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新排行榜(市委大院的丝袜全文阅读)合集列表

2021-10-16 16:24:2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那肯定也不能承认自己的身份,否则对方有了自己的口供,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绝对想要挖出来余飞的存在,刘嫣然不确定自己是否可以扛得住对方所说的十八般酷刑。

“欲加之

那肯定也不能承认自己的身份,否则对方有了自己的口供,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绝对想要挖出来余飞的存在,刘嫣然不确定自己是否可以扛得住对方所说的十八般酷刑。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要杀你就杀了我吧,反正你们就是欺负我一个女人而已。”

    刘嫣然最后还是决定了不承认这件事,打死都不承认,也许还有一线生机,对李博瑞说完之后,她又转头对准了大门之外。

    “铁钉,你给我听着!你对我的伤害,比我的初恋还要狠,你给我希望又让我绝望,我就算死了,要是世界真的有鬼,我都缠着你!让你这辈子永远得不到真正的感情,让你这辈子永远都得不到爱情,让你这辈子永远生活在恐惧之中,你这个混蛋!你这个负心的男人,你就不是个人!我诅咒你!”

    刘嫣然对着大门外喊完之后,就仿佛浑身的力气要被抽完了,双腿一软,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押她的那两个人也顺势将她给押着坐了下来,并没有阻止她。

    “真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看来坑挖早了!走!给我将这个女人带到前面的大殿里面,我让她好好见识一下我的手段。”

    李博瑞根本不管刘嫣然说了什么,挥挥手就转身向前面正中的一个大殿走去,看得出来,大殿十分雄伟,以前人流众多的时候,应该十分敞亮,可是被废弃了这么久,从外向里看去,那半开的大门里面一片漆黑,就仿佛一个择人而噬的野兽,张开了大嘴一般。

    刘嫣然自然不想进去,可是那两个押她的男人一左一右拽着她的胳膊,将她仿佛死狗一般向大殿拖了过去,李博瑞头也不回,在前面走的脚步十分轻快,其他人也慢悠悠的跟了上来,可是依旧不见铁钉的回应。

    刘嫣然此刻真的是万念俱灰,看到那漆黑的大殿,恐惧让她浑身颤抖,可是她依旧紧咬牙关,并没有因为自己即将走向地狱,而将余飞一起扯入地狱。

    她内心甚至思考的是,自己如何坚持到底死不承认,最好是逼着李博瑞恼羞成怒,用最不痛苦的方式解决掉自己。

    “李博瑞,我诅咒你全家不得好死,你有种就一枪崩了老娘!你这样算什么男人。”

    刘嫣然抬起头对着走在前面的李博瑞大声叫喊了起来,希望可以激怒对方,让对方转身一枪崩了自己。

    可是李博瑞对刘嫣然的话置之不理,就仿佛没听到一般,率先走到大门前,伸手一把将大门推得更大了一些,然后便可以看到大殿里面并没有想象中的佛像之类的存在,反而中间搭建着舞台,两边摆满了椅子,估计是当年用来给前来避暑山庄休闲的客人表演的地方。

    李博瑞首先大步走向了中间的舞台,走上去之后,刘嫣然又被人拖了上来,这巨大的舞台加上周围的椅子,给人一种宛如行刑一般的感觉,要是椅子上面坐满了人,真的有种在古代要被人砍头,周围围满了宛如鸭子般伸长脖子一

    残酷了,可是这考验仪式是他们的规矩,李博瑞早早都定下来的,铁钉也是最早支持这个模式的人,所以今天这一切他提前知晓,又不能告诉刘嫣然。

    刚刚在大门外,铁钉是真的没有走远,他只是在车辆后备箱取过来的这捧花而已,听到刘嫣然的撕心裂肺的咒骂和喊叫,铁钉感觉自己心如刀绞,就仿佛心口被插进来了一根刀子,是真的太难受了。

    作为一个男人,看到自己的心爱的女人如此绝望,又说出这样绝望的话来,他能够想象刘嫣然的恐惧和害怕,可是他又不能站出来阻止李博瑞,毕竟这个事情要是不做,那刘嫣然在队伍里面永远得不到最真正的信任。

    “我们这真的只是最早定下来的规矩,并没有动你一根手指头,要是男人的话,按照我们的规矩,还要暴打一顿,而因为你是女生,这个环节李老板已经取消了,只是将你恐吓了一番,希望你能理解,毕竟我们做的是刀尖上舔血的买卖。”

    铁钉十分无奈地给刘嫣然解释道,希望刘嫣然可以理解他。

    但是女人从来就是被大家认为可以不讲理的群体,所以刘嫣然就是要做出不理解的样子,因为做出理解的样子,就得答应铁钉的表白。

    “我不听我不听!反正刚刚我差点被你们吓死了,我以为你们就凭三言两语就打算杀掉我,将我埋在这荒郊野外,你随便一句解释,我无法接受,我也不想接受,我想远远的离开你,你放我走!”

    刘嫣然演技爆棚的一边哭一边说,其实哭的是劫后余生,但是配合着她现在这些拒绝铁定的话,看起来就真是急了。

    不光铁钉十分心疼,就连围了一圈的兄弟,甚至台下的李博瑞都感觉内心很愧疚,觉得他们这帮人对一个娇滴滴的女人做这样的事情真的似乎是有点过了。

    “行行!我不逼你了还不行吗,这束花送给你,我希望用时间来继续打动你,有一天要是我感觉你真的愿意接受我了,我再重新表白,我只求你不要离开,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铁钉心疼的上前,手足无措的用袖子帮刘嫣然擦着眼泪,然后就仿佛宠女儿的父亲一般,一边道歉一边心疼的说道,那模样可以看得出来,在他心中刘嫣然有多么的重要。

    李博瑞和其他人一看这情况就急忙悄悄地离开了,将这里留给了两人,因为他们觉得他们就是让铁钉表白失败的罪魁祸首,一个个感觉太对不起兄弟了。

    “我不!我就要走,你们这些人太坏了!我冒着巨大的危险跟着你们一起出门,可是你们竟然还怀疑我,将对男人使用的方法用在我一个女人的身上,我怎么相信你以后能给我幸福,要是你真的心底里有我,刚刚我那么绝望的喊你,你为什么都不进来救我?”

    反正女人可以不讲理,所以刘嫣然就故意胡搅蛮缠,甚至还做出一副要离开的样子,当然,她心底里清楚,铁钉肯定不想让自己离开,所以自己哭哭闹闹一会儿完全没有问题,还可以顺便让这些人更加的信任自己,甚至可以暂时按捺铁钉那颗躁动的心,和自己保持距离。

    这简直是一石二鸟,所以闹一闹有时候还是有好处的,只是要会闹而已,刘嫣然就十分精通此道,毕竟是曾经每天都要逢场作戏的会所女,这样的事情做起来还是得心应手的

刘嫣然哭哭啼啼的在大殿里面,铁钉哄了半个小时,她才终于答应暂时不离开,但是和铁钉有约定,让铁钉再也不许这样吓唬她,铁钉也因为内心有愧,决定以后事事就顺着刘嫣然的意思,再也不会惹她不开心。

    大殿外面的李博瑞等一帮人都有点心疼他们这钟情的兄弟,不过觉得刘嫣然有胆识有魄力,要是真的和铁钉能在一起也不错,毕竟大家都是人,只是不太敢相信感情,要是觉得这份感情很靠谱,他们内心还是支持的,其实在没有大问题的时候,他们这些人还是很注重哥们义气的,只是会在生命危险来临之时,求生的本能战胜他们的义气而已。

 文学


    不过今天的考验确实让这些人彻底相信了刘嫣然,本来就没有多大的怀疑,现在觉得这个女人绝对没有问题不说,甚至还认为这个女人加入他们非常的不错,毕竟刘嫣然是他们这个最信任的核心团队里面唯一的一个女人,哪怕这是兄弟的媳妇儿,可是队伍里面有了一个异性,他们感觉似乎也没有那么压抑了。

    等刘嫣然被铁钉带着走出大殿的时候,李博瑞带头上前开口道歉。

    “弟媳,实在不好意思,是我鲁莽了,我刚刚才明白,真的不该对你一个女人使用我们男人的方法,其实我本来就不怀疑你,只是我们后面将这个考验仪式已经做成了习惯,总感觉仿佛有了这样的仪式之后,大家在一起感情才会更加深刻。”

    “以后咱们都是一家人,这里所有的兄弟都会和铁钉一起来保护你,绝对不会让今天同样的事情再次上演!”

    李博瑞道歉的话语说的十分真诚,甚至在心底里,他们现在是真的将刘嫣然接受成为了他们兄弟的女朋友,有了这层身份,再加上哥们义气这一点,以后刘嫣然不论遇到任何问题,只要向这群人吭声,这群人只要不想坏了自己的人设,那绝对都会不遗余力的帮忙。

    其他的兄弟也挨个上来道歉,虽然没有刘李博瑞那么会说话,但是一个个都很真诚,这一圈下来,刘嫣然看起来情绪就好了很多,毕竟大家一起道歉,要是刘嫣然再不接受,那就显得他真的过于无理取闹了。

    考验结束之后,他们并没有离开这里,李博瑞他们的车上竟然还悄悄的带有烧烤设备,竟然迅速从车上搬下来了烧烤架,还有小冰箱里面带着冻好的肉类,竟然要搞一场烧烤聚会。

    刘嫣然看到这一幕真的有点无语了,她真的觉得李博瑞关于“进货”的这个规划太高明了,因为他们一路上真的看起来是游山玩水,携带的这些设备也很不容易让人怀疑,谁能想到,他们其实是为了去外地购买毒品,从来没有人见过毒贩,如同他们这样一般不急不缓,和真实的游客一模一样。

    但是这荒郊野外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植被茂密,避暑山庄修在山顶,向四面八方望去几乎都是一望无际的大山,而大山之上都是一望无际的树林,风景是真的美爆了,加上还有烧烤吃,刘燕的心情逐渐好了起来。

    只不过这些人携带的酒水并不多,按理说一帮男人聚在一起肯定要大吃之后再大喝一番,可是这些在这一点上十分谨慎,只有一部分人喝了不多的酒,只是为了助兴,开车的人是真的滴酒不沾,大家吃饱喝好,已经到了下午,夕阳西落,看起来树林似乎都被那橙黄色的光芒给

    染成了秋天的模样,天边的云朵被照射成了橙色的棉花糖。

    刘嫣然还心情颇好的站在山边,让铁钉给自己拍了几张美美哒的照片。

    看起来,刘嫣然仿佛已经彻底恢复过来的模样,又再次融入了他们之中,铁钉十分的开心,其他人感觉也放心了下来。

    不过这地方已经不适合居住了,大家吃好喝好之后,便收拾东西急忙下山,刘嫣然来的路上都看过了,这边的道路废弃已久,坑坑洼洼的十分崎岖,晚上赶夜路开车的话非常的危险,一不小心就可能从悬崖上面掉落下去。

    对刘嫣然的考验就仿佛九九八十一难的最后的一难,第二天,在宾馆里面起床之后,铁钉来找刘嫣然,告诉刘嫣然他们的交易就在今晚,今晚他们要赶去交易地点,询问刘嫣然,想不想亲自前去看看热闹?

    按理说,真正交易的时候必须要一些身强力壮的人,无论出现什么意外存活几率都大一些,可是因为刘嫣然获得了大家的信任,加上铁钉这个舔狗一心想让刘嫣然开心,所以他主动提出来,想要带上刘嫣然,只要刘嫣然同意,铁钉认为李博瑞等人应该也不会有意见,毕竟他们进货的次数也不少了,合作方都是值得信任的,人也没有出现过什么问题。

    刘嫣然是自然想去,这是她最重要的收集证据的机会,只要这次的机会证据拿到手,她随时可以离开,因为这次的证据足以将李博瑞和铁钉等一帮毒枭一网打尽。

    之前刘嫣然在铁钉做出各种提议的时候还会推脱,但是为了这次确保自己可以去,所以刘嫣然没有拒绝,当场答应。

    铁钉便将这件事前去给李博瑞报告了一下,本来按照道理带女人去不合适,可是想到昨天他们家刘嫣然吓得又哭又闹,铁钉花了好久才哄好,这个女人看起来是真的绝对可以信任,李博瑞便同意了铁钉的要求,答应今晚的交易将刘嫣然给带上。

    在酒店里面度过了无聊的一天,下午的时候他们一起吃过饭,然后便再次蹬车,只是带来的兄弟虽然多,可是却分作两批,第一批和刘嫣然他们一起要参与到最近距离的交易,剩下的一批所作为后备力量,防止出现意外或者对方黑吃黑,会跟在正式的队伍后面跟随,但是却不会靠近。

    他们本来就在一座不太大的城市,看起来有点偏僻落后,当然了,越是这样的地方,越容易浑水摸鱼,可是他们的交易地点却还不在这个城市里面,因为在这里当然更加的危险。

    交易路线其实他们都轻车熟路,因为每次都在固定的地方——这边城郊之外的农村,以前有一个国营工厂,但是随着改革之后,这个工厂倒闭了,那个村子本来是围绕这个工厂,所建立,村子里的人都依靠工厂工人出门消费而生活,工厂倒闭,村子的人也全部离开了,现在留下了无数混乱的建筑,却成了他们这些人的天堂,因为在里面交易的话,就算是警察来了,这么大的面积和这么多的房屋,加上错综复杂的道路,逃脱起来更容易,所以被他们选做长期交易地点。

    刘嫣然坐在正式交易的车队之中,路上悄悄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设备,发卡耳坠,还有纽扣,这三个同时都在工作的拍摄设备确定都没有问题,便放下心来,打算好好观摩一下真实的毒贩交易。

    还没到

    达这个村子天就黑了,可是剩下的几十里路车辆竟然全都没有开灯,在摸黑前进,因为这是为了低调和保密,防止因为灯光被人发现,他们夜晚进入这无人的地方产生怀疑,所以报警。

    开车的司机据说每次都是这些人,因为他们的路线熟悉,这样不开车灯还勉强可以行驶,要是陌生的人第一次来到这里,估计能摔死十次还不够。

    刘嫣然也感叹这些人选的真是一个好地方,道路崎岖,山林密布,这样的地方一旦败露,他们想要逃跑便非常容易,而警方想要抓捕,真的都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来到那个废弃的村庄和国营工厂,刘嫣然觉得这些人更加精明了,因为这个村子和工厂坐落在一个四通八达的山谷谷口,通过这个位置可以看到周围有很多的山间道路,估计是曾经为了方便运输,但是后面又被废弃了,但是大概的样子却可以看清楚。

    这选址当年肯定是为了方便运输,可是放在现在,是真的方便这些人交易之后逃跑。

    车队从山上往下走的时候,刘嫣然从车窗看去,村子里面黑漆漆的,一点灯光都没有,看起来莫名的有点渗人,要不是月光洒下去了,真的让人感觉这就仿佛鬼片上面那种真正的鬼村一般。

    车队来到村口却停了下来,司机有节奏的开始按起来喇叭,这个节奏不像是音乐,而且没有什么规律,但是应该是一种他们独特交流的暗号。

    在他们的司机将这段暗号按完之后,村子中间又有喇叭声回应了起来,是另外一种调调,等对方的喇叭声停止,他们的车队才开始进村,这说明大家对上了暗号,确定了对方的身份。

    村子将国营工厂包围在了中间,就仿佛一个巨大的烙饼形状,一般他们的交易就在这个烙饼的最中心,也就是在这个工厂的中间,车队不断行使,刘嫣然看着周围那些黑漆漆杂草丛生的建筑,内心有点害怕,因为感觉这种地方就仿佛随时可能蹦出来一群鬼一般。

    车辆停下的时候,他们已经身处这个破败工厂的中间,可以看出来这里的村民离开的时候,将这个工厂最后的价值也给榨干了,很多房屋都被拆的差不多了,因为工厂里面很多建筑使用的钢铁比较多,这些村民将其中的钢铁拆下来应该拿去卖了,还有些人为将大量的建筑推倒。

    只是在工厂的中间看起来有混凝土浇筑的巨大厂房,这些村民拆解不了,所以被保留了下来,而他们的交易就在这个厂房之中,车辆就停在了这个厂房的大门之外。

    虽然外面看起来黑暗,可是车辆停在厂房之外的时候,可以看到厂房里面有灯光亮起,另外一群人应该是提前到达了,他们总不可能真的黑漆漆的窝在一起,那就不像是一群干大事的毒枭,更像是一群傻不拉叽的流浪汉了。

    刘嫣然小心翼翼的走下车,假装观察周围,其实目的是为了让自己身上所携带的夜视设备,将周围的情况都给拍摄下来。

    铁钉跟在李博瑞身后,已经大步向厂房内走去,刘嫣然急忙快步跟了上去,走在了铁钉的身旁。

    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给交易的另一方亮明她的身份,告诉对方,她是大嫂级别的人物,这样她也可以站在人群的最前面,将交易的对方给拍摄的更清楚。

本文标签:市委大院的丝袜全文阅读

上一篇:我与老年妇女做爰的经历,把腿张开我要添你下面

下一篇:2021最新排行榜(囚禁(1V2)线性代数)合集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