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绝色教师美妇沉沦为玩物(老师太给力)最新章节列表

2021-10-16 09:36:4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整个鱼头就像刀子的形状,也不知道是不是常年生活在地下暗河里面,所以它的两只鱼眼,竟然是诡异的猩红色。鱼身上覆盖着一件银光闪闪的鳞甲,还挺坚硬的。

鱼已经死了,它的利齿

整个鱼头就像刀子的形状,也不知道是不是常年生活在地下暗河里面,所以它的两只鱼眼,竟然是诡异的猩红色。鱼身上覆盖着一件银光闪闪的鳞甲,还挺坚硬的。

    鱼已经死了,它的利齿却还在郑凯的皮肉里面。

    王侦件拿着军刀,撬开鱼嘴,拔掉它的牙齿,这才将其从郑凯的手臂上弄下来。

    再看郑凯的手臂,一排血洞洞,汩汩地往外冒着血。

    郑凯疼得嘶嘶吸着凉气:“这他妈是什么鱼?”

    “是刀齿鲑鱼!”老北说。

    “这是个什么卵玩意儿?”郑凯脱下外衣,愤岔岔地骂道。

    老北说:“刀齿鲑鱼又叫魔鬼鱼,是一种没有进化的上古鱼类,性情非常凶猛,喜欢嗜血食肉,而且往往是成群结队的行动,所过之处,没有活物能够幸免!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万金鹏的尸体就是被刀齿鲑鱼啃噬的!”

    郑凯脱下外衣,看见自己的手臂,鲜血长流。如果不是隔着厚厚的棉衣,那可就不是几个血洞洞这么简单了,这一块的皮肉都会被撕扯下来。

    刘佩佩赶紧取出医药箱,给郑凯止血,处理伤口,并且注射了消炎针。

    徐帅站在充气艇前面,举着狼眼在水下扫来扫去,用一种惊惧的声音说:“我们快离开这片水域!水下……水下全是这种刀齿鲑鱼……”

    听闻徐帅这样一说,我们全都举起狼眼照向水里,不看不打紧,这一看,我们顿时遍体生寒,背上的汗毛齐刷刷竖了起来。

    诚如徐帅所说,这一片水域下面银光闪闪,全都是刀齿鲑鱼,成群结队地在水下游来游去,密密麻麻,数不清有多少。

    我们看见水下的这片景象,心里都有些发怵,我立即跟队员们说道:“全速前进!”

    王侦件把万金鹏的尸体放回河里,余恒问王侦件:“王局,金鹏的尸体……不准备带走吗?”

    王侦件面色沉重地说:“带不走的!我们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走下去,怎么能带着尸体赶路?况且,金鹏的尸体有血腥味,如果带着他一起走,岂不是把那些刀齿鲑鱼引过来了吗?”

    余恒紧抿着嘴唇:“王局,那你的意思是……”

    “这都是命!”王侦件叹了口气,掏出一支香烟点燃,猛吸一口,然后把香烟塞进万金鹏的嘴里,缓缓松开手:“再见,兄弟!”

    万金鹏的尸体重新落回水里,水下的那些刀齿鲑鱼立即围拢上来,围着万金鹏的半截尸体又啃又咬。

    万金鹏的尸体为我们争取到了逃离的时间,我们拼命划着充气艇,全速前进。

    回头看去的时候,发现万金鹏的尸体很快就消失了,水面上只剩下一具白森森的骸骨浮浮沉沉。

    王侦件转身对着那具骸骨,挺直腰板,敬了个庄严的军礼,其他几个队员站在后面,齐刷刷敬了个军礼。

    “汪——汪——汪——”哮天蹬着八字脚,踩在充气艇后面,对着水面大声咆哮。

    我们回头看去,只见水面上一片银光闪闪,留下一道道波痕,那群刀齿鲑鱼竟然追了上来。

    “妈的!”郑凯举起突击步枪,对着后方的水面一通扫射。

    哒哒哒!

    枪火闪耀,子弹没入水中,水面上很快就翻涌起十多条刀齿鲑鱼的尸体,这十多条刀齿鲑鱼肠穿肚烂,鲜血长流。

    血腥味令其他的刀齿鲑鱼感到疯狂,大群的刀齿鲑鱼从四面八方围拢上来,抢食这些同伴的尸体,漂浮在水面上的十多条刀齿鲑鱼,很快就被啃噬得干干净净,什么都没留下。

    我们惊讶地看着眼前这血腥的一幕,心里泛起一阵阵恶心,万万没有想到这些刀齿鲑鱼竟然凶猛残忍到这种地步,连自己的同伴都能成为食物。

    嗅到血腥味的鱼群更加疯狂,发了疯似地追逐我们的充气艇。

    哒哒哒!哒哒哒!

    子弹自水面上横扫而过,编织成一张大网,那些刀齿鲑鱼一旦撞在这张大网上面,就会被扫成碎片。

    但是,这张火力网也只是短暂有效,庞大的鱼群很快冲破了这张火力网,迅速追上来,近在咫尺。

    冲在最前面的刀齿鲑鱼已经追到我们的屁股后面,有几条刀齿鲑鱼凶猛地跃出水面,张开大嘴凌空朝我们飞来。

    刀齿鲑鱼固然凶猛,但哮天这头神兽也不是吃素的,眼见三条刀齿鲑鱼凌空飞起,哮天的反应也是快如闪电,先是一巴掌拍飞了一条刀齿鲑鱼,紧接着又是一爪子将刀齿鲑鱼踩在脚下,最后脑袋一甩,张开血盆大口咬住了第三条刀齿鲑鱼,咔嚓一声,咬碎了那条刀齿鲑鱼的脑袋。

    另外一边,王侦件阴沉着脸,直接从兜里掏出两颗手雷,对正在开枪射击的郑凯说:“让开!”

    郑凯侧身让开,王侦件拉开环扣,双手一扬,厉声叫喊道:“请你们吃大餐!”

    两颗手雷滋滋冒着白烟,在空中划出一道美妙的抛物线,落入河里。

    王侦件按着郑凯的肩膀,迅速卧倒。

    就听轰隆一声炸响,水里翻腾起一颗火球,一道水柱冲起老高,很多刀齿鲑鱼都被冲上了天。

    等到回头看去,水面上漂浮着很多刀齿鲑鱼的残尸,支离破碎,空气中弥漫开浓浓的腥臭味。

    王侦件这两颗手雷还是收到了效果,成功阻挡了鱼群的追击,炸死炸伤了很多刀齿鲑鱼。而剩下的一些刀齿鲑鱼,都被同伴的残尸吸引,迅速朝着那些支离破碎的鱼尸游过去,疯狂吞噬自己同伴的尸体。

    眼前的景象让我们感到一阵阵恶寒,我们暗自吁了口气,这么凶猛的鱼类,我们还是平生头一次见到。当然,我们也希望这是唯一的一次

暗河的水哗啦啦流淌着,充气艇上没有人说话,队员们的心情都很沉重。

    我们在大兴安岭行进了两三天,便已经折损了两个兄弟,这大兴安岭里面,远比我们预想的更加危险。

    “前面是什么东西?”老北突然打破了沉默。

    谢一鸣举起狼眼,低低惊呼道:“好像是一座庞大的建筑!”

    随着充气艇的渐渐逼近,前方的那座建筑也慢慢映入我们的眼帘。

    那竟然是一座地下要塞!

    这座地下要塞就像一座拦河大坝,横跨在暗河上面,要塞中间有一道闸门,暗河的水涌进闸门里面,可以为要塞里面提供水源和电力。

    我们仰头打量这座地下要塞,心中无比震撼,在这地下洞穴里面,这座要塞显得相当恢弘,气势磅礴,大有一种泰山压顶之感。

    用脚趾头想想,这座要塞肯定是当年小鬼子入侵东北的时候修建的。

    小鬼子的关东军霸占东北的时候,在东北边境修建了很多秘密的地下要塞,这些要塞工程巨大,很多华夏劳工都死在了这里。小鬼子以这些要塞为基地,在东北地区开展各种各样的罪恶活动,掠夺东北地区的丰富资源和宝藏,秘密研究各种生化武器,还有各种惨无人道的活体实验,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

    像比较出名的有什么虎头要塞、海拉尔要塞等等,这些要塞现在都遗留在东北大地,成为小鬼子入侵华夏的罪恶铁证。

    比如虎头要塞,作为关东军准备进攻苏联的战略基地,因其分布范围广、工事规模大、军事设施全、防御坚固、攻击力强,关东军将其吹嘘为永久要塞,号称是“东方的马奇诺防线”。

    再比如位于内蒙古呼伦贝尔海拉尔的海拉尔要塞,动用了十多万劳工修建,因其建筑面积的庞大,被称为“地下城市”。

    我们万万没有想到,小鬼子竟然还在大兴安岭腹地里面,修建了这样一座地下要塞。

    这座要塞的建筑面积,也许没有虎头要塞或者海拉尔要塞那样庞大,但是这座要塞的修建难度绝对是最高的,地形条件和气候条件都非常恶劣,能在这里修建一座要塞,也算是一个建筑奇迹。

    小鬼子为什么会在这里修建一座要塞?

    他们大费周章,在这里修建要塞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呢?

    各种疑问涌上心头,让我们对面前这座要塞充满了好奇,我们迫不及待想要揭开这座要塞的神秘面纱。

    我们所乘坐的充气艇在闸门前面停了下来,然后抓着已经锈迹斑斑的铁梯爬了上去,成功进入要塞的水电机房,钻进了这只巨兽的肚子。

    水电机房里面很安全,我们在里面小憩了一会儿,养足精神,这才小心翼翼走了出去。

    要塞的通道里面黑咕隆咚的,伸手不见五指,而且一片死寂。

    我们拧亮狼眼,四处打量,通道里回荡着我们的脚步声,显得更加寂寥。

    环顾四周,但见这座地下要塞相当牢固,顶上浇灌着钢筋混凝土,挂着很多的电线和灯泡。

    走在要塞里面,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既有空间上的一种压抑,也有来自于沉重历史的压抑。我们内心的滋味也是五味杂陈,有一种说不出的屈辱,也有一种强烈的愤怒。

    大概是由于心情复杂,我们谁都没有说话,不知不觉,走到一扇厚重的铁门前面。

    铁门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日文,刘佩佩对我们说:“这里是要塞的一个重要物资储备仓库!”

    “你认识日文?”谢一鸣好奇地问。

    刘佩佩说:“我大学时候选修的第二门外语就是日文!”

    谢一鸣贼兮兮地凑了过去,一脸贱笑:“佩佩,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呀买蝶’是什么意思?”

    刘佩佩脸颊一红,看了谢一鸣一眼:“下流!”

    谢一鸣假装委屈地说:“我怎么就下流了?我这是不耻下问!”

    青青一把揪住谢一鸣的耳朵,将谢一鸣扯了回来。

    谢一鸣哎哟哎哟的叫唤着:“师娘,哎呀,不要,轻一点,不要……”

    青青冷笑道:“对了,呀买蝶就是不要的意思,你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谢一鸣的脑袋点得像鸡啄米。

    铁柱上前推了推仓库大门,大门纹丝不动。

    铁柱沉声喝气,想要用神力将大门轰开,王侦件赶紧拉住铁柱,对铁柱说:“兄弟,冷静一点,这种门是气压门,你看见门上的那个转盘阀门了吗?只要转动那个阀门,释放出里面的气压,这道门就能打开!”

    铁柱点点头,伸手抓住那个转盘阀门。

    转盘阀门好几十年没有转动过了,上面积满灰尘,卡得死死的,铁柱发一声喊,臂膀上的肌肉一块块突兀起来。

    呼哧呼哧,铁柱喘着粗气,仅凭一己之力,就把那个转盘阀门给打开了,两扇厚重的铁门朝着两边缓缓开启,我们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大型仓库。

    我们怀揣着好奇,蹑手蹑脚地走进仓库,想要看看小鬼子当年在仓库里面究竟藏了什么东西。

    我们走进去,环顾四周,这个仓库足足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非常空旷。

    仓库里整齐地摆放着一排集装箱,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我们信步走到这些集装箱前面,只见这些集装箱也全都安装着气压阀门,也不知道里面放着的是什么货物。

    铁柱伸手抓住其中一个气压阀门,正准备拧开,青青突然一把抓住铁柱的手,回头问我:“要开么?”

    我扭头看了一眼王侦件:“王局,你觉得呢?”

    王侦件说:“挺矛盾的,其实我也很想打开箱子看一看,但我又有点担心,万一这些集装箱是潘多拉魔盒怎么办?”

    “小贱贱,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畏首畏尾,优柔寡断了?”谢一鸣说。

    王侦件摇了摇头,对我说:“杨队,你是队长,你做决定吧!”

    我抿了抿嘴唇,冲铁柱扬了扬下巴,瞳孔里迸射出一道精光,沉声说道:“开!”

铁柱缓缓打开了气压门阀,集装箱的铁门开启,一团寒烟从里面飘散出来,让我们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颤。

 文学



    在铁柱转动门阀的时候,其他队员全都凝神戒备,举着突击步枪守在门口,手指按在扳机上面,一旦有什么东西从集装箱里面跑出来,他们就会在第一时间扣动扳机。

    集装箱里面很安静,没有什么动静,众人暗自吁了一口气。

    待那寒烟散去,忽听铁柱一声惊呼:“人?!”

    几束狼眼光立即射入集装箱里面,集装箱里面的景象顿时映入我们的眼帘。

    刚刚在打开气压门的时候,我们猜想过很多东西,比如武器装备,比如军队物资,也比如化学原料,或者掠夺的宝藏等等,但是我们搜肠刮肚也没有想到,集装箱里竟然装着人!

    满满一集装箱里,全部站满了人,横向有三个人,纵向有十个人,总共三十个人。

    让人感到奇怪的是,这些人全都穿着军服,明显是小鬼子的军人。

    我们面面相觑,百思不得其解,这些小鬼子为什么会被装在集装箱里面?而且还被当成物资储备存放在仓库里?这些士兵明明全都是人,又不是货物,放在仓库里面做什么?

    更令人费解的是,这些鬼子兵的尸体,又跟普通的尸体不一样,他们死了这么多年,居然不腐不朽,而且全都直挺挺地站立着,低垂着脑袋,仿佛只是睡着了。

    而且,每具尸体的表面,都覆盖着一层白色的冰霜,寒光闪闪的,让他们看上去就像是一尊尊冰雕。

    谢一鸣说:“卧槽,活人冰棍,小鬼子真有创意!”

    郑凯皱眉道:“你这么一说,以后我都不想再吃老冰棍了!”

    刘江说:“小鬼子不会是用这种方式来保存尸体吧?之所以装在集装箱里面,是为了把大量的尸体运回去安葬!”

    王侦件说:“你的推测不无道理,但我不是很赞同,你们来看这些尸体,身上都没有伤痕,很明显不是战死的,很可能是直接被冻死的!”

    “冻死的?”徐帅奇怪地问:“小鬼子有病啊,为什么要把自己人冻死呢?”

    王侦件摸着下巴说:“确实是挺奇怪的!铁柱,你再打开隔壁的箱子看一看!”

    铁柱应了一声,一口气打开了好几个集装箱。

    令我们极为震惊的是,每个集装箱里面都装着三十个鬼子兵的尸体,这些尸体全都覆盖着一层寒冰,看上去就跟冰雕一样。

    一百多具冰尸就这样冰冷冷地站在集装箱里面,犹如一百多尊冰雕,任由我们参观。

    我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这些鬼子兵为什么会被冻死?为什么会凝结成冰雕?又为什么会被存放在集装箱里?

    就在这时候,老北突然说了一句话:“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些冰尸……有点眼熟……”

    “什么眼熟?你见过?”谢一鸣问老北。

    老北眯着眼睛,幽幽说道:“你们难道没有觉着,这些冰尸……像极了我们所要寻找的雪怪吗?”

    冰尸……雪怪……

    我们的脑海里蓦地划过一道闪电,我想起了那张照片,照片上那团有些模糊的白色人影,真是像极了面前的冰尸。

    老北这句话点醒了我们,之前盛传的大兴安岭雪怪,很可能就是这些冰尸!

    谢一鸣挠着脑袋问:“你之前看见雪怪是在丛林里面,然而这些冰尸是在地下要塞里面,你确定你所看见的雪怪跟这里的冰尸是同一个品种?”

    老北说:“我们大兴安岭的猎人,都有一双火眼金睛,我看上的猎物,绝对跑不了!真的,相信我,之前我所看见的雪怪,就是冰尸!”

    王侦件沉吟道:“其实,也不排除这种可能,说不定有冰尸从地下要塞跑出去了……”

    “等等!”刘佩佩面露惊讶之色,她望着王侦件:“王局,你说有冰尸从地下要塞跑出去了?”

    “对啊!”王侦件点点头,一脸正色地说:“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刘佩佩说:“冰尸能自己跑出去,还能吸食羊血,那么集装箱里的这些东西……”

    刘佩佩僵硬地伸出手,指了指集装箱里面的那些冰尸。

    我们的脑子嗡一声就炸了,如果说老北之前看见的雪怪就是冰尸,那就说明这些冰尸是能够行动,且具有攻击能力的僵尸。换言之,这里这么多冰尸,我们却把集装箱打开了,倘若这些冰尸全都“苏醒”,后果不堪设想。

    “关门!快把集装箱门关上!”我大声命令道。

    队员们立即分头散开,纷纷冲上去关门。

    然而,门还没有关上,我们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只见集装箱里的那些冰尸,齐刷刷抬起脑袋,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但见这些冰尸的脸庞,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冰蓝色,就连他们的眼睛,也是蓝色的。

    冰尸集体张开嘴巴,从嘴里喷出一团团带着寒烟的尸气,原本准备去关门的几个队员,立即被这些尸气逼退。

    王侦件眉头紧蹙,脸颊突突直跳:“冰尸醒了!”

    谢一鸣跺了跺脚:“小贱贱,你可真是个乌鸦嘴,什么潘多拉魔盒,居然被你说中了!”

    我叹了口气,真是好奇害死猫,如果我们没有这么重的好奇心,就不会去打开这些集装箱,也就不会释放出这些冰尸。

    现在好了,因为我们自己的好奇心,结果放出了这些冰尸,我们得自食其果了。

    “吼——”

    一个鬼子兵突然张嘴怒吼,眼睛里迸射出冰蓝色的光,一个猛子从集装箱里跃出来,扑向正准备关门的铁柱。

    变成冰尸之后的鬼子兵,无论是敏捷性还是爆发力,都远远超越常人,战斗力相当凶悍。

    砰!

    一声枪响,王侦件率先举起突击步枪,一枪点爆了那个鬼子兵的脑袋,鬼子兵的脑袋上腾起一团冰蓝色血雾,从半空中跌落下来。

    这一声枪响,仿佛刺激了后面的那些冰尸,只听阵阵嘶吼,那些冰尸一窝蜂一窝蜂地冲出集装箱。

本文标签:绝色教师美妇沉沦为玩物

上一篇:被吊起来用道具玩弄调教(玩弄同学麻麻)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2021最热门(傻大壮你真厉害)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