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热门(傻大壮你真厉害)最新章节列表

2021-10-16 09:41:1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其应用范围除了航空、航天产品外,还被广泛的用于高端机器人、精密机床、医疗器械甚至是欧洲粒子对撞机加速器。

其中被誉为工业机器人大四大巨头之一的瑞士ABB公司所生

其应用范围除了航空、航天产品外,还被广泛的用于高端机器人、精密机床、医疗器械甚至是欧洲粒子对撞机加速器。

    其中被誉为工业机器人大四大巨头之一的瑞士ABB公司所生产的各类工业机器人当中,就广泛的使用了F&K传动系统公司所生产的高精度驱动轴承和减速齿轮系统。

    当然,这已经是九十年代以前的事儿了,现如今的F&K传动系统公司面临着德国和日本相关企业的激烈竞争,早就跟王小二一样,是一年不如一年,但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再不济也比发达国家的同类产品强出几个高度。

    不说别的,单论国内,F&K传动系统公司所生产的合金高精度轴承就可以完全傲视国内的一众同行们,包括已经在高端轴承方面有了一定话语权的中国腾飞。

    没办法,中国腾飞在轴承领域的长处是陶瓷复合材料轴承,比如说应用与直升机主减速器和轮毂的氮化硅轴承;以及耐高温合金轴承,比如航空发动机和燃气轮机上使用的传动轴承;还有就是致力于无轴承的研究和探索,比如新一代海军装备的直—8plus-H型重型舰载直升机,使用的就是采用无轴承设计的主减速和桨毂的连接件儿。

    把这些东西亮出来,即便是F&K传动系统公司这类在轴承和传动领域玩儿了快100年的老字号,都直呼太高端,玩儿不起。

    可见中国腾飞在这方面真的是一骑绝尘。

    问题是除了头部这些个极高端的轴承外,身后就在没有其他产品承接了,而这也导致中国腾飞的很多产品陷入难以想象的尴尬,那就是除了极为高端的轴承外,能用的就是些成色比较差的低端轴承,中间一大段精度好、品质高的轴承竟然一样都找不到。

    因为国内很难找到相关配套。

    无奈之下,中国腾飞只能花高价从国外的高端合金轴承厂家进口相关产品,美其名曰全球产业链。

    当然了,中国腾飞不是不可以下决心自己搞,金字塔顶尖儿的存在都弄明白了,中间那段说白了就是个时间问题。

    可问题是,中国腾飞在如何牛批,终究是一家企业,总要有个主次之别,不可能完全做到面面俱到,不然那就是瞎折腾,而不是在经营。

    那也有人说,中高端的缺货,那就直接用顶级的不就行了。

    这话说的是很有道理,如果只解决有无问题,这么干无可否非,毕竟成本不是摆在第一位的,但中国腾飞是什么?以市场为导向的企业,真要大规模使用哪种氮化硅、高温合金或是无轴承,中国腾飞的产品线整体要上涨15%都不止。

    要知道,如今中国腾飞的竞争对手早已不是印尼航空制造集团、巴西航空工业这样的二、三线小咖,而是波音和空客这样的顶流,靠着以往的人无我有,人有我精的打法根本行不通。

    没办法,波音和空客有的只能比你更全,精得比你更生猛,所以落实到产品端上,不但技术和质量上不能比这两家差,成本方面也要做到有一定的优势,不然就算航空公司凭什么采购你的东西?乘客为什么要给你买账?

    所以,别说15%的涨价了,就是5%的涨幅,对中国腾飞来说都是难以接受的,毕竟现阶段中国腾飞要的只有市场,只要能占据一定的市场份额,才能有跟波音和空客持续叫板的底气和实力。

    基于这个考虑,中国腾飞的精力只能集中在最终的产品端,并以优质的成本管理来维系并不丰厚的整体利润。

    哪有什么精力再去弄那些细枝末节的配套。

    而这也导致了中国腾飞经常被国外中高端轴承和传动厂家拿捏,什么随意涨价啦,突然断货啦,延期交付啦那都是小场面,突然给你来个不可抗力告诉你直接涨价200%的事儿更是比比皆是。

    都是庄建业当年玩儿剩下的套路,里面的猫腻像谁不知道似的,可中国腾飞却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国内找不到相关配套,只能采购国外的,也就只能继续受这份罪。

    现在好了,F&K传动系统公司的扛把子马拉尔内亲自上门想要加入中国腾飞的产业链,刘磊已经胖成一条缝儿的小眼睛滴溜溜的一转,心说到了碗儿里的肉还能让你跑了?

    自然是一口吞了才是!

    只不过如此霸王硬上弓势必会吓到对面的意大利小宝宝,再怎么刘磊也是庄建业一手带出来的老兵,身上有着一股子庄建业那种就算老子想上你,也得你说愿意才可以的执拗,逼格必须拉满,不然哪里对得起中国腾飞小懂王的名号?

    所以待马拉尔内絮絮叨叨的说完自己的想法后,刘磊并没有立刻表态,而是自顾自的沏了一壶茶,然后想给程峰和马拉尔内的被子里倒满,这才把自己的重新蓄满,而后端起来细细的喝了一口,咂嘛咂嘛嘴,品味了一下铁观音在唇齿间留下的余香,这才缓缓的放下杯子,看了一眼程峰和马拉尔内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两位有什么忌口的?”

    程峰和马拉尔内愣了一下,旋即明白过来,刘磊是要安排饭,程峰当然是欣喜的点头,期盼着今天这事儿早点儿结束早点儿了,免得继续丢人;而马拉尔内却是一脸的愕然,旋即看向刘磊:“刘先生,我刚才难道说的不清楚吗?我的意思是说,我们F&K传动系统公司

    完全可以为中国腾飞做配套!”

    然而刘磊却摇摇头:“事情我是听清楚了,不过呢……我觉得没那个必要,因为传动系统我们自己就能做,你加进来于我们而言作用不大,就拿你刚才说的工业机器人驱动轴承和减速齿轮来说吧,我们现在做的已经很好了,精度不比你能的差,甚至更好,你说我们为什么放着自己的产品不用,花额外的钱买你们的呢?”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马拉尔内闻言,便脸色难看的直摇头:“刘先生,我敢发誓,我们的F&K传动系统公司产品绝对是中高端领域里最好的,你们自己的产品不可能做到我们的水平!”

    “呵呵~~~~”闻言刘磊也没生气,反而笑起来:“居然还不信,就说你们这帮老外除了会吹牛逼就是死心眼儿,得,反正今天左右没事儿,就带你瞧瞧我们中国腾飞是怎么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的!”

    话音未落,刘磊长身而起,直接朝着包厢外走去……

眼看着刘磊说走就走,马拉尔内有些傻眼,都不知道刚才自己那句话说错了,惹得刘磊发这么大的火儿,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该跟着去,还是继续留在这里。

    “还是过去看看吧,毕竟参观一次中国腾飞的生产厂还是很难得的!”这是身边的程峰缓缓开口,给了个中肯的建议。

    实际上程峰巴不得刘磊狠狠打自己老同学的脸,摆了自己一道,还那么理所当然,程峰看着就气不打一处来,若非如此,以程峰的性格早就从中斡旋了,可马拉尔内忒不讲究,那就干脆让这货跟着去,让刘磊多往马拉尔内脸上轰几巴掌,也让这厮知道知道花儿他为什么这样红!

    马拉尔内大方向上是不糊涂的,但国内人情世故这方面他那里清楚那么多,一听能进中国腾飞的生产厂参观,直接就兴奋起来。

    要知道他这次专程跑来国内,就是为了实地瞧瞧中国腾飞的成色,以便好在加入其供应链时谈出一个好价钱。

    只不过之前都没机会,如今刘磊亲自拎着,简直挠到了马拉尔内的心坎儿里,当即点头,旋即跟上。

    程峰没想到马拉尔内答应的这么痛快,苦笑一下自己怎么会被这么个货摆了一道,便也起身离开了包厢。

    ……

    “刘先生,我们F&K传动系统公司长久以来都是瑞士ABB公司的一级供货商,您应该知道,瑞士ABB公司所生产的工业机器人在精度和品质方面享誉全球,像波音、空客、沃尔沃、法国造船集团等一众全球知名的制造商都在使用他们的产品。

    哦,对了,据说中国腾飞也是瑞士ABB公司的忠实用户……”

    腾飞大酒店距离中国腾飞设在星洲的生产厂还有一定的距离,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想当初兼并永宏厂时,之前留下来的厂房和设备虽然也都能用,但绝大部分已经过时了。

    而且由于当时的永宏厂产品线过于单一,很多设备、夹具和生产线配置只能满足歼—5、歼—6老式歼—7以及涡喷—5、涡喷—7这类老式的作战飞机和航空发动机的生产及维修使用,并不能很好的匹配中国腾飞新一代的飞机和航空发动机。

    因此在兼并后的短短数年,中国腾飞就把这些设备给淘汰了。

    当然了,以庄建业连骨髓都能榨干的性格,卖废铁就太亏了,当然是按照成套设备弄出去才划算,于是经过一番简单的翻新后,中国腾飞便通过国际地下交易市场将这批成套设备转卖给东亚某神秘买家。

    出口的名目是“木材加工设备”!

    为此中国腾飞共计获得8000万美元的实际收益。

    之所以会买这么多,且令买家迫不及待,主要是因为那位神秘买家自打冷战结束后日子过得并不好,导致装备大量的米格—19、米格—21战斗机缺乏维修保养,导致其空军的整体战斗力大面积微缩。

    原本希望俄国这个原厂家能看在当年兄弟加同志的面子上帮帮忙,可现在的俄国终究不是当年的苏联,不但一切朝“钱”看,而且能宰两刀绝不宰一刀,如此让那位神秘的买家别提多郁闷了。

    只能把目光投向同样装备过这两型飞机国产仿制型号的国内。

    只不过国内相关生产厂此时还未进行大规模的产业升级,加上空军部队依旧保留着大量的歼6、歼—7没有被替换,因此这些个生产厂还肩负着为空军这些老机型进行更新和保养的重任,根本就没工夫搭理神秘买家。

    当然了,神秘买家要是能出个大价钱,各个厂家或许还能考虑考虑,问题是神秘买家自己口袋比脸都赶紧,上哪儿弄那么多钱去?

    结果这个时候完成整体升级的中国腾飞淘汰以前永宏厂的飞机和航空发动机生产线和维修线,神秘买家得到这个消息后,差点儿没兴奋的休克喽,立刻派人就去找庄建业。

    庄建业开价1.5亿美元,神秘买家觉得太贵,只能是苦苦哀求,软磨硬泡,硬是缠着庄建业降到了8000万美元。

    当然了,8000万美元只是设备的费用,拆除、运送、抵达目的地后的组装、测试和生产,中国腾飞一概不管。

    所以神秘买家将偌大的生产线整体拆除从大西南门户,千里迢迢搬到东北亚,总花费绝对超过8000万美元,至于具体超多少,那就不是中国腾飞关心的事儿了,反正一大堆淘汰的设备换了8000万美元,也足够填补中国腾飞在星洲成为新建飞机生产厂的资金缺口了。

    至于空出来的厂房,绝大部分被划给到了舰载机研究所,用于基础的试验场地或是相关技术的验证平台。

    就比如说中国腾飞的振动试验台以及数字模拟预安装的所在位置就是当年永宏厂的一号车间改造的。

    而剩下的诸如四分厂、六分厂、八分场之类的不重要的边缘厂,处理完成套设备后,一般就是把地皮整体转给房地产开发商,所获得的资金小部分用于星洲郊外的飞机生产厂建设,绝大多数则被用在舰载机研究所以及材料研究所这两个中国腾飞在航空领域真正的扛把子身上。

    再加上中国腾飞每年固定的研发投入,这两个研究所单从外观上就知道不是一般的地方。

    舰载机研究所因为实在永宏厂老厂区的基础上改建而成,因此整体给人一种厚重、复古的感觉,很适合沉下心来搞研究。

    而材料研究所由于是中国腾飞后来新成立的,因此整体更加前卫、时尚,令人置身其中就有一种大脑潜能被激发,不去大胆创新都对不起自己的既视感。

    当然了,这两个研究所的落地以及逐年的扩大规模,也得到星洲地方的大力支持,这不单单是因为两个研究所对地方创造出海量的GDP,更重要的是这两个研究所代表着科技发展的前进方向。

    而凭借这两个核心研究所的存在,星洲成为国内少数几个依靠科技成果驱动经济增长的城市,在国内普遍采用高能耗、高污染发展经济的当下,星洲领导就凭着一手政绩,去哪儿走路都带风……

基于此,中国腾飞在星洲郊外兴建新的飞机制造厂得到了星洲地方的大力支持,不但成片的土地被大方的转到中国腾飞的名下,而且还在审批、政策上给予极大的优惠,所以中国腾飞在星洲飞机生产厂规模仅次于秦岭南麓的飞机生产基地,光占地面积就达到了242公顷。
 

 文学

    其中用于飞机的总装的一号车间占地就有22公顷。

    目前整个车间正在进行扩建、改造,未来的规模将达到28公顷,成为西南地区最大的超级生产车间。

    短期的产品主要是十号工程的量产型号,以及预计在2010年前完成定性的海军FC—23型舰载战斗机的批量生产型。

    FC—23舰载战斗机就不用说了,本来就是中国腾飞的杰作,十号工程的量产型号也放在这里似乎让人有些意外,毕竟那是成功飞机制造集团的独门生意才对。

    原本的规划也是如此,由成功集团生产十号工程的量产型,中国腾飞做配套,等于是一个主攻,一个辅助兼打野。

    结果空军对十号工程的一系列试飞和评估后对这款飞机满意的不得了,特别是换装了中国腾飞出产的WD—70系列大功率涡扇发动机后,整体的性能完全超出了空军上下的预期,因此决定加大该机型的采购量,要求生产单位在2010年前完成空军六个战斗机飞行团的换装,并至少有两个战斗机飞行团形成初始作战能力。

    成功集团尽管早年引进了部分中国腾飞的脉动生产线技术,提高了飞机生产的效率,可问题是部分脉动生产线技术终究不是全套实用化技术,再加上成功集团下属的几个重要配套厂在黄峰调离成功集团后,整体的产业升级步伐放缓,没有借着中国腾飞升级的步伐,成功完成自我的技术革新,导致整体的效率并没有本质的提升。

    如此种种叠加在一起,使得成功集团的十号工程量产型号的年产量只有区区的18架。

    平均每个月生产1.5架。

    这个效率放在平时已经算很好的成绩了,要知道东北航空工业负责生产的苏—27国产型年产只有12架,平均每个月只有一架的产量。

    这倒不是说东北航空工业保守,不上脉动生产线,而是源自苏联的整套苏—27的生产体系本身的冗余度实在太小,中国腾飞曾经组织过相关的精干力量在东北航空工业生产基地研究了大半年,硬是找不到能够融合苏联原装生产线的办法。

    当然了,依照中国腾飞的能力,抛开苏联的原装货,重新上一套资产的脉动式生产线也不是不行,可这想法刚提出,就遭到俄方合作企业的反对。

    没办法,俄方合作企业早就将这条转让给东北航空工业的苏—27生产线当做永远下金蛋的鸡呢。

    每年的设备维护、零部件的更换、飞机结构件的进口,俄方合作企业在其中不知道吃了多少好处,怎么可能让人推倒了重来?

    那不等于是自己砸自己的饭碗?

    而东北航空工业这边在苏—27国产化方面做得也不是很给力,以至于这款机型已经引进国内十多年了,不少关键部件儿依旧依赖俄方合作企业。

    特别是航空发动机,早就尝试过中国腾飞的WD—70系列大功率涡扇发动机,可时至今日量产型号依旧使用俄方的AL—31系列。

    究其原因还不是东北航空工业依旧沿用俄方生产的任务计算机,导致飞机自检状态只默认俄国的AL—31系列,其他型号根本就接入不进去。

    本来东北航空工业想借着舰载机竞标成功,获得海军的海量资金后,再申请一下空军的支持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可结果舰载机项目被中国腾飞给截胡了,面对巨大的资金缺口,东北航空工业也只能是放缓脚步,拖延至今。

    这要是放在以前,中国腾飞估计能出手拉对方一把,问题是此时的中国腾飞早已不是当初那个空有一身技术实力没有任何型号的毛头小子了,手上各型飞机加在一起足有二十多个型号,自己这边都忙不过来呢,根本没有余力去管别人的事儿。

    可这样一来空军方面就急了,这么多年心心念念的三代机高低搭配好不容易具备了列装条件,总不能光解决个有无问题吧?

    必须大规模列传,形成犹如美军F—16和F—15那种大型编队才具备真正的作战能力。

    特别是空军确定了由国土防空提升为攻防兼备的建军思路后,这方面的需求便更加迫切,可结果各家的产能却拉胯的跟不上来,你说空军他急不急!

    这要是放在以前,空军就算急死也没用,建国时期划分的航空工业分工体系早就将生产格局给定死了,再加上这么多年的发展,更加剧了这种产业固化的格局。

    所以即便空军急也没用,生产厂两手一摊,我就这么大能力,你能把我怎么样?

    能怎么样?该等还得等呗!

    然而新一届的空军领导却不这么想,改革可不仅仅是部队自己向前发展,在如今全球一体化,装备信息化、智能化的时代,改革更是全方面的。

    既然如此,凭什么建国时期的产业分工就得继续延续?长久以来的产业格局怎么就不能打破?

    空军领导之所以有这样的底气主要还是因为中国腾飞。

    其生产的运—18NB大型运输机可是最大起飞重量125吨的大家伙,空军在2002年订购了48架,中国腾飞只用了3年时间就全部交付完成。

    若是刨去等待配套厂备货供料的一年,实际生产只用了2年的时间。

    年产达到24架,平均每月2架!

    就这,当时在总部装备部门任职的空军领导在调研中国腾飞军用运输机生产线时,庄建业还不好意思的说,自己没有爆产能,如果全部满负荷运转的话,中国腾飞能够将运—18NB的产能由现如今的每月2架,提升到每两天一架的程度。

    空军领导吃惊之余,就把这件事牢牢记在心里,待走上空军领导岗位后,面对几个生产厂拉胯的产能,他直接给庄建业打电话,直截了当的问,战斗机这边中国腾飞能不能下饺子!

    庄建业那可是懂王,天字一号的真男人,毫不犹豫的就来了一句:“能!”

本文标签:傻大壮你真厉害

上一篇:绝色教师美妇沉沦为玩物(老师太给力)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2021最热门(厨房掀起裙子从后面进去)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