可是三万两,你给的东西总价也不过一万两,看来穆姑娘是不够诚心啊!”偲茶轻笑道。

  穆浅紧张的捏着手帕,朝着屏风后的人祈求道“小姐你就通融下吧,我实在手中没有什么东西了!你放心,我日后酬了银子定会多付给小姐你的!”

  穆浅想的很简单,等她嫁给怀谦后就可以掌控候府掌家之权,到时候自己从中周旋下弄出些银子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奥?是吗?为何我知穆姑娘你手中可是有穆府的地契呢?”偲茶轻飘飘的说道。说到这,偲茶自己都觉得嘲讽,一家宅的地契大多都在府中掌权人手中,可当年穆父穆母怜惜小女儿被大女儿抢了婚事,竟然将这等子重要的东西给小女儿保管。

  还记得当时偲茶也曾反对过,可换来的却是父母的怒骂,他们觉得一切都是偲茶的错,是偲茶亏欠了穆浅。如今重来一遭,她不仅仅要穆浅付出代价,也要让他们瞧瞧他们曾经到底做错了什么。

  “这...这,你连这个都知道?不,那地契可是穆府的根基,我不能动!”穆浅连忙起身,此时穆浅觉得这屏风后的人简直神通广大,她心里害怕却也知道地契动不得。

  偲茶单手撑着自己的额头,就这样瞧着穆浅打开包间的门准备离开,笑意浅浅“穆姑娘,你从我这里离开后我就不会再接你第二次生意了!穆姑娘可要三思!”

  穆浅直接跑出包间,糖豆瞧着这一幕有些担忧,正准备开口的时候,却瞧见偲茶轻轻的“嘘”了下。不过一会,就见穆浅竟然又跑了回来,只见穆浅神色带着挣扎,却还是将自己随身携带的地契拿了出来。

  “这是穆府的地契,但凭这个我要借四万两!”穆浅壮着胆子,一口气说完。

  偲茶瞧着那穆府的地契,心里不知是失望还是得逞,她如今越发瞧不起穆浅来。凭着偲茶对穆浅的了解,怕是这多出的一万两也是为了她自己。

  “将这个签了!”偲茶将事先准备好的合同一式两份交给穆浅,上面每一条都明明白白的书写清楚。

  穆浅拿过合同,仔仔细细的瞧了三遍,她的鼻头都是薄薄的汗水,终究穆浅还是拿起笔写了自己的名字,还按上自己的手印,至此,这份合同完成。

  糖豆将合同和地契一同拿走,穆浅觉得自己心惊肉跳不止,可此时她已经没有回头路,穆浅不住的安慰自己,等她嫁给怀谦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这是四万两!穆姑娘,拿好!”偲茶将那穆府的地契叠好放入衣袖中,糖豆则是搬着箱子放在穆浅面前。

  穆浅打开箱子,她还从未瞧见过这么多银子,此时满心都是幻想,可想到这些银子都是要落入暮云的口袋,穆浅这心里又难受的慌。

  穆浅也是带了人来,她让人将银子给搬走,却未曾瞧见屏风的那双眼睛充满怜悯的瞧着她。

  包间里已经没有穆浅的身影,可偲茶却觉得有些疲累,曾经她与人为善,可如今她却静静计较算计来算计去,但愿这一切可以早些结束,她好想念祖母和父亲...

手中握着穆府的地契,偲茶觉得心内平静却又汹涌,回到府邸后偲茶随手就将这地契给收起来,有些事情偲茶并未打算现在就做,有些人只有站的越高才可以摔的越狠。

  偲茶在府中瞧着因为怀谦和穆浅就快要成亲,故而府中如今变得极为忙碌,瞧着那些布置,偲茶觉得熟悉又陌生。

 文学



  “小姐,听闻穆家来人了,这午膳您要不就不去正厅那里用,我去向侯夫人说一声吧?”糖豆试探着询问。

  偲茶此时正在看着账本,上次自己一下向父亲要了五万两这么大一笔钱,父亲连问都未曾多问一句就让人将银子给送来。只是偲茶心里到底有些愧疚,她能够想到唯一的方式就是将父亲一些小生意上不了台面的生意给接收过来,以此让父亲少劳累些。

  “穆家来了哪些人?”偲茶手中拨弄着用金子打造的金算珠。穆家她比任何人都熟悉,若是一开始见着穆家人偲茶还会心神不宁,但现在偲茶却完全将自己从穆茶那个身份剥离出来,她对穆家只有厌恶没有好感。

  糖豆想了想“听闻穆家老爷夫人还有一双子女都来了,毕竟世子就要和穆姑娘成亲,应该还有很多婚事要商议!”

  偲茶提笔在账本上画了下,好在这些生意都不是什么大生意并不难,不过父亲既然信任自己,偲茶自然要尽心尽力。处理这些东西偲茶也有些理解父亲的辛苦,别看这些账本瞧着不多,但每一笔都要精心去算,父亲掌管那么多生意也着实辛苦了些。

  “虽然我是这府中的表小姐,但这样的喜事我怎么能不去呢?”偲茶将账本小心的摆放好,她坐在梳妆镜前轻轻的为自己重新梳妆。

  候府正厅内,武安候携其夫人坐在圆桌的主位之上,身侧是穿着一身青色长袍的怀谦还有打扮娇俏可爱的怀婉。

  圆桌的另一边则是坐着一穿着深色长褂的中年男人,这男人五官生的儒雅,瞧着极为和善,这就是穆府如今的当家人,如今的翰林院学士穆大人,亦是穆浅和穆锦的父亲。

  穆大人身侧坐着精心打扮的穆夫人,穆夫人头上插着一支红宝石发簪,笑容中带着几分牵强。

  “侯夫人这是何意?这婚事提前本就落了人口舌,如今连彩礼也这般敷衍,让旁人瞧着还以为我家浅浅不受喜欢呢!”穆夫人将手中的礼单轻轻放下,语气中带着不满。

  穆浅坐在一侧只是含笑不语,她已经早到这一步,有些事情她不能出面,只能由着父母来说。过几日就是成亲的日子了,她本以为候府送来得聘礼会十分丰厚,凭着父母对自己的宠爱,这聘礼定是全给自己,到时候自己可以变卖这聘礼,也好早日酬得银子将那银子给还清。

  侯夫人趾高气扬的盯着穆浅,心里暗骂穆浅虚假,明明在自己面前一副乖巧的样子,转头不是向儿子告状就是向父母告状,这样的女子娶进门自己到时候怕是要日日受气。

  “敷衍?怎么会敷衍呢?你也知这婚事提亲好多事情都要银子,我候府也不是金子做的,能拿出这聘礼来也是费了功夫!若是穆夫人不满的话,不如这婚事还是照先前定下的日子吧,到时候我也可多拿些聘礼来!”侯夫人一边说着一边拿着眼睛斜着穆浅。

  穆浅一听这话有些慌,若是婚事提前后又被推迟,她就真的没脸去见那些贵女们了,本因为自己和怀谦的婚事,这不知多少贵女们都私下里瞧不起自己,自己不能再丢了面子。

  “姨父,姨母,我是不是来迟了!”突然的声音打断穆浅的话,听着这声音穆浅下意识的就皱起眉头。

  “不晚不晚,茶茶来,见过穆大人穆夫人!”一直未曾开口的武安候笑着招手,不论他们私下里对偲茶是个什么态度,在外人面前武安候都会维持好自己的好名声。

  偲茶踏入正厅,一眼就瞧见曾经的父亲母亲,如今的穆大人穆夫人。

  “见过穆大人,穆夫人!”偲茶朝着两人微微施礼,像是对他们做着最后的告别。

  穆大人和穆夫人因为上次偲茶上到穆锦的事情,对偲茶那是连面子都不给,直接转过头去。

  偲茶也不觉得尴尬,行礼后就直接起身,然后偲茶就瞧见坐在穆浅身侧的穆锦,此时的穆锦正瞪着一双眼睛瞧着自己,恨不得能吃了自己。

  “穆小公子也在啊,瞧穆小公子的样子身子定恢复完好,这样我也不必日日内疚了!”偲茶说着愧疚的话,可面上可没有丝毫的愧疚之色。

  穆锦瞧着偲茶就觉得脑袋隐隐作痛,明明母亲和姐姐说会给自己报仇,可自己一等再等都没有等到偲茶倒霉。如今见着偲茶,穆锦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还知道内疚啊,像你这样出手狠毒的女子就该被关起来!”

  怀谦已经有多日未曾瞧见偲茶,他本以为自己都快要成亲了,他已经忘记偲茶。可瞧着今日偲茶款款而来,怀谦觉得自己还是抑制不住的心动。

  “穆小公子客气些,当日之事是非曲折自在人心,穆小公子何必咄咄逼人!”怀谦开口说道。

  偲茶刚刚落座就听到怀谦为自己出头,偲茶不仅没有丝毫的感激,反而觉得可笑。倒是穆浅脸色难堪,此时却也只能硬着头皮出来打圆场“都是过去的事情,这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

  “姨母,世子就要和穆姑娘成亲了,我还未恭喜姨母就要多一个贤惠儿媳呢!”偲茶笑着凑上前去,眼尖的发现桌上的聘礼单,还有穆大人和穆夫人不满的神色,顿时心里已经有底。

  侯夫人冷笑了下“但愿如此吧!”

  侯夫人这话弄的穆夫人很是不悦,但穆浅却在桌下紧紧的拉着母亲的手不让母亲开口,生怕搅黄了自己的婚事。至于武安候和穆大人,两个男人在一旁说着公事,似乎对这事不管不顾。也是,武安候本就对这次的婚事不满懒得去管,至于穆大人心疼女儿是一回事,想要攀上候府又是另外一回事,自然也不会去开口。

  “咦?这是聘礼单吗?听说过几日穆姑娘就要进门了,原来今日是商议这事啊!”偲茶好奇的拿过聘礼单,穆浅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今日怀婉也不高兴,她对穆浅这个大嫂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不喜欢,可今日瞧着穆家人的态度,怀婉觉得厌恶,故而此时才会扯着脖子开口“可是浅浅似乎觉得聘礼太少了呢!”

  “这?这还少啊!”偲茶故意睁着眼睛说瞎话,聘礼单只有简单的两页,能有什么好丰厚的,只是偲茶故意恶心穆家人才开口的,穆茶突然“咦”了下,然后摆摆手忙慌张的说道“我...我...”

  “有什么直说就是!”侯夫人不喜的说道,若不是因为偲茶平日里很讨她欢心,她早就要斥责了。

  “既然姨母让我说,那我就斗胆说了,听闻前世子妃也是出自穆府,还是穆姑娘的嫡亲姐姐,这...已经给了一次聘礼了,如今妹替姐再嫁,聘礼算是再给一份了!自然,我也是随口说说!”偲茶连忙止住话,但其实该恶心大家的话已经都恶心过了。

  怀谦脸色难堪,可说出这些的是偲茶,他只能按捺下火气,反而将事情都推到穆浅的头上,觉得因为穆浅才让自己如今越发的倒霉。

  侯夫人脑门一亮,突然笑了起来“茶茶说的是,若是说聘礼我候府赏赐可是给了你穆府不少,如今这聘礼已经算是给的多的!”

  在这么人面前提及穆茶,还是占据自己世子妃位置的人,穆浅觉得自己的整张面皮都被撕的鲜血淋漓。

  “侯夫人说的这是什么话,曾经那一切你我两府都是被穆茶给欺骗了,若不是那孩子如今世子和浅浅那已经是对神仙眷侣,如今浅浅才该是你们候府明媒正娶的姑娘,这聘礼自然不能太过寒酸!”穆夫人挑着眼皮说道。

  偲茶的手紧紧的握着,原来在自己的亲生母亲眼中,自己哪怕已经死了,她也是这般的嫌弃唾弃自己,听到这番话偲茶的心里本来已经麻木却还是依旧可以感受到疼痛。

  侯夫人冷哼一声,小声的嘀咕了句“我瞧着那穆茶比起穆浅来还要好些!”

  曾经侯夫人也瞧不上穆茶,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如今穆浅太会来事了,侯夫人还真的希望穆茶做自己的儿媳,至少自己没有气受。

  侯夫人这话其实大家都听了进去,只是大家都揣着明白装糊涂,此时穆大人也瞧出大家的气氛有些僵持,只能站出来打圆场。

  “千错万错都是我曾经那个不孝女的错,可人已经死了,大家再说也无济于事!不如这样吧,这聘礼再加两抬,这样于你候府也好看,侯爷你觉得呢?”穆大人将一直做壁上观的武安候给扯出来。

  武安候瞧着躲不过,且两个女人争执的也有些伤和气,穆府在燕京还是有些地位的,武安候只能点头“穆大人说的是,既然如此就这样吧!这成亲是个好事,大家都不要伤了和气!”

  武安候都开口,众人无人敢再反驳什么,正好此时午膳被一个个丫鬟端着呈上,偲茶陪着大家用膳觉得如同嚼蜡,这穆家人一副受害者的模样,却忘记曾经的穆茶死的多么憋屈,想到自己手中的穆府地契,偲茶一口将那麻辣豆腐放入口中,不住的告诉自己不要着急,一切才刚刚开始。

  用了午膳,偲茶本准备回去,却不想穆浅拉着自己不肯松开“马上我们就要成为一家人了,今日正好我准备和闺蜜们去买胭脂,不如表姑娘就和我一起吧,正好也可认识些朋友!”

  不等偲茶拒绝,侯夫人想到偲茶这容貌就点头允了,毕竟只有偲茶多出去才可认识那些世家公子,这样才可以卖一个好价钱。

  “浅浅,我陪你去吧!”怀谦哪里不知母亲的打算,只是心里总是不得劲,这才开口。

  穆浅心里暗喜,觉得怀谦对自己还是很在乎的,羞答答的应下,屋中长辈瞧着这一副郎有情妾有意的模样,面上闪过几分满意,却不知众人都心不在此。

本文标签:一炕四女被窝交换全文阅读

上一篇:一夜残欢 小说&办公室娇喘的短裙校花

下一篇:2021最新(囚禁PLAY强制灌药玩弄HHH)全目录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