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大山里真实刮伦小说*肥美的岳开始配合

2021-10-16 14:29:1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崇祯在不那么刚愎自用的时候,就是优柔寡断的性格。

当断不断,重要关头总是掉链子。既想要面子又想要里子,可结果却是什么也没有落下。

此时的大明早已经病入膏肓,药石

崇祯在不那么刚愎自用的时候,就是优柔寡断的性格。

    当断不断,重要关头总是掉链子。既想要面子又想要里子,可结果却是什么也没有落下。

    此时的大明早已经病入膏肓,药石无用。

    崇祯自己都知道,待在这京城之中不过是等着被李自成杀过来弄死而已。

    仙子好不容易有了个自称是自己先祖的神仙下凡来相助,可他居然还在犹豫不决。

    正常人都知道,这个时候就应该抱住仙人的大腿,人家说啥就是啥。只要能够保住皇位和大明,什么都无所谓。

    可偏偏崇祯就是有些不正常,他居然为那些勋贵大臣士绅们担忧。

    觉得没有了这些人,那大明也就不是大明了,国将不国啊。

    崇祯纠结不已的时候,有关于仙人降世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京城。

    毕竟当时那么多的太监宫女还有大汉将军们,都亲眼目睹了王霄弥消风暴的神迹。而且皇宫历来都是情报筛子,各种消息传递的比风还快。

    不过绝大部分人,都对此嗤之以鼻。

    尤其是那些大头巾们,都认为崇祯已经失心疯了。

    在这种众叛亲离,所有人都等着改朝换代的时候,居然想要依仗虚无缥缈的仙人传说来拉拢人心,简直就是可笑。难怪是个亡国之君。

    至于说弥消风暴什么的,读书人们根本就不相信。

    他们只相信那是风暴自行消散。

    而百姓们更是对此漠不关心,他们心中想的只有今天到哪去吃饭,还有疫情何时才会结束?

    崇祯这个年号一共用了十七年,这十七年里爆发的各种天灾,是之前数十年的十倍以上!

    大旱,洪涝,地震,风沙,蝗灾。

    大旱之下赤地千里,寸草不生。

    因为更加可怕的人祸,导致水利设施被废弃,灾祸造成的后果极为惨烈。

    洪涝一起就是溃堤再溃堤,淹没无数田土人口。洪水所过之处,全部化为一片汪洋之地。

    地震就更不用多说了,地龙翻身之下,那都一城一地的一起完蛋。

    风沙一起,遮天蔽日。

    蝗灾爆发,更是导致本就不多的粮食作物被吃个干净,最后落个颗粒无收的下场。

    连绵不绝的可怕天灾,激起了更加可怕的人祸。

    没有粮食活不下去的灾民们,剥食树皮,吃观音土,最后甚至是易子而食。

    天灾人祸之下,米粟价格飙升,甚至到一石好几两银子的程度。

    贫苦小民之家,哪里来的好几两银子买米吃。

    结果自然就是饿殍遍野。

    有不愿意饿死的,自然就会揭竿而起,为了活下去什么事情都敢干。

    而且关外野猪皮也是乘机起事,不断袭扰入侵,烧杀劫掠屠戮无数,比之蝗军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也难怪几百年后他们会同流合污。

    连年天灾人祸与杀戮,带来的结果就是大片土地荒芜,到处都是死人。

    这种情况下,导致老鼠都活不下去了,跟着逃难的人群涌入城市,带来了可怕的瘟疫。

    瘟疫严重到了直接导致京师瘫痪的程度。

    朝廷早已经无力应对,所有人都在苟延残喘,都在等着闯王来拯救他们。

    这个王朝末世,岂是一个惨字能够形容的了。

    王霄默默的行走在大街上。

    现代世界里,他在网上看过许多清末时期的所谓老照片。

    照片里的人很凄惨,照片里的城市,也是烂的超出想象。那就是毫无道路可言的垃圾之城。

    然而,在西方人所记载的游记之中,万历朝之前的华夏城市,可不是这个样子。

    在那些游记的记载之中,华夏的城市非常干净,城市里有排水系统,有专门收集夜来香的行当,建筑漂亮,街道上也没有什么垃圾。

    至于为何会变成后来的那副模样,那是因为万历朝开始,大头巾们的精力就用在了与皇帝斗智斗勇,与同僚们搞党争,与黔首百姓们争夺土地财货上。

    做事的人越来越少,干活的人拿不到工钱甚至被干脆裁撤,自然也就没有人去清理城市卫生。

    就像是王霄此时所见到的一样,京城的街道上污水横流,垃圾遍地。

    到处都是瘦骨嶙峋,发髻上插着根稻草的饥民。

    他们已经不知道该如何继续活下去了,把自己卖掉只为能够吃饭活下去,就成为了踏破尊严的最后出路。

    如果这还不行的话,那就只剩下了一条路可以走。

    那就是去抢,无论是抢别人的自己活下去,还是没抢到被打死饿死。都得去抢。

    此时的大明也是如此,崇祯十七年的大明,想要活下去的话,只能是带着人数最多的平民黔首们,去抢那些勋贵大臣士绅们。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哪怕王霄把鞑虏和流寇都给杀光,不解决根源矛盾,结果还是一样。

    除非他把全天下的人都给灭了,那样就没有任何纷争了。

    可王霄是正道之光,岂能做此种邪魔之事。

    一群脸上裹着布的顺天府衙役们,拉着板车走了过来。

    他们巡视街道两侧,看到有倒毙在地的人,就过去抬起来扔上板车,等之后会被拉出城外找地方处置掉。

    这大概是此时此刻,京城之中朝廷唯一能够做的事情。

    据说这些时日以来,每天都要拉出城去好几百人之多。

    王霄并没有阻止衙役们的行动,因为他知道这做的都是正确的事情。

    死去的人会成为滋生细菌的温床,如果不拉出城掩埋的话,必然会带来更加可怕的瘟疫。

    直到衙役们在一家高墙大院的府邸门口,接过了内里扔出来的汉子,直接给仍在了板车上。

    听到那汉子痛苦的呻吟声,王霄迈步上前“这个人还没死。”

    捕头转身瞪了他一眼,不过看王霄身材高大,还背着两把剑,到了嘴里的‘直娘贼’就变成了“关你屁事?”

    王霄看了他一眼,转身看向木板车上的汉子“你这是怎么了?”

    “小的,小的是龚府马夫...”

    “马夫?”王霄的神色古怪起来“你不是勾搭了你们家夫人小姐了吧?”

    马夫和夫人的段落太多了,由不得王霄不警惕一些。

    别到时候救了人却是救了个奸夫,那可就尴尬了。

    他是正道之光,岂能去救隔壁老王。

    “小的不小心打碎了老爷的茶壶,被打了一顿要扔到城外乱葬岗去。”

    汉子明显被打的不轻,说话之间还咳了几口血出来。

    “家奴啊。”

    明朝的家奴也是很惨的,因为生死都捏在主家的手中。

    别说是打你一顿了,弄死你随随便便找个病死的理由报去官府就算了事。

    至于说被克扣工钱,肆意辱骂殴打什么的,那都是家常便饭的事情。

    也正是因此,被逼的活不下去的家奴们,曾经在江南一带掀起过轰轰烈烈的家奴暴动。

    别以为明末的时候,江南是多么平静的地方。

    那边从头到尾就没有停过暴乱和农民起义,只不过规模上比不过北边的流寇罢了。

    之所以要把这汉子扔到板车上,估计是这家的家主还想要点脸面,把这汉子以染了瘟疫的名义给处理掉。

    能在顺天府做捕头的,自然都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角色。

    捕头看得出王霄不是一般人,所以并没有上前干涉。

    可之前那些扔这家奴出来的人,却是不乐意了。

    “干什么呢?!”

    管家模样的人走了过来,仰着头对王霄呵斥“这里可是兵科给事中龚大人的府邸,别在这里闹事!”

    王霄挑了挑眉“龚鼎孳?”

    曾经数次来过明末的王霄,对于这个时代的有名有姓后世有记载的人物,都是比较了解。

    龚鼎孳是著名的文化人,号称江左三大家之一。

    据说他作诗作的不错,可没听说过有哪首诗是流传到后世的。

    当然了,他最为出名的事情,并非是其上了贰臣传,也就是汉奸传的名录。

    这可不是大明编写的,是他的主子满清野猪皮编写的,堂堂皇皇的将这些汉奸们都称为汉奸。

    龚鼎孳最为让人记得的事情,实际上是其迎娶了个小妾,名为顾眉,号横波。

    没错,就是秦淮八妹子之一的那个顾横波。

    才子佳人嘛,这个时代就讲究这个。

    王霄抬手揉了揉眉心“你们这是想要杀人,你居然说这是闹事?”

    “关你屁事?”

    管家不耐烦的招呼狗腿子打手们“把他轰走。”

    别看龚鼎孳只是个品级不高的兵科给事中,可这个位置却是非常重要,通常一旦外放都是知府级别起步。

    能待在这个位置上,也是说明其受到了崇祯的重视。

    可惜啊,崇祯末年被他重视的,基本上都是上了贰臣传的。

    真正忠心耿耿的,之前十几年里都已经死光了。

    明显伙食不错的几个打手,横眉立目的举着棍棒上前。

    那模样,就是一言不合就要一通暴揍。

    这年头死的人太多了,多到活着的人已经麻木。

    打一顿什么的,根本就不叫个事儿。

    王霄也是快速调整了自己的心态,这里是命如草芥的王朝末世,不是盛世天朝!

    他反手一巴掌抽了出去,直接抽在了山羊胡子管家的脸上。

    然后那个躲着看热闹的捕头,就与脑袋旋转了一百八十度的管家的面,直接正面对上了。

    想要拯救大明,就从灭了这些垃圾开始

勋贵,大臣,士绅们都是属于新大明要被灭了的部分。
 

 文学

    可实际上他们的数量,比起全天下来说实在是微不足道。

    把大明整成现在这副末世地狱般场景的,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他们的帮凶。

    勋贵的家奴与亲眷们,狗仗人势无恶不作,压迫小民生不如死。

    明末的大臣之中,还有一些知耻的会殉国,会和流寇与满清死战到底。

    可各地的胥吏与地头蛇们,却是常年盘根错节的在当地做地头蛇。各种坑害百姓之事,罄竹难书这个词都难以形容,完全就是世袭的畜生群。

    朝廷收税一分,到了他们这里就是十分!

    至于日常的坑蒙拐骗,收取保护费,欺男霸女,诬人入黑狱什么的实在是太多了,完全无法详细描述。

    士绅的话,一些士绅好面子,所以表面上还是要假装做个好人。

    可他们的狗腿子们,那就是真的是到处乱咬了。

    士绅们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囤积田地,像是徐阶的徐家,侵占田土高达百万亩之多。

    这些田地哪里来的?当然不会是别人白送的。

    他们对付农民的手段很简单,要么就是勾结官府诬陷入狱,要么就是放利子钱利滚利到农民无法偿还,然后田地自然就成了他们的,而农民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了他们的佃户农奴。

    话说明朝的百姓们能在这些人的压迫下,坚持忍耐了这么多年才开始大规模反抗,真心是不容易。

    自从王霄得知现在是崇祯十七年之后,他就放弃了从内部革新大明的打算。

    现在这种情况下,唯有灭尽这些恶徒,还百姓们一个生存空间,才能再造大明。

    既然如此,那还等什么。

    在顺天府快班捕头的尖叫声之中,王霄接连抽出几个巴掌,将龚鼎孳府上的几个狗腿子都抽的是脑袋转圈。

    随后他的目光看向了这些捕快们。

    各地衙门的不快,有一说一,十个里面拉出来九个砍了脑袋,都不会有冤枉的。

    至于剩下的那一个,直接五马分尸都不足以洗刷其犯下的累累罪恶。

    之所以没有立刻对他们下手,那是因为将病死饿死的人送到城外去掩埋的事情,还需要这些衙役们去做。

    被吓的尿了裤子的衙役们,转身就跑。

    可王霄一个身影就堵在了他们的面前。

    “爷爷饶命啊。”衙役们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并没有拼死一搏的勇气。

    “大胆!”

    王霄呵斥道“你们居然敢占皇帝的便宜?”

    他这次给自己安排的身份是宣宗章皇帝朱瞻基,这些衙役们喊他爷爷,当然是在占皇帝的便宜了。

    “啊?”

    衙役们不知所措,甚至可以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都跟我来。”王霄警告他们“谁敢跑,就打断腿扔车上去。”

    “不敢,不敢。”

    王霄带着衙役们,气势汹汹的走进了龚鼎孳的宅院。

    这是京城里常见的三进院落,闯进去没多久,就遇上了仆役家奴的拦截。

    “这里可是兵科给事中龚大人的宅邸!老爷一张条子送去衙门,就能让你们...”

    ‘啪!’

    “什么人?竟敢擅闯宅邸?”

    ‘啪!’

    “快拦住他们!”

    ‘啪!’

    真男人从不废话,王霄一路过去遇到阻拦都是一巴掌扇过去,直接解决麻烦。

    然后,他终于是见到了那位入了贰臣传的龚鼎孳。

    大白天的龚鼎孳不去衙门里上班,却是和小妾顾横波在园子里喝酒。估计还在谈论,闯王大军来了之后,要如何投靠的话题。

    得知消息急匆匆赶过来的时候,他还有些醉醺醺的。

    看到王霄身后的那些衙役,龚鼎孳当即大怒“你们是哪个衙门的?胆大包天居然敢来我的府上捣乱?!信不信我一张条子递进衙门里,就扒了你们的衣服!”

    衙役们满脸苦涩,他们也不想来的。

    明朝有专门的户籍政策,贱籍的人那都是世袭的。

    像是戴绿色帽子的龟公们,他们就是世世代代都是做这一行。

    男为龟公,女为那啥。

    衙役们也是如此,一代代的继承祖上的衙役身份。

    虽然能敲诈勒索钱财,小日子过的还算是不错。可一旦被寻错取消了衙役的差事,却依旧是保留着户籍,那可就惨了。

    王霄看了眼跟在龚鼎孳身后的顾横波,平静的说“你家里有多少亩田地?有多少家奴佃户?”

    “你是哪个?”

    龚鼎孳看王霄气度不凡,有些疑惑的询问。

    “反贼。”

    王霄干脆的说“要打碎旧大明,再造新大明的反贼。”

    众人‘Σ(っ°Д°;)っ’

    现在反贼们都已经这么明目张胆了吗?这里可是京师啊。

    “你是...”龚鼎孳小心翼翼的询问“闯王的人?”

    哪怕是换做在去年,敢这么大摇大摆喊自己是反贼的,都会被抓起来砍头。

    可现在闯王的十万大军即将抵达京师,这个时候几乎人人都想要做反贼。

    王霄伸手抓住了龚鼎孳的衣襟,然后抬手就是一巴掌过去。

    被直接扇飞了一排牙齿的龚鼎孳,直接被打蒙了,耳朵里嗡嗡嗡的眼花缭乱也看不清楚眼前的身影。

    那边顾横波尖叫一声,直接拎着裙子冲了上来。

    “嗯?”

    王霄一个眼神瞪过去,直接吓得顾横波顿住了脚步。

    回过头来继续看着龚鼎孳“问你话呢,再不回答就把你的脑袋摘下来当球踢!”

    龚鼎孳傻愣愣的给反应“什么?”

    “你家中有多少田地?有多少家奴佃户?”

    “不清楚。”龚鼎孳直接就是被打蒙了,颤抖着说“大概有万亩地吧,多少家奴佃户真不知道,都是我爹在管。”

    “那就去死吧。”

    哪怕不是必须要被消灭的大地主,单凭日后他先降李闯再降满清,最后上了贰臣传就该死。

    一声脆响过后,脑壳诡异转动到身后的龚鼎孳,一双死鱼眼愣愣的看着顾横波。

    妹子哪里见过这种场景,直接被吓的眼睛翻白,直接晕了过去。

    “把这座宅子清理干净。”

    王霄示意那些衙役们“找到奴仆的身契都烧掉。想走的发盘缠路费,不想走的可以留下帮忙改造成医馆。”

    对于王霄来说,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解决近畿附近蔓延的瘟疫。

    每时每刻都会有人因为瘟疫而死去,这个事情必须解决。

    衙役们心说,你杀了兵科给事中的老爷,事情传出去马上就会有五城兵马司的人来捉拿,还改造医馆呢。

    不过现在他们都很畏惧王霄,所以暂且按照他说的话去做。

    衙役们是最为精明的一帮人,深知什么人不可以得罪,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样的事情。

    眼前的反贼不但胆量极大,而且武力值超群。

    一巴掌就能把人脑袋打转圈的,这可不是他们能够应付的。

    出于习惯,抄家的时候衙役们没少给自己兜里塞东西,甚至还有乘机揩油女眷的。

    等到王霄烧掉身契,放走那些想跑路的家奴之后,他的目光看向了那些衙役们。

    “拿了财货的站左边,没拿的站右边。”

    衙役们面面相觑,没人敢有所动作。

    王霄冷笑一声,那边捕头却是一个激灵,急忙站在了右边。

    他是真的没拿东西,因为比起那些手下们来说,捕头来钱的路子足够多,而且他摸不清楚王霄的套路,不敢多生事端。

    那些衙役们正要跟着老大一起站到右边去的时候,王霄出手了。

    纵横交错的剑光,几乎是瞬间就闪过衙役们的身边。

    等到顾横波在侍女的帮助下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不远处一群衙役喷血倒地的模样。

    毫无疑问的,她再次被吓的晕了过去。

    看着双腿间一片湿润的捕头,王霄厌恶的皱眉“滚蛋,去把顺天府的衙役们都给叫过来办事。给你一个时辰,时辰到了人没来齐,我就灭了顺天府。”

    果然是反贼,这口气实在是太吓人了。

    惊吓过度的捕头,连滚带爬的爬了出去。

    顾不得回家换裤子,摇摇晃晃的起身向着顺天府衙门跑去。

    龚宅的家奴留下了不少人,他们主要是做了一辈子的家奴,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去哪里才好。

    “把这些。”王霄伸手指着龚鼎孳和那些脖子上还在喷血的衙役们“都扔外面的大车上去,推到城外去埋了。”

    “你。”

    王霄手指着一个不知所措的家奴“知不知道城里最大的药铺在哪?”

    “知,知道。”

    “带路。”

    城内最大的药铺名为回春堂,据说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

    因为前来求救命的贫苦病人太多,所以早早的就关门。

    只有勋贵之家的家奴过来的时候,才会从侧门引进去。

    看着倒在外面街道上的那些贫民黔首,再看看涂着鲜艳红漆,足有三层楼高的巨大药铺,尤其是那副‘悬壶济世’的牌匾,王霄嘿嘿笑着上前。

    ‘轰~’的一声响,厚实的雕花大门被直接踹碎。

    走进大门,王霄看到了一群学徒正聚集在一起玩骰子。

    “什么人?”

    “反贼!”

    王霄怒喝一声“叫你们东主出来。”

    被王霄的气势所慑这些学徒们畏畏缩缩的不敢上前,然后几个人就向着后面跑去。

    不大会的功夫,就有个管事模样的人急匆匆的跑了出来。

    他看到被破碎的大门,大惊失色“这位...”

    ‘呛啷!’

    王霄不等他说话,直接拔剑甩出纵横剑气,将店内一根环抱粗的立柱直接切成了碎块。

    “现在我说,你们做。不听话,这柱子就是你们的下场

本文标签:大山里真实刮伦小说

上一篇:在厨房要了朋友麻麻*楼梯每走一步就用力往上撞

下一篇:2021最火(头埋进我裙子里用舌头)全文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