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教室撩开老师的裙子和丝袜-我和漂亮岳的性关系韩国

2021-10-16 11:01:2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在当王的丈夫跟前待的腻味了,就跑去当王的儿子那里好好享受一番,等她再想起当王的丈夫的好处的时候,就再回去。

没有人当她是一个间谍。

对两个部族的所有人来说,她只

在当王的丈夫跟前待的腻味了,就跑去当王的儿子那里好好享受一番,等她再想起当王的丈夫的好处的时候,就再回去。

    没有人当她是一个间谍。

    对两个部族的所有人来说,她只是一个愚蠢的,只知道享受的有着极好运气的女人。

    很多时候,只要有足够的运气,就够一个人快活生活一生了。

    嫫母毫无疑问就是这样的女人。

    云川无奈的瞅着嫫母亮出黑亮的肚皮,露出两枚肥硕的**,怀里抱着一个新生的婴儿,婴儿在吃她的**,而她却在啃一个肥美的猪肘子。

    因为在奶孩子,云川就不肯给她酒喝,嫫母也不挑剔,就一边啃猪肘子,一边喝加了蜜糖的牛奶。

    她吃饭的时候根本就不注意,油脂会落在胸口,牛奶也会落在胸口,更多的时候还会把嚼得稀烂的肉糜口对口的喂给怀里的小孩子。

    精卫在一边看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她也想这么吃,无奈云川不允许,敢胡来,说不定会挨揍。

    “你小的时候,她就是这样喂养你的?”精卫小声问云川。

    “哪有这样的好事情,那个时候她吃的最多的是虫子,我喝她的奶水,如果没有她用奶水喂养我,我活不下来。”

    云川说着话就把嫫母怀里的孩子接过来,交给仆妇们拿去洗,顺便替嫫母掩好衣襟,用自己已经满是油渍的手帕帮嫫母擦擦脸,低声道:“慢慢吃,慢慢吃,食物多的是。”

    嫫母从口中吐出一块小骨头,含糊不清的对云川道:“轩辕部可没有这些好吃的。”

    云川叹口气道:“你要是想吃,就过来,不想过来,我派人给你送去也是可以的。”

    “不能送去,我想吃就过来,你送去的东西会被嫘拿走分给别的女人,只会给我留下很少的部分。”

    说到吃,嫫母就会变得非常聪明,且自私,多少年过去了,云川早就忘记了这个女人把他驱逐出部落的事情,她这一生,都在为吃上好东西而努力,吃东西早就成了她的信仰。

    所以,被她撵出部族,云川觉得这就是她真正能做出来的事情,与她一贯的行为很贴合。

    “轩辕部越发的大了,野象原上到处都是人,你的常羊山城变得更加的漂亮了,就是人不多。”

    “我不喜欢太多的人,人少一些,大家都能吃的很饱,总比轩辕部的人现在还要狩猎才能补足口粮要好一些。”

    嫫母想了一下,觉得云川的想法好像没有什么错,就重新把手伸向那一锅火腿豆腐,准备用手抓着吃。

    云川连忙阻止了她的鲁莽行为,火腿豆腐是用砂锅炖出来的,为了吃起来舒坦,底下还放着小火炉呢,这样用手抓着吃,会把手烫坏的。

    嫫母的筷子一向用的不好,云川就只好塞给她一柄木头勺子。

    嫫母嘀咕道:“轩辕不许我用手抓,嫘也不许我用手抓,现在,你也不许我用手抓吃的。”

    这种事就没办法跟她说清楚,云川眼睁睁的看着她放下勺子用手去抓豆腐,直到她的手被豆腐烫的连连甩动,这才重新把木勺递过去……这是自己欠她的,都是命!

    云川从不跟嫫母抢吃的,这一点她是知道的,所以,精卫抱着云蠡出现在桌子边上的时候,她就有了很大的威胁感,总觉得精卫,云蠡会抢她的食物。

    直到现在,嫫母依旧没有儿媳妇跟孙子这两个亲人的概念,在她眼中,这两个人就是来跟她争夺食物的,所以,火腿豆腐虽然非常的滚烫,她依旧吃的飞快。

    轩辕的那个脏儿子被仆妇们洗干净送来了,嫫母就抱起来上下打量一下,就丢在一边继续吃,这个时候,就算是再有一个人把她的儿子给换掉,她一样会一无所知,并且会像养育云川一样的把那个孩子给养育大。

    云川看了一眼那个孩子,就知道这个孩子应该不是轩辕的,毕竟,轩辕那双鹰隼一般的眼睛,以及笔挺的鼻梁实在是具有太高的辨识度了。

    出于对嫫母的尊重,云川倾向于相信这个孩子又被某些不怀好意的人给调包了……这个人可能是轩辕数量庞大的后宫群中的某一个,或者好几个,就连一向贤惠的嫘都有下手的可能。

    不过,这不关云川的事情……毕竟,不管是谁的孩子,都是轩辕部的孩子,轩辕不会在乎的。

    陪母亲吃完饭,云川就回到天宫里去了,他们一家三口重新开始吃饭,与其说他是在陪母亲吃饭,不如说是看母亲吃饭比较准确,因此,过了饭点很长时间,他早就饿了。

    嫫母抱着她的孩子去睡觉了,她喜欢吃饱了就睡,这让她心身都会非常的愉快,只是,这样胡吃海塞的后果,让她的身体跟山一样庞大。

    没有猪肘子吃的精卫开始发脾气了,说什么怀孕的人就该一顿饭吃两个猪肘子才能养出好孩子来,被云川在背上抽了两巴掌之后这才安静下来,不情不愿的陪着云川吃了一顿花花绿绿的野草。

    云川现在吃的食物大多以素食为主,而素食除过那些谷物以外,基本上不怎么受族人的喜欢,至于精卫,她根本就是一头食肉动物,在云川看来很好的一顿饭,根本就比不上他给他母亲准备的那一顿饭来的丰盛。

    坏云蠡的时候,精卫基本上能做到身轻如燕,现在又怀孕了,她的身体就跟吹气球一样的变得丰盈起来。

    所有人都在夸奖她终于变成一个美人了,云川却在担心她吃了太多东西之后,孩子会变大,到时候不好生。

    因此,云川严厉的警告过仆妇们,不能给精卫吃太多的肉食,这就导致精卫时常觉得饥饿。

    一个野人从食物匮乏的时代走过来,现在进入了食物极度丰富的时期,哪里能管得住自己的那张嘴,再加上精卫是王后,有的是手段弄到自己想要吃的东西,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当精卫跟云川睡觉的时候,每当精卫将自己粗壮的大腿搁在云川身上的时候,总能让云川有严重的窒息感。

    再一次严厉警告精卫不许偷吃之后,云川就进入了自己的书房,赤陵一族要离开了,多少还是需要做一些准备的。

    分裂鱼人部,是云川一直在做的事情,目前来看效果不错,鱼人部落中有不到八百人愿意追随赤陵去大海里闯荡,其中,大部分都是男人,女人想跟着去的不多。

    愿意留下来的六百人中,至少有四百人是女人。

    这样一来,愿意跟赤陵去海上的鱼人中,就出现了男多女少的场面,而留在云川部的鱼人中,就出现了女多男少的场面,这已经基本上做到了割裂鱼人部的目的。

    至于将所有鱼人养活强大了,再白白送给赤陵去闯荡,云川自觉没有那么高尚,也不会做这么高尚的事情。

    派人喊来了赤陵,云川立刻就变成了一个和蔼可亲的长者。

    “独木舟的制造技术你们掌握了吗?”

    “已经掌握了,族人已经能制造出非常好的独木舟出来。”

    “独木舟在水中航行虽然很方便,但是呢,不稳定是它的致命伤,你想到应对的办法了吗?”

    “想到了,平日里活动的时候独木舟是散开的,等到歇息集合的时候独木舟就会连接起来。”

    “风帆技术你们研究的怎么样了?如果你们想要在海上航行,没有风帆是走不远的,还有烧烤密封器将海水淡化的技术,你们研究的怎么样了呢?”

    赤陵跪下来,将头贴在地板上虔诚的对云川道:“风帆已经制作完毕,并且按照族长的吩咐,将风帆制作成了可以调整方向的风帆。

    海水蒸馏器具,已经委托夸父他们打造出来了,全部为铜制作,大的制作了两个,小的制作了八个。

    还有在海上加热蒸馏器的铜镜,阿布也准备好了,鱼人部也有人掌握了磨铜镜的手艺。”

    云川瞅着跪在他面前的赤陵叹口气道:“我本来不希望你们去海上闯荡,思前想后最终还是同意了你的想法,鱼人部只有在有更多水的地方才能更好地发展,强行将你们留在陆地上,是不对的。

    你们既然有理想,那就去追寻你们的理想,我只想告诉你,在你追求理想的时候不要蛮干,珍惜你族人的生命。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你们在海上流浪疲倦了,或者发现海上的生活过于残酷,就回来,不要执拗,不要强行去挨,直接回来就好。”

    赤陵抬起头看着云川郑重的道:“好!”

    云川瞅着泪流满面的赤陵,也觉得鼻子酸酸的,几次三番想要说让他留下来的话,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挥挥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赤陵走了很久,云川依旧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直到阿布走进来的时候,他才从沉思中清醒过来。

    “王,刚才赤陵找我领取物资了。”

    阿布说着话就把赤陵要领的物资名录放在云川面前。

    他没有看,慢慢的道:“尽数满足他就是了。”

    阿布又道:“赤陵只打算带走六百个鱼人部落的人。”

    “他做的很聪明,这个时候带更多的人,对他来说是灾难,不是福气,海上的生活远比他想象的要残酷,更不要说他们从来就没有见过大海,想要在大海上生活,他们需要更多的运气。”

 文学



    “他带走的都是鱼人部落中最精悍的武士与最健康的女人,把老弱妇孺留给了我们。”

    “你有怨言吗?”

    “王,我不是有怨言,而是非常不同意王就这样放走了赤陵,有了睚眦跟赤陵的例子,以后,云川部想要留下更多的人才,会非常的难,他们也会效仿睚眦,赤陵的模样,等到部族强大了,就会离开,最终脱离王的控制。”

    云川呵呵笑道:“阿布,大度一些,开放一些,让你的心宽广一些,云川部可能不算是一个很大的部族,但是我希望云川部以后拥有更多的与我们持有同样生活习惯,同样文字,同样行事方法的盟友。

    一个部族毁灭很容易,只要我们的这些行为特征可以流传下去,那么,云川将不死不灭。”

    阿布皱眉道:“如此说来,我们以后还会放出更多的人?”

    云川笑道:“就算是你阿布,只要有能力汇集出一个部族,只要时间成熟,我一样会放你出去。

    在云川部,除过我之外,没有谁是不可缺少的。”

    阿布低下头半天才有些伤感的道:“云川部的人才越发的多了,可以取代我的人就有不少。”

    云川站起身,拍拍阿布的肩膀道:“现在的云川部才算是真正活过来了。”

    阿布一言不发,他明白,族长的话没有半分夸大,很久以前的时候,云川部的人才只有可怜的三四个,就连槐,绘这种野人族长都会受到重用,这么些年过来之后,云川部不再一样了,哪怕是一个小小的管事,他们的智慧也早就超过了槐,绘这样的人。

    可替代阿布的人很多,这一点阿布很清楚,云川也很清楚,但是呢,他必须告诉阿布,让他明白,族长很清楚这一点。

    发展的时候就好好地发展,不论谁发展起来了,最后他们都会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华夏!

    在这种情况下,帮助轩辕,帮助蚩尤,结果都差不多,反正这两个家伙迟早会打一架的,最后终究会融为一体。

    历史早就证明,轩辕统一后的华夏吗,最终传承了很多很多年,如果云川统一华夏的话,他很担心这种通过拔苗助长成长起来的部族会湮灭在历史长河里。

    很多时候,不是先进的就能长久的流传下去,在传承这种事情上,看的是那个部族更有韧性。

    传说中的很多文明最后都消失了,后世的人们挖出他们生活的遗迹之后,找不到真实的名字,只好以一些奇怪的地名来命名,比如——疥疙洞文明,饶河小南山文明,神木石峁文明,淮阳平粮台文明,三里头文明,良渚文明,三星堆文明……云川不想自己创造的文明最后变成——类似孤山文明这样的毫无美感的东西。

    毕竟,云川部为了修建常羊山城,曾经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移栽了那么多的红枫树,虽然九成九都死掉了,这样的修建城池的手法,与云川以前生活的那个时代,修建城池的手法基本一致。

    警告完阿布之后,夸父就来找云川喝茶了。

    阿布是部族中掌握大权的人,这样的人就不能跟云川这个主人过于亲近,太过于亲近了,就会生成主次不分的场景,如果让阿布产生自己也是主人这种奇怪想法的时候,后果就严重了。

    夸父是不一样的,云川将自己以及精卫,云蠡的安危托付在夸父身上,这样的人要多谈感情了。

    “乌龟人希望收小苦儿当儿子。”今天泡的是绿茶,夸父在煮开水之后,趁着降低水温的功夫,跟云川说了乌龟人的事情。

    云川冷笑一声道:“小苦儿答应了吗?”

    夸父摆摆手道:“没有,这孩子喜欢他憨厚的父亲跟愚蠢的母亲。”

    云川往嘴里丢了一块蜜饯,一边嚼一边道:“幸好他没有选择那只乌龟,否则……我会把他丢到睚眦的部落去跟新生的野猪作战。”

    夸父觉得水温差不多了,就把开水注入茶碗,烹煮绿茶的时候夸父从来都是不盖盖子的,更不会用自己用惯的小茶壶。

    夸父倒掉第一遍茶水,稍等片刻,等湿润的茶叶醒一阵子,然后才冲进第二遍开水。

    “我以为族长会很急切的想要知道伏羲氏的事情,没想到族长似乎对只乌龟并不怎么感兴趣。”

    云川喝了一口清茶之后对夸父道:“任何学文的精要在于精,不再于驳杂,伏羲氏研究伏羲留下来的学问,已经不知道研究了多少年了,我们现在贸然进入,说不定会曲解伏羲的学问。

    这样做其实很不好,不管伏羲留下来的学问到底是一个什么意思,那都是伏羲自己的意思,我们不能曲解,只能充当一个记录者,一个旁观者,眼看着其余的人把这些文化传承下去。

    我们自己则不受打扰的传承我们自己的学问,看看经过很长的时间之后,这两种文化能否融合到一起。

    所以呢,我们需要通过第一手学问人,来了解这些文化,只要小苦儿把乌龟人知道的东西榨干,我们就可以把乌龟人送给轩辕,也只有他才会喜欢这些东西。”

    夸父小小的嘬了一口茶水,压低声音对云川道:“狱滑说广成子逃离了崆峒山,准备来常羊山刺杀族长,我已经防备很长时间了,广成子还是没有出现。”

    云川摇摇头道:“广成子不会来。”

    夸父不解的道:“为什么?”

    云川冷笑道:“因为无牙跟姼会警告广成子不要来常羊山城。”

    夸父握着拳头道:“族长,既然轩辕都能杀了玄女跟素女,您为何不杀了无牙跟姼这两个人呢?”

    云川看一眼夸父道:“我不喜欢杀自己人。”

    “可是,无牙跟姼这两个人居然敢跟广成子暗中往来,就算不上是自己人吧?”

    云川笑了一声,从夸父手中接过小小的茶盅道:“广成子的消息就是他们告诉我的。”

    “不来刺杀你的消息?”

    “我是说,广成子就守在城外等着找机会混进常羊山城的消息。”

    “他都要混进来了,还说不杀你?”

    “无牙告诉我,他准备亲自迎接广成子进城,然后,该怎么处理广成子,他交给了我。”

    夸父一口喝干小茶杯里的水,淡淡的道:“交给我吧。”

    云川笑道:“从狱滑那里传来的消息说,广成子这人非常的狡猾,不好抓。”

    夸父冷笑道:“没什么不好抓的,我去安排一下。”

    云川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夸父的话,因为,不靠谱的话夸父就不会说,如果说出来了,那就证明他真的很有把握。

    “狱滑还带来消息说,这个广成子在崆峒山经受住了他用烈火烘烤,完好无缺的从大山洞里走出来,虽然不明白他是怎么做到的,狱滑觉得这人应该是有一些别人不知道,不了解的本事。”

    夸父笑道:“他会死的,我不相信一个人可以真的做到不死。”

    云川点点头道:“我也不相信。”

    夸父捏捏自己的大拳头道:“我去找无牙跟姼谈一下这件事。”

    云川举起茶杯撇撇嘴道:“别打死了。”

    夸父离开之后,云川就重新把心思投入到小苦儿记录本上,这里面有小苦儿跟乌龟人说的每一话。

    这个乌龟人的名字叫元绪,名字真的很文雅,在野人世界里有名字的人不多,但凡是有名字的人,都是很厉害的角色。

    伏羲氏在很多年前出了很大的乱子,之所以会出现乱子,就是跟广成子这个人有关。

    原本所有人以为,老族长去世之后,接替老族长位置的人必定是广成子,结果,最后接替老族长位置的却是老族长的儿子。

    老族长希望广成子能够成为他儿子的重要臂膀,结果,老族长刚刚死掉,广成子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了新任族长,还把他的人头放在石臼里面,用木棒捣成肉糜,逼迫伏羲氏的头领们饮下血肉。

    然后,广成子就走了,他并没有像所有人想的那样接替族长之位,而是挥一挥衣袖就走了。

    导致伏羲氏直到今日,还没有选出一个首领来,其实不是选不出来,而是,没有人敢接任族长的位置。

    乌龟人元绪,在以前就是伏羲氏族长之下第一人,在没有族长的日子里,元绪一直统领着伏羲氏。

    元绪原以为广成子在外流浪一段时间之后就会回来,结果,这么多年过去了,广成子毫无踪影。

    于是,元绪就从部族中挑选了老族长的另外一个成为族长,准备开始伏羲氏新的纪元。

    结果,新族长刚刚继位,第二天,族人们就发现新族长的脑袋不见了,最后在石臼跟前找到了一滩血肉,与上一任族长的下场一模一样,恐惧的伏羲氏族人,就认为这是元绪的错,经过商议之后一致认为元绪罪大恶极,将他驱逐出了伏羲氏

本文标签:教室撩开老师的裙子和丝袜

上一篇: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口述 农村最爽的乱惀小说

下一篇:好爽好大再深点高H|霸占同学丝袜麻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