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征服同学的白丝麻麻&横冲直撞沉腰进入

2021-10-16 15:42:1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他恋慕门内一位师姐,却被那师姐所骗,被那师姐剥下了一身肉皮,成为无皮之人,那师姐不仅没有愧疚,反而继续诓骗与他,将他骗至宗门后山,伙同一众师兄弟,要将其活活烧死!”

&ld

他恋慕门内一位师姐,却被那师姐所骗,被那师姐剥下了一身肉皮,成为无皮之人,那师姐不仅没有愧疚,反而继续诓骗与他,将他骗至宗门后山,伙同一众师兄弟,要将其活活烧死!”

    “血阳子夺命而逃,可他形如厉鬼,天下之间,无人收留,他原本才是受欺凌的一方,可是血圣教却发出通缉令,要斩杀他这个让宗门丢了颜面的前任宗主之子!”

    “也幸得那时血圣教本就宗基不稳,天擎宗伙同澹台家,带领数十宗门杀上血圣教,这才让血圣教疏于对他的追杀,让他逃得一命,。”

    “他如同鬼魂野鬼一般在世间游荡,本已找到一处无人山野,想要了此残生,却不想被那师姐凭靠血气追踪之法寻获,他逃命之时,路遇同样逃出血圣教的师尊等人,本以为有师尊庇佑可以获得安全,却不想那师尊竟然要将他交给澹台家和天擎宗,以换取血圣教的苟延残喘!”

    “血阳子被他的师尊交给了天擎宗,天擎宗之人则将他带回了宗门,而在天擎宗之内,有一无生血海,天擎宗宗主以正道自居,在无数修士面前审判血阳子,并将其投入那无生血海,以增加天擎宗的正道声望,可却没有想到,血阳子沉入无生血海,竟激发了他那血圣之血脉,顷刻间,竟吸干了整个无生血海的所有血水!”

    “哦?”林昊看向讲述着这些的百里家老祖,这些有关血圣教和血圣教老祖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而且没想到,这个血圣教老祖血阳子,居然是个跟自己比起来,也都挺惨的家伙。

    百里家老祖朝着他点点头:“血圣教的开派祖师,便是一名自称血圣的强悍大修,那位血圣创立血圣教三千年后,便飞升仙界,自此了无音讯,倒是他的子嗣一直流传,但到了两万年前时,因为血脉已经太过稀薄,故而无人还能唤醒那血圣的血脉,自然也就无法修行那血圣之法,造成了血圣教半步问道强者的断代。”

    “但是在血阳子的身上,他的血脉重燃,所有的苦难化作他的愤怒,而那些愤怒又令的他不顾一切吸干了无生血海,那无生血海,本是天擎宗一试炼秘境,同时也是刑罚血牢,那其中怨气凝聚,煞气盈天,有着无数的白骨冤魂,可那些,全部都被血阳子炼化,成为了他的修为!”

    “他没有灭了天擎宗?”林昊疑惑,毕竟天擎宗那般对待于他,本想将他杀灭在那无生血海,现在他以那无生血海证道,一步踏入半步问道之境,又怎会不去复仇?

    “他当然想过,但天擎宗底蕴深厚,据说当时天擎宗九位劫变期老祖出手,才堪堪保住了天擎宗,但就算那样,天擎宗也被他屠灭了一半,门内不少宝物都被他劫掠,而若非有这般损失……”百里家老祖笑看了一眼林昊,“呵,据我所知,天擎宗那九位劫变老祖,其中不少都在那一战留下了暗疾,若非如此,你这孩子当初灭杀天擎宗之时,哪里会有那般简单?”

    林昊看了看百里家老祖,沉默不语,转而又看向那已然从血圣教老祖胸口中,爬出来的血色人影。

    冲天煞气缭绕那血人身周,无数的怨念荡尽四野,如此看去,这血阳子一腔的怨气,竟还有所留存,并非在当初发泄完。

    “血阳子重创天擎宗,同样身受重伤,却是越战越勇,眼看无法彻底灭掉天擎宗,便转头打上澹台家,竟凭靠他的重伤之躯,与当时的澹台家老祖打了个平分秋色,最终让澹台家老祖不得不拿出许多修行资源和宝物,才平息了他的愤怒。”

    “接着,他杀光了以血圣教为中心,方圆百万里之内的所有修士,所有血圣教的人,都以为迎来了重振血圣教的曙光,故而无数血圣教的门徒,迎接他回归宗门,就连他的师父也跪在他的面前认错,但是……”

    “他当着所有血圣教门徒的面,生生吃掉了那个令他恋慕的师姐,亲手剥掉了他师父的肉皮,将他的师父活活烧死!他这邪魔行径,当年引得我五大古族准备联手将其灭杀,但却不想我五大古族联手赶至血圣教之时,这血阳子竟当场将所有血圣教长老门徒炼化,彻底稳固了他半步问道的修为,整个血圣教只剩他孤身一人,我五大古族,也不得不暂时放弃了灭杀他之事,并与他,握手言和,甚至助他重建了血圣教。”

    百里老祖苦笑不已,但有什么办法,五大古族再强,也无法面对一个孤身一人的半步问道,就如这血圣教老祖此时无比恐惧林昊一般,便是因为他现在已经有了一份血圣教的基业,而林昊却是个实力远超于他的孤身一人!

    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当年他们五大古族,便是忌惮血圣教老祖拿他们家族开刀,不得不妥协,不仅承认了这位血圣教老祖,更是助他重建血圣教,乃至在整个东土神州,宣扬屠灭百万里生灵之人,并非是血圣教老祖,甚至于,那屠灭百万里生灵的凶手,正是血圣教老祖所斩杀!

    孰真孰假,无人在意,随着万年岁月流逝,倒得如今,就算有人还记得万年前的百万里屠杀,也不会再将这件事牵扯到血圣教老祖的身上。

    血圣教老祖,终究是这天龙大陆上,有数的顶级强者,半步问道之一

空闻道友,汝对老夫的事情,知道的很清楚嘛?”

    滴答滴答……

    浑身上下不剩一丝肉皮,浑身腥臭鲜血不断滴落到地上,自那血圣教老祖,不,或说是血圣教老祖师尊皮囊内爬出来的血色人影,血阳子,目光阴恻恻的朝着百里家老祖看了一眼,不过在百里家老祖讲述时,却也不曾出言打断,并且还因为百里空闻的讲述,而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当中。
 

 文学

    待百里空闻讲述完他的过去,血阳子吐出一口浓浓的血腥气,抬手在自己眼角擦了一下,像是在擦自己的泪痕,但是他的眼睛里哪里有流出什么眼泪,唯有鲜血,那腥臭的鲜血不停的从他身上各处汨汨流淌,只他从那皮囊中爬出来这短短片刻时间,他的脚下,便已经蓄积起一方数丈宽的血坑!

    “若非尔等提起,老夫都快忘了,这些事情,竟已过去万年之久,而这万年之中,老夫痴迷血屠天功,却竟是无有丝毫突破,仍旧还在这半步问道之境,得不到那飞升仙命!!”

    血阳子长叹了一声,眸光闪动,血色目光注视到林昊的身上:“小儿,魔子,你当庆幸,能够逼得老夫显露真身,让老夫想想,上一次如此全力与人斗法,哦,那已经是,八百年前了!”

    “八百年前,老夫闭关千年,只求一功法突破,却不想竟让外界之人,以为老夫在那闭关之地坐化,当时三家七星宗门欲找我血圣教复仇,呵,教宗之中那群没用的东西,竟被三个七星宗门,打上了宗门后山,逼得老夫不得不亲自出关,老夫当时没能来得及穿上这身皮囊,故而,出关之时,便将所有看到老夫真身之人全部斩杀,唯有……我那无延外孙!”

    “那是老夫在这世上的唯一血脉了啊,谁承想,竟被你这魔子,杀害于妖仙古宗的机缘之地!!”

    血阳子抬起血手,指住林昊,双眸之中蕴满了仇恨。

    但听了他的话,林昊却不由得微微凝眉,赵无延?他认识么?

    抱歉,记不得了。

    而且,他也懒得再听这血阳子啰嗦下去了。

    这血阳子遭受过什么苦难,外孙是不是被他给杀了,关他屁事?

    既然这血阳子这么喜爱他的外孙,那么,他就好人做到底,帮忙把这血阳子也送入九幽地府,助他与他那孙儿重聚好了!

    “恁多废话,尔等当这里是诉苦忆旧的茶话会不成?真要有本事,就拿出来看看,莫要如蝼蚁一般,被吾一指摁死,平白耽误了我的时间!”

    林昊淡淡扫一眼血阳子,百里家老祖施展红尘诀幻境,虽然本意是要杀他,但却也的确让他在那幻境当中,见到了日思夜想的若兰,并做到了梦寐以求的,抱着她,看着他自己怀中安然睡下。

    这些以往只敢在脑海中想一想的事情,今日却在百里家老祖的百里红尘诀中,全部做到了。

    他十分满意,故而对这位百里家老祖,没有什么仇恨和恼怒,反而还有着三分感激。

    这便是他方才能够耐心的听完百里家老祖讲述的原因,但现在,这血圣教老祖血阳子,居然真以为这里成了诉苦忆旧的地方?

    不要搞笑好不好,若非为了在这里等待灭生老祖,他岂会给这些古族老祖如此多的活命时间?

    但既然灭生老祖迟迟不来,那么,他的耐心,也不可能是无限的啊。

    林昊抬手,金色龙鳞瞬息附着肌肤,手掌刹那间化作巨大的金色龙爪,而后二话不说,直接便一巴掌朝着血圣教老祖抽了过去!

    “魔子!!”血圣教老祖大怒,他的确是在诉苦忆旧,但若不是百里家那老东西勾起了他的回忆,他又怎会突然如此回忆起当年的许多事,并且忍不住的开始讲述起自己上一次显露真身的事情?却没想到,这个魔子竟然如此没有耐心,说动手就动手!

    但动了手,老夫就会怕你吗??

    血阳子怒哼一声,他之前对于林昊的惧怕是真的,但当显露真身之后,再度灌满胸腔的自信却也是真的,他修行了万年岁月,万年前更是凭借练气期的修为,吸干天擎宗的无生血海,激发血圣血脉,一步踏入劫变之境,并在跟天擎宗九位老祖的战斗之中,边渡劫边战,待天擎宗九位老祖都被他击败时,他也九劫尽过,踏入劫变巅峰,成就半步问道之境!

    当初若非是天擎宗那九位老祖请出了一件残缺神器,他早在万年以前,便已经先一步灭了天擎宗了,哪里还会有这魔子的事情??

    当然,要说万年前灭掉天擎宗,仔细想想其实也不是多么可能,毕竟天擎宗除了九位劫变期老祖之外,更是有着一位数次证仙飞升失败的灭生老祖一直沉睡,若他当年就惊醒了那灭生老祖,恐怕他也不会有林昊的这般运气,可以幸运逃走。

    而若他当时就被灭生老祖所灭杀,他又怎会有如今这血圣教老祖身份之辉煌?

    当然,这些都是些未曾发生之事,以古论今,未免会有偏颇。

    但至少现在,回忆着自己这一路以来的苦难,还有自己在整个天龙大陆修行界所留下的种种传说,血圣教老祖血阳子已然自信灌满胸腔,他不信,不信林昊这一个区区只修行了五百载的小修,可以使出那神器的全力,不信林昊能接连使出那些强悍的神通,令他这修行了万年的老怪,都毫无招架之力!!

    “小鬼,莫要以为自己得了些化外机缘,便敢在老夫这等前辈的面前猖狂!!”

    “今日便叫你领教领教,老夫血屠天功的厉害!!”

    “血月圣道,千古浮屠!!”

    血圣教老祖口诵经文咒语,两手开合,祭出一柄沾染着猩红血迹的妖兽脊骨,顿然,从他身上流淌了满地的猩红血水,纷纷被这根妖兽脊骨吸取吞噬,而随着这根妖兽脊骨吞噬的血水越多,这方天地便奇异的也跟着愈发猩红

本文标签:征服同学的白丝麻麻

上一篇:爽到让人喷水的与子乱小说&学霸学渣讲题遥控器PLAY动态

下一篇:2021最推荐(老师你奶真大下面水真多)在线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