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火(每走一步楼梯就撞到最深处)全文阅读

2021-10-16 11:42:1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宇文皓说完,拉住他便往内室走去,把小糯米撂在一旁。

糯米耸耸肩,拉门出去了,二哥这一次要大出血了,他都看到爹爹眼底的金钱光芒了。

果不其然,宇文皓拉着汤圆进去之后,便

宇文皓说完,拉住他便往内室走去,把小糯米撂在一旁。

    糯米耸耸肩,拉门出去了,二哥这一次要大出血了,他都看到爹爹眼底的金钱光芒了。

    果不其然,宇文皓拉着汤圆进去之后,便开始说皇宫的内库其实也挺难啊,每年国库里拨下来就这么点银子,开销又很大,一年几回大赏赐下去,还要他倒贴私几银子。

    而且,他养育他们已经这么大了,是时候乌鸦反哺,给他们养老了。

    汤圆看着唱演俱佳的父皇,脑子里忽然想起了四爷的话,“你做生意的事,能瞒着你爹就瞒着你爹,不然的话,你赚多少银子,都得给他摊一半,他这个人,对金钱有着与生俱来的好感。”

    他笑了起来,“爹爹,您放心,每年赚到的银子,我都会分一半给您,孝敬您和妈妈。”

    “我圆圆真是孝顺,你妈妈一定会很高兴。”宇文皓一把握住他的肩膀,激动得很,“你一年赚多少银子?”

    汤圆附在他耳边悄然说了一个数额。

    宇文皓目瞪口呆,“这么多?”

    “控制好运输成本,所以利润会稍好。”汤圆道。

    “那也太多了吧?”宇文皓竟然觉得有点心酸,因为国库一年拨下来给皇宫开销的银子,还没有汤圆一年赚得多。

    卖米能赚这么多吗?

    “不多啊,之前每年赚到的银子,我都会拿大部分出来修路修桥兴建学堂,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嘛。”

    “建设都是用自己的银子?”宇文皓吃惊。

    “倒不是全部用自己的银子,只是带头捐助,如今城中富商也不少,有人带头捐助,就会有人跟着捐,齐心协力就能更好地发展。”

    朝廷是没有对五座城池资助建设的,但不收取他们的赋税,让地方衙门自己安排发展的事。

    宇文皓道:“既然你懂得安排钱财,那爹爹就不要你的,不必上缴一半给我。”

    宇文皓分走他的钱,倒不是真要想花他的钱,只是怕他年纪小,赚了这么多钱不懂得理财容易全部栽进去,所以,才想拿走一部分,帮他储存起来。

    但既然他懂得用之于民,取之于民,为百姓修路修桥,行利国利民的好事,那他就不必拿走了。

    汤圆坐在爹爹的对面,道:“我赚到银子,给您和妈妈用,这才是我赚钱的最大意义,前两年不给,是因为城中要花银子的地方多,但现在好了,收的赋税银子足够应付每年的开销,那我赚的钱,就可以进自己口袋,也可以用来孝顺你们。”

    宇文皓笑了,有点想落泪,近几年他一直都在意识一件事,那就是孩子在长大,通过他们做的很多很多事情,都能让他感悟这一点。

    但是,汤圆拿银子孝敬他和老元,还是让他的激动迅速地充盈胸臆,他意识到,等孩子们一个个真正长大独当一面的时候,为他分忧为他解困,他就会成为被他们保护的人。

    而这样,是很幸福的。

    怀着这种心情跟孩子谈了许久,出去之后抱着老元就泪目了,哽咽说了一句,“我们暴富了。”

    暴富,不仅仅是钱财,更是人生

元卿凌听完之后,也很欣慰,但随即笑了,道:“我觉得,四爷知道之后会很开心的。”

    “回去就告诉他,让他羡慕一下,咱儿子多出色啊。”老五高兴地说。

    不过顿了顿,老五又有些郁闷,“这样的天才,就该留在自己身边,辅助朝事才对,不大想以后让他跟着四爷做生意。”

    “圆圆自己喜欢啊,他打小就喜欢做生意。”元卿凌道。

 文学



    “确实也是。”老五想起小时候的汤圆,都敢帮其他孩子写功课赚钱,他是有多喜欢做生意啊,他的天赋,打小就有。

    元卿凌有一点疑惑的,与他一同散步问道:“你说,四爷为什么不把自家的生意给自己的孩子呢?非得找咱家圆圆当接班人,这么大的生意,每年赚多少钱啊?哪怕他只分给圆圆一成,那也是不少的钱啊。”

    宇文皓牵着她的手,轻声道:“论做生意,四爷在咱北唐来说,算是第一人了,但是天赋这玩意,不是人人都有,这么大的生意,不是任何人都能接班,若非像我们家圆圆那样的天才,只怕也接不来啊。”

    元卿凌点头,“你说得也有道理。”

    “再者,父母爱子之心,其实都是一样的,他本来就是晚年得子,他能一直扶持孩子吗?不能啊,若是不能,留下这半壁江山般的家财,那得多少人觊觎?一代能保住,第二代呢?第三代呢?还不如交出去,然后给他们留足了金钱,让他们安稳富足一生便算了。”

    元卿凌笑着打了他一下,“你敢说我师父晚年得子?他知道不得跟你急啊?”

    “他那妖孽模样,不管是晚年还是青年,都一样,你见他这些年老过吗?”

    “也不能说没老过,只是老得慢一点而已。”元卿凌道。

    四爷真是北唐的一朵奇葩,没见过他保养容貌,但是他就是不显老。

    四五十的人,瞧着就跟三十岁的人一样,而且,近些年发现他还越来越有魅力,一种经历了世事之后,渐渐显露出来被打磨过的沉静温润。

    “老元,你觉得他是拉皮了还是因为别的原因?”宇文皓饶有兴味地问道。

    元卿凌道:“肯定不是拉皮,咱这里也没可以拉皮的医美机构。”

    “那莫非跟我一样,身体里有冰虫子?”宇文皓对自己的容貌现在也是很满意,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就会希望自己能永葆青春。

    纵然不爱美的人,也是如此。

    当然,他更讲究的是身体不老,心也不老,容貌反而是其次的。

    元卿凌觉得回去之后,还真可以研究一下四爷的容貌。

    她认为,四爷真不是不老,而是老得缓慢,而且,有一种装老的感觉,有时候见他皮肤特别的好,但有时候见他皮肤很差,仿佛往脸上涂抹了一层泥灰。

    他近些年会穿一些比较沉色的衣裳,符合他的年纪,却不符合他的容貌。

    四爷怎么都没想到,在千里之外的夫妇,会研究起他的容貌来。

    但是,他抱着二哈,还是打了几个喷嚏,仿佛在暗示谁在算计他似的。

    “驸马,今天白向斋的掌柜给我送来了一串珊瑚,你过来帮我看看,怎么搭配?”公主手里挂着珠串在廊下,犯愁地看着他。

    “红珊瑚搭配素锦,很好的。”四爷起身,回头瞧了公主一眼,眉目温柔地走了进去。

    “鼻子怎么红了?”公主瞧着他,问道。

    “有人在说我的坏话。”四爷闲闲地说、

    “谁?”

    四爷牵着她的手进去,“不知道,仇家太多。

本文标签:每走一步楼梯就撞到最深处

上一篇:边喂奶边啪的黄文(翁熄粗大战梦莹)全文阅读

下一篇:摆出羞耻的姿势 校花(宝宝坐上去自己摇)全章节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