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被吊起来用道具玩弄调教(玩弄同学麻麻)最新章节列表

2021-10-16 09:32:4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真正的原因,还是出在联盟的成分问题。

穷则种族主义,富则王国分立。

今日卡洛斯为了抵抗天灾军团所改的“祖宗之法”,日后都会成为政敌诋毁他的“原

真正的原因,还是出在联盟的成分问题。

    穷则种族主义,富则王国分立。

    今日卡洛斯为了抵抗天灾军团所改的“祖宗之法”,日后都会成为政敌诋毁他的“原罪”。

    图拉杨太容易成为那个被树立起来的靶子。

    洛丹伦人,远征军元帅,手下一票人类功勋。

    啧啧,关键老婆还是能和凯尔萨斯掰腕子的奥蕾莉亚.风行者

    知道的晓得他是卡洛斯的好兄弟,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图拉杨.巴罗夫二世。

    洛丹伦遗民是支撑人类基本盘的重要砝码,但是想要摆弄好平衡,太耗费心力了,卡洛斯真心不希望图拉杨来趟这趟浑水。

    至少不是现在。

    有其他幕后势力在插手艾泽拉斯的事务,这件事卡洛斯明白,却也无力干预。

    正面拆了巫妖王伸向洛丹伦的手臂,维持人类在东部王国的主体地位,卡洛斯才有改变未来的实力。

    因为玛法里奥跟泰兰德这两口子……脑有贵恙。

    玛法里奥大多数时候还算是个靠谱的领袖,但是两口子一但跟伊利丹有关的事情扯上关系,立刻智商降低二百五且允许呈现负数形式。

    如果不能保证人类的强势,卡洛斯哪怕把暗夜精灵拉进联盟,这联盟也是个吃枣药丸的倒霉催玩意儿。

    青铜龙那一套真真假假的,属于有道理的废话,神灵都会寂灭,艾泽拉斯这颗破球每时每刻都处于原地爆炸的边缘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人被杀就会死,球被戳肯定也会爆的呀!

    所以为了对抗上古之神的威胁必须存在一位巫妖王……

    卡洛斯反复寻思半天,完全想不出哪个上古之神是被亡灵怼死的。

    小匕首萨拉斯塔是被哥们儿姐们儿一起分尸的。

    大眼珠子是被联盟部落一起堵虚弱复活的真空期怼死的。

    亚煞极脑抽被泰坦亲手捏爆的。

    约格萨隆没有完成对奥杜尔的最终腐化,被脚男冲进梦境空间嘟死了自己的意志化身萨拉,卒。

    最惨的就是恩佐斯,外战王中王,古神白月光,死于内战无能。

    没错,白月,月光,洁白无瑕的恩佐斯,是最弱无败的上古之神,无敌的梦境之城尼奥罗萨都要覆盖真实世界改写现实了,结果被好汉们找到本体,被黑龙王子拉希奥用萨拉斯塔舍弃的躯体,就是那把黑暗帝国之刃直接破防了。

    来来来,说好的亡灵大兴防古神,作用在哪里?

    上古之神的血肉诅咒腐化一切,就是对亡灵不管用是吧。

    问题是现在根本没有上古之神脱控,卡洛斯不信自己去泰坦牢笼堵上古之神的复活点虐泉还能翻车。

    所以说,我要这天灾有何用。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实际上卡洛斯只能的希望可以跟青铜龙谈一谈。

    然而在埃雷萨拉斯之后,除了绿龙,卡洛斯完全联系不上其他三家。

    别误会,这三家指的的是红龙,青铜龙,以及黑龙。

    蓝龙联系了也没用,诺森德打得热闹着呢。

    卡雷苟斯在银月城事件后找过卡洛斯一次,委婉的表达了歉意,同时也告诉了卡洛斯一个很重要的消息。

    那就是巫妖王将天灾军团在洛丹伦夺取的收益转运了很大一部分回诺森德。

    一切都说得通了。

    卡雷苟斯的情报解答了卡洛斯心中的困惑,也坚定了他全面反攻的决心。

    巫妖王偷矿了,卡洛斯还玩运营,这不是上杆子找抽嘛。

    于是,安抚好追上来的图拉杨,躲开好兄弟的友情破颜拳,生拉硬套什么黑暗之门事关重大,南边的安危全靠你了吧啦吧啦,终究是将图拉杨暂时糊弄住了。

    紧接着就是抽空见加尔鲁什.地狱咆哮一面。

    被洗脑的兽人卡洛斯见多了,光是奥特兰克的荣耀兽人就二十万,主动洗自己脑子的兽人,卡洛斯真的第一次见。

    一身褐色皮肤的精壮小伙见到卡洛斯也不紧张,只是用略带疑惑的眼神反复打量着。

    这眼神,把卡洛斯看得心里发毛,总感觉加尔鲁什的下一句会是天啦你真高!

    “为什么?”

    “为了证明我比他强。”

    “嗯?”

    “我是格罗姆什.地狱咆哮的儿子。”

    “哼。”

    “他和萨尔鼓捣的部落在我看来是个错误。”

    “嗯↓哼↑!”

    “我能揍你吗。”

    “你打不过我。”

    卡洛斯突然想起来自己这行为有多欠揍了。

    这嗯,哼,嗯哼的是前几天自己最后一次尝试与吉尔尼斯谈联盟,被格雷迈恩那位特使给恶心得够呛时留下的心理阴影。

    活动活动筋骨也挺不错的。

    长久以来与兽人相处的经验告诉卡洛斯,以拳会友是兽人的基本礼仪,拳到位,交情到位。

    从拳品看人品,从拳风看画风,神圣的玛克戈拉仪式连接着你我……

    好吧,这其实不是兽人的玛克戈拉,单纯就是加尔鲁什为了装年轻兽人挑事儿。

    以及想要度量度量这位卡洛斯.巴罗夫的气量。

    不同,完全不同,骑士王与钢铁之王简直就是碳十二和碳十四一般不同的同位异形体。

    在加尔鲁什看来,钢铁之王是一位战术欺骗大师,全身动力甲链锯剑是他最好的伪装,本质上他的战斗方式依然是法爷那一套————总有一个法术是为了应对当前的情况而存在。

    换个通俗易懂又高大上的说法,知识就是力量。

    钢铁之王是用自己掌握的知识在战斗。

    所以钢铁之王能够对抗燃烧军团的恶魔,却无法直面基尔加丹与基尔加丹。

    这是钢铁之王亲口向加尔鲁什承认的,知识是最甜蜜的剧毒,而他甘之如饴。

    加尔鲁什虽然是个兽人,却也明白钢铁之王背后的潜台词,如果萨格拉斯向他投来橄榄枝,他是经受不住诱惑的。

    可是眼前的这个卡洛斯.巴罗夫不同。

    这种不同不是语言或者文字能够描述的不同,是一种更感性的不同。

    骑士王不会背弃自己的信念。

    “你的身手可不像一个年轻的兽人,老辣的让我想起了奥格瑞姆.毁灭之锤。”

    加尔鲁什在判断卡洛斯的作风,卡洛斯也在掂量着“小吼”这个兽人。

    “如果你父亲是格罗姆什.地狱咆哮,你也会有我这么丰富的打架斗殴经验。”

    这是真实的谎言,所以没有深究的卡洛斯理所当然的相信了。

    因为并非死斗,那些以伤换命的手段加尔鲁什都不能使用,三分钟后,他被卡洛斯掀翻在地。

    胸口着地,换做战场上,已经被敌人的利刃插在地上成为尸体了。

    这场战斗,是加尔鲁什输了。

    “为什么,给我个理由。”

    卡洛斯双手叉腰喘了两口气,感慨着不愧是吼少侠,确实能打,热的他都汗流浃背了。

    “我要证明他是错的。”

    加尔鲁什撑起身体盘腿坐在了地上,昂着头看着卡洛斯。

    “钢铁之王告诉我,格罗姆什.地狱咆哮选择了萨尔,而不是他的儿子。所以我选择了联盟,而不是部落。”

    卡洛斯认真的看着认真的加尔鲁什,问到。

    “你想要什么。”

    “为兽人谋求一处容身之地。”

    “我能得到什么。”

    “我,加尔鲁什.地狱咆哮。以及兽人的效忠。”

    卡洛斯忍不住笑了。

    “别急着嘲笑我,我知道你弄了个什么荣耀兽人,可是他们已经老了,还能用多少次。天性不可夺,年轻的兽人根本没有经历过那次战争,他们根本没有忏悔的意思,不然萨尔不会如此轻易的聚集起那么多追随者。联盟对他们来说是加害者,他们自认为是无辜者。”

    加尔鲁什淡定的看着卡洛斯,看着卡洛斯收起了笑意。

    是的,加尔鲁什说中了,年轻一代的兽人,哪怕是卡洛斯洗脑过的荣耀兽人,确实存在着迷茫与抗拒。

    父辈制造的杀孽对他们来说是沉重的枷锁,却无法感同身受,反抗的种子一直存在,就在他们心底。

    这也是卡洛斯哪怕急需战斗力,也不敢将高原上的兽人完全放出去的真正原因。

    “我可以帮你。”

    “你怎么帮我。”

    卡洛斯收起了“脑残吼”的轻视,开始认真的对待起加尔鲁什。

    “短视的萨尔没有意识到,在亡灵天灾爆发的当口,恰恰是兽人与人类和解的好机会。钢铁之王将我们逐出了德拉诺,兽人必须寻找一个新家。谁能给我们一个家,谁就是我们的救世主。”

    “如果联盟给不了,你们就准备自己动手抢?”

    “是他们这样准备,不是我。”

    “换做是你,你想怎么做。”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

    “我确实不知道,但是那个钢铁之王告诉我,你知道,所以我来了,来见你。”

    卡洛斯自己都没想明白,反正就是气笑了。

    气什么说不清楚,笑什么讲不明白。

    但是这个挑战他接下了。

    “战歌氏族的格罗姆什不会承认一个加入联盟的儿子。”

    “我是玛格汉氏族的酋长,不是战歌氏族的成员。”

    “那你手底下有多少人?”

    “两万。并非所有兽人都愿意去海的那边找一个虚无缥缈的部落,如果你有决心,我有办法留下更多的兽人。”

    “有点意思,去吧,我会安排你回去的,如果你真能带着两万兽人去守望堡,我可以接纳你。”

    “谎言毫无意义,只要你同意,我有办法通知那边谈妥了,不用回去。”

    “那你想……”

    “奶奶教过我,信任需要付出,忠诚需要流血。我知道你正在打仗,排我去前线,去你的荣耀兽人那里,我会向你证明。”

    “哪怕我只是利用你?”

    “我有被利用的价值。”

    一番交谈令卡洛斯大开眼界,你们管加尔鲁什这哥们儿叫“脑残吼”

兵者,国之大事也,定生死,决存续。

    永远准备不好的。
 

 文学

    而且卡洛斯.巴罗夫同志也没兴趣自寻死路。

    奈何第一枪是亡灵天灾开的。

    莫要挑刺儿,这个第一枪,指的是打破如今联盟与天灾战略平衡的举动。

    按照卡洛斯的日程表,联盟这边还需要大约两周时间完成最后一批人员调整以及物资转运,才会发起全面反击。

    各方面军的负责人也是按照这份计划书在进行准备工作,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可是克尔苏加德最喜欢对自以为准备周全的人说你还没有准备好。

    是亡灵天灾先动的手,就在白水河。

    斯坦索姆地区那三山夹两原的倒U型地形提得太多了,乌瑟尔也没有想到,克尔苏加德这骨头架子走了,却把缺德留了下来。

    按照计划,乌瑟尔领着三万多精锐跨过了白水河,对留守斯坦索姆地区的亡灵军队进行战略逼迫。

    因为是佯攻,乌瑟尔严格执行了联盟军部的命令,绝不越过三十公里的红线。

    三十公里,长久以来人类实践出的最佳溃败距离。

    在白水河西岸,还有一万多的士兵构筑着防御阵地,随时准备接应前方的友军,哪怕乌瑟尔真的打输了,大溃败,士兵们盔甲一脱武器一扔,徒步跑回河那边,吃顿饭睡一觉,新的武器装备一领,第二天又是个合格的大头兵。

    只要乌瑟尔不想赢,卡洛斯想不出他会怎么输。

    然后克尔苏加德这个不当人的家伙帮卡洛斯想了。

    怎么输?

    十面埋伏呗。

    如今这个联盟,贪污犯真的不少,但是低能儿的确不多。

    亡灵会不会利用自己不眠不休的特性强行翻越中部的横断山脉抄乌瑟尔的后路?

    会,并且真的被军部的家伙猜中了。

    当达拉然的法师将加急情报通过狮鹫骑士而非魔法通讯送到乌瑟尔手里时,光明使者就明白战机来了。

    这不把天灾军团堵在山里轰它粮的一顿,活该被送上军事法庭!

    于是乌瑟尔动了。

    他向卡洛斯寄出了加急文书,并且调动了安多哈尔的预备队,加上白水河西岸的接应部队,联盟总计七万余人准备在距离白水河东岸大约五十公里的山区地带进行一场大规模的歼灭战。

    然后,乌瑟尔终于明白了克尔苏加德有多不当人。

    这狗巫妖居然把天灾士兵都埋进了土里!

    战役的初期,乌瑟尔理所当然的堵住了准备冲出山坳的亡灵军团,一场大胜似乎唾手可得。然而亡灵天灾的韧性令乌瑟尔察觉到,这绝不是小股的迂回部队,被他堵在山里的是亡灵天灾的主力!

    于是乌瑟尔加码了,他把预备队拉了上来。

    怎么会这样,明明是我先来,阵地也好,炮位也罢,是我先的,是我先抢占有利地形的!!!

    乌瑟尔顶着最少五倍于己的亡灵精锐军团,坚守了隘口整整两天,等到了自己的预备队。

    可惜发动反攻的不仅仅是联盟,同时也有天灾。

    等到了援军的乌瑟尔部气势如虹,无悲无喜的亡灵天灾发动了地鸣。

    数十万计的骸骨士兵与食尸鬼在通灵师的召唤下苏醒,挣脱了大地的束缚从地下两米的深度破土而出。

    光是破土而出,冲破坚硬的泥土,被深埋地下的亡灵天灾就损失了五位数以上的作战单位。

    毕竟乌瑟尔又不是傻子,埋浅了他会看不出来?

    可是巫妖王在意亡灵的损耗吗?

    克尔苏加德会关注玩具的数量吗?

    所以乌瑟尔遭重了。

    主力对攻方向是亡灵的精锐主力,四面八方是破土而出的大量亡灵。

    撤退,一定会死的,只能战斗,然后等待救援。

    看着身处的地形,乌瑟尔产生了一种成也山坳败也山坳的奇怪情绪。

    两难,大抵就是这样吧。

    如果集中兵力反突围,破土而出的亡灵是挡不住乌瑟尔手下这六万联盟主战部队的。

    可是这么做了,就等于放开了豁口放山里的亡灵主力出来。

    五十公里,跑不回去的,会被亡灵军队一口口吃掉。

    分兵,或许可以送一部分兵力回去,可是谁留下谁走,眼下又不是弹尽粮绝,光是安哈多尔都还有两万部队没有动过,壁炉谷与壁垒关也有大量的友军,奥特兰克高原上最后十万部队还在等待调动。

    乌瑟尔怎么想自己都没有壮士断腕的必要。

    那还扯什么咸蛋,派出突围求援的信使,全军固守待援!

    六万多人,再加上三万多预备队到来时携带的大量补给。

    来,战就是。

    克尔苏加德的计谋成功了,一次利用人心的设伏,一次完美的土工作业,卡洛斯布置在东边的主战部队被围了。

    可是克尔苏加德的计谋又没有完全成功,因为乌瑟尔.铁头娃使者根本没有慌乱,也没有撤退,而是选择了硬碰硬。

    成功了,又没有完全成功,选择的困难摆在了卡洛斯手里。

    从战术上看,乌瑟尔的选择是正确的,可是从战略上看,有问题。

    现在卡洛斯一点不敢笑话二战时期的德国人了,几十万人的作战计划,环环相扣,怎么改啊。

    西攻东守是既定的战略,所有的战役战术都是在为这个战略目的服务,几十上百万人,数亿金币的物资都是根据这个原则在调动。

    想要救援乌瑟尔,并不困难,大约四万人的主战部队接应,就能为乌瑟尔部拉扯出一条从容撤回白水河西岸的缺口。

    可是难就难在手握五十万军队的卡洛斯,真就在这个时间节点抽调不出四万人去接应乌瑟尔。

    从银松山道正面平推洛丹伦方向的亡灵天灾是不现实的,所以联盟制定的计划是三面开花。

    加里瑟斯的军团,壁炉谷的军团,再加上联盟海军抽调进洛丹米尔湖的舰队,三个方向同时发力,将洛丹伦城数量庞大的亡灵军队拉扯成地理上相互无法接应的三部分。

    所以奥特兰克城的部队不能动,那是要装船玩抢滩登陆的。

    所以壁垒关的部队也不能动,那是要进行反冲击作战的。

    希尔斯布莱德倒是能抽调出足够的部队,太远,没戏。

    壁炉谷和安多哈尔也能抽调出足够的部队,太散,难顶。

    救急如救火,乌瑟尔保证自己能坚守十天,联盟却不可能用九天去思考该从哪儿抽调救援部队吧。

    促使卡洛斯全面发作的最后一颗砝码,是凯尔萨斯的魔法通讯。

    “卡洛斯,我发现克尔苏加德的目的了,它在联盟魔网,不是在准备什么毁天灭地的灭世级魔法,就是准备召唤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霎时间,如同银蛇白练破苍穹,又好似天河倒悬震夜空,卡洛斯悟了。

    “喂,魔法通讯处吗,给我接加里瑟斯。”

    “喂,加里瑟斯吗,指令一五七三,立刻执行。没有什么为什么,执行命令。”

    “喂,魔法通讯处吗,给我接奥特兰克城。”

    “喂,父亲,计划提前,是的,有意外情况,嗯,嗯,好。”

    “喂,魔法通讯处吗,给我接亚历山德罗。”

    “喂,莫格莱尼吗?什么,大点声你听不清?你TMD能不能回指挥室再接魔法通讯,我XX你个NN的T!!!指令一七十七,立刻执行!”

    “喂,魔法通讯处吗,给我接海军指挥部。”

    ……

    这就是现在的联盟,一个下达总攻指令需要三个小时的联盟。

    就这,已经是巨大的进步,沾了魔法伟力的光。

    同时协调上百万人,放在骑士小说里可能就一句话的事,XX一声令下,百万雄师那啥啥。

    可是卡洛斯仅仅是通知计划提前,夜就已经深了。

    随便冲了个澡,卡洛斯抽空吃了点东西,才发现居然忙到午餐晚饭全部错过。

    “来点吗?”

    “我不饿。”

    “那我就直说了。”

    “塔斯丁苟聆听您的旨意。”

    “我要巨魔最后一次证明自己的忠诚。”

    “我很伤心,您永远可以信任您忠实的属下,忠诚只需要考验,不需要证明。”

    “苟塔金,我急急忙忙把你弄来,不是为了听你新学会的马屁。”

本文标签:被吊起来用道具玩弄调教

上一篇:老妇的肥田乱耕*在教室里强行糟蹋校花小说

下一篇:绝色教师美妇沉沦为玩物(老师太给力)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