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黑人40厘米全进去|越哭进的越深H

2021-10-16 14:14:1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回头一定得去他家小可爱那里好好的治愈治愈才行。

“荡荡,什么时候带你的男朋友给我们看看啊?我们帮你把把关呢。”宁可单手搭在许荡的肩上,笑盈盈的道。

回头一定得去他家小可爱那里好好的治愈治愈才行。

    “荡荡,什么时候带你的男朋友给我们看看啊?我们帮你把把关呢。”宁可单手搭在许荡的肩上,笑盈盈的道。

    许荡被她这个笑容看得毛骨悚然的,“什么男朋友?我没有男朋友。”

    “啊你看这个人他好可怜啊,都没有男朋友。”

    许荡,“???”

    他没有男朋友有什么好可怜的?

    他是男的啊!男的要什么男朋友!

    看许荡那一脸懵逼的样,江羡实在难以理解。

    许家好歹也是原京的名门望族,属于四大家族之列,这其中的斗争自然无需多说。

    所以她才难以理解,像徐家这样的狐狸窝,怎么会养出许荡这么个大兔子来。

    说好听点,是不食人间烟火。

    往难听了说,就是傻白甜,纯的。

    盛锦一打来的视频电话,把许荡解救与水火之中了。

    几个女人的注意力,立马被盛锦一给吸引去了。

    盛锦一的长相,完全集中了父母所有的优势,生得特别的漂亮。

    看得宁可心痒痒,“我也好像要这么一个乖巧漂亮的女儿啊。”

    “生去啊。”

    宁可哼哼,“我一个人怎么生啊,呜呜。”

    “说得好像你没男人一样。”江羡调侃道。

    一想到那个狗男人,宁可就气呼呼的,“他太黑了,万一生个女儿像他一样黑,那我不得哭死啊。”

    这话到不假,毕竟程砚安常年在外训练什么的,皮肤原本就比正常人要黑。

    更何况是在宁可这种肤白貌美的人面前,就更显黑了。

    宁可实在无法想象,自己的女儿如果像程砚安一样黑,那得多可怕。

    “他那不是晒的吗?”江羡解释道。

    宁可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不不不,他浑身上下都是黑的!”

    说完宁可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什么,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一旁的许荡总算苟延残喘了一口气,赶紧在群里发求救信息。

    许荡,“各位哥哥们,江湖救急啊!!!”

    他一连用了三个感叹号,就是希望几人能明白他现在的境地。

    然而没人理会他。

    许荡都快哭了。

    他疯狂艾特那几个人,“我说你们别装死啊,你们的女人可都在我手上呢。”

    怕几人不信,许荡还拍了个照片过去证明自己没有骗他们。

    这个办法总算奏效了。

    乔忘栖是第一个回复的,问,“地点。”

    “云端呢,不过羡嫂子没喝酒,你可以暂时放心。”许荡如实回答道。

    另外三人也纷纷询问了情况。

    许荡开始哭诉起来,“你们就不能好好的管管你们的女人么?可怜我在这里被她们几人凌虐。”

    孟沂深调侃的问,“有什么心得感受?”

    “女人真可怕。”这是许荡此时最真实的感受了。

    盛景淮安慰他,“你再撑一会儿,我马上就到了。”

    许荡差点感动哭了,“那你快一点啊,我已经要撑不住了,四个啊,四个嫂子啊!四倍的恐惧啊!”

    他还没哭诉完,一旁的宁可就问他,“你在干什么呢?”

    “没干什么啊……”许荡支支吾吾的把手机往背后藏。

    可惜这行为欲盖弥彰,怎么能瞒得住几个女人的眼睛

    ?

    江羡更是眼疾手快的抢过了许荡的手机看了一眼,随后跟另外三人说道,“许荡已经给那群狗男人告密了,他们已经知道我们在这了,估计一会就到了。”

    这话换来其他三人的冷眸。

    许荡,“……嘤!”

    洛星撸起袖子说,“各位想看许荡挨秋天的第一顿毒打吗?”

    “啊啊啊啊,嫂子们,轻点!轻点!别打脸!呜呜,要脸……”

    盛景淮赶到的时候,许荡像是被糟蹋过一样,看上去又好笑又可怜的。

    “还好吧?”盛景淮关心的问了一句。

    “小死一回,你信吗?”

    盛景淮拍了他一巴掌,“好好说话。”

    许荡,呜呜呜。

    盛景淮才刚没多久,其他几个人也陆续到了。

    所以这场姐妹聚会,但是就变成了大型的情侣聚会了。

    唯有许荡这个不是单身狗,却胜似单身狗的人显得有些多余。

    他决定回家抱他的小可爱去!

    人家乔忘栖盛景淮都是来接老婆回家的。

    就连程砚安和宁可,也是情意相投的。

    万寒烟就不能理解了,他孟沂深来这儿坐什么?

    关他什么事?

    当着众人面,她不好发作什么,等那几个人都走之后,孟沂深拉着她的手说要回家,被她直接甩开了。

    喝了点酒的万寒烟,胆子可肥了,直接跟孟沂深叫嚣,“你谁啊?我为什么要跟你回家啊?孟沂深我告诉你,你别太过分,我们充其量就是炮友,炮友懂吗?也就解决个生理需求而已,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孟沂深,“???”

    这是吃了多少个熊心豹子胆了?

    大概是刚刚喝多了,万寒烟这会儿有点难受,摸了摸肚子,有些想吐。

    “不舒服了吧?让你喝酒。”孟沂深无奈叹气,“走,我扶你去卫生间吐。”

    “我不,我要吐这里。”

    “乖,咱去卫生间。”

    “我不,呕……”

    孟沂深一着急,赶紧伸手接了过去。

    他是个有洁癖的人,可这会儿他根本想不起那么多来,只怕她吐自己身上。

    吐完了,万寒烟才觉得舒服了一点,看孟沂深一脸黑线的捧着呕吐物,她有有些想笑。

    “你老实呆着。”孟沂深僵硬着身体叮嘱道,这才往洗手间走去。

    去了没多会儿就出来了,看样子已经清理干净了,但还是用纸巾在不停的擦拭着自己的手。

    好在万寒烟还乖乖的坐在那等着,没有乱跑。

    孟沂深过去扶起她问,“还能自己走不?”

    “不能了。”万寒烟有些可怜巴巴的看向孟沂深,“腿软。”

    “喝了酒怎么会腿软呢?”孟沂深无法理解。

    万寒烟嘟囔着抱怨,“是因为你昨晚折腾得太很腿软,不是喝酒。”

    孟沂深顿了顿,嘴角扬了起来。

    看他那得意的笑容,万寒烟就更气了,“你还好意思笑!”

    “我背你吧。”孟沂深蹲下来,让她趴上自己的背。

    万寒烟小小的在心里挣扎了一下,还是顺从了。

    因为她真的走不动了,而且孟沂深的背看上去还挺有安全感的。

    待她趴上去之后,孟沂深才背着她出云端,往自己的车子走。

    万寒烟迷迷糊糊的问了他一句,“孟沂深。”

    “嗯?”

    “我们还能做多久的炮友啊?”

    这个问题让孟沂深颇为不悦,但随即又接着话说下去,给万寒烟挖坑,“怎

    么?想做我女朋友了?”

    “才不是!”万寒烟傲娇的道,“自由可比狗男人有趣多了。”

    孟沂深眉头蹙了蹙,“所以你从没想过要负责吗?”

    “负责什么负责?大家都是成年人,就别说这种幼稚的话了。”

    气氛陷入沉默。

    万寒烟上了车就呼呼大睡了。

    孟沂深没去她家,也没回自己家,就那么漫无目的的在公路上行使着。

    他脑子里一直想着万寒烟刚刚说的那句话。

    刚才他只是试探的问了一句,结果她来了一句,自由可比狗男人有趣多了。

    所以……她从头到尾就没想过跟他确定关系吧?

    大家都是成年人,就别说这种幼稚的话了。

    孟沂深承认,他有被伤到。

    他能理解有的人把自由看得比感情重。

    可如若万寒烟是这样观念的人,那他又要怎么办?

    他把所有的可能都想了一遍,却唯独接受不了两人会分开这个事实。

    深夜,黑色的劳斯莱斯忽然停在了街边。

    孟沂深测过头看向熟睡的万寒烟,愤愤的想,哪怕是当炮友,那也是一辈子的炮友,唯一的炮友!

    就这么决定了!

    宁可还好点,可能是她酒量还不错吧。

    程砚安唠叨了一堆,她听得可心烦了,就把视线落在车窗外,看着外面的路灯一盏盏的往后退。

    也不知看了多久,她忽然回过头对程砚安说了一句,“程砚安,我打算明年生个孩子,你要不要参与一下?”

    程砚安,“???”

    这说的什么话!

    她怎么不生了再通知他直接去当爹呢?

    真行!

    要不是在开车,他肯定得把这女人按在怀里揍一顿。

    “其他的事情都可以不劳而获,生孩子这种事情我还是亲力亲为吧。”程砚安义正言辞的道。

    宁可点点头,“行,那你从现在开始做好防晒。”

    “什么意思?”程砚安非常不能理解。

    生孩子和跟做好防晒有什么关系?

    “就……紫外线有辐射啊,对孩子不好的。”

    程砚安,“……”

    他读书少,别骗他!

    江羡一路都没理乔忘栖,反正就是一副置气的模样。

    回到家更是直接洗了澡就上床睡觉了,乔忘栖上床抱她她也不让,执拗得很。

    “江小羡,就算是死刑,也得给个说法吧。”乔忘栖无可奈何的问道。

    江羡不理。

    “那你跟我说,为什么吃醋?”

    “你还知道我吃醋了啊?那你就不反思一下你自己?”江羡没好气的反驳。

    乔忘栖确实想不明白这事儿啊,他都不知道这醋从哪儿来的。

    看江羡那气鼓鼓的样子,乔忘栖凑过去抱她,“既然你醋都吃得下,那吃我也没问题吧。”

    “你别耍流氓啊!”

    “我没有。”男人嘴上否认,手上的行为却不是那么回事。

    她一开始还能制止,后来就制止不了,只能气恼的看向乔忘栖,“你百度过你自己吗?”

    “应该搜不到什么吧。”毕竟他都把自己的信息给清理了。

    江羡冷笑,“那是你用错了搜索引擎,你应该用搜狗。”

    乔忘栖想说用搜狗也搜不出来啊。

    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内涵了呢

而乔忘栖这个狗男人也发挥了他的本质,可劲的把江羡折腾了一晚。

    这是沿用了盛景淮教给的,所谓的夫妻相处之道。

    一炮名恩仇。
 

 文学

    如果还不能结局矛盾,那就两炮,总之做到她服。

    江羡被折腾得不行,还真没力气去跟乔忘栖计较,只是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日上三竿了。

    她真是哪哪都疼,差点下不来床,也难免在心里把这个狗男人狠狠的骂了一通。

    草草的洗漱后,江羡准备下楼去吃饭来着,房间里响起一阵铃声。

    这铃声是江羡唱的《九思一生》中间的副歌部分,是乔忘栖的手机来电铃声。

    他忘带手机了?

    真行!

    江羡又折返回去,摸索了半天在角落里才找到了乔忘栖的手机。

    她看了一眼来电,柳眉就蹙了起来。

    这都找上门了?

    有那么一瞬间,江羡很想爆粗。

    但良好的教养让她克制住了自己,然后深呼吸一口气之后,接起了这通电话。

    不过她没先出声,而是等对面的人先讲话。

    电话里传来了宋也的声音,因为和宋也见过几面,想出国,江羡很容易就分辨出是她的声音。

    “乔先生,婚纱的效果图我已经发你邮箱了,你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地方需要修改的,我们再见面聊细节。”

    婚纱?

    什么婚纱?

    “还有,上次你量的那些尺寸里,少了几个细节尺寸,方便的话再帮忙量一下吧,具体是哪些我也一并附送在邮件里了。”

    尺寸?

    什么尺寸?

    江羡这会儿脑子有点懵,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

    “乔先生?你有在听吗?”宋也见没回应,不得不在此问询道。

    江羡心虚,紧张的挂断了电话。

    她在房间里来回的走了两圈,脑子渐渐的清明起来。

    所有的事情似乎都开始对上号了。

    他为什么要背着自己跟宋也频繁见面,又为什么会在夜里做出那种奇奇怪怪的行为……

    一切的一切,原来是因为想给她一个惊喜啊?

    江羡一拍脑门,有些想笑又很无奈。

    就说他们之间不适合什么惊喜嘛!

    似乎每次惊喜,最后都变成了惊吓。

    偏偏这个男人还不死心,屡败屡战,又屡战屡败。

    江羡非常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解锁了乔忘栖的手机,给宫骞打电话。

    江羡一向是能随意打开乔忘栖手机的,不管是面容解锁或者是密码,她都知道。

    “宫骞,你跟乔忘栖在一起吗?”

    “是的,夫人。”

    “他手机落家里了,我联系不上他,你告诉他一声,让他今天早点回家吃饭。”

    “好的。”宫骞毕恭毕敬的道。

    顿了顿,江羡补充了一句,“你别忘了和他说是我亲自下厨。”

    “好。”

    江羡挂了电话,这才下楼,一头扎进了厨房,打算给乔忘栖做一顿好吃的。

    另一边,乔忘栖正在开会,大概是表情有些严肃,以至于会议室的人都有些战战兢兢。

    大概是会议室里的暖气有点高,乔忘栖有些热,就嫂嫂打断了一下会议,叫来了秘书把暖气开低一点。

    这一来,会议室的气氛都快降至冰点了。

    关键是那些人都穿着衬衣西装,就现在的温度,他们会感觉略冷。

    而乔忘栖穿的是一件高领的驼色毛衣,所以他并不会觉得冷。

    可惜他是老板,老板觉得暖气高了,那就是

    高了,他们不敢有任何的怨言。

    好不容易熬到会议结束,一个个出来的时候,都下意识的搓了搓手臂。

    乔忘栖回到办公室,刚坐下,就见宫骞抱着平板过来说,“栖少,七点跟时运萧总的饭局我已经替您取消了。”

    闻言,乔忘栖顿了顿,抬眸看向宫骞,似乎在等他解释自己擅作主张的行为。

    宫骞挺了挺脊背,很有底气的道,“一个小时前,夫人打电话来说让你今晚早些回家吃晚饭。”

    一句话,就让乔忘栖收敛了眼底的寒意。

    “哦对了,夫人还说,是她亲自下厨做晚饭。”

    宫骞的底气又足了几分。

    乔忘栖眉梢微微一挑,寻思着,难道昨晚他把江羡给睡服了?

    所以一下子就不跟他生气了,还亲自下厨做饭给他吃?

    这一次,换乔忘栖底气十足了。

    果然还是盛景淮的办法管用,看来以后得常用才行。

    说不服江小羡,那就睡服她!

    乔忘栖心情大好起来,并吩咐宫骞把办公室的暖气关小一点。

    其实宫骞觉得温度已经不高了,再管冷一点还不如不开呢。

    可乔忘栖坚持,宫骞也只好照做。

    然而乔忘栖还是觉得温度有些高了,正欲吩咐宫骞开冷气算了。

    宫骞实在忍不住,提了个建议,“栖少,要不……你把毛衣脱了吧。”

    毕竟这个时节在办公室穿毛衣,还是怪热的。

    乔忘栖咳嗽了一下,“我最近……有点感冒,所以有点畏寒。”

    “哦……”宫骞多少有些疑惑。

    为了证明自己是真的畏寒,乔忘栖还咳嗽了两声。

    下班后,乔忘栖几乎是飞奔回家,才刚进屋,江羡就笑意盈盈的迎了上来,“老公你下班啦!老公你上班辛苦了,包给我把,外套也给我。”

    乔忘栖一脸懵逼。

    这……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趁着他还在疑惑,江羡直接上手,亲自给他脱了外套挂着,又取来了拖鞋给他,“老公你换拖鞋吧,穿着舒服点。”

    说着还蹲下去,要去给乔忘栖解鞋带子。

    “不用我自己来。”

    “别跟我客气,我帮你。”

    “……”

    他眼睁睁看着江羡给他脱了鞋套上了拖鞋,又拉着他去洗手,“饭菜已经好了,洗个手我们去吃饭吧。”

    “……好。”

    江羡先一步洗好手之后,又给他取了一次性纸巾,替他擦拭手。

    服务周道得,比五星级酒店都要好。

    “老公你尝尝这个,我特别为你学的呢。”江羡热情的给他夹着菜,“对了,我给你剥虾。”

    “别!”乔忘栖急忙制止,“我来剥就好,你可别弄伤了手。”

    “我可以的。”

    “我来!”男人的态度总算硬了一点。

    江羡眸子弯了弯,“好嘛,你来。”

    她乖乖的看着乔忘栖,眼睛里像是有星星一样。

    乔忘栖被她看得快不行了。

    最后实在忍不住问道,“今天有发生什么很高兴的事吗?”

    “没有啊。”江羡摇头,眼睛一直亮晶晶的看着他,没舍得移开过。

    “那你怎么突然这么好?”

    “我以前不好么?”

    “不不不。”乔忘栖赶紧纠正,“我的意思是,你今天有点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乔忘栖正欲回答,江羡又喜笑颜开的道,“是不是觉得我今天更漂亮了!”

    “咳咳……你每天都很漂亮。”乔忘栖求生欲很强的道。

    江羡笑得更开心了,“那是不是觉得我今天更漂亮呢?”

    “嗯,一直很漂亮。”

    “来,喝汤!”江羡又给他盛汤了。

    这一顿饭,乔忘栖吃得撑得不行。

    好在她现在做饭还行,不至于茶毒他的胃。

    “哎呀今天也没多冷啊,你怎么还穿个高领毛衣啊?”江羡瞧见乔忘栖额头上细汗后,突然意识过来的问道。

    “啊……早上有点冷,就穿上的。”乔忘栖下意识的回避了她的视线。

    江羡有些疑惑,“早上也没多冷啊,你有点不对劲。”

    “没有。”

    江羡疑惑的看着他,到也没继续纠结这个话题,起身就要收拾碗筷,被乔忘栖给拦住了。

    “我来,你去吃水果看电视玩游戏。”

    “啊,好!”江羡也确实不喜欢洗碗收拾这类的家务活儿,那就让给他做吧。

    待乔忘栖去收拾的时候,江羡突然出现在他身后,伸手就去扒拉了一下他的毛衣领口。

    乔忘栖想制止来着,但来不及了。

    “我看看你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要用毛衣捂着!”江羡打趣的道。

    领口被她拉开,露出了里面大片大片的红痕。

    江羡僵了一秒。

    随后满脸涨红,赶紧把领口给捂了回去,支支吾吾的道,“我,我去看电视了。”

    乔忘栖无奈的叹了口气,“昨晚都跟你说了,别咬别咬,你不信,害得我今天热了一天。”

    江羡,“……”

    呜呜呜。

    她忘了。

    昨晚被折腾狠了,就报复一样的咬他吸他,谁知道会留下那样明显的痕迹呢。

    这不能怪她啊,呜呜。

    ……

    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这话说得一点都没错。

    自从意外得知乔忘栖跟宋也之间的联系是因为婚纱之后,江羡的心结就打开了。

    当然她并没有揭穿乔忘栖,而是假装不知道,还想着等乔忘栖给自己惊喜的时候,自己也一定要演出惊喜的样子,才能不辜负男人的一片心意。

    她还让连舟查了一下这宋也的底细。

    不查还不知道,一查真吓一跳。

    这宋也啊,是享誉国际的一个致命婚纱设计师。

    她出手的婚纱,每次都能惊艳四座。

    而且她这个人非常的低调,哪怕是在信发达的社会,也很难查到她半点信息。

    得亏连舟技术好,毕竟是世界排名第五的黑客啊。

    然而他也只查到一点,还是因为宋也给某某王妃设计的那款惊艳全球的婚纱时,被这位王妃意外说漏嘴才查到的。

    当然,物以稀为贵。

    由宋也出手的高定婚纱,价格也昂贵得吓人。

    钱,自然不是重点,重点是乔忘栖的这份心意。

    江羡心情好了,也有机会和小姐妹吃吃喝喝了。

    这次不是喝酒,改吃美食了。

    因为霍云山和程修文住院的事,宁可也推掉了所有的工作,留在了原京,时间自然就多了起来。

    每次江羡一问,她一定是第一个跳出来的。

    万寒烟跟她们喝过酒之后,也熟了起来。

    而且她们之间脾气都挺相投的,能玩到一起。

    江羡一组局,这几个都来了。

    她把地点选在了禹香园,抛去了杂念,这里的菜是真不错。

    意外的是,江羡又在这里撞见了宋也。

    没有了偏见之后,江羡看宋也也顺眼多了,撞见之后,还特别过来打招呼。

    _

    我回来了呜呜……卑微弱小无助的回来了

本文标签:黑人40厘米全进去

上一篇:偷玩同学的漂亮麻麻|舌尖伸进去吸允小豆豆

下一篇:岳为我解决性需要(山村暴伦目录)全文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